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 番外:清风自来(下)

·真没想到这篇能写这么长,一吹起我喻就嗨到停不下来。

·食用提示参见:(上),正篇全文TAG:,推荐BGM:Transformation-The Cinematic Orchestra

  

  叶修这么着推喻文州一把,多是出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心态,重要角色始终悬而未决,整个剧组的心都跟着悬着。而但凡和喻文州打过交道的,无论业界内外人士,没有对他印象不好的,叶修也不例外;再者人家实力也摆在那呢,力所能及的事,真能帮上一把,当前辈的心里也乐呵。

 

  他站在外边等了一会喻文州才跟出来,除了拿上了剧本,还帮他把外套带出来了。

 

  刚承了人情的喻文州在出来之前其实犹豫过一小下,估计叶修在小事上是个心大的主,压根不会当回事,这才拎着他那件破皮夹克出来了。

 

  此举自然并非意图抱大腿的献殷勤,刚过十九岁生日没多久的小喻同志就是这么个细心爱照顾人的性子。外加业内一直陆陆续续地有叶修和经济公司闹不和的传闻,只是当事人不抱怨,谁也不会多嘴八卦,不过看这情况也是八九不离十——叶修一咖位不算小的腕儿,大老远的出来拍戏,不仅没有经纪人陪着,连个助理都没带,喻文州是真心觉得他怪不容易的,有过愉快合作的前辈还这么提携自己,关心一下实是理所应当。

 

  “啊,谢了。”叶修果然什么都没想,接过来就披上了。他看喻文州穿的也挺少,本来还想客气一句来着,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没开春的小凉风一吹,他是真有点冷,只好通过言语送点暖意:“霍导说的对,老褚就是闹幺蛾子呢,这角色跑不了是你的,待会儿放开了演一把就成——你想来哪段?”

 

  “叶老师不是要带我飞吗?”喻文州笑呵呵地双手奉上剧本。

 

  “呵呵,来哪段哥都能带你飞。”叶修大言不惭地夸下海口,手上随意地一翻本子,稍稍睁大了眼——

 

  喻氏版本的《千机》太不同凡响了,折在不同位置的页脚和整齐的标签几乎让剧本显得厚了一倍,页面上满是勾勾画画的标识和笔记,零星还有几幅画风奇特的涂鸦。

 

  叶修自己属于整个本子烂熟于心也不会在剧本上留下什么痕迹的,他是认识不少有这习惯的同行,连韩文清这种没太拿过笔杆子、运动员出身的演员也会做一些必要的标注,但再怎么乐意写的,整个片子拍完恐怕也没到这种程度,而喻文州只是来试镜个没有很大把握的角色。

 

  有准备的人不一定能得到机会,机会最终会落到这样的人身上总没错。

 

  叶修随便翻看了两页,发现喻文州只在许之杨的部分会标注很多他看不太懂的符号和简写,对其他人物大多是一些批注式的感言,如余柏森的一段个人戏,空白处就写了一句“一个他在黑暗中醒着,一个他在光明中睡着”。

 

  叶修对纯文学性作品的兴趣不大,看的也不多,倒是能辨认出这句化用自纪伯伦那句“一个人有两个我”的名言,可惜除了感觉喻文州中二还没毕业外,也没陷入什么升华人物形象的深度思考。他略过了香港美食全攻略的几页,直接翻到了结尾,发现许之杨领便当的位置反而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标注,只有一句不知是歌词还是原创的”When you close your eyes ,you will not see the darkness”。

 

  “嗯,这小子英文比中文写得好看,看来是特意练过想撩妹的,还挺闷骚。”叶修下了结论。

 

  “要不要试试码头对暗号那段?”喻文州提议道。

 

  这段剧情恰好夹在许之杨注射毒品被余柏森打断和两人彻底闹掰之间,是人物关系最为缓和的时期,也是整个影片中难得的紧张又有趣的情节。对于影片播出后萌上“柏杨”CP的抖M影迷来说,大概可以算是唯一一口无玻璃碴添加的糖了。

 

  本片苦大仇深的情节占多数,这段戏的情绪变化同样很丰富,叶修也愿意演相对轻松点的,点了个头就把剧本扔了过去,让喻文州把那一段找出来。

 

  号称“没来得及仔细研究剧本”的三两下就翻到了情节所在的那一页,又给叶修递了回去,明摆着是不需要看台词的意思。

 

  叶修的角色台词量最大,记性也不比学习能力和知识水平处于巅峰年纪的这位——喻文州去年刚参加完高考,也就随他嘚瑟了。

 

  “来吧。”拢共没几句台词,叶修扫了一遍就记住了,他回想了一下喻文州最初和他对那一句台词时的状态,补充了一句友情建议:“这场戏没别人,你和我面对面的状态可以更松弛一点——家里有哥哥姐姐吗?”

 

  “没有。”喻文州摇头,诚心请教道:“怎么个‘松弛’法?我之前好像也没紧绷着。”

 

  “这词儿怎么说,有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思。咱俩接触不多,可能没那么熟,你对我就会下意识的客套,就算未来你全身心投入角色了,一对上戏还是容易犯这毛病,只能多做做心理暗示,想想戏里那俩认识得有多少年了。余柏森没爹没妈没知近朋友,就这么个管他喊哥的算是个维系,感情不比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浅,很亲也很随意的感觉吧——这是站在我那个角色视角的理解,具体怎么个度看你自己的。”叶修实力发挥了好为人师的特点,把剧本一卷,抱着膀给人说起了戏,“其实你已经算好的了,至少不愁接不住戏,碰着有的刚出道的小孩,眼睛都害怕得直躲,那还演个球——我一直挺纳闷的,这事发生在老韩同志身上也就算了,我有那么吓人吗?”

 

  “叶哥戏里气场特别强。”这方面喻文州是真心服气,“在同年龄段的演员里,和你对戏的时候感受到的压力最明显。韩哥那种……怎么说,戏里戏外的威慑力都没差,反而没太大压力了——嗯,我明白你大概意思了,先来一次找找感觉?”

 

  “纯属心理作用,我要是比你出道晚,还有哪门子的压力?”叶修说归说,觉得喻文州这马屁拍的还挺是地方的,而所谓“气场”,在情绪没有完全爆发的时候是可控的,他也就暗自留了心,摆摆手示意喻文州后退几步,“行了——我起头是吧?”

 

  “几点了?”叶修稍稍侧过了身说了第一句台词,说完才偏过头看了喻文州一眼,眼里带着点纵容似的笑意,“至于吗?这一路还没瞌睡够呢?”

 

  “还有不到半刻钟。”喻文州语气懒塌塌的,揉着眼睛凑近了些,捂着嘴又打了个小呵欠,“哥现在是大人物自然不一样了,我们小喽啰要操心的事很多的。”

 

  “精神着点,随时可能有放冷枪的,别怪我事先没提醒过你。”叶修说着先环顾了一圈四周情况,拍了喻文州后脑勺一下,“你眼神好,瞅瞅那边过来的小船挂的什么牌。”

 

  “……嗯?”喻文州眯着眼睛看了过去,目光瞬间由懒散变得警觉起来,说话的语速都快了两拍:“好像不太对劲啊,这和咱们之前说好的可不一样,付铮不是也说这回可能来要阴的,不然一会儿还是我和他们接头,你装运货的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问你挂的哪家的牌——”叶修说着也看出了“船上的玄机”,他沉默了两秒,肃容道:“免谈。你现在就去仓库那边。”

 

  “哥……”喻文州不赞同地看着他。

 

  “我打断一下啊,”叶修一秒转换回戏外状态,“前面都没问题,随意的程度也可以,但还不是那个意思——差点让你带出戏了,能不用喊‘叶修’的语气喊‘哥’吗?不信你改成‘叶修’,看和刚才有区别没有?”

 

  “……”喻文州竟然有些无言以对,“确实是没有同辈的兄长,拿捏不太好这个分寸。”

 

  “你稍微弱势一些,别嫌肉麻——我都没嫌呢吧,腻歪点还不会吗?”叶修循循善诱。

 

  “我知道你的意思……”喻文州憋了股劲,然而很快就泄了下来,哭笑不得地说:“但我觉得已经很腻歪了。”再腻歪就恶心了。

 

  “……我弟弟那种肯定不对,和我们家老爷子那种更不成。”叶修嘀咕了一句,一本正经地问道:“你和你爸关系好吗?”

 

  “好是好……”有这么占人便宜的吗?这戏也是没法演了,都出到北冰洋去了,喻文州抹了把额头,说:“不然还是换一段吧?”

 

  “那就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叶修了然道,“中间俩人独处都是这状态,前面装不认识那几场没什么可演的,只能演闹掰那场。”

 

  “也好啊,情绪对冲激烈,正好适合你说的那套理论。”苦情、悲情戏都好在不太容易出戏。

 

  纵观整部影片,这场戏也属于重头的了,叶修也不用现看台词,“那就来吧,找个墙角先,怕你摔着。”

 

  这一情节上来就是余柏森扯着许之杨衣领推搡了一把,两个角色情绪变化好比正余弦曲线的一次相交——一边由低沉急转直上,一边由暴怒沉入谷底。

 

  许之杨就是个为讨喜而生的配角,耍起帅来男同志看着也小心脏乱跳,卖起萌来轻松引七大姑八大姨齐声嚎,能得到整个剧组的爱称也是因为他是全片唯一纯粹的正面角色,最重要是他还是现代电影史上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撩妹角色,与本片其他男角色一律不近女色的基佬画风格格不入,无怪扮演者及其未来的恋人都格外偏爱他。熟悉套路的影迷从他出场就知道他必然得领便当,还得死得憋屈而惨烈,抹杀他身上所有的光明与希望,把美好的东西以最残酷的方式毁灭永远是最俗套又最具杀伤力的悲剧表现手法。

 

  而余柏森其人,性情上正气与匪气并存,虽说是卧底身份,但对社会的运行法则自有一套藐视王法的理解,为人心思深沉缜密,手段简单粗暴,和叶修本人也有不小的反差。喻文州所说的“气场合”,更多的是指这个角色的掌控力与领导力而形成的绝对主角感,简直就是为叶修而创造的——可影片总归是双男主的设定,这才找上了气场同样爆表的韩文清与之抗衡。

 

  说回“闹掰”的这一段剧情,余柏森和许之杨的初衷都是想将对方解救出泥潭,却在方式方法上出现了不可调和的分歧,经过这一情节后倒也没反目成仇,只是踏上了各行其是的两条路,也为全片的悲剧结尾奠定了关键基础。

 

  虽说不需要看台词,但还是需要酝酿一下情绪的。叶老师毫无偶像包袱地蹲在墙角抽了半根烟,起身之后直接拽起了喻文州衣领。

 

  “能耐了是吧?”叶修的怒并不是暴跳如雷的怒法,一脸冷漠蓄着大招的状态相当瘆人,话里的寒意更是冷到刺骨:“你他妈可真是能耐大发了。”

 

  看着架势够可怕,实际上叶修松开喻文州衣领推他的一把并没用多大的劲,喻文州只好碰瓷儿似的自己趔趄了两步。他低垂着视线怔忪了片刻,一抬眼,刚要说台词就莫名笑场了。

 

  “嘛呢?不带这么浪费人感情的。”眼下不是正经拍戏,叶修脾气还不错,出戏也很快,眉头都没皱,就无奈地瞥了他一眼。

 

  “不好意思,咳,哥你刚才的表情特别像‘崽,阿爸对你非常失望’那个,噗……”喻文州到底没绕开,让叶修占了个当爹的便宜,他决定收回不久前的心理活动,一切桥段皆可出戏。

 

  在创造表情包这一领域,群众的眼光往往很容易达成一致,喻文州着实没料到自己的无心之言还一语成谶了,叶修后来在片中的这个表情真就被截出来配了这个字,在未来数年中得到了极为广泛的传播与使用——当然,叶修一直觉得这事就是喻文州干的。

 

  “呵呵,这句的感觉就是那个意思了,不用刻意不是也挺好的吗?”叶老师也乐了,还没忘及时进行点评,“咱这剧组不像之前的那么乱套,来来回回这么几张熟脸,混多了估计就好了。我看也甭排练了,没剩两分钟了,一会儿直接上吧,情绪激烈的一鼓作气效果最好。”

 

  这一段差不多是喻文州在脑内演练次数最多的,心里也有底,于是俩人一拍即合,最后两分钟的话题立马转向了最近新出的一款即时战略型网游,并且愉快地约了战个痛。

 

  期间叶修对“喻批”版《千机》兴趣不浅,便又翻阅了一番,本以为都是些乐子,结果一不留神被捅了一刀——喻文州在最末页写的是一段歌词:“不具名的小丑 被驯服的野兽/黑暗中游走 束缚住自由/无意义的占有 无止境的颤抖/血液悄然迸流 仍要故作温柔/指尖拨动命运轮轴 断裂幕布后是谁的宇宙/不落幕冗长闹剧后 独留我一人在世界尽头”

 

  这首歌很有名,是王杰希的早期成名作《荒诞剧院》,叶修也挺喜欢的。然而怕就怕这中二的频率合到一块去,干这行的最不缺的就是脑补画面感的能力,叶修不禁仔细琢磨了一下喻文州写在许之杨惨死在余柏森面前的那段英文,再次给自己补了不轻的一刀。

 

  喻文州是不知道叶修把自个儿捅得心头血横流还舍命和他对戏的,只不过凭回到片场胸口被推那一把的力度,倒是能感受到这回要来真的了。

 

  他撑了下身后的墙,堪堪稳住脚步,似乎被这一下推得心头火起,他垂了会儿脑袋才强自按捺下火气,理了理发皱的衣领,抬眸淡淡道:“哥之前说过,我有我的任务,你不会干预的。”

 

  “……”如果叶修还保有自我意识,一定会感叹喻文州这里演得有水平,不需要梗着脖对着呛呛,照样气他一跟头。他被顶得失语了片刻,瞪着眼珠子想给人一巴掌,最终却只是恨恨地一甩胳膊,指着喻文州鼻子道:“你的任务就是绝了自己后路?!”

 

  “根本从一开始就不该留什么‘后路’!”喻文州也提高了音量,叶修散发的威势在旁人看来劲头很足,实则极有分寸,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压迫感,反而最大程度地激发了男性本能中蕴藏的血性,他逼上半步,目光如炬地说:“上次的事有你给圆,行。这次我和你绑在一根线上,真的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留着那样的硬锤,只会后患无穷——再说我做都做了,你现在放马后炮有什么意义?”

  

  还不等点了引线的叶修爆炸,喻文州陡然软化了神情,抢先道:“我知道哥都是为了我好,可你有问过我的想法吗?”

 

  字面上一句敷衍的说辞连带埋怨的质问,愣是让他吐露出了掏心窝子的一片赤诚。

 

  喻文州在拿到剧本时还没得到确定的角色,但叶修不一样,他在钻研本子的时候可是完全代入进去看的,许之杨对他来说就是个在他和付铮斗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还不得不分出时间精力牵挂的小屁孩。余柏森性格独断专行,带得他也有点往这个方向跑偏,他甚至没站在上帝视角思考过这兄弟俩究竟孰是孰非,许之杨销掉自己在警局留档的破釜沉舟之举在他眼中纯是罔顾他苦心的傻缺行径,闹掰时的据理力争更像是不懂事的胡搅蛮缠。

 

  而喻文州极富张力的表现打破了他固有的认知,也直接影响了他沉浸在剧中人的思路,他第一次代替余柏森冒出了不太寻常的想法——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这一瞬的动摇精确地传达到了喻文州那里,登时让他心头刚刚筑起的壁垒塌陷了大半。许之杨怎会不知道余柏森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让他重归阳光下的正常生活,可是太迟了,手上沾了血的他再也回不去了。

 

  和余柏森不同,许之杨还有亲人,有朋友,亲手斩断了自己后路的他又怎会不绝望,现在就连这世间仅存的护着他、在意他的人也被他决绝地推离身侧,经过沉淀发酵的委屈翻江倒海地涌入防线,他难过得快疯了,却不能显出分毫。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似哭似笑的复杂表情,他轻轻地舒了口气,认认真真地看着叶修,说:“我是想当个好警察,但不一定要很多人知道,其实没人知道也没什么所谓。”

 

  然后他的嘴角扬起一个近似于微笑的弧度,无声而清晰地用眼睛说了句“何况哥是知道的”。

 

  这本来就是一句FLAG式的台词,联想到终有一天要目睹他惨死在自己面前的深重无力感和如失手足的哀恸,叶修心口的刀插得更深了——他曾经切身体会过这样的感受,那是他不愿过多提及的经历,每一次轻描淡写都伴随着久远而细密的刺痛。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场戏他之前没觉得怎样,哪一段对手戏随便演演都能让喻文州展现出实力来,现在他却觉得这真是个顶好的主意,没有比这段更适合拿来打褚衡脸的了。

 

  与此同时,他恍然意识到喻文州不止是在个头上抽了条,也不仅仅是逐渐褪去了面容上的青涩稚嫩,演技上的进步其实只是表面现象,这是由思想的成熟、阅历的累积与技巧的纯熟相互交融聚变而成的一场由内而外的蜕变——如磐石,更如破竹,坚定不移地蕤蕤而生。

 

  他有很多话想说,他想说还来得及,就算宋寰宇那货死球了也一定还有挽回的办法;想说徐知航嗝儿屁了是他求仁得仁,别什么黑锅都往自个儿脑袋上扣;想说你小子根本不了解付铮是个什么犊子玩意,以为把我支走了自己能对付得了他?

 

  可他喉咙里像是不上不下地哽了个钢丝球,磨得生疼,什么都说不出来。

 

  半晌,叶修深深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心说这台词写得实在太有内涵了。

 

  “狗屁。”他掷地有声地说。

 

  叶修极少在演戏的时候脱离人物,心生感慨无从抑制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他在这场戏中的任务已经完成得差不离了,几个回合的情绪抛掷过后,余柏森的状态转入沉寂,许之杨则渐入高潮,如果是正式拍摄,这一部分的镜头他大概只能占一小半,此时也没有人过多地关注他的表现,所有目光都齐刷刷地汇集在喻文州身上。

 

  估计是自出道以来以来都足够红,叶修对“长江后浪”扑腾出来的小水花向来秉持着一种超脱尘世的情怀,他从不认为谁红了会是种威胁,毕竟只有红了才算是和他站在了“可堪一战”的平台上,而性质纯粹的竞争正是他喜闻乐见的现象。

 

  这样单纯的乐趣太难找了,演艺工作的商业化和娱乐化早已成了主流,“名利场”、“大染缸”这一类经久不衰的别称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种真实写照。叶修疲于应付一切和本职工作无关的事宜,倦怠的消极抵抗态度是他与嘉世内部初现龃龉的根源,此时的他还没能和整个圈子的氛围达成一个相对圆满的妥协,要不日后也不会有被黑到滚出圈再“白手起家”的传奇故事。

 

  但对于演一辈子戏都不会腻的叶老师来说,无论何时都不会觉得自己入错了行。纵然圈里不乏利欲熏心、投机取巧的搅屎棍,更多的还是有着卓越天赋与无尽热情的努力者,他们有的尚且籍籍无名,有的已然崭露锋芒,无关身处怎样的高度,最大的共同点即是将他人口中轻蔑的‘戏子’二字视作毕生荣耀。单是看着身边这些人眼中的热忱与专注,叶修就蓦地燃起了中二之魂,生出了一股自己必将成为一个巅峰时代的参与者和见证者的强烈预感。

 

  思及后生可畏,叶修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位仍在象牙塔里的发小,莫名感觉喻文州和他俩人碰到一块能挺有看头的——两种流派出类拔萃的代表,截然不同的经历与戏路,一个圆而不滑,一个锐而不利,有机会真应该给引见一下,看看能擦出怎样的火花。

 

  可惜这只是个一闪而逝的念头,日理万机的叶老师转过头就给忘了,也无从得知数年后时不常被塞一嘴狗粮的影帝大大还记不记得当年在脑内拉过的郎。

 

  “……哥也不用和我多费口舌了,”喻文州正在给长台词收尾,他对褚衡的严苛早有耳闻,因此谨慎地一字未改,“你有你的想法,我做我认为正确的事,完全可以互不干涉。”

 

  叶修最后还有一句冷嘲热讽的台词,但他懒得说了,索性回头朝着导演一挑眉。

 

  “行了,确实比刚才强不少,往后还有再磨合磨合的余地。”褚衡缓缓点了头,拍板道:“就他了。合同你们谈吧,通知小赵他们那组,准备拍定妆照了。”

 

  片场众人喜大普奔,就差拉个“热烈欢迎大宝贝进组”的横幅了。叶修对这一标准结局毫不意外,比较意外的是他眼睁睁瞅着喻文州眼里明晃晃地浮起了两排大写的“耶”,面上还在极力克制,酝酿了两秒也没说出句什么,就笑眯眯地和他抬起一只手来。

 

  “……出息呢?”尽管觉得这种行为有点蠢,叶修还是很给面子地和他击了下掌,并且把本应说出口的这三个字换成了用面部表情来表达。

 

  总导演转身出了内景后,棚内的欢呼声更是达到了顶峰,喻文州先后和自家经纪人、几位主演以及导演组、统筹、剧务等等拥抱了个遍。喻文州的合同还没签,叶修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解救全剧组于水火的“组宠”待遇,喻文州被七嘴八舌的工作人员围了一小圈,有关心他学业状况的,有询问他忌口问题的,还有闹着玩旁敲侧击打听他有没有小女朋友的——叶修只好去慰问了一下同样刚进组的张新杰,同时深觉自己可以和另外一位男主搭个伴收拾收拾回家种地了。

 

  喻文州的剧本还揣在他怀里,被他窝来卷去的有失美观,于是他反着卷了卷聊作补救,这才发现之前只顾着翻内页,原来封面上还有一小排人为添加的副标题——“千机叵测,初心未变”。

 

  “啧,有点俗啊这句。”叶修笑着摇头,胸前那两把刀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就被拔了出去,他瞄了一眼从容有礼应对众人的喻文州,隐约觉得那两排“耶”还加上了中老年表情包的三百六十度翻转七彩闪烁效果,不禁“扑哧”乐出了声,又手欠地蹂躏起了剧本,“不过在理。”

 

  剧中人的故事有始有终,表演者的人生不会画下句点。

 

  -Fin-

 

 

十分感谢各位看到结尾【鞠躬❤   

我对自己秒睡的功力始终没有一个正确的预判,特别抱歉,正篇这两天也会更的~

《千机》是挺多小伙伴都表示过感兴趣的戏中戏,也确实是我构思最完整的一个剧本。在双重的位面上,本片的CP混战可以说是女性向论坛的长期流量宝,五位主演人物两两都有交集,着实是贵乱典范,这一点可以参考小天使 @银虎斑猫 的文字版预告片,体现得很充分23333

正常再怎么贵乱的同人圈,大家圈地自萌也不会怎么掐,但本片人物之间涉及着连环相杀关系,最终只有余柏森存活这个是我早就剧透过的,宋寰宇和许之杨都死于付铮之手,徐知航是被许之杨坑死的,付铮是在最后被余柏森一枪崩死的,这就导致了一家的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物的黑。

不过身为编剧咳咳我需要声明一下,这片肯定是没有真·基情的,一定要说的话,唯一一个箭头是付铮对余柏森的,老早发现他是卧底还不干死他我觉得这只有爱能解释【x而且叶的CP我最喜欢韩叶来着⁄(⁄ ⁄•⁄ω⁄•⁄ ⁄)⁄好吧这是开玩笑的,付老大是一个性情极度扭曲的人,压根不知情爱为何物,他对余柏森属于嗅到同类的直觉,后期演变成了“就算你杀了我也不会背叛我的”蜜汁自信,而且在结尾也应验了【一声长叹

柏杨是双箭头兄弟情,这个污不起来的,喻总弯了杨杨也是直的,我觉得我写的也足够正直啦【再三强调这事真不是此地无银而是怕井绳_(:з」∠)_俩人都一心想把对方捞出去,最终的人间惨剧……我作为亲妈是写不来了,正篇完结后会请好心友写个电影结局来补刀的,我就不会再写千机相关啦=w=

话说有想看少天和他眼哥哥是怎么认识的吗?倒是可以作为和本篇对应的番外23333

总之我还是先抓紧撸正篇,给我CP造糖才是第一生产力哈哈哈~


评论(64)
热度(334)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