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三十)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今天特意没太晚更【已经很晚了好吗!在末尾和大家玩个有奖问答,感兴趣的可以先拖到结尾w←结束啦。

·这点破事又写了这么老长……无奖竞猜我还有几章能把窗户纸捅破【生无可恋脸

·初章:(一),上一章:(二十九),全文TAG:,推荐BGM:Over the end-出羽良彰


  其他四人看着手上的剧本也都神色各异,方锐的造型是最先做完的,他连忙跑到黄少天身边看了一眼他的,当即没绷住笑出了声来:“噗哈哈哈!怎么是这段啊!上来就这么苦情……不过这是师兄你的强项嘛。”

 

  “去去去,你是哪一段?拿给我瞅瞅。”黄少天接过方锐的那一页,一看也乐了,毫不留情地反嘲了回去:“还说我呢,你这苦劝桂圆大人未果反被甩下的桥段就不苦情了?欸……这么说来,让我猜猜,文州,你的是和唐妹子在悬崖底那场诉衷肠的戏吧?”

 

  “还真的是,你的不会是我赶你走那段吧?”喻文州头不方便动,用余光看了他一眼,见他苦笑着点头,便逗了他一句:“没事,别怕,又不是正式拍,导演让打我也不打。”

 

  “噗……哪是你那一巴掌的问题,主要是那一场真的不好演啊,刚一开始就又哭又嚎的,这不就是拍飞页吗?要了命了。”黄少天撇着嘴摇头。

 

  “有意思诶!我好像也能找着点门道了,”方锐看了看喻文州的戏,又凑到了张新杰身旁,“新杰大大的是不是和喻总在平云山巅对峙的那一场啊?”

 

  “没错。”张新杰点点头,顺势把新的小伙伴拉入讨论中,“孙翔的呢?”

 

  “你们都怎么猜的啊?这么神,也猜猜我的呗,我怎么没看出有什么共通点?”孙翔刚刚做好造型,转过了椅子,胳膊肘往大腿上一拄,双手端着他那页剧本,英武好看的眉头渐渐打成了个结,满脸不解地问道。

 

  “都是一些情感冲突比较激烈的戏,你的是哪一场?还真有点猜不出来。”喻文州的造型也做得差不多了,正闭着眼睛让化妆师上高光。

 

  孙翔所饰演的陆桀这个角色,正如方锐所说,是个成天到处挑事的混世小魔王,唯有对待女主一片痴心,为了她什么都能干出来,奈何这二愣子武力值爆表,谁都不能拿他怎么样,其他角色对待他的统一方针就是打得起就打,打不过就跑,因此陆桀在全片中也没什么格外涉及情绪剧变的情节。

 

  “和黄少在瑶光山下那一场,我是没看出哪特别了。”孙翔随手把剧本递给了蹿到他身边的方锐,对着镜子一脸新奇地摆弄了起了高高的发髻。

 

  “哈?居然是和我的对手戏?!”黄少天惊奇地扭过头,被造型师面无表情地扭了回来,他连忙道了声歉,又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场戏,哭丧着脸道:“你是没什么特别的,那一场不又考验我呢吗?闹哪样啊这是……”

 

  “对孙翔来说也稍微有些难度,那一场是双方都带着伤的状态吧?”张新杰这时也造型完毕,长袖一甩,拿过方锐放在椅子上的那页和自己对手戏的剧本研究起来,方锐一见他拿过去看,连忙凑过去和他探讨起来。

 

  张新杰的五官和气质很适合古装造型,摘下金丝边眼镜后依旧保留着那股独特的禁欲感,一袭白衣外搭银丝暗纹大氅,如瀑长发只在临近发尾处随意地以纯白缎子束了,既雍容闲雅又带着些许不羁,颇有几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感,也很符合归沅身为恒天处掌事者这一特殊身份。

 

  黄少天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感叹了一句哎呦还挺帅,全部视线就被站起身踱着步找戏感的喻文州吸引了过去——只见他身着天青色曲裾长衣,外罩青灰半纱质对襟长袍,长发半束半散,风度翩翩;两侧鬓发柔顺地垂下,衬得本就毫无瑕疵的侧颜愈加清俊儒雅。黄少天刚刚偷偷瞄了不知多少次,却怎么看都看不够,喻文州这一起身端着架势走上两步,更是不得了,简直比他看原作的时候脑补出来的形象还要超脱于尘俗,风流堪入画。

 

  喻文州正专心找着感觉,也实在没法忽略一旁屡屡被造型师要求“老实点看前面”的宝贝师弟,为了方便黄少天欣赏,他溜达了两圈后索性站定在化妆镜侧前方,以容尘的面瘫状态冷冷道:“煊儿,有这么好看吗?”

 

  没等黄少天从被他眼神秒杀和被这爱称苏懵的状态中缓过来,一旁看热闹的孙翔先哈哈大笑起来:“太像了!喻哥一板脸和平时两样啊!”

 

  方锐闻言看过去,也拍掌叫绝道:“哟呵,喻总这扮相实力拯救爱装逼还作妖作得停不下来的尘哥哥,我看着都有点心跳加速,不服不行。”

 

  黄少天终于最后一个从造型师手下解放出来,立马配合出演了一下程奕煊,扯着喻文州袖口满眼崇拜地用力点头道:“嗯,我师兄是这世上最最好看的人。”

 

  这句羞耻的台词是真的有,不过是和女主说的,方锐喷笑道:“你们能不能给我们小唐留条活路了?”说着他嫌弃地打量着自己一身朴素的烟灰色直裰,摇起了头,“话说这瑶光派‘校服’比恒天处一码素色的‘公务员制服’好看多了,尤其让你们俩一穿,根本就是情侣装嘛。”

 

  “那你看,不然怎么叫官配。”黄少天抖搂了下袖子站起身来,顺着方锐的话挽了下喻文州胳膊,往他肩膀上一靠作恩爱小情侣状,顿时引得一片哄笑,刚才给他做造型的性格有些高冷的姑娘也被萌的捂住了脸。

 

  所谓瑶光派“校服”,是指瑶光派的弟子的服饰全都是天青色搭配白色为主的色调,两位主演的则要繁复而特殊一些:黄少天里层的长衣略短些,刚过膝盖,款式基本就是喻文州那件的简化版,外搭则是样式活泼些的半臂,玉白银边的镂空头冠也比喻文州的稍小了一号,三七分刘海,发髻后留出了一撮调皮的短马尾,打眼一看便叫人不禁叹上一声“好一个英姿飒爽、品貌非凡的少年侠”。他对着镜子全方位比量了一番,换了几个表情,也感觉挺满意,和程奕煊的形象很合,应该不会辜负这些天在他微博下面刷煊宝的粉丝们的期待。

 

  “男神,你古装扮相这么带感,怎么戏接的这么少?”黄少天臭美完又近距离细细欣赏起喻文州来,“像新杰哥,古装好像比现代戏都多吧?”

 

  “是啊,新杰古装好看,谪仙似的,到时候求给留个面子,别太抢了正宫风头啊。”喻文州调笑了一句,得到了一句客观正经的“不会,你气场很强”的回应,也回过身照了照镜子,饶有兴致地问起了身边人:“少天不觉得我现代装更顺眼点吗?我看自己古装扮相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喻文州演过的古装戏的确很少,戏份稍微多点的《清末风云》还是一部主要讲述大清是怎么完蛋的、基调十分沉重憋屈的、造型非常尊重历史的正剧;饰演溥仪童年阶段的小演员的戏份其实相对来说要更重,喻文州负责饰演的是亡朝的民国初年直到全剧结束的伪满洲国成立期间的青少年溥仪,期间他深受英国帝师庄士敦影响,又是剪辫子又是半洋不中的混搭风,能驾驭得来并且连年受到王杰希他奶奶的大力赞扬已经是其颜值极为过硬的体现了。

 

  而能和耍帅搭上边的,要数黄少天之前忽悠张新杰时提到的那部他看了好几遍的《千山诀》——想也知道主要原因自然是喻文州在片中有客串。他那个角色是个做派效仿姜太公、专职给人指点迷津的神棍,说好听点就是个常年独钓寒江的隐侠,总共不到十个镜头,大部分时间还只露半张脸,但依然不耽误把黄少天帅得死去活来,尤其是摘下面巾潇洒回眸一笑的一刻,他手机锁屏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是那一幕的剧照。

 

  “不啊!根本帅的没谁了好吗?当然现代装也帅哭。”见喻文州一脸“也是,问你相当于白问”的表情,黄少天气不过撸起袖子道:“这什么毛病,来来你再照照镜子和我说说哪儿不对了,保证药到病除。”

 

  “就是说不太上来,不过这次已经很理想了,多亏造型老师手艺好,辛苦了。”喻文州和一旁举着手机恨不得把他每个角度都拍上一张的造型师合掌道谢,转而帮黄少天正了正发冠,笑赞道:“和我想象中一样帅。”

 

  黄少天无论什么时候、第几十几百次听到喻文州夸他都会无法控制地肾上腺素狂飙,这次没等他酝酿好语言捧回去,就听方锐张罗道:“好了咱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拍个集体照让粉们尽情吹捧一下呗小伙伴们?”

 

  孙翔已经在一边自拍了半天了,连连应和表示同意,于是几人又是三三两两地自拍,又是让助理帮着合影,折腾了好半天才拍够。在接下来各自闷头发微博的阶段,黄少天摸到了喻文州身边,试探着问道:“那个,男神,嘿嘿……能自拍个吗?”

 

  毕竟是放在心尖上的人,哪怕混得再熟、关系再密切,他也时时刻刻不忘在意着喻文州的好恶,早先听喻文州提过一句不太喜欢自拍,他卖腐就向来只让男神充当背景板,能入镜就好,没有拍过一张大头合照。不过刚才看到张新杰和他一起自拍,他都很自然地配合了——不熟的人或者粉丝还可能是不好意思拒绝,张新杰没问题的话,自己应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怎么这么客气,好啊。”喻文州稍稍有些讶异,作为他微博画风突变的根源,当初和黄少天聊到这方面时他所说的不太喜欢自拍,只是闲着没事没什么兴趣给自己咔嚓来一张的意思,对合影之类的根本谈不上丝毫排斥,而且他一直以来都以为是黄少天不乐意和自己拍大头合照,估计是怕卖腐卖得太高调什么的?但今天怎么突然破例了?更喜欢自己古装扮相的模样吗?喻文州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就知道不会拒绝的,不过看他神情果然还是不太喜欢,但说都说了,就当唯一任性这么一次好了。黄少天满心惋惜地盯着前置摄像头调整着角度,生平第一次和人合影的时候不是看自己怎么最帅,而是看对方怎么最帅。

 

  ……然而怎么看都好帅,他干脆调了个连拍的模式,另一侧肩膀却忽然被揽了过去,随即听到那含着笑的声音温言问道:“是要发出去还是留着收藏,这样可以吗?”

 

  黄少天乐不得地点着头,然后感觉好像被搂得更紧了些——他本来是为了发微博,现在更想留着收藏了……啊不,发出去有什么不行的,不能因为自己心思长歪了就杯弓蛇影嘛,正直的粉根本不会觉得兄弟之间搭个肩膀有什么问题,而CP粉们……一个个的思想比他还污,无所谓了。

 

  由于是连拍模式,喻文州很是配合地在每次画面定格前做了不同的表情,有日常状态的,也有角色模式的,最后一张甚至还出其不意地捏了黄少天的脸颊,眼神也随之转向他,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满脸玩味的挑逗之意,气势十足。恰好赶上黄少天被他的突然袭击搞得没太反应过来,表情略显呆萌且好似受惊了一样和他视线相对,在攻受差距上形成了前所未有的鲜明对比,拍完看得黄少天直跳脚,删又不舍得删,还屈服于强权卖着笑给人传了一份过去——实际上人家只是微笑着问能不能把那张发过来而已。

 

  也罢也罢,难得男神翻身演攻,就让他过过瘾呗。黄少天照例编辑满了一百四十个字,凑了个九宫格发了出去——第一张就是和方锐快亲上的大尺度卖腐照吸引人眼球,最下面一排三张都是和喻文州的合影,以量彰显真爱。

 

  紧接着,就像特意等着他把这条发出来似的,屏幕上秒弹了一条喻文州的转发——

 

  “[可怜]为什么不放这张[查看图片]”

 

  卧——槽——!黄少天一脸斯巴达地朝喻文州看过去,人家却若无其事地在和张新杰认真地探讨等下试镜的那一场对手戏,他头疼地觉得方世镜一会就要冲进来让他俩删微博了,正叨咕着,方大经纪人还真就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吓得黄少天火烧屁股似的蹿起来准备先一步承认错误——实际自然和这事没关系,是导演催他们过去了。

 

  “方哥……你看看我俩刚才发的微博,会不会有点过?”黄少天还是胆战心惊地投案自首了。

 

  “啊?”方世镜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扑哧”笑了出来:“哈哈哈,你这是什么表情!文州越来越会玩了啊。没事,不过最近腐卖的有点多,是要往回找一找补——忙得差点忘和你说了,前几天给你约了首对唱,和苏沐橙的,没什么问题吧?等哪天没戏的时候安排你飞回去录一下,MV应该也好说,到时候我看看,最好能集中抽个两三天一起搞定,省着你来回折腾……对了,感冒还没好呢?拍戏本来就辛苦,这几天多注意休息啊。”

 

  黄少天有些无语地应了,心说本来自己是怎么样都无所谓的,结果反倒是他这个已经被掰弯的需要树立一下直男形象,喻文州就那么GAY着了?能不能对公司一哥上点心啊?正好喻文州凑了过来,方世镜提也没提微博的事,啧啧称赞了一下他惊艳的扮相顺便随口交代了两句,就把俩人撵去影棚了。

 

  唐柔已经拍过了一组定妆照,正在回去做第二套造型,后宫五人组凑上去看女王大人刚才拍的原片,纷纷交换着眼神笑着点头——只见她身着上身月牙白、下身若草色的交领齐腰襦裙,风姿绰约,端庄娴雅;头上盘了个温婉可人的垂挂髻,本该是个不谙世事的纯真少女模样,却面若寒冰,眼带杀气,简直像能打能杀擅用毒、外冷内热反差萌的女主吴子衿从书里走出来了一样。

 

  道具组这时也拿来了几人的武器,除去张新杰的是把雕花白玉箫,孙翔的是柄漆黑长斧,其他男性角色都是用剑的,黄少天摩挲着手里制作精良的仿真剑剑鞘,不禁再次感叹不差钱的剧组在这些方面就是给力,不过也是,连他们的主要任务都成研究好怎么耍帅了,这部剧的主要卖点明显就在视觉效果上。刚才换衣服的时候听总管服装的工作人员说容尘和归沅两个角色都有十余套服装,连他都有六套,女主那边更夸张,有二十套之多,还都很精致,没有一套是粗制滥造拿来充数的。

 

  “喻老师,可以开始了吗?”摄影组的工作人员问道。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略一颔首——显然是进了容尘的状态,他不疾不徐地缓步走到布景中央,摄影棚内一时都安静了不少。拍定妆照的流程大家很熟悉,黄少天和张新杰还分别上来和他合拍了两张;除了给男一男二拍的张数比较多以外,其它几位配角各自都只拍了两三张,很快结束了任务。


  在大家等候下一步安排的时候,隋导适时地开了口:“那几个片段,都看过了吧?不用紧张,正常发挥就好。”

 

  这班主任突发临堂小考前一般的口吻反倒让人紧张了起来,为了第一印象分,黄少天经过再三考量,心一横,小声劝道:“文州,你一会还是真打吧,不然我情绪可能爆不出来。”

 

  “没必要吧……情绪也不是在打了之后才爆出来的啊,一开始不就要爆吗?”喻文州有些为难。

 

  “你就当我是抖M行吧?而且说好的职业素养呢?又没让你像老叶似的往死里打,有个响就行。”黄少天锲而不舍。

 

  喻文州不置可否地无奈一笑,见黄少天仍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才勉强撂下一句:“到时候看情况吧。”

 

  由于唐柔还没弄好造型,就轮到喻文州和张新杰的对手戏打头阵。两人都曾和隋毅有过合作,也都拿过相当有含金量的奖,实力和经验都毋庸置疑,然而一遍过后居然一起被叫到角落里训了半天,看得黄少天和方锐执手相对打起了哆嗦。不过这两位主要是在闹着玩,心都大得很——挨骂还是什么大事吗?很大程度上还是好事呢。孙翔看在眼里,抱着一边胳膊意味不明地轻哼了一声,垂着的手却攥紧了衣角。

 

  “怎么这么久,都说什么了?呃……没事吧?”黄少天瞅着喻文州脸色罕见地不大好看,倒真有点忐忑起来了。

 

  “嗯?没事,两部戏之间没个缓冲的时间段,我确实不太在状态。”喻文州揉着额角,轻叹了口气:“不过隋导脾气是比以前好多了,拍《清末风云》的时候——那是多久以前了,一晃居然都六年多了。那个时候刚进组,真是被骂得狗血淋头,每天在片场恨不得找个地缝往里钻。”

 

  “……”黄少天感觉自己亲妈粉的病又要犯了,那可是未满十八岁的水嫩小州州啊!怎么可以这么凶残嘤嘤嘤!他咽了口口水,捂着心口问道:“后来呢?进了状态就好了吧?”

 

  “后来……脸皮就磨出来了。”喻文州笑着刮了刮自己脸颊,反过来劝慰他道:“他也不是嘴毒、说话难听的那种,就是很会戳人痛点,对你的缺陷一语中的、毫不留情,说的都很有道理,能学到很多的——我还是很多年没正经拍过电视剧了,需要点时间适应,你肯定表现得比我好,不用担心。”

 

  “下一组,谁先来啊?”隋导慢悠悠地问道。

 

  方锐连忙凑过来捅黄少天:“师兄快快快,给你亲师弟打个样。”

 

  黄少天默默抹了把脸,反正方锐不上,剩下两场里哪一场自己都要上,干脆主动举起了手,争做班主任老师心中的模范好学生,临上场前也没忘和喻文州丢了个眼色,示意他该出手时就出手。

 

  “你走罢,不要再纠缠了。”喻文州半垂着眸,广袖一甩,语气平静无波,藏在袖中的手却握紧到直打颤。

 

  “……不!”黄少天直挺挺地“哐叽”一声跪倒在地,攥着喻文州的袖口缓缓垂下头,自喉咙深处溢出一声呜咽:“不……师兄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去……去见他们,他们说的我都不信!我自小在你身边长大,怎会是……呜我不信……别赶我走……求你……”

 

  “厉害啊,这么快就能哭出来。”孙翔在一旁小声感叹道。

 

  “这有什么的,师兄还没发力呢,别看他平时那个闹闹吵吵的性格,其实他最擅长这种苦大仇深的角色。”方锐与有荣焉般地解释着,“他当年可是我们学校头几号的风云人物,《王子复仇记》的话剧版堪称他学生时代成名作,场场爆满,还去过外地演出,我们上下几届,只要看过的,眼里就只有他这一个哈姆雷特。”

 

  ……这俩角色差距好像有点大,也只有苦大仇深这一个相似点了吧。张新杰在心里吐槽。

 

  喻文州身子僵了僵,猛地一转身,居高临下地眯起了眼,寒声道:“先前我三番两次告诫你不要同九煞院之人接触,是你一意孤行——他们所言非虚,既然你已知晓自己身份,我瑶光一派自不会留存有异心之人,莫要再纠缠不休。”

 

  黄少天缓缓抬起头,红通通的双眼以清晰可见的速度逐渐蓄满了泪,直到再也含不住,倏地滚落下来两行滚烫液体。他牙关不可抑地阵阵打着颤,却还竭力保持着声音的平稳:“师兄不要……我……怎会存有异心……这是……我的家啊!”说着他膝行了两步,用力抱紧喻文州的腿,再也抑制不住放声哀泣道:“呜呜哇啊——我不走!不走……师兄向来信我的……别……不要我……”

 

  他感冒还没好利索,酸楚委屈至极的哭腔夹带着闷闷的鼻音,要多惹人疼有多惹人疼,至少半是入戏半是站在自己视角的喻文州已经心绞痛得快要厥过去了,乃至生平第一次在演戏的过程中精分出一个人格来声讨自己饰演的人物真不是个东西——这你还要一脚把人蹬开,甩手赏你宝贝师弟一巴掌?还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演得真好。”张新杰发自内心地说,“短时间内能有这样的状态,太难得了。”

 

  “嗯,哭戏不难,难的是真哭,你看他眼睛红成那样……”方锐拍了两下自己脸,用力眨了眨眼,摇头叹道:“台词明明这么狗血,我都有点想跟着一起哭了。”

 

  感受到喻文州的腿稍稍挣动了一下,黄少天稍显浮夸地自行跌坐在地——这位连拍拍他脸蛋都舍不得,别说真使劲踹他一脚了。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盯着挂着好几道泪痕、满眼不可置信的脸庞看了半晌,终是将满腔痛惜化作无边冷意,上前一步拂袖挟着风声甩了上去。

 

  “……噗。”黄少天捂着脸呆愣了片刻,笑场了。


  正是千钧一发的时候,却莫名其妙地突然掉了链子,没看过瘾且不明情况的围观群众们都三言两语地议论了起来。

 

  “咳……”喻文州不太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对不起,导演,我的问题。”

 

  黄少天粗暴地抹了两下眼睛,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心坎里拧出了点熟悉的甜味——这回倒没伴随着苦涩,全都换成了哭笑不得。他近乎咬牙切齿地说:“……喻老师,要不是咱熟,我都得以为你故意整我——不打就不打呗,虚着扫过去也行啊,摸我一下是几个意思啊?!”

 

  -Tbc-  →(三十一)


无料通贩没的速度有点吓到我,据说场取也没的很快,挺多宝贝没拿到,我满过意不去的qwq以后有能力了一定做多多的让大家拿不完_(:з」∠)_

然后玩个有奖问答吧,答谢一下一直追这文的小天使们,太爱你们,奖品一份七日谈包邮送❤

喻总在《千机》、《念念不忘》、《推理时间》、《纸爱》、《尘归处》中的角色名分别是?

以第一个按顺序全答对的为准,挺难的吼……尤其是第二个和第三个qwq

--好了问答结束,答案是许之杨、任羿、顾霈临、宁颂、容尘,谢谢参与的小伙伴们,没想到这么快就都答出来了哈哈,第二个只出现过一次,是在天天唱完念念不忘后,喻总回馈他演了一下男主,第三个更有难度,演戏的过程中只出现了“顾医生”这个称呼,到了后面两章才补充说明的。咳咳其实搞这个问答也是圆一下我的怨念,我取名字老费劲儿了,而且当时是一气取好了很多名字,那一阵睡前都在琢磨这些玩意儿,还有投机取巧努力回忆幼儿园小学的同学名字啊,再不就是翻各种书后面的编辑名字,各种东拼西凑23333没少费心思还都不咋好听,报社心态拿出来折磨一下大家哈哈=w=--

评论(123)
热度(935)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