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三十三)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想着两个FLAG至少拔掉一个然而一个也没能拔掉……我就来刷刷存在感_(:з」∠)_

·咳咳虽然没上二垒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喜破二十万啦,群抱一下追文的小天使们~顺便呼唤一下养肥党⁄(⁄ ⁄•⁄ω⁄•⁄ ⁄)⁄

·初章:(一),上一章:(三十二),全文TAG:,推荐BGM:クリスマスソング-back number

  

  虽然发生了狗血八点档标配情节,但眼下混乱的现场显然和电视里演的不会是一码事;围观群众大多不明真相,谁也不知道这还有心急火燎的另一位主角,更别说自动自觉给让出条路来了。黄少天冲进人堆里之后,只瞟到了喻文州已经摘下了头套,左侧后颈有一条由后发际延伸至衣领中的模糊血痕,雪白后襟被鲜血沾染了小半片,触目惊心。

 

  两旁助理正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朝不远处的保姆车缓缓前行,他幅度很小地摇了摇头,低声说了句什么,大概是“不用扶”之类的,面上带着点云淡风轻的无奈笑意,眉头却不由自主地因着痛楚蹙起来了些许。

 

  黄少天脚下步子迈得还没人家伤员利索,他现在满眼都是那一团刺目的血色挥之不去,冲得他头晕目眩、阵阵心悸,感觉自此要患上心理性晕血症了。

 

  “……口子不浅,得缝针吧,还好是后脖颈……嗯,没骨折就算好的……”

 

  “到底怎么回事?!遥控器还能让人不小心碰着?妈的,我看他们那一组都不用干了。”

 

  “小刘刚才已经喊救护车了?没那么严重,咱自己开车过去还能更快点……”

 

  周围几名议论纷纷的工作人员终于发现了他,拨开了前面几个围着近的,示意他上前去看看。黄少天用力抹了把眼睛,摆摆手示意不必,干脆停下了跟随攒动人群的脚步。


  亲眼确认了喻文州的情况不算严重,总算让他真正冷静了下来。再怎么难过揪心也比之前悬着一颗心不上不下的要强,何况自己现在冲到人面前只能是添乱,有什么话也没法开口,不如等状况稳定下来再说。

 

  其实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到底为什么?

 

  如果两人位置颠倒一下——别说是喻文州要掉下去了,哪怕把人换成他爸,他也不敢保证能在第一时间做出这样的反应。

 

  世界上现存一百五十多万种动物,人类繁衍至今长达数百万年,多少都要凭借着畏惧危险的本能生存,除非面临血亲至爱遭遇险境,兴许在千钧一发之际还有创造奇迹的可能,其余情况下,所有理智、情感上的判断都要迟上一步,怎么就有一类奇葩的本能居然会是舍己为人呢?

 

  没错,他已经能想到喻文州的那一套让他不要有负担的说辞了,他也的确相信,同样是刚才的情况,如果自己换成张新杰、方锐、孙翔……无论哪一个,喻文州可能都会这样做。

 

  但这样的认知只能让他更加火大。他本来以为叶修那一巴掌就很触及自己的怒点了,过后他仔细琢磨了一下,认为那件事大概可以归结为心爱之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遭受到了不必要的伤害,十分挑战他大狮子座的尊严和占有欲——现在看来,那种程度的和这一次为了自己、还眼睁睁看着他受到不必要的伤害的壮烈场面比起来,杀伤力完全不在一个段位。

  

  虽然男一号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拍摄进度也不能因为一个人耽误下去,剧组紧急更改了当天的日程通告,提上来了一部分没有喻文州的戏先拍着。好在黄少天在前期剧中的大部分戏份都和喻文州是绑定的,不然这种情况下还要他留在片场继续工作,简直惨无人道。

 

  保姆车里存有备用衣物,喻文州连戏服都没换就被塞进了车里,一刻没耽误地被送往了就近的医院——车上除了两位助理和剧组里几个管事的,自然还有和险些吓破了胆的方世镜贴身陪同着。黄少天匆匆换了身衣服也紧随其后上了一辆剧组的车,同车的有一位之前和他聊过两句的执行导演,也是被派来负责这次意外的后续处理的。

 

  尽管心烦意乱得不太想说话,但眼看着这位导演一直表情微妙地盯着自己,几番欲言又止,黄少天还是迫不得已硬扯出了个笑容,主动开口问道:“庄导,怎么了?”

 

  庄喆是导演组中年纪最轻的,三十啷当岁,性子直,办事也爽快。通过之前的几句交流,他对黄少天的印象很不错,搁他老家的话讲,感觉小伙儿是个敞亮人,于是他短暂地犹豫了一下,索性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我听他们几个离着近的都说……喻文州好像是因为拉了你一把才自己摔下去的,是这么回事吗?”

 

  “没错,倒霉的本来应该是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黄少天揉了揉鼻子,勉强“呵呵”笑了一声。

 

  庄导瞅着他这一笑比哭还难看,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突然不太忍心告诉他自己刚刚看到的新闻了,但转念一想,知道也是迟早的事,还不如早点告诉他,好让他尽早为必要的应对做准备。

 

  “你们关系是真铁啊,哎……你看看这个吧。”庄喆把手机递给了黄少天,微博的界面,上面是一条专扒娱乐圈八卦的大V博主在三分钟前发的微博——刚发出来这么一会,就已经有五千多条转发了。

 

  内容只有一句,“某知名剧组开机第一天男一号从高台跌落,伤势不明,疑遭同剧组演员黑手[哆啦A梦吃惊]”,配图则是混乱一片的片场,隐约能看清人群环绕的中央、被人架着的是喻文州。

 

  “这次事故的责任完全在剧组,我感觉不像是单纯的意外。开机日期比预计提前了一些,前期又很缺人手,招了不少临时工,不知道混进来了什么心怀鬼胎的缺德玩意儿。”庄喆眉心打了个结,安抚地拍了拍黄少天肩膀,“人没什么大事就是万幸,我们一定尽力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但这么快就曝出这种抹黑性质的谣言,很可能是有针对性的一次谋划,你还是尽快和你经纪人商量一下对策。”

 

  黄少天刚一看到“疑遭同剧组演员黑手”几个字,浑身上下就被一股不同于恐惧的、极尽阴冷的寒意紧紧缚住了。微颤的手指向下划了一下屏幕,脑子里顿时轰的一声巨响,犹如极地喷了座火山,但还依然尽职尽责地进行着阅读理解工作——

 

  热评明显被人刻意操纵过,比起正文模棱两可的黑锅,被顶到最上面的几条评论带有的恶意引导性堪称句句诛心,有一条干脆指名道姓地点到了他头上,最可怕的是,那还是几条评论中唯一无法否认的事实——当时台子上的确只有他和喻文州两个人。

 

  一连串嘲讽、指责、咒骂由远及近地化作真实的声音萦绕于耳畔,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文字逐渐扭曲成一个又一个噬人的漩涡,他失去了对眼睑的控制力,眼睛干涩得要命却怎么都没有阖眼的力气,世界仿佛也再一次离他远去了。

 

  他向来对自己的黑视若无睹,是因为无论是唱功、演技还是颜值,他都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和定位,至于一些捕风捉影的黑料,更是纯粹当看了个笑话,过眼就忘。他的自信略微不同于喻文州的那种由丰富阅历打磨出的沉静笃定,额外带了点一路走来倍受追捧的小骄傲——当然这和自满是半点沾不上边的,反而为了维持这份骄傲,他会更有动力去追寻更好的自己。

 

  但这一次不一样,不少非粉甚至不关注娱乐圈的吃瓜群众的情绪都被煽动了起来不说,他自己的脑回路也不知道是被带进了哪个死胡同,居然打心眼里认同了这一盆脏水——甭管谁拽了谁一把,结论都是没有他,喻文州就不会出事。

 

  这真是一个无懈可击、无可辩驳的命题。

 

  庄喆连连唤了他好几声,他使劲按了按太阳穴,飞快地眨了几次眼,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把手机还了回去,尽量镇定地说:“嗯,估计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我来的,没把我摔残也要制造点不利舆论。我一会就和方哥商量,尽快把这事平下来——虽然不是什么光彩事,但也算帮咱剧组炒作了一把,是吧?”

 

  面对这样一张强颜欢笑的标致帅脸,庄导险些一句“不想笑的时候,可以不用笑的”脱口而出,他默默抹了把脸,感觉还在上一部都市言情片的状态里没太走出来——导演也一样很需要对作品投入感情。

 

  黄少天此时哪还有心思管他什么反应,挣扎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手欠打开了自己微博,早上发的那一条已经快有二十万条转发了。平常两人有互动的微博一般也就十万左右的转发,这次卖腐的力度比较强是一方面,但一定也是因为受到了这次事件的冲击。他深吸一口气,先点开了热门转发,不出意料的,是几个业界相关的大V段子手的转发在最上面——

 

  “……如果扒爷那条是真的,绝对是年度最佳不让人相信爱情系列[再见]”、“听闻著名美帝CP即将陨落,特来围观,当然在魔怔了的CP粉眼里,可能只是一支虐文催化剂[微笑]”、“俩大老爷们还玩小花们明秀暗撕的一套,你圈real interesting[喵喵]”

 

  黄少天长长地出了口气,感觉自己快要百毒不侵四大皆空了——没错,都是我的锅,这盆水再脏再臭点也无妨。于是他微笑着点开了评论。

 

  还好评论区是被众志成城的真爱粉们占据的最后一片净土。这明摆着故意黑他的一次精心谋划的行动,雇来的大量水军却没能拼过齐心协力的粉丝们,不论是他自己的粉还是两人的CP粉都表现得异常给力,甚至连不少唯喻粉也都呈理智观望态度,没不分青红皂白地先来喷他一通——毕竟他们再怎么不待见黄少天,从自家爱豆的角度来看,两人关系也是无可非议的真心好,这种事听起来就很扯淡不说,舆论突然大面积倾斜,也很是不合常理。

 

  满脑子都是心灰意冷的黄大少爷被这温暖人心的画风一冲,反倒心酸难过得要命,立马爆手速打了一整条微博解释事情经过,想了想,最后却删到只剩一句话发了出去——

 

  “我宁可自己摔八百个来回,也不想他伤着一星半点。”

 

  “恶心就恶心吧,矫情就矫情吧。”他破罐子破摔地想着,估计方世镜等一会看到就会让他删了,“反正我真就是这么想的,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让人宣泄一下情绪了。”

 

  转评数正在以肉眼看不过来的速度飙升着,黄少天随手一刷,嘿,最先把黑锅扣他脑袋上那博主居然也转了一下——

 

  “蓝雨这个危机公关的水平,我给十分,满分一百。当然反应速度还是可以给八十的[笑cry]”

 

  “危机公关你大爷!”黄少天恨恨地磨着牙,不同于和喻文州赌气,货真价实的怒意正腾腾腾地往上窜,“小爷不发威是不是都当我是个吃鱼的?和我玩玩阴的也就算了,没工夫和你们过家家,千算万算没算到你们这些不长眼的能坑到他身上,管你们什么来路,这次不把你还有你雇主收拾明白了,回头我就跟我男神姓去。”

 

  他就带着这么一张实力COS韩老师的杀人脸杀进了医院,结果猝不及防一下看到没被围观的喻文州,立马收敛杀气匿了起来。

 

  喻文州脸色看上去比刚摔下来的时候好了不少,瞅着跟没事人似的,而那抹鲜艳刺眼的血线仍犹在眼前,黄少天依然心疼得止不住。他猫在庄喆身后靠近了点一听,喻文州正笑呵呵地央求着来陪同的几位别在门口守着,说自己耐不住疼,怕丢脸。

 

  伤口离脑袋近,针数又不是特别多,肯定是不打麻药的。大家都一脸理解地满口应着,然而门一关,谁也没动地方。

 

  黄少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用眼神隐晦地谴责了一圈这几个想看他男神出丑的,自己站得离门更近了一些——其实他心情很矛盾,一方面希望喻文州能疼了就痛快喊出来,又怕真听到惨叫声自己小心脏受不住。

 

  事过境迁后再回想起来,他也依然感觉这是他这辈子最难熬的十几分钟,还大逆不道地和人吐槽过喻文州在里面给他生孩子也不过如此了。

 

  方世镜大概是亲力亲为地帮着交费、取药去了,喻文州的两个助理也都不在,门外守着的只有剧组的人。庄喆之前问他那一句还好,现在这些人一会凑过来一个,神秘兮兮地问着大同小异的问题,他挂心着喻文州还要不断被插刀,简直分分钟要崩溃,只想在胸前挂块牌子,上用血书“喻总用爱raise me up,再问自杀”。

 

  这边他差不多被拷问过一轮了,方世镜才终于大步流星地赶了回来,见面先赏了他个脑瓜蹦儿,头疼道:“赶紧删赶紧删,发的什么玩意,都要被人玩成年度流行语了,还嫌我不够焦头烂额呢?这事你别搀和了,你现在的立场根本不适合发声,等文州这儿折腾完了我就让他出面还原真相,具体怎么个方式再说,只发文字微博可能力度不够,过两天安排几家大的媒体探班采访可能比较好——我知道你心里不好过,但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嗯?”

 

  “嗯。”黄少天乖乖点头,他的那条抒发真情实感的微博也是刚发出去不久,已经有了八千多条转发,评论更是直接飚上了两万——都是粉在变着法地宽慰他和一起忧心喻文州的情况。他匆匆看了一眼评论就干脆利落给删了。

 

  方世镜一看这孩儿抑郁到连话都少了,赶忙搂了他一把以示安慰——挂了彩的那个都心疼不过来,有心理阴影的这个更是心疼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现在郁积的火气不见得比黄少天小,入行这么多年,什么损事没见识过,但还是第一次这么措手不及地在阴沟里翻船,手下最宝贝的两个艺人被人玩了好一出一箭双雕,激得他满心都是“要玩阴的咱就来好好玩一场”。

 

  “少天,仔细回想回想,这阵子得没得罪过什么人?”他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显然是和咱有仇,不然单纯看不惯之类的,没这么不要命地挑事的。”

 

  “我刚才也一直在想,但真没有啊——别说得罪了,我也没挡着谁的路吧,EP发行的日子都没跟哪位巨巨有什么冲突吧。”黄少天苦着脸说。

 

  “嗯……行了,那你别操心了,也别胡思乱想了,保不齐就是冲文州去的呢。剧组那边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肯定不好意思让他带伤工作,我看你们俩戏份差不多都在一块,就当一起休几天假,他那伤也不碍事,你们随便想去附近哪玩玩什么的都成,好好散散心,等回来这糟心事我也差不多能帮你们弄清楚了,咱们再作计较。”

 

  正说着,小假期被提前安排妥当的伤员推门出来了,两人一见他皱眉头都觉得心在滴血,黄少天还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好,亲经纪人连忙第一个迎上前捋着毛疼惜道:“遭罪了遭罪了,疼吧?确定没碰着头吗?一会还是再去做个全身检查。”

 

  喻文州一看黄少天在旁边,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好卖乖眨了眨眼。一旁的小护士则眼冒桃心地大力称赞喻总纯爷们,铁血真汉子,进来之前就是诓你们玩的,明明特别坚强,无比配合工作,身材也……然后含羞带怯地违反工作原则和他要了个签名。

 

  经此一役顿时对岳飞的敬意上了一个新层次的纯爷们喻总自然没好意思说他还真不是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原本那么交代了就是预备着扛不住可以尽情喊一喊的,结果临进门之前不幸一眼瞟到黄少天居然跟到医院来了,愣是忍到后槽牙都快咬碎了也一声没敢吭。

 

  “少天,来。”喻文州趁着方世镜和剧组负责人商议赔偿问题,把黄少天拉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很有责任心地试着帮他解下自己系上去的铃铛:“那个……别太在意了,那个时候如果我不拉你一把,就是咱们俩一起摔下去了。”

 

  “……”黄少天发现自己心情郁卒的时候是真不想说话,他认为喻文州及时退上一步是完全可以避开的,但也不能排除他说的那种情况,争论这个没有意义,时间又不能倒回,让他们在相同情境下试验两把。

 

  “嗯,还伤到哪里了?别以为藏在衣服里看不到就能蒙混过关了啊,你侧着身子着地的吗?”再怎么生人闷气也不能反过来给伤员添堵,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了一些,然而一说到“着地”两个字,心头还是狠狠地抽了一下。

 

  “不要紧的,都是些小磕碰,刚才在车里的时候方哥都看过了,放心吧。”喻文州说到这里,突然想起方世镜在车上看手机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估计是事被捅出去了。他习惯成自然地揉了揉黄少天头发,随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得了,他循着已经被刷到实时搜索榜第一位的“喻文州高台跌落”搜下去,各种黑锅脏水连带着刚才黄少天删了的那条微博全都一股脑罗列在他眼前,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用黄少天微博内容做了一套苦逼深情忠犬受的表情包,在他评论下面刷了一溜,伴随着各路人马的祈祷、祝福、嘲弄和喻黄虐段子,热闹非凡。

 

  他心情复杂地消化了一下巨大的信息量,又就着黄少天那短短一句话做了几个不同版本的现代诗鉴赏,心情更加复杂了。

 

  黄少天一看他刷微博就知道自己那条必然藏不住,心态也坦然得很,甚至还有几分出了气的爽快感——那就是我心里话,看到了吗?逞英雄一时爽,我现在倒要看看你怎么收场。


  -Tbc-  →(三十四)


不得不说其实我是写到二垒了的,这么久没更新就是想着写到那里就算长点也还是一起发出来吧,然而已经破万了我还没填完中间的过度,so……

焦头烂额状态也不太好,上更大家的回复都没来得及回完【抹脸……但下章的部分怎么说也是全文小高潮,这个月既然已经是周更的节奏了【有脸说x还是待我好好润色一下,总之宝贝们咱下周见,明年我一定好好做人【真诚

最后强力安利好心友 @青衍 倾情投喂的尘煊番外:,real我理想中的尘煊,特别甜特别萌一定要来看哇!⁄(⁄ ⁄>⁄q⁄<⁄ ⁄)⁄

评论(132)
热度(809)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