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四十九)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我回来辣(づ ̄3 ̄)づ╭❤~从这周开始恢复一周两更!准备做无料的短篇被我搞成了中篇【。过几天再发!

·愉悦的见家长,正好五十章进终极副本w

·初章:(一),上一章:(四十八),全文TAG:,推荐BGM:my star...-Remedios

 

  “我了个去!你什么时候来的?”黄少天惊恐起身,大力拍了一把仿佛刚从地砖缝里长出来的叶修,“大眼呢?我记得他那趟航班不是比你早吗?延误了?还有,不要乱讲好吧,我怎么舍得那么对我宝……贝得不行、怎么金贵都来不及的男神,这么惨无人道的事也就你能干的出来!”

 

  “谁也没说你能干这事,我这不是推测文州的脑内活动吗?”叶修此行照例带了助理,裹得还挺严实,说完这句才摘了口罩,“其他人这么干也没什么杀伤力,我们以前经常这么逗他,他委屈得过来吗?”

 

  “我靠!你还真干过啊!敢情不止是旁观人残着不理,还来一手火中送碳啊?有这么欺负人筷子不好使的吗?叶修这事我真得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一看黄少天真像是要急,叶修连忙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的大招:“得得,打住——都是闹着玩的,那时候组里数文州年纪小,哪有人能大着脸和他抢食儿啊?”

 

  “确实,在饮食方面,大家都很让着我的。”喻文州点点头,以近来独创的斯文式揩油心法娴熟而不着痕迹地搂了把黄少天的腰,“其实和叶哥猜的差不多。设定上我这个角色不是被少天那边拒绝过一次了吗?我觉得他还挺好面子的,再鼓起勇气打电话过去肯定得别扭着点,我就回忆了一下之前咱几个一起吃火锅那次,少天说了句‘不然以后还是去吃串串香吧’……”

 

  “天呐哈哈哈哈哈!没看出来wuli州州还是个玻璃心啊!怎么还记着啊,得有多大的心理阴影?来来,快和我比量一下。”周围都是群众演员,黄少天笑得内敛了不少,而借着悄悄话调情的这套玩得已经很是炉火纯青:“亲爱的你知道我纯属有口无心,往后咱再吃火锅,你一律不用动手,带着嘴就行了。”

 

  虽说是黏糊糊的情话,但黄少天眼里的戏谑之意再明显不过了。喻文州口头上拿他无法,还被刻意的“耳旁风”吹得激灵了一下,游走在人腰际的手即刻不甘示弱地摸索到最敏感的地带,不轻不重地揉捏了一把,换得“嗷呜嗷呜”的告饶数声。

 

  俩人如此这般来了一段虐狗LIVE权当招呼了一下叶影帝,随即被导演喊去继续拍正经戏了。而喻文州提及吃火锅那次,倒让叶修突然觉得有那么点感慨。

 

  几人本次再聚首和上一次不过相隔两三个月,尽管毫无障碍地接受了两位好友如同龙卷风一般的恋情,但也不比王杰希在两人爱情的小火苗初露端倪时就有所察觉,叶修压根就没长关心这码事的弦。早先没看出有什么,上次见面又有长辈在,如今眼瞅着这俩人好得蜜里调油似的,视觉上受到的冲击力和感染力着实很可观。

 

  他捅了捅身边目不转睛盯着偶像看的助理,正要逗上两句,对方却先开了口:“叶神,你说……黄少和喻总是不是真有点那个意思?”

 

  叶修挑了挑眉,想想也不怎么意外,许博远同样是货真价实的圈内人,搞不好对圈内生态比他还熟悉点,加上对偶像情绪的感知总会敏锐些,嗅出基情味道来再正常不过了。

 

  见叶修不置可否,许博远心里大致也有了数,他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不方便透露的话我也不八卦了,不过能不能再拉黄少过来合个影啊?”

 

  “出息。”叶修摇头笑笑,知道自家助理对黄少天是真爱,说话做事也极有分寸,干脆低声道:“他们俩现在的确是那种关系,短期之内没有公开的打算——怎么样,有没有失恋的感觉?”

 

  许博远没料到叶修这么直接,短暂地惊讶了一下,很快心平气和地说:“原来还真是……我觉得很好啊,很相配,这么看起来也很相爱。我是理智粉好吧?男神找到合适的感情归宿当然要为他高兴的,而且我也很欣赏喻总,只是有点担心这种关系……就像是个隐形炸弹,一旦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被动曝光,嗯……”

 

  “你们蓝雨的公关水平你还不放心吗?合影等他们俩演完这段的吧。”叶修不以为意,摆摆手婉拒了工作人员让出来的椅子。音响正放到第二段副歌,他随意地跟着哼哼了起来——

 

  “时过境迁后再次把手紧握/能否兑现过期承诺/这些年有漂泊(是执着)/曾落寞(或洒脱)/执念没变过~♪”

 

  “不是说了别再找我了吗?”黄少天面无表情地走出了玻璃门,遥遥看见了电话那边的人,干脆低头一笑挂断了手机,快步走到喻文州面前,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阵他瞬息万变的神情,重新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锁屏上是两人“年少”时的的合影——刚在上一个景自拍着玩的。黄少天朝喻文州晃了晃屏幕,展颜笑道:“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好歹给我一次主动的机会嘛。”

 

  这个借用手机完成的细节动作十分顺畅自然又契合台词,是黄少天临场加的,以致原本由于篇幅所限而有些突兀的和好桥段也没有显得过于僵硬。别说易导了,连喻文州都觉得挺惊喜的,当然他现在看起来也的确足够惊喜——黄少天被他一把搂进怀中,双脚离地转了一圈半。

 

  “多年后才懂何谓情投意合/不枉我们各自跋涉/这一次不退缩/不软弱/再从头来过~♪”

 

  “唔……哈哈哈哈!你失而复得开心到飞起也不用让我替你飞吧?”脚落地后,黄少天同样大力地回抱了恋人,两人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借着工作之由腻歪了一会儿,反正也不收音,还能顺便吐槽两句剧情,“偶尔虐你一回也挺有意思的,就是时间长了不行。下回咱俩可以玩一个对视着看谁先亲上去谁就输的游戏,哎不行不行,我根本没有胜算。”

 

  听到身后喊了咔,黄少天回头问道:“易哥,刚才文州这样转也行吗?会不会太不严肃了?”

 

  “哈哈,咱们不需要严肃。”片子拍得顺利,易凡心情正好,打趣道:“本色出演杀伤力惊人啊两位老师,你们看看摄影小哥——为什么他的双眼常含热泪?”

 

  “因为这一波虐狗太强势,哥几个都快要弯成一条桥了。”摄影小哥配合作抹泪状,“凡哥干脆收了我吧?”

 

  “如果你是我的菜,肯定不会直到现在才弯。”易凡怜爱地拍了拍他。

 

  “那易总喜欢什么类型的?”一片哄笑中,摄影助理也跟着起哄,他眼睛扫了一圈,到底没敢拿面前的两位咖开玩笑,转而促狭道:“就说咱公司这批新人吧,你最中意哪个?”

 

  见叶修都闻风凑了过来,易凡连忙举双手澄清说:“先说好啊,江湖传言不能信,我可不玩潜的,权色交易多没劲。要说几个新人的话,小高吧——只停留在欣赏层面哈,估计就算是正当追求,杰希也得和我翻脸。”

 

  “哟,‘曹操’到的真及时。”叶修一眼认出了还没卸下武装的王杰希,向众人身后招了下手,“这么低调,出去度假找灵感了?”

 

  王杰希此行归来没有一个助理傍身,自己拖了个行李箱大步走了过来,墨镜一推上去,看起来还晒黑了点。他问候了一下围上来的工作人员,和叶修点点头,说:“叶哥辛苦,又折腾你一趟。前两天去了趟蓬莱三仙山,文州他们那片子的主题曲基本出来了。”

 

  “你不是说难产了吗?这么大的事怎么没提前告诉我一声?”一连拿到两首未来主打歌的黄少天几乎是喜形于色的,他捶了王杰希一把,激动道:“行啊眼哥哥,够有效率的,有小样能听听吗?”

 

  “上午刚写好,编曲需要时间,原作者那边的歌词也还需要再润色润色。”王杰希无意中瞟到一旁小屏幕上的回放,顿时闻到了熟悉的恋爱酸臭味,转眼一看友情出演的两位都被秋装捂得一脑门汗,又深切感受到了有来有往的人间温暖,想着也算没白经历一遭“难产”,他笑了笑,说:“最快后天就能出demo,实在心急的话,晚上找个有琴的地方,先让你听个大概意思吧。”

 

  黄少天欢呼着扑了喻文州一下,又模仿周泽楷使用率最高的表情和王杰希比了一个“哈特”,“那咱拍完就去我家吧!老叶你没什么事的话也来蹭个饭呗?”

 

  “能顺便蹭个住吗?”叶修刚自立门户的那会儿不是一般的缺钱,干脆把在京的两套房子都给卖了——反正一年到头在外拍戏也住不了几天,实在不行还可以回家去,但他一般都会选择住宾馆或者在朋友家里蹭几宿,“沐橙凌晨的飞机到北京,我去接一下,然后明儿中午就飞回去了。”

 

  “不然还是住我那边吧,离机场比较近。”喻文州显然不是第一次收留无家可归的叶影帝了。

 

  “需要车吗?”被蹭过几次逆风车的王杰希问道。

 

  叶修向来是不会和人客气的,何况是这两位,只可怜了跟着这么大的咖混的助理小许,一点光没沾上,蹭吃蹭住蹭车开不说,还得苦笑着连声道谢致歉。

 

  苏沐橙这次回到帝都自然是为了和黄少天的那首对唱的录制以及MV的拍摄工作,喻文州本来是可以陪黄少天完成这项任务后一起回剧组的,然而他在当天晚上就接到了方世镜的紧急召回令。

 

  统筹研究了一下已经安排到杀青的拍摄计划表,猛然发现如果赶一赶,主要角色的拍摄任务是可以在中秋国庆之前完成的。富有人道主意精神的剧组是预备要放这么个假来着,但期间会空耗不少经费,如果稍微辛苦一下演职人员们,加班加点拍上一阵,节省下来的资金投入到后期制作上则能得到不小的收益,再怎么财大气粗也不能不把钱当钱,剧务统筹几个和导演组合计了一下,集体拍了大腿,先把男一号揪了回来。

 

  其实这对喻文州来说,仅仅是少了三天假期而已,说是陪着黄少天一起,也不可能全程给人当跟班,再者在某些特定情况下,难免有些影响工作。

 

  《恋爱方程式》作为一首市场定位盯准高传唱度的甜暖口水情歌,MV拍摄过程中必然少不了一系列亲密互动,敬业的苏小天后在戏里戏外生生掰出了两幅面孔,上一秒满眼幸福甜蜜地和黄少天抵着额头十指相扣,喊了咔之后就换成了“仿佛身体被掏空”的空洞眼神,引得现场笑声不断;黄少天几次气得直跳脚,但到底心宽又爱撩,在场的也都知道男女主角相熟,气氛倒谈不上尴尬,加之两人自带了谜之CP感,学生时代就有过共演过音乐剧的经历,也有一定默契在,全程拍下来都没几次NG,最终呈现的效果也很理想。

 

  这首歌在正式打出去后,远超出预期目标地完成了其接地气的推广定位,一时堪有“神曲”之称。从幼儿园上课下课铃、公园里循环洗脑的广场舞DJ REMIX版,再到各大相亲节目牵手成功的背景音乐、金曲奖年度最受歌迷欢迎曲目,乃至连续数年霸占KTV情歌对唱的首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能哼上两句。

 

  不过这些尚且是后话,此时远在横店的喻文州正忙里偷闲刷着黄少天刚更新的一条带有和苏沐橙合照的微博,转评风向大多是“[爱你]我天呐!我天给沐橙女神客串MV吗?还是说……对唱???原地爆炸!!!”、“这么一看这俩还挺般配嘛,甜橙可以有![馋嘴]”、“你黄撩汉撩妹两手抓,两手都很硬,可以的可以的[哆啦A梦微笑]”。苏沐橙的粉丝也普遍持积极支持、友好合作的态度,对路人拉CP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和厌恶,顶多是不屑一顾;另外,基本没太看到“泥里柯基又抱人大腿想上位”的冷嘲热讽。

 

  这与喻文州和黄少天最初在微博有互动时的情况相比,全然是另一副光景。

 

  拓宽事业发展的手段没有高低之分,影视领域的作品还没开始爆发的这一阶段,黄少天除了自身具备红起来的要素外,卖腐这一策略对于咖位的迅速提升总归是功不可没的。喻文州一方面真心实意替自家恋人高兴,另一方面还有那么点小小的成就感,他评论了一条“新歌特别好听,期待[心]”,得到了秒回:“哈哈哈哈!前几天是不是被我洗脑洗得快会唱了?[挤眼]”

 

  近来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微博上的互动,字里行间俨然一对日常秀恩爱的同居小情侣,事实也的确如此,奈何人家对外的身份是一起拍戏的好搭档——也算是CP粉的萌点所在。大部分素质过关的CP粉都没有在这条微博下发些不合时宜的评论,尖叫转发和咆哮刷屏的各司其职,默默吃糖的也没忘把两位正主顶到了最上面,安利的销量始终呈稳步增长态势,娱乐圈美帝CP地位一朝坐实,分外稳固。

 

  黄少天回归剧组后,整个剧组全员齐备,紧赶慢赶小半个月,成功让杀青之日赶在了中秋假期前的最后一天。分别来得有点突然,气氛不仅没有喜大普奔,还有点感伤,不单是因为几位鲜肉主演是玩得好的小伙伴,剧组内还有不少年纪稍长的资深演员,大家也都相处得很融洽。黄少天在校期间以及毕业后在外飘的那半年,摸进过不少大咖云集的剧组,哪怕同样是男演员居多,也常有暗地里你压我一头、我踩你一脚的糟心事,一部戏拍下来,面上是都和和气气的,最后真交下来的朋友往往没两个。而抛开最初的事故不谈,《尘归处》剧组可以说是他呆过的氛围最舒服同时又最有工作效率的剧组了。  

 

  何以解离愁别绪,唯有清河大曲*。提前离组的方锐和张新杰也特意在杀青宴当天赶了回来,整个主角席上都洋溢着“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友爱氛围,白的啤的红的洋的组合着拼,还好剧组有先见之明,宴席就订在了主演们入住的酒店,喝到最后除了女王大人和已经在桌底的以外,余下的都是迈着不同品种的猫步回的房间。

 

  喻文州有生以来从没有喝到过这个状态,拿着最高片酬的男一号自然会被灌得狠一些,但主要还是因为单身了二十多年的这位头一回在大场合上有恋人傍身,才能这么放得开——后半个晚上他基本处于半断片儿的状态,一觉醒来整个人都有点恍惚。

 

  他记得自己和黄少天做了不止一回爱做的事,但完全想不起来是怎样的体位让黄少天拒绝起床;他还记得有个熟人问了他是不是真的和黄少天在一起了,但他既记不清这是谁问的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喻文州短暂地纠结了一下,认为这位熟人可靠与否还放在后面,极有可能根本不记得有这么回事才是真的,于是安心地劝慰起了即将面对人生初次正式会见“公婆”的赖床男友。

 

  两人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一同返回家乡广州过中秋——这是刚确认关系时就说好的,然而在喻文州透露了自己父母或许已经看出了两人的关系后,原本一肚子底气的黄少天却莫名撒了气,怂出了不属于自己的风格和水平,几次三番意欲临阵脱逃。都快到家门口了,喻文州再有耐性也懒得劝了,索性在电梯里把黄少天的借口都吞进了自己嘴里,一路扯着他手腕走到门口,推开了半敞的家门。

 

  喻妈正笑盈盈地候在玄关,先和几个月没见的儿子拥抱了一下,同时也没忘热情地招呼了黄少天。她引着两人进屋的工夫,找了半天才找到喻文州颈侧只剩下一条细纹的伤痕,正说着“你是没看着把你爸给吓的”,喻爸也迎了出来。

 

  喻妈温柔又开朗,亲切而健谈,黄少天几乎能从她那双清澈的眼里看出知心妹妹到知心姐姐,再到知心姨姨的变迁。喻爸看上去则比较严肃,话也少,很有菁英学者风范,但在和黄少天目光相遇的时候还是会礼节性地笑一笑。

 

  两位长辈比黄少天的爸妈要年长上七八岁,看起来也都比实际年龄年轻一些。有别于黄少天自小就被亲朋好友恭维赞叹充分遗传了父母的出众外貌——相似度不高,但是都好看。虽然喻文州长得也不怎么像他爸妈,但可以说是结合了父母五官轮廓优点的超进化版,可见有些人的好运大概是与生俱来的。

 

  百八十米的室内空间温馨而不失格调,每一处细节都带有莫可名状的“家的感觉”,诱人的饭菜香气似有若无飘进鼻腔,让黄少天不由自主地稍稍放松了绷紧的弦,谨慎有礼地把自己调整成了前来蹭一顿饭的朋友角色。

 

  晚饭是掐着飞机落地的时间做的,两人进屋后还没说上几句话就直接上了餐桌。在厨房装盘的喻妈把想帮忙的丈夫和儿子轰回了桌上,于是在喻爸称得上温和友善的目光注视下,黄少天重新把所有弦拧到最紧,神情深沉而肃穆,标板溜直地坐成了一个直角,仿佛他屁股底下的实木椅子成了精。

 

  哪怕是第一次和褚衡打照面,也没见他紧张成这副德行,喻文州好笑得不行,低声逗了他两句,黄大少爷也不知听没听进脑,依然故我,沉稳地“嗯”、“唔”应了。以恋人为活跃气氛的突破口计划宣告失败,喻文州只好和他爸话起家常来。

 

  “……对,就上次说的那部,和少天一起主演的,角色还没最终定下来,应该是孙策。”为了不让黄少天有插不上话的感觉,喻文州和他爸都没讲粤语,“庞哥又要给我演爸了,还让小灰灰演我小时候——庞哥他儿子你记得吧?妈应该看过他们上的亲子节目,特别聪明可爱的那个。”

 

  “嗯。”喻爸颔首,“那孩子和你小时候挺像的。”

 

  “那个,伯父。”黄少天感觉自己一直不说话也不太好,又恰好赶上了他很感兴趣的话题——庞炘辉早在庞泽祎初次与喻文州合作父子档的时候就演过他小时候,虽然只有几秒的镜头,但配合着喻文州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感染力极强的BGM,那一段回忆杀的催泪程度在近二十年的电影史上简直空前绝后,不知道主演他亲爹在观影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您看《昼与夜》的时候什么感觉啊?”

 

  “……咳。”喻文州的笑容有些微妙,他看了黄少天一眼,点点头说:“真是个好问题,这么多年我都没问出口,听我妈说他没哭——我也很好奇,爸,说说呗。”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喻爸淡然应道,“嗯……以前都不知道我儿子这么能哭。”

 

  “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和刚端着鱼进来的喻妈都乐出了声,喻文州半笑不笑地双手扶额,过了半天才小声问道:“一点都不心疼的?”

 

  “我心疼一个虚拟的人物做什么?心疼你还不够吗?”按理说,这应该是句调侃的话,但黄少天仔细观察了一下喻爸的表情,发现人老先生竟然是很认真地在发问——他大概知道喻文州能够率直无障碍地讲出任何肉麻话的原因了。

 

  “连你都没有心疼角色的感觉,说明我演得不够成功啊。”喻文州也很认真地阐述了原因。

 

  “我觉得你爸的意思是,他把心疼然然的感情都转移到你本人身上去了。”喻文州在《昼与夜》中的角色名叫原蔚然,喻妈习惯把儿子演的所有角色都喊得像是她亲生的一样。她边帮黄少天盛饭边说道:“够吗?再来点?呵呵,他爸的脑回路一向奇葩,我是两个都心疼的。心疼戏里然然受的苦,也心疼我儿子演这么个苦命孩子遭的罪。”

 

  黄少天险些一句“我也是啊!”脱口而出,喻文州也感应到了他这句憋回肚里的话,笑着拍了拍他手背。黄少天被拍得一哆嗦,好在喻爸喻妈讨论起了清蒸鲈鱼的咸淡,好像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

 

  他盯着一桌子菜,默默沉浸在自我世界里,感觉自己真是一绝,这下也算彻底坐实了“亲妈粉”的名头了……不不,这不是重点啊!黄少天忧愁地发现自己从打进了这个家门,察言观色的技能就像是被禁用了一样,只能粗浅地感受到喻文州的爸妈对自己并无恶感,再多的一律看不出来——如果喻文州不挑破,他们是准备全程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这算是不希望儿子出柜的暗示吗?

 

  喻文州时不时望向食不下咽的黄少天,一时没摸清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压力,自我反省了半天也没反省出个所以然来,暗自叹了口气,撂下了筷子。

 

  “爸,妈,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特意带朋友来家里玩。”喻文州很平常地开了口,桌上三人一同看了过来。黄少天也放下了筷子,张张嘴没说出来话,他垂下眼,发现自己的手被熟悉的温暖紧紧包围着。

 

  其实喻文州也不确定双亲对于自己的恋情会是怎样的反应和看法,只是有种习以为常的信任和笃定。

 

  从小到大,他向来不曾令他们失望,同样,他们也从未让他失望过。

 

  “所以少天不是普通的朋友。”喻文州给黄少天夹了一筷子鱼肚子,不急不缓地换成粤语说:“我同佢拍緊拖(我正在和他谈恋爱)。”

 

  -Tbc-  → (五十)

 

*据说清河大曲是我国度数最高的酒,为了押韵瞎套的。

评论(101)
热度(760)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