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五十)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我了个去这回这FLAG立的,两周没更【捂脸跪地……

·家长没见完,极其啰嗦_(:з」∠)_不管怎么说五十章啦可喜可贺,友情竞猜本文能在几章完结=w=

·初章:(一),上一章:(四十九),全文TAG:,推荐BGM:HOME-伊东歌词太郎

  喻妈眨了眨眼,喻爸无声而短暂地笑了下,也给媳妇夹了块鱼肉,平静地说:“是我赢了。”

 

  喻文州愣了一小下,随即用力握了握黄少天的手,眼里带上了喜色,笑问道:“你们俩又赌什么了?”

 

  “下个月去哪玩。”喻爸说着看了媳妇一眼,“先去北海道,寒假再去济州岛,还可以多呆几天。”

 

  喻妈无谓地摆了摆手:“本来就是和你玩玩的,先去哪都一样。不过和你赌儿子的事我好像就没赢过?当真是‘知子莫若父’,哎,不服不行呀。”

 

  黄少天仍处于大脑半停转的蒙圈状态,由于喻文州笑得太有感染力,身体上又得到了安抚的讯号,他不由自主且不明就里地跟着笑了一下。这个懵逼笑容不知怎么戳到了喻妈的萌点,她乐得直掩嘴,拍了喻爸一把:“少天真人可比电视里还招人喜欢。欸,他爸,说好了别总板着张脸的,昨天让你练习慈爱微笑的时候不是还挺好的吗?”

 

  正喝着汤的喻文州差点没呛着,喻爸还是很淡定:“你问问孩子,我和他笑得慈不慈爱?”

 

  没吃没喝的黄少天愣是被自己吐沫给呛着了,一边咳一边狂点头。喻文州和他真正慈爱的母亲不约而同地给他拍了拍背,才终于让半边神魂遨游天外的这位逐渐找回了理智思考能力。

 

  喻文州的这个柜出得颇为出其不意,除了唤醒黄少天食欲一事迫在眉睫,不知会不会有那么点意图“攻其不备”的小心思。而姜还是老的辣,喻爸喻妈不仅没有措手不及,现场状况还平和安定得过了头。虽说他们家的和谐基调摆在这,也不可能来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剑拔弩张,但黄少天在直觉上还是有些不安——倒不是什么不妙的预感,只是感觉这事没完,或者说,压根没开始。

 

  抛开直觉客观分析,目前情况还是较为乐观的。和黄少天事先想的一样,思想觉悟高的家长往往不存在什么恐同倾向,就算心里边不乐意自家儿子搞基,也不会当面给别人家孩子难堪。喻妈话里话外都对他表现出了喜爱,但不排除单纯是出自涵养和礼貌;喻爸则秉持着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当然很可能是不方便当场表态;喻文州应该是最了解他爸妈的,黄少天瞟了一眼他喜上眉梢的状态,感觉男神难得回一趟家,不好说是不是也有理智不在线的时候。总之本次会面的具体效应还有待商榷,自己也还有不小的发挥余地。

 

  至于他之前为什么怂了——喻文州哪会做勉强他的事,一眼就看出他只有一小部分是因为心理建设尚未全面竣工,大部分都是针对昨天夜里……延续到今天凌晨的事闹别扭。

 

  俩人酒量相当,差不多都是一个加强排的叶修水准。昨晚大家都在兴头上,黄少天有心帮男一号挡酒也不太挡得过来了,想着俩人中间得有一个保持清醒的,顺便也能见识一下男神真喝高了是什么状态,于是在一众主演轮着“打圈儿”的时候,他可耻地尿遁了。最后黄少天属于头脑清醒但走不直路的状态,喻文州比他多喝了三成左右,要说断片儿了吧,第二天问他点什么也还有印象,最显著的症状也不过是说话前需要经过三秒钟思考以及手脚放开了些——限定对象是自己,黄少天觉得他还算酒品正经不错的,直到回了房间……  

 

  黄少天更愿意把自己今天的行为定性为索取安慰式的打击报复——说白了就是撒娇要糖吃——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天知道他直到现在还腰肌酸软浑身不适,而且喻文州都好意思含着他耳垂肉麻兮兮地求他来第三次。他简直不敢回想那一声声低哑的、又像是孩童耍赖般的“少天”,生怕自己光天化日之下闹个红脸。

 

  “……咳咳咳,实在不好意思,伯父伯母,我有点紧张。”黄少天回拢住喻文州一直没拿开的手,摩挲了两下,给他放回了腿上,附带“差不多就行啦我不是已经在装受了吗”的眼神,转脸调整出一个深受中年妈妈粉们喜爱的乖萌笑容:“其实也没打算瞒着,就是文州说的有点突然,果然你们都已经看出来了。”

 

  两人平时随时随地都在比拼着男友力,始终胜负未分,眼下喻文州一切言行举止都摆明了要做绝对的强势方,黄少天自然得给这个面子,这也是他有意克制自己不多话的原因——看起来沉稳讨长辈喜欢是一方面,话说多了难免会带起节奏来,今天的节奏还是由喻文州来掌控比较好。

 

  “我猜他们之前也不确定,还是因为我带你回来过节。”喻文州心情大好,笑起来的迷人程度径直上升了二十个百分点。黄少天内心三个小恶魔凑在一块嘀咕了几句就嘭地一声消消乐了,自此彻底原谅了他昨晚令人发指的胡作非为,又听他问道:“爸,具体赌的什么?我会不会明说?”

 

  “嗯,你妈觉得你在中秋把人领到家里来就算是挑明了,我说你如果不明说,就白带人回来了。”喻爸见黄少天正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面部表情犹如正在读条一般僵直了两秒,随后缓缓露出了一个比之前弧度都明显的笑——确实称得上慈爱,可惜生生把黄少天刚调整好的心态笑回了原水平。

 

  喻妈哭笑不得地按了两下额角:“老喻啊老喻,你可真愁人。”

 

  亲儿子强忍着笑配合吐槽:“可以了爸,少天已经感受到你的慈爱了。”

 

  “之前看不太出来,伯父这么一笑才觉得文州说不上是哪,和您特像。”黄少天强行圆场,好在“孩子像不像父母”这一话题的主观性太强,他睁着眼睛说瞎话也没人能看出来,“脾气秉性更像伯母一些吗?”

 

  “不太好说。”喻爸答道。

 

  “这个真的不好说,两边都有相似的地方吧,但我偶尔也犯犯嘀咕——当初到底抱没抱错?”喻妈玩笑道。

 

  “应该是面上像我妈,内里更像我爸吧。”喻文州自我剖析着,顺带逗了黄少天一句:“他确实……嗯,挺慈爱的,不要被表象蒙蔽了。”

 

  ……你们爷俩内里性格很像?黄少天不禁琢磨起“慈爱”一词是不是有什么隐藏含义来。

 

  喻妈看黄少天也垫上了肚子,悄悄捅了捅喻爸,喻文州见状先会意地放下了勺。果不其然,喻爸清了下嗓子,举起了杯:“自己家人过节,能团圆就是好事,不多说了,你们在外拍戏辛苦,多注意身体,好好相处吧。”

 

  “少天常来家里玩。”喻妈补充道。

 

  “谢谢伯父伯母……”后续的常规场面话对黄少天来说,连脑都不用过,他却不知怎么哽了一下。

 

  一瞬间他像是卸下了全部负担,浑身上下轻飘飘的,又像是背起了一份沉甸甸的嘱托,在感受到那重量的刹那,对方还未开口,他就擅自把期限定成了一生。

 

  自从交往以来,两人各自嘴上不说面上不露,哪能一点精神压力没有。在公众舆论方面,黄少天佩服自家咖位大的男神反而更想得开,但在家庭方面,喻文州绝对比被放养惯了的他要重视得多。过后再回想起喻文州见了自己亲爹前后微妙的态度变化,黄少天甚至觉得如果没有他爸这一波恰到好处的神助攻,以喻文州间歇性运转的奇妙脑回路,俩人搞不好到现在还没上本垒呢。

 

  前些日子喻文州每次和家人联络,黄少天基本都在他身边,听他几次不经意之间提到自己名字,却又点到为止似的不会说太多,心里滋味说不上是甜里掺了几分酸。走到这一步之前,行事全凭自个儿心意,从没想过要向谁证明自己的黄大少爷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想着竭尽所能以图得到谁的认可,落到实处难免有些生疏。这点倒谈不上是出于为对方着想,喻文州的压力就是他的压力,能在没有负担的心境下尽情享受恋爱带来的美好感受是双方都渴望的。

 

  事实证明确实是他多虑了,有那么多的人都想把这世间的一切美好捧到喻文州面前,最爱他的生身父母又怎么会轻视他重要的决定,甚至阻碍他幸福的可能呢?

 

  “……谢谢。”黄少天轻而郑重地重复了一次,水晶杯相碰发出悦耳的声响。他目光稍移,正遇上喻文州望过来的眼。

 

  喻文州毫不费力地读懂了第二次谢谢的“含义”,黄少天也只凭这一眼就知道两人又默契到不言而喻了;无数次灵犀相通换来了数不清的会心一笑,每一次又都会有新的触动。

 

  谢谢他们这样爱你,才有了来到我面前的你——让我爱上这样的你。

 

 

  这顿饭终于吃得有滋有味起来,黄少天仍是尽量保持着捧哏角色,一是为了不让稳重的人设崩坏,再一个是因为喻文州在老家主场开了话匣子的状态实在太有意思了。

 

  这人干起本职工作来,认真敬业到圈内外知名,一丝不苟像个老戏骨;作为模范好男友温柔体贴无可挑剔,分分钟能把自己宠上天;而在他爸妈面前……大概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心理年龄比起前两种角色呈直线下降趋势。站在黄少天一贯的清奇视角,感觉喻文州经常说着说着就放出了“你们的宝宝厉害吧,夸我夸我快夸我”以及“我找的天天是不是也超——棒的,夸他夸他快夸他”两种信号,OOC得也只有他爹妈才能认出来了。

 

  当然喻文州的人设并没有崩,为人儿女者,长大以后和父母交流总是倾向于“报喜不报忧”的,随便聊聊拍戏的事,他总不能反省自己哪里没表现好或者说导演是怎么教他做人的,多是讲些趣事和印象深刻的细节。一定要说的话,那两种信号也不是完全不存在——黄少天对他的解读向来是跑偏,而不是错觉。

 

  但要搁一般父母也不会助长这种“骄傲自满”的风气,这两位则不然,喻妈全程心花怒放地捧场点赞,一个椰奶广告在她眼里就跟奥斯卡获奖片段似的,黄少天作为捎带的“乌”都快要不好意思了,身边的“屋”却安之若素,显然是习以为常;更甚的是喻爸,还会举一反三,并且有理有据地说出哪里具体怎么好,估计专业影评人看片子都不如他看得细致——过去是仅限他儿子的戏份,自此准儿婿也跟着借上了光。

 

  黄少天这么一横向对比,颇为怅然地发觉自己是有点缺爱。老早就跑路的妈不用说,他爸对他的爱好和事业的态度纯粹是“虽然老子不知道你小子鼓捣的都是些什么鬼,不过你玩得乐呵就成,要钱管够”。他也终于明白喻文州之前为什么会缺乏经营粉丝效应的意识了,要是在最重要的人那里就能获得充足的赞赏和认同感,谁还会那么在意他人的看法呢?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自己已经不太在意网上变来变去的风向了,原本以为是受喻文州观念影响,现在看来,还是因为被最看重的人捧得多了,由外界获取满足感的需求也就相应地减少了。

 

  饭是早就吃完了,闲话家常的工夫过得飞快,两人到家的时间本就不早,下桌时已经是收拾收拾可以准备洗洗睡的点了。然而还没等黄少天通体舒畅地换上口气,他之前的预感就实现了——喻爸和喻文州招了下手,示意他来书房说两句话。

 

  按说客人还在,这样略有些失礼了,喻爸也和黄少天歉然地点了个头。喻妈似乎是想要劝阻一句,最后却拐了个弯,变成了劝慰黄少天:“他们爷俩关系好,说说知心话,经常都不给我听的——来来,伯母陪你聊,文州有没有什么不肯告诉你的小秘密?我这儿全爆料。”

 

  “……”亲儿子地位不保,喻文州默然片刻,十分诚恳地说:“妈,记得给我留点面子。”

 

  “那肯定的。”喻妈爽快应下,“你小时候洗澡扑腾水啊,穿开裆裤满地爬的那些视频我就不给少天看了。”

 

  黄少天:“……咳,呵呵。”怎么办怎么办好想看超想看啊!!!

 

  没想到还有额外福利,其实黄少天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有一万个理解。两人后天都有通告,明天深夜就要飞回北京,睡到自然醒再出去玩一白天,最终能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是这两顿晚饭。黄少天和他那不着四六的爸时不常就能碰个面,出柜那次也特意在送他爸去机场的路上单独交流了几句,喻文州上一次回家还是过年的时候,这还不让人家素来亲密和睦的父子当面说上两句,未免太惨无人道了。

 

  理解归理解,该慌照样慌。尽管黄少天对今天得到的反馈已经无比心满意足了,但剥离开亲切友善的表象,两位长辈仅是表达了接受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进一步对他们的未来发表看法,比起口无遮拦、嘴上火车跑到国外代孕去的黄爸,这样的态度显然更加谨慎有分寸,却也说明了问题——如果是看好,那么没道理不说出来大家高兴一下,除了尚在观望中,就只剩下不太乐观的看法了。

 

  不是黄少天以貌取人,实在是喻爸的神情自带了“唱衰”的调调。喻文州进屋关门前还没忘和他微微一笑,递了个“安心”的眼神,反倒搅得黄少天心里“咯噔”一声——这个桥段实在太经典了,当事人还乱立FLAG,他随便发散一下思维就能接上一箩筐虐梗。

 

  喻妈也在同一时间收到了儿子的托付讯号,拉着黄少天坐到客厅沙发上,开口就是干货:“咱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和文州他爸前阵子都在试着了解你,你面向公众的形象很真实,我们都觉得你很好,有才华、有能力,性格也好,各方面都很优秀,不过他爸劝我别和你表现得太明显,说你们刚在一起不久,很多事都还没明确,这样会给你带来压力。我想想也有道理,感情终究是你们自己的事,能不受任何其它因素影响才好。现在说出来是怕你多想,他爸估计也是想多了解一些情况,看看能不能为你们将来的发展提点值得参考的建议。”

 

  “嗯,我知道。”黄少天心下微动,但对书房那边的状况还是不抱什么太积极的想法,索性开诚布公道:“就是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挺有压力的,哈哈。我吧……就那么回事儿,文州才是真的好。感情的事变数大,我空口无凭和您做保证没什么意义,就算伯父现在不太看好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兴许再过些日子就能改观了。”

 

  见黄少天笑得有点勉强,喻妈干脆戳破了他大过天的脑洞:“你看看你看看,想到哪去啦?像文州和小叶俩人拍的那广告里,演的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刚才我说的确实是猜测,但伯母拿人格和你保证,当爸的绝对不会因为感情上的选择指责他、为难他,无论说什么都是为了你们能走得更好,快放心吧。你伯父刚才在饭桌上不是也表过态了吗?别看他总板着张脸、不言不语的,你是不知道他有多惯着孩子——文州小时候淘气,我说话语气稍微急了点,老喻同志过后都得和我理论一番。”

 

  “文州小时候还挺不老实的吗?可真看不出来。”黄少天被男神儿时趣事的八卦转移了注意力,暂时掐灭了庸人自扰的念想,“不过也是,聪明小孩大多都很好动嘛。”

 

  “连着自己一起夸了?”喻妈笑眯眯,“少天听没听说过有个词叫‘蔫儿淘’?就是这孩子从来不故意调皮捣蛋,但好奇心啊、探索欲这些特别强,还倍儿有主意——过去经常一眼没看住,小手就抠进墙上电源去了,把我给吓的,好声好气说了几次也不管用,就训了他两句,弄得长点句子还说不利索的孩子泪汪汪地反复和我道歉。哎,这事怎么说呢……我那时候还是年轻,急躁,想法也不成熟,他爸就处理得很好。”

 

  ……这哪像是人类幼崽?不就是个天使吗?!黄少天面上挂着弧度适宜的微笑缓缓点头,内心早已呼啸成一阵狂风,穿越回去啃了含着眼泪不往下掉的小州州一万口;余下的一丁点理智稍微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童年,可惜除了鸡飞狗跳也没什么其它太深刻的印象了,但他估摸着自己小时候恐怕是挨了揍也不肯服软的顽抗到底熊孩子型,而喻文州那么丁点大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为自己的过失主动道歉的意识,足见这两位可敬的长辈是怎样的言传身教了。

 

  “老喻虽然是个学术脑,有时候一些想法做法比较另类,我也经常觉得他怪缺乏生活情趣的,但他在人情世故上其实比我要通透得多。咱们对待至亲往往最容易忽略人情,他就从来不会,我没少在无形中受教;这么多年如一日对待儿子的耐心和用心,我也自愧不如。”

 

  喻妈说着说着,略显腼腆地笑了一下,低头捋了捋鬓发。酝酿已久的黄少天终于找到了空当,即刻发自内心地夸赞了一下可爱可亲的伯母,同时毫不意外她在不经意间流露的少女心,更生出了些亲近之意。

 

  这位知名学府的女教授之前所表现出来的也是十分年轻而开放的心态,爱说爱笑,黄少天几乎能想象出她是怎么和手下学生打成一片的,唯有在谈及丈夫与儿子时……与其说是有了些贤妻良母的表现,不如说那种历经岁月沉淀而愈发醇厚的温情与爱意在这种时刻才会显露无遗。

 

  “哈哈哈,这孩子嘴怎么这么甜,也是招人喜欢得没谁了。”喻妈揉了揉黄少天脑袋,接着说道:“像刚才说的那事,他爸赶紧冲过来抱着哄了,顺带着尽量浅显易懂地讲了漏电、触电的原理,又找了点不那么可怕的图给他看,给他解释为什么不能碰,估计孩子那么小也不怎么明白,但至少能让他知道大人不让他做什么事,都是有原因的。过后他爸也批评了一下我,说‘不能让孩子认为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就是做错了事,一味强调‘不能’、‘不可以’也是没有实质意义的,孩子再小也有自己的想法,咱们不能怀着成年人的‘恶意’把他的一切行为揣度成淘气不听话,搞不好他只是觉得电源的孔位里连通着什么另一个世界,爸爸妈妈怕他走丢才不让他去玩的呢。’——你伯父是不是和你想的不太一样?”

 

  “……”黄少天这才顿悟这父子俩性情上的相似点在哪了,差点一个嘴快问出“伯父是不是也是水瓶座的”来,“嗯,真是很不一样啊,哈哈——文州真会投胎,羡慕死啦。”

 

  “欸,说了这么多不相干的,差点把正事给忘啦。”喻妈挤了挤眼睛,“视频答应他不给你看了,要看看照片吗?”

 

  -Tbc-  →(五十一)


喻黄wedding目测去不上了【叹气——但是会有无料替我爱大家的,做无料的那个变成中篇的短篇我得先撸出来哈。总感觉最近状态不是太好,写1W能砍五千,最后还是这么多废话【抱头……不过这次更这么慢是因为我摸别的鱼去了咳咳,下次不会了么么哒!

评论(108)
热度(672)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