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四十八)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每天都生活在被秒睡支配的恐惧中……跪着奉上8K+

·本文喜破30W啦,下章见个婆家家长就突入终极副本了,吆喝一嗓子呼唤养肥党~

·初章:(一),上一章:(四十七),全文TAG:,推荐BGM:No Regrets-Yulia

 

  “我怎么觉着更像是我这角色的内心独白呢?”黄少天也不太拿得准,“老叶这小两年没开嗓,录音棚水平反倒见长了,是什么道理啊?唔……也是,硬件条件上去了嘛,嘉世当年那三板斧肯定和微草专业做唱片的水准没得比。”

 

  “过奖过奖。”易凡谦虚了一句,刚要说点什么,却清清嗓子收了声。此时歌曲恰好播到王杰希的一句“该如何挣脱”,叶修紧接着下句“又怎样负荷”,到两人的第一句和声“不是谁的错”放完,两位主演点着头再次相视一笑后,易凡才重新开口解说:“我觉着两位大可不必拘泥于歌词中的角色定位,虽说剧本是对应着歌词写的,但也不至于对得那么严丝合缝的,按照你们的想法随性发挥就好。”

 

  “成啊,来吧亲爱的,先把昨晚咱俩在家里对的那一套给导演过一遍呗?”黄少天跃跃欲试。

 

  喻文州看了一眼应该是事先都打过招呼的几位摄影人员,索性也放开了,笑道:“好,不过我可能稍有点变化,相信黄老师的临场应变能力。”

 

  黄少天摆摆手说了句“小意思”,率先往床上一坐,低头捋了捋头发,再抬头与喻文州平视的时候,活像是换了个人,神情复杂难言,深藏着浓重的失落。

 

  易凡几乎是喜出望外的,感觉说戏的步骤可以省了。虽然之前和黄少天有过两次合作,但他对黄少天的认识还停留在《推理时间》中跳脱又毒舌的祁逍身上;再者,让初坠爱河的情侣来表现七年之痒谈何容易……正这么想着,上一秒还笑得能溺死人的喻文州已经一脸漠然地走到了窗前,扣在窗台上的手指用力到泛白,配合着即将进入高潮的BGM,即将在沉默中爆发的压抑气氛瞬间涌了出来。

 

  本次内景选用了一家高档公寓的样板间,整体家装是灰白色系的简洁现代风。灯光师巧妙地利用光线在两位主演之间划下了一道无形的隔阂,宽敞的室内充斥着半明半暗的冷色光。易凡比了“开始”的手势后,镜头由地面上打碎的玻璃杯缓缓推近到喻文州侧脸特写,只见他掰了掰僵硬的手指,稍稍转过身,飘忽的目光仍驻留在窗外,“我们还是都冷静一下吧。”

 

  这是整个剧本中唯一一句需要收音的台词,毕竟MV是为音乐服务的,要是画面比歌曲还抢眼,就是舍本逐末了。因而后面为数不多的台词也只作辅助情绪用,演员可以随心篡改——这也是经验丰富的喻老师感觉人物可塑性有些强过头的原因。

 

  通常情况下,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人物的语言行为基本由演员的意志来决定,剧情整体风格走向很容易脱离导演的掌控,不过既然事先打过招呼了,易凡也明确表示不在乎这个,他们俩自然很乐意自由发挥一把。

 

  黄少天仿佛被这句话戳了脊梁骨似的浑身一僵,随即霍然起身,快步走到喻文州跟前,眼里腾地冒起了火:“你有什么话,最好现在就讲清楚。”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喻文州眼眸沉静,语调平和,甚至还浅浅地笑了笑,“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黄少天刚才那句还是按照剧本走的,到了喻文州这句就开始改词了。这里的原句是“我是说……我们先分开一阵子吧”,紧接着的是被对方揪着衣领压到床上的桥段——单看剧本,不怪黄少天爽得要升天,此处攻受地位确实足够分明。

 

  昨晚和喻文州对这一段戏的时候,脑补了一堆隐忍纠结弱受的黄少天简直看傻眼了。彼时喻文州还没改台词,但走的也是这种淡定理智渣攻的路线。准影帝大大对于各类角色属性的适应度当真堪称一绝,同一张脸的微笑表情愣是能精准地分别演绎出温柔深情和拔屌无情,黄少天抖M的那根弦抖了抖,感觉这种展开比他预想的更加带感。

 

  不过俩人在家里对戏时可没怎么动真格,笑笑闹闹的就过去了,对于此时已经代入了人物情绪的黄少天来说,喻文州这一句的杀伤力也比他预想的要强得多。

 

  黄少天没能立刻做出扯人衣领的动作,潮意渐渐攀上了眼眶。他像是丧失了发声功能一般张了张嘴,僵立在原地半晌没动。

 

  “或许是我们都还不懂生活/分不清真实与迷惑/既然曾拥有过(失去了)/很快乐(该忘了)/一切都值得~♪”

 

  导演还以为黄少天忘词了,正要叫停,他却猛然伸手攥紧了喻文州衣领,将将挤出了一个类似笑容的僵硬表情:“好啊。不过一直以来我什么都听你的,最后总该依我一次。”

 

  喻文州目光闪烁,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怜悯分不清是针对对方还是在自嘲,他了然地微微颔首,继而顺从地被黄少天压倒在床上。

 

  按照分镜剧本,这里应该暂停喊咔了,易凡不忍心打断两人之间已经爆发出来的情绪,临时调度了机位,挥挥手道:“很好,继续,不用停!”

 

  黄少天低垂下头,连日拍戏没空过多打理的额发遮挡住了视线,“我发现,我好像从没有真正了解过你。”

 

  “可是我很了解你。”喻文州抬手抚上黄少天脸颊,这回他没改台词,直接加了一句:“我曾经以为这样就够了,是我的错。”

 

  “……”黄少天不知又被触到哪根不能碰的神经,他身子一激,重重地呼了口气,就着攥着喻文州衣领的手,狠狠扯开了衬衫衣襟,扣子颗颗崩落在袒露的胸口。镜头拉近至大特写,黄少天目光灼人,欲强吻身下人,被喻文州牢牢扳住肩膀拦住了。

 

  不论有没有基情,要把男人戏拍得好看,精髓无非是充分展现雄性荷尔蒙之间的激烈碰撞。两人距离极近,逐渐转急的呼吸交错,半明半暗的光线也开始加速交错。僵持了近十秒,灯光停留在晦暗面,黄少天一拳捶在床上,用力闭上了酸涩的眼。

 

  “这样没有意义。”喻文州缓缓摇头,覆住了黄少天的手背,“如果单纯是为了发泄情绪的话。”

 

  “哈……你说得对。”黄少天抽出手,利落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到房门口,拿袖子抹了把眼睛,讽刺一笑道:“永远都对。”

 

  门被“哐当”一声甩上,摇臂上的一台摄影机拉远,俯拍喻文州静默半晌后慌乱起身欲追,手放到门把手上时,却又缩了回去。他失魂落魄地绕着屋子走了一圈,最终倒回床上,头埋在被子里,一点点蜷起了身。

 

  “纵然不愿结局是一句爱过/怎忍心任岁月蹉跎/分别后用沉默(像刀割)/或闪躲(怕坠落)/无声在心底/留一片干涸~♪”

 

  “两位老师,请受在下一拜——太厉害了,专业的就是不一样。”易凡拍了不少MV,大部分都是要歌手临时充当一把演员,一旦拍起感情戏来,基本就是一场灾难,鲜有遇到这么省心的,“您二位先休息一下,稍等我看看还需不需要补个镜头什么的。”

 

  “我了个去,虐死我了。”黄少天眼睛还有点发红,拍了拍脸道:“黄老师小半辈子的临场应变能力都用在这一场上了,而且说好的让我攻的呢!你也太会改台词了吧!”

 

  “我感觉这戏实质是攻受无差的。”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是男性,喻文州干脆当众换了件上衣,回过身飞速地揉了把黄少天脸,“这么入戏?快缓缓,待会儿还要不要拍甜蜜回忆杀了?”

 

  “那个好说,本色出演呗。”黄少天递给喻文州一瓶饮料,“翔翔代言的这个柠檬茶还挺好喝——不用看啦,低糖的。欸,我记着你以前有个访谈就说自己爱改台词,然后被导演喷到不行……不对啊,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看到你改台词?”

 

  “得看和哪个导演合作,隋导的戏,我哪敢乱改。你看唐柔把两个无关紧要的词念反了不是都吃NG了吗?以前的隋导还要更甚,丢一个字错一个字都要重来的——唔,是挺好喝。”喻文州估计是渴了,喝了小半瓶才接着说道:“像汪老师,就特别鼓励演员自己改台词,状态到了,真正思人物之所思,所言自然是人物所想——我最初接触的是这个路子,也就一直这么演下来了。”

 

  “……也不对啊,你今天拍这个还没我来得真情实感吧?别说因为这个一天就拍完啊,之前给我那首拍MV的时候你也不是这个状态。”黄少天撇嘴道。

 

  “嗯……”喻文州思考了一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大概最近演容尘没什么太强的代入感,再加上是和你演对手戏,心态比较放松吧。”

 

  “那我这算是怎么回事?最近演煊宝太有代入感了?”黄少天郁闷地抓了把头发,“你说你以后要是真想和我分……”

 

  热恋中难免会有些幼稚到没边儿的想法,黄少天刚才也是真的入戏有点深,刚起了个头,喻文州就在他唇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首先假设不成立,再者你也不会同意的,我又没办法拒绝你的要求,所以……”

 

  “好好好,我就随口这么一说,男神逻辑缜密外加情话十级我是早就服的,也不说给我一次不依不饶嘤嘤嘤的机会,情趣何在?哎,给我尝尝低糖版的。”黄少天抢过喻文州的饮料喝了一口,吐吐舌头表示没有正常的好喝,“不管这个是不是无差,待会儿你得让我显得更攻一点,说好了啊。”

 

  两人闲磕牙的工夫,易导那边也看完多角度回放了,崇拜之心更是犹如滔滔江水亦[和]可[谐]赛[啦]艇,整个人漂移似的凑了过来:“十分完美,一个镜头都不需要补。就是咱这任务进度有点太快了,下一个景约的十点半,二位再歇一会儿哈。”

 

  “易哥不用和我们这么客气,一回生二回熟嘛。”黄少天再三和王杰希确认过易凡不会把他们俩的事抖露出去,再加上今天观其言行,感觉也没必要太过提防了,面上显得更热络了些,“说起来,大眼儿老叶俩人和我们在机场的那个景碰面真的不会引发骚乱吗?”

 

  “放心,微草的制作水平不敢称第一,保密工作和公关水平还是没得说的,拍摄现场不会出乱子的 。”易凡和助理比划了一下,示意再去给两人买两瓶柠檬茶,“我刚才无意听着喻老师说咱这本子是无差的,确实是这样。喻老师的表现虽然和我构思的不太一样,但是在情绪上显得更有张力了,特别好。欸,我刚才就有一个想法,正好时间也还早,你们介不介意调换过来演一遍?我很好奇会不会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太可以了。”黄少天一听乐了,按照他对喻文州那个角色的理解,基本没可能扳回一城了,不过演一把从没尝试过的角色还是挺有意思的。喻文州也笑着点了头,反正是娱乐一下,俩人都不需要时间酝酿,重新回到了之前的屋里。

 

  黄少天扶着窗框站在窗边,不同于喻文州刚才略显恍惚的神情,他眼神坚定,却别有一番清寂落拓。成熟的表演者对角色的认知完全不会受到已有形象的桎梏,更加区别于喻文州刚才的表现的是,黄少天选择了坦然转身,直视着对方说出了第一句台词。

 

  黄少天的这个情绪波动比较剧烈的角色对喻文州来说也算是有挑战的。只见他端坐在床上,闻言先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而后慢悠悠地站起身,缓步走上前道:“我以为我们已经足够冷静了——有什么话,现在就讲清楚不好吗?”

 

  喻文州又调整了台词,反问句的感情色彩自然要比陈述句鲜明很多,从他嘴里说出来虽不至于显得咄咄逼人,也无形中在气势上强硬了几分。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科班出身的黄老师并没有篡改台词的毛病,顶多在不经意间带上点自己的语言习惯。他抿了下唇,垂着眼道:“好吧,我是说……我们暂时分开一阵子吧。”

 

  “好啊。”喻文州看似随意地一扯,竟把黄少天拽得趔趄了一步,他顿了顿,凝视着眼前人,稍稍眯起了眼,指骨捏得“嘎嘣”一声响,“呵……这么久以来,我事事都听你的,最后总该依着我一次。”

 

  他的语调依旧平静,却带着股说不出的狠绝劲。沉寂许久才得以重见天日的改台词神功愈发精进,准影帝大大瞬间由淡定理智渣攻转型成冷戾鬼畜渣攻。

 

  只是事后被黄少天吐槽的时候,喻文州坚决不认同这是自己塑造角色的偏好,并表示他是精读剧本后才归纳出了角色的精髓——“渣”,其实就是这对一位作天、一位作地的情侣的核心属性。

 

  将人压制在床上后,喻文州轻轻摩挲着黄少天下颌道:“你说,我是不是从没真正了解过你?”

 

  放缓了的语气反而让人更加不寒而栗,这一句的改写也堪称神来之笔,比起原句要贴合目前这个人物设定数倍。黄少天依旧垂着眼,偏过头躲开了喻文州的动作,苦笑道:“可是我很了解你。”

 

  由于黄少天穿的是私服,也没扣子,喻文州就省略了扯开衣服的步骤,直接把他脑袋掰正了过来。此时的导演连带一旁工作人员们,表情普遍有些呆滞——这和刚才的戏真的是同一个剧本吗?

 

  然而就在喻文州俯身欲吻的那一刻,黄少天笑场了——

 

  “哈哈哈哈哈!别使这么大的劲啊!怎么感觉你演这段这么禽兽呢喻老师!我都挡不开你了好吗!”

 

  “我觉得这个角色就是比较冲动的,是会有点禽兽的意思。”喻文州一脸无辜,但说着说着也笑了,“之前咱正经拍的时候我还在想,以你那个力度,想吻我一定不是发自真心。”

 

  “噗……行,你真心,你赢了。”黄少天眨了眨眼,又附在喻文州耳边补充了一句:“当着外人的面怎么真心吻你啊?回家补十个成不成?”

 

  “哪够。”喻文州坐地起价,正色道:“还是不要轻易赊账了,百倍利息起的。”

 

  “喂喂你这高利贷可是比雪球滚得都快啊,以前不是说一分钟一倍利息的吗?啊,那还真是好几百倍起了,申请分期偿还行不行啊?”黄少天嬉皮笑脸。

 

  尽管不明所以,但拿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调情的话。易凡刚才出这么个主意,除了好奇两人颠倒过来会怎么塑造角色以外,也是出于八卦心态想知道这两位私下里哪边更强势。虽说网上呼声是一边倒的“喻黄”,但以他阅GAY多年经验,还是感觉黄少天更像是当1号的。眼下答案已然呼之欲出,再深入的也不好确切考证,大概除了GAY不可貌相以外,也只能定论为这两位的情况不算是与生俱来的同性恋者,不好一概而论吧。

 

  而接下来的拍摄又让本来明晰的答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第二处拍摄地是一家清新文艺范儿的咖啡甜品店,环境优雅明亮。造型师给两人换了两套比较显小的服装,以凸显回忆杀的时间线,MV中的吻戏也是出现在这一部分。

 

  “……可不是嘛,我昨天和文州对上戏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这是我荧幕初吻啊!”黄少天一拍大腿和易凡感叹着,对上喻文州瞟过来的目光,又拍上了另一边大腿:“简直不能更圆满了!纵观我大演艺圈,有谁幸运到荧幕初吻就是和梦中情人一生男神的?”

 

  “哈哈,那咱还需要借位吗?”易凡出于礼貌询问道,“拍摄效果不会差多少的,都看两位大神的意思。”

 

  “不用了吧,宝贝你说呢?舌吻还怪不好意思的,碰个嘴唇就无所谓了吧。”黄少天耸耸肩,“为了宣传效果着想,我们俩真亲上也更能博人眼球吧?”

 

  “这是必然的。如果两位没有被质疑是否正在交往方面的困扰,我也希望能抛个噱头出来。呵呵,现在市面上对同性题材的接受程度还是很高的,你们俩的CP本来就受众群庞大,不用担心会有什么负面影响。”易凡早就猜到他们根本不会介意真刀实枪地上,递了个菜单过去:“那边正准备道具呢,嗯……绵绵冰的热量比冰激凌低一些,你们喜欢什么味的?这家店很好吃的。”

 

  “拿铁和榴莲的吧。”交往不过一个月有余,黄少天已经对喻文州细分到每一种食物上的全部喜好了如指掌了,“看我干嘛?我什么都爱吃的嘛,这些日子在剧组没少亏着嘴,都可着你来。”

 

  “嗯,我是嘴比较馋的那种,总感觉少天和我在一起之后,被迫在口腹之欲上收敛了不少。”喻文州回应了易凡投过来的探寻目光,不遗余力地给闪光弹增加亮度,“再加个抹茶奶昔给他吧,他吃不胖的。”

 

  “你那不叫嘴馋,是衷心热爱美食啊。”黄少天纠正道,“要么说和你厨神老公配得那叫一个天衣无缝。是,我吃不胖,身材还没你好,这还能忍吗?正好今天你就解禁吧,难得来这种没包厢的小店面,我都忘了多久没在外面吃过甜品了,再来个焦糖芒果布丁怎么样?”

 

  “哎哎,大神饶命啊,咱这好歹是工作不是约会,况且有伴的也经不住这么凶残的攻势啊!”易凡捂着眼睛道,“杰希之前和我说记着戴副墨镜过来,我还在想他什么时候会开这种玩笑了,原来真是友情劝告。”

 

  接下来的三条甜腻腻互动也拍得十分顺利,如黄少天所说,纯是本色出演。剧情很简单,第一场是抢食护食后互相喂食,然后就是少年人纯情的“初吻”,还有一场是在离店面不远的外景,两人玩着闹着就背了起来,越跑越远消失在街角,衔接喻文州的角色多年后独自一人故地重游的情景,最终剪出来只有十多秒。

 

  而喻文州在背和被背之间居然主动选择了被背的一方,让黄少天背着转圈圈时的青涩笑容还透着点羞赧,突然转换成软白甜小萌受形态看得易凡一愣一愣的,对比分手时的渣攻,偏偏还毫不违和,能让人一眼辨认出还是同一个人。

 

  “你们俩爱谁攻就谁攻吧,这不重要。”资深的导演先生在腹诽之余,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谁来和我说说我写的人物在这些年里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尽管曾与你历经几多坎坷/回首仍是温暖更多/毕竟曾相爱过(是真的)/很深刻(都记得)/那么舍不得~♪”

 

  为了培养破镜重圆的心境,易导在去机场的一路都在给两人单曲循环着《故人旧梦》,黄少天进入了审美疲劳期,吐槽就没停过嘴:“我第一遍听他俩合音还挺惊艳,听多了怎么觉着谜之肉麻,直起鸡皮疙瘩呢……还是挺攻受分明的哈,老叶的声线太占便宜了,不过他唱LIVE还差着点劲,你知道那个梗吗?就是嘉世在拍戏途中给他安排了个商演,他不愿意去……”

 

  “四首歌里让歌迷帮他唱了两首半的事?”喻文州接过了话茬,“那次主要还是因为提词器坏了吧?不过耻度还是很令人钦佩的,你们唱现场的时候忘词了都会这样吗?”

 

  “我没忘过词,但我见过大眼忘词儿啊哈哈哈哈哈,无缝衔接即兴创作,特别服气。”正说着,黄少天手机上弹了个提示,“啊,我和苏妹子的那首传demo过来了!来来,咱听这个。”

 

  “好听,上口,有点洗脑。”刚听了一段的喻文州点评道。两人一起听完高潮部分,黄少天罕见地没说话,只是摸着鼻子笑得没合上过嘴,喻文州看他这模样,也感同身受地高兴,搂了他一把,说:“这首一定会爆的。拍完褚导那部,公司就要着手给你做张大碟了吧——万人体育场演唱会来的有点快啊,我还没太做好心理准备。”

 

  “黄少预备什么时候办大型演唱会?明年年中?正好杰希是明年年初的亚洲巡回演唱会,你有需要的话,日韩那边的资源我们也可以帮着对接一下。”易凡盯准了蓝雨涉足这一领域资历尚浅,也看中了明年是黄少天作品在歌坛影视圈两头双双爆发的一年,此时不拉拢战略合作伙伴,更待何时。

 

  “可以吗?那再好不过了。”黄少天欣然应下,“不过我在日韩也有粉吗?咳,什么时候开演唱会还是没谱的事呢,计划说是在明年之内,到时候还是方哥你们谈。欸,喻总,易总这是代表微草和咱洽谈合作往来呢,你不讲两句啊?”

 

  “黄总言重了,都知道我就是个演戏的。”喻总多年来顶着蓝雨大股东的名头,待人接物简直谦逊低调到地底去了。过去方世镜和魏琛也劝过他适当接触公司事务,他都没太往心里去,直到黄少天明里暗里怂恿了好几次,才让他稍微起了点心思。

 

  不过也只是动了动念想而已,落实到行动上还为时太早,目前阶段他还是更倾向于专心拍戏。撺掇归撺掇,黄少天有了一路攀升的人气作为底气,在喻文州表态后,当即体谅地一拍胸脯,表示一切男神懒得操持的事,尽可以放心交给自己。

 

  当初蓝雨签下黄少天看似是互利互惠,实际有黄爸在魏琛那边的人情在,前几轮融资黄爸也都有参与,再加上公司短期内没有上市的打算,黄爸名下的股权虽然没移交给儿子,但无非就是去工商局签个字的形式;也就是说,尽管走的是普通艺人签约,但知情人都清楚黄少天才是真正的得益者——地位稳固又有足够的话语权,也不怪最初待遇就能和喻文州平起平坐。

 

  奋斗在事业上的野心奔流不息,追逐权柄的野心却严重匮乏,导致喻文州对这一系列内幕知情得太迟,反倒成了桩美事——没等他对黄少天产生什么威胁意识,就一步飞跃到考虑两人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在蓝雨养老了。

 

  几人就公司发展层面以及友好合作前景交换了观点,达成一致共识后,话题重新回到了MV剧情上。易凡大概能猜到在既有人设下会是怎么个路数了,也不准备对两人的表演加以干涉,而机场部分是有四人同框的,他试着询问了一下两人对于王杰希和叶修拍对口型部分的看法。

 

  “我能想象到那个画面感,就是他们俩自带别人听不到看不到的结界,站在人流里深情演唱,噗……”黄少天把自己给说乐了,“我和文州就该怎么是怎么呗,背景一虚化,我俩就在人堆里抱在一块,说着怎么这么影响公共秩序呢?”

 

  “不会安排那么多群演的。”易凡笑道,“到了就知道了,不是你们常走的VIP通道,就是还未投入使用的T5的一个小出站口,虽说是给我们包场的,但也不排除会有工人和狗仔,你们四个实在太吸引眼球了,咱还是速战速决。”

 

  的确是到了就知道了,易导口中的小出站口,足有八个标准篮球场的占地面积,不那么多的群演大约有上百位。摄影先在旁边航站楼拍了几组飞机起飞落地的空镜作素材,拍完回来,两位主演也再次改头换面,换了比较成熟的造型:喻文州是风衣配围巾的文青范儿,黄少天则是带着点精英感的一身休闲西装——八月天里,不速战速决是会热死的。

 

  第一条很简单,是黄少天从出站口出来,喻文州遥遥望着他,给他打了个电话。准备就绪后,喻文州刚拨出号码,还没等拨通,就自行喊了咔:“不好意思导演,我刚才情绪不太对,重来一遍。”

 

  精益求精的这位平时也没少干自己喊停要求重来的事,但在这一幕应该不需要什么情绪才对,黄少天一脑袋问号跑到摄影那边看回放,“这还能有什么不对的——妈呀哈哈哈哈哈!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那么委屈啊!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不行了……”黄少天一看回放,顿时笑得蹲在了地上,喻文州微笑着踢了踢他屁股。

 

  “能和我说说你刚才的心理活动吗?是,你的脑,我懂的,但还是好想知道啊!”  

 

  “呵呵,这还不好猜吗?”身后忽然传来了十分熟悉的声音,“盘里还剩最后一块白斩鸡,然后你把它夹给了王杰希。”

 

  -Tbc-  → (四十九)

 

这么久没更也是在写一个短篇,当然了解我的小伙伴也造我的短篇短不到哪去233333但愿还能赶上CP18做个无料,么么哒~

本文确实要迈入最后阶段啦,我赶脚应该不会超过60章就能完结的←也可能是个FLAG【望天……

 

评论(120)
热度(784)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