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二十九)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我错了我有罪,这周摸鱼摸的,就写出来这么一更,所以再次粗长出了新高度_(:з」∠)_然而没卵用,下个月如果我没一周两更的话,躺平给大家上【你滚2333333

·双方小亲友上线,又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助攻呢?艾玛,这种配角多、热热闹闹的部分写起来好愉悦=w=

·初章:(一),上一章:(二十八),全文TAG:,推荐BGM:きみにとどけ -谷泽智文

  


  由于两人所乘的飞机有延误,的确是主演人员中最后到达影视城的,大部分主创人员已经先一步前往片场筹备开机仪式了,几位相熟的演员则自愿留守宾馆大堂,准备迎迎他们两个。

 

  “新杰,好久不见。”喻文州笑着迎上去,和站在最前面的张新杰用力握了握手,随即礼节性地拥抱了一下,场面有如两国领导人进行友好会见。

 

  但在黄少天眼里显然不太是那么一回事,他满脸不可思议地瞟了一眼相互热情称赞后进入第一轮双方会谈的两人,心说男神你不和大耳刮子甩你那个关系最好吗?见面也没说还得抱一抱吧——丝毫没觉得自己身上也糊着个人有什么不妥。

 

  “师兄,欸你这红的有点让人措手不及啊,我现在把大腿抱起还来不来得及?”方锐蹿出来抱了下黄少天,大力拍着他肩膀调笑了一句。

 

  黄少天上学的时候就和他玩得好,在不知不觉把闲暇时间都放到攻略男神上之前也经常和他一起出去玩,自从拍了《纸爱》以来也有小两个月没见面了。他和方锐对着贫了两句,忽然心有灵犀地转过头和喻文州眼神一碰,很有默契地拉近了距离,将场面推进到互换亲友交流环节。

 

  “新杰哥,你好你好,初次见面,久仰了哈。哎你们真是个顶个的比镜头里还帅啊,我特别喜欢你的《千山诀》,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对于这种最基本的开场白,黄少天根本不需要打草稿,张口就来且滔滔不绝。半是奉承半是真心的场面话落在喻文州耳朵里,倒让他有点微妙的不舒坦——一定是张新杰的戏路和自己比较相似的缘故,嗯。

 

  “喻师兄你好哈,咱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就是没这么近距离打过照面……”方锐笑呵呵地和喻文州握了握手。

 

  “哎你慢着,给我打住——你管人叫什么?”黄少天忽悠人忽悠到一半,听着旁边节奏不太对,连忙和张新杰合了下掌,把话给截住了。他稍微转了下脑筋就理解了方锐的逻辑,顿时额角直跳,无语地说:“咱们俩一个学校的,我和文州一个公司的,还带乱串着叫上去的呗?有这么强行套近乎的吗?我跟你说这可是我专属大腿,你亲师兄这大腿给你抱就够了,不要企图越级啊!”

 

  “一个称呼而已,给你抠门的,再说业界模范大腿谁不想要是吧?”方锐不以为意地掀了下眼皮,朝身后招了下手,笑道:“来来,小唐也来认识认识——嚯,这一个个的颜值爆表——姑且勉强把我也算在里边吧,未来的日子里可都是你后宫,够过瘾的。”

 

  话正说着,他身侧就走上前了一位符合全年龄段男性审美的、极标致的美人——自然是喻文州老早就从叶修嘴里听说的唐柔了。

 

  唐大小姐确实自带了一股与其身世相符的大家闺秀气场,还稍微有那么点生人勿近的意思,她礼貌地一颔首,和几人笑了笑。还没等她开口,黄少天就先夸张地倒抽了口气,很是积极主动地头一个和美女握上了手:“我靠这么漂亮!老叶很行啊,哪挖来的……大美女你好,好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新人了,应该不用自我介绍了吧?哈哈,以后合作愉快啊。”

 

  “谢谢黄少,以后还请多指教。”唐柔毫不介意他这颇为肤浅的赞许,大方地报以一笑,“你新歌很棒,最近大家都在听。”

 

  喻文州一看黄少天大有聊下去就握着不撒手的趋势,当即抬手敲了下他额头,一本正经地说:“怎么正宫没说话呢,小的先抢前面去了——”说着他笑着眨眨眼,也和唐柔握了下手,“参见女王大人。”

 

  周围一圈人一听这话全笑翻了,唐柔也用另一手掩着嘴笑出了声。喻文州除了有那么点私心外,更多地还是看她被围在男人堆里难免有些拘谨,特意缓和下气氛;唐柔比几人中最小的方锐还小一岁,虽然年纪轻又是刚出道,但毕竟世面见得多,也称得上是阅人无数,自然领会了他这番好意,很是感念地和他点了点头,“我一直很喜欢喻老师的作品,这次能和您合作特别荣幸,今后麻烦您多指教了。”

 

  “别这么客气,不用叫老师。”喻文州忙摆手,“你们叶老板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好好关照一下小姑娘,还和我说了不少你的事,我也一直很期待这次和你合作。”

 

  做正宫的自然要多交流几句,黄少天等到男女主角沟通完感情了,才拽了拽喻文州胳膊,半真半假地低声抱屈道:“男神,我这是有危机感,唐妹子那么好看——别说,你们俩气质还挺互补,一冷一暖,很有那个叫什么……CP感的?这戏拍下来,腻腻歪歪两个月,只怕我在你后宫的正宫地位就此不保啊!”

 

  “咱们俩不也要腻腻歪歪两个月吗?”而且你一笔直的我还没说有危机感呢,喻文州心觉好笑,随手施展摸头杀,说道:“正宫哪能随便废位,安心吧。”

 

  “……可不是,我也觉得老叶干了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我投奔他同样是非常明智的举动——有养眼的沐姐姐不说,我刚一杀过去,就告诉我还有个藏着没露面的小师妹,也这么漂亮,幸福冒泡了都。”方锐全程在一旁和张新杰作捧心口状,一听这基情对话,又神神秘秘地拍了拍唐柔,语重心长地说:“小唐啊,你可得看紧点,你瞅瞅,这戏还没拍呢,后宫就先起火了。”

 

  “我哪敢拆他们俩,非得被粉丝寄刀片不可,本来就够招黑了。”唐柔颇为无奈地抿嘴一笑,“而且我也满喜欢戏里尘煊这一对的。”

 

  “尘煊”指的当然是本剧中喻、黄二人饰演的角色,容尘和程奕煊。

 

  “哎,肯定没那么两全其美的事啦,这种开后宫的女角色免不了招黑,不过我觉得你演出来一定能加分不少。”方锐满目真诚地劝慰着。

 

  “形象很相符,自然能加分。”张新杰配合助攻,客观分析道:“女主角也只有吸引了多位男性角色是个招黑的点,实际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物。”

 

  “这讨论什么呢?唐妹子刚才说尘煊了?咳咳……其实我一般情况下比较喜欢相爱相杀的。”黄少天的视线在张新杰和喻文州之间转悠了一圈,没有扫描到任何萌点,果断抛向了喻文州:“不过这次当然是例外啦,师兄么么哒!”

 

  “嗯,煊宝么么哒。”喻文州忍着笑应道。黄少天的角色人气很高,“煊宝”是书迷们对程奕煊的昵称,在剧组官博公布了主创人员后,他微博评论下面已经刷起这个称呼来了。

 

  一个正版的吃惊吞手表情十分应景地出现了,黄少天一边乐的前仰后合一边推了方锐一把:“哈哈哈哈哈,你别精神污染了行不行!吃惊个毛线啊!我说咱几个可得统一一下CP观,我们已经三票无悬念胜出了,尘煊不拆不拆哈。”

 

  “‘元明’也挺好。”喻文州默契补充。

 

  “元明”则指的是张新杰和方锐所饰演的归沅和段暝,由于用字比较生僻,粉丝就都用同音字代替了。

 

  “你们这种双箭头恩爱狗就不要带着我这个单箭头玩了好吗?”方锐欲哭无泪地哀嚎起来,“新杰大大他根本就不——爱——我——啊!”

 

  “咳,不要把角色代入到本人身上。”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纠正道。

 

  方锐默默看了他一眼,到底关系不太熟,没敢调戏他说“难道本人就爱我了不成”,转而和黄少天争论起原作者给作品起这名是不是就是萌容尘和归沅这一对去了。

 

  大部队都撤离了,几人还在这儿不慌不忙地闲聊,其实是在等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助理去房间安置行李和整理当天必备的用品。时值盛夏,又是穿的里一层外一层的古装剧,一晒就是一整天,不是一般的遭罪;助理们个个都打着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为各家主子迎战酷暑做着周全的准备。

 

  《尘归处》作为本年度最大制作的电视剧,从制作团队到参演人员,阵容都十分强大,倍受业界内关注,几家大型影视公司都有投资,男女主角还各带了八百万进组,剧组财大气粗,在各项安排上也出手阔绰,给几位主演人员订的套房基本是整个影视城内最高规格的,完全不给大咖们再搞特殊待遇的余地。而剧组里咖位最大的两位也都是好伺候的主,喻文州就不用说了,估计给安排小标间他都不会有异议;张新杰也一样对这些没什么所谓,属于那种来拍戏就全心专注于工作、做派甚至显得有些古板的演员,据传他一直拒绝公司给安排生活助理,多年来日常起居全靠自己搞定。

 

  当然来拍戏还是少不了助理帮衬的,几人都不太讲排场,各自只有两三个助理随行。见这久未见面的几位没太聊够,经纪人们纷纷主动让位,让他们几个上了同一辆大车。

 

  “……妈蛋,他不要脸我们还要呢,你说哪有自己不请助理,指着黑人家剧组的?”方锐在和黄少天吐槽叶修已经抠到了一定境界,居然让他和唐柔俩人共用三个助理,说要实在不够用到时候再和剧组申请就是了。

 

  “支撑一个工作室的运转,确实需要大量资金,也很分散精力。”张新杰和喻文州感叹了一句,又问道:“叶修的电影也拍了有一阵子了,这么一直拖着,是不是投资不到位?”

 

  “他保密工作做得太到位,我也挺好奇的,但他什么都不说,一问这事,话题最后必然要转到求投资上面来,空手套白狼我都投给他这个数了。”喻文州面露无奈,伸手比了个“五”,又把目光投向方锐,笑道:“这事还得问问他们自己人。”

 

  “啊?电影这事我也不知道,沐姐姐知道的多,当然她也什么都不肯透露。我说要去探班叶老板都不让,说以后需要我客串的时候再说,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不过几个主演我倒是见过一面,的确都是新人,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方锐摊了摊手。

 

  黄少天目前对叶影帝的仇恨值正高着,最不待见的就是“叶修”俩字,见这个话题差不多要迈向终结,赶紧把话头带回了几人要拍的剧上面。

 

  大家都是会认真做功课的专业演员,随便提起剧本里的哪个梗来,全都能接上话,气氛一时好不热闹,方锐喷笑着发表感言说:“行了师兄你不用说了,这个剧总结起来……反正大家都是小唐的后宫嘛,其中他们两位大神负责装逼,我们两个负责逗逼——哦,你还负责一部分苦逼,然后再有个二逼时不常出来捣捣乱……”

 

  “哈哈哈哈!锐锐咱都是文化人,措辞能不能文雅点啊哈哈哈哈救命……”黄少天笑得一脑袋扎进喻文州怀里——这一套借机占便宜的路数他已经玩得炉火纯青了。

 

  要说这股在心里暗爽的劲头,两人着实同步得很,正好车走着山路,有些颠簸,喻文州干脆一手将人揽在胸前以防他撞上前面车座;丝丝缕缕钻进鼻子里的熟悉的洗发水香味像是被人施过什么魔法,融入了某种不可抵抗的诱惑力,趁着大家都在笑的工夫,他以笑意掩饰自己的“险恶”用心,低下头用嘴唇触上了毛茸茸的发旋。

 

  黄少天感觉脑袋顶被喻文州轻轻碰了下,估计是下巴还是鼻尖什么的,反正没往心里去,自己也差不多爽够了,使劲吸了一口男神味儿,这才坐直了身子继续话题:“说到那个二……咳,陆桀是谁演的来着?我记得那名儿挺眼熟,应该不是新人了吧。”

 

  “孙翔,去年出道的,好像也挺火的啊,我还以为你肯定认识的,”喻文州有些意外,“这两天热播的《不如初见》不是他和肖时钦主演的吗?”

 

  “我和小事情没那么熟啦,啊,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小戴和我说过,‘小事情’这外号是孙翔给他取的,哈哈哈……”黄少天说着掏出手机搜了搜这名字,饶有兴致地翻了起来。

 

   “话说孙翔前阵子好像签轮回了我记得?他本身是男模出身,倒还挺合适。”方锐摸着下巴说,“容我八卦一下呗——喻总,当时老叶被迫从嘉世跑路,有传言说是被这小子抢了位置给逼走的,有谱吗?”

 

  “叶哥说主要还是因为和管理层有比较严重的分歧,应该和孙翔没什么直接关系吧,而且还和我夸过他两句。”喻文州答道,“‘底子好又很努力,就是性子有点躁,调整好心态前途无量’什么的——算是很高的评价了,他从来都说我是撞大运的,呵呵。你们有看过孙翔作品的吗?”

 

  “家里人看《不如初见》的时候,我也跟着看了几眼,的确很不错,从他和时钦的对手戏来看也毫不逊色,原来是模特出身吗?我还以为是科班的。”和叶修这种不太着调的比起来,来自张新杰的中肯评价显然更具说服力。

  

  “这么一看,我压力略大啊。”方锐突然一脸凝重地叹了口气,“后宫五人组里颜值垫底也就算了,两位大神的演技就不说了,我亲师兄就更不用说了,小伙子也演技了得,这是要把我秒成渣渣的节奏啊。”

 

  “没关系,毕竟你在艺人表情包界所取得的多年使用率稳居第一的巨大成就,为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的网络生活娱乐性作出的杰出贡献,是我们几个加在一起都无法匹敌的。”黄少天用同样凝重的表情安慰他,话说到一半方锐就扑过来捶他了。

 

  “这部剧群戏多,当然要挑实力相当的演员来演。”喻文州打圆场道,“你们叶老板也对你的演技赞许有加啊——对了,《江东双雄》他给你拿下来了吗?”

 

  “八九不离十了吧,一说到这事我压力就更大了,那么正一历史剧让我演什么去啊?神棍于吉吗?”方锐闭着眼睛捋了一把头发,哭笑不得道:“而且老叶这人什么毛病,夸人非得在背后夸吗?我必须揭露一下他,我和他签合同那天,寒碜吧啦地请我吃了顿火锅,讨论了一圈童年男神过后,我一时兴起就问了他一嘴,说觉得同年龄段的男演员里谁演的最好,他指着自己说:‘呵呵,这还用说吗?’——就算这事儿是真的,也不带自个儿往出说的吧?”

 

  功底最是体现在不经意间,方锐就这么随口闲聊,竟然把叶修的语气和神态模仿了个十成十,胜似本尊亲临,画面感都要爆出车内了,把张新杰都逗得扬了唇角,黄少天一听就“噗”了出来,也多少联想到了后面的内容,满槽的仇恨值稍微降下去了点,喻文州则微笑点头表示这太是叶影帝的风格了。

 

  “好了重点在后面,我翻了他一眼让他换一个,人眼都没眨地说‘那就文州呗’——这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评价了吧,结果他当着你面说你是被天上馅饼给砸的?丫是不是性格有点缺陷啊……所以他都夸我什么了,你快和我说说。”方锐双眼发亮地竖起了耳朵。

 

  “呵呵,他说你底子相当好,是大荧幕的料,能不能成功转型在此一举了。”喻文州记性很好,几乎是原话复述,对叶修的高度认可倒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他就那样,爱说些不太中听的实话,我也确实是运气好。”

 

  方锐闻言稍微愣了愣,揉着鼻子苦笑了一下,没再吭声。

 

  “能在圈子里有一定知名度的,哪有不走运的呢?”张新杰实事求是地说。

 

  “嘿嘿,咱们这么多好运气的凑在一起,不靠着名气,冲这人品集中程度也妥了。”黄少天接了句吉祥话,把手机递给喻文州看,上面是他刚才翻孙翔资料时无意中看到的一张图,“这也太特么帅了吧——我是说周泽楷,当然小孙同学也很不错,哎这么一看,他个头很高啊,一米八五极有可能不含水分。”

 

  还没等见着面,黄少天就先给孙翔脑门上盖了个“阶级敌人”的章,而把他帅到的周泽楷是国内知名度数一数二的顶尖男模,原则上来说,和他们不算是同一个圈子的人,但时尚圈多少和娱乐圈有所交集,更不用说周泽楷的这张脸一直被誉为秒杀整个娱乐圈的存在。

 

  方锐好奇地凑了过去,两张帅得各有千秋的脸顿时闯进了视线,还都是赤裸半身出镜,男人看着也一样觉得很有视觉冲击力,引得他“卧槽”了一声,“有点刺激到我了,拍完这部回去得加强点健身强度,男模出身就是不一样嘿!不过颜值这种事不能看硬照,孙翔真人显然没有帅到这种程度,我是一直没机会参加什么高端时尚活动,混到现在都没能一睹号称碾压咱们全圈的这张帅脸的真容——喻总有见过周泽楷真人吧?有这么帅吗?”

 

  “我感觉……比照片上还帅。”喻总实在人,向来不打诳语,“他就是那种,我不太会形容,大概就是……不可方物吧?时装周的时候,有媒体拍照,我都尽量避免和他同框的。”

 

  “哈哈哈哈哈哈!居然帅到那种程度吗?”这一会工夫聊下来,方锐最大的感想是不接触不知道,喻文州可真有意思,怪不得把他师兄迷得五迷三道的。

 

  同一时刻,黄少天的表情微妙了一瞬间,恰好被喻文州收入眼中,于是他不紧不慢地补充道:“不过要论男性的长相,我还是最喜欢少天这种类型的。”

 

  方锐差点又把手给吞了,张新杰都稍显讶异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则犹如睡落枕了一般,扭个脖子连着身子都一起转了过去,竭力压抑着啃他一口的欲望,最终只是抱了他一下,把脸埋在他肩头狼嚎道:“我当然也最喜欢我男神的长相了嗷——这种事还用说吗?那谁谁再帅也没用,玩蛋去吧!!!”

 

  “……行了,全国人民知道你们俩双箭头,还时时刻刻不忘秀一下,有人性吗?”方锐黯然神伤状捂脸,“都说了新杰大大,啊不,桂圆儿大人不爱我啊。”

 

  张新杰又看了他一眼,其实想说为了宣传效果,适当卖腐他也不排斥,但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到底没接茬。

 

  

  几人到达片场后,简单而不失隆重的开机仪式也顺利开始举行了,几位主演依次烧香拜神后,走了个出品人、导演、演员代表分别讲话的流程,就进入到了媒体采访的这一相对关键的环节。剧组事先打过招呼,要他们随便谈几句就行,后续媒体探班还有很多,不指望今天一天起到多强的宣传效果,于是几人在答了几个问题后一致把黄少天推到了最前方,到场媒体一律在三分钟之内作鸟兽散。

 

  剧组的意思的确是开机第一天任务繁重,不要在媒体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实际上这是来自于导演组的授意。本剧总导演名叫隋毅,在电视剧圈子里名头很响,曾经参与导演过许多部经典历史剧,喻文州参演过的《清末风云》也出自他的手笔,如今来导这么一部古偶剧,多少也算有点屈才,不过在得知强大的主演阵容和充足的预算后,倒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连喻文州和张新杰都来演了,面子和名声都有,谁还能和钱过不去呢。

 

  别看叫这名字,隋导为人可一点都不随意,据说早些年脾气爆得很,和他合作过的女星基本都有被训到哭的经历,近些年估计是年纪大了,性情稍微温和了点,但也依然是出了名的要求严格。而这个号称顶尖配置的剧组也不负盛名,浩浩荡荡近二百人的团队运作起来也有条不紊,服装、造型一条龙安排得井井有条,黄少天一边偷瞄着喻文州做造型,一边腹诽着《推理时间》那个要演员自带服装的剧组也能叫剧组吗?!

 

  “那个,都在呢是吧?哎哎不用停,主要是为了节约时间,我趁着大家做造型,先简单说两句。”隋导亲临男士化妆间发表指导性谈话,几人纷纷正襟危坐以示洗耳恭听。

 

  “咱几位小伙子虽然年纪轻,但都是有经验的专业演员,相信多的我也不用说。说句实话,我是头一回接触咱们这一次题材不算很严肃的本子,拍摄任务又很紧,所以在一些细节的方面,要求可能不会特别高,重要的就是搞清楚定位,我需要,你们更需要——什么叫古装偶像剧?咱也不强行往正剧上靠,本质上就是偶像剧嘛,主要收视群体定位在年轻女性上,她们最想看什么?来,经验最丰富的小喻来回答下。”

 

  您跟这儿上课呢是怎么?黄少天暗自好笑,转念一想这位还真是他的老校友,而且好像还是个挂名教授什么的,反正就算来讲过课,自己也不是导演系的,肯定没机会听着就是了,没想到现在能和这一屋子的几位做同学,听他讲上这么一节,还怪有意思的。

 

  “嗯……耍帅吧?”经验最丰富的小喻答道。

 

  “对了——我就乐意和小喻交流,省心。你们可别笑,以为用脸就能耍帅了吗?我就是来和你们讲这个事的,怎么把帅耍好、耍明白,这是要下功夫的,也是你们拍摄期间的主要目标。”隋导背着手溜达了一圈,把五位男主演挨个打量了一遍,“咱们剧组的动作设计、武术指导,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老师,你们一定要用心学,尤其是两位没拍过古装戏的,黄少天和孙翔,是吧?”

 

  “是!”被点名的俩人都一哆嗦,连声应道:“肯定用心学,导演。”

 

  “当然,最基本的感情戏,咱们也一样有要求,至少要达标,不能让观众看着感觉天雷滚滚,你们说对吧?男性角色之间的互动也是一大吸引观众眼球的点,需要你们仔细揣摩好这个度——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不过咱们吃这口饭的,就得时刻关注着观众们的胃口。好了,再多的咱们拍的时候再细说,一会儿拍定妆照的时候,顺便来一段预拍摄看看各位的状态吧——你们也可以当成一段试镜,当然,合同都签了,角色肯定不会再有变化,这点可以放心。具体是哪些片段,一会有副导演来通知你们。”

 

  ……课上完了,还留出作业来了?!黄少天倒是被他搞得有些天雷滚滚,转过头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喻文州回了他一个“隋导一直就这样”的无奈眼神。

 

  副导演很快拿来了特地截取出来的五页剧本分发到五人手上,黄少天接过来一看——如果不是还在弄造型,他很想吞一下手。

 

  这乌鸦嘴也是绝了,“盼”什么来什么,就是喻文州大耳刮子糊他那一段。


  -Tbc-  →(三十)


今天《七日谈》的无料会在C69-70鬼桑的摊位上哦,参展的宝贝记得去拿,然后通贩的事,由于大家好热情我都不好意思了,所以又在下印的时候各加了五本聊表心意,虽然杯水车薪【毕竟吃土又好懒qwq不过也是我的爱意,么么哒=3=具体信息和通贩链接见上一条LO哈w

评论(89)
热度(89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