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四十六)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我就……不嗦啥了【捂脸,欢迎各位来催更,有压力更有动力qwq

·一想到尘煊这对要写完了还有点舍不得,临时加了段戏,下章再写MV~

·初章:(一),上一章:(四十五),全文TAG:,推荐BGM:Tomorrow with you-Senpai/Kondor

 

  得知有幸再次攻下男神的喜悦是强烈而短暂的,黄少天借机跑出去是因为大家都在外面拍戏,他在车里根本呆不住。喻文州和唐柔那场结束之后也就轮到他了,绕车一周半之后,他果断拽上王杰希奔着喻文州所在的片场去了。

 

  “啊,小黄来得正好,来来,过来见人。”隋毅朝正要往人堆里钻的黄少天招了招手,和王杰希点了个头算作招呼,向一旁的褚衡介绍道:“说了半天的曹操终于到了,哦不对,你中意他演公瑾的是吧?呵呵,第一印象怎么样?”

 

  混入人群计划失败的黄少天在心里暗暗叫苦,见褚衡是早晚的事,他也是乐意见的,只是想拖到喻文州下了这场戏再说,哪怕人就呆在一边什么都不说,也能让他心里更有底。

 

  好在王杰希也曾经和褚衡打过交道,临时充当定海神针不成问题。看出黄少天难得的小紧张,王杰希便先上前一步和褚衡握了个手,黄少天紧随其后问了声好,没说多一个字的废话。

 

  褚导看上去脸色冷了点,其实是长相使然,并不是情绪不佳。他面部轮廓线条感很强,五官深邃立体,就是经常皱眉,川字纹深了点,但依然不愧为几位名导之中的颜值担当。黄少天被那双锐利如鹰隼的双眼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好几个来回,心里直发毛,大气都没敢喘,默默咽了好几口吐沫,才见褚衡略一颔首,缓缓道:“嗯,形象可以。”

 

  轻描淡写的一句出自这位口中,分量自是不可同日而语,黄少天的忐忑顿时消了一半——这一句比起夸他帅,更多的是认可他对于角色的契合度。毕竟除了谐星和特型演员,能在演艺圈混的男星也很少有不帅的,“形象”在导演的评判标准里更侧重于气质和气场。

 

  “哈哈哈,不是在卖我面子吧?”隋毅盯着一旁的监视器笑道,“不止看脸,咱拿实力说话,下一场就是他和小喻的戏,你再看看。”

 

  “成。我看今儿喻文州还挺在状态,越来越有自己的一套了,也快熬出头了。”褚衡也在看小屏幕,突然又转过头看了黄少天一眼,竟露出了些许笑意:“上一回遇着眼睛这么不躲不闪的,还是好些年前第一次见叶修那小子的时候。”

 

  “……”不知道叶修当年是什么情况,黄少天觉着自己只是单纯有点受惊,天知道他刚刚还在反思自己就那么大咧咧地看回去是不是不太礼貌。

 

  他干巴巴地道了声谢,话匣子仿佛落了锁,王杰希也不是乐于和人攀谈的性子,俩人就默默杵着旁听泰斗级的导演闲聊。

 

  “小叶正经是经年不遇的人才,这么早就往幕后转太可惜了……哦,他是要自导自演?挺好挺好……哈哈,瞎折腾也没坏处啊,年轻人嘛,多尝试尝试总是好的。”隋毅和摄影组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他们喊喻文州和唐柔过来,“哎,褚哥,说来小叶有好些年没碰电视剧了吧,以后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是不能劳您帮着搭个线啊?”

 

  “哈哈,言重了,你找上门去,他焉有不接的道理?我也没那么大面子能左右得了他就是了。”褚衡这么一乐,看着也没那么威严了,黄少天却依旧维持着方正持重的美男子形象,不着痕迹地朝喻文州过来的方向挪了两步。

 

  “隋导想和叶哥合作?”喻文州刚一来就听着了这段,笑着和黄少天递了个具有摸头功效的眼神,“叶哥正闹经济危机呢,我接下咱这剧的片酬不知道被他念叨了多少回,估计等他拍完自己那片儿,找他拍什么他都乐意接。”

 

  “哟,叶神来拍电视剧,这几年忙着扑腾的哥几个还不得炸了,让不让别人拿视帝了?”一旁的一位中年演员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隋老师,我听说您那儿有个讲韩子高的本子来着?近来这种题材最热了,如果能请到叶神,绝对爆。”导演组的庄喆打趣道。

 

  “韩子高?”这位知名美男子虽然是将军,但到底是皇桑的男宠,喻文州脑补了一下,画面实在有些惨不忍睹,“我收回一下刚才泼出去的水,让他演陈文帝估计还行。”

 

  “那你来演韩子高?”褚衡居然冷不丁地插了一句,黄少天默默咽下一口老血——您老人家是认真的吗?还是平常开玩笑就这么劲爆?以及,怎么处处遇拆家,欺负我出道晚了是吧?

 

  “……”喻文州自然是开得起这种玩笑的,也了解褚衡经常制造冷场的特点,然而也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好了。以他活泛的脑细胞,立刻考虑到褚衡是不是在拿这话试探他关于即将合作的下部戏中角色的意愿,他斟酌了一下,眨眨眼道:“可以是可以,就是不好意思让叶哥给我做配。”

 

  “古代美男子的话,文州最有宋玉的感觉吧——现在的扮相就很有那个意思了。”半天没开口的王杰希实力解围,喻文州也挺爱演,配合地一展折扇摇了摇,一派悠然倜傥地拖着调子念了句“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时常让正宫心碎的女王大人这回终于没忘及时带头拍手赞帅。

 

  “那你看我像哪个?”黄少天帮着一起把话题往远了带。

 

  王杰希用表情表达了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深知黄少天是个历史盲,说了可能也是白搭。要说这种时候还得是男票亲,喻文州接茬道:“少天有些像高长恭——就是兰陵王,相关的影视作品挺多的。”

 

  “哦哦!这个我当然知道啦,范影帝当年拿奖的角色。”黄少天欣喜点头,“《入阵曲》这片子可是童年啊!差不多是印象中最早对‘美颜盛世’的定义了,我有那么帅吗?嘿嘿,谢谢男神夸奖。”

 

  “你喜欢他?应该有机会合作了。”褚衡意外地并不高冷,话甚至还不少,“袁术这角色已经在和范玦交涉了,八九不离十。”

 

  闻名圈内外的一对公开出柜的中年影帝里,其中一位就是范玦,另一位叫谭赋钧。身为天王级的影帝,两人的颜值不必说,都是既能演又能唱,多年来可谓用实力与成就碾压感情方面的风言风语。有趣的是,这对演艺圈模范情侣几乎没有过事业上的合作,除了公开恋情的方式和每年纪念日雷打不动的秀恩爱外,两人行事向来低调,从不以对方为炒作点,各自发展得异彩纷呈。

 

  范影帝的成名作虽然已经成了黄少天他们这代人的的童年,但人家今年还没到四十岁,正值男星的事业黄金期,同时作品也需要趋向精益求精,不能再像鲜肉们一样,演了烂片权当试水,接片子必须慎之又慎,此次甘愿来给几个小辈当绿叶,也侧面说明了褚大导演作品的含金量。

 

  “小唐刚才这条不错。”隋毅又看了一遍回放,连连点头,“谈谈感受?”

 

  唐柔的适应速度很快,经过小半个月的磨合,再和喻文州演对手戏也显得十分自如,进入状态之快算是黄少天接触过的新人里面很上数的了。叶修看演员的眼光向来准,也多亏了后宫小分队的成员们古道热肠,带新人于无形。

 

  “还是文州哥带得好。”唐柔讲话并不会刻意自谦或是奉承谁,她大方地笑了笑,解释道:“刚才那条没给他特写有点可惜,他看着我的那种神情,或者说整个人的状态都特别甜蜜幸福,说真的,有一瞬间我都有点想谈恋爱了,以前可从来没想过。”

 

  王杰希目睹了喻文州和黄少天飞快地对视一眼后,各自转过头竭力忍笑的虐狗现场,生平第一次觉得观察力太敏锐也不是什么好事——他竟然也有点想谈恋爱了。

 

  “他们那边换布景还得一会儿,小黄需要我说说戏吗?”隋毅顿了顿,不等黄少天答话就接着道:“我还是给你说说吧,褚导对你还在考察阶段,好好表现着。”

 

  “您能不能顺便也给我说说?”喻文州纯属跟着凑热闹,但表情很诚挚:“褚导对我也在考察阶段呢。”

 

  黄少天今天比较安静,无意中凸显出喻文州的聊天热场能力同样一流,自从他过来,周围气氛都热乎了不少。褚衡一听也乐了,拍了拍他肩膀,说:“合同都签了,以你现在的身价,我可赔不起违约金。不过你们隋导是够偏心的,我都要看不过去眼了,老汪头偏心你都没这么明显吧?”

 

  喻文州心说可不是,和您偏心叶修的程度有的一拼了。聪明人这种时候只微笑,不言明。

 

  隋毅晃了晃手里台本,笑道:“好好好,一起说。程奕煊呢,在这个时间点渐渐发现容尘对吴子衿的感情不太寻常,也发觉身负重担的师兄近来心情轻松了不少,而他自己也已经对子衿起了点朦胧的心思,如果没有容尘的存在,这种感情继续发展下去或许会成为爱情,但是师兄的地位是远远高于这种小情小爱的,于是他及时掐灭了这股小火苗——程奕煊心思单纯直接,一旦在心里给吴子衿下了嫂嫂的定位,一切感情就自动自觉斩断了。这里的表现会有些复杂,人物并不会怎么纠结挣扎,但心态上的转变是要体现出来的,方式又不能太过形于色,要自然而不突兀,得多琢磨琢磨啊。”

 

  黄少天挠着下巴点了点头,喻文州等了一会没听着下文,忍不住吐槽道:“您还是在给少天一个人说戏,没提到容尘什么事啊。”

 

  “容尘这两天的戏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方面的波动,不是也表扬过你了吗?其实就是板着张扑克脸告诉大家“我有中意的姑娘了,姑娘对我好像也挺有那个意思,我心甚悦”——你们年轻人管这叫什么,反差萌?你的表现方式挺讨喜的,继续保持就行。”

 

  “何止是讨喜,萌飞了都,剧一播,容尘这个角色算是彻底翻身了。”一有吹捧自家男神的机会,黄少天就又来精神头了,“煊宝对他师兄那股脑残粉似的劲,我简直不能更理解,当然我本来也是师兄的脑残粉,最初拟定推荐演员的是咱组里的选角导演吗?要不要这么懂!”

 

  “你们俩私交很好?”褚衡的眼神在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打了个转,又变得犀利起来了——能问出来这话,一看就不关注网络社交平台。

 

  俩人都被他看得不同程度悬起了小心脏,褚衡却放弃了这个话题,肃容道:“行了,别光说不练了,我这次过来确实是来考察的。”

 

  近处容尘房间的布景布置完毕,摄像机就位的工夫,隋毅又小声指点了黄少天两句。别看黄少天见了打小崇敬的大导演有点犯怂,到了展示才能的环节只会更加人来疯,况且今天这一场他和喻文州在酒店房间研究了好半天,也演练了数次,熟得不能更熟。

 

  两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各自就位。王杰希装作没看到的样子,低头刷微博。

 

  “师兄,师兄——”黄少天快步走向案前,“师兄收到晴埃传信了吗?陆桀那厮又……欸?师兄你这是在……作画吗?”

 

  喻文州抬眼看了看黄少天,似乎想像往常一样教训他一句“入室当缓行”,却欲言又止地撂下了笔,抖抖袖子,心情大好地赦免了师弟这一次,也不避讳黄少天扫向案上的目光,淡然神色下满是遮掩不住的喜悦光芒:“收到了。”

 

  “画什么呢?我可以看看吗?好吧,我已经在看了,唔……”黄少天凑得更近了些,两人的肩头亲近地蹭在一块。他歪着脖子打量了一会儿师兄的大作,不解道:“师兄画工愈发精进了,只是……你从前画景很少带着人物的,这画上的是?”

 

  “日前蓬莱之事,到底欠了吴姑娘一个人情。”镜头转换角度,喻文州换上一张空白画纸,重新提起笔,随意勾画了起来。黄少天一看,喻文州居然用毛笔画了一团炸着一圈毛的东西,俩人私下里演练可没有这一出,险些把他逗笑场——旁人估计看不出来是什么鬼,黄少天一眼就看出了这是那只Q版的小狮子。

 

  和《纸爱》里差不多的梗,同一个人来演,给人的感觉简直天差地别。喻文州画的还挺认真,粗线条的水墨小狮子颇有抽象派风范,一边画着也没耽误他念台词:“待我画完,还要劳你替我下山走一趟,将重铸好的银钩连带此画一并交予她,聊表谢意。”

 

  黄少天面上露出了一刹那的茫然,他睁大眼睛定定地看了喻文州两秒,一弹而起道:“师兄……莫不是对那位十分好看的姐姐……我,我要有嫂嫂啦?”

 

  “坐下。”喻文州眼也不抬地说。

 

  黄少天依言坐回喻文州身边,清亮亮的眼里半是懵懂半是亢奋,然而还没等他继续开口追问,脑袋上就挨了一折扇。

 

  “再敢胡言乱语,就不止这一下了。”喻文州说归说,却是罕见地微垂下头,抿着唇角笑了笑,将画卷卷了起来。这一幕是近身特写,引得监视器旁的一众工作人员集体捂心口:“化了化了冰山化了我也要化了——”

 

  而刚刚那一扇子下去,力道委实轻得不像话,几乎连个响都没有。一旁的副导演用眼神询问隋毅要不要喊咔,隋毅笑着摆了摆手。

 

  “嘶……明明就是嘛,还不让人说。”黄少天鼓了下脸,委委屈屈地揉着额头,坐没坐相地半伏在案上转着笔托给正在写短笺的喻文州捣乱,满脸都是“本宝宝不开心了本宝宝有小情绪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宠我的”。

 

  煊宝在本作中的武力值设定很靠前,在外言行也很爷们儿,苏力远超男一男二,唯独在师兄面前会像小孩子似的撒娇。黄少天表现这种反差已是十分游刃有余,围观群众不少捂着嘴小声议论着“哎呀好萌”、“太可爱了吧”之类。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只将附了短笺的画卷放在他手旁,袖手起了身。于是黄少天赌气还没超过十秒钟,就仰起脸笑嘻嘻地扯着喻文州衣袖道:“嗳师兄,那个姐姐虽然看着有点冷冰冰的,不过人确实很好的,今后你若是要同她成婚的话……哎哟!好好我错了!不说了不说了!”

 

  “讨打没够,快去快回。”喻文州拉过黄少天手臂,查看了一下他之前的伤势,叮嘱道:“陆桀之事自有我定夺,你莫要主动挑衅于他。”

 

  “是,师兄念了好几次了,我不会轻易和他动手的。”黄少天乖巧点头,“那我去了。”

 

  “煊儿,”喻文州眼皮一跳,忽来一阵心慌,唤住了人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聊胜于无地补充道:“近来魔修蠢蠢欲动,路上当心,不要为旁的闲事耽搁,早些回来。”

 

  “是是,难不成这人一旦有了心上人就会变啰嗦啦?”黄少天揶揄地挤了挤眼睛,盯着画卷怔忪了短短一瞬,复又笑道:“我去去就回,师兄不用‘送’了,回来随你罚就是。”

 

  这场戏对尘煊党来说简直是一大张糖衣FLAG裹着满满的玻璃碴子,后续再有对手戏,就是两人试镜时的狗血虐心桥段了。不过以两位扮演者目前的心境,多虐的剧情也产生不了什么影响,黄少天正暗搓搓地把袖中道具据为己有,将画着水墨小狮子的宣纸叠好揣进了怀,他寻思着要是喻文州信手涂鸦就爱画这东西,自己注意收集着点,再过个几年完全可以给喻文州办个“我爱我天·雄狮百态”个人画展。

 

  “好了,可以可以,都挺到位。”隋毅拍了拍手,“我这儿给过了,褚哥来点评一下?”

 

  “隋导和我捧了半天黄少天,还算名副其实,台词、形体、走位,包括一些细节,都很娴熟自然,的确不像是新人;科班路数够鲜明的,也好,比野路子的省心。”褚衡讲话有些毒舌,但大体上还是讲究实事求是的,演员的优点和长处也绝不会被埋没,“喻文州嘛,没什么好说的,主要是这角色的定位还在你一贯擅长表现的范畴内,能看出比过去更灵活了,有点进步吧。”

 

  喻文州对这种话里有话很是敏感,立马对褚衡心目中给他们俩的角色安排有了谱,看来在冲击至高荣誉的路上,自我突破避无可避。另一方面,近期传出可靠风声说大小乔已拟定邀请楚云秀和苏沐橙,虽说纯为男人片增色的女性角色戏份不多,但这阵容一摆出来就有够吸睛的,待会可以直接和褚衡确认下,如果确认属实,还歪打正着恰好和他们俩合上了,只剩下方锐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安排。

 

  “导演,B组那边出了点岔子。”统筹助理匆匆跑了过来,“方锐磕了下腿,倒是不严重,但是跑着吃力,卢导想问问能不能小改下本子,您给拿个主意。”

 

  -Tbc-  →(四十七)

评论(95)
热度(745)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