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五十九)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来了来了,阴阳师实在是个烧时间的东西【甩锅脸x

·本章好像信息量比较大……

·初章:(一),上一章:(五十八),全文TAG:,推荐BGM:山有木兮-伦桑

  “这事我可以作证。”黄少天跟着起哄,“锐锐可是你唯粉,我当年都不敢说只喜欢文州一个……咳咳咳,当然,见过真人之后,我就顿悟了,其他人不过是过眼云烟……”

 

  让他这么一说,喻文州倒好奇起来了:“少天还喜欢哪个影星?”

 

  “好像有个欧美女星,挺偏门的,我不熟,记不住叫什么名了。”方锐爆料道,“国内的话,也没听师兄念叨别人啊……哦对,他夸过范老师长得帅。”

 

  “那仅限于外表的欣赏,”黄少天一脸郑重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我始终深爱着你的灵魂,男神。”

 

  看来之前褚衡透露袁术一角人选的时候,黄少天略显激动的反应并不是应付场面,喻文州微微挑眉道:“意思是说,外表其实不如范哥那种合你的胃口?”

 

  “……”黄少天还真给噎了一下,“怎么可能!哎我是发现了,喻老师你这个人的套路根本走不完,纯是听我跟你表白没够是吧?你要不要数数光是今儿个我就说了几次爱你?”

 

  “没到十次?干脆设个表白十次的日常任务吧。”开机第一天的强度本来就很大,工作量稳占第一宝座的喻文州没太适应过来,下了戏基本是两眼一闭、得哪歪哪的掏空状态,话正说着就靠到黄少天肩膀上了,“连续一个月不间断完成的话,自拍的时候让你攻一次。”

 

  “这么简单的日常任务,真是拜谢男神给的额外福利了。”黄少天嘴上调笑着,实际恨不得立马把人一卷抱回酒店房间,“不过咱讲讲道理啊,自拍真能看出哪门子攻受吗?!”

 

  “说句公道话,师兄你长得还挺攻的,所以更应该反思一下怎么就被压得死死的了。再看看我,左拥老林右抱老叶,实力年下总攻。”方锐拍胸脯。

 

  叶修懒得开口,只给了他一个怜爱的眼神。

 

  方锐深觉受到了一发立体嘲讽,反唇相讥道:“时代不一样了老板,群众萌点迁移了,怎么反差怎么来,我看除了本圈美帝没受到太大撼动以外,最近很多异军突起的——你好歹是个圈里混的大佬,怎么一点都不关注舆论走向?”

 

  “比如霸图那个新戏曝了片花之后,林韩火了?”肖时钦笑道。

 

  “嗯,云秀特别兴奋地和我说,不枉她萌冷到北极圈去的喻韩这么多年,安利终于有销路了。”喻文州半睁着眼睛在微博里输入了这一关键字,搜出了一堆新鲜的段子和图,他举起屏幕给黄少天看,顿时逗得人捂住了嘴,“她这么‘看好’我,我本来应该膨胀一把,但说实在的,我一直觉得这CP有点可怕,一口也吃不下。”

 

  黄少天把手机递了过去,方锐差点笑背过气去:“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邪教!单看拉郎功力,云秀姐姐真是我的姐哈哈哈哈哈哈!”

 

  “……忘了什么时候听她提过,我还以为她萌的是韩喻。”王杰希难得对此类话题有兴趣,也凑过去看了一眼,“比起戏里的角色CP,你们反而更不在意粉丝YY真人的吗?”

 

  “我大概是这样的,戏里角色的情绪往往比我本人更强烈一些。”喻文州答道。

 

  “差不多吧,反正也不当真。”肖时钦摸着下巴说,“结了婚的、有着伴的那些前辈都不在乎,别说我们了。”

 

  “无所谓的事,入了这行,本职就是娱乐大众的,只要别捅刀投毒,都好说。”叶修说着瞄了方锐一眼,“怎么也算是替角色活过一回,有些二次创作真挺戳肺管子的。”

 

  “怎么又翻起这本小账来了?”方锐讪讪道,复又一拍叶修的大腿:“回头我剪一咱俩的你看怎么样?保证甜。”

 

  “欸欸,说好先剪我们俩的呢?”黄少天不满。

 

  方锐白了他一眼,说:“急什么,素材不都没出来呢吗?再说你们俩还需要剪辑吗?给广大寒带人民留条活路好吧?”

 

  话题在黄少天给喻文州披衣服的动作中又回到了狗粮产出上,不明真相的方锐还能嘘上个两声,叶修和王杰希吃这一品牌的狗粮早就吃到腻味了,倒是肖时钦小半年没和他们俩见面,这两天不经意观察下来,心里面有那么点犯嘀咕。

 

  黄少天在短期内迅速蹿红,歌坛影坛齐头并进,咖位上升之快犹如坐了火箭,两人的戏路不能说没有重合之处,喻文州在蓝雨内部的地位和资源可能都会受到不小的威胁。兄弟阋墙自古有之,按照常理来说,这人但凡不缺心眼,就不应该是这么一副乐见其成的模样。

 

  网络平台上的CP炒作多数出自于片方或是经纪公司授意,本身关系就好的确实不少,明秀暗撕的例子也并不罕见,圈内人都明白很多往来交际的“么么哒”做不得数——难不成喻文州卖的就是“圣父光环系”人设?大公司的营销套路太深,猜不透啊摸不清。

 

  王杰希这次过来露面也不算探班,主要是为了宣传工作。如今逐首发布新歌以保持长期热度的模式很普遍,尽管专辑预计要到明年才能正式发售,早就制作完毕的《故人旧梦》已经作为首发推出在即了,MV的两位主演又恰好正拍着双男主的新戏,不和片方联手炒上一波简直浪费资源。

 

  火速谈妥了多方联合宣传的事宜,歌王大大第二天就把正牌合作对象叶影帝拐跑了,俩人回京跑了两个通告后,还声势不小地唱了场live。

 

  王杰希首次创作同性对唱歌曲已然足够吸睛,又有叶修阔别演艺圈一年有余,头一回正面亮相,自然引发了巨大轰动,相关报道接连霸占了好几天娱乐头条;MV主角也再一次坐实了“你圈美帝CP”之称,“策瑜”路透图随之泄出,饭圈正经开始了一轮狂欢。

 

  直到剧组在无锡影视城拍摄的最后一天,叶修才携苏沐橙一起回归了大部队。与此同时,这些天逐渐适应了工作强度的喻文州“愈战愈勇”,白天里精气神足了不少不说,夜里更是堪称雄风四溢,仗着这一天里黄少天没动作戏,惨无人道地折腾得人家弯腰都成问题。

 

  对此喻文州表示很无辜:“这和入不入戏有关系吗?我力度和持久度都没什么太大变化吧。”并用面部表情生动传达了“昨天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风水轮流转,下了戏就往那儿一瘫的换了班,尽管黄少天腰酸得厉害,听了这话还是一弹而起反驳道:“体位!重点是体位!嘶……和你在一起我涨了老多姿势了宝贝儿!而且你整体势头更猛了啊,没听我后来都改喊‘主公威武’了吗?也不是力度问题,这应该叫什么……床风?”

 

  喻文州听乐了,继续自我分析道:“如果真的有什么变化,那也都是根据你的反馈,为了让你更有感觉。”

 

  “是我表现突出,让你更有状态了才对。”黄少天挤了下眼睛。

 

  不知道的光听这两句,还以为俩人跟这儿探讨对戏呢,不过互相调戏这一休闲活动也仅限于口头上了,今天的片场格外热闹,庞影帝、倪影后以及两位小演员的戏份都是在今天杀青,还安排了一波媒体采访。

 

  “……对对,这回和老庞没演两口子,改演‘亲家’了,哈哈哈。”倪雯丽正和记者满嘴跑火车,“我导的那部啊,还在赶后期呢,争取上情人节档吧,这么看明年真是文州作品大爆发的一年啊。”

 

  “对黄少天有什么看法?没有呀。”苏沐橙笑眯眯地捋了下发尾,完全不受对方问话引导,“是,上学的时候就有交集,合作也挺愉快的,不过对唱是分开录的,不太敢说‘默契无间’吧,呵呵。这一次的感想总得等演完了再谈……嗯?一定要说的话,我有些好奇他演周郎需不需要穿内增高。”

 

  “哈哈哈哈!苏姐姐这耿直劲怎么越来越有朝你靠拢的趋势了,好歹意思意思夸人家两句嘛。”下了台的方锐十分同情膝盖碎一地的黄少天,“这种时候,不是一般都会说‘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之类的吗?”

 

  “我去,方锐大大,你这么多年怎么混过来的?”叶修嫌弃地拍了下方锐脑门,“那可是编入绯闻炒作教科书里的标准台词,你好像还挺想尝试一下的?回头哥给你联络个小姑娘炒一炒?”

 

  “那敢情好啊我的哥,您先给我张罗个有小姑娘共演的戏成吗?”方锐皮笑肉不笑地看了叶修一眼,又瞄了一圈左右,稍稍压低声音说:“咱现在这部简直了,戏里英雄抱得美人归,剧本整一行业虐狗标杆,戏外俩人也成天搞在一块,狗粮跟不要钱似的撒。昨儿临收工的时候,喻总窝在车里眯着,师兄猫着腰凑过去和他说什么悄悄话吧,说了老半天——要不是知道师兄是直的,黑灯瞎火的乍眼望去,我都以为是亲上了。”

 

  “……”必然就是亲上了,两位英雄胆色不俗,一天天玩得够刺激的。叶修不为所动地搭了把方锐肩膀:“听着醋味不小,回头我替你反映一下,让少天抽空多疼爱疼爱你。”

 

  “不不不,我还是更渴望你的疼爱!这片儿抽成到底怎么算,咱俩是不是还没定呢?哎你上哪去?等我一下——”方锐也没个节操,险些一嗓子招来狗仔:“啊,我和我最亲爱的哥,一刻也不能分割~♪”

 

 

  由于安排了规模不算小的采访,今天演员们的任务相对轻松,另一方面,受场景所限,从孙坚战死到策瑜二人着手谋划平定江东这一时间段的剧情拍摄顺序比之历史时间线稍有调整。周瑜与鲁肃接应刚遭受丧父之痛的孙策,共同带领哀兵长沙军经历了一场大阵仗的水上战役,这一场与其它几场水战,包括影片结尾著名的赤壁之战,均在涿州影视城取景,暂且略过,提上来的则是周瑜在两年后拜别周母的情节——也是为了方便友情客串的倪影后少跑一个景,尽早杀青。

 

  纵观全片,这实在是场没什么难度的戏,台词都没几句,黄少天却连着吃了四回NG。褚衡已经没什么可喷的了,来来回回都是车轱辘话:“停停停……黄少天你到底怎么回事?不用说情绪到不到位了,表情就根本不过关。我是真搞不懂,你和别人对戏不都挺正常的吗?就这场,眼神总飘什么啊?你平时在家和你妈说话就这么飘着说?!”

 

  这话也算戳到点子上了,人家可不就是个没有亲妈能聊天的。演员投入角色不代表能够脱离现实生活,以前喻文州擅长亲情戏码远胜于卿卿我我,也是这么个道理。

 

  “哎哎,行了褚哥,刚才那截我也有问题,多来几遍正好能再琢磨琢磨。”倪雯丽打圆场道,“好事多磨嘛,就剩这么一小段了,咱都别心急哈——稍等我喝口水去,妆也有点花了。”

 

  刚换好下一场服装的喻文州在化妆间就听见褚衡拿大喇叭一遍遍地吼,进了内景又撞上这段,不用看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充分发挥了长项“顺毛捋”,先捧了迎面而来的女神几句,又跑去请示了导演能不能提供场外援助,获准后就地坐到了黄少天边上。

 

  黄少天心理素质好得很,也是因着先前预防针打了个全套,虽说是头一回在演戏的时候受到这种待遇,也没什么太丢人现眼的感觉,还和喻文州笑了一下:“救援来得真及时,男神快教教我吧,现场演示也行——这场换你早就一条过了。”

 

  “场外亲友提供不了这种高端服务。”喻文州说着拆了块巧克力威化的包装,“我就是觉得你可能有点饿了,给你补充热量来的。”

 

  “……”果然还是我宝懂我。黄少天默默接过来吃了,像是突发奇想道:“对了,这两天开小灶煮个糖水吧,你应该喜欢,自从来了北方之后就很少吃了,也算是童年回忆的一部分,哈哈。你爱吃什么样的?我一直好奇那个绿豆海带的神奇搭配,要试试看吗?”

 

  “好啊。”喻文州在投喂方面一向来者不拒,“简单点的也可以,像糖水蛋、炖鲜奶这种家里经常做的,我也可以做给你的。”

 

  “这么好啊,那说好了哈,等咱杀青了回家的。这边条件简陋,还是看我的。”两人借着袖子长打掩护,在众目睽睽之下摸着小手唠起了闲嗑,没多久倪雯丽也补完妆回来了,黄少天朝喻文州点了个头,神情自若地示意他可以“事了拂衣去”了。

 

  喻文州这个“后勤式外援”着实当得恪尽职守,从头到尾都没越线提半个字正事,原因自然是黄少天的问题并不是他给示范一下就能解决的。

 

  据他所知,黄家的母子关系谈不上有多糟糕,关键是母亲这一角色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缺失了太久,又突然天降了个人设截然不同的慈母,任谁都需要拧个劲适应一下。要说黄妈这么不着调一人,当儿子的也从没表现出对她有什么怨怼之情——这固然与黄少天本身人格健全、内心强大有关,黄爸的洒脱心态在无形中产生的积极影响也功不可没,但多少能说明在黄妈跑路之前,两人还是有一定感情基础在的。

 

  “做糖水”的话题其实也是有来头的,黄少天曾经和喻文州说起过小时候他妈唯一做出来能吃且不会引发厨房事故的就是这一口。隐匿在记忆角落的那些斑驳零落的温情在不经意间重现了原本的色彩,渐渐与他日夜构想中另一个“自我”的人生历程糅合成一条完整的线,而贯穿其中最无法忽视的一个个闪亮光点,不仅牵引串联着他的过去,更延伸照亮了他的未来——

 

  已经退到场外的喻文州见黄少天向自己这边看过来,笑着和他比了个拇指。

 

  既是鼓励他“一定没问题”,也仿佛是孙策在和周瑜说“公瑾,我等着你”。

 

  ——戏里戏外皆是如此。

 

 

  “你爹刚走那阵子,娘也时常想着,若是瑜儿能在这肤寸之地安安稳稳过上一生,未尝不是幸事。”倪雯丽面色淡然,眼中却隐隐泛起了泪光,她微垂下眼,轻叹道:“可是这世道乱了,妇孺尚可苟且偷安……瑜儿也长大了,想来早已定下心意了罢。”

 

  “‘父母在,不远游’,是孩儿不孝。”黄少天声音压抑,跪地行了个大礼。

 

  “嗳,快起来。”倪雯丽忙去搀他起身,两人目光相遇,黄少天再无半分闪躲之意,母子俩却是半晌无语。

 

  黄少天这么一严肃深沉起来,气质画风之巨变犹如脱胎换骨。由于时间线推后,妆面也随之有所调整,面部阴影注重棱角,五官高光更加立体,愈发凸显美化了他本身的剑眉星目;镜头捕捉到他有一瞬间似乎是欲言又止的,最终定格在他略低下头,紧抿着唇,隐忍而坚毅。

 

  “等等,5号机不用停,一切按原方案继续。”褚衡吩咐道。

 

  这场戏不算特别重要,如果黄少天始终表现不理想,也没必要反复磨合浪费时间。褚衡没指望喻文州过去指导两句就能有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原本已经预备采用把这一段情节分割成两条,中间由特写拉个远镜头出来的备选方案了。

 

  “你刚才都和他说什么了?”褚衡侧头看了喻文州一眼。

 

  “就闲聊了几句,没说戏里相关的。”喻文州照实答道,“人多少都会遇到没状态的时候吧。另外也是少天他妈妈在他年纪不大的时候就去国外了,中间有些年没太联系,他作为‘儿子’的角色代入感可能就不是那么强。”

 

  “……”这人精似的臭小子自个儿怎么挨批都是笑呵呵的好脾气,这回换到别人身上,他反倒还来上劲了——有意无意地抖露出这事来,可不就是嫌褚大导演说话不好听,替黄少天抱不平吗?

 

  镜头下,倪雯丽细细地打量着黄少天,凭借着某种母性本能发掘出他眼底同样深藏着浓重的不舍,心下登时酸楚难忍,却是抬手抚过他发鬓,强撑起一丝笑意道:“那不过是胸无大志之人碌碌无为的借口,况且这两年来,家中诸事不是都教你打理妥当了?何尝不是‘游必有方’——我儿终究是要成大事的人。”

 

  “娘……”黄少天苦笑了一下,试图拔下亲妈给立的FLAG,“伯符乃是成大事之才,然而时局混乱,一切尚且未有定数……”

 

  “伯符是个好孩子,如今你看中他,愿意去辅佐他,你爹与孙将军当年便是故交,他们二人在天之灵也会很欣慰的。”倪雯丽见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很有意思,倒是发自内心地笑了笑:“为人做事堂堂正正,凡事但求无愧于心——我儿无须嘱托也稳重得很,娘很放心。”

 

  黄少天颇为无奈地摇摇头,轻扶住她手臂,该有亲昵劲也让倪影后给带了出来:“孩儿却不太放心得下,家中生意自有子敬帮忙照看着,您平日里打理家事万万不可太过操劳了。”

 

  离别的氛围已被温馨冲淡了,倪雯丽掩嘴笑道:“呵呵,我忽然想起,伯符前一回过来,见你一板一眼地教权儿读书写字,打趣说家中便不必请先生了,连媳妇也大可以不用娶了——确实不无道理。”

 

  这台词有点基情擦边球的意思,也不算刻意卖腐,史书载孙策“美姿颜,好笑语”,就是说他是个喜欢说笑的大帅哥——纵观整部《三国志》,以武将的身份来说,此番形容绝对称得上独树一帜了。

 

  “……”整部片子里,周瑜没少让孙策拿来开涮,黄少天显得很是头疼。

 

  “话说回来,你与伯符同年,也都不小了,若有了中意的好姑娘,娘和吴夫人可都盼着呢。”倪雯丽说完轻轻揽住了黄少天,“瑜儿也记得多保重身体,不过一江之隔,相见并非难事,无须太过惦念。”

 

  “CUT!可以了。”褚衡无语地叨咕了一句:“什么状态,坐了过山车似的。”

 

  倪雯丽揉了把黄少天的脸,发表了初次给小鲜肉当妈的感言:“褚哥选人果然有眼光,哎哟我这心颤得哟,我们小黄实在太招人疼了,真希望我家儿子快点长大。”

 

  喻文州凑过来捏了下黄少天另一边脸颊,换上了带着点玩世不恭的孙策脸问道:“但问一句,几时方便上门提周公子的亲?”

 

  

  戏里演完别离,戏外还有一场送别大腕儿的饭局不可避,叶修作为非剧组内部的闲散人员,就没往里边搀和。《伞》的班底还很不成熟,难得落一回单,他有心和专业性很强的剧组工作人员多交流一下,于是在内景里溜达了起来。

 

  没走两步,他就发现已经圆满杀青的小朗仍然驻守在工作人员往来忙碌的片场,旁边是还没换下戏服的严抒琼在和他说话,但从孩子的肢体语言来看,似乎有些紧张不安。尽管不太擅长应付小孩,叶修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眼。

 

  小朗一见他过来,立即两步小跑,牵住了他的手。叶修没辙,只好再次用诡异无比的姿势把孩子掖进了怀,不冷不热地和严抒琼解释说:“这小屁孩有点认生——怎么了小朗?你爸呢?”

 

  “爸爸去和褚叔叔说话了。少天哥哥让我在这等他,说有东西要给我,我等了有十来分钟了。”小朗实在被抱得不太舒服,很想让他放下自己,又感觉另一个人没准会顺势把自己接过去,于是他搂着叶修的脖子往上蹿了蹿,“你有看到他吗?”

 

  “没,你们就要走了吧?今天麻烦事多,估计给绊住了,那就再等他一会儿。”叶修在小朗的努力下似乎摸着了点抱孩子的门道,见严抒琼还杵在边上,为免气氛太尴尬,便主动寒暄了一下:“小严这两年资源越来越好了啊。”

 

  然而还不如不说,一听就是没什么可夸的,搜肠刮肚才憋出来这么一句。

 

  严抒琼却好像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妥,和叶修笑了笑,谦虚道:“运气好,也是公司照顾。”

 

  ……然后就没下句了。叶修没怎么和他正面打过交道,很是惊奇居然有比自己还不会聊天的人——好像是隐约听说过这人不怎么爱攀关系,但要不想聊的话你就招呼一声走人呗?也要等黄少天是怎么?

 

  “‘小嘟嘟’说要等黄少,我就寻思陪着等一会儿。”严抒琼隔了半晌才重新开口,“叶神难得主动和我说话,有点受宠若惊,呵呵,我一直以为您挺不待见我的。”

 

  叶修这回算是彻底见识了“不会说话”领域的人外有人,饶是他心再大,也听出了几分挑事的意味,但人家面上又不像是那个意思,而且还有小孩在场呢,他只能表情微妙地看了对方一眼:你这话我没法接。

 

  严抒琼仿佛并不在乎叶修的回应,话音稍顿,接着自顾自说了下去:“当年在《千机》剧组,喻文州受伤的事,确实和我有关。”


  -Tbc-  →(六十)


下一次更新在11月9号晚上九点!有活动,送无料,宝贝们记得来玩!为了各位一句生快我一定不会食言的qwq

评论(79)
热度(759)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