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二十一)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咳咳还是不说什么勤快填坑的大话了,我保证一周两更就是了qwq

·持续发病一整章,麻麻我想推剧情_(:з」∠)_

·初章:(一),上一章:(二十),全文TAG:


  第一次听到这称呼的王杰希顿时吞了大半个没来得及嚼的海胆包,噎着了不说,想笑又不太好意思笑,表情十分痛苦纠结。

 

  小助手插件起初似乎也有点想笑,而后果断坚定了立场,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怒目而视来回应对他男神的蔑称。喻文州则表现得很淡然,依然用着任谁怎么看都不顺眼的奇葩执筷姿势夹起了小助手刚呈上来的蟹肉棒,斯文优雅地送进了嘴——和叶影帝见招拆招这么些年,总结出对付他最有效的经验之谈就是在斗嘴没胜算的时候干脆闭嘴。

 

  叶修一边给王杰希倒茶,一边客观点评道:“功能挺实用的,就是还可以再升升级,别光给夹些球体、圆柱体之类弧面的啊。我和你说,压根不用分形状,所有表面光滑的都不要指望他能一次夹进碗,就这个——”他用筷子指了指锅里翻腾的鱼豆腐,无比笃定地下了结论:“他也一样夹不起来。”

 

  嚯,这还能忍吗?反正估计喻文州是能忍。黄少天偷偷觑着他平静如水的脸色,琢磨着有机会要不要纠正一下他拿筷子的方式来根治这个问题。根据他的细致观察以及分析实践,其实就是那个拿法着力太重,比较僵硬,而且喻文州还莫名习惯用反手,导致别扭等级呈平方倍增长。他在家尝试着用那个神奇的姿势拿了一下,连掉了十八次筷子才颤颤巍巍夹起块肉,当然没坚持两秒肉也掉了——此技只应天上有,人间谁用手都残。

 

  但多年习惯能不能改过来不说,一旦真改过来了,也代表着从此就会失去给他夹菜的乐趣了。两相权衡,黄少天做了一个慎重的决定——还是让他残着吧。

 

  决定归决定,再往深里想想,黄少天不禁有些真心实意地心疼了起来。他也从小在广州长大,那边不论用不用得上,餐具里是必备勺子的,筷子使得不利索也不碍事,不像北方,只要没汤就得额外要勺。喻文州虽然不是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但大家筷子都用得好好的,就你要个勺儿,的确逊爆了。还没成年的他就要背井离乡,经常跑来这边活动,本来饮食上就不太习惯……大部分菜倒也不会滑不溜丢,肯定不至于饿着就是了,但一群人热热闹闹吃火锅的时候,也会有人给他夹个爱吃的蟹籽包吗?

 

  “以前当然没人管……不说我还不觉得,用心有点险恶啊黄老师,这习惯养成得悄无声息的,我都要忘了认识你之前是怎么吃的火锅了。”多年后被问及此事的喻文州如是说,“不过也没有那么凄凉,刚来这边的时候,饭局都有方哥陪着,点菜还是很照顾我的,所以那些其实无所谓,我夹白斩鸡从来不会掉。”

 

  ……也罢,毕竟少年情怀总是诗,实质就是瞎矫情。多年后对这个真相一点都不意外的黄老师颇为欣慰想着这人还真是对一切喜欢的东西都一样长情,同时也真心实意地觉得,有那闲工夫他还是多心疼心疼自己吧。

 

  此时尚未领悟到这层生活真谛的他还在这儿替人明媚的忧伤,喻文州已经慢条斯理地解决了刚才的蟹肉棒,随即毫无征兆地向锅里的鱼豆腐发起了一波突袭——

 

  卧槽有血性!雄起啊男神!黄少天就差跳起来拍着手喊“打脸!打脸!打那张嘲讽脸!”了 ,另外两人的注意力也都被他这一筷子吸引了过去——夹、夹起来了!索敌迅速,一次正中目标!叶修在这样猛烈的攻势下心理防线瞬间崩溃,露出了微博的[吃惊]表情!喻氏筷功奇而稳,丝毫不抖,顺利穿越重重迷雾,很快突破了锅的边缘!王杰希的右眼在这一刻睁得和他的左眼一样大!近了,距离胜利目的地很近了!黄少天正要cos他师弟的经典形象来一发吞手,却见喻文州忽然手法诡谲将地将两支筷子一叉,鱼豆腐选手登时在空中完成了一次三百六十度向下翻转一周半躯体向下跳麻酱运动,可惜最终落点失准,弹性十足地在盘沿完成了它生命中的最后一跃,壮烈横尸在桌了。

 

  叶修毫不给面子地直接从桌上笑到了桌底,王杰希低头忍笑忍得险些一头扎进锅里,黄少天默默把吞到一半的手掏了出来,小声说:“那个,男神,这也不算事儿……下次要是再想这口了,咱吃串串香去?”

 

  在桌底笑到没音的叶影帝苟延残喘地爆出了一声“哈哈……粉似黑……算彻底见识了”。

 

  喻文州看不出什么情绪地看了黄少天一眼,平静地用筷子戳了一个手边盘里的蟹籽包,继续吃他自己的了。黄少天从他这一眼里隐隐品出了些许受伤的意味,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才是真捅了他一刀狠的,连忙表忠心找补道:“不不不那是什么邪道,咱就吃这个!只要有我在,随时鞍前马后伺候着你看怎么样?不然以后吃火锅都带上我?嘿嘿……”

  

  喻文州没理他。

 

  ……等等,喻文州居然没理他?!黄少天内心绝望抱头——完了完了这下玩完了,垃圾设定毁我青春!最开始可没提示说哪个分支选项选错了好感度就会清零啊?何况这似乎不止是清零,干脆成负数了吧?!

 

  不过好在喻文州还会吃他给夹的东西,所以这算什么……闹别扭吗?被萌出一口心头血的黄少天立刻爆起手速将锅里的鱼豆腐扫荡一空,毕恭毕敬地摆在他跟前,眼巴巴地期待他“临幸”一下。

 

  喻文州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到底没和口腹之欲过不去,戳起一个吃了。黄少天小花开了一地,趁热打铁凑到他耳边念念叨叨了一溜好话,喻文州还是没搭腔,不过稍微扬了扬嘴角。

 

  重新回到桌上的叶修看了一眼锅里,抗议道:“这手够快的啊?也太没素质了,不知道给我们俩留点?来来,那个……残残就不要动筷了,把你那碟递过来呗?”

 

  “噗……”黄少天实在没忍住,一时也顾不得刚有回升趋势的好感度了,“叶修你妹啊哈哈哈哈!什么鬼称呼!有点下限吧你,要吃自己下去,盘里不是还有吗?”

 

  在损友爱称上有着同样悲惨遭遇的王杰希同情地望着喻文州,见他反把盘子往回挪了挪,也被萌了一把,边往锅里扔了几个鱼豆腐边打圆场转移话题:“说起来,你们俩什么时候认识的?《军令状》那时候吗?”

 

  《军令状》是叶修首次拿了影帝提名的作品,片名颇具抗日神剧风,实际上也的确是部抗战题材的电影。喻文州当年也就十七八,在里面演了个小配角,戏份不多,死得挺惨的,同时赚足了观众眼泪,存在感杠杠的,也让他初次拿到了金影最佳男配的提名。

 

  王杰希之前忍笑忍得那么辛苦总算没白忍,现在他俨然成了这桌上面子最大的人,喻文州沉默多时,为他才开了尊口,答道:“在那之前就见过,拍《军令状》的时候,我总共在组里呆了不到半个月,和叶哥不怎么熟。”

 

  “那片子太苦情了,要不是为了讨好我们家老爷子,我真不想接。”叶修接口道,“和文州是翻过年来拍《千机》的时候混熟的,拍戏的时候吃饭都各吃各的,也没看出他不会使筷子,一开始叫他手残是因为他手筋扭了,也不吱声,生生带着伤拍了大半个月打戏,肿那么老高我们才发现……也就是他那时候年纪小,才没落下什么大毛病。”

 

  “……”黄少天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影片后期许之杨手腕上缠着的绷带,他当时还在纳闷怎么给弄了个横空出世的中二造型,虽说是挺帅的……这事可是甭管过了多少年都让他心疼得要命,眼下更是把心疼明晃晃地写在了脸上,下意识就要去抓喻文州右手腕,却堪堪收回了手,敏锐地问道:“没落下什么大毛病是……落下什么小毛病了?”

 

  “没有的事,拍动作片难免有点小磕小碰。”喻文州一看他这表情,心窝子像是被一起丢进了锅里似的滚烫,当即大度地决定不和他计较了,笑着和他指了指锅里的章鱼丸,又转向叶修说:“你和韩哥不也都弄一身伤,新杰崴了脚也没说什么吧。”

 

  “我们俩谁都没伤筋动骨,张新杰打戏还没有你三分之一多。”叶修实事求是地说,接着还想补充句什么,看着喻文州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德行,一旁的黄少天则像是被传染了手残一样,夹个章鱼丸三四次没夹起来,终究不大情愿地咽了回去,改口道:“年末又是褚导他老人家的片子,多看着点他吧,你男神拍起戏来不要命的。”

 

  “业界知名戏疯子叶老师说别人拍戏不要命?常年奋战在山沟里,多注意自己人身安全才是。”喻文州看着不怎么当回事,实际对这番关心还是很受用的,只是做派上也随了叶影帝的风格——纯爷们,心里有,不煽情。他看了一眼还在不知道和谁较劲的黄少天,眨了眨眼道:“其实扭那一下还挺有收获的,我两只手都能用筷子的。”

 

  叶修顿时露出了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只见喻文州还真换了左手捞了一筷子香菜上来——自然用的是和他右手如出一辙的高难度姿势。

 

  黄少天心里还不太是滋味着,被他这一下给逗得要笑不笑的:“文州你这到底什么流派的筷功啊?别和我说你家里人也都这么用筷子啊……老叶你现在嘴炮得挺溜,当年你们一大剧组的人就放任他残着然后把左手也练出了神功?是人干的事吗?”

 

  “哎哎这可是自己往枪口撞了,我刚才都没好意思说,下面有请喻文州同志来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给你夹你就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死出,黄少天给你夹你就吃的这么乐呵啊?”

 

  “……我感觉叶哥你们是不是有点欺负人。”王杰希想象了一下那场面,暗自感叹喻文州果然心理素质超群,估计搁一般人都要羞愤而死了。

 

  喻文州当场撂下了筷子,站起身用双手握住王杰希的手,用力摇了摇,满脸不堪回首地说:“叶哥他们起哄也就算了,主要是,韩哥绝对是认真的,他给我夹,我根本不敢不吃。”

 

  韩文清同志塑造的众多经典形象同时浮现在三人的脑海中,就算想的不是同一个,也能起到同样的震慑效果,叶修边笑得前仰后合边说道:“说新杰是认真的我没异议,但你别小看老韩,他也可能是想整你,真的。”

 

  “哈哈哈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说让我看着点你啊,褚导的片子也、也能让我掺一脚吗?!”黄少天揉着笑到酸疼的肚子,刚有点回过味来。

 

  喻文州本来想着两人私下里交流时再和他说这码事,但既然问起了也没什么不能现在说的。他知道黄少天很喜欢褚衡,单是看他对《千机》的喜爱程度也能看出他对这位名导的强烈憧憬,怕他一激动再把桌给掀了,再三按着他肩膀要他冷静,这才简要介绍起这部基本敲定由他们俩出演双男主的片子。

 

  黄少天缓慢地深呼吸了几次——要是现在就他们俩人,他真能扑上去亲喻文州一口,他将狂喜炸裂的情绪无限压缩,尽量矜持地问起了他最感兴趣的问题:“这片子是什么类型的双男主啊?《千机》那种相爱相杀的吗?周瑜我知道,让诸葛亮气死的那个,孙策是谁啊,孙权他爸吗?”

 

  “文盲。”王杰希冷漠脸,“白瞎好角色了。”

  

  “孙策是孙权他哥,正史上周瑜也不是让诸葛亮气死的。”叶修怜悯脸,但还是好心地科普了一下,“《三国演义》虽然是名著,但看题目就知道,说白了这就是部历史同人作品,罗贯中是个蜀汉党,塑造人物有明显偏向性,搁现在就叫什么,OOC?这片子肯定是走正史路线的,你想提前做功课还是去啃《三国志》吧,看看俩主角的传记就行,顺便哥是曹魏党。”

 

  “少天是对历史不太感兴趣吗?感觉你阅读量还蛮大的,三国杀也没玩过?”喻文州有些讶异。

 

  被喻文州说中了,黄少天古今中外各大名著、闲书杂书乃至网文同人看了一箩筐,几乎什么题材都有兴趣尝试,唯独对历史不太感冒,不过能接到这样珍贵的角色,再不感兴趣也有了了解的动力,他难得对叶修夹枪带棒的科普没发表什么意见,反倒虚心地点了点头:“嗯,我一有空就去做功课,男神下次教我玩三国杀啊,说好了。所以这是个好基友一起打江山的故事吗?”

 

  “嗯,差不多吧,人物关系是发小和上下属,后来还是连襟,特别亲近的那种,你回去搜索下人物生平就能知道大概了。”面对他直冒光的眼睛,喻文州实在没忍心告诉他这故事也是虐的,转而调侃起了叶修:“说起来,我也正好是东吴党来着,叶哥你真挺适合演曹操的,你又喜欢他,可以考虑来客串下啊。”

 

  “……”能演曹操当然是种荣幸,但叶修感觉喻文州绝对是在报复刚才吃的瘪——曹操比孙策、周瑜整整大了二十岁。然而人家又一脸诚恳的样子没法反驳,他也乐得装傻,一本正经地说:“我大略翻过剧本,基本没曹操什么事,孙策死后直接跳到赤壁之战收尾,曹操好像都没有正面出场。”

 

  “哦……”喻文州颇为惋惜地点点头,“要不试着挑战一下自我,来演个黄盖?”

 

  “张昭也行。”无端被嘲成“他王叔”的王杰希还记着仇呢,连忙借机补刀。

 

  “怎么不说让我演你爹孙坚呢?”叶修眯着眼说,“算了,庞哥的角色我不抢。”

 

  “难道不是我演周瑜的可能性更大吗?”喻文州演多了偏受的角色,很有这方面的觉悟,调侃够了依然不忘卖个好:“不过说实话,你其实很适合周瑜的,我不觉得我能比你演得还好。”

 

  “哟,既然这么捧我,我也说句实话,档期无非是借口,真是适合自己的好片子能不接吗?”叶修耸肩道,“说这片子是剧情向的历史片,倒也没毛病,但我感觉更像是个双线并行的人物传记片,很依赖演员表现力,不好演,还要看两个演员之间的那种气场,找我的时候就算导演是褚老爷子,我也不敢接——我和老韩算是有默契,但真演不了这个,气场不对路。你和少天虽然刚开始有合作,单从今天我看到的这两场戏来说,气场方面的确要合适得多。”

  

  “你们是相爱相杀演多了,演不来相亲相爱了?”忠实CP粉黄少天调笑道。

 

  “要这么说也没错,”叶修挑了挑眉,“而且等到那时候,你们俩在MV里吻戏床戏都演过一溜十三招,再演孙策周瑜还不是过家家小意思。”

 

 

  尽管明枪暗箭的没少互相算计,却也没影响这顿饭整体和谐有爱的氛围。叶修这次在北京呆不上两天,最后和喻文州交代了多照顾照顾他下部戏女主角的任务,说定了下次横店探班见,蹭着王杰希并不顺风的车走了。

 

  黄少天当天晚上就亢奋得不得了,微信刷了喻文州一屏一屏的策瑜相关。喻文州再三提醒他明天还要拍戏无果,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才终于让人偃旗息鼓,黄少天这才幸免于顶着双熊猫眼拍定妆照和接受媒体探班采访。

 

  第二天,剧组安排的媒体通告先是给救场进组的黄少天加大力度宣传了一把,微博上也很有效率地紧随其后公布了几名主要角色的定妆照。不知是官博私心作祟,还是喻文州作为男主角的特殊待遇,总共分两条微博发出去,他一人就独占了一个完整的九宫格,不说是定妆照,谁都得以为是拍了一套写真。

 

  喻文州正经玩微博之后,除了展现他本真的一面,也渐渐无师自通地会和粉丝适当互动一下,这次转发带了句普普通通的“回到十七岁,喜欢吗?[挤眼]”,没两小时转评就破了十万,翻回他一个月之前的转发量,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的微博。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的一周内,有一部分巧合也有公司刻意安排的成分,演唱会高清完整视频、《指纹》MV先后放出,《推理时间》特别篇开播,《尘归处》正式敲定开机时间,公布主创人员,这一系列的重磅炸弹造成的影响力比黄少天之前暗搓搓设想的官配还要轰动,作为被权威娱评评价为近些年来最为互利双赢的一次卖腐炒作,喻黄赫然成了整个圈内的空降美帝CP,漫画、段子满天飞,粮多到吃不完,黄少天每天在片场的大部分闲暇时间都在捧着手机傻笑。

 

  树大难免招风,越红越有人酸,和CP粉仿佛活在两个世界的唯粉这一块也掐得愈发不可开交,都快和叶粉韩粉的血海深仇有得一拼了。连一向低调、入圈多年都没怎么被黑过的准影帝巨巨这次也难逃一劫,不过他这方面的心比黄少天还大,瞅着哪条评论里的黑比较好笑还给人点个赞。

 

  此时他正翻着黄少天刚发的一条有自己乱入的秒拍视频下面的评论,随手给热评第一日常劝架的“喻粉黄粉不要掐,喻黄本就是一家。床头吵架床尾和,莫让别家看笑话”点了个赞,刚拍完一段篮球戏的黄少天就带着一身汗从他身后扑了上来——

 

  “看什么呢?是不是又掐起来了?说真的文州,我以前完全没看出来你的粉这么有战斗力啊,我的粉是什么尿性我早就知道,刚参加选秀那时候就把其他选手的粉得罪了个遍,哎……”

 

  这口气叹得也太没说服力了,不要一副引以为豪的模样好吗?而且你披着马甲和自己的粉我的黑大战三百回合这事我也不是不知道,堪称脑残粉团队灵魂人物、战斗机大军中流砥柱啊……喻文州懒得吐槽他,递给了他一瓶自己刚喝了小半瓶的矿泉水:“没有没开封的了,去买的还没回来,我喝的,凑合一下。”

 

  黄少天很自然地接过来喝了,大概是这两天微博上被刷多了,尺度有所上升,这种程度的间接接吻已经不在话下。他抹了把额角的汗,笑嘻嘻地说:“对了,今天晚上约不约啊男神?”

 

  “今晚不是我有夜戏,你去和唱片发行那边的吃饭吗?”喻文州不解道。

 

  “我是说更晚一些的时候。”黄少天不怀好意地飞了个眼,没等喻文州回应就堵上了话头:“不说话我就当你没意见了,在家穿戴好等着我吧,十点左右我过去找你。”

 

  结合当前语境,怎么看都应该是“穿戴好”的反义词更恰当吧?——来自不知不觉中也污了起来的喻总内心活动。


  -Tbc-  →(二十二)


////w////碰到纯感慨的评论我可能就偷偷懒没回,但是看到了也超开心的,爱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常点红心蓝手的宝贝我都记得你们的,有空也来冒个泡呀【抛心~

评论(137)
热度(1010)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