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六十七)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好像达成了……史上最久断更……对不起啊my亲人们!!!【跪地暴风嚎哭——

·龟速跑着剧情……在末尾说了下完结和出本的事=3=

·初章:(一),上一章:(六十六),全文TAG:,推荐BGM:同じ高みへ-Key Sounds Label

  

  说话的是“好久不见”的小严老师,应该是刚和方锐下了同一场戏。喻文州微笑点点头,实际隐隐有那么点不耐的情绪。连日以来在重压之下持续工作,说不累不乏也都是相对的,和熟人闲聊两句自然可以不用绷着弦,面对生人就要立刻拿出社交状态,严抒琼这人又挺微妙的,还得额外多长个心眼。

 

  “也不多耽误你时间,咱直接说正题吧。”严抒琼一手插兜,双眼直视着喻文州,半点没带惯有的客套劲:“你和黄少是不是有不正当关系?”

 

  “……”这话问的,喻文州愣是听乐了。

 

  说句拽上天的大实话,得有好些年没人这么和他过说话了。接受采访也好,上谈话类节目也好,所有涉及到的问题都会事先通好气,偶有辛辣一点的也绝不会“超纲”;即时问答的情况下,能上场的娱记都是老油条,谁敢乱问那纯是不想混了。

 

  当惯了基层娱乐工作者惹不起的“炙手可热”大明星,喻文州这会儿还真有点不会了,这一出来得太过无厘头,他压根无从揣测对方什么动机,撕破脸皮显然不是回事,转身就走“人设”也是要崩了;较真去揪“不正当”这个字眼的话,还可能钻了人家的套;想以笑而不语来兵不血刃地解决问题吧,他都跟这儿乐了半天了,严抒琼看起来依然丝毫不慌。喻文州没辙,只好和颜悦色地回问道:“说什么呢?”

 

  此言听来好似一句轻飘飘的玩笑,实则蕴藏着引而不发的威胁,足以称得上是文雅版的“你瞅啥”了。

 

  “或者换种说法也可以,你和他是寻常的工作伙伴关系吗?”

 

  ……还真让他遇上一位敢于接“瞅你咋地”的勇士。

 

  其实严抒琼说话的语气并不咄咄逼人,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看起来还和喻文州的态度有些接近,不听内容光看场景,估计得以为俩人正在进行轻松愉悦的的友好会谈。

 

  喻文州略微收敛笑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目光停留在他揣兜里的那只手上,而后从自己兜里摸出了手机,不紧不慢地在备忘录里打起了字。严抒琼见状才变了点脸色,却也未见被拆穿的尴尬,坦然拿出手机来,按了关机键,在人眼前晃了晃。

 

  喻文州已经打好了一句话,也拿起来亮给他看,上面赫然写着“少天是我爱人”。

 

  严抒琼先是微讶,复又一哂:“为PR恋事先预热吗?难不成还假戏真做了?”

 

  前面劈头盖脸的质问远不及这一句信息量大,抛开此人单纯发神经的可能,必然有谁明示暗示过他什么。喻文州联想到多方势力伸到自己眉毛底下的试探,试探回去的心思顿时压过了懒得搭理的情绪,他四两拨千斤地反问道:“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哪有那么多公关恋情,自由恋爱的演员也不在少数吧。”

 

  “有意思,大公司的套路就是深,‘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佩服。”严抒琼不无嘲讽地说,“话说都说到这份上了,何必呢,黄少见识过您这么惺惺作态吗?”

 

  此情此景无疑向我们展现了一位优秀艺人树立内涵深刻人设的必要性,喻老师这时候哪还有心情套路谁,分明是敞开了“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的状态。戏本来就难演不用说了,多余的那点心思还不够拿来忧虑接下来一个月不能沾荤腥的,目前喻文州唯一顾及的就是不清楚严抒琼身上是否还有其它录音设备,因此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尽量省略了主语。

 

  “过奖了。”感受到对方终于没那么沉得住气了,喻文州愈发不气不恼,“说起这些,该不会只是单纯想关心一下同事的感情状况吧?”

 

  “‘关心’可谈不上,我没那么爱多管闲事,只想自保,同时也不想挡了黄少的路。”严抒琼说到这里明显欲言又止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下去:“他的价值绝不仅仅是作为帮你炒一波热度的陪衬而已。”

 

  没见过只想顾自己一亩三分地儿的人还自行加这么多戏的,不过这句“忠告”颇见真情实感,喻文州觉得有点意思,拿出了十足的耐心,想套出更多有用的讯息:“你对少天挺有好感的,为什么对我抱有敌意?因为我过去认识你?”

 

  的确有一些艺人在成名后存在排斥自己过去的同学朋友的心态,也不算难以理解,但俩人实在是一丁点都不熟,几乎连话都没说过,这排斥就来得莫名其妙了。也就是喻文州记性相当不错,才能对小时候完全没存在感的这么一号人留有印象,真要采访采访他们小学那个班的同学,毫无疑问大家都会记得温和帅气的小班长,但对“严冬”有印象的估计就不多了,更没有几个能把那个内向寡言、其貌不扬的小胖子和现在这位小有名气的小鲜肉演员对上号的。

 

  严抒琼露出了个挺复杂的笑,第一次在对话中放低了视线,踢飞了脚边一颗小石子,“你居然记着我?那说点你不知道的,我初中也和你同校,高中学校就和你隔着两条街,经常被动接收着你各类新闻。不过倒和这些关系不大,只是有赖于亲眼见证了你光辉的成长历程,觉得你红得没什么道理罢了。人走起运来是真没道理可讲,长相、机遇都是老天爷给的,就一个让粉丝吹上天的演技……没演技做什么演员啊?黄少天演得比你差吗?”

 

  像是急于和自己先前嗤之以鼻的“惺惺作态”划清界限,严抒琼顿了顿,又补充道:“当然,我的想法在你看来也没什么道理,你大概也不care,谁心里还没个阴暗面呢?以你的年纪,能有现在的地位,惹同行眼红不是挺正常的,就当听了个笑话吧,我又没那个本事和胆量给你下绊子,也就是哪一天你跌下云头了,能偷着乐两声。”

 

  ……小严老师的言行大约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情商管辖范围内了,不管怎么说,当面说话能耿直到这个地步,喻文州委实敬他是条汉子。

 

  刚才他一边听一边琢磨了一下,认为严抒琼的心态大体上可以归类为“毒唯”,和网上那些和CP粉非常不对付的唯黄粉们嘲他的路数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家正主哪里不如你了?怎么就抱你大腿了?你混了这么些年也不过尔尔,wuli天宝礼貌性地捧你个当前辈的两句,还真拿自个儿当盘菜了?

 

  可以说很冤。喻文州本来就不是什么有优越感的人,在黄少天面前从始至终都没有刻意放低过身段,原因无它,见了两面就被圈粉的人哪还有“身段”这种东西——

 

  你们说的都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黄粉果真一家亲,比心。唯独有一点,希望这部分朋友未来能在CP观念上接受现实,“喻黄”是千真万确的,像小严老师这种,都和他明说了还不信的,就十分要不得了。

 

  至此,比起他人授意,喻文州更倾向于严抒琼是受个人主观意识驱使来抽这一通风的,并且以此人对他的不顺眼程度,想打探出让小严老师需要“自保”的背后邪恶势力,目测可能性不大,喻文州也不准备自找不自在了,意图结束话题:“你想知道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没有其它事的话……对了,当年《千机》剧组那件事,虽然不太清楚你为什么要和叶哥那么说,但我心里有数,不存在的恩怨,就没必要记挂着了。”

 

  “什么?”严抒琼不解地皱了下眉,“我和叶修说的是事实,省得大神看着我心烦还没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平白揽个黑锅对我有什么好处?”

 

  “无论当事者怎么说,你还是对所见之事有自己的判断,我也一样。” 喻文州无意和他纠缠于陈年旧事,说完便略一颔首转身告辞了。

 

  “等一下!”严抒琼急追上前两步,“你就这么胸有成竹?还是说……有恃无恐?”

 

  喻文州按了按隐隐作痛的额角,无奈道:“严老师这么直爽的性格,就别打暗语了,有话直说吧。”

 

  “剧组里安插了受雇要搞你的人,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大概快要变成过去时了。”严抒琼一耸肩,“谁又不是干间谍工作出身的,没多高的盗摄水平,另外也是没时间,一直拿不出来有用的料——好吧,坦白说,我对那边有所保留,原因已经说过了。”

 

  大家都这么忙,怎么就有人那么闲?当然,喻文州对这番不知根不知底的话尚且存疑:“如果你来提醒我,只是希望少天免受波及,那么最初未免太欠缺诚意了。”

 

  严抒琼一脸无谓地说:“喻老师时刻洞若观火,每句话都滴水不漏,录不录有什么影响?提起这个,你以为你平时说的话就没人录了吗?”

 

  换谁听了这话都得一阵恶寒,喻文州也很是不适,主要是这档子破事捅到他跟前,只是平添了烦恼,哪怕事先得知人要犯我,也没法先发制人,充其量提前预备几套处理方案,以便事发过后及时止损。

 

  先前被告知前方会有一波黑时,喻文州就有考虑过,也想得足够开,一旦某天“被出柜”,那兵来将挡就是了。引爆这颗隐形炸弹,必定会带来一波高强度冲击,同时也能换来他和黄少天在心理上的解放,反正这种事只是防得了一时而已,像影帝两口子能瞒上十年,期间双方都没少做出牺牲,谭赋钧曾在出柜那期节目里坦言,一年到头两人同居的日子拿手指头就能掰过来。现如今我们正干柴烈火的小两口可没打算委屈对方,瞒上个十年八年显然不现实,不如承了这“顺水人情”,提前享受内心层面的轻松安宁;至于从大局上来看利多还是弊多,事发之前没人能准确判断,既然无从防范,也只能顺其自然。

 

  但这一次的情况好像没那么简单,从严抒琼被灌输的观点来分析,对方的目的似乎并不是想推着他们俩出柜,又或者严抒琼所呈现出来的认知是源于他自己的过度解读……喻文州是真不乐意琢磨这些背地里的无聊手段,奈何大脑尚在被动运转,他锁着眉头,轻轻摇了下头,难得没应声。

 

  “你身边的人,说不准就有哪个不大‘干净’。其实说这些也不顶什么用了,别说‘智者千虑’,你现在的状况……说是‘凛冬将至’还差不多,多保重吧。”一看之前那句话可算是恶心着喻老师了,小严老师赶紧嗖嗖补了两刀,达成扎心效果后,心满意足地一挥手,步履轻快地扬长而去了。

 

  嗯,古至红楼史记,今到权力游戏,名句名梗一律信手拈来,小伙子文化水平不错。

 

  喻文州属于不容易对任何人心生恶感的好相与类型,原本对严抒琼也谈不上存在抵触情绪,经过这么一场神奇对话,还觉得挺能理解他的。设身处地代入一下,一个近似于无形阴影笼罩了你整个学生时代的人,和你青少年一头热血时期很喜欢的一位歌手搞到一起了……还不是正经搞对象,是阴险大魔王对良善小偶像利用过后就弃如敝履的设定——怎么看都够膈应人的。

 

  等等,不管是良心发现还是别有用心,按照这个思路走,为什么严抒琼不先去找黄少天而来找他?

 

  这就有些蹊跷了。喻文州往内景走的工夫里思来想去,觉得人家很可能已经找过了,比起刚才生吞了个火箭炮似的状态,严抒琼试探爱豆的口吻必然要委婉得多,估计黄少天打个哈哈就混过去了,也没太当回事。他们俩实在太忙,近些天都没捞着几次单独交流的机会,探讨戏的时间又占了大半,想亲热一会儿恨不得都要见缝插针,也就没来得及通这个气。

 

  室内空间不大,满满当当挤了数台摄像机和若干摄影,目前正在拍周瑜夤夜难眠,起身抚琴的一场戏。喻文州不方便凑近了看热闹,就和大部队一起在屋外听个动静。

 

  泠泠七弦乍起,初似低声絮语,而后渐如琤琤急雨,跌落满地,倏忽一转,复又清净悠远,穆穆而终。黄少天的苦功没白下,喻文州自认属于对音乐一窍不通的门外汉,除了毫无新意地感叹弹得真好以外,还能从中听出些心绪波动来——既含旷达之志,亦藏当下之忧。

 

  为了彰显敬业的黄老师没用手替,褚导特意对所有拨弦弄声部分的分镜做了改动,大幅提升了长镜头的使用率,但后期还是会请顶级的演奏大师来配乐,说到底,黄少天没日没夜地这么练,弹得也确实有模有样,最后不过是得到一个“手型对得很不错”的评价。

 

  演员们私下里偶尔会自嘲,拍戏过程中最耗费心血的付出往往都很没有“性价比”,实际还是图个乐在其中。毕竟对于已经成名的各位老师来说,只考虑直接收益,好好演戏这一本职工作本身就是性价比最低的事。

 

  房间内安静了几分钟后,黄少天又重新弹了一遍,屋外有些嘈杂,但也有人在侧耳倾听。古琴不算人民大众特别喜闻乐见的独奏乐器,而音乐与电影相通,无所谓“懂或不懂”,通过直接触及感官,艺术为人们带来的共鸣与共情是无差的,同时也各不相同,许是喻文州同样作为戏中人,感知黄少天身为周瑜寄托于音律的情感才更为真切。

 

  近来累归累,喻文州倒是觉得自己越演越溜了,甚至都不太需要刻意自我调整来进出戏里戏外,反正很多情感都是相通的。比方说,俩人拍作战类武戏之前,必有一个分外真诚的互相吹捧环节——真诚到能把不小心路过的外人吓跑。黄少天不用说了,每每就差热泪盈眶拜倒在主公衣摆之下了,喻文州也是真心实意地认为恋人的武将装扮帅裂地心和他心,入戏后尤甚。周瑜沉着内敛,指挥若定,到了冲锋陷阵之时,却和孙策一样是身先士卒的,黄少天台词功底着实了得,在马上颠颠簸簸照样吼得中气十足、感染力爆棚,副导演开玩笑说他简直像有内力护体似的,没现场收音都白瞎了。

 

  可惜直到前往涿州拍摄几场水战前,黄少天都没有动作戏了,服装上也暂别了武将袍甲。刚刚在外面匆匆说那几句话的工夫,喻文州还没觉得怎样,这会儿一见黄少天全身心处于角色状态走出门来,发觉并未披坚执锐的都督反而更增了一分风流蕴藉。

 

  黄少天这场戏只穿了件素净的单衣,一出来就被俩助理强制性裹上了羽绒外套,他径直走到喻文州身边,往墙上一靠,一声未吭。喻文州也不急着吐槽严抒琼的事,便只是不做声地陪着他。良久,黄少天开了口,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冲着谁说的——

 

  “天儿都要凉透了,一晃就年末了啊。”

 

  “您准备让喻氏破产了吗,黄总?”喻文州一本正经地问道。

 

  黄少天笑了,拿肩膀撞了喻文州一下,看着前方往来忙碌的工作人员,闭了闭眼,说:“明明才不到两个月的事……你说‘我们俩’到底认识多久了?”

 

  喻文州毫无障碍地理解了此“我们俩”非彼“我们俩”,不过剧本上没有特别明确的时间变更,他也只能靠推测:“十二……十三年吧?”

 

  “那可真是比我单方面认识你还要久了。”黄少天说着偏过头来,两人目光交汇时,喻文州隐约注意到他瞳孔有一瞬间的失焦,但黄少天很快摇头一笑,别开了视线,低声道:“挺有意思的,感觉像是提前和你过了一辈子。”

 

  这个感觉听起来好像不是那么……太妙,然而喻文州也不好在这个关头强拉硬拽黄少天脱离角色。让他这么一说,前面又有小严老师一通疯狂加戏,喻文州突然没着没落地想着,等再过两周,翻过年来,在下一个景拍到两人隐生嫌隙,再到孙策抱憾而终的时候,正好是三九天。

 

  说来也是巧合,当时顶着三伏天拍师兄弟狗血虐的情景,还像是不久之前发生的一样,这回重归横店,则是换了一副外壳与里子的生离死别了。

 

  在俩人各自陷入漫无边际的沉思之时,剧组订的外卖咖啡送到了,剧务组的先给导演那边送了一波,又拎了一兜子过来让他们挑,黄少天随便拿了一杯,喻文州扫了一眼——香草拿铁、焦糖玛奇朵、白摩卡……很好,都是他喜欢的,于是他微笑道:“我就不用了。”

 

  黄少天隔空听到了心碎的声音,一时又是心疼又是好笑,也不瞎寻思了,拍拍喻文州肩膀说:“大晚上的,喝咖啡本来也不好,你一会儿还睡不睡觉啦?我这不一定到什么时候呢,早点回去吧。”

 

  “这是赶我了?”喻文州抱着胳膊问。

 

  “哪跟哪,你明天不用五点起床的话,我还霸着你不让你走呢。”黄少天踢了下他脚尖,凑近了飞快地小声说:“还剩一个多月,一眨眼就拍完了,到时候咱俩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度假去,想吃什么吃什么,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好吧?”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我默认‘睡’后面是可以加宾语的了。”

 

  黄少天捣了他一拳,又忍不住笑:“你再挂着主公的表情耍流氓,人家棺材板都按不住了好吗!好了好了赶紧回去——”

 

  也不是喻文州黏糊着不愿意走,是一直没找着方世镜上哪去了,严抒琼那破事他总得知会一声,刚想打个电话,就见人从外面回来了。

 

  “文州你怎么还在这呢?”方世镜实在无法认同他俩这种“卖一个搭一个”的生活方式,之前喻文州拍夜戏的时候黄少天也总来陪着,话也说不上两句,就干陪,很令人头大:“看一眼就行了,快回去吧,啊。对对,走之前可以和你们俩透露一个……算是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文州的吗?”黄少天先来精神了,“原来刚才在外面打电话是在谈工作啊,我还以为是……咳,这么晚了都,太辛苦了吧。”

 

  “呵呵,哪有你们辛苦。不是他的,和你有关。”方世镜露出了一个有些耐人寻味的笑容,“今天《尘归处》的预告片不是放出来了吗?汪导他老人家估计是冲着文州看了一眼,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和黄少天有关,《尘归处》预告片,汪启要拍的片子……汇总了当前信息后,喻文州反应迅速:“汪老师看中谁和少天演一对了?孙翔?”

 

  黄少天托着差点脱扣的下巴问:“我了个去,真的吗?”

 

  方世镜笑着点头:“是,这不挺好的吗?你们俩有过合作,也算熟悉。”

 

  “……翔翔瞅着溜直的,能接这种片儿?”黄少天很没实感。

 

  “第一次演电影就是汪老爷子的片子,这么好的新起点,没道理不把握住吧?”方世镜说,“你们或多或少都会为角色做出牺牲嘛,我感觉克服个性取向都不算什么大事了。”

 

  “我也觉得他一定会接。”喻文州说,“剧本已经出来了吗?什么时候开机?”

 

  “姚老也对少天印象很好,据说一听是他主演,立马操刀大改了剧本,预计明年中旬开机。还有,这一次施晓韵应该也会参演。”

 

  “这么一来,晓韵姐可是第三次受汪老师之邀了,厉害。”

 

  方世镜特意提名的这位女演员和喻文州还是比较熟悉的,汪导那部声名远播重洋的金棕榈获奖影片就是俩人合作的。如喻文州刚才所说,施晓韵也是汪启相当得意的演员之一,十二年前,年仅十八岁的她被汪启发掘,主演了百合恋影片《桃李春风》,正经火过一阵子。只是好景不长,施晓韵莫名在黄金年龄陷入了将近十年的沉寂,原因始终众说纷纭,大多不是什么善意推测,直到去年《念念不忘》上映后才重新回归了影迷视线。

 

  “姚老师好像不爱搞些大尺度桥段……的吧?”黄少天大概是被苏沐橙式冷漠弄出来了点心理阴影,扶着胸口说:“我倒是好说,就怕翔翔接受不了,演个爱情片还鸡飞狗跳的,那也太尴尬了。”

 

  “不会的,这一点大可以放宽心,汪老师非常擅长‘磨’,什么脾气秉性的都能给磨平。”喻文州一脸安定,转向方世镜问:“哥,少天要签几个月的合同?”

 

  “五个月。”方世镜答道,“哦对,片名定了,《无梦不欢》。”

 

  “这名听着就够惆怅的……不过怎么要拍这么久?不就是个现代背景的故事片吗?”黄少天对汪导的“慢工出细活”早有耳闻,但还没有具体概念。

 

  “《念念不忘》也是现代背景的故事片,在国外取景折腾了点,前前后后拍了七八个月。”喻文州说,“《旅途中的故乡》只拍了三个月,是因为我还要上学,汪老师极力压缩了进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总听他念叨着哪里哪里可以拍得更好。”

 

  黄少天拍了拍自己脑袋,适应了褚衡的非人节奏,他实在很难想象得出另一个极端是什么拍法。这边聊了好一会儿,导演组终于喊人了,黄少天临走还没忘又催了一遍喻文州早点回去,恋人和经纪人都再三发话了,喻文州也真的准备撤了,正要和方世镜简单交代一下小严老师的神奇言论,手机却震了起来。

 

  他的私人电话只有为数不多的圈内好友知道,很少有人打,平时没急事都是微信联系了,谁会这么晚急着找他?喻文州一时毫无头绪,掏出手机一看——嚯,女曹操。

 

  “晓韵姐。欸,没呢,没关系的,呵呵,什么事你说……什么?!”

 

  -Tbc-  →(六十八)

 

这个有名字的原创女配是大助攻,也是很早就有的设定,好像引入的晚了点,但愿没太突兀qwq

这么久没更,一是忙二是卡,连载以来我从来没这么卡过,临近完结了压力确实有点大,望诸君理解TAT但我这次真的已经度过修罗期了!信我一次!近期会抓紧完结的,大概还有个六章左右。

一直以来都有朋友询问出本的问题,这个是一定会出的。首先那个……本文的篇幅在这儿,感觉对还没上大学的小伙伴们来说是会有点压力,总之一定会在保质的情况下尽量压价,贵了我也怕没人买啦23333

之前还很认真地问出过本子的朋友,上下册50多万字附带特典别册+两三种小周边的本子有没有可能压下一百大洋,然后就被评价为脑子有坑了_(:з」∠)_就我自己买同人本的消费观来说,一百以下的,不犹豫直接搞,上了一百可能就要收藏起来纠结下,一纠结搞不好就给忘了……我肯定是希望喜欢本文、有意向入本子的朋友能不用纠结直接入手的qwq

还是强调就我个人来讲,搞个同人嘛,纯属情怀+乐趣,出本也更倾向于纪念性质,之前几次出无料的投入也有四位数了,这回真是想着能不亏本就成。但确实是篇幅所限,我特别害怕人说卖得贵,就提前啰嗦了两句,各位见谅TAT真不会太贵的,感觉这么一叨叨反而起了反作用orz

哦对了,至于为什么还剩五六章,全文却有五十多万字(截止到本章是43W),是因为本子会收录三篇番外,其中一篇不公开啦,剩下的两篇是两部戏(《推理时间》剧场版和叶导的最新大作),完结的时候会让大家选择其一在预售期间继续连载,剩下一篇在完售后再公布=3=

啊还有个短篇给文州做生贺!不久之后就会补上的!

评论(95)
热度(692)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