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二十)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这两天好多从头补起的小天使啊,非常感谢你们点的一路红心蓝手【抛心~

·感觉信息量有点大的一章?群众普遍反应娘家人丁稀少,于是先行隆重介绍了一下后期戏份较重的娘家人——点心大大。

·初章:(一),上一章:(十九),全文TAG:

  

  当天下午,方世镜和王杰希也一前一后来了片场,加入了探班豪华套餐。要知道今天是这么个阵容,把探班采访安排在明天的几家媒体肯定恨不得把乌青的肠子拽出来当绳跳。

 

  黄少天的合同谈得很顺利,毕竟是救场,而且以他如今的知名度和话题度,本身也具有一定的票房号召力,片方价码开得很大方,戏份不多的配角直接一口价开出了八十万。不算上学时候跟着几个剧组体验生活性质的玩票,首次正式触影就能有这样的身价,黄少天自然很得意,他臭美了一阵,没忍住和方世镜打听了一下喻文州的片酬。

 

  方世镜想了一下,怜爱地说:“正好比你多个八,哦,还有票房分成。”

 

  如果单看这价其实还好,喻文州一直是是黄金一代中身价最高的男影星,在前两年拍一些大制作的片子时,就被曝出过片酬上千万,直逼几位中年天王影帝,别说还有最近刚拿下的那价码连叶修都咂舌的电视剧。主要的是,这片子悠悠哉哉两个月就能拍完,和那种风吹日晒、摸爬滚打、死去活来好几个月弄一身伤的片子比,性价比超高。这类青春校园类的小成本电影,总预算也不过两三千万,片方真是舍得下血本。

 

  要这么说来……完蛋,凭他自己的能力想要包养男神,至少还得再奋斗个十年。不过男演员过了三十岁更是步入了黄金阶段,十年后押上全部身家,没准依然只能包他一夜,还不如现在就下手……啊呸快打住!就让今天早上起床铃之后来那一发给闹的,思想都一路奔着污黄污黄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黄少天按着额头没什么诚意地反省了一下,转念想到微博上的迷妹一个两个都喊着要给他生猴,生猛一点的还放言想操哭他,顿觉自己的想法已经很含蓄委婉又健康励志了——一点都不污哪能叫爱呢?正常正常。

 

  强行说服了自己,他瞅着刚染的一脑袋黑毛还不大顺眼,对着镜子摆弄了半天,才将视线重新移回了片场。

 

  不知道正在和女主纯情对视的喻文州得知他这番谋划着包养自己的雄心壮志会作何感想,这场戏已经NG了好几次,黄少天也没最开始看得那么认真了,一遍遍看他们抓小手还怪羡慕的。叶修和王杰希正在旁边一人一边耳机地听那首对唱的初版demo,时不时还认真地交流两句,从时间上看至少已经听了三四遍了,看来很有戏。这事要是真成了,新CP的大门也要开启了。

 

  “词都填好了?”黄少天见他们俩听得挺欢,也跟着凑热闹。

 

  王杰希把自己那边的耳机递给了他,黄少天听了没两句就乐了,哼哼起他刚听清的一句词:“纵然不愿结局是一句爱过,怎忍心任岁月蹉跎~♪这词是你写的?我的天呐哈哈哈哈!My dear Jessica,曲风变幻莫测我习惯了,但我真心不敢相信这怀旧金曲风和中二度爆表的‘指尖拨动命运轮轴,断裂幕布后是谁的宇宙’出自同一人之手啊,你脑袋里是不住着二十四个比利啊?”

 

  黄少天提到的那句词出自两人在他演唱会上合唱过的《荒诞剧院》,王杰希写这首歌的时候刚满十八岁,自是人不中二枉少年。此时已进化到写都市情感类歌词也一样得心应手的歌王大大一脸无聊地看着他,任由他继续自嗨:“还‘时过境迁后再次把手紧握,能否兑换过期承诺~♪’?哈哈哈哈哈我了个去,你是个很有故事的男同学啊!哎老叶你真要和他唱这个?我不行了救命……”

 

  “这不挺好的吗?有些年没听过这曲风了,还挺新颖的,一首歌里讲了个完整的故事,怪有意思的。”叶修捋了捋有点发油的额发,“哦,差点儿忘了,这歌叫什么名儿啊?”

 

  “《故人旧梦》。”王杰希答道。

 

  黄少天笑得直呛,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说:“我服了,真的……这歌肯定得做主打吧?你们俩是不是还要在MV里上演一场基情大戏啊?我好期待啊哈哈哈哈……”

 

  “大眼儿说他演不了带剧情的,刚才我们俩还合计说不然让你和文州演呢。”叶修抬了抬眼皮道。

 

  “……”黄少天正直而深沉地看着两人,“哦,你们俩基情对唱完了锅甩给我们俩背,这算盘打得够响的啊?”

 

  “啧,哥可给过你机会了,你不演是吧?”叶修淡然地瞟了他一眼,“那我和文州演,我这正愁拿点什么炒作呢。”

 

  黄少天瞬间石化,僵硬地扭了扭脖子,又听到叶修转向王杰希说:“哎你说这是不是得有吻戏?没和男人打过啵儿也不知道能不能下去嘴……”

 

  “别别别,叶哥,你是我亲哥,我演,我演行吗!”黄少天想象了一下那场景,世界都要天崩地裂了,急忙气沉丹田一个尔康手:“别说吻戏了,有床戏我都没问题!眼哥哥,这锅我背了,你看怎么样,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成吗?”

 

  “要和哪个女神演床戏啊,这么急切?”喻文州拍完刚才一条终于解放了,走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这里,便调笑了一句。

 

  “没听说哪个是他女神,就知道他有个挂嘴边的男神。”叶修促狭道。

 

  莫名其妙被编排出一场基情床戏的喻文州一头雾水地看着脸红到耳朵根的黄少天,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茬,只好揉了揉他脑袋。王杰希适时把耳机递了过去,喻总脑速一万八,听了两句就恍然大悟道:“这是你们要对唱的那首,想让我和少天演MV?”

 

  “嗯,其实还早着呢,专辑至少要到年末才能录完,到时候看你档期,我是很希望你能来演的。”王杰希笑道。

 

  “好啊,我的荣幸。”喻文州欣然应下,又看了一眼还在捂脸的黄少天,忍俊不禁道:“还真有床戏吗?”

 

  “有毛线,分镜剧本都没有,我说了句如果和你演,要有吻戏不知道会不会有生理障碍,他就自己炸了。”叶修翻了个白眼。

 

  “我靠,这是正常的好吧,那个什么,要是我和苏妹子演吻戏呢,你也这么淡定?想卖腐和你们家老韩卖去呗……”黄少天底气不足地嘟囔道。

 

  “演呗,反正是演戏,你专业素养就饭吃了?”叶修一脸轻蔑,撇嘴道:“卖腐谁要和老韩卖,都是大老爷们儿,就算没影的事,谁不乐意当上面那个啊?”

 

  “……”好一句含沙射影,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叶老师,话这么讲不太合适吧?”

 

  “就是,我男神很攻的好不好,角色受是他的问题吗?”黄少天颇具猪队友风范地帮腔道。

 

  “呵呵,我说的是事实,”叶修发挥多年资深搅屎棍功力,指着黄少天,试图将祸水东引:“你难道不是和他卖腐卖得最欢吗?”

 

  喻文州一时竟有些无言以对,不得不承认是有那么一小部分这方面的因素……而眼前这活宝已然化身为尔康他媳妇儿,一句长台词正在他脸上轮播,无声诉诸着他所受到的巨大伤害:“妈蛋为什么我是处于生物链底端的,不过真的是这样吗?只是因为和我卖腐可以做攻而不是因为爱吗?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黄少天弃疗起来干脆一受到底,反串起琼瑶系女主也是有模有样,扑扇两下眼睛水汪汪的,质问着却不咄咄逼人,微微颤抖还半咬着唇,委屈得十分隐忍惹人疼,看得喻文州忽然起了玩心,故意没像往常一样立刻出言抚慰,和叶修打起了太极:“说起这个,听说方锐签你工作室名下了,你除了和人家卖个腐,有资源捧他吗?前两天少天和我聊起这事,都搞不明白他怎么会跑你那儿去,你手上的资源也和他不是一个路子的吧,别再耽误了人家。”

 

  至今为止依然活在众人表情包里的方锐是位演技上佳、形象讨喜的准一线小生,科班出身,还是黄少天下一届的亲师弟。两人在校期间就认识,交情不浅,魏琛在劝喻文州参演《推理时间》时提到还有个腕儿也来客串过,说的就是方锐。

 

  三年前,还没毕业的他凭借大型古装情景喜剧《人在江湖飘》中的小贼楼小五一角一夜走红,这跳脱小贼楼小五和斯文流氓唐有三是戏中一对让人印象很深刻的CP,饰演唐有三的是当时出道已有几年,不算很红却也始终作为熟面孔活跃在电视剧圈的实力青年演员林敬言。

 

  演完这部戏,方锐顺理成章地签下了这部戏的制片方,也是他戏里好搭档所在的呼啸影视,两人在这之后也有过几次反响不错的合作。然而好景不长,大概是公司意识到这种类型的情景喜剧的辉煌再难复制,加之签下了好几位偶像派的新人,手中资源倾斜严重,昔日创造收视率奇迹的“犯罪组合”一时间都处于接不到合适角色的窘境,先后转投新东——林敬言在一年前签约霸图,听说近期正在给韩文清主演的《百年精武魂》作配;方锐则在前两天刚刚放出消息投奔了叶修工作室,为此八百年不用一次微博的叶影帝还特意转发了一下,来了句“欢迎来到哥温暖的怀抱”,很多粉就此爬向了画风魔性的新墙头。

 

  由这部爆红大江南北、产出了大量表情包的情景喜剧出身的一大好处就是辨识度极高,看到他那张脸,无论男女老幼都能喊出楼小五的名字来——很多同样有实力的演员拼死拼活演一辈子,可能也塑造不出这样一个深入人心的角色;但同时也存在着很大的弊端,大家记得的更多都是楼小五而不是他方锐,如此一来,摆脱固有的形象极其困难,搞笑的定位已经在观众心中根深蒂固,再去演正剧,演员越正经观众越想笑。

 

  叶修正被黄少天那副德行逗得不行,边笑边解释说:“怎么可能,我工作室现在正朝影视两手抓的方向发展,沐橙自己不愁资源,我手上的资源还不都可着他占。你五十五万一集那剧,我刚把他和小唐打个包一起送进去了,还有上午和你说的褚导那片子,我也寻思着能不能把他塞进去呢。他底子相当不错,是大荧幕的料,能不能成功转型在此一举了。”

 

  估计剧名叫什么都没记住,就这五十五万没少让他惦记,喻文州在心里给这掉钱眼儿里的穷困影帝点了一排蜡烛。他一直对方锐印象不错,尤其黄少天还没少提起他,让这俩活宝凑到一块,看来接下来的两个片子都少不了乐子。他应了一声,用余光打量起被他刻意冷落了一会的黄紫薇。

 

  黄少天见喻文州好像没心思和他玩,瘪了下嘴,刚要恢复常态,就猝不及防地被扣住了下巴——

 

  “黄老师,含情脉脉看了我半天,索吻啊?”喻文州笑眯眯道。

 

  王杰希眼睁睁看着黄少天瞬间转换成紫薇遇刺惊恐脸,差点和叶修相拥笑跪在地。喻文州的笑点自从认识了黄少天就连降了好几个段位,但只要他想绷住,还是可以不笑场的,只见他手上越扣越紧,脸也越凑越近——

 

  到底是在片场,他也一样不敢玩太过,最终只是笑着刮了下黄少天鼻梁,随即摊摊手和旁边两人吐槽道:“我之前就说,少天的尺度总在奇怪的地方特别小,刚才还吵吵要和我演床戏吧,稍微调戏一下就这样了。”

 

  “两位少爷,别私底下过瘾了,这就要拍你们俩基情戏了,过来做准备了。”倪雯丽拿着大喇叭招呼道,“各部门打起精神来啊,最后两条了,拍完收工吃饭。”

 

  闹归闹,两人对待工作都是百分之一百二十分的认真,相视一笑后攻受属性秒对调,各自酝酿起角色的情绪来。

 

  第一条就是黄少天试镜的那一条,NG了一次才过,对于第一次在这个片场演对手戏的两人来说,状态已经很不错了。黄少天却不大满意,他心知以喻文州的状态其实第一条就应该过,是他集中不了精神。被那温热手指扣过的地方总好像在隐隐发着烫,这一天之内的惊喜和惊吓实在有点多,心神都是乱的,脑子里和喻文州有关的回忆杀冒个不停,好不容易被他封存在心底的那副画也飘飘忽忽地浮了出来。他再三强迫自己盯着已经完全化身为宁颂的人,努力抹去喻文州本身的存在感,让他带着自己往戏里走,才渐渐恢复了正常状态。

 

  “宁颂。”黄少天低声唤道。

 

  这一幕的曲盛刚被女主发了好人卡没多久,他也确实是个老好人,上次对宁颂态度不大好自己还愧疚了好几天,一直拉不下脸去道歉,在看清了自己追女主无望的现实后,才再一次在楼道口叫住了他。

 

  “嗯?”喻文州回过头,看到是他,微微蹙起了眉,大概多少也摸清了一点这纸糊的小狮子的性格,没再像上一次一样后退。

 

  “上一次……对不起啦。”黄少天别扭道,停顿了半晌,又爆起语速飞快地说:“不过事先说好,我可没有和你化敌为友的意思,我会一直喜欢她的,就是那个……”想到女主坚决无比的拒绝,他心中一阵失落,天都灰成了一片,话也说不下去了。

 

  喻文州似乎想笑,嘴角刚扬起一点点又抿了回去,轻咳了下,说:“没事,我也没放在心上,还有什么事吗?”

 

  “……”黄少天半垂着脑袋沉默了两秒,缓缓抬起了头,朝他走了两步,目光炯炯,“你喜欢澜清吗?”

 

  喻文州像是被那目光晃到了眼,不自在地略微别过了头,本该选择和上次一样的回答,他却不受控一般说出了实话:“我……不知道。”

 

  “哈?”黄少天表情夸张地看着他,“什么叫不知道啊?驴我呢?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

 

  这里宁颂应当有一句内心独白,“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如果能这样该多好。”喻文州半放空着将目光停留在他脸上,默数独白的秒数。

 

  摄影机缓慢地拉远,夕阳的余晖从两人之间缓缓流过,映得少年的脸颊都沾染上了温柔的霞光。喻文州稍纵即逝地笑了一下,转过身摆了摆手:“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回头见。”

 

  “喂别走啊!我说你这人怎么……”黄少天捶了下楼梯扶手,终究没有去追。

 

  “好了,停。”倪雯丽拍了拍手,“表扬两位少爷啊,不愧是大价钱打包来的,物有所值。咱们小姐妹俩也别心急,这才刚开始,肯定越来越有状态,明天再接再厉。好了,收工。”

 

  工作人员们开始闹哄哄地收拾器材,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进了化妆间换衣服,经过叶修身边的时候,他很是感慨地说:“我怎么感觉咱俩像是来接俩孩子放学的呢,他王叔?”

 

  王杰希:……你走。我才比他们大一岁。

 

  在各奔饭局之前,喻文州拖着汪启说了几句知心话才回归队伍。年轻的先招呼走了岁数大的几位,临上车前,倪雯丽欲哭无泪道:“其实姐经常无法接受自己已经归于中老年组的事实,我会把老汪陪好的,孩子们好好玩儿去吧,哎……”

 

  方大经纪人也例行地另有饭局,喻文州一问,果然是和叶修说的那部被褚导接手的历史片有关。他怕方世镜压力大,没再多问,反倒方世镜见他主动问起,干脆透露了他和黄少天的角色已经拿下得八九不离十,又解释说还在应酬是因为想把训练营里刚拎出来的小孩塞进去演少年孙权的缘故。    

  

  小孩名叫卢瀚文,和喻文州刚出道时差不多一般大,他在公司见过两次,长得帅气又可爱,很是招人喜欢,嗓子也亮堂,肯定是要培养他走两栖路线的——别说,这么一想,整体感觉还真和黄少天有那么几分像。喻文州之前就觉得小孩大有发展,但没想到触影处女作就给他安排了这么一部巨制,要演好了,完全和自己当年有得一拼,刚出道就可以跃居一线。

 

  一说到塞人,喻文州立刻联想到了制片方塞进来的阑尾炎的那倒霉孩子,估计背景也不大简单。他怕黄少天无形中拉到仇恨,但两人亲自出面示好肯定不太现实,便嘱咐方世镜安排一下,替他们俩意思意思,去医院探望一番就好。


  把方世镜也送走,四人终于踏上了第二次前往火锅店的征程——比第一次要顺利得多,今天剧组收工早,避开了晚高峰,开车没十分钟就到了。地方是叶修选的,和上次高端大气的主打海鲜盛宴的火锅店不同,这是一家朴实的老北京炭火锅,临时订的包房也有座。黄少天怨念地看了王杰希一眼,意图表达“你看看人家的亲友虽然嘴损了点但好歹实际行动还是厚道的”。

 

  结果刚一落座,就听叶修拍着大腿说:“什么?敢情今儿是文州请客啊?我还以为是大眼儿呢,好几年没见了没好意思宰他,你早说啊,咱就去南池子那家了。”

 

  ……就是他们上次去的那家。黄少天无语问苍天,他和他男神都什么命啊这是……

 

  喻文州说话算话,菜单一上来就递给了他。黄少天也跟报菜名似的念了一溜下来,毕竟最贵的肉也才五十八一盘,喻文州爱吃的蟹籽包、海胆包之类都要了两盘——就这么往死里点依然达不到上次的零头。

 

  和熟人吃饭就爽在不用客气,旅途劳顿且在山沟子里馋了好几个月火锅的叶影帝等锅开了三回才发现喻文州正在心安理得地享受黄大少爷夹好端盘递到他手边的周到服务,王杰希对这事倒是一回生二回熟,见怪不怪,没什么反应。

 

  “文州啊……”叶修默默观察了一会,等到第四锅快开了才慢声拉语地开了口,“你这是自带了什么手残小助手插件吗?”


  -Tbc-  →(二十一)

评论(115)
热度(1021)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