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五十五)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35W啦,时常企图以“完结”二字吸引眼球的坑货作者这次负责任的说一句,正文部分40W之内是肯定……完结不了的【诚恳

·重要过渡,夫夫对谈一整章w

·初章:(一),上一章:(五十四),全文TAG:,推荐BGM:기억과 상실 사이-Crepe

  

  黄少天的记性还没好到别人的台词也都能背下来,其实他自己的台词都还没记利索,这些天净沉浸在野史杂谈里了。

 

  正考虑着是“嘤嘤嘤”现场发挥一段和喻文州玩玩,还是直接壁咚反杀干点非礼勿视的事,对方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喻文州顺着两人相握的手留下一个轻得直让人发痒的吻,眼里露出了脱离“发病”状态的笑意:“我是怕打扰到醉心于学术研究的黄老师——走,看剧去。”

 

  观摩学习各个版本的《三国演义》也是“备战”阶段的日常功课之一。热恋的高温固然未降,随着同居生活的节奏渐渐步入正轨,两人也没像连体婴一样寸步不离,除了吃饭睡觉以及这项活动,其余多数时间都是各处一室、各干各的。

 

  “一会儿和你汇报一下近日的研究成果如何?”黄老师大着脸戴上了这顶高帽,板着学究脸一本正经道:“芒果还吃不吃了?我再去切一个吧。晚饭就糊弄糊弄啦,做个意面再煎个牛排怎么样?”

 

  “嗯。”喻文州也不客气,还补充道:“牛排要蘑菇酱的。”

 

  “好好,那意面做虾仁香草的?”黄少天奔回了厨房,转眼工夫就端了两半切了均匀整齐的井字格的芒果出来——在削了皮的情况下也一点没断开。

 

  “好啊,上次香肠五彩椒的也好吃。”喻文州的确有被惯得越来越懒的趋势,连洗二遍手都不乐意,直接就着黄少天的手把芒果给吃了。

 

  “那就都做,随便怎么搀和着吃——唔,家里好像没彩椒了,待会儿下个单应该也能送到。”黄少天倒是很享受“投喂”的过程,惯着人的程度更是毫无底限,每每有喻文州无法抉择或是有意无意提出了第二种方案的情况——包含但不限于饮食方面,他的决定永远是一律满足,神话级的男友力还伴随着八个加号的嘴甜:“宝贝儿,我就愿意给你这种有品位的人做东西吃,劳动成果得到充分体会和认可的感觉特别幸福,当然就算你没品位我也爱给你做,都这么长时间了,一想到能为你做点什么我还是控制不住地……就很亢奋、很雀跃那种你懂吧。”

 

  搁一般人可能还有点承受不起,喻文州却好像打一开始就无比适应他这一套,安之若素道:“我可能比较肤浅,光是看着你,心情就足够亢奋和雀跃了。”

 

  “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这回你算赢。”黄少天自然不介意在此类情话大比拼中落了下风,他跃起两步把自己投掷到客厅柔软的沙发床正中,翻滚了一圈,朝喻文州展了展胳膊。

 

  “算我赢?”喻文州顺着他的心意覆压而上,声音含糊在唇齿厮磨间:“我有输过吗?”

 

  “唔……没没,我认输行吗?”黄少天嘴上痛快认了怂,手脚却不老实得很,十指指尖若即若离地逡巡于喻文州腰侧,“嗳,这才几天,你加强锻炼成效这么显著啊?”

 

  “这样就能感受到成效?要不要亲自验收一下?”这两位一人动手一人动口,流氓耍得你来我往、默契非凡。

 

  见黄少天半天都没有消停的意思,喻文州只好按捺住即将燎原的星星之火,先坐了起来:“乖,别撩了,不然就提前附加一场夜间运动吧。”

 

  黄少天闻言立刻正襟危坐,拿起了一旁的遥控器:“今天该看隋导那版了?”

 

  两人眼前的是占了大半面墙的曲屏巨幕真·家庭影院,就普通的2D影片来说,观影体验可能比在电影院还过瘾,黄少天住进来的第一天就拖着喻文州看了半宿电影,剩下那半宿则用在了滚沙发床上——两位老师仗着年轻身体好,整日沉浸于“食与色”这一类低级趣味的钻研与开发,如果没有电影与表演艺术作为调剂,生活作风十分堪忧。

 

  “嗯,这一版你以前有看过吗?我还看过两集,挺有意思的,就是选角有点小问题。”喻文州抬起一边胳膊搂着黄少天说。

 

  《三国演义》作为盛行几百年的经典作品,抛开粗制滥造的一部分大话版、改编版不算,单说正规制作、广泛发行的历史剧,已经拍到第八版了。隋毅导演的这一版就是最新的,两年前刚上映,虽然也免不了争议纷纷,但比起过往十几二十年的几个版本,反响已经算不错的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剧中吕布和陈宫的扮演者是韩文清和张新杰。

 

  “我没完整看过一集,就在网上看过几个片段。说起选角,吕布身边的谋臣不是个像他爸一样的老爷子吗?张新杰也太年轻了点吧?你CP这波糖确实很可以。孙策和周瑜的演员年纪又太大了,不过很多版本都有这个问题就是了。”野史也不白看,黄少天终于具备了一定水平的历史常识,有槽可吐了。

 

  “年纪只是一方面。历史上没有关于陈宫具体年龄的记载,要说和吕布差不多,倒也不是特别牵强;周瑜他们俩的话,古人平均寿命短,又是战乱年代,年纪轻的时候长得沧桑点,也算说得过去。”喻文州接过了遥控器,转到了赤壁之战的那一集,“像这个演员,虽然不怎么出名,但一看就是有功底有经验的,分寸感很好,演这个‘既生瑜何生亮’的公瑾也不显得用力过猛——关键问题还是长得太路人了,和隔壁船的孔明差了好几档。”

 

  “噗……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是这个理,史书上明写着的知名美男子,选角好歹走点心啊。”黄少天坐了一会儿就开始坐没坐相,往喻文州身上歪了歪,“也是因为《演义》里蜀汉集团是主角,不好让别家抢了风头吧。咱这片子换了东吴集团做主角还不找帅的,天理难容。”

 

  “褚导这回为了主角团的颜值有保障,不仅毫不犹豫选了我们歌手出道、拍网剧出身的‘新人’黄少做主角,电视剧圈子的小生用起来也眼都不眨——他一拍新片,网上就批他晚节不保,也不比演员们好做。”喻文州感叹道,“其实我觉得这样挺好,早些年的时候,影视两界还没像现在这么泾渭分明,语言、国界的局限早被打破了,不知道如今又为什么要人为地划分出不同作品形式的小圈子。这两年大家所做的各种尝试,或多或少也都受人言所扰,如果我们这部影片最终反响足够好,那么整个行业的舆论环境或许会有一些新的变化。”

 

  “……”黄少天似乎有点被男神深远的大局观震慑到了,沉默了两秒才笑道:“突然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啊。”

 

  “我也经常这么觉得。”喻文州的视线始终没离开电视屏幕,用玩笑似的口吻继续说道:“所谓干一行爱一行,助力行业蓬勃健康发展,从你我做起。”然后转过头和黄少天比了个心。

 

  “哈哈哈哈哈哈!服了你了哈哈哈哈……”冷不丁被水瓶式冷幽默戳到了笑点,黄少天乐了半天才从喻文州腿上爬起来,“随口说说都这么有画面感,怪不得主流媒体拍公益广告喜欢找你。欸,过两天剧都看完了咱看点什么?电影倒是有好几部周瑜做主角的,但那都是讲赤壁之战的,孙策已经不在了。”

  

  “这个没关系,人设都不一样,也不是为了在人物塑造方面找参考,主要是想感受一下时代背景的代入感。”喻文州说着,想起来了点什么:“你刚才说有什么‘研究成果’来着?”

 

  “哦对。”黄少天重新坐直了身子,微微偏过头看着喻文州。荧幕里冲天的火光映在他半边脸颊,上上下下跃动在他瞳孔之中,“这不是恶补过各种版本这俩人的故事了,就想问问你怎么看。”

 

  “不是你要汇报吗?怎么变成考我了?”喻文州失笑,不经意偏移了视线,正遇上那一方“小世界”里的悲焰连天。

 

  住进别墅的这些天里,他偶尔会感觉黄少天似乎有哪里和从前不太一样了,又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来。越是亲密,越是会麻痹人的感知力,对于再亲密不过的枕边人,实际很难发觉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无关紧要的细微变化,直至此时此刻,喻文州才堪堪触碰到了那一丝若隐若现的线索:“少天,你……”

 

  “你先说说看嘛。”黄少天不觉有异,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回到喻文州身上,“最初刚收到信儿的时候,都以为是你演周瑜,你也研究过他吧,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结合剧本的话,我觉得他比后世奉为神明的关二爷更接近神,人帅,性格好,多才多艺,有胆有识,‘谋无不成,规无不细’,一生几无败绩。”黄少天问对了地方,一位有理有据的都督吹闪亮上线,喻文州想了想,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特别适合你。”

 

  ……真是境界,愣给吹到一块去了。

 

  黄少天对于大耻度的情话接受能力比较强,诸如此类吹捧,被吹了再多次,也不太习惯得来,他哭笑不得地继续问:“那结合剧本呢?”

 

  “还是很完美,但更像个有血有肉的人了吧。”喻文州刚才被打断的开头并没有被抛到脑后,既然抓住了症结点,也就不急在一时了。

 

  他把黄少天往怀里揽了揽,对方收到熟悉的肢体暗示,下意识侧过头亲了亲他,于是真正“谋无不成”的喻老师满意地接着说道:“如果要说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是明显不带有封建时期那种君臣之间的阶级分明感的。周瑜无疑是忠心不二的,但这里面不存在时代背景的洗脑和压迫,完全是出于他个人意愿的选择。‘外事不决问周瑜’是《演义》里面写的,孙策根本没有托孤之言,我觉得他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以平等的目光看待周瑜的,及至撒手人寰也不以恩义相挟,剧本里他临死前和周瑜说的是‘若不成器,自可取而代之’,这个心态我觉得很合理。”

 

  黄少天来了兴致,一拍沙发道:“你说到点上了,我就是不太能理解他的‘忠心不二’啊!这周公瑾是个死心眼吗?孙策作为哥们儿来说,对他好归好,但要说做主公,完全不是刘备对诸葛亮的那种……我也不是说那种才是最好的,但他能打仗又善谋略,某种程度上来说,存在价值可以说相当于赵云他们几个武将加上诸葛亮的合体了吧,这些人可都是被刘备当作左膀右臂,带着走了一辈子的,孙策倒好,屡次把周瑜外放出去,要说做做后勤休养生息也就罢了,在袁术那边当卧底是什么好活吗?然后一要打硬仗了又把他喊回来,不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也差不远了。孙策在世的阶段,周瑜甚至压根没机会进入东吴的政治权力中心,后来巴巴地把孙权扶上去,避嫌似的当了那么多年文官,打了大胜仗又开始忧心着功高震主,这一辈子真够苦逼的。”

 

  喻文州认真听过这一通掺杂了歪理但还挺有道理的抱不平,心里边一时说不上是什么滋味——至此他基本可以确认,黄少天发生微妙改变的原因在于,他要走上自己的老路。

 

  普通人浏览过周瑜的生平,顶多是有些唏嘘,很少有这么义愤填膺的。如果不是渣攻贱受流的同人看多了,黄少天这种心态,更多地是出于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法认同,直白地说——我才干不出来这档子事呢!

 

  过去他在和喻文州讨论剧本和角色的时候,也经常代入着“你”、“我”之类的称谓,但实质还是站在上帝视角看故事。黄少天惯用的表演方式是事先思考“如果我是他”,然后在拍戏的时候代入这种情绪,从而达到形似“魂上身”的效果。而现在,没有了“如果”,自然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新塑造的“自我”。

 

  其实这对喻文州来说也算不得什么老路子,尽管演容尘的时候稍稍变换了一下模式,但再让他演别的角色,体验派路数依然占了大头。黄少天前两天还逗他说:“是不是你们这种影帝级的选手,入戏了之后都这么精分的?”

 

  喻文州回想了一下,答道:“还真不是,我们一般不会‘精神分裂’,经常戏里什么样,就带到戏外去了。拍《纸爱》的时候,我差不多就是这种状态,和人打交道的时候会加以克制,不过有的时候也不太好克制,尤其是对长期共演的演员,比如庞老师给我演爸的时候,戏外比我爸还像我爸——这自然算好的,比较过分的就是叶老师那种了,好像和你说过来着?人家根本不克制,拍《千机》那几个月,和我说话都吆五喝六训人似的,谁都拿他没辙,只能忍着。”

 

  黄少天奇道:“那你现在怎么精分上了?我感觉我就跟造梦者的陀螺似的,或者说更像是连接戏里戏外世界的什么特殊媒介,你一看着我,好像就慢慢脱离角色走出来了。”

 

  “是这么个道理。”喻文州笑道,“说穿了,以前只是没有能把我从戏里带出来的人。”

 

  这话半真半假,多是调笑的意味,黄少天却完全没法把它当成平日里的情话一笑而过,睡前抱着喻文州咬了半天耳朵,絮絮叨叨了一箩筐肉麻话才算翻篇。

 

  从感性的角度出发,喻文州甚至想劝黄少天不要轻易尝试这种路数,几大表演流派本无高下之分,以他目前最习惯、最娴熟的表演方式,足以出色地完成所有工作内容。

 

  的确,演个戏而已,谁也不至于真把自己搞成精神分裂,或是弄出什么自我意识障碍来。所谓的“出不了戏”,无非是指无法摆脱人物情绪的情况,但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恰恰是因为有着“我在演戏”这种清醒的认知,才会更伤。

 

  然而理智条分缕析地告诉他,表演流派虽无高低,却有长短,融会并用才是最理想的方式;这条路,走好了是蜕变,走歪了也是经验,他不该干涉恋人在事业方面的自我追求,既然无法帮人劈砍掉路上的荆棘,总可以叮嘱他小心点,走慢些,我一个人都走过来了,你也一定可以的。

 

  这么一想,似乎也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累了有他在路边陪着,摔了有他在前面接着,哪怕难过到哭了也有他耳边哄着,走不下去了还有他在家里等着,不再需要负隅顽抗一般同难以战胜的情绪反复抵死较量——你有我了嘛。

 

  “……所以说,所谓‘忠’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情感啊?亲爱的,我和你交个实底,我都把孙策换成你的脸了,也还是不行,这比爱情伟大多了。”黄少天按着脑门说。

 

  “嗯……‘忠’在这部片子里的确是凌驾于爱情的。”尤其古人的感情观,扭曲而淡漠,真是拿女人当衣服的——本片编剧艺高人胆大,毫不稀罕英雄美人的烂俗梗,敢于还原史实,写了个前脚还甜言蜜语,后脚就嫌人累赘,把怀孕的大乔遣回了老家的孙策。

 

  这可有点难住了演过不少痴情种、自己也是那德行的准影帝巨巨,今天还是喻文州第一次感觉说那句台词的时候没有显得太虚伪。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再不一样的两片树叶也会有相似的脉络。少天,你可能太过注意那些不同之处了。”喻文州斟酌着提示道,“融入角色必然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从最有代入感的点来切入会更顺利些。另外,如果到了正式开拍的时候你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出戏,身为周瑜而觉得不值,那只有一个原因——我没演好。”

 

  电视里的周瑜面对着烧红了的半边天,撒下一杯水酒,清泪纵横,说了句雷人台词:“公瑾未负你当年之托,伯符,你尽可以瞑目了。”

 

  黄少天静静地看着屏幕,没吱声。

 

  “孙策就是那种让人无条件去信任、追随的领袖人物——如何让你忠于我,至死不渝,无憾无悔,实际是我需要努力的事。”喻文州勾着黄少天的指头晃了两下,笑了笑:“我也和你交个实底,这真是我接过的最难演的角色,不是因为性格上和我有多大的差异,而是整个人物的气质和我是截然相反的,想要不显刻意地锋芒外露,不是能‘演’出来的,只能走进去,慢慢磨——特别辛苦,也不知道以前怎么过来的,近来也是凭着和男神飙戏不能给比下去的信念支撑下来的。”

 

  “你……去去去!心疼你的时候和我打太极,说正事呢又化身小白菜了。”黄少天忍无可忍地推了他一把,“好吧,你说的很有道理,回头我多了解了解孙策再说。我们家这颗过去一直没人疼没人爱的小白菜饿了没?男神给你弄好吃的去?”

 

  喻文州用眼神表达了欢呼。

 

 

  入了夜,两人夜跑归来,一起洗了个澡。喻文州等着头发自然干,披着浴巾坐在床上,面前摆着个存了剧本的平板,形如入定。黄少天坐在电脑前看帖子顺便吹头发,嘴上念念有词:“完了要完,文州,男神,宝贝儿啊,你快看我一眼……”

 

  “嗯?”喻文州让他喊下了床,“怎么了?”

 

  “好好说话,不要开大。”黄少天义正辞严地帮他裹好了浴巾,“你说,‘将兵赴丧’那段我……周瑜到底怎么想的?”

 

  “你已经建立好的‘人设’要崩塌了吗?”喻文州有点好笑,瞄了一眼黄少天看的页面就明白了大概,其实不用看,一听他提起这段,也能猜出是很著名的“阴谋论”论调,“对于他这个人吧,咱们怎么讨论都可以,但人设的话,以剧本为准就好。”

 

  “我也知道不应该较这个真,但我好像有点魔障了,就特别想知道他当时的想法。”黄少天敲着太阳穴,一脸脑仁疼。

 

  “……”还真是老路子,自己过去一演历史人物就总爱钻这个牛角尖。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打量了恋人一会儿,浴巾不知不觉中又散了开来,发尾的水珠滴落在黄少天肩上。

 

  黄少天的喉结上下滚了一圈,他绷着脸重新把浴巾给喻文州裹了回去,语重心长地叨咕了起来:“喻老师你这种行为真是要不得,一言不合就脱衣这个福利有点不合时宜好吗?”

 

  喻文州终于破了功,笑着坐回到床上:“少天,斯人已矣,他怎么想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怎么想。”

 

  点也点拨过了,不惜卖惨才搏来的一剂预防针也打出去了,他能做的无非就是……陪着聊聊天了。

 

  “道理我肯定都懂,咱们演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历史人物,而是剧本改写的那个,不过塑造人物这事,为了贴合观众的观感,还是尽可能多参考一下他本人会更好吧?”黄少天说着也坐到了床上,帮喻文州吹起了头发。

 

  “对,但也仅限于参考,真正的框架还是要你自己来搭。”喻文州在暖风中眯起了眼,扣住了黄少天闲着的那只手,“比如说野心这东西,剧本上体现不出来,具体的度就是你觉得有多少,他就有多少。要问我的话,我觉得他们两个在战略眼光上还是很一致的,都是心怀天下的英雄。周瑜选择扶持孙权,抛开孙策的因素,对他个人来说也是最有利的,如果他以外姓人的身份接手江东集团,后续麻烦会很多,跟着曹操混也得不到他能够放手施为的权力范围,换个角度看,孙权会忌惮他也再正常不过——剧本里俩人好得快穿一条裤子了,孙策还不是一样对周瑜有所忌惮。”

 

  “这么说,你是相信周瑜的死和孙权有关的阴谋论的?”黄少天有点意外。

 

  “不,孙权忌惮他,牵制他,但还没到想除掉他的地步,退一步讲,就算真到了那个地步,选在那个时间点也太不明智了;周瑜固然有野心,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叛离孙家的念头,还是退一步,就算真的有,那对他实现个人抱负没有任何好处,只能打消。”

 

  黄少天放下了吹风机,肃穆鼓掌:“听君一席话,胜刷十天帖。”

 

  “过奖过奖,个人观点而已。史书总归是后人写的,个中春秋笔法很容易造成过度解读,存疑的部分历来都是众说纷纭,过于纠结细节上的‘真相’没有太大意义,虽说这也是历史的魅力所在吧,但那不是我们目前的工作内容——你要真对这个有了兴趣,以后有大把时间慢慢研究,我也愿意和你探讨……”

 

  “嘿嘿,我更愿意先和你探讨一下更深层次的话题。”从刚才就开始心猿意马的这位终于耐不住性子了,“笑什么笑什么,浴巾这东西当然要亲手扒开才有情趣,好了你可以老实躺平了……哎哎,您看我像是有反心的吗主公?我自己动还不行?”


  -Tbc-  →(五十六)


叨叨两句,一写历史内容我就特别忐忑,比胡编乱造表演理论还忐忑……虽然关于表演的内容大体上都是我瞎瘠薄写的【文明点好吗x但之前好歹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就啃了一些演员的传记以及比较正经的访谈之类的,但是历史方面,我是真的……顶多还算有点常识吧,真正深入去谈,堪称狗屁不懂,毕竟正史没有野史看得多,了解知识的主要渠道还是混迹于各大社交网站看了不少经久不衰的撕逼战【。

大家在这方面各有所爱,我只能保证,除了两位主角需要适当美化外,极尽客观地对待每一个人物。其实终极副本是纯粹的东吴中心,也不会涉及黑到魏蜀两派,非东吴党也尽可以放心食用。

考虑到文州少天也都是工作忙碌的年轻人,充其量是个业余爱好者,希望有识之士不要太计较他们俩的(实质是我的)浅薄观点,说白了就是强行自立挡箭牌,各位就把这个看成一部普通的戏中戏,不要太较真啦【掩面……

另外对这方面没有涉猎的宝贝也不用担心会看不下去,真正写到拍戏的时候,我肯定会具体写出每一场戏的来龙去脉,以及本文并不捆绑策瑜这个CP,历史向的正剧,腐者见基啦=w=

评论(57)
热度(694)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