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五十一)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今天收到了wedding上的无料交换!爱大家!感动得飞起!

·由于我特别喜欢小孩子……没刹住写太多了_(:з」∠)_前面那些都没啥用,纯属私心,下章跑剧情我保证!

·初章:(一),上一章:(五十),全文TAG:,推荐BGM:Best Friends-水瀬いのり 【配合本BGM,本章简直充满了废萌的气息……


  黄少天这回连话都不说了,生怕一开口就再也遏制不住体内流窜不息的洪荒痴汉力,只目光热切地点头如捣蒜。

 

  喻妈让他逗得一直没放下按揉眼角的手——笑太久容易加重细纹。要说这生了儿子的,通常会更喜爱别人家小姑娘几分,喻妈原本也不例外,洞察到儿子的恋情之后还略有点惋惜,毕竟少了一个试穿贴心小棉袄的机会,然而一见了准儿婿却彻底改了观。

 

  黄少天的讨人喜欢法和自家儿子还不太一样。喻文州早熟而懂事,大事小情早早就能自己拿主意,即使是当妈的,关系再怎么亲密无间,落实到行动上也只能默默注视他一路往高处走的坚实脚印,给他提供能力范围内最好的,再之后,看着他就满足了,哪怕就一个背影,也打心眼里为他高兴。两相对比,黄少天显得更加接近“贴心”这一定位,无论处于泥猴儿打滚、半大小子还是这样成熟可靠的年纪,只要他仰脸一笑,小酒窝一凹,抹了蜜的嘴跟上一溜说不完的动听话,做长辈的哪个不想好好稀罕一番,搂着说一宿知近话都不嫌多。

 

  此时喻妈又没忍住胡噜了他头毛好几把,才到主卧里取了个电子相框和一本很有年代感的手工相簿出来。她先把相簿放在了一旁,将电子相框递了过去,于是黄少天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一家三口衣冠楚楚的全家福。

 

  照片里的喻文州差不多十六七岁,正是他刚出道的时候,影楼提供的的不大合身的小西装也无损少年沉静而挺拔的气质,微笑的弧度介乎于帅气和可爱之间,打眼望上去没多惊艳,盯着看久了杀伤力惊人。

 

  喻妈在旁边解释说这是他们夫妻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拍的,黄少天捂着心口仔细看了一会儿,感觉除了脸嫩了点,喻文州的状态其实和现在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今天他笑起来也是这德行,果然不管孩子长多大,在爸妈面前永远都是孩子。

 

  当然他嘴上捧的还是喻爸喻妈,用词丰富、态度诚恳,乃至于喻妈都快要信以为真了,分神琢磨起自己和爱人的基因是不是真的如此旷古烁今来。

 

  她随手点开了电子相框的主界面,密密麻麻的文件夹是按照孩子年龄归类的,再点进去能看到根据详细日期地点精心整理过的子文件夹,后面还有按照作品名归类的高清海报、剧照之类的合集。黄少天直觉这应该是喻爸的手笔,喻妈也很快证实了他的猜想,并表示一旁的手工相簿才是自己的杰作。

 

  黄少天得到了“随便看,慢慢来”的指示,估计是受喻妈刚才的描述影响,他下意识先点开了“2-3岁”的图标,该文件夹的缩略图瞬间展开成当前的背景图片,他稍稍睁大了眼,默念起了王杰希改编版的《清心咒》。

 

  天刚入秋,本来就容易上火,黄少天真怕一个激动飙出鼻血来。背景图里的他宝——这个称呼自打出现在他脑海中开始,从来没有这么合适过——穿了件水手领小上衣,配着藏蓝色小短裤和小凉拖,正伸着白嫩嫩肉乎乎小胳膊朝着镜头飞奔而来;毛绒绒的柔软额发随风扬起,清澈的黑眼睛开心得弯成了月牙形状,一排整整齐齐的小乳牙又白又亮。

 

  “啊,太可爱了吧!”黄少天面上安定如故,称赞的语气把持得十分得体,内心那一伙属性混乱的小天使小恶魔形容癫狂地起了好几个调的海豚音。

 

  他点进了一个地点是“家”的文件夹,里面除了照片还有一些短视频。虽然很想每个都看一下,但实在太多了,考虑到后面还有各个年龄阶段的小文州在等着翻牌,他快速翻阅了照片,千挑万选,选了个长一点的打开看。

 

  镜头起初有点晃,半天才定焦到小主人公身上。小孩子长得快,虽然都在“2-3岁”的分类里,视频中的小文州明显比封面上那张要稚嫩一些,正拿着勺子埋头吃饭。他身上穿了件看不出是小恐龙还是什么神奇生物的蓝绿色连体衣,家居鞋也是配套的玩偶形象,小脚丫还一蹬一蹬的——嚎着海豚音的几个声部顿时集体走了调。

 

  其实这只是一幕再普通不过的日常生活片段,由于孩子刚学会独立吃饭,饭桌显得有些凌乱,背景隐约还有晚间新闻的嘈杂声。晚饭已经进入打扫战场阶段了,小文州吃完最后几口就放下了勺,端端正正地在儿童椅上坐直了身子。年轻的喻妈此时入了镜,拿纸巾帮他擦了擦油花花的小嘴,拍摄视频的喻爸用白话说了句什么,声音比较轻,黄少天没太听清,似乎是问他吃没吃饱。

 

  “……”小文州偏着头寻思了一下,小手无意识地拍了拍肚子,说:“阿爸,仲想要嗰个(爸爸,我还想要那个)。”

 

  小动静悦耳且软萌,正经是可以上电视广告的那种标致童音,听得黄少天死死捂上了嘴,生怕控制不住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来。

 

  视频里的喻爸喻妈都笑了,喻爸很常规地问了句那是什么,这基本是幼儿学说话时期的固定节目了,不过两位并没有采取常见的“说出来才给吃”的激励模式,喻爸的语气和问“好不好吃”没什么区别,喻妈也没等小文州答话就先给他夹到了碗里。

 

  小文州也没急着吃,很快就用粤语回答了“白切鸡”,任意方言的发音方式较之普通话都更省力些,孩子从方言学起很正常,这个年纪的孩子也都会连词成句了,不至于还要夸奖一下,黄少天坐等欣赏萌宝进食之时,小文州又字正腔圆地用普通话说了“白斩鸡”,这还不算完,他顿了顿,望向妈妈,清晰地说出了单词”chicken”。

 

  视频里的喻妈看起来同样很惊讶,她和镜头方向的喻爸飞快地对视了一眼,立即鼓着掌夸宝贝真棒,小文州倒是很淡定,也跟着鼓了两下掌,这才拿勺开动。

 

  黄少天被他给自己呱唧呱唧的小动作萌到失语了,心说这不仅是所谓的“别人家孩子”,还是传说级的,别人家的天才儿童。

  

  “三语教学,先进吧?”喻妈自我打趣,眼里满是怀念与欣慰,“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才有意识地多教他说一点英语的。当时真的特别惊喜,文州也就……25个月大?我们谁也没指着那盘菜教他说那是‘chicken’,孩子这么大点的时候学习能力真是太强了,每天吸收那么巨大的信息量,居然还会自己进行归纳整理。回头我再想想都感觉有点不安,生怕教不好这孩子,来一出现代版‘伤仲永’。”

 

  “哈哈哈,伯母教得太成功了,不仅没有‘泯然众人’,还名扬四海了啊。”黄少天这么说也不算特别夸张,“国际喻”这种带着黑之气息的爱称也并非空穴来风,单看喻文州近几年受邀出席国外电影节、时尚活动的频率,同年龄段的演员中,公认咖位最大的叶修都比不了。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热爱祖国的叶影帝的京味儿口语确实挺够呛,按他的话说,“我们就不去现那个眼了,像人文州外语说得倍儿溜,出去转一圈也长脸不是?”

 

  “不不,这事我不敢居功。”喻妈忙摆手,“说实话,当初文州提出想专职去演戏,我是持保留意见的。”

 

  黄少天了然点头,这太正常了,毕竟演艺圈距离普通人的生活太过遥远,尽管喻文州刚出道就已经小有名气了,但前路漫漫,想真正混出名堂来仍是不易。其实能不能功成名就都在其次,当妈的大概只是担心儿子吃苦受屈。

 

  “他爸是全力支持他去演戏的,但有一点我们俩的看法一样,就是不希望他放弃考学。”喻妈抿了口准儿婿给倒的茶,一边说着,一边饶有兴致地和黄少天一起看照片,“我的意思是,随便考个什么他感兴趣的专业,演戏的时候学业就放一放,不会产生太大的冲突,混个毕业证也没什么损失——我和他爸工作这么多年,看着一届又一届的毕业生,包括硕士、博士,能在象牙塔里学到多少主要看孩子自身的心态和能力,学历的确和未来发展不挂钩,但总归是个受到社会认可的敲门砖,也是条退路。”

 

  黄少天一心二用的功力了得,认真充当倾听者毫不耽误他欣赏激萌正太图集,他又点开了一个“5-6岁”文件夹里的短视频,背景是阳光灿烂的海边,正在玩水的小文州看起来比幼龄时瘦了点,面容已然有了俊秀的雏形,但仍不失童真可爱。突然来了个小浪,他脚下一滑没站稳,眼看就要跌进水里——岸边的水很浅,四周都是游客,不可能出什么意外,黄少天还是捏了把汗,正在拍视频的喻妈也倒抽了口气,好在靠谱的喻爸突然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稳稳当当地捞了儿子一把。

 

  小文州重新站稳后还觉得挺好玩,咯咯乐着扑腾了一下,和他爸泼起了水玩,奈何泼不高,水珠都没沾到人脖子上,反被回击了一头一脸,落汤小动物似的甩起了脑袋。喻爸忍俊不禁,蹲下身给他抹了把小脸,询问了一句什么,玩得有点累的小文州欣然同意,要抱抱的诉求也立即得到了满足,父子俩朝着不远处的儿童沙雕聚集地进发了。

 

  “他爸是建议他直接参加艺考,就考表演系,这样事业学业不会有任何冲突,还能相辅相成,考不上可以再来一年,他愿意的话也可以直接送他出国深造。为这事我和他爸俩私下里争论了好几次,没想到最后这孩子最后折中参考了我们俩的意见,可真是……”喻妈说着笑了起来。

 

  “特别明智,十分有远见。”黄少天飞快地接上了话。至此他才算彻底了解了喻文州求学之路的来龙去脉。什么场面话、奉承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能变得可信度超群,别说他还是在发自内心地在感慨了,“我原本觉得文州这一路走得简直有如神助,呼风唤雨要什么来什么的,现在看来倒也正常——有您二位这样的后盾,自然比天王老子什么的管用多啦。”

 

  “哎哟,你这孩子真是花见了都得开,怪不得我总觉得文州这些日子以来精神状态都放松了不少,不过也得挺有危机感的吧?”喻妈揶揄地看着黄少天,话音一转,学着他刚才的语气意有所指地说:“这么一看,文州是有福气,呵呵。”

 

  ……这应该不是自我意识过剩吧?这就是“能遇着你是我们家儿子走运”的意思吧?我的天呐容我吸一口小州州冷静冷静……

 

  “咳。”黄少天轻咳了一声略过了这个话题,强迫自己把视线从画着抽象风儿童画的小文州身上移开——提及两人的感情话题,难免有那么点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发鬓,说:“哪能让他有危机感,我对他……嘿嘿,是吧。倒是我有时候一觉醒来,意识还没清醒的时候,总感觉像是做了个美到冒泡的梦,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也不能说是没有真实感,就有点空落落的,得立马见着他或者和他通个话什么的,才能落到实处。”

 

  这磕唠得很到位,成长历程中母亲角色缺失的黄大少爷遇着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光辉的准岳母,嘴上一个没把住门,连掏心窝子的话都抖露出来了——他可没从来和喻文州说过这事。

 

  不过好在不知不觉间他对书房里的状况一点都不忧心了,喻妈以同辈,或者说是更接近朋友一般的口吻和他聊这些家长里短,除了想宽慰他、让他了解喻爸的为人以外,更多的是代表一个家庭在接纳他。

 

  这种感受实在太好了,好到任何表达情绪积极的词汇都难以形容他的心境。有几次他蓦地对上喻妈温柔和蔼的目光,眼眶甚至莫名泛起了热,还好有电子相框帮他转移注意力,顺便为他打掩护,这才没让他展现出留守儿童一般的精神面貌来。

 

  喻妈若有所思了短短一瞬,很快若无其事地化身为过来人角色娓娓道来:“刚在一起时间不长,这种心理都是常有的,安全感是要通过长久的相处慢慢培养出来的。你们俩都是认真专注的好孩子,有了相互信任的基础,往后什么事都好说;再就是遇到矛盾千万别憋着、攒着,越是感情深越没必要迁就对方,及时沟通才能解决问题,是不是?”

 

  “是。”光听了个尾音的亲儿子推门而出,今天他的稳重属性全都打包附送给黄少天了,三步并作两步蹿了过来,紧挨着恋人坐了,看上去比进去前心情还好。

 

  “听见我说什么了就‘是’啊?”喻妈笑着给喻爸挪了个地方。

 

  “听着‘及时沟通才能解决问题’了,”喻文州照实说道,“而且妈说的都对。”

 

  “不好不好,让少天给比的,我这亲妈居然胳膊肘往外拐了——刚才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油腔滑调呢?”喻妈挑眉道。

 

  喻文州偏过头看着整体状态还是略显反常的黄少天,从他手里接管了电子相框翻了起来,随口下套说:“那让少天给示范一下吧——我刚才那句。”

 

  “啊?”黄少天观赏了半天幼年期男神图鉴,成熟期的实体猛地冒出来还不大适应,脑子没转弯地径直钻进了套:“就……妈一开口就是金玉良言,说什么那都是真理啊。”

 

  “哎哟怎么办,先前没来得及准备改口的封儿呢。”喻妈是个玩得开的,当即笑出了声,给了儿子一个“你们年轻人真会玩”的眼神。

 

  “这不比我油腔滑调多了?”万万没想到“别人家孩子”竟在自己家中惨遭失宠,喻文州作黯然状摇头,被回过劲来直脸红的黄少天踩了一脚,“爸,你以后不会也偏心吧?我看也要有这个倾向——刚才可一直批评我来着。”说着转向了黄少天求安慰。

 

  ……尅你一顿你还这么高兴?糊弄知名组合虚空双鬼呢?黄少天能感受到书房里这场会谈带来的积极影响,彻底把心咽回了肚子里,也没理他,勾勾手指示意他把相框还回来。

 

  “谈不上批评吧,提了点小建议。”喻爸先前刚一落座,面前就多了一杯茶——黄少天的“眼力见儿”属于被动技能,还点到了满级,在见长辈的场合着实收益斐然。喻爸这一晚上冲着他笑得多了,熟能生巧,慈爱得自然了许多,倾情推荐道:“可以看看‘8-9岁’里面第三排第一个视频。”

 

  论卖儿子手法哪家强,黄少天算是来对了地方。他依言找到了喻爸说的视频,通过一连串缩略图能看出这应该是喻文州上小学的时候演的某个儿童剧,点开一看,果不其然,一群身着各式各样动物服装的萝莉正太正聚集在舞台上。

 

  “……爸,你平时还经常翻出来看看找乐子吗?”喻文州认栽地捋了捋头发,也没拦着黄少天,大大方方地和他一起看了起来。

 

  黄少天把记忆中的童话故事都过了一遍也没看出这是什么作品,舞台上的小动物种类之繁杂实在罕见,狮子、狗熊、狐狸、狼、牛、猫、鸡、兔子、老鼠、各种昆虫……什么都有,每种还不止一只。服装和道具在儿童剧层面的制作上称得上比较精良了,妆容也是根据不同动物的特点设计的,比如戴着狐狸帽子的小文州,还贴了个黑鼻头和几绺胡须。

 

  “啊,是不是小狐狸的那个?”看来喻妈也记忆犹新,“文州他们班演得特好,都推到市里评奖去了,可惜我们只拍到了面向本校师生和家长的第一次公演。”

 

  “演的是《列那狐的故事》,挺少见的是吧?”该剧的领衔小主演主动为观众解惑,“小孩子不太容易看懂,我当时也半懂不懂的,剧本改编已经把列那狐洗白很多了,但还是搞不清楚自己演的到底是不是正面人物。不过再看看隔壁班就感谢我们班老师了,同样是讽刺封建社会的阶级斗争,他们排的是《半夜鸡叫》。”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学校的老师太有思想了!”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里小文州的一举一动,“这剧够洋气的,法国童话吧?光听说过没看过,具体讲什么的?”

 

  “狐狸代表的市民阶级经过与更凶残的那些动物代表的权贵阶级斗智斗勇,最后把他们忽悠得团团转的故事。”喻文州高度概括了剧情,覆过黄少天的手拖了拖进度条,“原作里面还有欺压残害弱小动物的情节,基本都被删了或者改成了戏弄——你看这个演野猪的,眼熟吗?”

 

  视频画质一般,拍摄地点和舞台也有一段距离,黄少天虽然能毫无压力地从众多小朋友中一眼认出喻文州,但看别人基本就不辨雌雄了。他隐约能看出喻文州指着的是个挺符合“野猪”角色定位的小男孩,摇了摇头,说:“看不出,是谁啊?是你哪个基友还是咱业界人士?”

 

  “这是严抒琼。”喻文州所说的是一个三四线的男演员名字,长大后抽了条的野猪小哥看起来顺眼多了,演技尚可,也积累了一定的人气,然而更加广为人所知的是他的整容“黑历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小时候是叫严冬的。”

 

  “嗯,我也记得这孩子。”喻妈说,“其实那时候长得也不难看,就是胖了点。”

 

  “我去,不是吧?居然是他?”黄少天暂停了仔细看了几秒,摸着下巴道:“估计真是整过了吧?而且后取的什么倒霉名字,小姑娘似的,原本的不是挺上口的吗?世界真小,他怎么没说来抱抱你大腿啊?”

 

  “整没整过也不太好说,或许是长开了呢?小时候不熟,一见面还是能认出来的。”和时不常被“整容”字眼刺激得群情激愤的吃瓜群众不同,三观正常的演艺界从业者们普遍不认为整容是黑点,又遭罪又费钱的,同样是努力和付出,没什么值得否定的。何况大部分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还是天生丽质且兢兢业业的天赋者以及自身魅力和技艺过硬到让人忽略皮相的实力者,没听说谁靠整容就能在圈内封王称帝的,两人也只是把这件事当成很平常的事在八卦和吐槽,喻文州说着一摊手:“说起来挺有意思的,我和他共演的次数不算少,还怪有缘分的,但他从来都装作不认识我——这没道理吧?怎么看都是我长残了。”

 

  “哈哈哈哈哈边儿去!让不让别人活了?”黄少天扒拉了他一把,按了继续播放键,“可能就是想遗忘儿时黑历史吧,他出道作就是《九子夺嫡》里面那个小太监来着?”

 

  “之前跑过不少龙套,小太监是他第一个正经角色。”该剧的头号主角自然是笑到最后的雍正帝了,“以勤先天下”的这位杰出统治者四十五岁才继位,和《清末风云》中的情况差不多,饰演少年胤禛的喻文州的戏份并不多,吸睛度却依然超群,“长大以后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千机》剧组,就演那种死了一次又一次的龙套,大概那时候和褚导固定合作的跟组演员班子搭上线了,听说咱下部戏里也有他来打酱油——以他现在的知名度,应该是个有台词的配角。”

 

  此类圈内八卦俩人几乎每天都在聊,黄少天对严抒琼也没再多打听,顺着话头感叹了一番确认加盟《江东双雄》剧组并很可能再次给喻文州演爹的庞泽祎在《九子夺嫡》中饰演的康熙帝很让人印象深刻,此时真正在位的“太上皇”就适时发了话:“快到了。”

 

  屏幕中刚才还热热闹闹的舞台上只剩下了一只英武的小狮子和主角列那狐,原来剧情正进展到身为国王的狮子诺伯雷被列那狐算计,以为自己被猎人捕获了,殊不知他身上的绳子正是列那狐趁他在野外午睡时捆上的。

  

  小朋友念台词往往容易棒读或是读出“有感情朗诵课文”那种刻意的抑扬顿挫,喻妈所言非虚,喻文州及其班上小伙伴们都难能可贵的没有这个毛病,整个小话剧的水平都超出了非专业儿童演员应有的水准,我们的主角自小天赋异禀不用说,饰演愚蠢而刚愎自用的狮子国王的这位小朋友表现也尤为出色。

 

  “列那狐,亲爱的列那狐!”小狮子同学满脸悲戚地呼唤着,“快来救我呀,快把这条捆住我的绳子解开,否则我就要被杀死了。”

 

  “这小孩正经不错啊!”黄老师点评道,顺便毫不谦虚地夸了自己一句:“和我小时候比也差不了太多。”

 

  喻文州是很习惯他如此直率的语言风格的,也很了解他看着什么厉害都得跟着比一比的思维模式。喻妈又被逗笑了,黄少天揉揉鼻子,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跟着笑了笑。

 

  小狐狸同学在不远处信步溜达了两圈,悠悠然开口道:“陛下,我得先顾及我自己的身家性命啊,我刚才可都听见好些猎狗的脚步声了,请允许我先一步向您告辞吧!” 

 

  “……”黄老师的表情凝滞了,他深深地沉浸在头摇尾巴晃的正太萌音中,没有继续发表点评。

 

  喻文州完全无法直视小时候拿腔捏调的自己,无言抹了把脸。他俩这种状态在旁人看来太过喜感,连喻爸都笑出了声。

 

  “列那狐!我亲爱的列那狐!最忠实的男爵!你不能把我扔在这儿啊!”被绑在道具树上的小狮子的声音越发绝望了。 

 

  “亲爱的陛下,我的确把自己看作您的最忠实的男爵,而您却轻信我的敌人的谗言,袭击我的住宅,把我当成小偷和凶手,险些伤害了我和我的亲人,要是再回到您的王宫去,不知道您还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我,您说呢?”小狐狸说着走近了两步,稍稍俯下身,歪着脑袋、颇为轻慢地打量着尊贵的国王陛下。

 

  “这么长的台词!”这段台词对于八九岁的孩子来说真的长过头了,黄老师赞许地拍了拍小喻同学的肩膀,“这段绝了,在下自愧不如,男神的台词功底打小就不一般,服气服气。”

 

  “不!列那狐,我可以向你承诺,封你为大元帅,地位只比我低一等,以后也决不听信你那些仇敌的话了。”小狮子语气急切,信誓旦旦。

 

  此时得到了国王保证的列那狐应该立刻替狮子诺伯雷解开绳子,和他一同返回王宫,然而……

 

  “我靠,怎么了这是?解不开了?”


  -Tbc-  →(五十二)


我给大家讲个笑话,拍《半夜鸡叫》的那个,来源于真实经历。

其实这倒没啥,改编得还挺有意思的,但是吧,在一部大家都是人类的话剧里,演鸡的那位同学的心情就会特别微妙。

好了我的笑话讲完了。[笑着活下去.jpg]

咳咳还有个正事,无料的通贩之前说是本月末左右发货,于是它要右了,估计得八月头上才能发啦,需要改地址的小伙伴及时敲ww哈。

再次感谢wedding上和我交换无料的小伙伴,大家都是天使!=3=对啦,后天我要去魔都嘉年华玩一圈,终于有机会参加一次全职相关的活动⁄(⁄ ⁄•⁄ω⁄•⁄ ⁄)⁄想面基的小伙伴可以关注下微博动态诶嘿嘿~

评论(115)
热度(63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