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三十六)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肥肠抱歉,上周写完表白嗨过头【。放飞自我来了把说走就走的旅行,忘和大家打招呼了【掩面……接下来的日子恢复一周两更哈←这真不是FLAG!!!

·真·啥也没讲,活生生让俩人腻歪了一整章……接下来要抓紧跑剧情了!怎么也要在喻总生日的时候写到下一个关键情节点才行=w=←这就是个FLAG了【x

·初章:(一),上一章:(三十五),全文TAG:,推荐BGM:Time To Love-October


  

  如同黄少天刚才那个十分具有个人风格的吻一样,此时换作喻文州来掌控节奏也很有他自己的一套步调;由清浅缓步迈入深切,柔和而不失炽烈,不紧不慢却后劲十足,直到察觉到对方的喘息稍显急促起来,恋恋不舍地退出后,仍是有一下没一下地碰触着、撩拨着,间或逗弄地轻咬上一口。

 

  绵长的厮磨中情之所至,双唇微微开阖间忽地冒出了一声喟叹般的爱语,黄少天本来就没释放够情绪,哪还受得住他这一招接一招的浮空连击,差点又没抑制住鬼哭狼嚎起来。他强憋着一口气,不怎么温柔却没有半点敷衍地回吻喻文州了两下,屈膝轻轻顶了顶他,然而怎么也舍不得松开环抱着人的臂膀,两人就这么别别扭扭地维持着搂搂抱抱的姿势坐了起来。

 

  难得平日里话不停嘴的这位久久没开腔,几次想开口似乎也都哽了回去,喻文州单手按在他脑后、五指伸入发间安抚地按揉着,同时哄孩子睡觉似的拥着他小幅度摇晃着,耐心等他平复心情。实际上刚才他自己心境的巨变也同样堪比蹦极,用最直接的方式再三确认过对方的心意后,才终于让紧绷的弦在无声的相拥中放松下来。

 

  我喜欢你,恰好你也喜欢我,世间最平凡而美好的奇迹就这样理所当然地发生了。他向来能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幸运,这一次却如坠梦境不愿醒。

 

  黄少天把胳膊越收越紧,借着喻文州肩头蹭了蹭眼睛,酝酿了好一会儿才闷声闷气道:“你是……什么时候……”

 

  “不太清楚,发现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感觉好像从一开始就很喜欢你了。”喻文州说着,把他埋在自己胸口的脑袋抬了起来,与他抵着额头蹭了蹭鼻尖,笑道:“少天,还没好好回答我呢。”

 

  “……”黄少天吸了吸鼻子,斜了他一眼,终于舍得松开了手,拍了拍温度直线上升的脸颊,别过头说:“要是能领证,现在就拽着你飞回去领一个——笑什么啊,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么美的事儿,像做梦似的,怕你反悔还不行啊……别这么看着我成吗?心律不齐了都要……行行行,好好回答你好吧?”

 

  他稍稍往后挪了挪屁股,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清了下嗓子,握住喻文州的手一脸郑重道:“喻文州同志,我最亲爱的男神,我正式宣布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男朋友了,如你所愿——当然也是我梦寐以求的,以后咱就住一块吧,我当然会好好对你用心照顾你的啦,尝过我手艺之后也保证你会更爱我的,所以拍完戏回去你看看是你收拾收拾上我那儿去,还是我搬到你家里来?不然咱俩合着再买套房也成,一起装修个小屋想想也是件挺有情趣的事哈,不过太贵的话估计我得先和你赊个账,那什么,我肯定会更努力赚钱的……哎哎严肃点,别总笑了好不好?跟你说正经的呢,虽然你根本不愁会有过气的一天,现在的身家也够你自己花几辈子的了,但是多了我这么个人,至少在你想歇歇或者想搞点大投资的时候,背后算是有个依靠……”

 

  喻文州一听这叽里咕噜一大串就知道黄少天是缓过劲来了,但一提到资产方面他还真有点惭愧,黄少天还没叨叨完,他就下床拿了手机和钱夹过来,反拉过黄少天的手,先给手机解锁添加了一个新指纹。

 

  “欸……不用了吧?这么信得过我啊,好吧,嘿嘿,我一定会尊重你隐私的。”黄少天意思意思推拒了一下,心里面却乐开了花,礼尚往来,也把兜里手机掏了出来,让他按了个手印,“我还真没想到这茬,信任的确最重要啦,你没谈过恋爱倒是很懂嘛,我手机可以随便看的,锁屏密码是你生日,几张银行卡的密码也都是你生日,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那时候都没想到能认识你,哈哈,其实我所有密码都带着你生日,喏这有个备忘录……唔,给我看这个做什么?下聘礼呢这是?啊呸,嫁妆都准备好了?”

 

  喻文州点开了一个高端私人理财APP给黄少天看,里面的流水账单记录了这几年来他每一笔收入来源和支出去向,还有各家银行存款、所持股份市值、房产价值评估等等。

 

  “就是想让你了解一下我经济方面的真实状况,”喻文州把钱夹里的几张卡抽出来摊在黄少天面前,“片酬和代言费都是透明的,你大概也有数,只是我不太擅长理财,积蓄可能和你想象中有些差距。”他也清楚黄少天肯定不会在意他有多少钱,更多地还是想把可能让人幻灭的先老实交待了,图个心安。

 

  “噗……文州你可真是实在人,没见过刚开始交往就把家底给掀出来的。我那点积蓄实在不够看,就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黄少天一脸长见识的表情和他点点头,饶有兴致地翻了起来,然而刚看没两眼,他就吞了半个拳头进嘴,又仔仔细细地浏览了片刻,最终表情复杂地放下了手机,欲言又止地看着喻文州,“那个……”

 

  “想说什么尽管说,坦诚和信任一样重要。”喻文州虽然没谈过恋爱,看起来恋爱鸡汤倒是没少看,“可以的话,我是希望以后由你来帮我打理这些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黄少天真的一点没客气,这意思是连同拱手送上的财政大权也一并收下了,还得了便宜卖着乖,把玩着几张卡、摇着头痛心疾首道:“宝贝儿,你这不叫不擅长,是根本不上心啊,还说人家叶修呢——不好意思我刚才在门外听着了两句。你这简直视金钱如粪土啊!方哥没说给你请个私人理财顾问什么的吗?”

 

  “请过,我嫌麻烦,就……”

 

  “就放飞自我了?哎先不说别的——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都算上,我是真没见过谁一年到头在公益捐助上的支出是占了大头的。做慈善当然好,也不用像有些人似的,没捐出去多少,作秀的阵势倒不小,但你未免太低调了吧,好歹也借势给自己宣传一下吸个粉啊,我对你这么真爱都不知道你做过这么多善事。”

 

  这话里多少有点数落人的意思,但黄少天其实特别感动,被从半大不小、没多富裕的时候就开始默默做好事的优质男神萌得不要不要的,感慨我家男神怎么心眼这么好这么善良、喜欢得直冒泡的同时,又有些为他惋惜——接触得越深入,越觉得喻文州浑身都是优点萌点,还没充分展现在公众面前就能有如今的人气,有朝一日通过适宜的方式逐一显露出来,不知道要红成什么样。

 

  而黄少天自小跟着他那不着调的爸四处跑,他好奇心强,当爹的也不避讳,还算是耳濡目染接触了不少投资财务方面的讯息,虽然没被特意培养做接班人,总比在这方面完全不着四六的喻文州要有发言权。

 

  “你在这方面的支出,我还没太细看,就大略这么一扫,同年龄段的艺人根本没有和你在一个层次的,要是都拿去给学校盖楼,文州楼已经遍布五湖四海大江南北了——别笑别笑,你男人讲话能不能好好听着啦?咳咳,低调到地底下去就不说了,怎么什么草根组织机构找上你你都给啊?不怕是骗子吗?而且这个……投资眼光也非常一言难尽,说实话我感觉除了蓝溪阁,其它的都有点鸡肋,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回本,尤其老叶鼓捣的那什么破玩意儿你也不知道,给他投那么多干嘛?嗯,总之再有什么金额比较大的支出,需要的话,我来帮你把把关,好吧?”

 

  “好。”喻文州全程受教状点着头,没好意思说把黄大少爷泡回家之后,自己是打算彻底当个甩手掌柜的,随口学着黄少天张嘴就来的称呼施展了一次效果斐然的反杀——

 

  “以后就都拜托你了,宝贝儿。”

 

  他笑着去揉泛着可爱颜色的帅脸,最大的感想是默默无闻地做些攒人品的事果真不白做,终身大事竟然就这么顺风顺水地解决了。眼前人怎么看怎么喜欢,唱歌演戏样样拿手,耍得了帅卖得了萌,在外事业心上进心半分不差,对内又能持家管事照顾人,一点毛病挑不出来,哦,就是话多了点,那也不碍事,听着还怪热闹的。

 

  这一手兵行险招不仅没有让他失去原有的支持与陪伴,还让他抱回了一整个暖心的小太阳,从今往后便可以作为离这耀眼光源最近的人,见证他载光而行的一路锋芒;余生的起起落落自此都有了着陆点,能与心爱的人并肩行走在同一条道路上,用各自斩获的荣光为对方打开更广阔的世界,一起去更高更远的地方,完满到“幸运”二字远不足以形容。

 

  “……合着我还得感谢一下坑咱俩这货,不然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啊?啊对,差点让你打岔给岔过去,快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看。”能正大光明地提这种要求真是爽翻天,同样是惦记着喻文州的伤,黄少天也没有之前那么揪心了。

 

  “还要验验货的意思吗?”喻文州从善如流地解起了衬衫扣子,好心情地调侃着他,“先说好,发现有瑕疵或者不满意也不提供退换服务了。”

 

  “啧啧啧,霸王条款啊。不过本来都盖了戳了,除非我这宝贝自己长了腿——”见喻文州左边胳膊怕牵动到伤口稍有些抬不高,黄少天边说着边帮他褪下了半挂在肩头的衬衫,展翅欲飞的蝴蝶骨倏然映入眼帘,他当即一个忍不住见色起意,顺势从身后搂住了精瘦有力的腰身,在人耳边嘀咕道:“啊不,长腿了也没用,以后就拴身上了,哪儿都别想跑……下面也脱。”

 

  情话何时都不嫌多,毋论情意正浓时,喻文州被他说话的气息扑得耳后直痒痒,心里头更痒痒得厉害。或许是当年正处于青春期的特殊时段,拍那部偶像剧的过程中频繁和不熟悉的异性亲密接触多少造成了点负面心理影响,在那个年纪的少年们纷纷萌发出这一类意识的阶段,他反而不太喜欢和人有过于密切的肢体互动,这种埋藏在潜意识里的排斥一直延续了下来,因此有了一定的选择权后,才会尽量回避亲密戏较多的剧本。在长大后的这些年里,他甚至认真思索过自己是不是有点冷淡的问题,而现在这些疑虑都迎刃而解,从刚才的亲吻开始他就迅速有了生理反应,此时更是爱意与欲念齐飞,心里眼里污成了一色,巴不得黄少天能黏得紧些,再紧些。

 

  奈何这种想法实在不好用言语直接表述,他借着褪下裤子的动作微微向后倾仰,侧过头轻啄在人唇畔以示鼓励和邀请,其动作流利程度仿若两人已是交往多时的爱侣。不知何时培养出的默契似乎第一次用到了最正的地方,黄少天迅速领会精神,一把揽过人右侧脖颈,尽情地啃了回去——在接吻这种事上他果然还是更习惯做主导方。

 

  由亲吻发展为全方面的亲热告一段落后,黄少天轻咳一声爬下了床,喻文州也不慌不忙地坐起了身,毫不避讳地盯着黄少天下身的小帐篷看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看了好半天才抬起头一脸纯良地和他笑了笑,没说话。

 

  “嘛呢嘛呢,往哪瞅呢?像你没事似的,看清楚形势好吧,自个儿都给扒光了还不乖乖躺平?”黄少天腹诽着这人耍完流氓还要装正经最为致命,你对着我们家小天天笑眯眯是几个意思呢?想让小州州来较量一下吗?咱这才刚在一起就来上一炮未免太没节操了,而且上下问题还有待协商,最主要的是——他俯下身轻轻碰了碰喻文州膝侧的一大片伤痕,也没多余问“疼不疼”之类的废话,转身去墙角的行李箱里找药去了。

 

  拍打戏有点小磕碰再寻常不过,助理给收拾的行李里都备有常规的跌打损伤药,黄少天很快搜罗到几个瓶瓶罐罐,回过头一看,喻文州还真已经听话乖乖躺平了——实际人是倚着枕头半靠在床头,顺便把身上仅剩的平角裤也往下扯了扯,露出了盆骨处更为醒目的瘀紫,正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伺候呢。

 

  “自己也知道这事有多自私了吧,真别再有下次了,要不是引出来这么一出,说不准得和你怄多久的气呢。”黄少天蹲下身仔仔细细地给他揉化瘀的药油,刚上手揉了两下就连忙抬起头观察他神情,“疼了吱声,我没怎么干过这活,下手没什么轻重的。”

 

  “没事的。”喻文州伸手抚了抚他打着结的眉心,笑道:“有男票真好。”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你男票是谁。”黄少天眼也不抬地捉过他手来啵儿了一口,突然眼珠一转,说:“哎亲爱的,咱俩这事是不是得和方哥汇报一下,万一出点什么状况……我觉得还是不要出柜吧,至少现在这个阶段不大合适。”

 

  “嗯,公司那边肯定要知会一声的。想不想公开看你的,我都没问题。”

 

  “说起这个,你是天生弯还是让我给掰的啊?行了我知道了,反正你就喜欢过我一个,也谈不上弯不弯的,是吧?嘿嘿。但我可纯是被你给掰的,你得好好负责不准始乱终弃啊。”揉完了腰和腿的,黄少天又爬回床上,和喻文州并排半躺着,侧着身子给人揉起了胳膊肘,“这年头,不管同性还是异性,公开恋情都没太多积极影响,无非是当事人爽了。我当然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不过现在的状态我也很满意,反正都是官配。”

 

  “明晃晃的秀恩爱也会被当成卖腐,呵呵,不公开的确也挺有意思的。”喻文州揉了揉眼睛,“不是说要帮我洗澡?有点累了,洗完了陪我睡会儿吧。”

 

  “好,折腾一天累坏了吧,抱你过去?”黄少天一弹而起,开始彰显出了非凡的男友力。

 

  “……”喻文州哭笑不得地刮了刮他鼻子,要不是怕牵动伤处,他立马就想用行动和黄少天比拼一下男友力,“少天,我也很想照顾你的。”

 

  “伤员就好好养伤,哪来那么多花花肠子。”黄少天撇着嘴刮了回去,半扶半抱把人送进了浴室。他想了想,感觉自己衣冠楚楚地帮喻文州洗澡有点奇怪,于是也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我刚洗完,还是再陪你洗一遍好了。”

 

  事实证明只要不乱动心思,男人的下半身也并非什么不可控的存在,俩人就这么在浴室里一丝不挂地赤诚相见,期间黄少天还把男神摸了个遍,也没说像刚才那么大反应。没过一会儿,他就把喻文州用浴袍裹好塞回了被窝里,一整套服务下来都十分到位,最后自然没忘帮着把头发吹干。

 

  喻文州本来不太习惯让人照顾的,然而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感觉真是无与伦比的幸福满足,这种时候再说什么感谢的话显然是在破坏气氛,他姑且说服了自己心安理得地享受起了新晋恋人的贴心关照,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关照”回去。

 

  黄少天有一眼没一眼瞟着喻文州半敞的浴袍,又不禁想入非非起来。每一处都亲手摸过后更觉男神身材堪称完美,腰腹部不使力的时候虽然看不出有明显的肌肉块,但就这么坐着半躬下身也不见有分毫赘肉。

 

  “还在想那事吗?方哥都说先交给他了,至少这几天先别操心了。”喻文州是真累了,说完就打了个呵欠,没什么形象地歪倒在了床上。

 

  黄少天把吹风机放回原处,坐回床边,掐了掐自己在同样姿势下会鼓出来的一点点小肚子,感觉有点忧郁——也不怪喻文州想偏,他现在的确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只不过想的都是练出六块腹肌之前绝对不和男神上床之类乱码七糟的。他帮喻文州盖好了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飞速换了脸,笑嘻嘻道:“好了快睡吧,我才懒得操那份心呢,你也别多想啦,再来啾一个呗——诶嘿嘿,我宝怎么这么好看,闭着眼睛也这么帅,哦对了,突然想起来还没正式和你表达一下爱意呢,但我每天和你告白都是真心的嘛,我喜欢你啊文州,最喜欢你爱死你了……”

 

  “还让不让人睡了,嗯?”喻文州半掀开一边眼皮,懒洋洋地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嘴,含糊道:“乖,以后也每天都说一遍。”

 

  这一次不用翻滚上一米半,最能让他安心的存在就停靠在身畔,喻文州呼吸很快趋于平缓,悠悠然坠入了甜蜜的梦境。尽管已经升格为男票,黄少天依旧挂着满脸脑残粉式的痴汉笑,端详了好一会儿他宝的睡颜,想着之前就是这样在喻文州睡着的时候暗暗和他表白了心迹并许下了心愿,眼下居然就这么实现了,还是觉得怪不真实的,一会等人睡醒了要让他再复述一遍告白内容才行。

 

  像是为了还愿一般,在截然不同的心境下,他重复了那个凌晨的作为,依次轻吻在了人脸颊和眉心,这才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先是回了微信里的一串慰问消息,然后按照惯例第一个告知王杰希自己脱团了的喜讯,接着轻手轻脚地半掩上门,给自家老爹回了个电话报平安,又盯着未接来电的列表看了一会,叹了口气,回拨了其中来电次数最多的一个号码。

 

  “……嗯,对,哈哈,主要是没什么大事本来也没想着麻烦您……啊,原来还真不是意外,但我思来想去也没想起来是哪里得罪着人了,您看……”

 

  “齐冉……名儿好像有点耳熟,干嘛的他?什么来头?”


  -Tbc-  →(三十七)


上章炸出了好多不太熟悉的小伙伴嗷,很开心的同时也容我感慨一下……白嫖我的旁友的数量真心很是可观啊【抹泪……其实哪怕就是一句“好。”、“爽。”、“我喜。”、“哈哈哈哈哈哈”或者上一章形成队形的“啊啊啊啊啊啊”,也算是对我活儿好的有力夸赞⁄(⁄ ⁄•⁄ω⁄•⁄ ⁄)⁄以后才能干♂得更卖力啊您说是不=w=

咳咳话糙理不糙,欢迎宝贝们在评论里踊跃冒泡哇,只要言之有物我都乐意回的,单纯的感叹呢我看着也特别乐呵,讲真我经常抱着手机刷着评论在床上翻滚着傻笑的233333当然惯例无比感谢一路以来贡献红心蓝手又乐意和我交流的各位小天使,催更什么的我也能感受到爱意的!只要不是白嫖党还用催债的口气来催就好qwq

开头也说了,最近没什么事,就恢复一周两更啦~争取能在年后到寒假结束前的时间段出个本?总之不会坑这一点真的可以请各位放心,都写到这儿了还不把它写完我自己会先疯掉的23333

评论(248)
热度(109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