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尘归处》片段TO双重回响【赶上哪章算哪章的】贺

我家这位失踪人口终于露面啦-w-衍衍写的这段《尘归处》是双重正文39章涉及的尘煊喂药桥段,正文里的喻黄演这段完全是虐狗,“原作”就完全是虐心了,虐得我一口老血不上不下……

说起来我真心快忘了尘归处的一些具体剧情了,之前我俩就“风师伯”这个人物推了半天的锅,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凭空冒出来这么个人物不是我写的,然而还真就是我写的,估计那时候经常秒睡,梦游产物吧【自揉脸……

至于啥补五彩石女娲后人其实是有些恶搞三次元仙侠剧的一些常用设定,结果我衍写出来的设定简直看得我目瞪口呆233333太流弊了真的,亲爱的,论设定狂魔(不说人话),我永远就服你一个【真诚

于是大家快来看这段尘煊超虐也超甜der~~~

青衍:

我就看着宝宝你各种跪摊 @聆雪 ,传说中去年天天生日之前完结呢。反正完结之前别再让我宠爱大儿子了!我要想想咱小儿子怎么办_(:зゝ∠)_

仍然是异常矫情文艺风的《尘归处》原著2333,这次的时间线是在大结局之前。然而这段剧情前文导演您定下的剧情有点多啊!编剧我发挥不来啊嘤嘤嘤!风师伯什么的什么鬼嘤嘤嘤QAQ,我把上集回顾都重写了变成前情回顾了!好长一段剧情时间线好奇怪啊!十级都演不完啊!还有重铸五彩石完全不符合窝的审美啊/(ㄒoㄒ)/~~

_(:зゝ∠)_对不上就对不上吧,不要深究。

顺说,按照导演大半年前的剧情修改了前情回顾之后给导演过目,她说:啊,增加了好多剧情啊……风师伯是我从你那个里面捡的名字吧?【已经完全忘掉自己写过什么了这样好吗?!】 


【以下正文】

《终南仙门异闻录·瑶光篇》

往古之时,共工与颛顼争为天子不胜,怒而触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维绝。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防】水。然石与天接处有痕,恐灵气尽后而使火爁焱不灭,水浩洋不息。有道者名翮,通五行灵气,以身为炉鼎炼气补石,即弥天痕。后翮于九州中灵气灏荡处开宗,立瑶光派传承道法。翮本神朱化型,寿元永久,因弥天耗尽本源,未几即终,殁后残灵羽化为徽,用以沟通天地五行,以之为媒滋养神石。

翮殁后,为得其所遗徽记,妖族聚数十族来袭,损及瑶光上下十之七八。瑶光二代掌门翎,为鹓雏,翮与南凤之亲子,焚自身筑宗门屏障,后成瑶光结界,殁时亦成徽记。

翎传嫡长弟子羽衍,始收凡胎入门。

再传须鹤,因人族兴盛,修仙却艰,恐日后天痕有裂,故将沟通之法融于道法传下,亦用意遴选先天五行通达弟子,择优者为五代掌门。须鹤宠爱弟子,因仙、人殊途,深研前代典籍,得重铸五色石法,然以人身行之,必定以身相殉,大恸。其实羽衍尚在,师徒因此不愿成神,教习弟子使用徽记沟通天地增进修为,劫前将万载法力灌注弟子冀珩,劫中散魂,共成二徽。

自此瑶光掌门转为人族,接掌宗门者须为先天五行俱通者,且承弥天之责。五至十二代,未遇变故,代代掌门终时,均觉重任下移愧对子弟,都以毕生修为灌注四徽,增进新掌门涨溢。

随天地业力激增,浊气上升灵气消退,天痕有裂之兆,修道之人堕魔亦多。传至十二代掌门笕顒,寻觅五灵弟子愈难,为防断承,按宗、内、外弟子将功法、医药、剑典等分别交付,只觅根骨极佳之幼儿为嫡长弟子,亲自教养,并将四徽刻录至掌门弟子随身器物,平衡五行。自此宗门之首徒地位愈高,更为天下独负弥天之责之人,众多上古秘传,仲、叔、季、末等弟子不再与闻。

瑶光十六代掌门希琛,五百载后才始收徒,几经演算,得首徒容尘,先天属水,并木、土双灵根,天资高远,性情端谨坚毅,二十岁明弥天之责。后登掌门之位,天终难支,几经奔波筹谋亦不可阻。其时尘年尚青,未有弟子,将宗门事务托付众长老及内门弟子,细嘱寻后继事。因补天之法历时久远或有勘误,兼之本起想象不曾验证,恐魂飞魄散不能成事,遂摒离诸人,独往祭坛,终履瑶光弥天之责。

———————————————————————————————

欢迎收看荣耀电视台晚间剧场-大型史诗级古装仙侠剧《尘归处》:

【前情回顾】

受恒天处千年罗刹封印破损牵连,天地间业力侵消渐盛,天有裂,地有浆,弥天之痕破裂在即。补天之法须以身殉,因瑶光派并无下一代宗门弟子,容尘(喻文州饰)请诸长老共议,择十七同代内门弟子景煜接掌掌门印绶,景严、景仟二人共理剑、药诸阁,随身教导宗门事务。他本自幼修炼心境,身同草木,一念无尘,近年来心旌动摇定力大减,幼时种于眉间守心渐渐显现,不渝有溃散征兆,故郑重请托阖派,愿受天下监视。

恒天处弟子于抵御千年罗刹封印破损一役殒落大半,段暝(方锐饰)重伤后下落不明,归沅(张新杰饰)为防魔煞之气为祸人间,以一人之力将逸散魂气尽数阻拦,受到侵蚀堕入魔道,闭关不出。

凡间大乱,吴子衿(唐柔饰)复国战中险些丧命,被贪狼院主陆桀(孙翔饰)所救。陆桀因无力保护子衿,不得不将她送往瑶光派容尘处。

程奕煊(黄少天饰)登上魔修九煞院尊主之位,因道门设计及魔修中不服他继位之人背叛,身陷重围。容尘无法以一己之私损伤宗门声誉,只得亲身前往,假做惩戒重伤师弟,镇住正邪两道,带其回山。程奕煊虽离山已久,瑶光上下仍以宗门二弟子视之,并不在意其九煞院尊主身份。

因之时日无多,容尘往恒天处约战归沅,激其正视入魔一事,重整恒天处并约束魔道。

吴子衿知容尘弥天之事,愿与他共死。容尘强压情感,装作已冷心绝情,徒手截断剑穗掷还。吴子衿苦求未果,不肯放弃,容尘守心溃散,眉间火痕散开,无奈下启动预埋阵法,将吴子衿困于结界中,非待他身陨,不能解开。

是夜诸事已毕,只待与师弟诀别,天明之时便前往弥天……

 

    【第四十七集】

星轮命盘空悬于崖外,幽幽青光里容尘缓缓转身,“是凶非吉,我早已知了。”

阶下两三级处,景煜急道:“与时偕极,动而有悔,倘若不动,尚能维持几分!掌门师兄不若再迟上几日,卜吉之时……”他惶然回顾,瑶光整派安睡于云谷夜色中,只药阁几处星星点点亮着灯火。但再回头看独立于星轮之上的掌门,神色如常,唯眉心一点朱砂散成火线,夜色中恍若燃烧。

“掌门您……”

容尘略怔了怔,见他目露忧惧,便知端的。衣袖缓缓遮蔽额头,待放下时那点火痕便浅浅隐去。

景煜低声道:“长老前日还嘱您内府有伤,不可强压守心,如今……”他忽然一哽,语无伦次道:“就算约束心境,何必将其落在这抬首即见之处,况且吴姑娘对您……”

“景煜。”容尘压下胸口烧灼之意,一字一句开口,“守心之事,历代皆有,不独于我。早知弥天之事终不可避,我当离群索居,洗心炼意,免得今日牵连不断。殉道在即,我只盼子衿……只盼吴姑娘日久淡忘,终有一日平安喜乐,岂能容她随我赴死?”他步下星轮,回到阶上,目光遥遥往山门剑阁环绕一圈,低声笑道:“情不知所起,若不叫见我之人人抬首即明,如何能时时管控自身心如冰淬?便如此时,若我心存怨怼不愿殉天,又哪里有人接替大任,难道叫天下共死不成。”他自失一笑,叹道:“我百余年筹谋,并非惧死,只恐典籍流传日久又不曾经了验证,死则死耳,无益于世。不想来来去去,反倒动了真情损了心境。这几回情绪大起大落,明日业力侵扰幻象丛生,把握又少了几分。”

景煜听他说到一半便连连摇头,悲声道:“此前只当师兄冷心冷情,只对煊师兄关怀一二,怎知您……”

容尘拍拍他手臂,举步下阶,漫声道:“我等受天下供奉,便当承担。何况自我而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景煜跟在他身后,回想适才掌门一反往日淡漠,每每笑开,便如刀剜在心。瑶光一脉本不修那灭情绝爱的功法,更无几人种守心自警,万万想不到天人之姿、境界之高无人能及的掌门师兄,到得今日竟得依靠守心示警时时压抑自己,才能维持住心境平和。天下皆知瑶光掌门负弥天之责,但又有哪个明白为师者不曾践诺,将这死局传于心爱弟子的愧痛;而当真应验时,唯恐功亏一篑天地倾颓的惶恐。

 

“……门中约有三十名弟子侍弄灵药,另有百五十人看顾凡间作物,”容尘带着景煜缓缓的自绵延不绝的药田边走过,便在结界中,田间也偶有蛙声,“你等白日所见俱是外门弟子,修为未到不能辟谷的内门弟子月余使他们往来施雨,不得坐享其成。”

“是。”

传送阵法明明灭灭,两人已将阖派粗粗巡过。步上主殿廊间。

“风、烨二位师伯与我皆属意你掌印绶,可知为何?”

景煜低声道:“弟子心修较严、仟师弟强,可是?”

容尘略侧头看了看他,点头,“景严杀伐果断,景仟术法精深,均是你不能及的。但丹药灵石、防具法器、种植矿产,这些事务总要有人来管。你入门前……”

景煜看容尘顿了顿,似不愿再说,反而笑道:“弟子入门前屡遭困顿,又年长,就便兼些杂物,亦不会乱了心神。严师弟更似煊师兄,除剑道外万事不顾,若勉强他打理俗物,恐于修为有碍。”

容尘轻叹:“修炼之道,唯‘专’而已。若非……”他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与光殿,渐缓了脚步,忽然回身对景煜一稽。

“掌门师兄!”

“风、烨二位师伯碍我颜面,不曾提起将煊弟逐出门墙之事。但他已是九煞院尊主,不能在门中久留。只……宗门弟子多有秘传,因我二人自幼相依,除弥天之外一概不曾瞒他。我去之后,煊弟必然明白,自会将秘辛一一告知,其余……”

景煜已不能容他再说,扶自是扶不起,顺势便单膝落地,沉声道:“煊师兄自然一直是景煜师兄。”

有这一句,便已足够。

———————————————————————————————

听得殿门开阖响动,程奕煊整个人缩进被子里,蒙着脑袋来回蠕动了两下。因为伤后失血中气不足,又兼胸口闷痛,不由得将额头抵在竹枕上低声烦道:“我已说了身体如何自己有数,不用吃药,听不懂的么咳咳……”

“不过几日没顾得上照看你,便又胡闹起来了?”容尘缓步进了静室,回身将门掩上。随着他进来,几盏只朦胧点亮的灯火渐渐光明,映得室中一片雪亮。他走到卧榻旁坐下,刚想将师弟从那些绵软织物中挖出来,便见程奕煊打了个激灵,猛地坐起身,却又皱着眉头半弯下了腰。

“仔细伤!”

程奕煊拽着容尘急忙伸出的宽袖,小声抽气,“耳朵这样灵……”嘟囔一句后顺势将额头靠在人手臂上,恹恹道:“师兄怎有空过来了?近来不是事务忙得紧吗,还要帮我收拾烂摊子。咳咳咳……”

容尘无奈给他拍背,等咳喘停了,收回手来。

程奕煊受正邪两道围攻受创甚重,更兼容尘为了带他回山假意决裂,激的人真气逆涌冲击心脉,刚带回瑶光时将将留了一丝气息。然而若只是如此并不至于月余不曾痊愈。程奕煊知晓父母前事后,为整顿九煞院修习魔修功法,与自幼百余载瑶光真气两相纠缠,平时尚可,此次经络有损,两种法力便来往冲突互不相让,让几百年精研医道灵药的希风也倍觉头疼。

容尘扶他靠好,眼光一扫,便见小几上一盏药碗连托盘放置,伸出手去,早已凉了。摇摇头将药碗端来,掌心法力透出,不一刻便又腾起薄雾,瞥了下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师弟,轻叹道:“先把药喝了。”

“……是。”程奕煊遭他一瞥,飞快地收回了视线,鼓了鼓脸颊,见容尘取了药匙伸手把那黑漆漆的汤药送过来,视死如归的张口,含了片刻才紧紧闭着眼咽了下去。

容尘看他将药在口中含着,知道师弟又讨巧闭了气,本不想怜惜,然而紧接着程奕煊竟然还如小时候一般皱成包子样小心的偷偷看他衣袖……想是惦记着蜜饯之类。念及师弟伶俐幼时,便是容尘此刻有满腹话语不知如何开口,也不由得微微缓了缓颜色。

“全部喝完才可以。”

“哦……”

做师弟的似乎一下子蔫了下去,又苦着脸咽了几勺。师兄待他一直很好,但是平时言语不多,也极少这样亲自动手照料他,莫不是……程奕煊想起当日自己毫无防备状态下挨的当胸一掌,瞬间觉得委屈得不行,偷眼看容尘还是一副冷峻严肃半点没有赔礼的意思,下一勺过来时,便别过头不肯张嘴了。

 

煊弟这副样子,与七八岁上偷看自己练剑不小心自潭边失足时一般无二。

那时阖派上下包括师父,谁都哄不开小祖宗的嘴,唯有后来自己连番保证再不会扔下他自己一个在房中等待,才别别扭扭的容风师伯喂药行针。

容尘唇齿微动,欲要哄哄师弟,却忽觉此时已并不能许诺什么。百余年来长兄如父,程奕煊想什么,要什么,没有容尘不知晓不能做到的,然而到了今日,恐怕就连看着他痊愈也不能够了。

 

念及此处,刚刚提起些许的药匙“咯”的一声磕到盏边,容尘手指一颤,忙定神去看,好在就剩一个碗底,并未洒将出来。他只觉心中有些空落,捏了捏勺柄,复抬起手来,放柔了语气,“最后一口了,听话。”

 

程奕煊听到身边有瓷器磕碰声音的时候稍稍哆嗦了一下,微转脸隐约看到容尘自不豫神色转为浅淡苦笑,只当他被勾起内疚自责,立马不忍心再和人别扭,不好意思的转过来快速低头抿掉他手中汤药。

“师、师兄,我不是,那个……”忘了闭气,这最后一口苦的他差点溢出眼泪,咝咝吸着气急忙解释道:“早就不疼也不难受了,风师伯说内伤都已经无碍了,咳咳咳……”忙着吞咽口水解苦的结果就是被自己呛到,容尘赶紧把药碗放下,果然从袖中摸了一小袋蜜饯出来,两指一掐便如锐刃割开袋口,直接喂到人嘴里。

“……唔……甜……”

然后是当师弟的含着糖浸的梅子含糊不清的继续解释,“……只是近几日,唔,染了点风寒,很快就会好的……还要……您不要多心,我真的一点也不……”

“煊儿,”容尘打断了他。

他把蜜饯袋子塞到程奕煊手里。收回手臂的动作有些不受控制的去往师弟鬓边,又小心落在他肩上,长长袖摆盖住程奕煊小臂手背。

“你……身份特殊,无法长居瑶光,往后……师兄没能看顾到你的时候,说话做事须得多留意些,”他右手拢了一下衣袖,左手便顺势在师弟肩上稳稳地拍了拍,“与人交手也要多加小心,照顾好自己,莫要再任性了。”

眼见向来冷面寡言的师兄被自己激的连“往后”都说了出来,程奕煊心下更加过意不去,脸上略微发烧,赶紧伸手拉住容尘半握的右手频频点头。

“师兄您说的都对,等我养好伤,”他生怕自己往日顽劣在容尘心中没有信用,语气愈发坚决,甚至举起三个手指来,“肯定好好打理九煞院,再也不让魔道来烦扰师兄,若违……”

容尘赶忙压下他手,轻斥道:“又胡说。”

见师兄恢复严肃训斥自己,程奕煊才不再耍宝,拉着容尘“嫂嫂”长“嫂嫂”短问起吴子衿,又被师兄以吴姑娘闭关修炼为由告知了近况。

 

“那,师兄何时接嫂嫂出关啊……”药效上来,程奕煊微微犯困,打了个呵欠,钻回被子里,仍努力睁眼看着容尘。

将他被压住的几缕头发小心拉出来,容尘给他往上拉拉被子,低声道:“待你大好……亲自接她。”

“师兄不许再推事务繁忙……”

“不推。”

“……今天药,这么困……师兄,明天……”

容尘没有答话,轻轻将手背贴在师弟颊上。他素来体寒,程奕煊又发热,不由得凑过来蹭了蹭,一线浅蓝光泽在容尘修长指尖隐没,唇间悄声呢喃的安神法术发挥了作用。程奕煊迷迷糊糊的侧过脸颊,最后撑开双眼,咕哝了两声。

“……额上……受伤……吗……”

“……师兄……”

气息渐缓。 

———————————————————————————————

容尘坐了一刻,慢慢抽回手掌,合拢,指尖触到袖口硬物,才恍然低头。掌门四徽之一在他左腕内侧缓缓的梳笼身周灵气,一路浅浅向上,直接到颈下灵玉。那里,另一枚徽记散开点点光芒,沟通他合身灵络与天地五行。

他缓缓起身,自师弟榻边墙上所挂含光剑鞘中,看到自己额上火痕散开,由眉心深深烧进发冠,略阖了阖眼,悄然转身步出静室。

洗心之决掐于指尖,一按眉心,一按胸口,浩瀚法力随着呼吸步伐沿全身经络逆流回溯,灵气流转,四徽渐亮,恍惚觉得天地万物均发出哀婉轻鸣,于他耳边轻轻诉说。一步冰沥,一步焚骨,到得与光殿门口,银盏烛海中将将倒映出一张白玉面容。

容尘推开殿门,希、景、桓、昱四辈俱在。

天光大亮。   

 

第四十七集完。

 

【下集预告】

仍然是秀一下我们大儿子有多受宠_(:зゝ∠)_,上次说没有下集预告了还是有了这个,以后还有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次写的这么纠结也没有广告和幕后花絮了⁄(⁄⁄•⁄ω⁄•⁄⁄)⁄

感谢贡献收视率。

 

后记:必须强烈声讨某人随便编过这段相关的剧情并且引用“原文”然后又让写这一段的令人发指的行为!捏捏!尤其在我已经写过一个【你懂的】之后,又是这种虐心的桥段!罢工!

好吧这个不知道多少章贺,我看看……似乎是从50章贺写到了52章贺_(:зゝ∠)_,勉强算作给天天的2016生快?吗?【今年本命的生快都没有产出←.←】

快点完结吧宝宝!

传送门【喻黄】双重回响:初章:(一),五十二章:(五十二),全文TAG:

评论(14)
热度(140)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