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十九)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小天使们久等啦,长假野够了,回来老老实实填坑23333

·磨磨唧唧的铺垫章,没啥好说的_(:з」∠)_不过埋了个最重要的线还是很爽的。

·初章:(一),上一章:(十八),全文TAG:


  叶影帝离着老远就来了一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喻文州事先知道他差不多会在这个时候到,便起身迎了两步,顺利从人堆里扒拉出来了声音的来源,只是……

 

  “这是探班还是逃难啊叶老师?”估计叶修在山沟沟里没少受摧残,沧桑写了一脑门儿,他本来就颇为不修边幅,又晒黑了不少,还胡子拉碴的,帅还是帅的,只是逆生长到他不敢认的喻老师这下都可以管他叫叔了。喻文州上下打量了一番他这身冲锋衣登山包像是刚玩完什么户外极限运动回来的行头,面露不忍道:“不用戴墨镜也没人敢贸然上来认,真的。”

 

  “还不是刚下飞机就直接过来看你了,感动不?想好晚上给哥接风吃什么了吗?”叶修不以为意地把墨镜推到了脑袋顶,一眼瞟到了喻文州身后的人,颇为惊奇道:“我去,这不少天吗?之前没听说这戏还有他的事啊,来探你班的?”

 

  “……老叶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搞成这副德行的?乍一瞅我还以为看见了你爸,差点开口喊叶叔。”黄少天的吐槽更不留情面一些,“我是来探班的,呃……不过马上就不止是探班了,大概。”

 

  “黄少首度触电,这角色就是截胡来的?”叶修何等机敏的心思,光听他这含含糊糊的说法就把当前情况推了个八九不离十,“看来喻老师已然在影坛只手遮天,您拿了影帝之后,看在我们多年旧交的份上,能不能留我一条生路啊?”还来了一次双杀。

 

  “我靠,截你妹,是救场好不好?”黄少天一个白眼翻到了后脑勺,“不要乱给我男神立FLAG,拿不着找你去……我呸。”

 

  “呵呵,今年本来也没指望的,拍完这个就拍电视剧去了,哪有作品。”喻文州以眼神安抚了一下想咬舌自尽的黄少天,“倪姐这部估计都不打算送审金影吧,不然少天倒是很有希望拿个最佳新人。”

 

  “……我这试镜还没过呢,八字连个落笔的地方都没有,喻老师先给我留条活路吧。”惨遭捧杀的黄少天一秒倒戈,苦着脸道。

 

  叶修没太明白还要试镜是什么节奏,挑眉以目询问喻文州,还没等喻文州给他阐述一下事情始末,他身后先悠悠传来了一声慈祥的“小叶呀——”。

 

  一听这调调就知道是哪位了,叶修连忙回过身,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笑着和汪启握手道:“汪老爷子,好久不见,什么时候见着您都这么精神,也来探班啊?”

 

  “来找我玩的,顺便看他亲儿子。”姚昇先接过了口,“小叶最近拍什么片子呢,弄得这么沧桑,人物形象需要啊?”

 

  “哎呦姚老师,也好久不见了。”这剧组的几乎全都和叶修有过合作,他熟门熟路地招呼了一大圈,倪雯丽这时候也盯完群演回到教学楼里来了,叶修出道时刚好赶上她息影之前的谢幕之作,搭过戏的关系自然要更密切,时隔多年未见,免不了一番深切关怀。

 

  等到叶修终于圆满结束了这场友好会见,脚步虚浮地回到喻、黄两人这边,满脸都是生无可恋和世界再见。黄少天看着快要笑出眼泪了,喻文州之前也就和圈内人打交道的问题和他吐过苦水,但他可不觉得喻文州会有哪门子社交恐惧症,叶修才是真的不喜欢经营人脉关系,只是身在圈内这么多年,面上功夫怎么也磨出来了。

 

  “来探你班怎么这么心累呢?”他和喻文州抱怨着,想从兜里掏根烟,打量过四周又收回了手,哀叹道:“我已经开始想念我的山沟沟了。”

 

  “该感谢我帮你巩固人脉才对。微信没有,微博不用,自从开始你那执导生涯,电话也经常找不着人,都要和圈内脱节了吧。”喻文州无奈地说。

 

  “事实证明广大人民群众还是挂念我的。”他得瑟地笑了一下,转而问起了黄少天:“王大眼要找我唱什么歌,你听过吗?”

 

  “啊!你真要和他唱吗?那首满特别的,怀旧风,他上次给我听的时候词还没搞定,我感觉能爆,其实你们俩唱什么都妥妥的能爆啊……”

 

  “听过再说,有阵子没正经唱了,也不知道状态还行不行。”叶修摸了摸下巴,“晚上咱四个一起吃是吧?那涮锅子去吧,有点想这口了。”

 

  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在听到晚饭的决定后,有一瞬间的神情很微妙,还没来得及细寻思,服装那边就喊他去换衣服准备试镜了,他立马飞快地和喻文州递了个“一会儿看我的吧一定不辜负你心意么么哒”的深情眼神。

 

  喻文州丝毫不担心他的表现,没多余说什么鼓励的话,只笑着冲他点点头,得到满意回应的黄少天这才心花怒放地跟着服装走了。

 

  “……”俩人这一来一回的,把叶修看得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吐露出心声来:“你们俩认识有俩月吗?黄少天给你多大好处啊,又客串网络剧又给拍MV又当演唱会嘉宾又是安插角色的,业界大腿楷模啊,他签蓝雨可算是逮着了。”

 

  “举手之劳而已,少天确实演得好,将来发展得好,也能让我借把力。”顺着那句“给你多大好处”,喻文州想问黄少天究竟是什么背景的话几乎就在嘴边了,却莫名其妙地咽了回去,随口卖给叶修一句好:“我们还不是同门呢,叶哥不也没少关照我。”

 

  “嗯,知道就好。”叶修大言不惭道,“我要和你在一个公司,和你抢资源还来不及,不打压你就不错了。”

 

  嘴上说归说,叶修心知自己对喻文州那两分提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举手之劳,他既交心又走心的朋友不多,眼前这位算一个。

 

  两人相识多年,要说真正相熟,还是在拍《千机》的时候。当初在《千机》剧组,就数喻文州和张新杰年纪小,二十岁都不到,整个剧组都挺照顾他们的,叶修也没额外关照过他什么。而且那时喻文州的演技就已经很成熟了,不仅不需要他去带,反而能在对戏交锋的过程中激发出他更充沛的情绪,因着这份赏识,两人私下里也很聊得来,再加上叶修自己接戏已经到了需要谨慎考量保证不砸牌子的阶段,喻文州则还需要开拓更广阔的戏路,后来遇到合适的剧本,他便帮着牵过几次线——喻文州的三次影帝提名中,除了《念念不忘》的任羿,另外两个角色都是叶修给搭的桥。

 

  叶影帝的人生观其实十分单纯质朴,喜欢什么就一门心思去做,欣赏哪个就尽可能地拉上一把,其他的一律不care,很好地贯彻了“关我屁事”和“关你屁事”这八字生活智慧箴言。从前在嘉世的时候,他极少出席商业活动,除了出现在影视作品中,基本不公开露面,影迷大多以为是公司策略,谁成想是他那时候还没搞定家里,诸如此类的不配合宣传也成了他后来和嘉世一拍两散的最大隐形地雷;后来自立门户了,家里也彻底松口了,叶修巨巨干脆发扬出他最本真的一面,成天在媒体面前瞎说大实话,得了个“采访终结者”美名;最主要的是,他连个公关团队都没有,直接导致了他是这一代男影星中成就最高的,同时也是被黑得最惨的。

 

  尤其是他刚从嘉世解约、苏沐橙合约还未到期的那段时间,由于和老东家闹得很僵,他那张会放毒的嘴又在无形中没少得罪人,各种无中生有的黑料甚嚣尘上,简直要被黑出银河系了。要不是以韩文清、喻文州乃至半跨界的王杰希为首的圈内好友纷纷充当“自来水”,各自发声为他澄清,名节不保不说,恐怕他这样不看重人情世故的人也没办法那么快将精力重新投入到新的事业上去。

 

  在这个圈子内,舆论可以把人捧上天际,谣言也能将人踩到谷底,人言可畏,人心可畏,更可贵。对于这件事,叶修没当面道过一句谢,心里却一时一刻都没忘过,不过本来也无需多言,老爷们之间的感情,用嘴说的都是矫情,关键时刻见真章,便知谁是真兄弟。

 

  再说影帝这事,他平常没少拿来揶揄喻文州,但在他自己没作品竞争的时候,这个奖他还是真心希望喻文州能拿上的。怎么说也算是看着他一路走过来的,天赋不用说,单论努力和敬业程度,至少在叶修接触过的演员里,喻文州绝对可以排上头一号了……至于当年和他没差两票的老韩嘛,走武打路线的影星本来就要靠年头熬,像《千机》这种神作可遇不可求,何况以这几届金影评审组的尿性,喻文州尚且不够“真实细腻”,他还是等着把老家伙们都熬下岗吧。

 

  想到这一段,叶修突然想起个正经事,见喻文州从窗户往下探身看了半天,开口唤了他一声。

 

  喻文州闻声回过头,却先往化妆间看了一眼,叶修眼睁睁看他脸上飘过一句了“欸,怎么还没出来”,才望向了自己,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

 

  “你们俩搞对象呢,这么黏糊。”叶修嘴角抽搐,神神秘秘地和他招招手,示意他凑近点,“过来和你说个正事。”

 

  “什么正事?”喻文州刚刚才琢磨起黄少天中途出去那一茬,脑子里正转着那纸飞机是不是被他捡去了的事,不抱什么希望地凑了过去。

 

  “有个去年就立项了的历史剧,当时推荐演员是我和老韩,双男主,三国背景的那个,你知道吧?后来导演不知怎么还撂挑子了,我们俩也都没档期,就给放置了。结果今年这项目被褚导接了过去,我听信儿说蓝雨差不多能拿下来……”叶修见他眼睛亮了起来,笑着拍了拍他肩膀,“呵呵,年末开拍的话,还能赶上送审金影的末班车。”

 

  “我是有听说过这个项目,但不清楚具体情况,双男主……讲谁的?你和韩哥啊,关羽和曹操相爱相杀的虐恋?”喻文州说着自己先想象了一下,那画面实在太美,强忍着才没笑出声。

 

  “……关羽和曹操你能演哪个?”叶修瘫着一张脸地看着他,“你韩哥要揍你,我必须搭把手,你不是萌他和新杰吗,怎么叛变了?”

 

  “那是戏里……咳,说正经的,到底是讲什么的?”

 

  “孙策和周瑜,具体我也没细看。这风我既然给你透了,还是有准的,这俩你肯定跑不了能拿着一个,另一个要看蓝雨投多少了,我估计差不多能落到黄少天头上。”

 

  刚被提名的黄少天这时正好从化妆间走了出来,他换了一身白底水蓝边的篮球服,由于等下还要染头发,发型大体上没什么变化,但整个人看上去同样青春洋溢了不少。道具小哥扔给他一个篮球,他立马轻车熟路地玩了把胯下运球,实力耍帅引得旁边几个年轻的女性工作人员小声尖叫了起来。

 

  “谢谢各位美女捧场,谢谢谢谢。”他抱着球鞠了一躬,一溜烟蹿回了喻文州身边,露出了他男神无比熟悉的求表扬表情。

 

  “好帅啊。”喻文州自然从善如流,“我都迫不及待想被你壁咚了。”

 

  他说的是两人其中一场对手戏,黄少天一听乐了,当即摆出一副总裁脸,和他放了个电,狂霸拽地笑道:“现在就可以满足你。”

 

  可惜碍于周围人多,他没敢玩得太过,只用手撑了下喻文州身后的墙,没再逼近他,也没说什么羞耻的台词。饶是如此,一旁的叶影帝也已经没眼看了。

 

  而风水轮流转的被壁咚者很快就这次新奇的体验发表了真实的感言:“嗯……我觉得真演到这里的时候,可能需要内增高。”

 

  “喂!!!说好的真爱呢?!”被戳到痛处的黄少天跳着脚想拿球砸他,到底没舍得,想想也觉得好像有道理,撇了撇嘴道:“反正这次攻受分明得很,别说就这么一点了,你比我高一头也没用。”

 

  喻文州细心留意了他的表现,没发觉出什么异常,暗道可能是自己多心了。他也是一时兴之所至,想到什么就画了什么,如果被正主撞破,难免有些尴尬。

 

  “汪老师,正好你帮我把把关吧。”另一边的倪雯丽和汪启、姚昇解释了一下黄少天临时来救场的事。

 

  “好的,冇问题。”汪启欣然点头应允,显然对自家小王子力荐的好友兴趣十足。

 

  “说实话,我觉得光看形象就比之前那位强,我母校出来的,底子也不会差。”编剧亲爹也对这位跨时代的小校友很满意。

 

  黄少天正以指尖溜溜地转着篮球玩,眼中闪着跃跃欲试的锋芒。遇到重要场合,紧张打怵这种事根本和他不沾边;反之,在场的人越有分量,就越能激发他的表现欲。叶修之前和喻文州聊到他的时候,还说起他从小就是这样,也是身为表演者的重要天赋之一。

 

  何况历数圈内人,在他心里也没有谁能比喻文州更有分量了,两人第一次合作之时,他都能将自己的水平发挥到极致,一个试镜而已,小意思罢了。这个角色虽然戏份不重,但胜在个性鲜明,又与他本身的经历有一定的重合度,很有助于他向全身心进入角色的方向转变——不谦虚地说,我们黄少的学生时代也是一路身披校草系草的光环,被小女生们追捧过来的。

    

  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黄少天看似全然没把这试镜当回事,实际上从他扑到喻文州身上起,就已经在暗示着自己从言行着手来进入角色了。

 

  他有很强烈的预感,这个角色于他而言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演艺事业上是,追寻自我突破的路上更是。

 

  又或许,更早一些的时候,从遇见给予他这个机会的人开始,他的人生旅途就已经展开了一条崭新而明亮的轨道,很长很长,一眼望不到尽头。

 

 

  “喂!”黄少天底气不太足地唤了一声,皱着眉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状作不耐地扒拉了并不存在的人肩膀一下,“我在叫你呢,没听见吗?”

 

  他要试镜的这段正好是和喻文州的对手戏,喻总不愧是业界大腿楷模,当即主动提出了自己也一起上镜搭段戏的建议,结果被叶修给嘘了下来。理由是对着空物自己演是人家科班必修课,他上去配合,效果好是好,却不如这样更能够凸显出黄少天的实力。

 

  这个时候宁颂应当显得有些戒备地退了一步,颇为冷淡地问曲盛有什么事。

 

  “你躲什么?”黄少天又好气又好笑,瞪着空气看了一会儿,渐渐像是皮球泄了气,压低了声音,有些别扭地说:“行了,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就想当面问问你,澜清到底有没有和你在一起?”

 

  这是两个角色的初次交流,宁颂早就知道自己在女生那里经常会被拿来和眼前这位做对比,他性格不算争强好胜,但也有着几分不服输的少年意气;另一方面,他在心底其实隐隐羡慕着曲盛那种身边始终闹哄哄有一群玩伴的存在,多种心态交织,既复杂又微妙,而这时连他自己都还没弄清楚和林澜清算是怎么个情况,自然不打算给名义上的情敌什么太好看的脸色,不咸不淡地回了他一句“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你!”黄少天上前一步,似乎是想推搡他一把,最终却只是咬咬牙握紧了拳头,“宁颂,你不要以为澜清喜欢你,你就有多了不起,敢让她难过的话,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宁颂莫名被曲盛这句小学生水平的威胁激得有些恼火,语气也比较冲地丢回去一句“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的显然不是我,有来警告我的闲工夫,怎么不去努力让她喜欢你啊?”

 

  壁咚情景就是出现在这里,黄少天一拳捶上了墙,像是头暴怒的小狮子。他拧着眉头逼视着并不存在的对方,恨声道:“你就这么随便地看待她的感情吗?之前我觉得自己可能是有哪里比不上你,没想过要横插一脚,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说着他缓缓放下了手,神色带了几分蔑视之意,“你配不上她的喜欢,我自然会去争取的,到时候可别后悔,再来哭着求我。”

 

  “好好好,可以了。”倪雯丽拍了拍手,朝他比了个拇指,“我觉得,没得说,汪老师觉得怎么样?”

 

  黄少天正想抱头哀嚎这台词看着还不觉得怎么样,念出来实在太他妈中二了,见汪启要开口点评,连忙一秒作乖宝宝侧耳倾听状。

 

  “确实很不错,台词感情充沛,情绪收放自如,细节动作都恰到好处的,有灵性呀。”汪启笑着点头,“但是略微有些演多了电视剧再转向大荧幕的通病,不是什么大问题,交给丽丽调教吧,我就不多嘴啦。”说完他望向了还在盯着监视器回放的姚昇。

 

  “小黄真的刚出道不久吗?非常老练啊,走位专业,镜头感一流,啧啧,提着灯笼难找的好苗子啊。”姚昇也冲他比了个拇指,“比之前那小模特可强出百套,这角色交给你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面对两位神级制作人的盛赞,黄少天也没显露出局促,大大方方地鞠躬合掌道了谢,又和倪影后讨教了两句,这事就算彻底敲定了,倪导率众继续拍两位女主的戏,他也吃了定心丸,重新凑回到喻文州和叶修身边。

 

  “怎么,还要我夸啊?”喻文州对上他期待的目光,佯作无奈状摇头,“男神演我情敌,这戏难度太大,不好演啊。”

 

  “……你你你,你这是给我配音呢?”不是第一次听喻文州说到这个词,黄少天却比上一次还要不淡定——这周围都能听到吧?我靠靠靠,老叶你一脸嘲讽的是不是嫉妒啊?!算了算了转移话题。他看了看停在喻文州脚边的篮球,顺口问道:“那个……文州你会打球吗?”

 

  “不会。”喻文州捞起球,像小孩拍皮球似的拍了两下,显得有些惋惜,“也是没机会接触,少天挺擅长的?”

 

  “他这身高,也就打打控卫吧。”叶修嘴欠道。

 

  是事实没错,那也不能忍。虽说挺久没见面了,黄少天对他也不会有半分不舍,一球照着脑袋就砸了过去。

  

  叶修堪堪接住了这记破颜球,竟然也能上手来回运个两下,而喻文州所说的不会,大概是说连碰都没碰过,黄少天也忍不住替他惋惜起来,这是真没有青春啊,之前也听他说过没住过一天集体宿舍有些好奇什么的……心念电转,他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不过,还是等到两人独处时再说比较合适。


  -Tbc-  →(二十)


上一章评论好多好开心啊啊啊啊啊////w////爱死你们了,回来就忙着写这章,一晚上6000实力爆肝,就还没来得及回评论,明儿起了再回大家哈=3=

四人火锅副本下章写-w-我立的flag就没有一次能按时拔掉的【x

评论(126)
热度(874)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