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二十二)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实在不好意思,连着两天把自己写秒睡了【。作为补偿加量25%,本章绝对粗长出了新高度=w=

·虽然都是絮絮叨叨的感情铺垫,毕竟马上就要同床共枕了【雾,容我再铺一铺(床)……

·初章:(一),上一章:(二十一),全文TAG:,写这么长才想起可以推荐BGM,来推个大家都耳熟能详不过比较应景的先:明日、僕は君に会いに行く。-ワカバ

  

  “嗯,好。”然而人段位高就高在污也污得不动声色,喻文州也不问他大晚上的要去哪,大方道:“是你来之前提前通知我出门,还是我把备用门卡给你,来了直接按门铃?”

 

  “……”黄少天近来也算摸透了喻文州的语言和行事风格,很多时候看起来像玩笑话似的,其实都是和你来真的,而且记性还特好,言出必践的;这人说话也不存在什么客套一下,比如这门卡,说要给就是真愿意给,至少在这一点上,他有把握不会是自己脑补过度。

 

  和每个真爱粉一样,有关喻文州的一切他都习惯性地会去特别留意和主动了解,两人还没碰面的时候,为了给男神留下良好印象,他就和刚派给自己的小助理旁敲侧击地打探过喻文州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忌讳,小助理说别的不太清楚,就听别的助理说过喻文州虽然脾气好容易伺候,但属于那种很注重私人空间的艺人,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助理是不能进他家门的。相对来说,黄少天自己这方面就大大咧咧得多,经常要小助理冲进家门喊他起床,忙到比较晚的时候还留人家过了好几次夜,朋友之类的更是招呼一声想来就来。

 

  也是因为有这么一码事早早被他放在了心上,一直以来他和喻文州聊天才格外注意避免涉及私人问题,不曾越雷池半步,然而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他就已经把男神攻略到家门对他大敞四开了吗?和工作关系的助理相处与朋友之间的交往自然不在一个层面,但多少也能说明自己在他心里已经由另眼相看、还算讨喜的后辈进化成排得上号的亲密好友了吧?想到这一层,刚才和他共喝的小半瓶水进了肚仿佛尽数化成了绵软粘稠的糖浆,甜到嗓子涩涩的直发痒不说,还坠得五脏六腑都沉甸甸的。

 

  根据过往数据统计,尽管调戏喻文州有八成以上几率会被反杀,正美得忘乎所以的黄少天还是控制不住嘴欠道:“连我要带你去哪都不问问,反而还要引狼入室?忘了我是痴汉粉了哈?”说着还作色眯眯状探向人胸口揩油。

 

  喻文州在他稍稍逼近自己时,突然先发制人地把手伸进他宽大的篮球背心里飞快地抓了一把,面不改色道:“我也是啊——嗯,手感满不错的。”

 

  黄少天当即被这猝不及防的咸猪手摸懵逼了,言语上耍流氓他最近已经有些免疫了,这还是喻文州第一次在行动上耍流氓,大概也是因为他现在处于半个宁颂的状态——这些天来,两人在片场几乎朝夕共处,黄少天能明显感受到喻文州比进组前多出的那种少年人的朝气劲,连笑起来的样子都看着要更开怀几分,顺带着和自己的肢体接触的频率也回到了中学时代男生们玩闹的节奏。

 

  脸红是不可控的,气势上总要扳回一分,他一把握住了刚才那只不老实的手,斜楞着眼睛道:“撩火啊颂颂,想让小爷在这儿办了你?”

 

  “饶命啊盛盛哥哥——”喻文州反按住他探到自己衬衫扣子上的另一只手,很好心情地陪他玩着角色扮演PLAY,只可惜语气和表情都没什么诚意——如果单从面部解读,台词应该是“呵呵,别急,换个地方再满足你”才应景。  

 

  “萌是很萌啦,但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对劲?”不远处的舒可欣和她姐姐说,“你说他们俩既然已经很熟了,也不是说就应该多和别人玩,我就是想表达他们俩之间的那种感觉……好吧,你懂的。”

 

  由两位当事人亲身上阵兜售的喻黄安利喂得满剧组现在都是CP粉,大多对这类基情场面喜闻乐见且司空见惯。喻文州和黄少天与异性打交道各有各的一套,一个多星期下来,都和两位女主角相处得满熟络,姐妹俩在戏中的状态也被带得渐入佳境,拍摄进展十分顺利。

 

  “我觉得很正常啊,剧本里那种还不都是糊弄小姑娘的。”舒可怡心有灵犀地理解了她想表达的感受,淡然地耸了耸肩,“你记不记得高中时候,最帅最优秀的几个男生也都更喜欢和哥们玩在一起,成天百无聊赖、没多大出息的那些才爱围着漂亮女生打转。”

 

  “……他们又不真是高中生,尤其像喻总那种出道早的,早就是社会人了吧。”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就像恋爱有热恋期一样,人交朋友也是有‘蜜月期’的,黄少不是刚签蓝雨没两个月吗?他们看着熟,其实也刚接触没多久吧。”

 

  “不会吧?应该是早就认识了,然后到了同一个公司才开始有合作,这种可能性比较大?”

 

  “谁知道呢?不过喻总是在黄少到蓝雨之后才在微博上回了粉,他微博画风突然成谜也是那之后没两天开始的,也是不敢深想……说来真不公平啊,男星们关系好还能顺带卖卖腐来炒作,女星晒晒闺蜜搞不好就会被黑成貌合神离、背后捅刀什么的。”

 

  “哈哈,反正也达到了刷存在感的目的嘛。”舒可欣看着闹完并排而坐的两人感叹道:“毕竟真的很赏心悦目诶。不过,姐姐,这两天我稍微那种代入感的时候,居然感觉有点吃黄少的醋,噗……”

 

  “这话就有歧义了,你是因为他们俩的基情为宁颂吃醋,还是因为曲盛喜欢我,为你姐姐吃醋啊?”

 

  “哈哈哈哈哈讨厌啦,不知道我们卖孪生姐妹的百合能不能火啊,可以考虑下哦……”

 

  另外一边的两人闹腾完了,正各刷各的微博,看双方粉丝掐架看到笑喷还不忘拿给对方同乐一下。黄少天刚才激烈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忍痛否掉了登门去接的选项,笑呵呵却心如刀割地说会提前打电话过去,让喻文州在大门口等着他就好——他无从听到两姐妹的讨论,却几乎在同时想到了“蜜月期”的问题。

 

  大概每个人都有过类似的体验,交到了特别投契的新朋友,相谈甚欢到恨不得时时刻刻腻歪在一块,然而在经过了这一联系十分密切的阶段后,关系往往会莫名冷却,甚至渐渐形同陌路——就好像是把一辈子的话都给说完了一样。

 

  细水长流乃是万事长久之道,他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但在男神面前真是不要妄谈什么自控力,who能把持住who牛B。白天在片场就不用说了,抛开拍戏和必要的人际交往,两人全部闲暇时间都绑定在一起,哪怕不交谈也是像现在一样和谐的情形;晚上三天两头就要单独约个饭,各回各家之后还上演着习演变成日常的微信骚扰,小情侣热恋也不过如此。

 

  男性朋友间的联系频率,像喻文州和叶修那种节奏算是比较正常的——有事立马吱声绝不含糊,没事估计得隔上三五个月才能想起侃个两句。这么一横向对比,大概是性格使然,黄少天对朋友明显属于比较黏糊的,隔三差五撩哪个几句是他人生中无法割舍的一大乐趣。在常年备受他荼毒的王杰希前几天破天荒主动问了他一句是不是最近拍戏累成了死狗之后,他才发觉自己近来有些乐不思蜀过了头,简直真像是谈了恋爱一样——还是低龄少女的初恋才会有的状态。

 

  哪怕他真和喻文州有一辈子都说不完的话,难道喻文州也能一样吗?由愈发强烈的喜爱而生的渴望亲近的情绪无法控制,他只能逼迫自己避开这种看起来可能会开启特殊支线的选项来保持些许分寸,以免真的发生水满则溢、月盈而亏的惨剧。

 

  黄少天今天的戏刚才就结束了,特意留下来找虐,看喻文州接下来一场重头戏,也是影片里的第一场吻戏。他看着那边要布置得差不多了,果断再次弃疗,浮夸地作幽怨状拽着喻文州袖子逗他说:“喻老师,这回真索吻了啊,给不给?不给我要有小情绪了——”

 

  “哦,那来吧。”喻文州勾勾唇角,指了下自己,露出了表情包中标准的“坐上来,自己动”。

 

  喻文州其实是在玩梗,下场戏正是女主主动吻男主的桥段。宁颂此时处于和林澜清半推半就的状态,妹子急着确认他的想法,受闺蜜怂恿干脆鼓起勇气玩了把大的,宁颂下意识想躲,但又怕伤害到她,硬是控制住自己没动弹,真的亲上了之后心情也很微妙,属于很不好表现的一个过程。

  

  “哈哈哈哈哈能不能行!索吻懂不懂……欸,好像在喊你过去了。”黄少天摇着头捂心口道:“去吧去吧,哎,真的好心酸,我为什么不在刚才就撤退……男神加油,争取少NG几次啊。”

  

  也不是他乌鸦嘴,舌吻的反而可能更好说,这种蜻蜓点水一下下的吻戏才很少能一次过。好在舒可怡多少有点本色出演的意思,作为荧幕初吻,还是和这么重量级的男演员,本身就是紧张忐忑的情绪居多,很符合人物心境。可怜没谈过恋爱的喻总,在这方面倒是早早就被练出来了,他很善解人意地和对方调笑了句什么缓解气氛,周围工作人员也一齐笑了起来。

 

  这种事从荧幕上看和在现场欣赏,视觉冲击上的差别还是很大的,黄少天怕自己受刺激,没敢凑近了看,就坐在原处没动弹。舒可欣见他落了单,溜过来落井下石道:“你还好吗黄少?吃醋了吧?嘿嘿……”

 

  “嘿个屁,小丫头片子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和你这张脸。”黄少天功力有所精进,这次一个白眼翻到了脚后跟,“你们后面还有舌吻吧,虽然那时候我也没那眼福看现场版了,正好眼不见心不烦,反正都是阶级敌人不可避,走开走开。”

 

  喻文州在舒可怡踮起脚的一瞬间攥紧了拳头,左脚后撤了半个脚掌,随即缓缓挪了回来,在对方睁开眼睛前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欲言又止地别过了头,轻声道:“快上课了,回去吧。”

 

  “喻总这里演得真好,我觉得都可以直接过了。”舒可欣点评道,“就是角色是真渣啊,要没有他这张脸,完全让人爱不起来嘛。”

 

  “也还好吧,不然怎么办啊?”黄少天心里也觉得挺渣,但还是忍不住帮着说话,“这事要放你们女生身上,早一个大耳刮子上去了吧?”

 

  “作为女生总得有点特权吧?我和姐姐刚才还说这事来着,你们卖腐就是好萌好有爱,我们晒闺蜜就是大写心机婊,这个圈子对女性的恶意实在太强了。”

 

  “嘿,我们才觉得不公平呢,关系稍微亲密点就要被意淫成搞基,你们亲嘴互喊老公老婆也依然只是好闺蜜,到底对谁的恶意比较强啊?”对群众YY向来乐在其中的黄老师义正言辞道。这一次他着实低估了自己的嫉妒心,再怎么努力也没法逼迫自己站在单纯观摩学习的角度去看这场戏,没来由的占有欲不断膨胀发酵,喂得心里一溜小恶魔肚子滚圆,他只看了一次就没眼再看了,干脆借机转过了身子。

 

  这边俩人插科打诨的工夫,另一边居然只拍了两条就顺利过了,舒可欣赶忙跑过去和姐姐八卦荧幕初吻体验的悄悄话去了,喻文州也神色轻松地坐回了黄少天身边,笑道:“圆满完成组织安排的任务,有奖励吗?”

 

  “有有有,必须有啊,晚上不就是吗?”黄少天心里的别扭劲还没过去,只得勉强压抑住那股异样的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和之前没两样,和他挤了下眼睛,说:“你还真是耐得住好奇心,都不给我吊你胃口的机会,太过分了……”

 

  正说着,小助理的电话打了过来,他连忙加快语速叮嘱道:“好了我也找完虐了,准备去饭局啦,你有夜戏多吃点,别控制了,导演都没说你身材不行,晚上乖乖等着我哈。”

  

  喻文州应着,也嘱咐他少喝点,目送了他半晌,低头笑了笑,转身朝不跟组、偶尔来视察一下的姚大编剧那边走了过去——

 

  “姚老师,您来得正好,我想和您商量个事……”

 

 

  晚上九点五十,黄少天准时到了市区内一处高档小区的大门口——喻文州在城郊还有栋小别墅,通常哪边方便就住哪边。他是九点半给喻文州打的电话,和他说十点下楼就行,结果他刚出车门就碰上了刚走出来的喻文州,有风度有到一块去了。

 

  “……我天呐!这也太可爱了!我可以拍一下吗?保证不外传,么么哒。”黄少天说这句话的过程中就掏出手机迅速咔嚓了一张。他今天一改往日棒球帽加口罩的装备,只戴了个墨镜,喻文州这次则扣着帽衫的帽子,外加少见地戴了个口罩,还是上面有一堆小鱼图案的,顿时把他萌坏了。

 

  “我也会用粉丝送的礼物的。”其实还有条相同图案的配套内裤,不过那个他就没穿过了。

 

  “嗯嗯,看出来了。不行不行,真的太可爱了,哈哈……欸文州你穿得满运动啊,不会猜到我要带你去哪野了吧?”

  

  “嗯……是要夜游你母校吗?”

 

  “我靠!居然真的猜到了,怎么猜的啊太不科学了!”  

 

  “刚猜的,看你一下车就让助理开走了,我就在想从我家可以步行过去的都有哪些地方。”

 

  “嘿嘿,男神真心明察秋毫。”黄少天挠了挠后脑勺,“会不会有点无聊啊,你是不是对这一带都很熟了,我也是有些日子没回来看过了,就当陪陪我吧……”

 

  “当然不会,多少同行梦寐以求的学府啊,我当年肯定考不上的。虽然离我住的地方这么近,我还真一次都没去这附近转悠过,有劳名校毕业的黄老师带着参观下了。”

 

  “……你又来是吧,损我没够,我高考那分好像也就你一半那么多。”黄少天横了他一眼。

 

  “因为我本来不是艺术生嘛,汪老师当时来我家里当说客,临时决定走的艺考,面试直接走后门不说,四年几乎没去上过课,同学一个不认识,只在考试时候露个面,这段黑历史我不是和你说过,我都没太记住自己什么专业,戏剧教育还是编导来着……”

 

  汪启是广传的挂名荣誉教授,大半辈子唯一一次用上这头衔的事就是把喻文州给安排明白了,事业一点没耽误,毕业证也顺利拿到手。

 

  “……编导啦。你之前和我说起这事,我当时就不太明白,只是没好意思问。虽然你成绩那么好有点浪费,不过像大眼成绩也很牛逼,为了事业还是肄业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而且你那时候也已经很有名了,甚至不上这学也无妨吧,学历对咱们也没什么用,汪老爷子肯定还没少费心思,但是怎么没给弄个表演系,我们上学期间进组拍戏老师都支持得不得了,要纯是为了名声好听,功成名就的时候再去国外深造一下,听起来不也挺洋气的……”

 

  “我也觉得无所谓,那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做演员了,主要是我爸妈不是特别支持我做这行,但也没横加阻拦,只说底线是要完成学业。我当时挺为难的,不想再额外耽误一年准备艺考,但感觉上普通高校的话,要想兼顾事业就离被开除不远了,贸然去参加艺考也没把握,才去找的汪老师商量。至于选什么专业,因为说是可以不去上课,我就说选个分最高的就好,比较不浪费。”喻文州眼睛弯了弯,稍稍抬起了头,“学校里面比我想象中要大,很气派啊。”

 

  两人边走边聊,穿过了满是风格各异的小型音乐酒吧的整条胡同,很快溜达进了校门口。深夜的校园内鲜有学生在外走动,仿佛校门口有什么结界阻绝了外界的喧闹,隔离出了一个静谧而蓬勃的世界一样。夜风吹过两旁的行道树,飒飒作响的声音格外清晰,黄少天走在这条自己曾无数次穿梭而过的路上,想着那些年的自己一定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可以和身旁的人并肩走在这条路上,忍不住微笑起来。

 

  白驹一跃穿过隙罅,四载时光匆匆而过,尽管彼时的他还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明确的定位,却从未松懈过成为更好的自己的那股心劲。铺好的路也不是谁都能走好的,在这里度过的最为充实而有意义的四年所积攒的财富正是他在脚下这条上路畅行无阻的资本。

 

  “那是那是。”黄少天不失自豪道,“不过还是学生少,肯定没有综合型大学那么大,先带你去个我最喜欢的地方。”

 

  中戏的确给了他很多,潜移默化中他学会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做一个好演员而不是大明星。他不止一次地想过,喻文州这种彻头彻尾的野路子演技派偏有着一副学院派的样貌和做派,过早地迈入这个充斥着诸多诱惑的圈子也没能让他动摇自己的信念与坚守,本该走这样一条中规中矩的路才对,如果两人的人生轨迹早有重合,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他看着自己打篮球的样子,或许对错失的那些最平凡的年少时光也未尝不感到遗憾吧。没办法重新走过,现在再来体验一把总不迟。

 

  而我所珍视的那些没有你参与的过去,也全都想一桩桩、一件件地摊开了摆在你面前,夸我当然最好,笑我也乐意给你笑——

 

  他侧过头看着那双动不动就会弯起来的笑眼,不知是不是走得快了点,心跳都快了不少,但依然不耽误他想高歌一曲的兴致……呃,前面那句什么来着,反正一看你笑,“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不过这种隐晦的心意就不要指望人能领会到了,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夜游,比较切合实际的原因其实是由于黄少天的戏份后天就杀青了,剧组在高中校园的情节部分也即将拍摄完毕,接下来要前往一所大学取景,而他也要开始跑EP的宣传和签售,基本没什么机会再来探班,这才想带没怎么经历过大学生活的喻文州来找找演大学生的感觉,毕竟他男神还是对演戏的事最为上心——由喻文州主动挑起的话题,十次有八次都是在讨论角色。

 

  两人一路穿过有几对情侣低声笑闹的小树林,经过有刻苦练着台词发音的同学的一段石阶,又跑过体育场长长的跑道,最终到了另一个画风不太一样的小树林。

 

  “就是这儿啦,果然没人在,我上学的时候最喜欢跑到这儿来自嗨发病……啊不,锤炼演技和思考人生。”

 

  喻文州默默打量了一下周围颇为隐蔽的环境,摘了口罩,吐槽道:“我怎么感觉像是霸占了人家情侣圣地呢?”

 

  黄少天拍拍灰往长凳上一坐,嘿嘿一笑解释说:“想知道这里为什么没情侣吗?当然是因为闹鬼啊。”

 

  “……”喻文州无语地看着他,纠结了一下还是在他身旁坐下了,无奈道:“少天真是好兴致,第一站就带我来看闹鬼,那鬼是不都是你闹的啊?”

 

  “这种校园传说当然是自古流传下来的了,不过后来再有目击者就不好说是谁闹的了。”黄少天无辜脸,“来吧男神,你可以尽情发病……找感觉了,想来哪段我都配合你。”

 

  喻文州将信将疑地瞄了他一眼,随口说了句宁颂和林澜澈在学校里看星星的的台词,黄少天眼也不眨地接上了,一来一往好几轮,喻文州基本把自己记住的台词都抖出来了,黄少天还一副等着他下文的样子。

 

  “你……”喻文州一时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定定地看了他两秒,蓦地笑了起来,“野心真不小,有一颗截胡女主角的心啊,这我可爱莫能助了。”

 

  “那你看,不想给男神当女主的痴汉粉不是好迷妹。”黄少天挑眉道,“这两句台词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记性就这么好,不要太羡慕哈。”

 

  “说起来,我总觉得这些天和以前入戏时的状态不大一样。”喻文州胡噜了一把他脑袋,沉默了一会儿才自言自语似的说,“从前真的会演到忘了自己,这一次的感觉就好像一半是他,还有一半是我自己,不过这样演起感情戏来,的确要自如很多。”

 

  每一次准备入戏都需要找到和角色的相似之处,以此作为切入点逐渐融进去,最开始喻文州是真心觉得自己除了长相,实在和宁颂没什么相似之处,这些天真正演下来,才发觉大概还是自己没经历过感情的缘故,人在这方面或许没法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和面对其它事情上一样果决,比如说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来了一个……好吧那不识趣的货叫黄多天还是黄少地都不是重点,水瓶脑是真没治,自己也控制不住,喻文州按了按额头,继续说道——

 

  “某种程度上说,可能是更好的一种状态吧?”多亏有你——那只小狮子了。

 

  “不论你信不信,我一直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刚才只是对台词,这一次才是真正对戏,喻文州说着,半抬起手臂,微眯着眼去看那些被树影遮挡的点点星光。

 

  黄少天一天比一天还要更清楚地看到喻文州是怎样在尽心竭力地去赋予那些由文字构筑成的形象一个有血有肉的灵魂——管你是不是捞钱商业片,这是交付给我的角色,不讨喜又怎样,会踯躅不前也好,会懦弱退缩也罢,一样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心甘情愿地付出大部分时间精力来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自然是因为深爱,这是他们愿意共同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啊。别的不敢说,自己对表演的喜爱绝对不输于他……黄少天顿时为白天看那场吻戏时自己抱着的那点狭隘的小心思羞愧了起来,心里翻滚的小恶魔尽数被一股强大的圣光净化成一排小天使高唱着哈利路亚。

 

  “我相信,我知道——我也是。”女主角肉麻爆表的台词耻度似乎都没有那么大了,鱼粉怎么说的来着,wuli州州就是能满足一切少女幻想、化雷为苏的存在啊。

 

  按照剧本走向,他侧过头去看仍在凝望着夜空的喻文州,那些因他而亮起来的星星此时又透过指缝溜回了他的眼睛里。黄少天忽然想起刚刚经过体育馆门前的那课繁茂的橡树下,从前晨跑路过时总能听到一个努力练习发音的女孩一遍遍朗诵着那首老派过头的情诗——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好像用来形容对偶像的爱不大合适?管它呢,总有一天,不不,机会都要扣在脸上了,该说是不久后的将来才对,我会作为被人所肯定、更为自己认可的合格的演员,搞不好还能让那些成天掐得昏天黑地的粉们也都销声匿迹——

 

  和你站在一起。*


  -Tbc-  → (二十三)

 

  *出自舒婷《致橡树》


两所学校一个借了下名字一个纯虚构,和现实无关哈~不过几所科班高校里我的确是中戏派的www

那个,我想和组织申请一下摸鱼写个短篇,其实从开始写这个连载开始,我短篇的脑洞都要爆掉了【抱头……然而我也舍不得放下这篇去写别的,毕竟了解我的盆友都知道,我的短篇很少有万字以下的【默,我是真心实意的嫌弃自己文风so啰嗦的_(:з」∠)_

但这次实在忍不住了救命好想写!可能马上就写或者更完下章再写,总之是一篇有病的和我过去所有的文包括这篇都有联动的蛇精病文学2333333


评论(100)
热度(902)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