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六十八)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痛苦难产大半个月,生了个,1W2的,大胖小子……彻底被掏空,诸君一定没见过这个篇幅的连载更新【肾虚脸x

·我标题应该打两章的,本来是想着别卡在一个让大家难受的位置,结果一个没收住就这样了……

·初章:(一),上一章:(六十七),全文TAG:,推荐BGM:顽固(钢琴版)-昼夜&Justice-林ゆうき

  

  最后一个词的音量高了点,瞬间吸引了旁人的注意力。以喻文州一贯稳当的程度,这动静足称得上是一惊一乍了,能是因为什么事呢?

 

  方世镜身为准已婚人士,尽管平日里免疫了大部分狗粮攻势,但较之他人反而更清楚两人感情如何,第一反应就是黄少天有麻烦了,可惜喻文州没给他印证猜测的机会,投过来一个略带歉意的眼神后,即刻快步走出了内景。

 

  五分钟之后,喻文州又像没事人似的回来了。方世镜问他刚才怎么回事,他只笑笑说听岔了,就是和施晓韵聊了会儿近况,又说是人在国外有时差,才这么晚打给自己。方世镜原本还有些存疑,随后就被喻文州口中小严老师的精彩表演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一时搞得草木皆兵,自家这两个宝贝上个厕所之前都得先探视一下周边坑里的情况,黄少天对此叫苦不迭,直说严抒琼这一手属于从内部瓦解我方斗志,段位高得很。

 

  实际上这之后的日子却是一派风平浪静,也长了腿似的过得飞快,影片在象山的拍摄任务很快接近尾声,在转移阵地之前,剧组犒劳大伙吃了顿好的。

 

  这一顿不比应酬性质的酒局,中心思想就是一个“吃”,只苦了寸斤必争的喻老师。节食减重到底是自己的事,喻文州也不好往那一坐干挺着,容易影响其他朋友就餐的心情,于是他还只能频频动筷,左一根油麦菜,右一块西兰花,凄凄惨惨戚戚,期间黄少天还贴心地助攻了两片杏鲍菇和一块山药,怎一个愁字了得。

 

  今天点的又都是大菜,没过多一会儿,零星的配菜就快被大家消灭得差不多了。只见喻文州被逼无法,终于下定决心拿起惯用的勺,在那道佛跳墙上方足足逡巡了一整圈,最后一咬牙一狠心——舀了口汤出来。

 

  眼尖的叶修先看不过去眼了,拿胳膊肘捅了捅坐在旁边的黄少天:“你把那雕花萝卜也给文州夹去得了,不然我看这桌上没什么他能吃的了。”

 

  面对叶氏嘲讽,黄少天难得无心回怼,连个白眼都没心思扔,脸上满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他满桌打量了一圈,低叹了口气,给喻文州盛了一小碗乌鸡甲鱼汤。

 

  喻文州倒是乐观得很,愉悦地喝着汤顺便还能和叶修斗嘴:“我要是真减下来了,您再关怀两句也不迟。”转过头来也没耽误和黄少天逗乐,用口型和他说了句“这个可壮阳”。

 

  桌上原本还有不太清楚状况的,这回也都听明白了,肖时钦同情道:“导演让减多少啊?其实已经见瘦了。”

 

  一提这事,方世镜也只想叹息:“哎,导演说要十公斤,那也太要命了,先奔着十来斤努力吧。”

 

  让叶修那么一说,喻文州不禁多看了摆盘用的雕花萝卜两眼,一边补充道:“才下了三四斤,一两顿就吃回来了。”

 

  “你那身上哪有多余的肉可减,这不纯属干耗本钱吗?”楚云秀面露不忍,“要是真掉个十多斤下来,戏里那一死是演好了,本人也折腾半死了。”

 

  方锐表示不解:“主公临终那几场,成片剪完连五分钟都不一定有吧,用CG不行吗?”

 

  “你们不是摊上个誓死追求真实感的导演吗?不过那种情况用CG的话,确实挺假的。”不知道叶修是不是特意的,正好赶在喻文州视线瞟过来的时候夹了根海参扔嘴里,“要我说,合同又不是卖身契,超出本职工作的附加要求就量力而为呗,到时候化化妆也差不离了。”

 

  憋了半天没吭声的黄少天见喻文州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到底没忍住,开口劝道:“稍微吃两口正经的也没关系的,哪那么容易反弹。一整个白天你好像就吃了根手指头长的皇帝蕉吧?饿出毛病来就得不偿失了啊。”

 

  奈何我们主公意志坚定,硬是从重新转到他面前的佛跳墙里挑了片冬笋出来,笑笑说:“饿倒是饿不着,你之前不是说了吗?还剩一个来月,拍完再敞开吃就是了。说到节食这事,怎么看都是女孩子们更辛苦吧?”

 

  苏沐橙刚吃完一只开边虾,无意中阻拦了喻文州转移话题的意图:“看个人体质的,过去还有经纪人控制着,现在只能自觉点,要是按叶修的标准来,以后就没人找我拍戏啦。主要是短期内让减这么多,实在太强人所难了,应该不是强制要求吧?”

 

  “我是没揣摩出导演他老人家的圣意。”方世镜摇头,“拉着张脸,说什么都像违命者死。”

 

  剧组诸位都对此非常有同感,方锐险些笑呛着,咳了两声过后,却揉揉鼻子敛了神色,也没用平时乱七八糟的称呼:“总之文州你千万保重身体,后边主公一死,我们大伙本来就够受刺激的了,你再倒下的话,主心骨真就塌了。”

 

  虽说这话听着像是个FLAG,喻文州还是自己干了一杯,以示承下了满桌亲友的好意,“领完便当我基本相当于杀青了,收尾的重头戏还得看你们的,不是有都督在吗?”

 

  黄少天总算切身体会了一把同公司朋友的口头禅——压力山大,他紧跟着喻文州陪了一杯,沉痛扶额道:“快别提了,光是想想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他周公瑾真是个人物,不服不行。”

 

  “没什么人物不人物的,古往今来大家都一样是人。”叶修晃荡着碳酸饮料轻飘飘地说,“当年人家保不齐也和你一个心情,你怎么想就怎么演,正好。”

 

  黄少天当时就想说这嗑有点没法唠了,可能也是他自己心态问题,总觉着谁说点什么都像是FLAG,拔不下来的那种。要说狮子座的第六感还真有谱,次日飞抵横店之后,他先切身体验了一回人在天上飞,锅也从天上来。

 

  落地的时候,方世镜一开机,差点死机,各家媒体的关机来电提醒蹦了一分多钟还没蹦完,看得他生生给自己捋出来了个莫西干头。来接机的一位助理慌得不得了,冲过来抓着喻文州说:“出、出事了……黄少,出事了!”

 

  当事人倒是一点没慌,还逗助理说你扑错人了。他看了一眼喻文州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平静地笑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刷起了微博。果然,艾特提示明显比往常要多,黄少天随便点了一个喷他的,界面跳转到了一个娱乐圈知名八卦平台在两小时前发的短视频。

 

  这个以生产八卦为生的账号很有意思,最初凭着“说说你或者你身边的人都能和明星们扯上点什么关系”的讨论火了一把,后来竟然就顺着这个思路做大了。靠谱一点的八卦可能来自于自称“我表哥和张佳乐一个初中”的爆料人,往远了扯也会有“我二姑的同事跟周泽楷他爸是发小”这种。

 

  传统八卦平台通常采用文字叙述形式,大家尽可以匿名不负责任地瞎扯,但该平台都是以录制采访爆料人的视频形式发布八卦的,有的爆料人甚至都不打码,吃瓜群众就很吃这一套,稍微有点名气的艺人基本都被这个平台爆过一些料,有无关痛痒的,也有爆炸性的。黄少天之前就被点过几次名,多是大学时期的料,还都或多或少产生了圈粉效果,他对这个号的印象也就还不错,喻文州也是类似的情况,方世镜曾经笑言不知道的还得以为蓝雨花钱打理过了呢,以致他现在很后悔没花这个钱,到底闹出幺蛾子来了。

 

  视频的配字没有走低端震惊路线,吸睛力更上一层楼,写的是“你们老公之一的初恋女友……[闭嘴]”。喻文州还没看视频内容,先一眼看到了热评里女孩的人肉信息和无码正面照,中间穿插着群情激愤的黄粉们刷的“[哪里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jpg]”,还有正义路人义正辞严喊着“算什么男人”要求黄少天回应的檄文,黑子们就先无脑喷一波再说别的,堪称群魔乱舞。

 

  内容不用看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女孩讲述了和黄少天相识相恋的经历,说到一半就开始泣不成声,也没说清究竟是劈腿他人还是始乱终弃,而且这一部分又被很心机地剪辑成了好几截,显得有些混乱。

 

  视频中女孩只打了眼部马赛克,无怪人肉来得这么快,在评论里可以看到她名叫姜菡,单从没打码的精致五官和弱柳扶风的气质也能看出,姑娘绝对称得上是人如其名,属于清纯那一挂的大美女,看来黄大少爷的品位打小就没得说。

 

  黄少天见喻文州带着询问看过来,收敛了一下讶异的情绪,解释道:“虽然看着哪里怪怪的,但这确实是我……”当着现任恋人的面说这种事,难免有点小尴尬,黄少天及时悬崖勒马,摸了摸鼻子,小声说:“咳,我的初恋只有你,这是我第一个女朋友。那时候小嘛,刚上高中,什么都不懂,也没在一起多久,至多两三个月,最后是她要出国才提的分手,这都过了快十年了,如果不是这么一出,我已经不太记得她了。”

 

  “也就是说,不论她是否受了胁迫,都是在无中生有地抹黑你形象,那就好办了。”方世镜抚掌。

 

  “她精神状态好像不是特别稳定,与其说是自身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得已而为之,更像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受人诱导。”喻文州分析道。

 

  “对,我也这么觉得。如果我们较真回应,舆论会瞬间压到她一个人身上,不太好吧。”黄少天刷着评论皱了皱眉,“也不要找水军带节奏了,随黑子们怎么说吧。”

 

  “那你说怎么办?这不是咱展现绅士风度的时候啊祖宗,分一分轻重缓急好不好?”方世镜急道。

 

  “先放着不管吧,或者私下联系试试?我和人家姑娘的名声没有谁轻谁重啊,不如说她的还更重点,我怎么被黑都有机会翻盘,反倒是普通人一旦沾上什么污点,就会被身边的人指指点点个没完。”黄少天无所谓地一摊手,“也不急在这一时了吧,你在飞机上一直关机,估计速度快的通稿都已经出来了,‘经纪人方面暂时拒绝做出回应’之类的。”

 

  方世镜头一回觉得黄少天这么难搞定,看来给艺人过高的自由度和决策权也不是什么省心事,他只好求助地望向了向来理智的喻文州。

 

  “少天说的有道理。”喻文州说,“如果就这么点语焉不详的料,我们放着不去回应,也没有太大发酵的余地,不如静观其变。”

 

  方世镜:“……”莫非是他关心则乱了?

 

  出了机场上了车,喻文州还在研究那个视频,转头一看黄少天也在沉思,便打趣道:“还在缅怀旧情?其实我也没那么大度的。”

 

  黄少天之前说的话是有那么一点哄人的成分在,但还是基于客观事实的,说像看待陌生人一样毫无波动自然不可能,但他又是真的只记得姑娘的芳名和模模糊糊的长相了,那些零落在久远而朦胧的青春记忆中的残片,说来都是些鸡零狗碎、无关紧要的小事。

 

  诸如女孩趴在课桌上睡午觉时翘起的一绺长发,睡醒后一单一双的眼皮,纤细的手写出来的字却都是胖乎乎、圆滚滚的,每次去校门口小超市都要买一根巧克力雪糕,又只咬两口就递给他,还有……

 

  “我刚想起来,和她一起看的第一场电影是《旅途中的故乡》。”黄少天说完这句,不等喻文州接话,就故作惆怅叹息道:“然后就变情敌了,啧啧啧,你可是一出道就造了不少孽啊男神。”

 

  喻文州敲了下黄少天额头,顺便揉了一把他刘海,“视频中的疑点很多,比如拍摄背景不是这个团队惯用的,姑娘的声音没经过处理,提问者却用了变声器,怎么看都像是谋划好的一波黑。你也别往心里去了,我觉着这事兴许和之前我那个有关系,嗯……”

 

  还有些尚未确认的情况,如果真像那人说的一样,那就需要再等等,喻文州留了半截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另外还有一件事让他很在意,视频的发布时间未免卡得太精准了,刚刚好赶在他们登机之后。剧组人员都是分批行动的,没有包机,有飞义乌机场的,也有飞萧山机场的,其他几位主演都是昨天的航班,而他们今天飞的这班还晚点了将近一个小时,联系严抒琼之前的话,泄露这一信息的,除了同行的工作人员,还可能是……

 

  “几个临时过来帮手的助理好说,最关键的是……”喻文州斟酌着和方世镜说道,“谨慎起见,最近一段时间内……”

 

  这话也没说全,但方世镜已经听懂了,并深深地叹了口气。

 

  大部队抵达横店后,本也有件大事,我们“小主公”要准备正式进组了。车一到酒店,方世镜就把黄少天的小助理喊了过来,和他商量着能不能回去接应一下卢瀚文——当然不止一接一送这么简单,其中还包含了小卢同学后续的助理工作。原因也够合理,目前人手紧缺,他跟在黄少天身边足有大半年了,在京的几个助理多是新聘的,都不如他跟组经验丰富。

 

  助理们往往没个明确的工作时间和私人生活,不说每天和艺人形影不离,也差不多了。小助理这么久以来都围着黄少天一人打转,正经和他感情很不错,不知小伙子琢没琢磨出个中深意,反正是哭天抢地的不愿服从安排,还是黄少天好言好语劝了好半天,才给支走。


  【看不到图片的走这里】


  好在最终检查结果不出所料,就是普通的风热感冒,会发生片场栽倒的惨案,还要归因于长期低烧,体力透支,再者也是这些天没好好吃饭,有点低血糖,挂两天水就没大碍了。

 

  但再怎么说也是男一号病倒住院,甭管病多大,动静注定小不了,一晚上时间哪经得起这么折腾,从一群人兵荒马乱地把喻文州安顿下来,到剧组人员分拨探视了几轮,再到病号昏昏沉沉睡下,已过了夜里十二点,方世镜和两位助理眼瞅着也快要前赴后继地两眼一黑了。

 

  黄少天同样没好到哪去,而且还一直没捞着单独和喻文州说话的机会,全凭意义模糊的眼神交流,头都要大了,喻文州临睡前把手机塞给了他,但又没电了。唯一的好消息是,黄少天今晚的戏被心怀谜之愧疚的导演主动安排到了明天,留下来陪这一宿,什么都不耽误。

 

  好说歹说把那几位劝走,尚有千头万绪亟待梳理,黄少天敲着脑壳回过身来,发现居然还有个人也没走——正想逮个突破口,这就送到眼前了。

 

  突发此等重大变故,长期游荡在剧组内部的唯一闲散人士自然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一路跟了过来——“咎由自取”到不省人事的那个就不需要什么关怀了,叶修略有些担忧惨遭内忧外患包夹、时刻处于“薛定谔的倒下”的这个——目前看起来倒是没啥大事,比他有精神头。

 

  可黄少天近来本就有些反常,唯独话没太见少,勉强维持着人设不崩,实际整个人都带着一种“沉下去”的负重感,按照他惯常的套路来形容,活像是让半旯周瑜神魂附体了。叶修早先还动不动逗他两句,后来也不费那个口舌了,毕竟也就一阵子的事,没必要太往心里去。

 

  入戏嘛,同行们或早或晚、或多或少都会有的宝贵经历,可以说是广大表演者研习并融合各氏表演学派后的殊途同归。由于演员们路数不同、性情各异,所展现出的状态也都有所差别,但症状鲜明的无外乎那几种,或魔怔,或寡言,不太上脸的也会落个失眠多梦。表演艺术发展至今,从没听说这毛病有什么特效疗法,除了极少数不幸演变成心理疾病的,都是拍完戏缓上一阵子就自动痊愈了。

 

  此时呵欠连天的叶影帝提前践行了三四十年后的公园遛鸟活动,甩着胳膊倒走了两步,心里边叨咕着“不比前两年了是真熬不起了”,打算尾随方世镜一行低调蹭车开溜,却被黄大少爷拦了个正着——

 

  “哎,老叶,你等一下。”

 

  “怎么,第一回给病患陪床,心里打鼓啊?”叶修抹了把眼睛,俩人视线一对上,他不禁多看了对方一眼,“我看也不用陪着,又不是什么大毛病,你也回去睡觉得了。”

 

  这些日子以来,看惯了黄少天沉浸于戏中的常态,乍一见着原原本本的这个人,叶修还不大适应——又或者应该说,这和叶修固有印象中的黄少天也不完全一样。仔细瞧瞧的话,那半个周公瑾仿佛真正沉淀成了他自身的一部分,一些本应由心烦意乱而生的无的放矢,经由散乱的蛛丝马迹链接,竟在短时间内凝炼出了一柄破开重霾的雪亮利刃,正明晃晃地横亘于茫茫迷雾之中。

 

  “不陪着我才打鼓呢,来来,就问你两句话。”黄少天问护士站的值班护士借了个充电宝,朝叶修一招手:“跟着折腾一晚上了,说完你也早点回去歇着。”

 

  尽管黄少天对他的态度和“气势汹汹”完全不沾边,甚至可以说是好得出奇了,叶修还是觉得那把剑都快架到自己脖子上了。

 

  不过毕竟友军,除非黄少天平地架起一座阿姆斯特朗回旋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大概才值得叶修拍手惊叹一下,眼下这两下子还不够影帝大大变个脸色的。

 

  “那就快说。”叶修好说话地跟他回了喻文州病房门口,懒塌塌往门框上一倚,开始从裤兜里摸烟。

 

  “我靠!有没有点素质了,在病房里抽?”黄少天连忙把叶修推离了“一级戒备区域”,跑去打开了走廊尽头的窗子,按着太阳穴遥遥一伸手:“得,也给我来一根吧。”

 

  “原则上哪都不让抽,门口一样通风,病号又没醒着。”叶修耸了耸肩,递了烟和火,顺便深表同情:“你们两口子也是够命途多舛的。”

 

  “文州可能是命里犯我,自打跟我在一起,戏里戏外,操心操肺,麻烦事就没停过。”黄少天有阵子没碰过烟了,注意力也没在这上面,一上来吸急了,捂着嘴直咳:“这次也好,就让他好好歇着……正好给我个机会,替他做一回‘清道夫’,咳咳……”

 

  这一口着实呛得不轻,黄少天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几次哑到没音,又用了个削减戾气的比喻,咂巴一下,还能品出两分他先生语言风格的余韵。

 

  叶修都不用听黄少天说了什么,单是那落在病房里的眼神就够瘆得慌的了。他心说这也就是病倒的是喻文州,不然非得引人想跑偏了不可——黄老师目光之深沉犀利,最恰如其分的形容莫过于“趁你病要你命”。

 

  “欸,你可说反了,那边明显是盯上文州在先,才想拿你开刀的。”叶修又往墙根一靠,像是友情充当起了午夜电台情感顾问——不同于黄金档嘴炮节目的分秒必争,来电嘉宾不往正题上唠,他也不着急不着慌:“你们俩这时候又分上你我了?上回那个算你招来的,这不也两两相抵了。”

 

  黄少天缓慢地晃了晃脑袋,没受无良DJ干扰,捋顺了下思路,抛出了当前最大的疑惑:“你从一开始——谭赋钧被抗议那事好像远了点,就说微博上冲着文州的那波低级黑开始,你就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了,对吧?”

 

  “猜的,不确定。”叶修吐了个烟圈,“他不是把手机给你了,你不看看?”

 

  “之前没电了嘛,刚充上一点,我开机试试。”黄少天习惯性地在锁屏界面输入了喻文州的生日,提示错误才想起来这不是他手机,试着换成自己生日,立马解了锁。他还没来得及消化微信里弹出来的好几条长信息,先被一溜关机来电提醒吸引了注意:“我去,这什么情况,女演员深更半夜一通夺命连环call?我是不应该勤查查岗了?”

 

  黄少天这话正说着,喻文州的手机就震了起来,还是一样的名字。叶修瞟了一眼屏幕,回手把抽了一半的烟摁灭在垃圾桶上,说:“现在确定了。”

 

  -Tbc-  →(六十九)

 

不造该咋道歉才好,作为一个干等签证的家里蹲,还生生拖了这么长时间,真的太对不起等更的宝贝们TAT以本章的难产程度和孩子个头(x)我怕是要产后抑郁的节奏【吐魂,劳烦各位在评论区多和我说两句话好不好qwq这类剧情本不是我擅长的类型,旨在进一步苏人物,但还是担心大家觉着没意思……

话说最近为啥都没人催更了,就很方_(:з」∠)_之前好像说过来着,我一点都不反感催更的,只要别催债似的,咋催我都乐呵,都是爱啊我懂的!还差这么几章完结了,多催催我会更有动力的!

姑且容我找找卡文的借口……虽说氛围看不太出来,但这里其实算是个小高潮,大力苏了一把我黄。其实就算不说,大家也能看出来,本文更倾向于主攻文,情节发展从文州的视角展开更多一些,一旦把主场转给少天,而且还是这种……戛然一转,叙述难度就上去了。

另外我极其纠结老叶的戏份占比问题,前前后后推翻了N个梗,最终写出来的比重还是大了点。但不得不说,叶修作为整条时间线上唯一一位拥有完整而详细经历设定的配角,说他是线索人物实在是轻了,从本文原始设定来说,他就是隐线主角,写到这个份儿上,再把他砍下去也不现实。

从大家一直以来的反馈上看,还都挺喜欢他的,这点我十分感激欣慰,但转念一想,不喜欢的也不会KY说出来,搞不好叶粉也不一定爱看他单镚儿地这么跟着俩明线主角走,尤其那还是俩狗粮大师【抹脸……所以必须承认这是我夹带私货了,我真的特别喜欢叶修,也很爱写他,只能控制到不让他喧宾夺主的程度,目前这个在CP文中不算特别合理的配角戏份占比,还请各位多包涵=3=

下章应该会发辆车,不过我车技不咋地,也没啥可期待的23333哦对,如果过几天签证顺利下来了,我就把手头余下的无料全部抽奖送给my天使们,比哈特❤


评论(120)
热度(73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