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二十七)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久等了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0=忙活了下无料的事又控制不住摸鱼的手……这周补回来一更哈qwq

·惯常的,啥也没说的,剧情也没动地方的,还死老长的,过渡章【死鱼眼

·第一章:(一),上一章:(二十六),全文TAG:,推荐BGM:キラリ-いきものがかり

    


  绷紧了大半个月的弦一松,黄少天整个人都有点松松垮垮的状态,头昏脑涨地下了舷梯,深吸了一口熟悉的、质量实在不怎么样的空气,飞来飞去大半个月,这才有了着地的实感。

 

  北京这几天果然如喻文州所说,一阵阵儿地下着雨,像老天爷感冒了似的,一会一个喷嚏。他揉着太阳穴,用力眨了眨眼,划开手机借着前置摄像头整理了下发型——他不想显露出半分疲态,小姑娘们个顶个的比他亲妈还心疼他。

 

  这些日子以来,他在抵达每个城市时都会有来接机的粉丝,通常几十人上下,大城市能上百,回到北京这边自然也不会少。尽管已经做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快出到达口的时候,远远看到浩浩荡荡几百人的架势,他还是没出息地腿软了一下,心里也犯起了嘀咕——这真是来接我的吗?凑巧和其他大咖一起到了吧。

 

  几个助理看到这架势也有点受到惊吓,都如临大敌般护到他身侧;夹道欢呼的两道厚重人墙少说也有两三百人的规模,黄少天被助理簇拥着走了十来步,还有点没缓过劲来——这一次接机的粉丝显然是有统一组织的,极有秩序,既不挡路也不拥挤,口号整齐,还齐唱了两句《剑定天下》。

 

  狂热地蜂拥而至固然让他有满足感,却不如这样体贴谅解来得窝心,谁不想和偶像亲密接触呢,但大家看起来只是单纯为了看他一眼、欢迎他回家一样。直到快要走出机场大门,都没有一个上来求签名合影的,搞得他都不大好意思了,主动停了下来招呼了两句,才有几个小姑娘你看我我看你,互相推搡着叽叽喳喳、三三两两地围了上来。

 

  他一面给粉丝签着名,一面纳闷起这高素质粉和微博上牛鬼蛇神般成天没完没了掐他男神的脑残战斗机会是一拨人吗?——也确实应该不是一拨人,键盘侠们通常不会亲身上阵折腾这么劳心劳力的事。

 

  中途落跑的方大经纪人这次特地将功赎罪,百忙之中抽空亲自开车来接的他,黄少天习惯性地要去开副驾驶的门,方世镜却一脸神秘地和他指了指后座,他不明所以地开了后车门一看,差点嚎出一嗓子刚才听得他没忍住笑出声的男粉激情呐喊。

 

  坐在车后座的人笑着和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快关车门,后面还有粉丝看着。然而就黄少天愣神的这一两秒,离着近的几个粉丝还是眼尖地看清了车里的人,一声尖叫“妈呀!喻文州啊——”喊出来,后边那两三百人都跟着一起炸了锅。

 

  这倒也不算什么事,身为巨星亲自来接机虽然显得有些交往过密,但只要没被狗仔拍去大做文章就好,被粉丝小范围曝出去就当给CP粉发个糖了。黄少天跑宣传的这些日子没什么由头和喻文州在微博上互动,当惯了美帝的喻黄党一天吃不着糖都不大习惯,自从他主动曝出曲盛后期加了戏份、自己杀青要延期后,评论下面铺天盖地的都是哭天抢地要他早点回剧组和喻文州团聚的咆哮体。

 

  车子甩开身后的喧闹开上了路,方世镜笑他们俩怎么卖腐卖得见个面都跟偷情似的,两人一听这话,特别心有灵犀地对着摆起了总裁脸,以图让对方充当前来赴幽会的小情人,结果不免先后破了功,笑作一团,没搞明白真正笑点在哪里的方世镜只是再次满脸欣慰地在心里感叹“感情真好,甚合我意”。

 

  “是因为下雨,今天没你的戏吗?怎么没把内景戏提上来一部分?”黄少天心知喻文州再怎么看重他也不至于翘班或是请假就为来接个机,必然也是得了空。

 

  “内景的戏基本上完事了,你不在的这些天也拍得很顺利,一直在赶超进度,就算有这几场雨耽误着,差不多也能提前几天杀青。”喻文州侧过头来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随手拨弄了一下他新染的深亚麻色挑染了金棕的发鬓,“这颜色也挺好看,折腾瘦了啊。”

 

  “唔,还好吧……我看你也没胖回来,想吃我做的宵夜了是吧?”黄少天挑挑眉,上上下下打量了回去,“那这么说来,电视剧那边提前开机,我们应该也不用延后进组了?”

 

  “嗯,昨天我看倪姐那个意思,如果这雨还这么断断续续地下,后面你出场之后的那几场可能要直接在雨里拍。”喻文州稍微皱了下眉,“少天,不然你还是歇两天,这么连轴转下来也该缓一缓,和她说说通融一下,都能理解的。”

 

  “雨戏而已,哪有那么娇弱?”黄少天不以为意地摆手,“我都好几年没……啊这种话好像不能说,咳,知道那个意思就行,体格正经扛造着呢,不用担心。”

 

  “我也觉得,你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我去替你和剧组说,不差这一天两天的。”方世镜显然还对在上海陪黄少天跑的那一天心有余悸,又笑道:“这么辛苦肯定不白忙,今天晚上给你接风,顺便咱自己人摆个小型庆功宴庆祝一下吧——正好销量破五十万了。”

 

  “还不到一个月呢,今年也没什么大碟——杰希赶不上今年了吧?绝对横扫金曲奖,我这大腿抱的,有远见。”喻文州惯例逗他,黄少天差点给他跪车里,他还继续作辛酸状补刀说:“今天要不是接机的人那么多,我就出来迎迎你了,太壮观了,反正我是没有过这待遇,哎……”

 

  “那能一样吗?我这次行踪是完全曝光的啊!你每次都那么低调,谁知道你什么时候飞哪……”黄少天欲哭无泪道,“我说方哥,我们俩是故意走的两种路线吗?”

 

  “也不是,站在我和公司的立场,肯定是希望你们的曝光率啊,话题度啊,能多高就多高。文州那个路子是尊重他个人的想法,你没提出过有关这方面的意见,自然就尽可能地帮你炒了。”方大经纪人这轻描淡写的一句着实举重若轻,“呵呵,我看文州现在也有点动心了是吧,和你玩微博也玩得挺开心,我就说嘛,哪有人真不想红呢?他以前就是嫌麻烦。不过树大招风也是必然的,有些黑讲的难听你也别往心里去,行业恶性竞争,都是常态。”

 

  “我当然不在乎这个了,就是连累我男神也多了堆黑子怪不好意思的。”或许是真的红起来的缘故,黄少天嘴上说归说,心里面也渐渐没那么介怀了,转而和喻文州飞了个眼道:“有黑其实就是证明火嘛,嘿嘿,对吧男神?”

 

  “黄少可折煞我了,能和我男神一起被黑是我几辈子修来的……”喻文州话说到一半就被忍无可忍的黄少天捶了一拳,倒是方世镜被他们俩互相“男神”来“男神”去的逗得不行,主动爆料道:“少天,知道你男神在EP发行当天就自掏腰包买了一百张发了一剧组的事吗?说辞还是同一个公司黑箱来的,这把我给乐的,又不是什么坏事,甩什么锅啊?欸,文州,我代表公司表示不背这锅啊——我都没的黑箱,自己买的。”

 

  喻文州张了张嘴,想开口阻拦没拦住,他默默瞄了一眼状若下巴脱臼的黄少天,无奈笑道:“方哥,让我安安静静追个星不行吗?我长这么大就粉过这一个男神,还要这么无情地当面揭穿我。”

 

  “……”快要感动尿了的黄少天一把抓住了喻文州的手,内心的天使恶魔一致点头认可他脑子里唯一转着的念头——Don’t be square,想干什么就大胆地说出来。

 

  于是他目光炯炯地诚恳道:“文州,我能亲你一口吗?”

 

  喻文州毫不惊讶地点了点头,在黄少天吧唧一口啃在脸上之后,还十分淡定地把沾上的口水抹回了他脸上,“其实和包个放映厅看一整天电影比起来……微博上都管这叫什么?厨力?还是差点火候。”

 

  满心都是小天使小恶魔两两携手狂喜乱舞的黄少天闻言没忍住“卧槽”了一小声——妈蛋是谁卖了老子?想来想去,不是苏妹子卖到了他叶那儿去,就是我眼干的好事。他想了想,决定这事还是过后再做计较,尽量控制自己没有笑得太恶心帅,拍拍胸脯说:“下次必须包整个影院,没得商量。”

 

  方世镜喷笑道:“哎……你们俩……哈哈,前两天微草易总给我打电话,问你们给王杰希那歌拍的MV,尺度能接受多大,我和他说尽量含蓄吧——这么一看,尺度根本不是问题啊。”

 

  “别别……”黄少天连忙正色道,“MV还是含蓄点好,嗯,也要稍微照顾一下苏粉的情绪的,是吧师兄?”

 

  喻文州对他这种神奇的矛盾心态已经习以为常了,身子往后一靠,意义不明地“嗯……”了一声,漫不经心地回了他一个“你刚才亲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想的而且说好的床戏呢”的眼神。

 

  黄少天嘿嘿一笑,凑上去和他说了句悄悄话,之前微露的倦意都一扫而空,摇头尾巴晃地和他眨巴着眼睛。喻文州忍俊不禁地揉了揉他脑袋顶仿佛能额外冒出来一对耳朵的地方,轻声回了句“嗯,累了就眯一会”,见黄少天扭过身子后明显是偷笑得抽搐了一下,也扶着额头无声地笑了起来,收回来的手有意无意地抚过面颊上刚被啄过一口的位置,将视线移向了窗外。

 

  刚才这一段互动自然被心细如发的他方哥收入了眼中,感觉哪里不太对,但愣没敢吱声,这下两人安静了下来,他又瞟了一眼车前镜里的画面,转念想想又觉得没什么不对,重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黄少天倔劲一上来,男神亲自出马也劝不住,昨晚庆功宴闹到二半夜,还没少喝,喻文州都差点没起来,他却只肯睡了个懒觉,下午就跑来了片场。

 

  雨有越下越来劲的趋势,今天还比往常下得大了些,拍摄进度基本两三天没动,虽然不急着赶杀青,大家也难免有点心急。黄少天到片场的时候,转悠了一圈,才发现了隐匿在墙角的喻文州,他正在给楚云秀点烟,然后自己也陪着点了一根,但没抽。


  很多女演员常年身处舆论风口浪尖,压力大,会抽烟的不在少数;另外也算是一种职业需要,男性角色的抽烟镜头很常见,听说喻文州是在拍《千机》的时候才学着抽的第一根烟,平常从没见他抽过。黄少天自己也会抽烟,不过为了保护嗓子肯定没这瘾,需要交际应酬的时候才意思意思来一根。

 

  来客串的楚云秀是艺术体操运动员出身,作为当红小花里唯一的动作女星,戏路很广,大片没少演,也是黄金一代里身价最高的女演员;她和同是专业运动员的韩文清自未出道时就有交情,两人又多有合作,绯闻闹了好些年,关系虽好,不过和大多数男星卖腐是一个性质,拿叶影帝的话来说就是“没影儿的事”。这次为了力捧同公司新人,总共也没几场戏,她纯粹是友情出演,饰演的角色则有点特殊——比宁颂大了五岁的酒吧女老板白禾,是个LES。

 

  这个名字本就有些暗示意味,实际上也确实是男主的隐藏情敌设定,原作里描述得比较隐晦,影片里为了赚噱头,挑得更明显了些。她和喻文州的对手戏是在酒吧内景里,昨天就拍完了,今天本该有和舒可欣的外景戏,目前在商量是不是也在雨里拍,但毕竟不像喻文州和黄少天那场淋着雨就能拍,动作和对话方面都需要重新设计。

 

  因着楚云秀是苏沐橙好闺蜜的关系,黄少天之前也和她碰过几次面,不算眼生,直接上去大方打了招呼。

 

  “啊,黄少好久不见了啊。”楚云秀也很随意地招呼了他一句,喻文州一脸拿他没办法的样子和他笑了笑,摆弄了两下手机拿给楚云秀看,把她乐得不行:“哈哈哈!拍的时候还没太觉得,你这角色真是受出新高度了,我这又是个T,哎哟……”

 

  由于昨天楚云秀进组,又和老搭档喻文州有对手戏,比较具有话题度,剧组便趁机安排了一次媒体探班采访。喻文州也把手机递给黄少天看,上面正是一组门户网站刚刚刊登出来的剧照;酒吧昏黄灯光的映照下,楚云秀女王气场十足地捏着喻文州的下颌,她是站着而喻文州是坐着,居高临下且相距极近,暧昧度爆表。

 

  黄少天这才有点回过味来,他昨天就感觉喻文州和他走之前有点微妙的不同,原来是因为演到了人物和他本身年龄相符的阶段,之前的那种少年气质也随之消失无踪了——说白了,角色受归受,他本人是彻底攻回来了。

 

  基本的职业素养总是在的,何况黄少天也知道那是个LES角色,不至于看着这种剧照就要掀翻醋缸,抱着胳膊应和道:“看来呆会也能让我过把瘾,翻身农奴把歌唱了……说起来我还真没见过文州演醉态,怎么样啊?我和你说,这可是我们科班基本功哈。”

 

  “挺逼真,但肯定和他真喝高了是两样,”楚云秀爆料说,“也是这小受角色需要。我没来得及看完整剧本,你们俩那段是什么节奏的?”

 

  “要哭不哭的,不好演,估计得吃几次NG。”喻文州轻吸了一口手里烟,拧了下眉头,就地把烟掐灭在手旁的垃圾桶里,侧目看了眼楚云秀道:“口味是越来越重了,过两年是不得抽上雪茄了?”

 

  “你们几个大老爷们,还个个都不好这口。”楚云秀耸了耸肩,“还是叶神这方面比较正常……对了,忘和沐沐打听了,他最近还在大山沟里钻研执导事业呢?”

 

  喻文州点头,和她简单交代了两句叶修前阵子来探班的情形。黄少天还处于被他那口烟秒到的状态,晃神间就被搭上了肩膀,“走吧,应该快轮到我们上了。隔了大半个月,状态找回来了吗?”

 

  “还行吧,靠你带带我啦,反正也是要吃NG的,哈哈。”黄少天半开玩笑地说。他的确没有充足的时间进入角色,大概还要倚重他最擅长的老路子,而且他也没见过喻文州演进入社会后的宁颂是什么状态,就算除了结尾只有这一场对手戏,也依然需要磨合的过程。

 

  “我去,不是吧……”黄少天一个急刹车将车停靠在路边,摇开了车窗,把脑袋伸出去看了半天,摄影机推进给他吃惊表情的特写,随后他当机立断开门淋着雨跑下了车,“刚才瞅着侧影有点像,没想到还真是你……呃,你还好吗?还记得我吗?”

 

  “……曲盛?!”喻文州扶着墙沿淋了半天的雨,额发滴滴答答地淌着水,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摇摇欲坠地朝他走了两步,突然就站不稳了似的把全身重量压到了他身上,“怎么会在这里……”

 

  “哎哎哎……你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碰瓷儿呢!我才想问你呢,大白天的干嘛喝成这样?又不是休息日,你……”黄少天眉头拧成了一个结,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多嘴,最终只是撇了撇嘴道:“你家在哪,顺路我捎你回去,不顺路也送你上个出租吧。”

 

  喻文州抬起头怔忪地望着他,眼眶发红,竟是有泪水在其中打转,却咧了咧嘴,轻笑出声道:“哈哈……为什么会……遇到你?”

 

  “停停停!”倪雯丽喊道,“小黄你这个表情不对……有点被文州带着走了,惊异和不解多一些,不要表现出心疼他的样子。文州你也苦情得略微有点过,多年之后和老同学重逢,结果被他撞到自己大白天游手好闲、宿醉未醒落魄的样子,挺尴尬一事儿,我怎么觉着你有点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意思呢?好了啊,淋雨戏辛苦,咱快点进状态,尽量少拍几条。”

 

  然而这一段还是连吃了三次NG,黄少天身上也浇透了,为免穿帮只好先回室内换套衣服吹干了头发重新来。喻文州一直都得淋着,不用这么折腾,只随便擦了擦头发,黄少天见他一身湿透的衣服糊在身上、冷得直微微打哆嗦,连连合掌和他道歉:“后面都是我的问题,实在不好意思,你那副表情冲击力略大,我真是……阿嚏——”

 

  “没没,我也还是状态没太到位……”喻文州递自己的热水杯给他,劝慰道:“别心急,我觉得你就是……你嫌弃我一点可以吗?不是面上的那种别扭似的,发自内心的。”

 

  臣妾可不就是这一点做不到吗皇上!黄少天默默刷起了皇后表情包,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心说他真挺会抓重点,这一条难点主要在喻文州身上,自己的戏并不难表现,只是肢体接触亲密,又是近距离四目相对,他还不像喻文州入戏那么深,做不到忘了自己是谁,压在身上的人又是谁,哪能发自真心地现出略带厌恶的神情。

 

  每个人的表演方式其实都不大一样,喻文州一般不会多嘴干涉他人体会人物的情绪,像刚才的点拨通常就是极致了,但不知道是不是被这话多的给带的,他发现自己格外乐于和黄少天探讨对角色的感悟,此时察觉出黄少天有点钻了牛角尖,也不点明,反而和他说起自己演宁颂时的心境:“拍第一条的时候,我也是没回过味来,情绪刚一爆发出来,总是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会占据上风——无助的时候见到你,第一反应是想亲近、可以倚靠。而宁颂只是完全走投无路了,浑浑噩噩靠在曲盛身上的时候,大概也是‘命运真讽刺’的感受居多。”

 

  黄少天微讶地望着他,喻文州想表达的意思他都能领会到,意图无非是通过阐述宁颂的情绪来带动自己身为曲盛的情绪,但什么叫“无助的时候见到你,第一反应是想亲近”啊?!

 

  两人身为同性,平日里一些常人不觉得怎样的行为和语言却都能让动了歪心思的他感到形似暧昧,着实甜蜜而煎熬。但这一句显然有点越界,这也是他在明确自己心意后,第一次产生了“你这好像也对我蛮有意思的啊?不如挑明试试?”的想法。

 

  但在下一个瞬间他就立刻找出了无数条反驳这个想法的论据,顺便稍稍理解了一下他又怂又渣的颂颂宝贝——

 

  无往不利而生退却之意,一往无前而生踌躇之心。多了那么多他曾经嗤之以鼻的情绪,却始终自得其乐。


  好像只要是为了喜欢上你这件事,就没有什么值得懊恼的。

 

  “少天?想什么呢,要入戏啊这是。”喻文州笑道。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黄少天也笑,“应该差不多了,主要再让你这么淋着,我引咎自尽的心都有了……”

 

  他话音未落,外面突然有点喧闹,两人一齐走出去一看,原来是雨势渐小,剧组早有先见之明准备的洒水车这下要派上用场了。本来影视作品拍摄过程中就很少有拍自然降雨的,剧组也是被迫无奈,这雨又下得断断续续的,为了避免二次耽误进度,自然要事先准备好人工降雨。

 

  “其实我本来觉得这场戏纯粹是基情,尤其还是在雨里,狗血死了……被你刚才一说完又感觉有点心酸。”洒水车还得布置一会,需要闲聊的时候黄少天是永远有话可说的,“你个人生赢家是怎么演出那种逼真的卢瑟感的啊,真是功力,不服不行。”

 

  “我哪里人生赢家了?”喻文州捋了捋湿答答的刘海,直面惨淡现状自我调侃起来:“巴望了多少年也没拿着奖,又没谈过恋爱——估计你也没少腹诽过这事,这方面和颂颂还挺有共鸣的。”

 

  “哈哈哈哈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腹诽过那种事!这只是在咱们圈子里显得有点不可思议,普通人的话也还好吧。得知你没有被染指过,站在真爱粉的立场上,说心里话,我难免有点暗爽——当然作为哥们儿,意思意思心疼你一下。”黄少天忽悠着他,也催眠着自己,顿了顿,又忍不住大着脸调戏他说:“有没有种我和盛盛一样,是来拯救你的感觉?”

 

  “哪方面啊?”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看得黄少天心里有点发毛,“干脆一起拯救了吧?”


  -Tbc-  →(二十八)

评论(111)
热度(900)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