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六十九)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第N次没脸在文前废话系列,感谢小天使们的敦促,不会再隔这么久了我保证qwq

·本来想写长点的,又觉得再不更实在不行了……不好意思,这么好的章节数没赶上发车【扼腕x但是揭露了毫无新意的黑手23333

·初章:(一),上一章:(六十八),全文TAG:,推荐BGM:あなた-いきものがかり


  “啊?什么意思?这事还和施晓韵有关系?她不是和文州交情不错吗?”黄少天见叶修好像正琢磨着什么,暂时没有应答自己的意思,只好一筹莫展地掂了两下手机,“先说这个怎么办吧,接还是不接?说实在的,既然她和那些破事有关,我是很想接的,但又不知道是不是友军,就这么接起来岂不是很容易暴露我们俩的关系……喂你等……!”

 

  叶修二话没说,直接伸手一划屏幕给接起来了,顺便开了免提:“喂?”

 

  对面至少沉默了四五秒,才有标志性的、略微嘶哑的女声响起:“叶修,怎么是你?”

 

  黄少天生生让这句话瘆出了一身白毛汗——施晓韵的语气隐隐带有一种戒备式的疏离感,而且未免太过笃定了。这实在很诡异,就算是他和叶修这种比较熟的关系,也不好保证能在接到未知来电时只听一声就辨别出来,况且他可从没听说过叶修与施晓韵有什么交集,这电话还是大半夜打给喻文州的,正常谁敢确定接起电话的是另外一个人啊?

 

  “来探个病。人已经睡了,看你打了好几遍过来,有什么话需要代为转达吗?”叶修公事公办地问道。

 

  施晓韵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麻烦喊他起来。”

 

  “不好意思,没这个选项。”叶修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怎么着,信不过我啊?”

 

  黄少天完全搞不懂这俩人是什么状况,但他怕叶修再这么正面硬怼,对方搞不好会挂电话,为了不让这根线就此断了,他只好不满地横了叶修一眼,开口打起了圆场:“晓韵姐,是这样,文州烧得挺厉害的,夜里刚退了点,现在说是昏睡更准确一些,估计叫也叫不醒。您有什么急事就说吧,我们一定原样转告他。”

 

  “黄少天,你也在?”施晓韵这一次反应非常快,语调也明显柔和了很多。

 

  “哈哈,是啊,这不是男神病倒了,自然要来关心一下。”黄少天估摸着这位姐是在人声识别方面有什么特异功能,好歹叶修和施晓韵还占了个出道时期相近,早年兴许打过个照面,自己跟她才是真的毫无交集。

 

  不过她肯定不是第一次打电话过来了,再听叶修那个意思,喻文州应当和她交流过一些关键讯息。

 

  果不其然,施晓韵直截了当地说:“客套话就免了,我知道你们两个的关系。哎,文州这病来得太不是时候了……这些天他什么都没和你说过,是吗?”

 

  黄少天闻言看了叶修一眼——喻文州给施晓韵盖的这个“友军之章”好像和叶修对她的态度不大相符,而叶修只是老神在在地重新点了根烟提神,没有插一嘴的意思,他只好谨慎地问下去:“……是指什么事?”

 

  电话另一头再次陷入了谜之沉默,黄少天哪受得了这么个急死人的对话节奏,连口型带比划地询问叶修到底怎么回事,叶修回以稍安勿躁的手势,小幅度地摇了摇头。片刻后,施晓韵才低咳了两声,问道:“叶修也什么都没说?”

 

  被点名的叶老师强咽回去了个哈欠,说:“正要说来着,你这个电话来得就很是时候了,省得我多费口舌。”

 

  黄少天一听施晓韵又要没动静了,头都快大了。他实在没心情陪这俩人继续打太极,急切道:“我只知道大概和之前那些乱子有关。老叶你既然都要说了,就赶紧的吧,多说两句也累不着你,正好晓韵姐听着,有什么要补充的,再和咱们交流就是了。”

 

  “人有第一手确切消息你不打听,非让我说连蒙带猜的?”叶修看似漫不经心,话里话外一样是在催施晓韵开口,奈何人家是真稳得住,他也愈发肆无忌惮起来:“说真的,你还不准备把那货变前任啊,这算不算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

 

  “这与你无关。当年的事,我不欠你什么,而且你的目的也圆满达成了。”施晓韵平静地说着,声音却好像更沙哑了些,“他不再演戏了,但他还需要我,仅此而已。”

 

  “……”这里边的隐情听着可不简单,黄少天刚才大略翻了两眼喻文州和施晓韵的聊天记录,此时已有了猜测,却也不敢贸然吱声,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叶修。

 

  “这事还带沾包赖的?谁也没那个能耐强迫别人放弃演戏,不过屎盆子不能白扣,迟早都得还回来。”叶修弹了弹烟灰,换了个倚墙根的姿势,落在黄少天眼里,蓦然有了两分“社会你叶哥”的奇异风采,“哦对了,录视频那小姑娘是不是还在你们那儿呢?她家人知道吗?别的乌七八糟的擦边球还好说,搞非法拘禁未免胆子太大了吧?友情提醒一句,你作为知情人一直包庇隐瞒,到时候事情真闹大了,也要负刑事责任的。”

 

  “姜菡在你那里?人没事吧?”黄少天急道。

 

  “没事,我这里很安全,你放心。除了叶修之外没有人愿意鱼死网破,我急着找文州就是为了这件事,我需要他找靠得住的人来把姜菡接走,不过告诉你也没差。”施晓韵说到正经事上,对话频率终于提升到了正常水平,简洁明了交代了情况和需求后,却不容黄少天多问,匆忙挂掉了电话。

 

  电话这头的俩人对视片刻,叶修又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困倦地半睁着眼道:“行了,你可以问点有营养的了。”

 

  “你就不能老实点主动交代?以为我这么一直说话就不累吗?得,我先捋捋从哪问起好吧……前两天你私下调查过姜菡的下落了?”见叶修默认,黄少天还有那么点惭愧,毕竟真正和姑娘有关系的人只有他一个,只因喻文州明说了不用他掺和,他就真没太对这事上心,“那施晓韵和那位,究竟是哪种关系?”

 

  “都说了,问点有智商的,还能是什么关系,一对儿呗。”叶修嫌弃道。

 

  “废话,我当然听出来了,这八卦还真够劲爆的。问题是,就算于映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也是施晓韵自己乐意,你什么时候还操心起别人的感情问题了,嘲她那几句有什么用啊?”

 

  喻文州手机的聊天记录中并没有出现过这一关键人物的名字,黄少天综合了施晓韵提及的零星旧事和自己多年积累的八卦,才得出了推论——伸得老长的这双黑手大概源于许久没有新动向的男星于映。

 

  此人乃是严抒琼原东家的顶梁柱,在他司的地位基本相当于喻文州之于蓝雨或是王杰希之于微草,小严老师先前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还和叶修提过那么一嘴。

 

  于映参加《千机》的试镜要早于喻文州,正经也是红极一时的青年演员,至今在圈内无人不晓,只可惜身后突起的一波新人势头太猛,他没能如叶修一般搭上“黄金一代”的顺风车进而百尺竿头,往细里追溯的话,还会发现他和叶修几乎是在同一时期不再接新戏的,如此看来并非巧合,但当时叶影帝被黑出天际好歹还占了个话题度爆炸,悄然退隐的于映自此却再未激起任何波澜,如今已然沦落到只剩下偶尔被十八线小报拉出来“鞭个尸”的份。

 

  尽管叶修看不上这货,但对施晓韵也谈不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什么的,顶多是觉得她眼光颇为清奇:“确实没用,她那人油盐不进的,显然文州也搞不定她,才拖拖拉拉到了这步。”

 

  黄少天早就让叶修一个接一个的哈欠带得犯起了困,也不知是搬出了哪股劲,才在和着浆糊的脑瓜里强撑出了一方清明的神智:“好吧,先不说施晓韵了。你过去可没少得罪人吧,怎么猜到这回就是于映在做手脚?谭赋钧也和他有过节?还有,如果这一串是非的起因只是他记恨当年没捞着许之杨这个角色,那你是怎么搅进来的?该不会是他也对你有点什么情结……等一下,我为什么要说‘也’?你觉不觉得这个故事哪里很耳熟啊?”

 

  “大伙忙活自己手头的戏都忙不过来,近来有花花肠子又有本事兴风作浪的,也就那么几号人物。谭赋钧我不清楚,不过《峥嵘》不是央影厂自投的吗?于映主要是和上边那伙人不太对付——你以为他真是自己不想出来演戏?这回动到你头上,也不见得都是从文州那边‘连坐’过来的,没准是因为打探到你哪个舅让他吃过瘪了。”

 

  叶修顺着话头回想了一下,还忍不住有点想笑,当年于先生的咆哮版许之杨着实让人印象深刻,“真要说他对我有‘情结’吧,倒还说得通。他来试镜的时候,老褚当场就给否了,结果他非来找我和他对戏,想再争取一下,我懒得浪费那个时间,就没答应——可不是耳熟吗?我看他和之前想把你从台子上炸下来的那个,俩人可以结个‘智硬联盟’,都懂不懂什么叫冤有头债有主啊?”

 

  只要被问到头上,叶修就不会藏着掖着,黄少天也听明白了,在叶修的观念里,这烂糟糟的破事从头到尾就不该和喻文州扯上半点干系,他一直装大尾巴狼似的掺着这么一脚,甚至随时准备着出手帮人摆平,是因为觉着自个儿大约还算是个间接责任人,虽说这也毫无道理可言。 

 

  可这世上所有恩怨情仇的起因也都没多么高深复杂,没道理的仇视本就没处寻根究底,把所有牵涉在内的对象都列出来,任谁有三头六臂也针对不过来,不如集中报复最让自己有快感的那个。

 

  原本听着听着就开始用眼神擦地的黄少天一抬头,“扑哧”乐了:“我倒是觉得他们这种还挺好理解的,从结果上看,可以强行理解成文州掳夺了他‘本该’拥有的荣耀、地位之类的。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来说,人在遭遇情变的时候,比起爱人,往往更怨恨后来者吧?欸,我说归说,你别自个儿瞎往里边代入哈。”

 

  “这都哪跟哪?”叶修嘴角微抽,“你那个推理网剧,可算没白演。麻烦还没解决,先少白话两句吧——接人的事你没问题?”

 

  “文州事先都安排妥当了。”两人在病房内的眼神交流,喻文州始终在传达着这一讯息,黄少天也已经翻阅过了他和其他人的聊天记录,确认了这一事实,“我就是不太懂为什么他要这么亲力亲为,就算不想让我跟着费神,告诉方哥也会省心很多,应该是施晓韵的意思?”

 

  “我从来都不是很懂他的脑回路。说句实在的,就文州这稳当性子,不当着他的面咬人,一律一笑而过的,这些年还能过得这么安生,命是真够好。”叶修感慨道。

 

  “也没‘良善’到那个份上吧。其实他的想法我很理解,但换成我接手就不一样了,放心吧。”黄少天意味不明地咧嘴一乐,“像那种生命不止,作妖不息的孙子,指望着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怎么可能呢……后续我和文州再商量就是了,这回谢了。”

 

  最后那句说得太快,叶修还以为自己听岔了:“你说什么?”

 

  “我说——”黄少天瘫着一张脸一字一顿:“真是多,谢,你,了。”

 

  叶修心说这词儿可真新鲜,甭说他和喻文州是什么交情了,这回连黄少天也被一波卷了进来,单凭父辈的交情,留意着帮衬一下无非是举手之劳,况且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呢。

 

  “呵呵,这还算是个事儿吗?还记着你小时候怎么喊哥来着吗?”

 

  “……滚滚滚滚滚,给你这点阳光就灿烂上了?”往事不堪回首,黄少天满脑袋黑线,做了个送客的手势:“行嘞今儿您就赶紧歇菜吧,快别跟这儿充当定海神针了哈,我们病人需要休息……是,病人已经在休息了!陪床家属就不需要休息了吗……病房Play个大头鬼啊!快去你的吧!”

 

 

  第二天喻文州醒来时,下意识先要了水,十分符合大多数影视作品的套路以及科学规律。黄少天也不知是清醒得太快还是压根没睡,就像等着他这一声似的,从披衣服下床,扶人起身,倒水自己喝,到嘴对嘴直接喂进去,一整套动作堪称行云流水,喻文州生生在懵登状态下被喂了三四口,等到润好了嗓子再要开口时,却又被黄少天的手指按上了嘴唇。

 

  “你要是敢和我道歉,等你好了,咱俩先出去打一架。”黄少天一脸认真地说。

 

  喻文州轻轻扣住他的手,失笑道:“我还以为不管我说什么,这一架都躲不过去了。”

 

  “嗯哼哼,你老公还是很讲道理的,先给你个机会自辩。”黄少天难得没吃他这套,主动抽回了手,抱着胳膊问:“别的事无所谓了,为什么生病了都不告诉我,啊?”

 

  “之前也没怎么觉得不舒服,没想到会突然加重,对……”后面俩字到底迫于黄老师的“淫威”咽了回去,喻文州只好强行转移话题:“昨晚晓韵姐来过电话吧,你接了吗?”

 

  黄少天挑了下眉,也没揪着喻文州的小账不放,把手机还给了他,大致描述了昨天施晓韵来电的情况,包括叶修也在场之类云云,最后才发表总结陈词:“我先说说我怎么想的吧。首先,这事不论是冲着你还是冲着我的,都是咱们俩的事,你就不用再想着一肩扛了,眼前的要务就是先养好身体,那边再有阴招明招的,都有我在呢。其次,具体怎么操作咱还是商量着来吧,比如你可能会顾及着不波及到施晓韵,我就没什么杂七杂八的顾虑。最后,你这个‘隐瞒不报’的毛病真的要不得,简直要被你吓死,以后咱俩不在一个片场工作的时候怎么办?哎,到时候再约法三章吧,我……”

 

  “我也爱你。”喻文州听到一半就笑弯了眼,这一句冷不丁说出来却丝毫不显突兀。

 

  “……”黄少天让他噎了一下,旋即又像是松了口气,跟着一起笑了起来。他俯下身去,整个人隔着被子环抱住喻文州,闷闷地说:“让你概括中心思想了吗?知道我爱你就对自己上点心成不成?”

 

  喻文州稍稍低下头就能吻到黄少天发旋,他缓缓闭上眼,低声应道:“嗯,下不为例。”

 

  两人吃吃唠唠,打打手游,度过了久违的闲暇上午。等到午休时分,伴随着老远就能听着的欢声笑语,迎面向病房走来的是我们精神抖擞的剧组主演小分队——唯独有一位例外。

 

  才隔了半天没见,编外人员叶影帝不知怎么竟成了一副带死不拉活的模样,腿脚也不利索了起来,小儿麻痹似的缀在队尾,甚至需要许博远在边上搀他一把。方锐进屋的时候已经笑到失声了,一头扎向旁边的那张床,搞得病号和病号家属都一脑袋问号,黄少天扒拉了方锐两把无果,只好问紧随其后的肖时钦:“怎么了?小事情你们笑什么呢这都是?来探个病这么开心?”

 

  “不是,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劝叶神一起过来,你看他……”肖时钦也笑得直扶床头。

 

  苏沐橙退到后面,象征性地扶了叶修一把,掩着嘴说:“好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夸张了?”

 

  “天地良心,这已经是我坚挺的极限了。”叶修瞪着眼珠子说完这句,一进门先指着喻文州鼻子点了点,随后拿床上的方锐当了个人形靠垫,仰面朝天一瘫,有气无力道:“有一说一啊,喻文州同志,这回你欠哥的人情是彻底还不清了。”

 

  不等被点名的答话,黄少天先笑出来了个变调:“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吧,褚导真让你给文州当替身了?”

 

  孙策的戏份掰着指头数也没剩几场了,这两个多月下来,喻文州几乎没用过替身,在这个景本来也没什么用得上替身的戏,为了应对突发状况,尽量少耽搁一些进度,剧组临时让身量相似的叶修帮着拍个背影之类的很正常,喻文州也不觉得意外,但叶老师这德行分明是当了一天武替的状态。

 

  喻文州纳闷道:“你这是替了哪段啊?”

 

  方锐这会儿缓过劲来了,半点没客气,一屁股把苟延残喘的叶修拱到了床角,“就是主公遇刺的那段远镜,技术性坠马,老叶总共得拍了三十多条吧?咳咳,乐子归乐子,还是意思意思心疼一下。”

 

  “这要是爆出去,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过气影帝竟沦为当红小生动作替身。”楚云秀同情地拍了拍姿势和表情都很扭曲的叶修。

 

  “……嘶,要怪只能怪导演的脸,你们说老褚是怎么好意思和我这种腕儿开这个口的啊?嘿,那叫一个轻描淡写。”叶修还是头一回在比拼“脸”的场合遭遇了惨败,挣扎着坐了起来,即兴还原了当时的情景:“‘嗳,你和喻文州差不多高吧,正好给他替一段去’——瞅瞅,人家连个问号都没舍得用!”

 

  话说得跟相声似的毫不影响叶老师发挥卓绝的模仿能力,他惟妙惟肖地学完脸上写着“还不遵旨”的褚衡,下一秒就切换成了风中凌乱的自己,实力演绎无声胜有声的真谛,喻文州好悬没把手上点滴的针头笑掉,边上的黄少天连这一时机都不肯放过,顺理成章和他拉了回小手。

  

  探病小分队有几位下午还有任务的,没法久留,见喻文州精神不错,用不上两天就能回归工作岗位的样子,很快安心撤退了。到了晚上黄少天准备去拍夜戏时,早就打过招呼的王杰希也如期到了,本次探班临时改为探病,他刚一进门就皱起了眉头:“怎么瘦得这么厉害?”

 

  朝夕相处的同事必定不如有些日子没见的好友能看出差别,喻文州显得很欣喜:“很明显吗?太好了。”

 

  ……以前听说演戏能把好好的人演魔怔,歌王大大还不太相信,眼下就见着个现形。

 

  “减重是角色需要啦。”黄少天边穿外套边解释道,“小意思,等我们拍完,不出一个月我就给他补回来。好了我得过去了,来来亲一个……嘿嘿。大眼儿你就在这多陪我宝聊一会儿吧,我争取十二点之前结束战斗。”

 

  “……”王杰希认为自己有理由怀疑黄少天就是在特意等着他来,好以兜头泼来的狗粮给他接风。

  

  -Tbc-  →(七十)


来搞一个活动!接下来的三章(可能正好会到完结,不过不敢保证qwq)包括本章,每次都在评论区抽两位小天使包邮送无料!这次就不搞随机数啦,随便抽抽,更新后一周内的评论有效,抽到的两位会在评论里艾特出来,特意在出国前打包好了=3=感恩一路追过来的大家!

那什么,我刚到一个新环境有点不太在状态,写得死慢不说,也总觉得没太写好,本章又开始拖延了,会尽快调整过来的!【握拳,催更随意啊宝贝儿们❤

评论(213)
热度(599)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