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少年事

·含大量SP/训诫内容注目,不知道是什么的姑娘请务必自行百度了解后确认能接受再食用,避免触雷。

·原作向,有点逗,真心甜,齁牙,我就没见过这么甜的SP文【你走

·论变态文学为什么还要配BGM,然而这首实在太适合刚出道的喻黄了,强烈建议看看歌词,戳这里配合食用


  时值第四赛季常规赛二十一轮,蓝雨战队主场大比分负于嘉世战队。

 

  蓝雨战队双核这一赛季刚刚出道,此时还未在各自的领域里封神,一开始几轮打得还不错,有几分崭露头角的趋势,而随着常规赛赛程过半,却都不约而同地撞上了新人墙,尤其黄少天,简直撞得头破血流,状态十分堪忧。

 

  赛后复盘室中,年轻的战队王牌难得表情凝重、一言不发,同样年轻的队长刚才逐条分析了他在团队赛中的多次失误,并着重批评了他不顾自己指令要和叶秋硬拼的行为,很少说重话的喻文州这一次甚至说出了“再有一次,团队赛你就不用上了”这种话。两人私下里关系密切,喻文州这样说称得上是毫不留情面地在打他的脸,尽管知道自家队长说的一点错都没有,他心里还是难免有点别扭。  

 

  “……不论怎么说,由于我的缺陷,给各位添了很多麻烦,非常抱歉,我自罚训练量双倍一个月。”喻文州仔细分析了每个人的表现后,在最后仍是强调了自己众所周知的手速问题,“常规赛输了并非都是坏事,面对强敌我们暴露的问题越多,在季后赛中可以做的准备和布置也越多,希望大家能打起精神,争取在客场把比分扳回来。”此时蓝雨积分总排名第七,按照这几轮的态势,能不能进季后赛都是个问题,听他这口气却像是稳进季后赛了一样,“好了,都回去好好休息,散了吧,少天留一下。”

 

  最后这一句其实是说给其他人听的。他们两人还在训练营时,除了一开始有点不对付,后来简直好得跟一个人似的,黄少天在一年前特意申请换寝,点名要和喻文州住一起,理由是方便培养默契。因而两人本来就同行同住,这“留一下”是什么含义,大家都心照不宣。

 

  黄少天自然也心里有数,这是从联盟创立起就有的不成文的规矩。喻文州出道不过几月余,平日里也不温不火的不会发脾气,但到了关键场合却有着绝对的说一不二的力量,极具安定人心的能力,根本不需要教训人来树立队长权威,只是他之前从没想过喻文州第一个拿来开刀的会是自己。

 

  人都走了后,喻文州起身关了窗,将门反锁,这才重新坐下来,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黄少天心里其实还不大舒坦,但毕竟理亏得厉害,又想着或许喻文州只是吓唬吓唬他,未必真和他动手,试探着先开了口:“队长你生我气了?我今天……”

 

  “没有,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喻文州笑着打断他,与复盘时有些声色俱厉的样子判若两人,“你今天有什么问题我刚才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不用自我检讨了。”

 

  虽然觉得他这不像是要揍人的节奏,黄少天依然有点忐忑:“那你这是……?”

 

  “少天,按说我们同岁,我也不见得比你看得远、懂的多,但你的心理状态我还是很清楚的,也有一定的把握能帮到你,你叫我一声队长,我想我就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帮你……不,应该说是和你一起,迈过这个坎。”喻文州手里有意无意地转着复盘室里的教鞭,“你知道我留你的意思,不过你可以拒绝,用其它方式问题也可以解决,虽然我认为这种方式效果会好一些。其实惩罚只是很小一部分,我之前说的已经足够你反省了。”

 

  黄少天有些茫然地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可以拒绝?谁又不是抖M,不拒绝是不是傻?

 

  好吧就是傻了,他看着喻文州认真的表情,根本吐不出个“不”的音节……又或者说,他根本也不想拒绝。喻文州语气很平淡,没什么蛊惑人心的力量,他却莫名觉得一旦拒绝会错过很重要的东西,不仅是与他目前比赛状态相关的那些事,还有一些……更重要的东西。

 

  “怎么了这是?害怕了?”喻文州盯着黄少天多种情绪闪动的双眼,暗自松了口气,看来是不会拒绝了。他再怎么端得住也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到底是第一次教训人,对象还是他最好的朋友,难免心有惴惴,也不想太过勉强对方。

 

  黄少天一时语塞,也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茬,总不能说“来吧那你揍吧我不怕”吧?喻文州难得见他这副模样,又忍不住笑了下,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安抚道:“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们平时该怎样还是怎样。”

 

  “说得倒是容易,现在的你又不是另一重人格,多少也会有点尴尬啊。”他微微别过头腹诽道,最终还是默默咽了口吐沫,小幅度艰难地点了两下头。

 

  喻文州差不多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不点破,仍是用很平常的语气说道:“这是同意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他挪开了会议桌前的两张椅子,手中教鞭点了点桌面,“裤子脱了,趴这里。”

 

  ……剧情进展是不是有点快?黄少天原以为他怎么也要先说教两句的,看来是打算边打边说了是吧?他慢腾腾地蹭了过去,磨磨蹭蹭地把外裤脱了,才趴在桌上。

 

  “少天是要我帮你脱的意思吗?我倒是不介意。”

 

  ……妈蛋。黄少天脸都红到耳根子了,他完全不想知道喻文州现在什么表情,只好把脑袋埋在臂弯里,另一只手飞快地扯下了内裤,随后感到那人温暖的手掌按上了他背后。

 

  “从第十八轮对上微草开始,你就在不知不觉中钻起了牛角尖,以前自己收敛过的网游里那些野路子又都要出来了。我私下里也和你说过几次,可惜你没太往心里去,希望我今天说的你能多走走心。”

 

  冰凉的金属杆抵在身后,黄少天不禁打了个冷战。喻文州感受到他的不安,轻轻抚了抚他后背,低声说:“不会真的弄伤你,但疼是一定会疼的,好好记着。”

 

  声音很轻的一声“嗖”,在安静的房间里却格外明显,黄少天“啊”了一小声,比寻常男孩子要白一些的皮肤上渐渐现出一道红痕。

 

  “你是蓝雨的副队长,是队伍的主心骨,如果连你都不听指挥,失了冷静,那么其他人呢?想不受到影响都难。”喻文州并没有用责备的语气,只是单纯地在陈述事实,抬手又是一下。

 

  黄少天大概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一次只是呼吸稍微急促了些,接着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句“对不起”。

 

  “不需要和我道歉,输了比赛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外界的风言风语你也不需要理会,新人墙说白了不过是种现象,代表不了什么,我明白你急于证明自己真正实力的心情,但是……”又一下。

 

  “过于冒进只会适得其反。少天,我这么说你可能不信,我比你还要期待你的一切过人之处尽早展现在人眼前,然而这不需要单挑胜过叶秋也一样可以做到。”这一下落在臀腿交接处,黄少天明显哆嗦了一下。

 

  “不用我再说他的那句名言了吧,团队赛里就算你把他打爆了,最终我们还是输了就有意义了吗?你近来心理压力大,自己要想办法舒缓,而不是在比赛里意气用事。”五道红痕排列得整整齐齐。

 

  喻文州心里清楚这些道理黄少天其实都懂,他只是在帮他梳理一下,这样的形式也有助于未来的剑圣真正沉下心来整理好情绪。只是他现在当真有些心疼起这样挨了一下又一下也不吭声的人来,过去就曾出现过几次却都被他强行压下的异样的情愫止也不止不住地浮现出来,教他只想将人拉起来抱个满怀再好生安慰几句。

 

  可惜他没有这样的立场,何况这样做只会刺激到对方的自尊心。男孩子之间的情谊很微妙,最不想在好友面前暴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这也是黄少天从不会主动找他谈比赛时的感受、看到负面消息向来自己憋着一口气,以及此时此刻也没有喊一声的原因。

 

  这五下打得不算重,黄少天虽然吃痛但也都在忍耐范围内。按道理说,喻文州讲得都是些面上的道理,他不说逆反也多少会有些不耐的情绪才对,而此时他只觉得那人的声音如同潺潺细流,径直顺着他的耳朵流遍了全身,奇异地让他近来焦躁不安的心迅速冷静了下来。自家队长的语气既不高高在上也不苦口婆心,即便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也能让他感到自己与他确实是站在同一个高度的,是真正被尊重的。

 

  喻文州于他而言意义非凡,作为队长心思缜密、沉着冷静,作为朋友温柔体贴、随和有趣,黄少天十八年的人生里就没遇到过比他更合心意的朋友。不知什么时候起,或许从自己真正认可了这个人的实力、欣赏起他的强大开始,潜意识里就变得有些依赖他——想不承认也不行了,他趴在这儿也并没有多强的羞耻感,更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服气,反倒是辜负了喻文州的信任这一点让他不大好过。

 

  一直按在他身上的手突然拿开,教鞭也被放回了桌上,他的第一反应不是疑惑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结束了,而是惊奇地发现自己竟有些贪恋起那人手心的温度来。不过很快那手又放了回来,还加了些力量。

 

  喻文州刚才弯腰抽出了黄少天的腰带,并在手里打了个对折:“虽然说了惩罚是很小一部分,但也不是就不罚了,三十下,罚你今天三次严重失误。疼了就喊出来,别忍着。”

 

  不愧是作为惩罚的三十下,喻文州打得又快又狠,与之前不轻不重的五下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还不到十下黄少天就抑制不住呻吟,手也下意识地要去挡,被喻文州眼疾手快地反剪在了身后。  

 

  “再这样可要加罚了,忘了自己的手是做什么的了?”他微微皱了皱眉。

 

  黄少天赶紧趁此机会缓了口气,低声恳求道:“队长你……慢一点可以吗?疼。”

 

  喻文州心道慢了才更疼,在情感上他多少有点心软,理智则更快地做出了反应,直接无情拒绝道:“嗯,疼就对了。”手上更加了些劲将他按得死死的,继续照着原本的速度和力度抽了下去。

 

  “啊啊啊——!队长……真的疼……啊……文州……呜。”事实证明真疼得狠了,面子什么的都是浮云。实际上自打两人出道以来,黄少天就无论人前人后都叫他队长了,这以前的称呼猝不及防地冒出来,戳得喻文州心头一颤。

 

  然而他只是很短暂地停了下手,闭了闭眼,很快狠下心来,不顾那人蹬腿还是喊疼,快速又圆满地完成了三十下的任务,这才松开了对黄少天的桎梏,随手揉了揉被他掐出红印的手腕。

 

  趴着的那位正竭力平缓着呼吸,背上一片冷汗,屁股上更是火辣辣的,他特别想问问这是不是还不算完,但是不好意思开口,更不好意思抬头。看不出自家队长平日里温文尔雅的,身子骨也是纤瘦型的,手上劲真不小。他默默地收回了手,有点疼,被揉过之后又变得有点烫,这还不算奇怪的;之前的几下也就算了,这一通皮带抽下来,他除了觉得有些丢脸以外,再没有任何负面情绪,连在复盘时被批得有些难堪的感受都灰飞烟灭,现在甚至还挺感激自家队长的。

 

  完了,真变抖M了,怎么破?急,在线等。

 

  喻文州看着身体安静地一起一伏的黄少天,被冷汗浸湿的T恤隐约勾勒出少年好看的腰身,看得他莫名口干舌燥起来,差点就要前功尽弃一把将人抓起来用力抱在怀里。

 

  像是在努力说服自己一般,他眉头紧锁,缓缓摇了摇头,重新抓起了桌上的教鞭。

 

  “轮到你来说了,今后怎么做,嗯?”

 

  黄少天大概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发问,还在酝酿语言,喻文州就催促似的给了他一下。

 

  在这条新添的十分突兀地肿了起来的棱子的映衬下,最初的五道红痕经过皮带的洗礼已经不怎么明显了,黄少天痛得“嘶”了一声,腿也下意识了夹紧了一下。

 

  “我……会好好执行队长指令,不会再脑子一热什么都不顾了。”

 

  喻文州听着这小学生检讨似的嗫喏一点都不想笑,反倒心疼得更厉害了,他早就知道黄少天在聒噪又大大咧咧的外表下,内里却是个十分细腻又有数的人,眼下所表现出来的更是比他想象中还要明事理、知进退,或许根本不用这样教训他,他也一样能从目前的困境中自己走出来。

 

  尽管满心都是不忍,眼看都到了尾声,也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他尽量避开之前的痕迹落了一下:“还有呢?”

 

  “啊啊!还有……还有会自己调整好心理状态,不会再受那些毒舌媒体的影响了。”

 

  他语气里有点点不确定,就怕喻文州再问他还有呢,那就实在想不出来了。

 

  “自己说过什么可记牢了。”临近收尾,一下比一下重了。

 

  “唔啊——!”黄少天痛得后背的肩胛骨用力收紧,小腿也不自觉地蹬了好几下。

 

  喻文州觉得自己比挨揍的那位痛苦多了,心里一个元首脸的在拍桌咆哮,另一个马景涛脸的在喊着我快要窒息了,他只觉得支撑他到现在的纯粹是能在打完之后顺理成章的抱他一抱、安慰两句了,他盯着那没处再落鞭的两团肉看了半天,心里拧着劲地疼,干脆把教鞭丢到一边,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下声音特别响,教训人的都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别说被这一下打懵了的那位了。

 

  “队长你……你……”他现在要羞愤而亡了。

 

  “我什么我,好好想想自己吧。”又是响亮的一巴掌。

 

  “啊啊啊!我错了,别……”黄少天表示真心疼,还和教鞭不是一个疼法。

 

  “嗯,再有下次……”喻文州一脸解脱地挥下了最后的两巴掌,“可没这么容易放过你了。好了,起来吧。”

 

  黄少天几乎是跳起来飞速穿好了裤子,低着头脸红得厉害,但还是忍不住拿余光瞟了自家队长一眼,一下子就撞上了喻文州又心疼又了然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眼神,心里的愧疚委屈不甘一股脑全都涌了上来,像是个急于得到肯定的孩子一样抿了抿唇小声问道:“队长,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喻文州就差拍一大腿说你怎么这么会给我台阶下了,当即水到渠成地一把将人搂了过来,在他耳边柔声道:“也没打脑袋啊,怎么还傻了,说什么胡话呢?”

 

  黄少天觉得被他这么抱着有点怪怪的,但又完全舍不得挣开,温热的吐息就呼在他耳畔,温柔的劝慰让他鼻子莫名一酸……真是,明明刚认识的时候自己还要高他一些的,如今怎么反倒矮了个脑袋尖出来。

 

  喻文州见他没吱声,轻叹了口气,将人松开了些,直视着他微微发红的眼睛,认真地仿佛在说什么一辈子的承诺:“我从没有对你失望,以后也不会。”

 

  ……还真是一辈子的承诺。

 

  黄少天吸了吸鼻子,依旧没吭声,用力回抱了他一下,无声传达着信任和感激……可能还有些他没来得及弄清楚的别的什么。

 

  “我们会一起拿冠军的,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的厉害的,这才刚刚开始,不要急。”

 

  “嗯。”他自己意识不到地在喻文州怀里蹭了蹭,被许诺好的未来膨胀着灼人的热度在他心里荡了开来。

 

  喻文州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他后背,两人分了开来。

 

  黄少天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家队长笑得直掩嘴,简直不知道从哪吐槽他。

 

  喻文州忍着笑清了清嗓子,举手作投降状:“少天,十秒钟之内,任何打击报复行为我绝不还手,没有找后账的机会啊,开始了。”

 

  要说这未来的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反应速度真没得说,前一秒还跟这儿上演苦情戏码呢,下一秒就迅速出了戏,炸毛小狮子似的扑过去把喻文州按在桌上还了两下:“妈蛋妈蛋!队长你妹!我就没听说过还有用手的!!!你和我找当爹的快感呢?!”

 

  喻文州自然不会恼他,笑着爬了起来,揉了揉他脑袋说:“我还不是下不去手了,算我求你,你可好好的吧,我再也不想干这差使了。”

 

  “滚蛋,拿皮带抽我的时候没见你下不去手。”黄少天没用什么劲地踹了他一脚,附赠白眼一枚,帮着收拾起桌子和刚才撞乱的椅子来。

 

  “好了好了,都说不带找后账的。晚上想吃什么?我请客,估计这时候食堂也没剩下什么了,出去吃吧,随便你黑。”

 

  “……这还差不多,街口那家新开的看着挺高上大的,去尝尝?”

 

  “嗯……我兜里就三百多,你看着办。”

 

  “你这也叫随便我黑……够了够了,大不了剩下一周我接济你。话说要不要这么惨啊队长,你每个月给自己留多少钱啊?啊不对,你刚才到底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坦白从宽快快快。”

 

  “就是你……咳,趴在那里,像个小动物似的拱来拱去……噗。”

 

  “……喻文州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人生,真心的。哎你跑什么跑,欺负伤员跑不快是吧?”

 

  被前辈们逼着来听墙角的郑轩看着两人笑笑闹闹渐行渐远的背影,深刻地怀疑起了人生,跪求一个能说得上话的让他吐槽一下可以吗?刚才屋里的动静真不是放的录音吗?回去之后到底该怎么汇报现场情况啊?他表示,压力山大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嗯?真那么疼吗,给你揉揉?”

 

  “我靠队长你别趁着没人的时候耍流氓好吗!别以为我负伤了就打不过你啊……作为补偿晚上陪我PK到爽为止,好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他看着身处夜色里却仿佛有微光环绕的两人,无形中受到那种温暖而有力的氛围感染,也跟着笑了起来——

 

  只要是这两个人的话,就一定没问题吧。

 

  少年时最美好不过有漫长而未知的未来等着他们慢慢探寻,共同经历。

 

  而此时他们谁都还未曾知晓,前方不远处,属于蓝雨的夏天,即将到来。

 

 

                                          -Fin-


非常感谢您观看到结尾【鞠躬❤

最近好像是被我炸出了不少同好【药店脸23333依然来打小广告,如果是同好的话能在这边支持一下当然再好不过啦,但交流的话还是建议来溪苑的文楼和我玩,戳这里,我一般都是贴吧首发然后修整过后才会丢到LOF上,还有一些我觉得不大适合的就干脆不会放上来……目前有一篇索夜和叶周我都没放上来,最主要是那边可以随便水www

啊我补一句不相干的23333这个全职SP高手的设定并非空穴来风,记不记得少天和叶修的散人在修正过的竞技场第一次正式切磋,喻总还有一堆人都去围观了,有个围观的说“这样输掉就太难看了,要罚啊喻队。”,喻总:“呵呵,用你提醒我吗”←没有后面那句2333然后我就不说老叶老韩大眼他们都如何在队里积威甚重了……

最后我还是写正常文的请老朋友们不要抛弃我【尔康手,已经在筹备长篇连载了=w=


评论(51)
热度(485)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