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五十八)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sorry我又拖延症了,还好没拖过这周【扶胸口……

·依然没啥说的,还是好好演戏,固定班底的亲友们也都上线了2333

·初章:(一),上一章:(五十七),全文TAG:,推荐BGM:Living-Florian Bur

  

  黄昏时分的天幕凄绝而壮阔,一场焚城之火仿佛随时会裂天而降。喻文州按照场边工作人员的提示微俯下身,夹紧马腹疾行了十余米,摄影轨道内侧事先点燃的数个道具木架卡点精准,堪堪在他身后塌落,一时浓烟四起,看得黄爸止不住地心惊肉跳。

 

  “哟,黄叔,还真是您啊。”方锐摘了口罩小跑两步,乐呵呵地打了招呼。头几天没有他的戏份,在其他几位主演都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正由他一力承担着带娃重任,“离远我就瞅着像,赶忙过来看一眼——道具都算得准着呢,没事儿。”

 

  上学的时候,方锐见过黄少天他爸几面,这刚一打上照面,就见人一脸严肃、目不错珠地盯着马匹绝尘而去的方向看,便顺口劝慰了长辈一句,直到话音落了地,他才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方才那段马戏是喻文州的,他黄叔跟着操的哪门子心啊?

 

  要说黄少天捧起人来口若悬河的本事显然是遗传的,只可惜对“高危行业”定了型的认知也很难被小辈的三言两语撼动,黄爸这边夸着方锐,眼神依然追着马屁股跑了老远。

 

  策马疾行的这一条已经顺利过了,下一条的内容是孙策与几名部下汇合,把人都给打发走了,而后独自寻到了周瑜。

 

  “少将军,逃出去的都说这城里没剩下活人了!周公子没准也已经出去了,只是城外太乱和咱们走岔了,咱们是不是也……”

 

  喻文州低咳了两声,眉头打起了结,一挥手道:“带着余下的弟兄们先撤吧,我随后就来。”说罢他掉转马头,又往回跑了一小段,在黄少天所在的焚毁了大半的房屋前猛地勒住了缰绳。

 

  剧本里的角色没配备现实中俩人玄乎其玄的心灵感应,孙策是隐约听到了周瑜的咳嗽声才停了下来,他唤了声“公瑾”,没得到回音,立即翻身下马抄起地上的长槊劈开了门板——此处下马的动作有近身特写,并且不是常规下马,而是传说中的“飞身下马”。

 

  喻文州的肩部与腰腿处各吊着两根威亚,就是要在这里派上用场。然而就算有外力牵引,这一动作还是十分考验演员的腰力与臂力,由于是一镜到底,对后续动作的流畅度要求也极高,拍摄之前自然是有动作指导老师点拨过的。实际人家老师是明确建议用武替拍背后特写的,奈何褚衡不乐意,喻文州也不干,试了几次发现他还真行,这才准了他亲力亲为。

 

  抛开难度不提,这一动作本身也存在着一定的危险系数,此时喻文州身边卡着摄像死角围了好几位工作人员,武术总指导和负责指导马上动作的老师也都在近处盯着,在较远处的黄爸和方锐只看到喻文州神乎其技地从马鞍上一跃而起,在空中利落地旋了个半身后稳稳落地,借由半蹲的动作一气呵成地抡起一人来高的马槊,呼啸而生的风声仿佛近在耳畔,焦黑的门板应声而碎——远的近的有眼睛的,齐齐叫了声好。

 

  “卧槽,牛逼,‘文武双全’啊。”从经过后期处理的大荧幕中看到的赏心悦目的打戏和现场版的直观视觉冲击还是有区别的,方锐拍着巴掌赞叹了一声,看黄爸对喻文州很有兴趣的样子,他也就顺便多说了两句,权当闲聊:“叔,你肯定也知道,师兄痴迷喻总这么些年,我们几个经常玩在一块的,常年惨遭他无孔不入的精神污染式安利,但说实在的,过去我一直觉着喻师兄这人,帅则帅矣,演技也没得说,就是没太get到他具体哪里那么‘勾人’。不过这两回和他一起拍戏大概能明白了……嗨,人格魅力这东西确实不好用语言描述,只能用心体会,这人还自带了一种谜之励志感你能想象吗?就他往镜头前一站,立马给人一种感觉,什么荣誉名声番位,都没有天上掉下来的。”

 

  文戏走心,武戏卖力,看起来只是对于参演者基本要求,实质却是划分真演员与纯明星之间最直观的界线。听了这段来自他人口中客观而色彩鲜明的褒扬,黄爸心头蓦然升腾起一股与有荣焉感,着实应了那句“老丈人瞧儿婿,越看越稀罕”。

 

  其实黄爸上一次见喻文州的时候,对他的认识仅仅是“一个挺出名的明星”而已,至于对他的热情态度,除了看出自家儿子是真心喜欢他以外,很大程度上还是来源于欠了人家好大一个人情的事;再者,当时那种情况,俩人一看就在热乎头上,当爹的也就尽可能捡着一切好听的说法说了。

 

  孩子认认真真谈一回感情,当家长的不给添堵是最起码的,只是这不代表他会轻易舍弃站在自己立场上的考量与评判。

 

  ——但要是也不知不觉被揽了粉,就另当别论了。

 

  在本次会面之前,黄总就特意花心思研究过一番儿子捡来的“大便宜”,和朋友闲侃时都不忘有意无意地打探上两句风评,还在往返出差的头等舱里点了几部喻文州主演的电影看,最终结论是,这“便宜”真不是一般的大。如果黄少天有兴致去参观一下他爸的车库,会发现有辆还没摇上号的限定款新车,就是他手机锁屏图里的那一款。

 

  资本运作这双无形巨手渗透在各行各业,该高端汽车品牌方宁可承担着不可预估的风险和损失,也执意延后了新品发布,偏要等喻文州回来拍广告这桩奇事,终于不再是未解之谜了。

 

  “方锐,赶紧,把这小崽子弄走。”如期现身的叶影帝抱孩子的姿势酷似业务不太熟练的人贩子,他以眼神对方锐扔下孩子不管,前来无故吹喻的行为进行了强烈谴责,一头顶两个大地颠了一下怀里的小朗,搞得人家孩子跟个树袋熊似的,四肢并用才将将能挂在他身上。

 

  还好辉辉慧眼识人,去另一头找范玦玩了,方锐满脸不忍卒睹,连忙拯救小朗于水火之中。

 

  这么大的孩子倒也不用总抱着,尤其小朗还不是谁都给抱的,方锐给穿着戏服的小公瑾顺了顺毛,见这宝贝白嫩的脸蛋愣让叶修的外套拉锁给硌了个红印子出来,到底没忍住埋怨起不着调的老板来:“我去,难得我们‘小嘟嘟’愿意和你亲近,怎么会有人连抱孩子都不会?说真的老叶,除了拍戏,你说你还能干点啥?”

 

  叶修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句“夸奖”,还朝他赞许地点了点头。方锐简直气结,又不好和他多做计较,镜头那边正好演到基情吸睛动作。

 

  这是一场缭绕着灼灼焰光的久别重逢,烧了大半的房架子岌岌可危,周瑜也给熏得缺氧了,头脑不大清醒,一时竟不愿走,孙策许诺来日亲自陪周瑜来寻他父亲的尸身,直接强拉硬拽把人揽上了马。

 

  该情节中依然包含了“单臂捞人”这种练家子等级的动作,武指也表示上替身更好一些,褚衡这回没什么意见,因为本来就是背影戏,是喻文州坚持非要自己上阵,这事和爱岗敬业精神就没什么太大关系了——黄少天拍其它戏也就算了,本来就应该他来抱的一场戏,哪有让给别人的道理?

 

  两人连吃了三次NG才过了这一条,摄像机拉到远景,喻文州把累酸了的那条胳膊改为牵着缰绳,换了另一边虚搂过黄少天,骑着马踢踢踏踏地多走了一段:“刚才你爸嘱咐了我半天。”

 

  “啊?”黄少天一时没太回过劲来——这要是戏里的那个爸,也太惊悚了。他愣了两秒才笑道:“哦哦,老黄同志是挺啰嗦的,不过我这样的你都能忍,他那个等级的唠叨还不是小意思?”

 

  “我是想说,他好像对我更有好感了,改天要不要会个亲家?”

 

  ……这两件事之间的逻辑关系在哪?黄少天大略揣摩了一下,感觉喻文州的意思应该是想有来有往地回馈一下,让自己也感受一番岳父岳母的进阶疼爱。

 

  “好啊,我爸肯定乐意,伯父伯母那边会不会觉得太快了点?他们最近也会来探你班吗?不过片场这边人多嘴杂,还是看看咱们什么时候有休假,或者干脆等拍完这部再说也行吧?”黄少天飞快地压低声音说完,由助理伺候着下了马,又回头朝喻文州眨眼一乐,用正常音量光明正大地说道:“你之前说得对,这么正式一拍,感觉立马来了——有你把门劈开之后那一眼,‘我’觉得什么都值。”

 

 

  C组的小演员们今天任务不重,就拍了场日常玩耍的戏熟悉感觉,小朗老早就下了戏来A组观摩哥哥们的精彩表现了。而与此同时,动用了不少群演的B组也是场重头戏,范玦正陪着辉辉观赏庞影帝版的孙坚斩华雄。

 

  早期娱评说喻文州和庞泽祎风格相似,足见这位也是擅长细腻内心戏的路数,这一回演起性情豪放、大开大阖的破虏将军来,同样很挑战。但武戏还算好说,中年演员们纵然身体素质比不了小年轻,但也都称得上是“身经百战”了,最终AB两组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收工的,顺利按照日程安排进入了今天两组联拍的最后一场戏。

 

  这一场主要是孙坚和孙策的父子戏,顺带展现了东吴集团初期的核心班底,情节设计得很有趣,又处处皆是伏线。

 

  “如今关东之势,早已无人心系伐董,说是各怀鬼胎也不为过。长沙军一举一动皆有眼线通报,孙策此番率兵进城,动向不明,只怕袁术那厮又要起疑。”饰演程普的演员眉头紧锁,一声长叹。

 

  “竖子不足为虑,大敌在旁虎视眈眈,谅他也不敢再断了粮草。”饰演黄盖的老先生极有威严,眼风往喻文州面上一扫,复又肃容道:“此事伯符确实办得不妥,若是事先通报一声,我等亦可相助,随你进城。”

 

  “救人如救火,少将军一时心切,情有可原。”朱治的演员淡淡道。

 

  “救什么人,还不是幌子!依我看呐,这小王八羔子无非是仗着自己有两手三脚猫功夫,就想翻天了,不教训还像话?”这是另一位脾气比较冲的老将。

 

  前面的都无所谓,这话就不能忍了,庞泽祎横了他一眼——连带着骂谁呢?

 

  孙坚的这一套班底大多是自黄巾动乱伊始追随于他的,都是十来年过命的交情,争论起来,没上没下是常有的事,有几名武将也没个正规军的样子,更像是一群江湖草莽。

 

  年少的孙策已经窥出了其中弊端,孙坚在场时,尚且能镇住这些人,背后却不知要乱成什么样,但他没想过这烂摊子会早早便落到自己身上,英雄一世、所向披靡的武烈皇帝*也未曾料到中道崩殂会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至于孙策后续是怎么在周瑜的辅佐下梳理好这一团乱麻,包括对文士晓之以理、以德服人,重新整饬军队、收编将领,都是影片前半段着重讲述的内容,孙坚出场的部分作为整个故事的“前传”,每个情节都意在铺垫。

 

  跪在正当中的喻文州看着庞泽祎眼刀子飞出去的方向,低下头很克制地笑了一下,像是忍俊不禁。此时正面镜头没对着他,但也说不准能入半个镜,目光始终聚焦在他身上的黄少天父子俩都被这偷笑萌了一把,当然黄少天也正处于工作状态,痴汉男神并不耽误他观察并赞叹喻文州的细节处理:认真演着戏的喻老师不可能笑场,这一笑显然是有意为之,或者说是进入角色后自然而然的表现——剧本虽然没描写孙策在此情形下的反应,但以他的性子,大概真能笑得出来。

 

  “罢了罢了,今日便散了吧,策儿的事我自有定夺。”庞泽祎心烦意乱地挥了挥手,遣退了众人。

 

  喻文州登时变了脸色,抢在众人走出帐门前一头磕在了地上:“将军!军纪不可乱,属下愿领责。”

 

  走到帐门口的那位老将顿住了脚步,哂笑一声,丢了个白眼回来。

 

  “……”庞泽祎深深地看着跪伏在地的喻文州,紧紧一阖眼,沉默半晌才冷声道:“不经请示,私自调兵,看在未有折损且是救人心切的份上,罚你四十军棍,可服气吗?”

 

  喻文州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刚要答话,导演那边却喊了咔。

 

  “停,停……老庞,麻烦收收你那苦情,什么表情啊?懂什么叫‘虎父’吗?要么说我就不爱用你们这种‘固定搭配’,只要你稍微露出点那种带着心疼的意思,观众立马就跳戏了。”褚衡基本是不考虑演员面子问题的,甭管多大的咖,一样当场直接喷,“就算不论表情细节,刚才那句台词之前,你犹豫个什么劲?这又不是你那个什么病恹恹的儿子,生龙活虎的,几十棍子还能打死他啊?”

 

  “打不死就不能心疼了?还是不是亲爸啊?得,你没儿子你不懂。”庞泽祎和褚衡合作过好几次,都是老熟人了,十分了解褚大导演拍起戏来就这副吃了枪药的德行,说话也很不客气。他一撩衣摆,准备起身去监视器那边看一眼,顺便和褚衡好好说道说道,转头又想起了什么,把身下的垫子扔给喻文州,语气顿时和缓了许多:“文州快歇会儿,湿凉的地,跪这么长时间怪遭罪的。”

 

  边上的黄少天哭笑不得——根本没跪多一会儿好吗?喻文州还戴护膝了,连他都没心疼,这真是比亲爸还亲。

 

  在过来的飞机上刚看完《昼与夜》的他亲爸也很感慨,被治愈了一把不说,也深刻地感受到了演艺圈尚有真情在,以及儿婿果然就是讨人喜欢。

 

  “……搞清楚角色定位,你不是在演现代人,你儿子也不是需要捧在手心里细心呵护的独苗!”

 

  “血肉相连的关系能有什么古今差异?生几个我也一样疼。分析前后的台词,最主要的是他压根就不想打,退一步讲,就算有心教训,看着孩子那么懂事,也心软了……”

 

  “那是你!我是真服了,你们‘神魂合一’派都是哪来的自信认为角色和你用的是同一条脑回路?!欸,我话就这么撂着了,不改变你本身的思维方式,这戏没法演。”

 

  “我认为我现在的思维方式就是角色的,你想让我换种方式演,那就得拿出道理来说服我。我也不是在通过这样的反差来展现什么所谓的‘铁血柔情’,说得再直白一点,人家孙坚在外面早威风够了,在自己儿子面前还瞎逞什么威风?”

 

  黄少天只是听说过拍摄现场导演和演员吵起来的这种事,还是第一次见识,都想凑过去近距离围观一下了。喻文州就很习惯了,在褚氏特色剧组,这种程度的争执只能称得上是“友好探讨”,好信儿的可以采访一下顶尖歼击机水平的叶影帝,当年褚衡让他呛呛得润喉糖时刻不离嘴。

 

  俩人争论了足有十多分钟,才勉强达成了相对共识,庞泽祎面色如常地回归了主位。期间黄少天使唤小助理给喻文州送了几块巧克力和牛轧糖,已经过了晚饭的点了,事先准备的小灶在中午就被消灭了,工作人员发的盒饭实在让人提不起胃口来,他们都没去领。上一条最后那小一段重拍完,还剩下最后一条,顺利的话也得拍上个二三十分钟,等到换下衣服卸完妆回到酒店,估计可以直接洗洗睡了。

 

  “嗳,策儿,不急。”庞影帝表情严肃,目光疼爱,分寸感十足,“我还有一事要问你。”

 

  刚才已经起身准备告退的喻文州又跪了回去,还是腰杆挺直的样子,整个人的状态却显得放松了很多,也换了称呼:“什么事,爹尽管问。”

 

  “周家小子也算和你从小玩到大的,你母亲与弟弟在寿春没少受周家照顾,适逢此用人之际,若你确信周瑜乃可用之才,可要将他接到身边来?”

 

  “孩儿正有此意。”喻文州闻言笑了起来,又很快收敛神色道:“不过公瑾还要料理周世叔丧事,周家只剩孤儿寡母,又有偌大的家业亟待规整,恐怕须得再过一段时日。”

 

  “唔。”庞泽祎略一沉吟,一摆手道:“既如此,你便同他回一趟舒县吧,陪陪你娘和权儿,也可帮手一二,再替为父捎封手书给周家夫人,聊表悼念——哎,周大人一生刚正廉洁,正值英年,确是可惜了。”

 

  “是。”喻文州躬身行了个礼,“孩儿一定早去早回。”

 

  “那倒不必。”庞泽祎面上露出些许笑意,起身走过去,抚了抚喻文州肩头,“仔细着点伤处,又不是急行军赶路,莫要骑马了——待会儿尽可以动静大些,不就是喊给那几个刺儿头听的吗?”

 

  “爹……”喻文州微仰起头唤了一声,无奈中又带了点赧意,也跟着站起了身,“几位老将军本就当孩儿是未立事的黄口小儿,倘若挨顿军法都要大呼小叫,往后岂不是教我更加抬不起头来了?”

 

  “哈哈哈哈哈!”庞泽祎朗声大笑,“我儿虽不是黄口小儿,却也尚未及加冠之年,军中诸多事宜,为父自会慢慢传授予你,无须心急——待到你长大成人,这天下之势也将大不一样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紧随其后出了军帐,思忖了半晌方开口道:“爹,孩儿也有一事相询。”

 

  知道他是要问传国玉玺的事,庞泽祎摇了摇头,沉声道:“策儿,我知你心思,‘怀璧其罪’之理,为父又焉会不懂?此事我自有计较,你安心回去便是。”

 

  镜头拉到喻文州单人近身特写,这一条能不能过,就在这一神色变化上——质疑与动摇在他眼中缓慢地跃动着,而后信任与依赖渐渐清晰地浮现,他终是欲言又止,行礼告退了。

 

  褚衡好像懒得开口,遥遥点了个头,副导演拿过喇叭,简洁地喊道:“很好,各部门辛苦了,收工。”

 

  历史上,董卓迁都与孙坚战死都发生在孙策和周瑜十五六岁的时候,这里就需要一定的年龄操作了,毕竟中途不换演员,也没必要用CG,化妆只微调了面部轮廓,两位主角所展现的稚嫩感都比较有限,按照导演的要求,“看起来不那么特别成熟”就行。

 

  即使嘴上嫌弃,褚衡也不得不承认“固定搭配”的好处,两个不熟悉的演员确实无法在短期之内展现出这种自然的亲近感来。这段温馨戏份的作用在于为孙策后期心中暗藏着为父报仇的执念心理埋下伏笔。尊重历史的影片注定无法为了解历史进程的观影者带来大情节上的惊喜,但或许对于知晓孙坚死期将近的观影者来说,看到这段对话的心情也很是唏嘘吧。

 

  收工后,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专属化妆间里多了好几个来唠闲嗑的,也是很够意思地陪到了最后。

 

  “年后有个片约,差不多在金影颁奖完事之后开机,不过这半年太辛苦了点,你是准备休养生息一段,还是看看本子考虑一下?”正常工作没什么好避讳的,刚接完电话的方世镜干脆当着一屋子人的面问了喻文州。

 

  “看看吧,什么类型的?”方世镜既然会提出来,就代表片子值得接,也明摆着是希望他接下来的。

 

  “民国时期主旋律,知识分子搞革命,项目属于上面下的硬指标,央影厂自投的,男三,角色挺好,戏也轻松,就是片酬没什么油水,到手二百来万吧。”方世镜提纲挈领地介绍着,“这片子没有感情线,主要讲陈独秀的,目前说是想定谭赋钧来演。”

 

  “啊!我知道这个,老林昨儿才和我说,找他演张嵩年,肯定是一个片子,是吧?”方锐激动地接了个话。

 

  “可千万别让我们家老爷子提前知道要拍这种片儿,要了命,非得押着我演个李大钊什么的去。”叶修在易拉罐上蹂躏着烟屁股,眼也不抬地说:“让文州演哪个啊?胡适?年纪好像不太够吧,瞿秋白?噗……这个好猜,牺牲得早嘛。”

 

  “老叶,我突然发现你挺有文化的啊。”黄少天对他很是刮目相看,“真给咱们艺术生长脸,高中历史我都快就饭吃了,也就和这几位名人的人名混了个眼熟,他们都干嘛了?”

 

  “就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什么的,我也忘得差不多了。”叶修漫不经心地说,“有请学霸王大眼同学来给我们详细解说一下。”

 

  “我和文州一样,学理的,近代史不熟。”占据沙发角落的王杰希答道,“秦汉和明清还行,闲着的时候研究过。”

 

  “……我去,差点把你给忘了,我的眼呐,你不觉得自己在演员圈子里的出镜率有点高吗?你又干嘛来了?来探我班不提前和我说一声?而且也不至于这么爱我吧?实在太受宠若惊了!”黄少天语气夸张地说。

 

  王杰希是晚上刚到的,他看了黄少天一眼,想了想,压根没接这茬,转头和叶修说:“叶哥是直接在这边和我宣传一波,还是回北京一趟?”

 

  黄少天“嗷呜”一声扑进了闭目养神的喻文州怀里,以虐狗攻势反击受到的冷遇。

 

  “随你,回北京的话,机票报销就行。”叶修半开玩笑道,“哦对了,把咱俩那歌给方锐听听,我也没存手机里,生生磨了我好几天。”

 

  王杰希打开手机播放器,直接开了公放。这屋里的几位,除了方锐,就剩下刚才没说话的肖时钦没听过这首基情对唱了,俩人听着听着,面部表情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高度一致,其余几位都笑出了声。

 

  “承让了我的弟。”叶修嘚瑟地笑道。

 

  “你边儿去!我说上句了吗你就接下句?”方锐拿胳膊肘怼了他一下,又拍了两下自己的脸:“完蛋,我这少年心真有点被唤醒了,老叶,我内心深处大概也许可能还是爱着你的。”


*孙权称帝后,追谥其父为“武烈皇帝”。


  -Tbc-  →(五十九)


还有人记得锐锐以前是叶粉这个设定吗233333

咳,久等啦宝贝们,俗话说得好,春困秋乏夏打盹冬无力……真的你们可以来催催我,不然我总感觉本文过气到无力挽回了_(:з」∠)_

今天要叨叨的比较多,都是和文章内容相关的,当然也可以选择“太长不看”哈哈哈哈,不影响正文阅读么么哒。

先说喻总新片,这个不会详写啦,只在剧情推进上有点用。按照我最原本的设定的话,瞿秋白是想让新杰演的,然后把文州安给青少年阶段的……十里长街送走的那位(我真的十分爱戴他qwq)。虽说几位都是同一时代的革命者,由于涉及到后期出任本朝领导人,这一人物就变得蜜汁敏感,现代影视作品中倒是没少出镜,但本文是篇同人【估计原创耽美或者言情也没有敢这么写的就是了=-=我被裱事小,查水表事大,后来也想过反正这文是架空,干脆把近代史也架空了算了,又感觉给人家改名换姓就更加大不敬了,总之还是舍弃了这个作死的设定。

和亲友们说的时候,普遍反馈是“瞿秋白好好好,吃瓜群众就造这是个伟人,不造他干过啥,而且名字还好听”【。其实之前我也是这个德行,后来研究了一下瞿先生生平,包括WG后艰难的平反,感觉简直可以单独给他拍个电影来讲了,确实是位很让人钦佩的学者和革命者。如果不是篇幅和节奏所限,真想把文州的每个角色都拎出来说说,目前文中所有提及的原创影视角色,都是有具体人设和剧情梗概的-w-或许可以考虑出本的时候搞个别册来写一下。

咳咳提及这些是因为看到不少小伙伴很关注老叶的《伞》,就提前透一下,主角的戏还没展开来讲呢,这文都被我拖成这奶奶样了,叶神的新片肯定不会细说啦。主要是我对《伞》这片子也只是有个大致构想而已,如果再去填充细节,兴欣的人物忒多,角色数量就摆在那儿,工作量就太大了23333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太阳照常升起》的,姜文导演的。呃对于影片本身我就……不作太多评价了,也没有推荐的意思,个人不太欣赏得来。这片子说不上是什么类型的艺术片,内核晦涩,暗喻很多,又讽刺得不痛不痒,纵有出彩之处,但要传达的内容感觉是需要具有特定时代代入感才能get到的,以我狭隘的格局和肤浅的见识,还是认为普世的好电影不应该有这样的局限性。

但是它的叙事结构挺有意思,《伞》是部治愈片,故事内容自然和它毫不相干,只在叙事结构上和它类似,全片划分成了几个独立而互有联系的段落,同时主角作为灵魂人物始终贯穿其中,可以看成老叶带着不同的选手阵容在打比赛哈哈,具体的到时候还是会交代两句的,可能放正文也可能放番外,看情况w

最后拜谢还在追文的my小天使们!还在看的常来评论区和我玩耍呀=3=最近有那个热度消失的事,我对本文过气的事实也有了一个比较的清醒认识了23333以我拖沓的文风,在一个高潮后的过度阶段会显得后劲不足,也算是能预料到的状况,完结后整体再来看,就会削弱这种感觉的,前提是我不烂尾哈哈哈哈哈。

……当然了,大家观感不同,我也不敢保证每个人看来都觉得没烂尾,到了这个坎儿上也难免有些急躁,我一定尽量调整好心态,好好写个自认合格的结局出来(づ ̄3 ̄)づ╭❤~

今日FLAG:本文大约70章之内完结,正文45W字左右吧。目前正文37W+,算上发出来没发出来的番外其实已经破40W了【吐魂……想想最初对这文的定位,我到底是怎么写出这么老长的_(:з」∠)_


评论(88)
热度(690)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