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三十四)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久等久等,我已经没脸和等更的大家嗦抱歉了_(:з」∠)_我会用未来日子里的实际行动来弥补的嘤嘤……

·新年快乐~\(≧▽≦)/~超粗长放送,由于还没到二垒【。今天还有双更的可能嗷,不过应该是十二点之后,么么哒~

·初章:(一),上一章:(三十三),全文TAG:,推荐BGM:本当の优しさとは…-渡边俊幸

  

  “我们来拍个小视频?”喻文州沉吟片刻道,“就你平时常拍的那种。”

 

  “啊?”黄少天愣了一下,“干嘛用的?辟谣的?那你自己拍就好啊,带着我不大合适吧?”而且你不是连自拍都不乐意拍吗?这抽的哪股风啊?

 

  喻文州突然模仿起黄少天和他闹着玩的时候惯用的可怜巴巴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的表情来,成功把人逗得“噗”了出来,他才又笑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不是想黑我们有矛盾吗?那就秀个恩爱给大家看。”

 

  “……咳,我发现你对卖腐这事,怎么好像比我还乐在其中了?”黄少天平常也没少说“秀恩爱”之类的玩笑话,但不知怎么,被喻文州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来,就有点不是那么回事了,“问问方哥什么意思吧,我全力配合工作就是了。”

 

  喻文州察觉到黄少天情绪不太对,稍皱了下眉,认真纠正道:“这不仅是工作,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也十分不希望外界误会我们有什么不和。”

 

  “我当然也是啊。”黄少天又勉强笑了笑。他有点坐不住了,他发现他那心还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胸口堵着一口气不说,他也实在做不到在发生了这种事之后还若无其事地像以前一样和喻文州相处。他站起身来,摆了下手示意自己去转两圈透透风,没想到竟被人一把拉住了。

 

  “……怎么啦男神?提前演练和唐妹子拉小手那出戏呢?”黄少天被他拽的身子一僵,又舍不得挣开来,只好回过头笑嘻嘻地和他开玩笑。

 

  “少天,对不起。”喻文州低叹一声。

 

  尽管黄少天极力遮掩,但演员其实最不擅长和亲近的人演戏,这样的心态转变哪能瞒过他的眼睛——不说冷淡,至少躲闪还是很显而易见的。一种近乎惶然的情绪猛地袭上心头,他突然觉得如果这个时刻不拉住黄少天,这个人从此就会离他远去了。

 

  有所察觉了吗?也是,只是哥们儿情谊的话,紧张到会做出自己那样的反应,程度未免太夸张了点。所以,正常的反应果然会是逐渐回避退却吧。

 

  水瓶脑虽然时常发病,但关键时刻的第六感还挺有谱,黄少天在某个负面感性情绪占了上风的瞬间,确实想过是不是离喻文州远一些会更好,是不是老天爷在通过这一次的“意外”告诉自己,这样的感情是错的,是不该发生的——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心心念念渴望着拥有,到头来只是一味心安理得的享受对方带给自己的一切,不但什么都没能为他做,反而给人带来了这样的灾厄。

 

  所有人都在劝自己,人没事就好,这不算什么大事,包括喻文州也是意图向他传达这样的讯息——我现在很好,不痛不痒的一点小伤,什么事情都不影响,我们还是一切照旧就好。

 

  但他自己迈不过去这道坎,谁也没办法拔起他的腿帮他跨过去。

 

  满地的石膏碎片和断裂木架,哪个杵在脸上都是妥妥的毁容;那条口子缝了八针,偏上两寸就是大动脉,再偏个两寸还就直接割喉了;落地姿势稍微不对,上来点寸劲就是骨折,再寸点磕着脑袋了呢,木刺捅进太阳穴了呢?

 

  他刚才有句话没好意思说,他想说咱俩一起掉下去,那也是我给你当人肉垫子,比起我毫发无伤地听到“咣当”一声,不知道要好到哪去了。什么情况都比这种要强,真的。

 

  这股钻了牛角尖的劲上来,他一点也不想假惺惺地继续笑着说“哎怎么还反过来和我道歉啊,我跪谢你还来不及嘛”这一类让两人都能下来台的话,也不想接受这句没头没尾的道歉——别和我讲将心比心,我的心你比不了。

 

  这家距离横店影视城最近的医院屹立多年,医护人员什么大腕没见过,一个赛一个的淡然,两位名气不小的男星就这么在走廊里拉拉扯扯,气氛诡异地僵持着,也没人多看他们一眼——刚才喻文州身边那个拿了签名欢天喜地直蹦高的小护士应该是个例外。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反应并不意外,对于他眼下略显疏离而闪躲的态度,抛开单恋阶段容易偏向消极的胡思乱想,尽量运用理性分析,目前有两种可能:根据他微博的那句情深意重的现代诗来看,最可能的是他过于内疚,暂时不想面对自己,心里窝着火,也不好朝自己发泄。这是种好现象,说明他对自己感情很深,或许在他尚未察觉之时已经超越了对偶像的倾慕、对朋友的喜爱。如果在此时表明心迹,既能开解到他,被接受的可能也会比较大——哪怕显得有些“趁人之危”;另一种可能就是黄少天发觉了他的心意,性取向使然,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感到不适,想要规避不符常理的展开,让两人的关系重归“正轨”。那么不如干脆挑破,不需要渐行渐远的漫长折磨,给对方个痛快,也给自己个了断。

 

  很多事关重要转折的决定往往只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他懂得迂回,但更喜欢前进。

 

  “回去之后我们谈谈吧?”喻文州毫不介意自己的道歉没得到答复,也没有松开手,甚至还轻轻摇晃了一下。

 

  黄少天不知道该做什么回应好,他也不想谈谈,想也知道是哪一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宽慰,在他听来也一样不咸不淡的,枉费人家心思不说,搞不好还容易把强压下去的火拱起来——说什么都作用不大,他不肯放过自己,谁都没辙。

 

  他不置可否地垂着眼,不点头也不摇头,为了维持基本的礼貌,抿着嘴挤出了一个将成未成的微笑。

 

  “你们俩干嘛呢?”好在方大经纪人出现及时,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个来回,一脸莫名其妙。

 

  剧组本就资金充足,这次事故的发生又是全责方,给出的补偿方案很是合理而大方,方世镜在另一侧的走廊和负责人员谈妥后很快满意而返,一打眼就见自家这俩宝贝不知对起了什么狗血戏码。

 

  黄少天讪讪地摸了下鼻子,尴尬地笑了一声。被他晾着的喻文州反而看不出有什么不自在的,松开手之前还拍了拍他手背,才起身说:“我看到微博上面的那些了,刚才在和少天商量着,要不先一起录个小视频辟一下谣,过后再安排媒体采访、发发通告会比较好一些?”

 

  “嗯,可以的可以的。”方世镜点头,“我刚才还在想只让你发文字微博会不会显得有些敷衍,录视频好。你们俩自然点就成,咱关系本来就好,不用显得很刻意似的。媒体采访肯定要有,等你复工了之后吧,这些天先好好休息着——哎,先把脑部磁共振做了去。”

 

  喻文州服服溜溜地听从安排,等出片的过程中,闲着也是闲着,又有方世镜在一旁把关,两人就地把小视频给录了。尽管心里都装着挺大的事,这种情况下两人依然表现得十分敬业,分别笑着和大家打了招呼后,黄少天先合掌道歉表示自己情绪不太好,一时冲动,发的那条微博让大家担心了实在抱歉,喻文州则搂了他一把,揉了揉他脑袋,秀足了恩爱又简要交代了自己伤势,这才解释起事情的经过来。

 

  他的说法是“少天快要掉下去的时候我拉了他一把,然后脚下台子也塌了才失足掉下去的。少天比较愧疚是因为他觉得如果我不拉他那一下,没准就能躲开了,实际上那样很有可能就是我们两个一起摔下去了。这只是一次意外,希望大家不要听信有心之人编造的谣言”之类云云。

 

  由于不知道被对方拍到了多少照片,也保不准会有真正知情的剧组人员出来爆料,喻文州不好把黄少天完全摘离事外,因而这种说法比较巧妙地把直接原因转换成了间接原因,大体还原了事实真相,也帮黄少天减轻了仇恨值。方世镜看完笑着说都不用等结果了,一看这脑力就知道没出问题。

 

  喻文州艾特了黄少天,加了个“[太阳]”表情就把视频发了出去。黄少天在自家经纪人的强制要求下,违心地写了句“师兄没事就是万幸”,还加了一串卖惨的“[委屈]”和“[泪]”表情,配合自己在视频里的无辜苦情脸,他感觉这简直就是活生生一朵白莲花,在喻文州的劝慰下才满脸不忍直视地捂着眼睛点了转发。 

 

  两人圈内圈外的各路好友都自发地帮忙转了起来,方世镜也事先联系过一些大V、公众号定时定点扩散。喻文州作为一个连自拍都没发过的特立独行的男神,为了这事特地录了个小视频,已经足显真爱,何况其中还有无比自然亲昵的肢体互动,CP粉们吃的玻璃碴子还没消化,差点没被这一大口糖给噎死。

 

  蓝雨的网络公关团队也很有办事效率,黑子们被禁言的禁言,该封号的封号,没有一个再冒出来闹幺蛾子的。事态就这样在事发不足两小时内基本平息了下来,同时也没耽误正主在医院做了一系列全面检查。有一部分检查结果不能当天出,方世镜仍有些忧心忡忡——有些脑部问题通过看片子是查不出来的。直到喻文州连着背出了三天拍摄量的剧本,方世镜还嘀咕原本他可以背整本电影剧本的。

 

  容尘高冷归高冷,但毕竟身为男主,还是剧中嘴炮役的主要担任者,台词量总体来说相当可观。很多演员演电视剧都是演一场背一场,喻总这么用心做功课已然是业界良心。

 

  不过也不怪方大经纪人这次小题大做,喻文州拍戏受伤的次数虽不算少,但大多是磕磕碰碰、手挫脚扭之类单纯的外伤,第一次遇到这种全面的,甚至可能伤及脑部的跌撞类事故。黄少天倒是没再多想,看人的精神状态就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喻文州其实很珍惜自己身体,真有什么不适,在非必要的情况下绝不会逞强。

 

  两人在回去的路上坐的是同一辆车,喻文州没再提要和他谈谈的事,随口和他聊了两句接下来几天休息的安排,要不要一起去哪哪转转之类的。搁往常能让黄少天激动到飞起的难得的二人世界的大好时机,他都只是心不在焉的应了两声,显得没什么兴致的样子。

 

  微博的风向已经迅速转了回来,连两人的唯粉都罕见地没有在那条小视频下面掐起来,难得一次和谐共处,各心疼各主。黄少天一边刷着暖心的评论,感受着CP粉们的善意与爱意,同时痛定思痛地反思了一下,自己的心结终归是自己的事,如果他对喻文州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恐怕愧疚归愧疚,更多的还是感恩戴德吧。

 

  因而单是对待对自己有舍身相护之情的男神来说,之前那种无声抗拒的态度实在很说不过去。而且去和他谈谈也没什么,如果能让他放下心来的话——人家本来就是为了救你才负的伤,看着你难受心里还要过不去,太没天理了。

 

  于是他回到宾馆后,冲了个战斗澡就杀向了喻文州门口,不管怎么样,总应该先和人好好道个歉。

 

  两人的房间是挨着的,喻文州的助理刚从他房里出来,见黄少天要进去,便笑着和他点了个头,没把门带上。

 

  他就着半敞的门一听,人家正打电话呢,自己就这么进去也不好,干脆往门口一蹲,把门掩上了点,等着他什么时候打完电话,什么时候再进去——咳,虽然偷听也不好,不过两人早就熟到平时打电话都不会避着对方。况且关心男神的事,怎么能叫偷呢?

 

  “……是,您也别动气了魏总。跳梁小丑闹事而已,没多大胆子,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来,那个高度就不是能出大事的……嗯,都检查过了,一直有方哥陪着的……好好,我一定多留心,少天也有我照看着呢,呵呵。好的好的,您放心吧。”

 

  喻文州在医院的时候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接起来简单交代两句就匆匆挂了,回到宾馆后稍稍安顿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挨个回过去。解决完头顶冒火的顶头上司这边,自然要优先安抚最为他担忧挂心的至亲。

 

  “……就是小划伤,缝了两针,什么都不耽误。不用看了吧,都是纱布……对,那都是乱扣黑锅,和少天没关系的,我不是发了个视频澄清吗?……呵呵,《推理时间》你和我爸也看啦?嗯,是,我和他在拍那个的时候就很好了……唔,国庆中秋看情况,我也想你们了。爸不来和我说两句?就在那儿拉着张脸盯着我,也没看出他心疼宝贝儿子了。”

 

  这应该不是电话,是facetime之类的吧?哎哎喻老师你可真能忽悠人,连自己亲妈都不放过,那时候谁和你很好啦,真是……哎哟还撒娇,要不要这么可爱啊啊啊——黄少天用力揉搓着脸,以防自己笑得太变态,正寻思着喻文州和家里人说话怎么还讲普通话,这喻爸一上阵,粤语就来了。

 

  两人说得极快,他都有几句没听清,喻文州差不多一直在笑,有真笑有赔笑,说了半天,内容大意是他爸一看新闻吓得把手机给摔了,他最终成功用一部新手机和新平板把他爸给摆平了,整一父子温馨小剧场。

 

  听他刚才和他妈妈说话时的亲昵劲,黄少天还以为这是个标准的严父慈母式家庭,结果后面这段听下来,感觉喻文州和他爸的关系似乎还要更加亲密而随意。总之从这么两句和父母的交流中,很容易就能想象出他是在怎样美满和睦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的,无怪人性情这么好又优秀了。再想想自己不着调的爹娘,那可真是只余一声长叹;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已经足够幸运,但投胎这种事就怕比,有些东西是多少物质上的支持也换不来的。

 

  这边小剧场圆满收尾,黄少天听着他男神施展出粤语无CD秒切换成京片子的神技,一下就乐了,拿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在回哪位的电话了——

 

  “……这都让你知道了?是有千里眼顺风耳还是怎么?哦对,你有方锐……是是是,叶老师教训得是,我倒是想,剧组强行给放假,五天之后拆了线才让复工……啊,真不是因为隔壁剧组快杀青了吗?想念韩老师还拿探望伤员当幌子不好吧……欸,别别,这不让少天给洗脑了,我现在也觉着你俩CP挺萌,而且失宠多年突然受宠,难免有那么点不大习惯……成,那您自便吧,改签的手续费别找我给报销就行……呵呵,好了好了嗯,你先忙吧,回见。”

 

  噗……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吃了我这口安利啊?不过平时看不出来,老叶这厮还正经挺有人情味的,听着负伤了第一时间就说赶过来看看,很够意思啊。

 

  人都要来了,电话里自然简洁,叶修这通电话说了不到两分钟就挂了,黄少天正深吸一口气,准备敲门进去,却听着喻文州那边停顿了一小会儿,又开始飚上了京片子。他乍一听还有点纳闷能是谁,默默听了半天,还都是些东拉西扯的胡侃,他沉思良久,才满脸深沉地推测另外一边的人,maybe is his brother Eye.

 

  不不……等等,你们俩已经熟到这种地步了吗?!

 

  “咳……怎么我在你们眼里都是拼命三郎的形象呢?这大热天的,我也巴不得能偷两天懒啊……我现在稍微有点那种,上学的时候故意把自己弄感冒,然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翘课的罪恶感……哈哈哈,我肯定没干过。没错,是比较像少天能干出来的事……嗯,真的是,还好没什么事,不然就怕他心里过不去……但愿吧,场外助攻帮大忙了,等回北京了一定请你吃饭……啊,说起这个,叶哥和人谈工作就最爱去蓝溪阁。对,好吃又有面儿是一方面,主要是刷他脸提我名六折。”

 

  经过最初的惊讶,黄少天又笑了起来。按理说,这俩人就这么暗度陈仓地互通有无上了,他应该有那么点吃味才对——无论是对电话哪一头的人。

 

  但他真的是由衷地感到高兴,经过无数次自我否定和嫌弃,他终于觉得自己干了件好事。

 

  眼睛也一样具有欺骗性,声音中含带的情绪有时还要更为真实,尤其有前面和魏琛那个比较公事公办的电话的对比,他能明显听出喻文州和父母视频,和叶修、王杰希打电话都处于一种很放松的精神状态,但其中又有着微妙的不同——家人和朋友的位置与作用不能互相替代这一点不用说,朋友的角色实际也可以细分为很多种。

 

  就说和喻文州最熟的叶修,俩人铁归铁,但联络并不算密切,叶修对他的感情还带着点前辈式的提携和兄长式的关照,谈不上不对等,只不过在沟通交流上多少会受到一定限制;打个比方,喻文州如果有了什么恋爱上的烦恼,就算憋到找他爸倾诉,也不会想到要去咨询叶修——当然这也和叶影帝本身性格的关系比较大。

 

  黄少天和王杰希其实也是一样,联系虽然还算频繁,但聊天都是插科打诨的胡扯六拉占了多数,最初能混熟是因为在兴趣爱好上的共同话题多,感情大多也源自于音乐造诣方面的惺惺相惜,人家真有什么正经事明摆着不可能想着先找他商量,顶多能想着头几个和他汇报成果。但是喻文州和王杰希就不一样了,经历上有共鸣,眼界见识也相似,这完全就是可以互为恋爱咨询的节奏啊!光听俩人侃这一会儿,黄少天的心情完全是喜出望外的,最初介绍两位不同领域的大咖认识,主要还是为了拓展一下他们俩在事业上的广度,两人能真心聊得来着实是个意外收获。

 

  “你以后再去也可以刷脸,当然还可以直接记我账上,所以叶哥每次都先斩后奏的。那我肯定得说不用还了,他就真没还过……嗯,对对,我都能想象到他那种,大手一挥,‘记你们喻总账上吧!’,相当潇洒,恨不得仰天大笑出门去——你说他也不怎么爱吃粤菜,就纯属在那儿过干瘾呢……嗯,呵呵,不黑他了,他对朋友都很大方的其实,我感觉就是大方过头了,自己到了动真格的时候才这么周转不过来。是啊,工作室还在起步阶段不说,电影因为搞得神神秘秘的,也是个人投资占了大头……”

 

  嘿,您二位也是闲扯淡居多嘛。黄少天津津有味地听着俩人唠了十多分钟,话题多半围绕着自己和叶修,黑完之后再捧一捧,玩得不亦乐乎——谁说男人们,甚至男神们就不需要进行嚼舌根运动来娱乐消遣了?后面又聊了聊电影和音乐,王杰希的专辑创作差不多进展到尾声了,似乎也是要来探个班的意思,正好能为写《尘归处》的片尾曲找找感觉。

 

  提到片尾曲这一茬,他本来还以为王杰希能接下来多少是看着自己的面子,现在再一看,搞不好是借了男神的光,才能有幸演唱歌王大大亲手操刀的作品了。他心酸无比地慨叹了一番,对在出了事不久之后就看到王杰希给发的挺长一条慰问劝解微信,直到现在还没给人回复的事毫无反省之意。

 

  还好这歌不急着录,这一阵子被折腾得不轻,今天又受了这么大的惊,上了这么大的火,黄少天不仅感冒没好利索,喉咙还有点发肿,好像是扁桃体要发炎的趋势。和苏沐橙的对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安排他回去录,《纸爱》的推广曲应该也要着手准备了,兴许还会赶在一起;私人感情上再怎么糟心,工作上的事也不能撂挑子不干了,当务之急要尽早调整好身体和嗓子状态才行。

 

  而前提就是要调整好心理状态。他靠在墙边闭了闭眼,听到喻文州房内传来了一阵水声,便敲了敲门,大咧咧地唤了人一声,直接推门进去了。

 

  喻文州在卫生间洗了把脸,中间听到黄少天喊他,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一出来看到人就倚在门边笑着看他,不禁愣了一下,才笑道:“刚想去找你呢。”

 

  “我这不就心有灵犀地自己送上门了?”黄少天小心地避开了他伤处,绕过去搂了搂他右边肩膀,开门见山道:“之前对不起啦,心情不大好,还不是因为心疼我男神嘛,别放在心上哈。”

 

  “当然不会。”喻文州就着他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反把人搂进怀里抱了抱,拍了拍他后背——想安慰他是一方面,也是想着搞不好一会弄砸了就再也抱不到了,“吓坏了吧。”

 

  不得不说,如此身体力行的安慰,效果很是显著。黄少天被他拍得鼻子直发酸,莫名其妙的委屈了起来——何止是吓坏了,吓死了好吗!

 

  “嗯……”真被哄孩子的拍法给拍哭了就丢脸丢大发了,黄少天用力眨巴了下眼睛,依依不舍地主动脱离开他的怀抱,往一旁的小沙发上一瘫,故作懒洋洋地问道:“想和我说什么?安慰的话就免啦,之前是有点不好受,现在已经没事了——嘿嘿,男神的大恩大德我随时准备肉偿。”

 

  “那我申请立刻兑现。”喻文州挑眉,压着他闹了两下。黄少天不知道他还哪里还有碰伤,不太放得开手脚,忙把他推了回去,示意他说正经事。

 

  黄少天主动退离他的拥抱和这个把他推开的动作,更让喻文州确认了势在必行的决意。他缓缓坐到床边,双手交握,思想者似的半垂着头,半晌才开口道:“少天,你真的不要有心理负担,当时那种情况——之前也说过了,总比两个人一起摔下去要好。”

 

  明明是想来和人道个歉就把这页翻过去的,但喻文州这话一出口,黄少天头毛都要炸起来了。这开场白听起来可够耳熟的,他都不用刻意去回忆,立马就想起在两人第一次碰面那天,魏琛提出想让喻文州客串《推理时间》的时候,这位就是这么一套说辞,换汤不换药——估计接下来就该说要是在旁边的是别人,他也会尽量拽一把啦。

 

  “如果当时在我身边的是他们别的谁,能拉的我也应该都会拉上一把。”

 

  你看看,你看看,果不其然,就差原句复述了。要说饭我家男神这么多年是白饭吗?那都不是一般的知根知底——但是顶着跌份儿的风险客串个角色和冒着摔残的危险舍己救人,这他妈也是能相提并论的两件事吗?!

 

  你那张帅绝人寰的脸,聪慧绝伦的脑袋瓜,敏捷有力的胳膊腿,哪一样有了闪失,都是我这辈子无法释怀的悔憾,而与这些息息相关的你的饭碗、你的前途、你的人生,也都是可以用轻描淡写的这么一句带过去的吗?!

 

  窝心火一直没处发的黄少天是真要怒了,他攥了攥拳头,决定喻文州要是再这么轻飘飘地捅他刀子,他就果断喷回去——咱俩现在谁跟谁啊是不是?

 

  “何况,”喻文州说着,缓缓抬起头来,坦坦荡荡地与他对视,目光炯炯,“当时在我身边的人是你。”


  -Tbc-  →(三十五)

评论(111)
热度(898)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