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五十三)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本文过气得厉害_(:з」∠)_我会尽量提高更新频率的【抹泪

·同居第一天+抵达终极副本门口,大量配角上线中=w=

·初章:(一),上一章:(五十二),全文TAG:,推荐BGM:今日もどこかで-SMOOTH J

  

  在广州的家里过了个足够圆满的团圆节,两人火速回京伺候起等得眼睛都快绿了的品牌商。

 

  喻文州在下了飞机的当天晚上就赶去拍了个夜景广告,代言的是一家中高端定位的商用汽车品牌。该品牌商是在三个月前和经纪公司对接上的,方世镜很中意这牌子,代言费也开得大方,但他还是很惋惜地和对方表达了喻文州档期正冲突的情况,其它工作可能还有协调的余地,敬业模范喻老师在拍戏期间是绝对不会溜出来拍广告的。

 

  品牌宣传通常很看重时效性,然而这家金主够有个性,大手一挥表示并不在意,只要人肯接,多久都能等,就这么一直眼巴巴捱到喻文州拍完戏回来。

 

  广告拍摄旨在充分展现代言人两分钟价值八百万的脸,产品都成了陪衬,内核肤浅但拍得足够高端大气,折腾到二半夜才收工。喻文州回家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睡了,餐桌上摆着一份尚有余温的夜宵,卧室里给他留着一盏调到最暗的床头灯,上面还颇有情趣地贴了张“宝贝辛苦了,记得给你老公晚安吻,爱你”的便利贴。

 

  喻文州依言给了睡得正熟的黄少天一个轻浅而缠绵的晚安吻,小心地把便利贴揭了下来,静坐在床边发了会儿呆,低头看着手里的小纸片忍不住想笑。

 

  一切撩妹相关技能都点到满级的黄大少爷自然也写得一手好字,绝对称得上是字如其人,潇洒又有型。相对来说,喻文州没特意在这方面下过工夫,之前拍戏需要也只练过英文,除了签名以外的中文只能说是工整利落,当然作为理科学霸也算不错的了。

 

  他之前就有见识过黄少天的字,气势上比本尊要更加锋芒毕露,而这便利贴上的小三行明显能让人看出是一笔一划写出来的,明明是熟稔的恋人间调笑的话,却仿佛是情窦初开的少年第一次写情书给放在心尖尖上的憧憬对象,笔画转折间洇开的些许墨痕都悄声诉说着那人落笔时近乎笨拙的温柔与真挚。

 

  这些微小的点滴总是让他喜欢得难以言表。

 

  临近十月份,帝都气温急转直下,经验丰富的助理还没销假,喻文州穿着件单衣在公路上吹了大半宿凉风,回屋吃了顿夜宵洗了个澡也没完全缓过来,钻进被窝里之后没太敢往热源身边靠。没想到深度睡眠中的黄少天像接收到了什么奇妙的感应似的,连着朝喻文州那边翻了几次身,就这么轱辘了过去,犹如一块巨型暖宝宝贴,牢牢糊在了人身上,甚至还寻寻摸摸到他冰凉的手,拢过来给焐着了。

 

  喻文州还以为把人给吵醒了,低唤了一声,黄少天却没反应,窗帘缝隙泄露出一缕将亮未亮的天光从他眉眼间流淌而过,一个轻吻紧随其上,睡得无知无觉的人看起来像是做了个挺美的梦。

 

  十指连心诚不我欺,喻文州感觉指缝与周身的暖意都钻进了心坎里。两人已经同床共枕了很多个夜晚,此时他才恍然想到这一觉过去再睁开眼,将迎来他们正式开始同居生活的第一天——别说,还有点小期待。

 

  第二天清早,黄少天怕吵着辛苦工作一整晚的恋人,连响铃都没设,枕头底下的手机震了两下,他就无声无息地爬了起来,但喻文州还是醒了。

 

  两人在一起之后两次回京,为了方便黄少天发挥厨艺,都是回的他的住所,喻文州和他一个毛病,有点认床,在熟悉的地方睡得更踏实,换个地方觉就浅了。

 

  “哎哟我的宝你快接着睡吧,啊。”黄少天按着眉心道,“昨晚几点回来的?我居然一点知觉都没有。不然你先眯会儿,等我简单弄一口,起来吃个早饭再睡回笼?嗯,怎么啦?早安吻你等我刷个牙的……唔。”话没说完就被拽倒在床了。

 

  黄少天已经摸透了喻文州早上的缠人劲,一旦时间来得及,搞不好还能来上一发,他半是哄着半是威胁自己快要迟到的,才顶着个小帐篷狼狈脱身。

 

  飞快地洗漱完毕,等烤面包机加热的工夫,黄少天把打好的蛋液下了锅,见缝插针地给小助理发了条半小时后来接自己的信息,按照惯例欣赏了一下手机锁屏——昨晚睡前就换成了喻文州车模似的倚着一辆银黑色大型SUV车门的“速报”照片,他“嘿嘿”乐着拍了拍微烫的脸颊——谁能想到此人刚才还腻歪在他身上磨蹭呢,梦想照进现实里的情景往往美好到梦都梦不着。

 

  今天他起这么一大早是因为新接了个平价服装品牌的广告,也是提前谈好的,这回是方世镜怕人家等不及跑了,谎报了他们杀青的日期,还好剧组真的提前杀青了,不然对方很可能会毁约。

 

  这个代言听起来好像没有男神的大牌汽车上档次,但据方大经纪人说,广告推出去的实际影响力比喻文州的还要更胜一筹,是个难能可贵的机会。该休闲服装品牌胜在知名度够高,男女老少皆知,各大商场都有入驻,一条步行街上恨不得能开上三家门店,面向的消费群体也比较适合黄少天目前的粉丝主体定位。

 

  喻文州循着早餐的香味,慢悠悠地下了床,他显然没睡够,但还是舍不得错过黄大厨亲自操刀的任何一顿饭。两人下午的安排是同一个活,《纸爱》的后期配音工作,晚上还有和《江东双雄》主创团队的饭局。

 

  “你慢慢吃,一会儿接着睡吧,到时候我电话喊你起来。”黄少天三两口打发完自己,还没忘给喻文州抹好个面包片摆他盘里,“哦对了,出门前把你公寓门卡给我一下,这两天天冷,之前带过来的都太薄了,顺路给你捎两件外套过来。”

 

  喻文州看着他笑,点了点头。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这种没太睡醒,半是迷迷瞪瞪的模样特别好玩,突袭啃了他一口,顺便带走了他嘴角的一点橘子果酱,也不给人回击的机会,一溜烟跑去卫生间洗头刮胡子了。

 

  喻文州回味了一下这个带着蜂蜜牛奶味的吻,拿小叉子戳着火候刚好,不知道多了点什么但是比外面快餐店好吃无数倍的培根鸡蛋卷,深觉这是有生以来最美好的一个早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自己以前过的是人过的日子吗?

 

  黄少天在玄关踩着鞋,回头看到喻文州正拎着他外衣等着帮他穿的时候,内心也有了异曲同工的感慨,不过他选择了直接用语言表达出来:“哎亲爱的,我从来没觉得哪天早上像今儿这么有干劲,来来抱一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像是整个下半辈子都因为你住进来变得阳光普照了。好啦,快回去睡哈,想好中午吃什么给我发信息。”

 

  喻文州刚吃完东西,也不好倒头就睡,干脆在屋里溜达了起来,权当消化食——上一次回京拍MV来去匆匆,除了客厅、卧室和卫生间,他还真没在哪个屋多做逗留。

 

  黄少天的这处住所是黄老爹留下来的,按照他的说法,他爸不管他多大年纪都不怎么着家,他小一些的时候是和保姆一起住,等上了高中就完全自理了,只偶尔请钟点工来打扫卫生,独居生活的时间比喻文州还要久。

 

  这所三室一厅的旧式格局公寓所处的地段很好,属于现在有钱也买不着的那种,就是房子有了年头,装修风格也很有时代感,两人计划着来年稳定下来再买套新房,这里就不准备动了。

 

  离近门槛的实木地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呻吟,喻文州推门进了书房——与其说是书房,大概琴房要更合适些,虽说有书桌书柜,但王杰希送的那架施坦威就安置在此屋内,新送的那把小提琴的琴箱也靠在一旁,墙角处还里倒歪斜地立着一电一木两把吉他;墙壁应该是经过特殊隔音改造的,正中挂着喻大师的那副生贺大作——明知道会得到裱起来的待遇,他也还是画了,喻文州有时候也挺钦佩自己的耻度的,主要是这画上的正主也有够自恋,还特意放在有钢琴的屋里,果真应了那一句“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喻文州随手翻了翻摊在书桌上的笔记本,都是些鬼画符似的零碎旋律记录。起初他对黄少天起了不寻常的心思后,没少拉拢歌王大大打听黄少天过去的事,倒是没有其它意味,单纯想尽可能多地了解一下在意的人罢了。王杰希也没多想,卖起基友来毫不留手,基本上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曾经说黄少天自幼精通好几种乐器,是罕见的绝对音感,也是很会写歌的,只是有一阵子遇到了瓶颈,再加上后来读了表演系分身无暇,索性封笔不再写了。

 

  事实也证明日后以歌手身份出道的黄少天确实再没越雷池一步,只负责进了录音棚之后录好歌,从不插手歌曲创作相关的工作。

 

  当今乐坛创作型歌手一抓一大把,没什么可稀罕的,没有那种源源不绝的灵感,就没必要打着那个旗号当饭碗,写不出来的时候还要找枪手,不够丢那个人的——这是黄少天被问及这件事时的说法,喻文州还是觉得有点可惜,不过这是人家自己的选择,他也无从置喙,只能盼着黄少天哪天有心情了,能乐兴大发来上一首,让他多少感受一下没来得及参与的那段恋人年少时整日与音乐为伍的疯狂时光,毕竟从这快被写满的厚厚一本里也能看出黄少天还是喜欢写歌的。

 

  喻文州看不懂这些,翻得很快,没想到在最后一页还有惊喜,他的大作再次现身,还是两幅——一张铅笔画的比较细致,另一张毛笔涂的显得随意了些,内容都是可爱的小狮子。

 

  他自然记得这都是在什么情况下画的,拍《尘归处》的时候画的那幅没什么问题,他也知道黄少天给偷偷留下了,但《纸爱》里的这张画是怎么到黄少天手里的?天知道他还想自己收藏来着,毕竟当时是认真画的,拍完那条他还特意去询问了工作人员纸飞机的去向,得到的答复是被风刮跑了找不到了。

 

  ……厉害了我的风,您可真是独具慧眼啊,比月老、丘比特什么的靠谱多了。

 

  水瓶脑日常跑偏,但喻文州正常的那半边脑回路还是很好奇黄少天是怎么拿到纸飞机的,直接去问也不是不行,就是有点缺乏情趣。而关于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喻文州是相当有心得的,反正这事也不急,他就抽了只细马克笔出来,在笔记本的末页画了第三只画风迥异的小狮子。

 

  抱着吉他的小狮子表情酷炫,一看就是个玩摇滚的哥们,脑袋上一堆音符和文字泡穿插交叠,很黄少天。虽说是Q版,但从凌乱的线条感来看,也有那么点近现代冷硬派的意思,正主看到了必然会笑滚到他怀里来问他这是什么鬼的。

 

  完成了又一副大作的喻老师心满意足地揉了揉眼睛,愉悦地回到了被窝的怀抱,临闭眼前给黄少天发了条微信说中午想吃微辣香锅,差点没把另一边刚化好妆的黄老师笑出眼泪来。

 

  到了中午,喻文州不是被说好的电话喊起来的,而是又一次循着饭菜香下了床——回笼觉睡得熟一些,黄少天大包小裹地开门以及折腾锅碗瓢盆的动静都没能吵醒他。

 

  离家这么多年,独来独往早已经成了习惯,他真的有太久没感受过如此烟火气十足的生活了,换个感性点的人来,估计眼泪都快下来了。

 

  喻文州半倚着门框,心安理得地接受了黄大厨百忙之中的一个吻,酝酿了两秒,开口说了句臭氧层子:“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他的确特意说了个容易买到的。

 

  黄少天洞悉了这句废话的本质,笑道:“就说想不想吃我做的吧?外面买的哪能清楚你那微辣是几分啊?”

 

  “想归想,也不想你太累了。”喻文州从身后环抱住他,幅度微小地蹭着他的发鬓,“少天,你这样会把我惯出毛病来的。”

 

  “哎,没想到险恶用心这么快被发现了。”黄少天颠了颠勺,做到最后一步也不怕有人在旁边捣乱。在外面足以归为快餐的麻辣香锅,放到家里做却麻烦了不少,食材种类繁杂不说,会做饭的人也不会无脑一锅炖,有不少需要讲究的,好几种食材都需要分别焯水、过油,好在黄少天手脚麻利,不到半个小时就快完事了,“这有什么累的,也是因为让你一说,我也馋起这口来了——帮我把那小瓷盆拿过来,出锅了。”

 

  这一顿吃下来,喻文州到了晚饭的时候还感觉有点撑。

 

  “明天晚上我们俩都没什么安排吧,方哥?”黄少天在车上问道,“那明晚还做这个,说定了。不过你真不是刻意捧我场吗?至于这么惦记着?”

 

  “这么说吧,我觉得自己以前从来没吃过麻辣香锅。”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

 

  黄少天险些笑到车座下面,方世镜听着他们俩这日子过得还挺有滋有味的,一时没太忍心念叨维持身材问题,只旁敲侧击道:“今天发给你们俩的剧本看过了吗?”

 

  “还没呢,我这一天都没歇过脚。”黄少天叫苦道,“文州也没空看,他昨天那广告拍到三点多,上午补觉来着。”

 

  “晚上看。”喻文州说着刷了条朋友圈给黄少天看,“今天这个局不会怎么喝酒,还有几个孩子要来。”

 

  “……这谁啊?”黄少天一脸无语地指着“少天哥哥你什么时候娶我”的ID问,“你微信里怎么还有我的迷妹呢?说什么‘今晚就能见着我’了……头像是本人吗?哪个童星啊?咱这片子还需要小女孩演员吗?”

 

  “不记得我初吻对象了?”喻文州有意逗他。

 

  “我的天,这是晴晴?太可爱了吧!她多大?也就八九岁?现在的小毛孩都这么会玩了?”黄少天心情复杂地看着萌萝莉加了猫咪贴纸的微信头像,“汪导今晚带孩子过来干嘛啊?他不是和褚导挺不对付的吗?”

 

  “也没有不对付吧,就是对对方的风格……嗯,不予置评那种。”喻文州又往上拨了拨屏幕,刷到了庞泽祎下午发的一条朋友圈,说是父子俩一起接了个大片,片名暂且保密之类云云,附带了几张他宝贝儿子的照片,“庞哥应该也会带辉辉过来,所以我推测晴晴就是来打个酱油的,借机见一下她梦中情人少天哥哥,正经事应该和小朗有关。”

 

  “她弟弟?龙凤胎应该长得像吧?他们都是四分之一混血来着?小男孩的话颜值也不会差。”黄少天摸着下巴说,“你的意思是说,小朗可能会演我小时候?有谱吗?这孩子没有表演经历吧,而且汪导舍得把孩子交给褚导祸……磨练?”

 

  “这事确实有谱。”方世镜接口道,“我昨天和几个赞助商吃饭,他们说褚衡很喜欢小朗,好像是见了一面就定下来了。”

 

  “那不是和见少天的时候差不多。”喻文州侧过头认认真真地看了黄少天一会儿,“别说,也不是完全不像的——不过没有你好看。”

 

  “亲爱的,不得不说,你最近越来越不客观了。”黄少天毫不严肃地批评道,“对了,今儿楚姐姐也来吧?锐锐刚才说老叶、苏妹子他们几个已经到了。”

 

  “嗯。”喻文州应道,“估计正式开机的时候人也不会比今天更全了,还都拖家带口的,那一对影帝也会来。”

 

  “今天包场了,不用担心狗仔的问题。”方世镜把车正正当当地停进了车位,拔了车钥匙,“不过你们俩还是稍微注意点,让有心人看出点什么再拿去做文章也麻烦。”

 

  两人刚一下车,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脆生生的“文州哥哥——”,果不其然,汪启那边也刚下车,正一手牵着一个宝贝朝着酒店门口走。

 

  晴晴穿了条蛋糕蓬蓬裙,梳着小公主头,夜色也遮挡不住这天使似的小姑娘逆天的颜值,见两人回头,她立马小鹿似的飞奔了过去。

 

  “喻老师,”黄少天嘴角抽搐道,“我发现你这个人已经不是讲话不客观的问题了。”

 

  他目光扫向晴晴身后粉雕玉琢,颜值裂地——和他姐姐漂亮出了两个方向的小男孩,满脸都是“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喻文州应对这颗迎面而来的“萝莉炮弹”很有经验,俯下身单手一捞就把小公主抱了起来,温声道:“怎么还是这么轻?”

 

  ……居然这么会撩?萝莉都不放过?怪不得人家打小就说想嫁你。黄少天拿眼神控诉他。

 

  晴晴搂着喻文州脖子“咯咯”直乐,巴掌大的小脸一半都埋在他肩头,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偷偷瞄着黄少天,“文州哥哥,我可想你啦,弟弟也是。”

 

  小孩子的亲昵劲总是不加掩饰的,也不存在成年人为了社交而挤出来的虚情假意,感情都是实打实的——晴晴她爸不仅凭着两部戏成就了喻文州的事业,在生活上更是没少关照他。喻文州对恩师也没存着什么“无以为报”的心思,早就当做亲人相处了,汪晴、汪朗这两个宝贝都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关系比有血缘的弟弟妹妹还熟络。

 

  汪启广府出身,后来定居在沪,当初为了挖喻文州出来演戏以及帮着操作他后来考学的事,喻文州家里他就亲自跑了好几趟;这么多年来,只要喻文州在上海活动,汪老爷子就会喊他一起回家吃饭;赶上这孩子年纪不大的时候长期在外拍戏,他甚至还会放心不下,特意过去看看;就算两边都忙不开了,逢年过节的时候喻文州也一定会去汪启那边探望一下,有这样的“亲情”维系在,无怪老爷子在《纸爱》剧组一眼就看出他有情况了。

 

  “嗯,以后弟弟和我们一起拍戏,晴晴可以经常过来探班。”喻文州感受到了黄少天怨念的视线,心下好笑,实力“甩萝莉”:“要不要给少天哥哥抱抱?”

 

  还没等黄少天开腔,晴晴先捂住了脸,蹬着小腿迭声道:“不不不不……我、我就看看他就好。”

 

  ……看看,看看什么叫素质粉!果然取奔放ID的迷妹内里都是纯洁羞涩的小可爱啊!黄少天简直被萌飞了,他本来也很喜欢小孩子,这下还哪里把持得住,一展胳膊直接把这小天使接了过来。

 

  “哈哈,晴晴别害羞,我和你文州哥哥一样喜欢你。”黄少天轻轻捏了捏小姑娘脸蛋,和喻文州挤了下眼睛。

 

  “啊……!”晴晴微弱地尖叫了一声,白净的小脸腾地泛起了两团红晕,“我一定是这世界上你最幸福的粉丝啦。”

 

  旁边杵着的那位心道还真不是,是你文州哥哥我。

 

  汪启此时也带着儿子过来了,小朗同样和喻文州很亲,但他只是小跑了几步,凑过来牵了喻文州的手,没吱声。黄少天打量了他一番,感觉这孩子看起来要更内向些,不太像是对表演有兴趣的,不过也不好说,性格内敛的人来疯他也不是没见过。

 

  “汪导。”黄少天先喊了人,把晴晴放了下来。

 

  “汪老师。”喻文州摸了摸小朗发旋,笑着打了招呼。

 

  “欸,这回拍新戏有由头常去看看你们啦。”汪启笑眯眯道,“那个伤没留什么印子吧?之前一直在国外,前一阵回国才知道的消息,哎。”

 

  “就是一小擦伤,不严重的。”喻文州摆摆手说着,着意留心了一下黄少天的反应,全无异样——看来这事总算是彻底翻过页了,“走吧,咱先进去——小朗的角色确定了吗?”

 

  “嗯,演小公瑾。”汪启面露无奈道,“哎呀,我这心里一直怪没着落的,褚衡那个人,他的片子,我又不能多说什么……主要是小朗想演,一切到时候再看吧。”

 

  “呀,辉辉哥哥——!”晴晴眼睛一亮,又小鹿似的奔了出去。

 

  黄少天进了酒店大厅就被方世镜拉去另一边应酬了,被晴晴这么一喊才往喻文州那边看了一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男神戏里这位“绑定爹”的真容,挺好奇的。

 

  “哟,文州,汪老。”说话的正是庞影帝,“好久不见了。”

 

  喻文州上前和庞泽祎拥抱了一下,一旁的小灰灰拉着晴晴的小手,仰起小脸亲热地唤道:“哥哥!”

 

  连前缀都省了,一听关系就不同寻常,喻文州的孩子缘确实不错,除了同年龄段的几位,庞泽祎也是他最为相熟的圈内前辈。经常演父子戏本就比其它的搭档来得更亲近些,庞影帝总开玩笑说喻文州是他大儿子,庞炘辉是小儿子,孩子也就这么一直叫过来了。

 

  喻文州半蹲下身,也和小灰灰拥抱了一下:“辉辉长高了,越来越帅了。”

 

  “不帅怎么演哥哥小时候呀,哈哈哈。”这灰灰宝贝的“寒暄水平”简直是社会老油条级的,不过他显然还没有和人寒暄的概念,之前和他爸一起上亲子节目的时候就是以嘴甜、高智商以及会照顾其他小朋友揽了一大批粉,但偶尔也会撒娇抹眼泪——其实真正的小大人也就没意思了,孩子性格中保留完好的童真部分才是最大的萌点。

 

  另一边黄少天和方锐等人胜利会师,相谈正欢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黄少,能认识一下吗?”


  -Tbc-  →(五十四)

评论(102)
热度(66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