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四十)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艾玛好像断更最久的一次,实在无颜面对江东父老,跪着把粗长奉上qwq

·比较重要的铺垫章?基本都是对话23333顺便终极副本可能和大家想象得不太一样哦=w=

·初章:(一),上一章:(三十九),全文TAG:,推荐BGM:明日への扉-I Wish

  “嘿你个小兔崽子,来看看你还不乐意了?自己瞅瞅手机多少个未接吧,昨天莫名其妙一个电话过来我就觉得不太对头,还没听明白怎么回事就赶集似的给挂了,结果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吭一声的?以为我不看娱乐新闻?还当我是你亲爹呢?”老黄同志横眉瞪眼。

 

  “刚才在拍戏呢,寻思回去再回。而且我出什么事了?出事了的分明是……”黄少天揉了下鼻子,转而和喻文州赔笑道:“我爸这人有点不着调,没和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吧,抱歉让男神受惊了哈。”

 

  “装,接着装,面都碰上了还不正式介绍一下?”黄爸倚着车门抱着膀,不满地睨了他一眼,“这把你给怂的,就说我什么时候碍着你谈恋爱了吧?十三四岁拉人小姑娘手让我撞着了,不还大大方方和我介绍来着吗?挺大个人,怎么还越活越回旋了?”

 

  黄少天哑口无言地望向喻文州,喻文州小幅度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是自己说的,并以眼神表达他现在真的有点受惊。

 

  “……好吧,这是我男朋友喻文州,真人是不是比镜头里还帅?过去你不是还嘲我说再喜欢又能怎么样,还能去泡人家啊?所以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亲爱的,这是我爸,别听他胡扯,十三四岁时候的那个什么是因为你还没出道……”黄少天说着说着,突然觉出味不太对来,“不是,我说,离着老远就见你们俩聊得火热,还用我介绍个什么劲啊?”

 

  “不好意思,叔叔,之前我不太确认您能不能接受得了……”喻文州稍显歉然道。

 

  画面倒回到五分钟之前,喻文州正扣着墨镜在车里玩手机,车窗也是深墨色的,要从外面辨认出他是谁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当有人敲车门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来剧组探路的粉丝或是媒体记者找不到片场之类的,按下窗子才发现是个高大英俊一身成功人士气场还有那么点谜之眼熟的典型北方中年汉子——这一次碰面其实是双方都始料未及的,黄爸确实是想问个路,一看车里是喻文州也挺意外,干脆开门见山地表明了身份,和他话着家常一起等黄少天出来。

 

  喻总出道这么多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对于仿若天降的岳父大人,哪怕心里有点惊到,面上也是滴水不漏,对黄爸的寒暄闲侃都谦逊有礼地一一应对了下来,只是在这位状若无意地问了他一句“俩人处得怎么样啊”之后,他才心觉有点不妙,果然在这儿等着呢——平时也不见黄少天怎么和他爸联系,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俩的事的?身为血亲的敏锐吗?

 

  黄爸爽朗一笑,摆摆手示意无妨,“本来也该臭小子先给引见一下的,不过叔看着像是那种老古董吗?来吧,咱上车聊,我给你们当司机。”

 

  “你一个人来的?司机都没带?怎么找到这儿的,叫的专车?来这边住几天度度假吗?”黄少天先一步帮喻文州开了车门,两人一起坐了后座。

 

  “嗯,不住了,也是顺路过来看一眼,今天半夜的飞机回广州。”黄爸答道,“文州家里就是广州的吧?”

 

  “是。”喻文州坐直了些,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查户口,没想到黄爸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继续询问他家里的情况,而是感叹了一番粤语太难学,在广州呆了多少年也讲不顺溜,有空得让准儿婿多教教自己之类云云。

 

  “……话说回来,小舅他们那边应该还不知道呢,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主要是我们俩才刚刚在一起啊。”黄少天同样心存疑惑。

 

  “刚在一起的?就说你怂吧,我都以为有一阵子了——真当你爸不刷微博?我好几次差点以为你们俩要公开了。”黄爸扭头瞥了他一眼,发动了车子,“这么说吧,你小时候不是喜欢那遥控飞机吗?给你买一柜子,一见有新的还是满眼发亮。现在你一见着人文州那德行,就跟进了遥控飞机制造厂似的,一气儿看着一百架各式各样的飞机,大眼珠子锃亮锃亮,眼瞅着就快飞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能不能行了,别这么夸张好吗!”黄少天在亲爹面前也不见有丁点要避讳的意思,照例笑瘫在喻文州怀里,喻文州也忍不住低头笑了笑,飞快地揉了下他头发,把他捞了起来。

 

  “哎那个,文州啊,在叔面前不用太拘谨哈,你看臭小子向来和我没大没小的。你们俩处得开心就行,犯不着顾及别人怎么想,我要是他死心眼的叶叔那副的,你们也不能就地散伙吧?”黄爸询问了下宾馆地址后开了导航,又继续说:“什么顾虑都不需要有,哪怕真想公开,也有他舅舅那边给兜着呢。你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人也稳重靠谱,我看正经不错,得亏是个帅小伙,这要是个漂亮大姑娘,傻乐那个就整一倒插门的——说你还笑呢?哦,是应该傻乐,捡着多大一便宜。”

 

  昨晚两人腻歪在床上聊天的时候,黄少天还提起他爸的处事风格很是潇洒不羁,尤其对待自家儿子,或许多少还带着点在孩子幼时没能尽到太多责任的愧疚感,按老黄同志的原话说,努力赚钱、拼命往上爬,除了是种乐趣以外,就是为了让儿子能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无论是事业还是感情——当然不能干伤天害理的事,其它的都尽可随着心意,怎么乐呵怎么来。

 

  这还和通常意义上的“惯孩子”有所不同,那一类父母掌控欲大多比较强,黄爸则是给予充分自由,完全撒手,“你的人生你做主”的纯散养型。这和喻文州的成长氛围是截然不同的,对他而言也有些难以想象,没想到天降岳父第二天就给他来了回现身说法。

 

  “何况你这些日子以来还没少帮他,是个人就能看出是真心实意待他好,再加上刚出的这码事,别说是他了,我心里都怪过意不去的。”黄爸又转过头瞟了一眼突然安静下来的宝贝儿子,笑叹一声道:“其实我过来这一趟,主要就是想见见文州,这人得有多大福分才能遇上个舍得拿命护着自个儿的人呐?甭管你们俩以后能走多远,要是有哪天这小兔崽子负心薄幸……好好好我就这么一说,别磕着脑袋!这情我也一定替他记着,算我头上——叔不大会说话啊,但未来总归是有变数的,一辈子的事不在一时嘴上说说。”

 

  “谈不上,一点小伤而已,也是我自己不够小心,换成少天一样不会眼看着我摔下去,都是分内事,您要还和我论人情可太见外了。”喻文州一边哭笑不得地安抚着开启炸毛嘴炮模式的黄少天一边说道。

 

  “黄少天这小子吧,别的不敢说,挺懂得知冷知热是真的,是个会疼人的,不用我多嘴也肯定对你好,你们俩人互相照应着,过好日子没问题,这点我放心。”黄爸对亲儿子的大招同样没有免疫力,赶忙往回圆了圆,“再往远了说,也不用担心什么传宗接代的事,想领证去国外弄一个,想要孩子找个代孕,都好说。国内暂时没出台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反而省了那些烂糟糟的两家子之间人际往来还有财产纠纷什么的,不指着一纸婚书来约束,只要感情在这儿,一样搭伙过到老,还更纯粹些;婚姻这东西吧,未必适合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我这当老子的都腻味的事,没有勉强儿子的理。他爷爷就是总爱操心这档子事,老人和儿女对着杠到最后还不是两败俱伤,我们成天不得安宁不说,老爷子也到底让哥几个给气死了,好在现在是彻底没人呛呛这茬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使了个“嘴上没把门的这事不怪我,明显是遗传”的眼神,解释道:“我爸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小姑一直没结婚,大伯二伯都不想要孩子,相当于到了我这一代就我这么一根独苗——还是个美丽的意外,我爸妈当时也不想生来着。奶奶过世得早,爷爷是前几年肺癌去世的,他们都分析说搞不好和常年怄气有关。”

  

  “人得病多少都和情绪相关,所以才说让你们高高兴兴的就成,在外闯荡就够辛苦的了,甭寻思些有的没的,有家里人给你们当后盾呢。”黄爸等红灯的时候习惯单手把舵,开车的手法也带着一丝收敛过的风骚感,不知道年轻时候是不是三环十二少那一流的,“我本来以为文州这孩子看着像是个心思重的,想着来给吃剂定心丸,刚聊了两句就发现……识人还得当面交流,谁成想还能是个心思细心眼大的,哈哈哈。欸,也差不多到饭点了吧,附近有什么可口的吗?咱爷仨直接去搓一顿再回去?”

 

  “回酒店就行,你倒是挺会赶巧,今晚我做饭。”黄少天没好气地说。

 

  “那敢情好嘿,文州吃过没有?臭小子这方面不知道随的谁,确实有天赋。”黄爸乐颠颠道。

 

  “说起来,细看的话,少天和叔叔其实长得不太像,只是那种……谈笑时的神情很相似,长相更像阿姨一些吗?”喻文州凑近了些仔细打量黄少天的五官,黄少天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故意呲牙眯眼露出了“再看就把你吃掉”的威胁表情。

 

  “也不是特别像,以前真怀疑过是不是抱错了——帅没帅过他爹也就算了,个头还没蹿起来,他妈个儿也不矮,你再看他这个头,就知道是充话费送的了。”黄爸调笑道。

 

  “叔叔的确是可以进军时尚圈的好身材好样貌,而且精神状态也年轻,看着也就三十出头。”喻文州诚恳拍马的同时也拍了拍手边缓缓挠着车座的爪。

 

  黄少天的白眼都快要翻到后备箱上去了,不过到底没打自家男神的脸,只针对损自己的部分进行了反击:“老黄同志你可真好意思说,这分明是你们这俩不着调爹妈的锅,要不是我在长身体的时候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过着小白菜一般的日子……而且也不至于见不得人吧,文州也不到八零啊,我们这是演员黄金身高好不好?我看咱还是来谈谈‘负心薄幸’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对没谱父子互相吐槽揭短随便截出一段来就是一出相声,喻文州对这种相处模式很是新奇,间或立场不明地帮帮腔点点火添添乱,爷仨就这么一路闹闹吵吵地回了酒店。

 

  小黄同志在炉灶前忙活着,喻文州便陪着老黄同志看了那集有自己参演的《推理时间》。黄爸原本觉得这就是个给年轻人看的闹剧,黄少天也不是会央着他来看的性子,除了表情包里的动图,这还是他第一次透过荧幕看儿子演戏。黄爸本身也是对影视作品不太感兴趣,对年轻演员们的面孔基本处于脸盲状态,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常念叨,估计在一堆小生里都辨认不出喻文州是哪一个。这回一打起精神认真看进去一部剧,简直对准儿婿每一帧的精湛演技和精彩表现啧啧称奇到停不下来嘴,并且经常在一些让人无法get到笑点的地方捧腹大笑,在喻文州投去疑问的目光后,他也只是笑而不语,或是叨咕一句充话费送的便宜儿子实在太蠢。

  

  “文州,叶修什么时候来啊?是不是也得来蹭饭啊?”黄少天喊道,“不太晚的话让他捎把芹菜过来呗,离着不远就有个市场。”

 

  “快了应该,在车上的时候来了个短信说落地了,那我给他打个电话。”喻文州想了想,又说:“我觉得他不一定知道生的芹菜长什么样。”

 

  黄少天刚要喷笑出声,就听喻文州补了一句“因为我就不知道”,一口气不上不下噎了半天才无奈道:“老爹,我这么勤劳朴素还总被家里声讨成娇生惯养的少爷,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少爷出身——别人家儿子之所以能成为‘别人家儿子’,是因为人家从小到大都能心无旁骛地干正经事,一看我们文州就连菜市场都没进过好吗?”

 

  “这有什么的?我年轻时候也不知道芹菜长什么样,像我们这种命里有福的,只要知道盛在盘儿里的芹菜长什么样就够了。”黄爸漫不经心地说,视线始终没从平板电脑上移开。

 

  “叔叔的意思是说,我们命里的福气都是你。”喻文州在黄少天刚刚“靠”出一个音节时走过去笑眯眯道。

 

  “……是是是,知道你最会说话啦。”黄少天乐得合不拢嘴,在人耳边悄声补了句总裁式情话,看到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机屏幕上短信界面显示喻文州刚发出了一条彩信:“来蹭饭的话顺路在市场带一把[绿油油嫩出水的芹菜姑娘高清写真.jpg]来。”

 

  而叶修秒回了句“这什么鬼?”后又很快补充了一句“芹菜你就说芹菜,发图片是在侮辱哥的智商吗?”

 

  目测身边带助理了,可惜短信没有撤回功能,“别人家儿子”机智地拉了个同样没常识的影帝级垫背。

 

  黄大厨不仅厨艺上佳,做饭也很有效率,在酒店套间里这种相对简陋的条件下,做了满满一桌子菜才用了不到两小时,芹菜姑娘赶到的时候恰好赶上最后一道番茄牛腩收汁,果断奉献自我一头扎进汤汁里成功提了味。

 

  “黄叔,好久不见了,哟,怎么好像还越来越帅了,您也逆生长啊。我们家老头前阵子还念叨您来着,什么时候回北京找他玩玩?他这刚退下来,正闲不住呢。”叶影帝和熟悉的人寒暄起来还是没什么压力的。

 

  “头一次见叶哥打理得这么利索,就说早该请个随身生活助理。”喻文州朝叶修身后清秀的小助理友善地笑了笑,伸手道:“你好。”

 

  “嗯,这是小许,也是这阵子实在忙活不过来了,说起来这还是从你们公司挖的墙角……具体说来话长,哦对了,让少天忙活完了过来合个影,他脑残粉。那什么,来年新晋影帝喻老师也屈尊一起拍一张吧?”

 

  “……快饶了我,怕了你的FLAG神技,我想拿奖发自真心啊哥。”喻文州合掌苦笑道。

 

  “怕什么,往年我说过这话吗?我还说我现在拍这片子……来年估计赶不上了,后年包揽最佳新人、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呢。”叶修示意喻文州转个身子让他看一眼颈侧的伤,上手揭开纱布后稍皱了皱眉头,嘴上却没说什么,转而道:“今儿一大早老褚给我来一电话,你猜怎么着——哎哟,少天这功夫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等会儿吃完饭再说。”

 

  “我靠,你不说还让我们俩好好吃饭吗?褚导说什么了?”黄少天随意抹了把脑门上的薄汗落了座,一旁喻文州抽出张纸巾帮他仔细擦了擦,接口道:“褚导在主角上从不用新人,少天差不多算是最新的了吧?演员方面的具体安排一般要他亲眼看过才能敲定的,方哥说瀚文那边都已经带着打过照面了,那就只有少天和方锐他还没见过,是也要来我们这边探个班的意思吗?”

 

  “让文州猜就是省着我说了——嗯,这银鳕鱼做得真不错,和蓝溪阁的不相上下啊。”叶修拍着大腿称赞道,“没错,那片子有横店的景,他下周就要带着团队来踩点,也顺便看看你们俩到底怎么样,还和我打听了两句。”

 

  “你怎么说的?”黄少天瞄了一眼对当前话题毫不关心、只顾狼吞虎咽的老爹,感觉心有点累。

 

  “夸你们呗。方锐我还算知根知底,你什么戏路我真不太熟,净听别人吹得玄玄乎乎的了,到时候可好好表现着,别打我脸啊。”叶修正说着,突然注意到喻文州手边独一份的小米南瓜红枣粥,“那粥是伤员小灶吗?哥这两天来回奔波也急需补补身子骨,快给我也来一碗。”

 

  “老叶你那脸,真是有辣——磨大。”黄少天瞪着眼端着手实力模仿卡通表情包,还是伤员好心回过身给他盛了一碗,好奇道:“说真的,你就是来看我的吗?我又没什么事,干嘛特意改签到这几天过来?真不是因为隔壁剧组后天就飞象山了?”

 

  叶修斜了喻文州一眼,从裤兜里摸出一管护手霜模样的东西拍在桌上,“拆了线就抹,一点疤不留。”

 

  “……拜托广告词押韵点好不好?这兜售的什么三无产品?怎么看着这么不靠谱呢?真有用吗?”黄少天嘴角抽搐着先拿过来研究了一番。

 

  叶修像是被他提醒了一样,立马接茬道:“好用就再投一轮吧?你们两口子一起投?”

 

  对面前两位双双脱团的喜讯,叶影帝是在下飞机和喻文州的短信交流中刚刚得知的,和另一边的亲友主力歌王大大一样,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诧的情绪,仿佛这件事再顺理成章不过。  

 

  “叶修同志,不是我说你,你这种行为真的极其恶劣,项目具体内容都不和投资人讲清楚,和坑蒙拐骗有什么区别?也就是仗着我们家文州有情有义又不在乎得失。”黄少天撂下筷子正色道。

 

  “高新技术的风险投资不都是有个构想就开始拉投资了?影视类风投见过吗?何况我这压根谈不上什么高风险,稳赚不赔的生意当然要拉好兄弟下……一起飞了。”叶修淡然地夹了个西兰花。

 

  “小叶自己拍片子缺钱了?怎么不和你黄叔说呢?”一直埋头奋战的黄爸终于开了腔,叱咤商场二十多年的老油条何等精明,当即表态道:“我不代表公司,影片方面绝不涉及商业合作,没那些个硬广软广还有谁二姑子家的小外甥女往里面塞——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想找独立投资人,对吧?不然单冲着你自导自演的名头,多的是影视公司和大企业抢着要投。”

 

  这可是难得的大金主,又是世交的长辈,叶修介绍起来也用了心思,尽管主体剧情还是没肯透露,卖点看点却首次爆料了一部分。黄爸爽快人,主动提了就是为了送钱,既然人家还有保密需要,干脆也不多问,三五句话过后就一锤定音了。伤员享受着碗里现成给夹好的待遇安心吃饭,黄少天则与在两位腕儿面前显得略有点腼腆的助理聊了几句,很快问清楚了他的来历。

 

  叶修和魏琛有着点交情,前一阵从蓝雨要了一批专业跟组演员秘密进组,许博远正是其中一员。作为公司训练营早期培训出来的艺人之一,他形象不错又有资历,在这些优质跟组演员中负责带队,被叶修看中了管理能力,就给挖来自家工作室干活了,后来不知怎么演变成叶影帝个人助理的工作也一并包了,满眼都是有苦不能言。

 

  谈完正事,席间氛围十分随意、其乐融融,只可惜黄总海量又会喝却没酒助兴,毕竟这桌上的……叶一杯的名号业界驰名不用说,儿子儿婿酒量虽然都有,奈何一位有伤在身,另一位呆会就要开车送他去机场,和人小助理对着喝也不太像话,黄老爹只能颇为惋惜地和准儿婿约定好下回一定战个痛快——战完估计也就直接改口叫爸了。

 

  想着父子俩兴许有知心话要说,黄少天也让他别折腾了等自己回来就好,两人找准视觉死角飞快地接了个吻,喻文州便留在了房里。而叶修有了万能助理,这回难得提前预定好了酒店,好歹蹭完吃没再蹭住,饭后留下和伤员闲扯了一会打发时间,临走前也没少了让对方陪根烟的环节。

 

  “我还寻思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能动到你头上来,没想到是个脑子缺弦的小屁孩。”叶修翻了翻眼皮说,“你也不用心软,这种呆头鸟根本不适合在这片林子生存。”

 

  “也不是想动我,确实是冲着少天去的——一开始就提出这个猜测的不是你吗?”喻文州见叶修一脸莫名其妙,认真回想了下昨天连在一起的电话,才想起确实记混了,“哦,不好意思,是王杰希说的。”

 

  “我去,没摔坏脑袋吧?没和你开玩笑,都挨盘儿检查过了?可从没见你把事记串笼过。”叶修打量了一番整个人洋溢着谜之喜悦,点根烟都能点出欢乐气氛来的新晋脱团狗,嫌弃地扶额道:“得,懂了,恋爱中正常的智商下降。冲着少天不是更没长脑吗?到底是多不想混了啊,准备怎么结啊这事?用哥帮手不?”

 

  “芝麻绿豆大的事,哪劳叶哥出手。”喻文州领情地笑了笑——恐怕这才是叶修提前赶过来的真正目的,“褚导那边对少天的评价怎么样?方锐什么角色给定了吗?”

 

  “正想和你说这个,你也知道褚大导演对待选角的事向来一百二十分上心,方锐估计得见了再说,俩主角的安排可能也和你想得不大一样——老褚找来少天上学那时候巡演的什么话剧视频看了看,说他气质里那股隐忍待发的傲劲,挺像周瑜的。”叶修吐了个烟圈,又道:“这也推翻了他原本的设想,又说了好一通什么你有傲骨但没傲气,宽容大度的同时又对自己严苛、自尊心强,自带低调从容的范儿却从不吝于显山露水这些,反而更接近孙策的感觉——历史人物嘛,怎么说都能往上贴,固有形象太多,也怎么演都有人觉得不像,只要演员别先入为主地被圈住了……你笑什么呢?哎也是要了亲命,不就处个对象吗?这点出息,刚才我就想说,就今儿你这灿烂了好几度的纯真笑容,瞅着真有点肠胃不适。”

 

  -Tbc-  →(四十一)

评论(128)
热度(869)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