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六十)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艾玛还是晚了几分钟,各位一定没见过如此短小的我【惭愧脸

·送无料的活动请拖到最后,养肥的等完结的小伙伴也都可以来玩w

·初章:(一),上一章:(五十九),全文TAG:,推荐BGM:사랑 하고 싶은 날-甘雨

  

  小朗身体明显僵了一下,叶修面色微沉,拍了拍孩子后背,干脆也不接茬了,就想看看他莫名其妙来这么一出能扑腾出来什么名堂。

 

  “我上个东家的一哥于映,许之杨这个角色联系过他,试镜的时候您应该在场。”严抒琼语气很平静,像是单纯在讲述一件无关紧要且不关他事的旧事一样,“估计是让褚导驳了面子,怀恨在心了,但他没那么大胆量和能耐在太岁头上动土,只能把怨气间接转嫁到喻文州身上,就想找人搞他一下。”

 

  目前严抒琼说的这些,叶修都是知情的,事隔经年,也算坐实了他当时的一部分推测。

 

  于映是和他同一时期出道的小生,那时候正当红,仗着家里有点背景,颇有些目中无人,在圈内没少树敌,后来不知道是玩票玩够了还是作死作太多,近两年都没什么动静了。

 

  估计接下来的剧情也没什么新意,叶修不太耐烦道:“甭管你是被逼无奈、受人摆布还是怎么,做都做了,过了好几年再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也不是神父,更不开忏悔处,良心发现了就找正主说去。”

 

  “要是事情捅出来,我就会被推出去当炮灰,我一个跑龙套的小蚂蚁,被哪边碾死都留不下个灰印儿,折中留了点手,也不是出于良心发现,不过是为了继续混下去。”严抒琼依旧自说自话,还微笑着耸了下肩,“你的人,霸图的人,都有查过我的底细,最终都因为没有实锤而作罢,当然要感谢各位大神都是光明磊落的文明人,不屑与我计较。”

 

  小朗早就过了听不明白话的懵懂年纪了,何况他还比同龄儿童早慧一些,甚至隐约解读出了严抒琼话里几分有恃无恐的“言下之意”,听完这话硬是扭过身子瞪了他一眼,又被叶修一巴掌按回了怀里。

 

  “还得感谢受害者无私到有点缺心眼儿,说什么没证据论不清,拍摄进度要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叶修留心了他的措辞和神态,冷笑道:“其实我听明白了,你那意思是我们文州命里合该有这么一遭,应该庆幸动手的是你,换个没轻没重的,搞不好就把人给废了,是吧?”

 

  一提这事叶修确实挺来气,倒不是冲着严抒琼——如他本人所言,他不过是个给人当枪使的小杂鱼罢了,可怜胜过可恨。主要是喻文州有伤瞒着不报就够一说的了,还试图帮加害者打马虎眼,胸襟肚量也不是这么体现的,叶修直到现在也理解不了如此过剩的善意究竟意义何在。

 

  大概对待自己的麻烦习惯于敷衍了事,进入亲朋好友角色时就爱跟着瞎操心,也是种成年人通病。

 

  “没有这个意思,但得罪了人确实是他自己倒霉,我对他不存在愧疚之情。”严抒琼说到这卸下了面具似的平和微笑,面无表情道:“戏剧作品里需要主角,可现实生活中没人生来就该当主角。”

 

  ……这人不会是有什么精神问题吧?叶修很想直接抱孩子走人,回头再和褚衡反映一下这个问题。

 

  “我不太会说话,也不会说假话,您多担待。”严抒琼这回倒是笑得真诚了点,他一摊手道:“提起这些没别的意思,常在片场碰头,陈年旧事讲清楚了,大家心里都敞亮。喻文州现在也是太岁爷等级的,我本身和他无冤无仇,不会做什么不知趣的事的——听说之前那个小演员抑郁得不敢出门了?呵呵,也不好说是不是卖惨炒作就是了。”

 

  叶影帝跟着“呵呵”了一声,内心白眼翻过了天。他固然好为人师,但还是分对象的,偶有心术不正、行差踏错的那一类还值得点拨两句,对于这种和自己无关又没救的中二癌,就没必要枉费口舌教做人了。

 

  只是让无辜的纯真儿童听闻此等扭曲的观点实在不太说得过去,叶修揉了揉孩子后脑勺:“走了小朗,找找你那没谱的少天哥哥到底干嘛去了。”

 

  “戏里的每个角色其实都是主角,因为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小朗突然开了口,“爸爸说的。”

 

  叶修差点没忍住笑——不知道让小学生兜头泼了一脑袋鸡汤的感受如何,不过汪老爷子熬的这口鸡汤,味儿还挺正。

 

  “欸老叶你怎么还在这儿?我看方锐、苏妹子还有小许他们都上车了,你不和大伙一块吃饭去啊?”黄少天终于呼哧带喘地跑了过来,从叶修怀里接过了小朗:“呼……对不起宝贝儿,等着急了吧。”

 

  “没。”小朗被抱得舒服了,面上有了笑意,还懂事地帮黄少天擦了擦额角的汗。

 

  “还好赶上了,快递刚送来的,你和辉辉一人一套。要不要先猜猜是什么?”黄少天把包装精致的小手提袋递到了小朗手上。他真心爱死这小天使了,这两天没少琢磨着要是未来真去找代孕,以自己和喻文州的基因是不是也能生出这个水平的娃来。

 

  “和前几天文州拿个小本子偷偷摸摸画的那玩意儿有关系吧?”叶修猜测道。

 

  “喂喂,让你猜了吗?”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和小心翼翼拆着包装的小朗介绍说:“这个首先要感谢我们伟大的原画师——喻文州先生,成品是请我一个热爱手工艺术的朋友做的,只有主意是我出的,嘿嘿,纯属借花献佛了。”

 

  说着小朗也打开了外包装,只见一对精致的水晶盒里各装着一个两头身的小粘土人,虽然是Q版模型,人物形象却十分鲜明,就算不看下半截服装,也能一眼就能看出一个是日常状态的汪朗小朋友,另一个稍微板着小脸的则是戏里的小周瑜。

 

  “啊,好棒!谢谢少天哥哥和文州哥哥!”小朗爱不释手地捧着小人摸了摸,又仔细地放了回去,“好想看看辉辉哥哥的是什么样的。”

 

  “有意思,挺有心的啊你们俩。”叶修表达了程度不低的赞扬,“都可以直接照着这个出套周边了。”

 

  “我们这是独家私人订制版,拒绝量产。”黄少天摇了摇手指,“小朗和汪导是今天就走吧?这一天折腾的,都没让宝贝们好好告个别,走走,我带你找小灰灰去。老叶你确定不去了?那帮我知会汪导一声哈。”

 

  严抒琼被小孩子泼鸡汤还没觉得怎么样,完全让旧时偶像给无视了才是真的受打击——这么半天工夫,黄少天确确实实是没注意到他在旁边,不然怎么也能连带着招呼一声。

 

  也罢,这才刚开机没多久,来日方长。

 

 

  黄少天说到做到,成功让小都督和小主公最后进行了一次胜利会师,两位宝贝依依惜别之余还交换了小周瑜和小孙策的粘土人,搞得一众大人谜之感动,随后剧组的车队便浩浩荡荡地开向了附近一家大酒店。

 

  本次送别宴的主角是“两口子”变“亲家”的影帝和影后,两位男主角陪过两轮酒后反而落了闲,青年组的小伙伴们还能独占一张桌悠悠哉哉吃点东西,聊聊天八八卦。

 

  剧组进入下个大景后,黄少天后续几场重要文戏都是和范玦的对手戏,喻文州先前得知他对范影帝颇有兴趣,也就多说了几句。实际他和范玦只能算是点头之交,和他老公要更熟悉些——《昼与夜》中的反派BOSS是谭赋钧演的。

 

  也是赶巧,正说着他呢,范玦今晚的状态就显得有些反常。他在剧组接电话通常是不避讳周围人的,尤其晨昏定省似的白天一通晚上一通,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位打来的,另外身边朋友也少有仍保持单身的,并无虐狗之忧。

 

  然而这顿饭吃下来,他日常“查岗”电话接到一半就离席了不说,后续又出去打了三四回电话,脸色也难得不太好看。

 

  方世镜见黄少天好奇,压低了声音道:“我估计是谭赋钧那角色出问题了。”

 

  “哪个?文州新戏的那个?能有什么问题,谭老师挺合适的啊,他这个咖位还有人能截胡?哥你净逗我。”黄少天说着飞快地剥了个虾,放进了喻文州盘里。

 

  “……”喻文州瞄了一眼方世镜的面色就明白了大概,微微皱眉道:“片方是公家,性质有些特殊——有人拿性取向做文章?”

 

  -Tbc-  →(六十一)

 

  由于本更实在太短小了,凑数放个去年就填好的词,《纸爱》同名主题曲,原曲是牛奶咖啡的《忘了牵手》。

 

纸爱

 

那本崭新的纪念册封底

藏着最柔软的小秘密

翻开一幕幕泛黄的回忆

每一页都是耀眼的你

 

掀起尘封在心底的胶印

隐约有一行模糊字迹

简笔画勾勒的小小标记

留下谁不经意的真心

 

执意要那盏明灯为我亮起

宁愿掩上双眼逆风而行

我们的手指挨得那样近

心的距离却相隔千里

承载着年少岁月的纸飞机

不如让它停留在回忆里

那一夜星空下字字句句

定格那年无悔的曾经

 

我很喜欢那时候的自己

比这一切更值得铭记

 

那年夏天你手中的画笔 

让我最初的梦想显形

寥寥数笔始终挥之不去

漂浮的心也无处落地

 

要偷偷积攒一整天勇气

才敢直视你眼中笑意

那样渺小爱着你的经历

已兑换为成长的意义

 

感谢你赠予我疼痛的印记

告别与错过一样很美丽

满怀着孤勇的稚嫩话语

丢进风里也别再想起

愿那个少年永远无忧无虑

回首青春模样如旧清晰

失信的承诺不必再延续

能失去你是我的幸运

 

*Repeat*

 

一直以来其实你只爱你

我也该学着更爱自己

 

  这首应该没机会完整在正文中完整出现了,是舒家两位小姐姐唱的,于是我又凑表脸找我三次元好姬友撸了个试听版,不过这个本来就是妹子对唱哈哈,可以听个大概意思:,这次先开口的是我,角色是我林澜清,她林澜澈。

 

  好了来搞活动!今天我过生日嘛,没工夫搞问答啦,纯送福利,就简单粗暴在评论区抽小伙伴送无料。1-50楼抽一位,51-100楼抽一位,都是包邮送《有一位话很多的伴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狐言胡不语》。

 

  虽然十分不确定现在还有没有一百位小伙伴肯冒泡_(:з」∠)_总之前一百位评论的小伙伴们尽量不要重复回复好咩,如果重复回了我也就只留一层啦请见谅=3=

 

  然后《狐言胡不语》也会出现在11月13号帝都ONLY莱斯特太太的摊子上,摊位号是【蓝溪阁2喻黄小分队】,特特一个人忙活很辛苦,我就没寄太多咳咳,就25本,附赠明信片,交换条件是写张20字以上的明信片给我,喻黄相关无料当然也可以w去展子玩的宝贝记得来拿❤


评论(146)
热度(650)
  1. 。南邮聆雪 转载了此文字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