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四十五)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忙die,见缝插针码出一更,简直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些啥……久等久等【合掌拜

·本章过场,下章终于可以写终极副本前的小试炼啦哈哈,一直都特想写这个狗血基情MV来着=w=

·初章:(一),上一章:(四十四),全文TAG:,推荐BGM:ひとりじゃない ~繋がる想い~-DUFF

 

  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喻文州被他们俩一撩一拆台的快节奏冷相声逗得不行,他笑得又比较内敛,腹肌都快抽筋了,感觉待会儿也是要没法好好演面瘫的节奏,忙把话题往回拽了拽:“说起来,这一次的主题歌是先有词再作曲吗?杰希你平时写歌的时候是习惯先词还是先曲的?”

 

  小说原作者负责歌词创作是业内常见配置,但王杰希通常都是自己全包的,喻文州原想着随便转移个话题,话说到一半还真对这个问题起了好奇心。

 

  “他都是看心情的。”见王杰希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该怎么描述自己与众不同的创作方式,黄少天就好心帮忙抢答了,“哪边灵感先来了就先哪边,也可能蹦出两句词之后整首曲子就先出来了。”

 

  “嗯。”王杰希点了点头,“剧组这边的负责人说先词先曲都可以,我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合作式的创作,更偏向先词后曲一些吧。”

 

  “对对,让他们先出个词比较好……咳,文州可能不太了解这个哈,那个……”黄少天险些一个嘴快当着一屋子人的面喊了声“宝贝儿”,顿时把自己闹了个红脸,还好天热不怎么看得出来。他刚刚是看出了喻文州眼中的疑惑想主动解答一下,不过现在那点疑惑已然变成了“你知我知”的戏谑笑意,他不大甘心地勾起了一边唇角,试图做一个狂霸的反调戏表情,嘴上继续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有能力的作曲者和词作都是希望自己负责的步骤越往后越好的,倒不是为了更好地迎合对方,而是想让自己创作的部分成为主导方。”

 

  话一说完,两人视线短暂正面交汇,没词儿了的黄少天还是败在了恋人不为所动的笑眼之下,借着擦汗用湿毛巾掩上了双眼。其实也怪他自己脑补能力太强,喻文州只是见他差点说漏嘴后明明有点慌了神,语速都快了一倍,谁知道体现在行动上居然是企图强行调戏自己,觉得他很可爱而已。如此单纯无害的心理活动,愣是让黄少天理解出了一串温柔而鬼畜的“刚才想喊我什么呀宝贝儿?这些天老公在床上都是怎么教你的?需要温习一下吗?”——估计是微博上同人段子看多了的后遗症。

 

  脸颊上的温度被冰镇过的毛巾降了下去,热恋期持续的高温却一时一刻都不会消退,黄少天感觉自己再这么和喻文州对着瞅上两眼,很容易让旁人看出几分不同于玩闹的情真意切来,就没好意思再看他,但不干点什么又心痒痒,便改为握了握他掩在广袖下的手。

 

  王杰希漠然地看着俩成年男人做着中学生小情侣一般的“偷情”举动,又打量了一圈四周各玩各的众人,只想问问是不是上帝在这些人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

 

  黄少天在达成了两人生命的大和谐这一终极成就后,满心幸福得直冒泡,眼下情路一片光明,再没什么可纠结的,心窝子里养着的那堆小恶魔小天使也都没什么机会单独出场了,在主人心满意足地得到了勾勾手指的回应后,小家伙们正和谐友爱地围着圈圈跳踢踏舞。

 

  为了方便拉小手,喻文州索性挤在黄少天身边坐了,面上仍是一派正人君子的不动声色,和王杰希接着聊了几句关于片子的事。

 

  王杰希这次来探班的初衷就是想来找找灵感的,主题歌又要围绕着男主角来写,他自然很乐意同喻文州多交流一下,闲侃间都带着和善的笑意,然而只要黄少天一插话,他就会立即转换成接近木然的表情。正赶上另一组的两位也折腾了满脑袋汗回到了车里,唐柔刚落座没多久就在一旁看乐了,方锐本来在和张新杰吐槽下一场的基情台词,循着女王大人的笑声望去,观摩了半天,好几次捂着嘴才没笑出声,顺便默默地拍下了歌王大大表情神转换的动图。

 

  “嗯,我们俩都是今年本命年,日子正好差半年——欸,少天过生日你都送过他什么?”这边进行到下一话题了。

 

  “男神要给我准备礼物了吗?还有半个多月呢,不急不急。不过这事儿你问他干嘛,毫无参考价值的,而且直接问我不就好啦。我想想啊,从十六岁到现在……卧槽大眼儿咱俩居然认识八年了吗?”黄少天再次截过了话头,王杰希换成冷脸的同时还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方锐终于没忍住噗了出来。

 

  “也不是每年都送,他过生日我也没一次不落地送,经常赶上他忙我也忙,过后请几个朋友一起出去搓一顿,最后一方负责买单,就算给对方过生日了。”黄少天挠挠下巴道,“八年前到现在,容我好好捋一捋……其实就是些鞋啊表啊什么的,哦对了,比较奇葩的是他有一年送了盆植物给我,好像是个盆景吧,我也没伺候过花花草草的嘛,就偶尔想起来了浇个水,等到养死了才知道那玩意价值十多万块大洋,吓得我愣是没敢扔,现在依然干巴巴地在窗台上摆着呢,款爷的世界我真不懂。啊啊!最大的怎么能落下呢,我家里那台三角施坦威,是我二十岁生日那年他送的。谢谢爸爸谢谢爸爸,大恩大德永世难忘,您看今年给我来把小提怎么样?我相信你的眼光。”

 

  心意是重中之重,物质方面的表示也同样必不可少,喻文州倒没想着要参考,只是考虑到男性之间能送的礼物比较有限,尤其是价值相对高一些的,万一和人家亲友送重复了,会显得有些鸡肋,然而没料到对方亲友壕无人性到这种地步,他暗自琢磨着是不是只能送辆超跑了。

  

  王杰希拍开了黄少天扒拉在自己身上的爪子,也不搭理他,朝喻文州笑笑,说:“犯不着太费神,你送点什么,他都能乐得屁颠屁颠的。”

 

  “虽然我不大喜欢这个形容词,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句话的真实性。”还没收到男神礼物的真爱粉光是设想一下就已经乐屁了。黄少天稍稍转过身子,挠了挠喻文州手心:“怎么办,突然好期待过生日啊,咳……还是第一次在剧组过生日哈。”

 

  这话锋一转是因为另外几人靠近了些,他刚想抽回手,却被喻文州一把按下,胡来的左手被握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喻文州这一阵子谈“地下恋爱”简直谈上了瘾,个中情趣不足为外人道也,譬如欣赏黄少天此时遭逢反客为主极力掩饰窘迫的样子,也就是他没有那些个表达丰富内心情绪的里人格,否则每天都得有一批小人吟诵着“噫吁嚱!怜乎萌哉,内人可爱,可爱到想上天——”,而后羽化登仙。

 

  方锐把刚才拍下来的动图给王杰希看了一下,请示他能不能发在群里小范围传播一下。王杰希面上看着有那么点不好接近,实际上也很玩得开,甚至还是个斗图爱好者,他挑了挑眉,嘀咕了一句“有这么明显吗”,摆摆手示意表情包界巨头随意发挥即可。

 

  这张微笑表情瞬间凝固成冷漠脸的动图,效果比起广为流传的“[歌王大大冷漠.jpg]”要显著百倍,还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式王霸之气,任何文字在这张图面前都是多余的,于是方锐只给它加了个速、套了个移轴效果增强中二感,先是无私地共享给了剧组群,又随手发在叶修工作室的小群里。

 

  苏沐橙率先回应了“[黄少天指着鼻子捧腹大笑.gif]”,感谢方锐为奋战在山沟沟里的小伙伴们带来的欢乐一刻,并爆料一旁的叶修也笑得不行,还火眼金睛地指出了王杰希一准是在和喻文州聊天,中途被黄少天插了嘴。

 

  

  提起山沟沟里小伙伴们的悲惨境遇,曾亲身走访过驻扎在贫困山区剧组的方锐和众人声讨了一番叶修这种演员型的导演是多么地难伺候,甚至放言说哪怕是摄影专业出身的处女座褚大导演也比他好应付,引得几人探讨起不同专业出身的导演具备的各种特质来。  

 

  “哈哈,搞音乐出身的导演有意思啊,听说杰希大神这次也要自己导MV了?缺女主角不?看看我们小唐怎么样?”方锐不遗余力地撺掇道。

 

  “叶哥也和我提起过,但现在本子还没定下来,如果合适的话我会联系唐小姐的。”王杰希朝唐柔笑了笑。

 

  “啧啧,叶老板就是当导演磨人了点,也抠了点,对自己人还是很上心的哈。有一说一,他演戏确实没得说,我上学时候正经崇拜过他一阵子,当然自打接触过本人之后就彻底幻灭了。”方锐捂着心口摇头,“以前还给他剪过几个视频呢,别跟他说啊。一般人我也不告诉,混剪这事,哥哥正经是个大手。”  

 

  “是了,方锐大大,回头也给我和男神剪个几世情缘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你了。”黄少天斜着眼道,“正好我们俩现在合作了三部片子,结局要三生三世缠缠绵绵到天涯的,谢谢。”

 

  “‘也’?”喻文州发现了不妥,机智地问道:“几世情缘还是个什么系列吗?”

 

  “咦,我没和你说过这货是个柏杨党吗?”提起拆CP之仇,黄少天面色不善地瞟了方锐一眼,“不知道你们看过没,就文州和老叶的一个花式BE集锦,当时很火的,那就是我们方锐大大剪的。妈蛋,我男神相关的高清片源还是我提供的,当然我事先不知道他要剪的是那种玩意儿,后来还有一个……”

 

  “哎哎打住!师兄你快饶了我吧!正主就在这儿呢,还让不让我做人了?”方锐哭丧着脸道,“你知道我当初是老叶唯粉的,那是想勾搭导演系一妹子,揣摩着人家姑娘口味随便搞的,火了纯属是个不怎么美丽的意外啊!”

 

  “我有看过。”王杰希眼里缓缓播送了一行“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方锐”,“没想到”仨字的字号是加大的,“后来那个据说是被寄了太多刀片重剪的治愈版,我觉得比原版杀伤力更大。”

 

  “是的。”张新杰附议,“平和的生离往往比轰轰烈烈的死别更加致郁。”

 

  “我去!我也看过那个!”孙翔一拍大腿,颇为亢奋地说:“剪得太牛逼了,我第一次知道还能这么玩。原片都是看过嘛,完全没想到还能基得起来。”

 

  翔翔同学纯真的观影视角很具有参考意义,虽然同性题材已被人们广泛接受,卖腐似乎也成了商业片必不可少的要素,但主流市场仍是围绕着亘古不变的男女情爱主题,在普通人眼里,大多数片子还是挖掘不到什么基情点的。

 

  叶修和喻文州出道都有些年头了,虽然私下关系要好,但比起才认识几个月就接连合作数次的娱乐圈美帝CP,这两位合作的次数并不多,难得共演,又经常是人物不存在正面交集的——《千山诀》中,两人都是帮亲友充场面打了个酱油。有基情可挖的片子也仿佛和他们俩有仇,像《千机》和《军令状》,喻文州的角色都直接或间接因叶修的角色而丧命,便当专业户之称也是从这几部戏开始喊出来的。

 

  方锐所采用的片源中,除了这两部送命片和那条同性题材的公益广告,其余的都可谓是强行拉郎,因此才被奉为范本一般的神级混剪。而纵有镇圈神剪辑撑场,腐属性迷妹们鸡血的原动力还是正主发糖,萌这一对的CP粉生存环境还是较为恶劣的,常年被饿得半死不活,大有一口陈年旧糖吃到老的架势,没什么特殊情结、单纯萌个热闹的都纷纷爬向了糖不要钱的隔壁墙头。

 

  如此知名的神作,正主自然没道理没看过,几人都讨论过一轮了,喻文州还觉着挺没实感的,他实在想象不出方锐这种性子的,内里居然长着一颗细腻的狗血脑,很想吐槽,却不得不微笑:“那时候我和云秀在拍《白马非马》,是她拿给我看的,我也觉得第二版要更虐一些——叶修知道是你剪的吗?”

 

  “不了个是吧,老叶也看过?!他不是一直和各种社交软件脱节的吗?”方锐生无可恋地捂住了脑袋,“喻总,答应我,像尘哥哥答应煊宝那样答应我,不告诉他是你最后的温柔。”

 

  喻文州笑笑应了,然而本就是自降身价友情卖身给叶修工作室的方锐隔天就收到了一切演艺相关收入暂且充公的噩耗——没被要求保留最后温柔的黄少天回头就一个电话把亲师弟卖了个底朝天。

 

  休憩时光没有持续太久,喻文州和唐柔很快被统筹喊去拍下一场相对轻松的温馨日常,张新杰、方锐和孙翔则要去拍一场林间追逐戏,轮到黄少天还能再吹会儿空调歇歇脚。他询问了一下王杰希关于接下来巡演的具体安排和专辑的筹备情况,难得唠了两句正经嗑。

 

  “杰希大神,说认真的,主题歌咱写个LIVE的时候不容易出车祸的成吗?写好了你真是爸爸。”黄少天把毛巾往后脖颈一甩,身子坐直了些,“我感觉中国风的好像和我有缘,这首八成也会是我代表作的节奏。”

 

  八字的哪一撇都没下笔呢,就成他代表作了,谜一般的第六感不服不行,这事后来成真了暂且不表,王杰希没搭他这茬,却压低了些声音道:“前两天易凡来找我看MV的本子,他看出你和文州的事了。”

 

  “啊?”黄少天有点发蒙,“他?我们俩谁都和他不熟啊,上哪看出来的?真不是你说漏嘴了?我靠,这人身后不简单吧,要封他口好像有点困难啊。”

 

  “我也挺纳闷,他说他们GAY有GAY达……你至于吗?”黄少天的仰天长笑太富有感染力,王杰希差点跟着破了功,但他很快将笑意敛了回去,接着说道:“他原话是说,‘微草现在和蓝雨是战略伙伴,我个人也真的很欣赏他们二位,于公于私都不会做出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事的,你大可以放心——难道我看上去很像是个反派人物吗?’”

 

  “哈哈哈哈哈,他这种立场暧昧不清的牛逼人物真的很像反派好吗?不过他倒也没什么坑我们的动机就是了。哎,被外人知道了还是难免有点小尴尬啊。”黄少天摸了摸鼻子,“MV剧本写好了?大概讲什么的?那个……有吻戏吗?”

 

  “大概是七年之痒那种吧,有吻戏,不过易凡说可以借位。”王杰希用手机打开了一个文档,递给了黄少天,“大体上是吵架、分手,各自纠结,最后和好的常用桥段。我觉得你更应该关心一下有没有床戏吧?”

 

  “……”黄少天大致浏览了一下剧本,看到一半下巴好悬没脱臼,他反复瞄了几遍“床戏”的部分,嘴角抽搐道:“本子挺好的,但这段……不太好办吧,这玩笑就开大了不是?虽说为了艺术效果我们都可以义无反顾地献身没错,我的形象也无所谓,文州就……回头你还是再和他商量着看看能不能……”

 

  “你是上面那个。”王杰希打断道。

 

  “啊,啊啊!那不用了,就这么定了,千万别改了啊,替我谢谢易导,他怎么这么懂,不愧是自带GAY达的男人哈哈哈哈哈!翻身农奴把歌唱,幸福的歌声传四方,哦哦哦耶——”黄少天留给王杰希一串犹如走音的销魂转音,蹿下车撒欢跑圈去了。

 

  -Tbc-  →(四十六)

 

评论(111)
热度(76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