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二十八)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orz最近有点懒又有点卡,两部戏之间过渡不好,干脆简单粗暴一笔带过,以后再修吧【弃疗脸

·抵达电视剧副本门口,顺便讲了个憋在心里很久的贵乱《千机》故事梗概w

·初章:(一),上一章:(二十七),全文TAG:,推荐BGM:風のように-S.E.N.S

  

  “成啊!”黄少天脱口而出,也不知道他这次反应怎么就这么快,反倒把喻文州搞得没太反应过来——身后忽然被一具暖烘烘的身体贴了上来,激得他汗毛都立起来了,耳畔传来的清亮嗓音经过刻意压低带着别样的性感,气息扑在敏感的耳后简直要了命:“嘿嘿,男神,说真的你到底直不直啊?不然屈尊和我凑合下得了。”

 

  “我……”喻文州把黄少天从背后扯了下来,哭笑不得道:“别闹,弄湿了等下还要换,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但你不是直的吗?”

 

  黄少天听了这话稍稍失落了一小下,他也是一时热血上头,被喻文州之前的话带得脑回路有点跑偏,感觉刚才那一句调侃类似试探,才反着试探了回去,但人家后面又接上了这样带有推拒含义的反问,就显得纯是在开玩笑了,不过他脸上的笑容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当即不假思索地答道:“为了你弯一下还是问题吗?”

 

  这理所当然的话落在喻文州耳朵里,无异于大方承认了自己是直的、为了不驳男神面子的漂亮话而已。尽管是早就清楚的事实,当头砸下来也难免让他晃了晃神——黄少天遇到漂亮姑娘会被吸引目光,会暗搓搓地和他探讨圈内女星八卦;对卖腐乐在其中自然也是因为天性笔直、心里没鬼,连几任前女友的情况都快被他从王杰希那儿打探得差不多了。

 

  如果黄少天今后有了新恋情,恐怕他还会是头一个被告知喜讯的人。

 

  ——为什么要用“恐怕”呢?这分明是件好事吧,你是他最为欣赏喜爱的同行前辈,是他全心信任、无话不说的亲密好友,对于迟早会发生的这种事,难道不应该为他高兴才对吗?

 

  可这真是……完全高兴不起来啊。

 

  别说高兴了,他甚至都不愿意设想当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自己该临时掏出哪个角色的哪一副面孔来面对。

 

  蕴藏在不为人知的画里的朦胧情愫,篮球馆中咫尺对视下摇摆的念头,在遥遥相望的日子里几番浮沉,经过深刻而美好的回忆反复打磨,愈发清晰而锋利了起来。

 

  刚才扑在耳后的温热呼吸似乎久久不能散去,让他不禁回想起黄少天昨天在车里叽叽咕咕的绕口令似的悄悄话:“其实我就是……既想让人都知道我们好,又不想让他们知道有多好,私下里咱们想怎么好就怎么好,对外就打打马虎眼呗?”

 

  ——那你可以只和我一个人好吗?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各种层面上的。在水瓶脑里一闪而过的奇葩想法作不得数,何况这怎么看都应该是发生在两人年龄取零头的那个年纪的对话。自从他发现自己会不由自主地对黄少天啰里吧嗦的废话做一些匪夷所思的阅读理解后,就在有意识地克制自己不去深想以免过度解读,像这句,截取“想怎么好就怎么好”听个乐呵就算了。

 

  但未免太过自欺欺人了——已经到头了,还能怎么好呢?当哥们儿的当到这个份上,真没有再近一步的余地了,至少喻文州从小到大都没有交往过关系这么亲密的小伙伴。尽管他从不认为自己有额外为黄少天做过什么,以目前的身份和立场,他也不得不承认,已经没有什么能再为他做的了。

 

  可能是黄少天的人格魅力比较特异,喻文州有时候想想还觉得挺有意思,圈子里从不缺既有天赋又肯努力的人,没实力也未见其不能红,有贵人和好机遇才至关重要。他感觉自己这一路走过来就够开挂的了,然而和黄大少爷比显然是小巫见大巫,人家简直像自带了无脑升级流爽文男主角光环似的——几乎身边所有亲朋好友都在掏心掏肺地给他一切好的。

 

  涉及暗箱操作的环节且不论,就说能看到的,《推理时间》还没有任何名气的时候,方锐二话不说就前来拔刀助阵;要办小型演唱会之前,苏沐橙平常一脸不待见他,却主动给联系了母校的礼堂;一见面就摆冷漠脸的王杰希就更不用说了,歌坛那边有分量的实事全是他干的。喻文州觉得自己顶多算是亲友大军中的主力之一,有赖于黄少天对他的厚爱,才让他的地位显得颇为与众不同。

 

  两人相处的过程中,看似他被黄少天捧得跟什么似的,实际他才是真正身处被动的那一方,每当他隐约感觉不甘停滞于此,却苦于节奏掌握在对方手中而无计可施;就连那一次邀请黄少天去他家里过夜,如果不是之前有提过这么一茬,他是绝对没办法突兀地去开这个口的。其实他也没有特意去思考过这些,只是潜意识里不愿把珍视的关系变成一场博弈,因而始终按捺着想要争取主动权的欲望,任其自然而然地发展下去。

 

  ——但也就到此为止了,你明知道的,在他的主动带领下,最多也不过走到这样的程度,如果你想要付出更多、获取更多,只能由你亲手打破眼下的局面。

 

  ——现在这样也很好不是吗?你想要怎样呢?真的确定吗?考虑过所有风险和可能造成的糟糕后果后,你也还是想要那样的关系吗?

 

  “我确定,我想要。”他心里的声音毫不迟疑地答道,脑筋飞快地转了转,那个声音又嘀嘀咕咕起来:“但还不是时候,还再需要点时间,终身大事大意不得,短时间内应该还不会出现迫不得已需要赌一把的情况,莫慌。”

 

  大概也是演久了怂货,思维方式难免受影响。喻文州实力精分后熟练甩锅,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令人叹服不已。这场由“黄少天是直男”引发的精彩心理辩论战不过发生在转瞬间,他转而仔细打量起眼前显得有些无措的这位,突然觉得很好笑,还夹杂着点微妙的愧疚,和装病的狼外婆面对天真无邪的小红帽一脸担忧的境况有几分类似。

 

  喻文州这么一停顿,黄少天立马慌了神,他自我感觉这些日子以来都掩饰得特别好,是刚才那一句太过情真意切,泄露出什么蛛丝马迹了吗?

 

  以他对喻文州的了解,别看他待人细心又体贴、男友力和自己有得一拼,演戏时也更注重细节上的表达,但在其它很多方面都有点神经大条的意思,心也超大,或者该说是,他对不太关注的事,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的出世情怀,不然哪能顶着这么张脸、活到这么大没谈过恋爱——现在难不成是缺的哪根弦莫名搭好了?

 

  黄少天顾不得那么多,连忙违心地解释道:“那个……开个玩笑,我当然爱你啦,不过没有那个意思,你别多想……嗯……”

 

  “……”完了,玩脱了,狼尾巴不小心露出来了吗?怎么还连忽悠都不愿意忽悠了?当胸挨了一刀的喻文州默默咽下血和泪,心酸无比地微笑应道:“嗯,我知道,我也爱你。”就是那个意思,你多想想。

 

  恰好路过听到这一句的楚云秀眼睛睁得老大,寻思这是帮着对哪段戏呢?打着青春校园题材的牌子,怎么内容搞得跟狗血八点档似的。

 

  “嗷——不行了不行了,怎么还带突发福利的,你再说一遍呗!”黄少天面上亢奋不已,心里面却哀叹了一声,又苦又甜的滋味再次涌了上来——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有幸听你真心说一次这句话。

 

  “我爱你,最爱你了,男神。”喻文州依然很心酸,但还是配合迷妹情绪地捧着他的脸来了一句,借以抒发些许真情。

 

  “……”黄少天当场傻眼,喻文州明明只是惯常地带着淡笑,神色也很平静,除了动作过火了点,语气甚至也很平常,一点没有带着那股让人酥到骨子里的深情劲,他却莫名觉得,如果把“男神”换成“少天”,几乎要让他信以为真了。他果断从正面扑了上去,不管不顾地打起了擦边球:“啊啊啊不管了!我不是开玩笑的,文州你缺不缺男朋友,每天能听到你这么一句简直不枉我来人世走一遭。”

 

  “……都是湿的,等拍完这场再随便怎么抱。”喻文州自然不会把痴汉粉鸡血上头的话当真,再次把糊在身上的人扒拉了下来,无奈笑道:“不嫌肉麻的话,我用这句录个短信铃声给你?”

 

  “好啊,你录吧!”福利不要白不要,黄少天直接把手机递给了他,摸着鼻子说:“不过做短信铃也太耻了哈哈哈,我也舍不得让别人听……那什么,别叫男神呗,一点实感都没有。”

 

  之后他听着喻文州深情款款对着手机说“我爱你,最爱你了,少天”,尽管很想和手机临时换个魂,却又隐约觉得不是刚才的那个感觉了。

 

  见证了后面整个过程的楚云秀目瞪口呆,干脆和苏沐橙在微信上直播了起来,苏沐橙淡定回道:“叶修上次见到他们俩就说像是在谈恋爱,也许真的有谱哦。”还附带了喻文州安定总裁笑和黄少天骚气抛媚眼的两个表情。楚云秀被这俩动图对应眼前画面的超高同步率冲击得笑弯了腰,话题一秒歪到了分享表情包上。  

 

  洒水车终于准备完毕,两人重新回到了外景片场。开拍前,黄少天郑重地和喻文州碰了下拳:“一次过啊一次过,真不能再让你这么淋了。”

 

  已经半入戏的喻文州满脸沉郁,随口劝慰道:“没关系,我还挺享受趁机揩油的。”

 

  黄少天:……能别用这样的表情调戏人吗?

 

  “呵……为什么会……遇到你?”喻文州再一次瘫倒在黄少天怀里,经过刚才这么一出,他几乎要掌握了方法派的精髓,自己的苦逼和宁颂的糟心水乳交融,比起拍第一条的时候,他这含泪一笑明显要更偏重于自嘲之意。

 

  “……起来起来,别跟没骨头似的。”黄少天语气不耐,稍稍蹙起了眉头,眼里的情绪比起导演要求的惊异不解、喻文州所说的嫌弃,更像是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是来自于他自己的解读——既然没法强迫自己表现出嫌恶,那就换种方式来代替。

 

  “俩大老爷们在大街上搂搂抱抱像什么样……算了,先上车吧,能捎你一段是一段,这地方也不好打车。”他连拖带拽地揽着依然把大部分重量压在他身上的喻文州走向了路边。

 

  “好,卡了。小黄这个表达也不错,很符合形象和后面的发展。”倪导点头赞道,“辛苦了,保持状态,咱直接进下一段车里的。”

 

  入戏状态的喻文州被黄少天那一个眼刀子扫得很是羞愧,还有点没来由的委屈,含着的眼泪差点直接掉下来,他很少被对手戏的另一方如此大幅度地牵动情绪,红着眼圈和黄少天比了比拇指,干脆也不打算出戏了,正好可以让接下来车里这一场哭戏更加顺其自然的发挥。

 

  “好了,甭管失恋还是失业,都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宁大校草这些年都在干什么呢,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啊?”黄少天斜过身子给喻文州系了安全带,边发动车边说道:“搞成这个德行也帅气不减当年啊,瞅你还比小时候还顺眼点,其实挺想和你叙叙旧的,就是我这儿还有点事,只能送你回个家了……你可别和我说你住江北,那我就把你放前面那路口,自己打车去吧。”

 

  既失恋又失业,这事就大了。喻文州低声报了个街名,又道了声谢,再没了言语。黄少天侧过头瞄了他一眼,轻叹了口气,也没再多嘴,车内只剩下雨刷来回敲打的声响。喻文州似乎被这沉默的氛围搞得不太自在,稍稍别过了头,随后看清了车窗倒影里狼狈不堪的自己,呆愣片刻,才真正落下泪来。

 

  此时影片已将近尾声,姐妹俩都已经解开了心结,反倒是自作自受的男主还没走出来,再渣也是真心爱过,后期剪辑会在这里插入有关于两位女主的一连串回忆片段以及两姐妹演唱的影片同名主题曲,喻文州则需要无声地哭上半分钟左右,全程特写镜头。

 

  虽然镜头拍不到黄少天,但他还要给人当司机,近距离观赏男神哭戏的机会如此难得,他却只能有一眼没一眼地瞟着——喻文州的哭戏一向很有感染力,很难具体描述,大体上是柔而不娘的,尤其有了《昼与夜》里担任催泪弹的基础,有时候都不需要剧情或是背景音乐煽动情绪,一看他哭,观众的心里就拧起了劲;现场版更是不得了,黄少天眼睁睁看这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掉,情绪表达得也很恰到好处,能让人感受到他是很真实地站在人物的立场愧疚无力、痛苦挣扎。

 

  黄少天一边跟着揪心,一边没边没沿地琢磨着能不能让他来盛盛哥哥怀里哭一哭,不知道戏外喻文州会不会配合,让他真正体验一下做攻的快感……哎呦这惹人疼的小表情,估计片子出来了肯定有人截这一段做表情包,配字“宝宝心里苦”。

 

  “很好很好,文州的哭戏真是名不虚传,《昼与夜》后遗症,我这母性都要被激起来了。”监视器旁的倪雯丽来回来看了几遍还赞不绝口,“你们俩快换衣服去,别看天热,更容易着凉。”

 

  好不容易克制着自己没立FLAG,还惨遭倪影后一语成谶,喻文州全程淋透透的都没怎么样,黄少天拍完这场没一会儿就开始喷嚏连天了。好在他在全片的重头戏已经都拍完了,临近杀青的最后几天只需要来剧组混一混,愉快地摸摸鱼虐虐狗就可以了。

 

  《纸爱》最终提前将近一周杀青,但再加上后面几天杀青仪式的饭局以及宣传、采访的通告,也只是免去了两人延后进组的不便,整体行程还是很匆忙,黄少天感冒还没好利索,就和喻文州卷在了一个包里,稀里糊涂地被方世镜赶集似的扔到了横店影视城。

 

  对于这个绝大多数影视工作者战斗过的地方,两人都很熟悉。黄少天在参加选秀节目出道前,不声不响地跑来当过好一阵子的“横漂”体验生活;喻文州就不用说了,国内三分之一以上的古装剧都是以这里为主要拍摄场地的,不过他倒是有一阵子没演过古装戏了。

 

  “睡了一路了,怎么还困?昨晚干什么了这是?”车快到酒店了,喻文州的脑袋缓慢地歪向了窗户一侧,黄少天一脸促狭地捅了捅他腰眼,鼻子堵着也闲不住这张嘴。

 

  “一晚上都在和剧本相亲相爱……剧本的醋就不要吃了吧?”喻文州被他戳得一激灵,回着掐了掐他脸颊,坦白道:“然后意犹未尽地补了下原作,看得停不下来,怪不得你之前看得那么来劲。”

 

  “是吧是吧!狗血又好看,你看到哪了?大耳刮子糊我那段看了没?剧本上的那段我还没看到,原作虐炸……不知道这剧组什么风格,一般都拍真打吧,到时候可别下不去手啊,哈哈。”

 

  “……我怎么觉着你好像还有点期待呢?没看出来黄老师还有这癖好啊。不过这点你真的想多了,我像是那么没有职业素养的人吗?”喻文州推了推墨镜,黄少天不用看也能想象出他那种故作一本正经的神色,强忍着笑意等着他后文。

 

  “我肯定不会留手的,好好表现着争取少NG两次吧,而且演了那么多被打的,好不容易演一次能打人的……”就知道没个正经,黄少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用力推了他一把,不过被他这么一说,又忍不住犯亲妈粉的病心疼了起来。

 

  “你还真是……经常被打啊,哎,来来,这回让你尽情虐回来。”黄少天大度地拍着胸脯。

 

  “我可没这癖好,你有的话我倒也不介意配合。”喻文州笑道,“呵呵,不开玩笑,确实有点下不去手,宁可让你打我。”

 

  “对别人也是吗?那我看你好像才有点抖M倾向啊男神,嘿嘿嘿……”黄少天满脸坏笑。

 

  “当然不是,叶修在《千机》里那一巴掌,我一直惦记着有机会得把它还上。”喻文州说得跟真事儿似的,黄少天再次笑喷,却听他继续解释道:“也不是我小心眼,拍戏嘛,都能理解,我给庞哥当儿子被打了多少次也没说怀恨在心,但他那一下实在太狠了,要不是那时候已经比较熟了,我都得以为他对我有意见,连褚导那极尽追求打戏真实的,事后都谴责了一下他。”

 

  喻文州之所以能凭借许之杨一角在《千机》的众多出色主演人员中脱颖而出,首获殊荣,也多少借了这个人物的支线格外出彩的光。许之杨和叶修所饰演的主角余柏森是同所警校的师兄弟,交情不浅,余柏森毕业后直接卧底进了韩文清饰演老大付铮的黑道组织,两人自此断了联络。而余柏森的单线联系人在一年后离奇身死,警局多数怀疑他叛变,只有当初挑选余柏森的孙哲平饰演的宋寰宇大队长始终愿意相信他;时年许之杨毕业,也由于能力突出被选为新一代卧底人选,许之杨个性偏向求稳,本不愿意接受这种危险的任务,听宋寰宇说了余柏森的事才毅然决定接受,誓要为师兄证明清白,而他的单线联系人则是由张新杰饰演的旧时家里曾承恩于付铮的“反卧底”徐知航,人物关系扑朔迷离的故事自此正式展开。

 

  许之杨在打入组织后渐渐发觉余柏森根本像是变了个人,不仅拒绝与他进行任何交流,所作所为既不像卧底也不像叛徒,让人完全捉摸不透。而付铮又一直对他抱有疑心,骑虎难下的关头,他自愿选择被付铮以毒品控制,好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余柏森阻拦了下来——喻文州提起的一耳光就是出自于这个桥段。

 

  “卧槽,你们上节目的时候不是说不完全是真打吗?我就说那也演得太逼真了……我靠靠靠靠靠,我和他没完!”黄少天义愤填膺作撸袖子状。

 

  “上节目那么说,还不是怕粉丝掐架。”喻文州无谓地耸了下肩,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他居然还在火上浇起了油:“叶老师‘戏疯子’之名可是名副其实,入戏比谁都深,那一下完全是在暴怒的情绪下打的,当时我嘴里没有血袋,血是真血,摔也是真被打到摔的——他能拿影帝绝对有这一巴掌的功劳。”

 

  “……”黄少天哪能听得了这个,《千机》他熟得不能再熟,回想一下那个情节的画面,无名火腾地就上来了,发又没处发,只好忿忿地用不通气的鼻子长出了口气。

 

  “我入戏了也能控制住,不会那么对你的,放心。”喻文州一脸笑摸狗头的慈爱表情笑摸他头,黄少天又好气又好笑地翻了他一眼,没接话。

 

  喻文州某种不知名的奇妙心理在他这样的反应下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才有点良心发现——尽管他说的都是实话,但也大有挑拨人俩世交关系的嫌疑,连忙又往回圆了圆,帮叶修说了两句好话。黄少天敷衍地应了两声,压根没听进去,主要他也说不上是冲着叶修,也搞不清自己到底在气什么,反正就是火大得很。

 

  “那个……少天,你发现了吗?萌我和他CP的,都是他的粉比较多,我的粉——我是说正常的那种,大多都萌我们两个。”喻文州机智地试图转移话题。

 

  “嗯,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吗?”黄少天心不在焉地问道,显然还在和自己较劲。

 

  “我感觉有,”喻文州理性地分析起腐女粉心态,“粉毕竟心里向着自家偶像,站在她们的视角来看,叶修的后宫开得大半个娱乐圈都是,我的粉就不会觉得他能对我有多好;我本人也一样对他没什么,但架不住演的角色个个肯为他的角色玩命,所以CP粉都是他那边的;你呢,动不动微博上和我表个白,自拍和小视频都要带着我当背景,我的粉就会觉得你很喜欢我,只对我好,这样才更萌我们两个。”

 

  “我的粉——我也是指正常的那种,也是萌我们两个比较多啊。”黄少天依然沉浸在负面情绪中,对喻文州的话没太过脑,纯是话赶话地接了一句,说完才觉得……咦?!

 

  喻文州笑而不语,在墨镜下和他眨了眨眼,车恰好停在了宾馆门口,“走吧,咱们紧赶慢赶也是最后到的了,先会会老朋友去。”

 

  -Tbc-  →(二十九)


曙光在前,然而挑明了就没这么明目张胆的腻歪了,诸君,且瞎且珍惜【深沉

顺便,根据贵乱通常没好下场的铁律【x,《千机》是除主角外全灭结局【微笑

评论(131)
热度(86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