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四十七)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前所未有的断更时长,补偿也是前所未有的粗长qwq

·刹不住闸的欢乐群戏以及MV副本的开端w

·初章:(一),上一章:(四十六),全文TAG:,推荐BGM:Love Lost...Love Found-David Lanz

 

  “我去,跑不起来还不严重?能正常走路吗?怎么磕着的?他们那个景……吊威亚撞树上了?!”黄少天微拧着眉头问道。

 

  喻文州即刻在剧组群里询问了现场情况,得到正主乐呵呵的语音回复后,仍隐隐觉得不大安心,拍了拍黄少天,把手机递了过去:“别着急,咱这就过去看看。”

 

  黄少天接过来听了一下,方锐说的是“什么事都没有,视觉冲击力不及你之前摔那一下的十分之一”,背景挺嘈杂的,隐约有助理妹子在小声惊呼,听得他太阳穴直突突——向来心有灵犀的情侣在第六感上也出奇的一致,方锐的语气听着的确没什么问题,但就是很难让人放心。

 

  下一场是黄少天和唐柔的对手戏,要转到外景,正好离方锐他们那边不远。几人刚要开口请示一下导演,隋毅就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们想去赶紧去,并招呼身旁的工作人员道:“走吧,都得去瞅瞅。那谁,先过去知会一声,肯定不能难为小方,让卢导先改着,我们这边一会就到。”

 

  “你们内景那两场这么快就拍完了?给力啊。都说了嘛,什么事都没有,新杰大大弄的这阵仗看着太惊悚了,我感觉非得捂出痱子来不可。”方锐晃了晃缠了厚厚一层绷带的腿,扒拉了沉默不语的黄少天一把:“哎哎师兄,出戏了出戏了——不对啊,你应该还没开始苦大仇深啊,我看你刚才那眼神怎么像是要杀出去砍树了呢?让翔翔把大斧借你一用?”

 

  “……可长点心吧锐锐,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黄少天刚才是在看不远处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心里面也大概有了谱,略微压低声音道:“该怎么是怎么,怜香惜玉也要分场合啊。我这不是怕井绳,但万一真的又是工作人员给人当枪使了呢?最起码出了问题得弄明白原委吧?”

 

  “哪那么复杂?小意外而已,和文州那种恶性事故没得比的,也确实是我没稳住,没必要上纲上线的。”方锐耸了耸肩,“实在不放心的话,我拆开给你看看?就磕青了一块,蹭破了点皮……嘿嘿,没看出来,原来师兄你这么爱我啊?”

 

  “边去边去,当着我官配真爱的面说什么呢?”黄少天义正辞严,见方锐还真要上手拆绷带,忙给拦住了,无奈撇嘴道:“别瞎折腾了,你没事起来走两步给我看看?我了个去,站起来都费劲?得,准是刚磕着的时候不知道疼,现在开始后反劲了吧?”

 

  “……不清楚具体怎么伤着的,就是一个从远处掠过来然后蹬着树干斜飞起来的动作,一条过了之后人就跪了。”张新杰正和喻文州简要说明着情况,“可能是威亚拉绳那边没控制好,但方锐一口咬定是自己没掌握好姿势才刮到树上的……嗯,是没什么大碍,但估计会有软组织挫伤,稳妥起见,还是去拍个片子看一看比较好。”

 

  “甭管是哪边出的岔子,都算工伤,去医院看完记得找剧务那边报销。”总导演组很快莅临,并依次对负伤的敬业演员表达了亲切慰问。隋毅喊来了B组的卢导打着商量:“我看也不用改本子了,反正咱进度一直超前,延后再拍就是了。给小方放几天假,活蹦乱跳的时候再拍,还省心。”

 

  “这点小磕小碰就直接放大假了?太宠着了吧。”隐匿在人群中的褚衡突然发话,顿时让伤员一弹而起,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褚衡连连摆手,方锐才重新落座。他刚一转身,又莫名其妙收到了黄少天一个意味深长的、似乎还带着点怨气的眼神。

 

  “几个意思?哦,替当年的喻文州抱不平?我也不是法西斯,身体肯定比拍戏重要,伤筋动骨了还是要好好休养的。”褚衡也是够较真,黄少天并没有质问到他头上,他也不怕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他那是伤筋动骨了没错,但他自己瞒着不说赖得着谁呢?弄得像我多么惨无人道地残害了正在长身体的青少年演员似的。”

 

  说喻文州那时候还在长身体倒也不是损他,心智发育较为超前的,身体发育大概就会比较迟缓,如果把两人的成长历程强行同框,喻文州可能在不短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黄少天高;黄少天上了大学之后基本没再长过个儿,而喻文州拍《千机》的时候明显和叶修差了一脑袋顶,这两年才追了个平齐。

 

  这事对于心理阴影还没完全散去的黄少天来说可是巨型雷区,大家都在笑,黄少天却有点皮笑肉不笑,理亏的喻文州小声和他解释道:“我以前特别慢热,一直在拖慢大家进度,实在不好意思再因为个人原因……”

 

  “哈哈好了我知道的,又没说你什么,下不为例就是了。”被恋人给足了面子的狮子座先生无比舒爽,霸气地揽过人肩膀耳语道:“下部戏有我看着呢,你也没机会逞能了。”

 

  ……非要用这种别人都听不到,只有我能听到的音量讲悄悄话是几个意思?不幸忘记远离虐狗成性情侣组的王杰希感觉自己有理由怀疑这俩人是故意的了。

 

  “小喻那时候多大?十七八?”隋毅对这段往事挺好奇,“啊,五年前,那都快二十了,他长相是够显小的……对对,拍我那戏的时候才真是十七八,瞅着就跟十五六似的,我有时候一说完他,看他那小模样也怪有罪恶感的。”

 

  饶是喻文州耻度超人,过往历史也没什么黑点,被长辈这么议论也难免呆不下去,直想拽着黄少天尿遁。奈何黄少天听的正起劲,都没顾得上正主什么表情,就差冲上去打听细节了。

 

  喻文州出道早期到中期常演配角的那段经历是他最感兴趣的,后来拿了影帝提名的几部主演作品他自然也很喜欢,影片对于主角的塑造总会比配角更加深入而立体,但要是把所有主角和配角一起拿出来对比,他还是觉得那几个配角更戳心。

 

  大概男神攻起来固然帅得合不拢腿,而当年惹人疼爱的水嫩小州州依然是他心中永恒的白月光。

 

  话题跑偏了一会儿就重新回到了方锐身上,张新杰重新帮他固定了下绷带,一旁的统筹恍然间想到似乎缺了点什么:“这事通知你经纪人了吗?啊,是叶修大神?”

 

  “通不通知他没什么区别,小唐帮我知会一声吧。”方锐一脸认命地摇了摇头,一看黄少天见这事就要这么了结还有点不依不饶的,赶紧把人搂了过来:“行了师兄,真是我自己腿脚不利索,翔翔那动作比我的高难多了,没负伤不说,人还一条NG没吃——你说他是不是练过?”

 

  “好好好,你心大就这么着吧,以后多留心点……像翔翔这种,又高又帅会打球,简直撩妹于无形,还大长胳膊大长腿的,一看就是能打的主。”孙翔方便去了,黄少天在背后夸人也比较放得开,顺便分享起经验之谈:“据我多年观察和总结,长得好的、比较招风的,多少都得会两手,毕竟自带仇恨值,总要自保的——我们文州这种男女通杀的人缘帝属于例外。”

 

  “……变相讽刺我战五渣是因为长得不够帅呗?是,以咱母校的平均颜值,的确轮不到我来拉仇恨咯。”方锐扁着嘴道,“说到大长胳膊大长腿,杰希大神是不也挺能打?”

 

  “那你看,我眼哥哥正经是练过八年散打的实力级选手。他乐队那几个哥们也都是好手,当年唱遍各大酒吧的同时也打遍往来流窜挑衅的驻唱乐队。”黄少天对王杰希可谓是黑到深处自然吹,“大家都在为生计奔波,只有他唱得好还不在乎价钱,纯是图一历练,牵扯到利益问题就不是一般的拉仇恨了,我可没少被他连累……好吧好吧,也有我无意中得罪了人连累到他的时候。那个圈子特乱套,没两个把刷子,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擦,以前就知道你翻墙翻得挺溜的,这段‘当年勇’怎么没早和我显摆一下?主要是眼哥哥这个狂霸属性很是让人始料未及啊。”方锐没节操地捧着心口说:“别说妙龄少女们了,我都有点动心。”

 

  “你的菜不是你们家老林斯文儒雅那一款吗?啧啧啧,变心不要太快,有我这么多年以实际行动谱写一个长情粉的真爱史诗,还没受到感化吗……”

 

  王杰希对参与这种扯皮兴趣不大,见喻文州对他空降的武力值设定也挺意外,便主动问他道:“文州打戏拍得那么漂亮,一点底子都没有吗?”

 

  喻文州觉得这事真和人缘没什么关系,而是“没青春”不单单体现在没谈过恋爱上,他坦然点点头,答道:“真没有,毫无实战经验,在戏里能比划两下也是现学现卖的花花架子,三脚猫功夫都够不上。”

 

  “我觉着吧,像黄少天他们这种才是正常小伙,不说舞枪弄棒的成天干仗,小打小闹总得有过吧。一提起我那片子,都说是小年轻演员们的血泪史,真应该平反一下,我心里比他们苦着呢。”褚衡顺着话头和隋毅倒起了苦水,点了根烟,眯着眼睛回忆道:“片子里不是有挺多场群架的吗?开机之前人都到齐了,我就多嘴问了那么一句‘小时候都打过架吧?’,你猜怎么着?五个主演里边,韩文清那是专业的不算,孙哲平拍打戏出身的也不算,另外三个外加几个小配角,和我晃脑袋晃得那叫一个整齐。”

 

  “哈哈哈,我们小喻小张一看就是乖孩子,不爱招惹是非的那种,但小叶居然没打过架吗?哦,也是,他那个家庭背景,估计管得比一般小子还严。”

 

  褚衡难得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慢悠悠地吐了个烟圈,无奈道:“也不是那个事儿。”

 

  喻文州收到褚衡递过来的眼色,笑着接道:“韩哥当时问出了大家的心声:‘没人想揍你吗?’然后叶哥说:‘有啊,还不少呢,但架不住我跑得快啊。’”

 

  话说着就又到了不经意间展现功底的时刻,模仿叶修标志性的神态和语气的环节简直可以列入表演系固定考试项目之一,科班出身的黄少天和方锐都学得有模有样不说,喻文州学起叶修抱着膀的贱兮兮一笑竟然也十分神似,黄少天顿时笑到浑身瘫软,众人也终于有幸得见褚大导演露齿一笑的英容。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剧组这么热闹,为什么当时都不参加综艺的啊?这得少揽了多少粉……”方锐偷偷瞄了褚衡一眼,抹着笑出来的眼泪惋惜地说。

 

  “看我干什么?怎么什么事都让我背黑锅?像话吗?”褚衡瞬间切换成了黑脸,“说真的,我在广大人民群众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有因为长相占便宜的,就有因为长相吃亏的,褚衡懒得搭理笑成一团还不敢笑太大声的人民群众,冷冷地解释道:“那时候他们几个算不上什么大腕儿,经济公司没太出力帮着推,而且一个个的也不乐意上节目。还是我强制要求说怎么也得集体上个访谈,最后愣是给做成了《焦点访谈》,我都替节目组糟心……行了,不用笑,这回片子拍完了你们随便发挥,我看黄少天一个,你一个,都是爱玩爱闹的主儿,到时候千万别端着,尽情释放自我去吧——我这儿真没那么多忌讳,谁会嫌宣传效果好过头了?拍电影的还能跟票房过不去是怎么?”

 

  “……啊,一定一定。”方锐暗自惊讶这还什么都没演呢,大难关就以碰瓷儿之势撞在自己身上碎了一地,太没有真实感了,他心怀忐忑地问道:“褚老师,那您看我到底适合哪个角色啊?”

 

  “这个不急,主角安排可能都需要到时候视情况再调整。不知道叶修怎么跟你说的,我的想法是,想转型,优先挑性格特点鲜明的。甘宁可以,气质形象比较符合;还有那个谁……你不就是想摆脱固有形象,让人刮目相看吗?‘刮目相看’的出处知道吧?”

 

  “是什么啊?”黄少天捅了捅喻文州。

 

  “吕蒙经孙权劝学后学识见解大有长进,鲁肃夸他进步神速,吕蒙答道:‘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喻文州掂了掂手中折扇,似乎是摆出容尘那副师兄架子,然而一看黄少天笑嘻嘻的模样,又耐不住想笑:“虽说还不急,但到了真要做功课的时候还是认真点,不能光是打打三国无双,看看策瑜同人的,好歹把《三国演义》捋一遍吧?不然看看电视剧也可以。”

 

  “是是是,以前是看不太进去……”黄少天顿了顿,眯眼笑弯弯:“有伴儿一起看就没问题了。”

 

  “……不过吕蒙这个角色主要活跃在后期,根据剧情需要,整个东吴集团的主力构成全部要加戏,不用担心戏份问题,或者你看过本子之后有什么其它想法也可以再提。”趁着方锐消化着巨大的信息量,褚衡转向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说道:“你们公司那个小孩,我前几天见过了,挺有意思,他的角色是可以正式敲下来的,孙权的戏份也可以适当提一提。”

 

  话头引到自家小师弟身上,喻文州和黄少天都连连点头,帮着捧了卢瀚文两句,方锐则还沉浸在震惊的情绪中没缓过劲来——这意思分明是除了俩主角和孙权以外,其余角色一概虚席以待、任君挑选了啊?叶修的面子居然有这么大?还是自己凭借着超凡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名导?人生大起大落太过刺激,方锐扶着心口缓缓道:“一切看导演的意思,那个……我也觉得吕蒙挺不错。”

 

  “是吧,那初步就这么定了——犯不着受宠若惊的吧?过来这么一趟主要想看看黄少天到底怎么样,也是因为他没有大荧幕作品可以参照,你是我早就点了头的,谁没看过《人在江湖飘》啊?那个犯罪片儿也还成,不过啊,得感谢感谢你经纪人是真的。”

 

  喻文州之前吐槽褚衡格外偏爱叶修一事时,黄少天还没怎么当回事,这回可算是看出来了,但这俩人但全然不同于喻文州和他汪老爹那种师恩与亲情并存的多年深切羁绊,就像是江湖中萍水一相逢过了两招的一老一少,一边尊敬,一边赏识,但谁也没说;不久后听闻你赢了华山论剑用的是我教你的那一招——哦嚯,真没看错人,甚好甚好。

 

  褚衡不会到处宣扬拿过天下第一的那小子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但话里话外总是不由自主地透着自豪感:“我看叶修更像是为了干这行而生的,给我来了好一套软硬皆施,人情牌打得我鸡皮疙瘩掉一地,还变相施压,什么改变一个优秀演员职业生涯的关键人生历程就押我身上了,你这把演好了,我能积多大德似的。”

 

  “哈哈哈哈哈哈,老叶很爱你嘛,你掂量掂量,也以身相许算了。”黄少天揶揄方锐。

 

  “……可以的可以的,我这就给他下聘礼去。”方锐的心情比刚才更加震惊,都没注意到黄少天为什么要说“也”,只顾在叶修工作室的小群里刷了一整页的屏。

 

  如果一个人多数时候看着都很不着调,见真章的反而靠谱起来,受惠者对他的好感度必然是蹭蹭地往上涨。方锐当初纯是留在呼啸实在没什么发展,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才去投奔叶修的,看中他手上的资源是一方面,对叶影帝的个人魅力和实力欣赏也有之,唯独没觉得这大忙人挂着经纪人的名号能多尽心尽力。

 

  “噗……”方锐把手机递给黄少天看,苏沐橙回了一个“[黄少天懵逼.jpg]”,并说是叶修让发的。方锐很配合地回了个“[喻文州飞吻.gif]”回去,继而展开了一轮以秀恩爱为主题的斗图,愣是用这俩人的表情包玩出了一部情节完整的微电影,目睹了全过程的两位正主纷纷笑喷,刚方便回来的孙翔这回也上线了:“你们都笑什么呢——哈哈哈哈哈!现在都兴这么玩了吗?”

 

  “也就他们俩的图才能玩出这种效果,不懂什么道理。”方锐摊手道,“对了翔翔,刚才导演非要给我放假,你也可以跟着一起歇歇了。”

 

  “走走,下一场快开始了,咱也嘘嘘一波去。”黄少天拽上已经憋了好一会儿的喻文州,也没忘招呼王杰希:“大眼儿一起啊?”

 

  王杰希短暂地纠结了一下,到底没和生理需求过不去,也是被闪多了,抱着一种“看你们还能秀出什么花样来”的心态,一起去了WC。

 

  上厕所搭伴这事,除了习惯,也有一定的必要性——鉴于戏服的繁复和长度,需要另一个人帮忙提着。比较急的喻文州先完事了,正帮黄少天撩着衣摆:“褚导有点变了,他用人一向大胆,但以往也不会在重要角色上轻易选用瀚文这样没有任何经验的新人。”

 

  “宝贝儿,别在这时候提褚大导演啊,我差点憋回去,对肾不好。”黄少天仰脖翻了个白眼,“这人也和传说中的太不一样了吧?看脸比wuli文清大大还有威慑力,结果好嘛,虚惊一场。”

 

  喻文州知道他就发发牢骚,也没接话,继续嘀咕自己的:“选角方面灵活了不少,感觉整个人也没那么认死理了。其实他能接历史向的本子我已经很意外了,在这一点上大概和很多演员是一样的,越是上了年纪,越不甘囿于原本的路数。”

 

  “没上了年纪的不也都可劲折腾呢嘛。”黄少天蹦跶着提了两下裤子,“对了,我刚才微信苏妹子,她说叶修那边已经谈妥了小乔这角色了,她也以为周瑜是你来着,然后我和她说是我之后,丫就把我拉黑了……我看看加没加回来呢。”

 

  “你们俩还有一首对唱单曲要发……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这个角色安排也有一部分是为了赚噱头了,我和云秀也是可以绑着炒一波的——当然,最大的噱头还是咱们两个,呵呵。”喻文州洗完手,帮黄少天理了理歪掉的义领,刮了下他脸颊:“这下可以放宽心了?你和方锐都挺合褚导眼缘的。”

 

  “我原本也没担心他看我不顺眼……不过真是搞不懂大导演的脑回路啊,怎么看都是你比更我适合,主要是有点浪费,这角色不用看本子都知道很讨好中老年评审组。”黄少天放了一串马后炮,又拍了拍马屁股:“不过你演什么都能拿奖就是啦……哈哈好好好我错了不给你立FLAG了,其实咱拍戏拿奖都图自己一乐呵,又不是为了取悦那几个老头老太太,你喜欢就好。不说这个,亲爱的刚才那段演的真不错,采访一下呗,画你那副灵魂系巨作的时候在想什么呢?别羞射啊,偶尔分心想想老公又不丢人……”

 

  如果是两人独处,喻文州已经选择直接堵住黄少天的嘴来结束这个话题了,此时静默不语半晌,给了对方调戏自己的余地,显然是因为王杰希也出来了,他只好微笑着尽可能压低音量道:“没有分心,一直想的是你。”

 

  “……”可惜好心好意适得其反,从出来之前就大致听到两人交谈内容的王杰希现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俩人就是成心的,登上爱情豪华巨轮的人不会在意友谊的小破船是否正摇摇欲翻,也不需要什么解释了,他不想听。

 

 

  忙碌而充实的日子流水似的过,拍摄进度过半的同时,黄少天也第一次在剧组过了个生日。其实庆贺内容依旧是大家热热闹闹地出去吃吃喝喝唱个歌,而喻文州送了他一副据称是有史以来画的最认真的一幅画,附加一辆车。

 

  没错,重点在画上,不是什么魔性的Q版小狮子,是一幅他在弹琴的半身特写。这是黄少天第一次看到自己在喻文州眼中具现化的形象,嘴角微扬起的弧度自信而投入,目光热烈又专注,面容与手指细节部分精细的笔触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作画者每一次落笔蕴藏的内敛而汹涌的温情与爱意。

 

  黄少天惊喜万分的同时也深感心疼,想也知道喻文州为了瞒过自己又不影响工作状态,需要分散到好多个晚上,等到自己睡熟了再爬起来画。果然第一次谈恋爱的小心思最是纯挚动人,想想都觉得可爱得要命,他已经开始犯愁喻文州过生日的时候自己要送点什么才能和这样的心意相提并论了。

 

  热恋持续升温,两人请假回京拍MV时,第一时间就在新车里玩了把情趣,一回家又收到了来自王杰希的一把堪称古董级的意大利手工小提琴,黄少天感动得一脸意欲舍生取义,表示为了他眼的歌曲效果,MV拍到多大尺度都没问题。

 

  喻文州这时也拿到了完成版的MV剧本,表情有些微妙:“这个本子,可发挥的余地很大啊——我是指人物形象方面。”

 

  第二天他也和导演交流了这个想法,易凡深表认同:“是的,两位老师都是实力级的,本身也有感情维系在,我比较希望把人物交给你们来发挥。”

 

  黄少天特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然而这话说起来就会涉及很多私密问题,交浅言深实不可取,还是停留在工作上的合作关系层面比较稳妥。

 

  “咱们开始前,我想先问个问题,你们俩有吵过架吗?或者说过有什么冲突分……歧吗?”这话还没问完,两位主演立马对着笑了起来,继而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从不缺花花草草傍身却没个真正知心人的易导受到了一记暴击,他笑着揉了揉额角道:“好吧,蜜月期,我懂的,那这回就得多说两句戏了。我也是头一次拍剧情这么复杂的MV,解读不到位的地方还请两位老师多担待啊。咱力求自然不刻意,还是以你们自身的理解为主,好吧?”

 

  “先听歌吧?我就听过大眼给我的demo,还没听过正式版呢。”黄少天还是很期待这首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基情对唱的。

 

  “实在不好意思,是我们准备工作不到位,应该提前给两位听一下找感觉的,这次录制任务特别赶。”易凡歉然地合了合掌,示意摄像帮忙开下音响。

 

  温和平缓的前奏响起,黄少天无论听了多少次还是想笑,也实在佩服王杰希前一天刚搞完放荡不羁的摇滚,后两天就能写出古早年代的时代流行金曲。

 

  “若爱我对你来说/已成了枷锁/与其蜗居在内心角落/不如放手让彼此解脱~♪”

 

  叶修的音色与唱腔辨识度极高,只凭开腔第一句萦萦低回便能瞬间勾住听者的全部感官,惯有的漫不经心感反而更具有扣人心弦的魔力,随性的尾音竟渲染出了一种莫可名状的不舍情绪。

 

  歌词是早就看过的,唱出来就成了两回事,喻文州感觉这个调调和自己之前理解的偏差不小,稍显迟疑地问道:“我的角色应该是叶修唱的这部分?”

 

  -Tbc-  →(四十八) 【48章暂时被屏,恢复前先走这个链接:

 

咳咳,《故人旧梦》这首和我之前随口胡诌的歌词不一样,是首填词锅曲,原曲是何洁和陈楚生的《经过》,为了便于大家脑补……好吧就是我吃饱了撑的想玩玩,找我三次元最好的姬友撸了个百合版:,开头的是她,也就是她叶我王,妈蛋我real不懂为啥她唱歌这么攻,明明平时攻的是我_(:з」∠)_

(点那个链接,IOS似乎会自动跳转APP STORE,解决办法是在它跳转之前,点右上角的三个点,复制链接粘贴到手机浏览器里=0=其实我觉着光看文字描述就够脑补的了,不是非要听这个的哈哈)

这歌的完整版歌词在后期少天演唱会上会放,但是我特别想说……我的填词水平和选曲审美,完全不代表wuli歌王大大的创作水平【抹泪……作为作者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无法真正塑造出一个水平远高于自己的形象qwq

评论(97)
热度(710)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