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三十二)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那个……简直想给各位等更的磕一个了qwq啥也不说了,我遵守诺言【安详地躺平x

·拖延症是一方面,主要是这章有点卡,一盆狗血照头泼……

·初章:(一),上一章:(三十一),全文TAG:,推荐BGM:A Fall and Rebirth-Re:plus

  比起之前黄少天和喻文州那一场演到一半就让过关了,男女主角的这一场中间还被叫了一次停,完完整整地顺了两遍才算完——当然,之后就被叫到墙角开小班去了。  

 

  “我靠,怎么又训起来了?隋导对文州是真爱啊。”黄少天和普遍高了他十多届导演专业的老校友们侃完一大圈回归组织,看了一眼淡然站墙角的男神,满脸都是惨不忍睹,“刚才他们俩那场感觉怎么样?”

 

  “文州可以的,感情戏明显要比从前娴熟,情绪流露自然了很多。”张新杰以专业视角点评道。

 

  实际上他同样是个彻头彻尾的野路子,著名医学院的高材生在广告拍摄中被发掘,堪称业界奇事一桩——要知道这种事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且大部分发生在女艺人身上,可见张新杰不仅是通常意义上的帅,气质上的独特之处在整个圈内小生中都很是独树一帜。

 

  “小唐僵了点,第一次,还是和这么大的腕儿,也是难免。”方锐搔了搔脸颊,“形体、台词基本功也都差了点火候,到底半路出家,又没经验,不过眼睛里很有戏,老叶看人还是很火眼金睛的。哎,师兄你觉不觉着她和你们那届那个……叫什么来着,追过你的那个,有点像?”

 

  “你这定语可太广泛了,能不能来点具体描述啊?”黄少天很有资本的一脸臭屁,方锐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他才又远远地打量起了唐柔,随口道:“我是没看出来我们那届哪个有唐妹子这么漂亮,有的话没准我就从了。”

 

  “快别扯了,你的菜不是沐姐姐那种吗?”方锐坏笑着捅了捅他肋下,“下部戏差不多也有她友情参演,磨磨唧唧这么多年,也老大不小的了,有意赶紧下手啊。”

 

  “咳……那是站在欣赏的角度好吧?不要污,我和苏妹子是纯洁友谊,我的心永远属于我男神——喻文州先生。”黄少天面带贞烈地扶着心口。

 

  “喻总人又听不着,你表忠心给谁看呢?马屁拍到牛脸上了都。”方锐冷漠脸。

 

  黄少天心说可不就是他听不着,我才能借机纾解一下看到他这造型以及和他对过戏之后萌动的春心……啊呸,深沉的爱意。

 

  方锐嫌弃地把黄少天拍在自己脸上的爪子拨开,转而调侃起孙翔和唐柔的亲密戏比人家男一号还多一事。谁料孙翔毫无窘迫之意,还秀了下肱二头肌,自豪地表示动不动就单手捞起女主走人的这种情节,在五人之中也只有他才能演得来。正当方锐无言以对之时,半天没插话的张新杰突然严肃而认真地阐述了“除了文州,只有我和女主角有吻戏”这一客观事实,惊得方锐立马切换成了另一使用率很高的目瞪口呆表情。黄少天一听这还了得,赶忙一捋袖子兴致勃勃地加入了“争宠”行列,然而话还没过两轮就被近乎异口同声的“你个大写的师兄厨少来凑热闹”强行开出了局。

 

  他面上悻悻然撇嘴,心里倒没什么不服,他本来也认为程奕煊是后宫五人组中最没竞争力的一个;给人挡刀挡枪的壮举没少干,为数不多的和女主单独相处的时刻却都羞涩纯情得很,甚至还被女主反调戏过。方锐所饰演的段暝,虽然总体戏份没有他的多,但也还在吴子衿女扮男装的时期借着称兄道弟之名和她搂搂抱抱过,煊宝则凄惨到自始至终一垒都没上去。

 

  不过以他对角色的理解,程奕煊本来也是几人之中对女主箭头最小的,懵懂情愫兴许有之,但之所以会那么拼命地保护女主,完全是因为她是容尘的心之所系——师兄在煊宝心中的绝对地位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他和喻文州两人想到一块去了,他也感觉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和程奕煊对容尘的感情有着部分相似之处,因而格外容易找到切入点,“魂上身”的过程也比之前接触过的任何一个角色都要顺利。

  

  本来以为《推理时间》和《纸爱》里的那种交锋性质的对手戏就已经很过瘾了,然而在和喻文州演过刚才一场后,他发现狗血虐才是真绝色,爽翻天的感觉简直难以言喻——真不是因为有哪门子受虐倾向,入戏后那种情绪交互传递的体验实在要比脑补时带劲得多。


  此时黄少天还尚未察觉这是他第一个在情感上有共鸣、有真切代入感的角色,而他的表演方式也正在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他现在只顾得上满脑子热,想着剧本上有亲密接触的情节就忍不住傻笑,除了想感谢原作者就是想感谢原作者十八辈祖宗,对接下来的拍摄任务更是充满了无限动力。

 

  前期剧情都是欢乐日常百般甜宠不用说,后期尽管被虐是常态,由于既能在上帝视角看到容尘的无奈与挣扎,也能作为程奕煊体会着那份委屈而执拗,连痛并快乐着都谈不上,只能用一个肤浅的“爽”字来概括,更何况还有打横抱走、伤中喂药等各类基情满满的情节穿插其中——虐还算是个事吗?

 

  戏里享受着和师兄各种亲昵互动的特级福利,戏外享受着男神变着法捧夸宠的特殊待遇,这一切也都在间接影响着他在个人感情上的心理状态——主动表白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暗中散发一下求爱的讯息总不算过分吧?他现在巴不得能在《故人旧梦》的MV里和喻文州有真正意义上的、肢体暧昧类的亲密接触,毕竟他对自身雄性荷尔蒙所具有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喻文州也真的是曲直难辨,所以在身为亲友的好感度已经刷满的情况下,保不准哪一下误打误撞擦枪走火就能开启隐藏恋爱剧情了……吧?

 

  从前他觉得和喻文州相处起来就像是在吃一根外表光鲜,口味奇异而甜蜜,还能让人上瘾的拐杖糖,每每都要担心自己吃得太急会忍不住嘎嘣一嚼给掰折了;如今尝多了甜头,他发现搞不好这是根伪装成硬糖的软糖,慢慢把外面的糖衣含掉,也许就能露出内里柔软隐藏着的另一种味道——同时也不会发生宁折不弯的惨剧,前景一片光明。

 

  这边争宠争得正热闹,隋老师在墙角的小班授课也终于结束了,各自专心琢磨课上内容的男女主角回来一听到他们这一出没正形的讨论都是啼笑皆非。

 

  “好了好了,戏份不说明问题。”戏份最多的正宫很有气度地发了话,几个做小的顿时没音了。喻文州用余光看了一眼还沉浸在隋老师教诲中、微拧着眉头思索的唐柔,打趣道:“不如问问女王大人到底最中意哪个?”

 

  “哈哈哈对啊!诶,这样,小唐,你先在角色里选一个,再从我们里面选一个,增加一下受宠面。”方锐迅速响应正宫号召,一心逗女王大人一笑,满眼期待地捧着脸卖萌。

  

  “你边儿去,多一个就能选着你了似的。”借着煊宝人气最高的光,黄少天糊走了方锐,自己捧起了脸,谄媚地眨巴着眼睛道:“我相信女王大人的眼光还是与大众一致的。”

 

  “子衿曾经说,归沅是最懂她的人。”张新杰对待争宠一事也一样全力以赴、据理力争。

 

  “这里面应该没我什么事,没关系,多宠宠小的是正常的。”喻文州宽容慈爱而不失心酸怅然地轻叹道。

 

  要知道在剧组公布了主演人员后,其他几位演员或多或少都遭到了原作党的吐槽和攻击,而数量稀少男主党大多很给面子地表示了“嗯,喻文州还差不多,勉强配得上我们尘哥哥”,更多的来自广大围观群众的言论则都是“妈呀居然能请到喻总演这艾斯比男主,白瞎了[再见]”、“州州最近是不是缺钱了?这狗血雷剧男主略有点降逼格啊[笑cry]”、“你喻有望以美颜盛世实力拯救装逼尘哥[doge]”这种风向的。


  不过要怪也只能怪容尘冷淡面瘫外冷内热的人设相对其他几位个性更为鲜明的角色来说,的确显得单薄而老套,完全应了那一句“主角是拿来跑剧情的,配角才是拿来爱的”,能不能真正拯救这个角色对喻文州来说也算是一大挑战。

 

  “更没我什么事儿了。”孙翔鼓了下脸,把他那把大斧杵在地上转着玩。

 

  “嗯……”唐柔的视线在五人之间转了一圈,终于不负众望地笑出了声,“呵呵,其实角色的话,我最喜欢陆桀。”

 

  孙翔诧异地看了过去,还没等众人起哄,就听唐柔补充道:“孙翔特别符合陆桀的感觉,所以扮演者的话我也是最喜欢他。”

 

  结局实在太过出人意料,煊宝哀嚎着扑进了他师兄怀里,小明也一脸了无生趣地搭上了桂圆大人的肩膀,唯有二桀的眼珠子瞪得溜圆,干嘎吧了好半天嘴,最终用实际行动实力演绎了一个戏里戏外分外一致的、教科书一般的注孤生形象:“你是同情我没人搞基吗?”

 

  唐柔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捂着嘴笑弯了腰。被打入冷宫的其他四人彻底丧失了起哄的兴趣,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叶影帝表情包中传用最为广泛的怜悯脸,让孙翔不禁回想起叶修曾经就是用这么一副表情和他说过“等你什么时候真正在这圈子立住脚了,再像哥一样耿直吧”——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只想用黄少天的“略略略”吐舌表情来作为回应。 

  

  愉快的小插曲很快过去,唐柔拍了第二套造型的定妆照,全员又一起拍了几张合影,定妆照和摸底考试圆满结束,剧组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气氛下宣告正式开机打板。


  接下来的小半个上午都在拍主要人物之间没有交集的过场,没什么难度,只是外景拍摄难免受罪,还好除了蓝雨的两位有公司给配备的一辆豪华保姆车外,另外几人也都能在壕气冲天剧组提供的一辆保姆车内避避暑,待遇比其它小剧组好了很多。

 

  正值盛夏烈日当头,顶光时刻不宜拍摄人像,隋毅要求严格却很通人情,早早地就让主演们开始午休,自己毫不懈怠地带领群演拍摄起远景镜头,时刻冲着超额完成任务努力。

 

  热热闹闹地吃过了午饭,方锐正撺掇着其他几位一起去隔壁剧组串门——临近杀青的电影《百年精武魂》最后一个取景地也是在横店影视城。

 

  这片子的制片方是霸图影视,韩文清主演,林敬言男二,分别饰演霍元甲和农劲荪。毕竟是自家公司出品,如果不是张新杰前后档期都冲突,应当也会占个重要角色,因而他早在一周前就先来这边客串了个小角色,露个脸帮着博噱头,顺便直接留了下来等《尘归处》开机。

 

  “啊,老林!我们正说着要过去看你们呢,哈哈!”没想到隔壁剧组的两位老熟人竟然先一步登门来访,方锐炮弹似的飞射而出——被喻文州和黄少天晒了一整天,终于让他等到自己的“官配”了。

 

  “韩哥,林哥,好久不见了。”喻文州笑着上前打招呼,侧过身递了个眼神权当引见,“少天——也都认识吧?”

 

  黄少天忙口若悬河地带着那一套已经成了体系的寒暄和两人握了手。韩文清点了点头,稍微抿了下嘴算作一个礼貌的微笑,林敬言得体地捧回去了两句,笑道:“这么多腕儿云集,下午我没有戏,就来你们这儿观摩学习了,行吗?”

 

  “太行了,不过可惜我下午只有两个过场。”方锐扁了扁嘴,随即和林敬言热火朝天地聊起了近况——林敬言一直在外拍戏,两人也有几个月没见过面了。

 

  韩文清和张新杰自然相熟,见面都只是微微点了个头,两人自然而然地坐到了一块,聊的则是各自对片子的看法和饰演新人物的新体会。喻文州和黄少天不好打扰两对老友叙旧,照旧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助理备好的水果,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所以摆在孙翔面前的是一对小别胜新婚的基友重聚,一对多年革命伉俪的精神交流,更有甚者,还有一对如同新婚蜜月的小两口嬉闹——喻文州叉起了最后一颗草莓,故意逗黄少天脖子抻得老长,脑袋都快凑到他跟前才让人吃着。

 

  画面实在太过和谐美好,以致他手中不知不觉举起了火把——好吧,主要是多了两个男人,自己仍旧落单的现状确乎有些凄凉,他忍不住瞥了一眼身边认真研读剧本的唐柔,纠结了半天,不知道搭什么话好,于是最终还是掏出手机和周泽楷聊微信了。

 

  下午的第一场戏,主要人物之间终于有了正面冲突,而且也是第一场涉及打斗场面的戏,虽然看起来就比划那么两下,黄少天和孙翔还是自动自觉地先一步结束了午休,去和武术指导和动作设计老师认真取了一下经。

 

  这场戏交代了二桀与男主结下梁子的始末,情节是在容尘接手瑶光派掌门之位的继任大典上,陆桀前来挑事,程奕煊迎上去交手,小过了两招就被容尘拦了下来,随后容掌门出其不意的一个大招配合嘴炮,把同样是贪狼院刚继任的院主灰头土脸地给撵跑了,道魔两方仇怨就此顺利延续到这一代。

 

  孙翔是直接在半空中出场,喻文州和黄少天则被工作人员护送上了高台,两人脚下是一块体积不小的内里空心木制结构、外表覆了层雕花石膏的伪白玉石壁。虽然只是小过两招,但由于陆桀打起架来破坏力惊人,他的打斗场景大多需要爆破——作为一个不差钱的剧组,秉承的原则必然是能真爆绝不用后期特效。

 

  一会黄少天脚下的那一半台子会被炸碎,随后他需要立即飞身而出与孙翔对峙,喻文州全程不用挪地方,甩几下袖子念两句炫酷拽的台词就可以了。

 

  威亚的吊臂还在准备中,一场简单的动作戏,大家心态都很轻松,黄少天在问喻文州第一次吊威亚的感受,他从前上学的时候只在舞台上吊过威亚,在露天场景下还是第一次。孙翔只拍过现代戏,也是头一遭体验“空中作业”,因而在正式爆破之前会让他们先演习一遍,两人都很是亢奋地跃跃欲试。

 

  此时来回穿梭于片场的工作人员少说也有二三十人,道具组管理爆破遥控装置的工作人员被统筹招呼去给布景的帮一把手,身边的同事也都在忙,他便把遥控器放在了控制台的一旁。这一场的爆破不是什么大型爆破场面,爆炸力较小的、相对最为安全的胶管火药固定在木制框架上,很容易操控,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没有人会多想,人来人往中也没有人发现遥控器转眼间就落入了另一人手中。

 

  ——过去点,再过去点……嗯对,刚刚好,太好了……

 

  红色按钮悄然无声按下,胶管火药爆炸时的声响同它的杀伤力一样轻微,和木材断裂声一同湮没在喧闹的人声中。没有任何防备和预兆,黄少天只觉得脚下忽然一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遏制住了人在跌落时下意识会去拉扯触手可及的支撑物的欲望,甚至还急吼出了一声“退后——!”,而他更不知道一个人的反应怎么会如此迅捷,危急时刻爆发出来的力量怎么会这般强大——

 

  手臂被不容置疑地牢牢扣住,随即身体几乎是被一股巨力——他始终觉得自己没被这一下拽脱臼是个奇迹——甩了回去。

 

  而这股巨力的源头本就处于崩塌的边缘,在反作用力下会是怎样的结果不言而喻。

  

  整个世界仿佛都离他远去了,周遭惊呼、尖叫、喧哗声尽数噪杂不可闻,唯有血肉之躯着地的沉闷声响无比清晰,犹如黄钟震响般久久回荡在脑海。

 

  脚底塌陷落空的时候他也是怕的,心跳也骤停了一拍,却如何能及得上这样极致深重恐惧感的万分之一。冷汗覆着热汗冒了一层又一层,而后由里到外地被背后骤然腾起的寒意凝结成霜,那股可怖的寒意径直钻进了骨头缝里,稍一动弹便伴着牙碜的咔咔作响声掉着冰碴,细碎而尖锐的麻痒酸痛迅速蔓延至每一个关节;手臂被扣住的着力点还在跳动着发痛,温度却与遍布周身的寒意截然相反,灼热得快要烧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很久,或许只是几秒钟,恍惚中他听到有好多人在极其遥远的地方高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四肢不知在被什么操控着,竟还拖着这样一副冻僵了、痛极了的身躯爬了起来——事后方锐说看到他双眼失神、浑浑噩噩被人架了下来,活像丢了魂儿似的模样,比看到喻文州摔下来还惊悚。

 

  也真的是浑浑噩噩,兴许是处于应激反应中,在见到那个最想见又最不想见的人之前,簇拥在身边的人是谁,在和他又急又快地说了些什么、问了些什么,他全都不知道——能看清楚人脸,却丧失了辨识能力;能看到人的嘴在动,也能听到声音,就是一句都听不懂;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还答了话,虽然完全不知道自己嘴里冒出来的还是不是中国话。

 

  万蚁噬心是什么滋味——不止是心,他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啃光、掏空了,整个人剩下一副空架子,只有脑子还在,特别重,坠得他随时都要往地上栽,而其中还有个自带圣歌伴唱的熟悉声音在勉力劝说着:“不会的,不会的,两米多的高度,无论如何都不至于出人命;高台没有钢筋结构,木材轻,不容易砸伤、压伤人,听着动静吓人,小磕小碰而已,又没有什么锐物利器,演员在这种时候都会首要护好自己的饭碗,毁容绝对是无稽之谈。”

 

  另一边却像在和这声音打擂似的,立马从记忆深处挖出了十来部《死神来了》系列,贴心地剪辑出了所有离奇死法的血腥猎奇画面特辑,跑马灯般连续放映起来,诸如“大学生睡梦中从两米高上铺跌落当场死亡”、“惊悚:工地现场女工被一木板穿胸而过”等一类新闻标题也同时在以弹幕形式滚动播送着。

 

  这一场肯定是拍不成了,工作人员在帮他拆卸威亚,他怔怔地盯着腰际的钢丝绳——对啊,他身上还有这玩意呢!尽管在吊臂没有准备到位的情况下也很可能受伤,但威亚作为安全绳多少是一种缓冲,总比就那么直挺挺地坠下去要……做什么假设都已经太迟了,混乱的声响由远及近地重归耳畔,越过高台坍塌后暴土扬尘的现场,黄少天望着不远处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满眼酸胀,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意识却逐渐归了位——

 

  情况应该不算太糟,根据大部队开始移动的轨迹来看,至少人还是可以走的。仍有些迟钝的神经反复琢磨了好半天,他才发觉从刚才开始就在胸腔里翻腾不休的、头脑中占据主要情绪的,居然是近乎陌生的怒意。

 

  双拳握紧到咯嘣作响,他竭力抑制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火与水,拔起半发麻的腿朝人堆奔去。此时此刻,千头万绪汇聚在一起,只有一句话——乃至无论过了多久,再提起这一幕他一生最不愿忆及的画面,他也依然只想说这一句话——

 

  喻文州,你是不是傻?!


 -Tbc-  → (三十三)


秒睡后凌晨爬起我也满拼的qwq再三食言还是非常抱歉吼,这段写得我要狗带了……尽力让这种狗血情节符合整体画风还是有点困难,想说服大家苦中作乐哈哈哈一下,自己却被脑补出来的天天带着哭腔的怒吼“你484傻”给虐得不行qwq也是虐点清奇……

雄心壮志总战不过拖延症,且年末修罗期,前两天卡得我都想请个假条明年再战了【喂,不过强行提上来这个剧情就是为了在下更破20W的时候上二垒,我还是先把心心念念的窗户纸给捅了,然后今年大家就……咳咳,宽容我一下_(:з」∠)_

顺便下次更新应该是周五或周六的晚上九点,有新一期的有奖问答,奖品是最后一本无料,内容还是戏中戏相关,欢迎到时候来刷哇,这次我肯定不放鸽子的~(づ ̄3 ̄)づ╭❤~

PS.喻总啥事也没有,没毁容没失忆脑子没出问题还请组织放心

评论(143)
热度(892)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