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十八)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祝大家长假愉快,本文喜破十万字大关,养肥的小天使们看看我呀~【摇旗呐喊

·概括无力,总之挺有病的一章【x婆家大亲友上线,会为我们带来怎样惊喜的神助攻呢?【播音腔

·初章:(一),上一章:(十七),全文TAG:


  不不不,不能吃。这只愚蠢的生物是我吗?并不是。一个水瓶座的男人,画着卡通人物演着情窦初开,很奇怪吗?太正常了。就算画的是老子的裸体,那也是艺术……好吧那就真有点奇怪了。所以我的亲男神你早说你喜欢这货,我送你一件啊,我可是坐拥七色战队的男人哈哈哈……

 

  话是这么说,可看着那几个胖乎乎的文字泡,喻文州冲着画板歪头一笑那一幕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在他脑内鬼畜循环起来。黄少天揉了揉太阳穴,决定还是回去欣赏一下正主来抚慰一下嗡嗡作响、即将炸裂的脑仁——多帅的脸,多唯美的场景,这么洗脑循环也精神污染力MAX。

 

  在把画纸折起来之前,他还是忍不住最后看了一眼憨态可掬又闪闪发光的小狮子。

 

  ——原来,你眼中的我,是这样的吗?

 

  ……真是够了好吗!澜清姐姐我求求你控制一下自己,收一收你的台词,别再往出冒了行不?尤其您那铁板钉死钉的自作多情,光是想想都要罹患尴尬癌晚期了。要是我,知道真相后绝对毫不犹豫地选择死亡。

 

  黄少天和不知何时上了身的女主角杠了一会,崩溃地抹了把脸,深觉《纸爱》的中心思想就是告诫广大怀春少女……以及怀春男青年,自作多情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但不管怎样,男神的真迹还是要妥善保存的。他小心翼翼地将画纸对折了两下,顺手就要往钱夹里塞,脑海里却突然闪现出喻文州在那则同志公益广告中往钱夹里塞信纸的场景——仿佛在提醒他这么搞简直是立起了一杆硕大无比、迎风飘扬的BE大旗。

 

  ……什么鬼啦我们之间根本就不该存在任何ending啊!肯定是昨晚刷微博点进去看了一个粉丝艾特他的喻黄段子合集给弄的。他默默唾弃了一下代入感过强的自己,纠结了两秒,到底没敢塞钱夹,卷了卷揣在卫衣兜了。

 

  粉丝都知道他在这方面很玩得开,没什么节操可言。《推理时间》热播的时候,有不少画手画了他和肖时钦所饰演角色的同人漫画,他“哈哈哈哈哈”地转发过好几次;评论里有刷腐向段子戳到他笑点的,他也都毫不忌讳地点赞;更有甚者,他还曾经艾特过王杰希一个……黄眼的段子。他又想起前两天自己转发他和喻文州在演唱会上那一小段合作的视频下面的评论,热评第一说的是“CP你们随意站,反正以路人视角来说,就看这段视频里你黄的谜之少女笑容,他自己站的必然是喻黄无误,坐等黄少天赞我落锤[doge]”。

 

  我呸!我站的分明是黄喻……不过又不真的滚上床,颠过来倒过去有什么区别啊?还不都是YY我们两个在一起,看着也都一样暗爽,要是没后面那句,兴许我还真赞你一下[喵喵]。

 

  说得好像对眼黄嗤之以鼻、对黄眼喜闻乐见的就不是他了一样,而且脑内活动还自带微博表情也是该治治了。

 

  不过这么胡思乱想过一通,还真让他成功转移了注意力,也调整好了面对喻文州的心态。喻文州今天的戏本来就不多,等到黄少天溜回了片场,他上午的戏份已经全部结束了,正在和导演交流感情。

 

  “姐这不是和你说戏,也谈不上指教,就交流交流咱们演戏时候的感受。都说男人和女人不是一个星球的,我也觉得男女感情由滋生到终结的每一步都不在一个频段上,无论是被动接受还是向外表达,方式肯定有所不同,你随便听听,做个参考就好……”

 

  黄少天一听赶紧颠颠地凑了上去:“也让我取取经呗姐。”

 

  “你个科班出身的和我们凑什么热闹,估计你和姚哥比较有共同话题,说起来,你们还是校友吧?”倪雯丽笑着说。

 

  “我这还不是想多和女神接触一下。”黄少天眨巴着眼睛卖乖,“尤其我男神也在呢。”

 

  “去干嘛了刚才?”被点了的喻文州随口问道。

 

  卧槽卧槽应该不会被发现了吧,这种时候表现一定要自然,嗯,自然。黄少天努力微笑道:“啊……出去放放风。”

 

  “……”刚才你助理和我说去上厕所了,我说怎么上厕所是从楼梯这边回来的,“怎么样,条子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倪雯丽被他一脸严肃的模样和黄少天要笑不笑的僵硬表情逗得不行,直呼俩人可以上春晚演段小品拯救一下近些年形势低迷的语言类节目,接着又闲聊了半天才重归正题——

 

  “咱们俩都是纯粹的野路子出身,从没接触过表演就被硬拉来演戏,从此被老爷子带向了不归路……咳,我了解你惯常的方式,因为我这么多年也都这么演过来的。你可以用这个角色的方式去思考,去行动,展现他独有的喜怒哀乐,但真说要用他的灵魂去爱一个人,这太困难了,就算能够做到,也需要很久的进入过程,所以我只有在演感情戏的时候是我自己,对方则是我真正爱的人——这就是科班所说的方法派吧?和演哭戏的时候想着自己父母双亡了是一个原理。”

 

  “……女神你这什么前卫的表演方式啊,真·野路子啊,谁演哭戏会想着自己父母双亡啊?晦不晦气的呢,我也是服气。”黄少天试图通过腹诽来极力忽略喻文州在听到“我只有在演感情戏的时候是我自己”这句话时深以为然的点头,然而没卵用,他的内心的大草原依然徜徉着千八百匹野马,这让他感到绝望,马上就要躁起来了。

 

  “一开始我也觉得自己感情戏差点火候,后来和我老公好上了,和老庞演《天降喜事》的时候其实就一直在给自己洗脑:这是我老公,这是我老公……看着是不也挺像那么回事了?”倪影后所说的这部作品自然就是她封后的那一部了。她先生是位家境殷实的公子哥,比她还小了几岁,看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也知道这段婚姻有多幸福了,“哎我都忘和你说了,我先生特喜欢你啊,前几年《昼与夜》上映的时候,我正怀着孕呢,我说看这么悲情的影响孕妇情绪,他死拉硬拽地非要带我去看,说看完保证把我哄乐呵了。我说那好吧,好歹是老庞主演的,你长得也顺眼,那咱就看看。结果可好,他那时候还没当爹呢,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强代入感,在电影院生生哭成了狗,我也跟着红了好几次眼圈,最后强忍着巨大的悲痛哄了他大半天才给哄过来。”

 

  “我也哭成了狗!”终于转移话题了,趁着喻文州笑的工夫,黄少天赶紧把话茬接了过来,“文州的片子我只有这部不敢多看。我也发现反倒是男人看这部反应更大,我演哭戏还经常想着里面的桥段的,眼泪来得那叫一个快,哎不行,我现在想想都有点想哭,太虐了。”

 

  喻文州笑着摇头道:“我和庞哥拍这完这部也都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后来再合作演父子俩,不仅是为了讨好观众,也是想治愈一下在片子里留下的阴影。尤其是我,那阵子心理状态真不大好,《千机》和《昼与夜》差不多是连着演下来的,像是真的死过两次一样……呵呵,说来也是运气好,要不是时间刚好岔开,赶到送审同一年电影节的话,我还少拿个奖。”

 

  他笑得一脸轻松,照例拿奖项调侃着自己,黄少天看在眼里却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他同样对喻文州自出道以来的全部演艺经历熟悉非常,对着杂志封面照都能说出来是哪一年的哪一期,自然很清楚在拍摄完《昼与夜》后,喻文州有长达大半年的事业空窗期。他原本没多想过,以为就是常规的休养生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原因。

 

  拍打戏受过的陈年旧伤都让他心疼得直抽抽,心理上难言的创伤只会比那痛得多。何况他也不是没亲眼见识过喻文州入戏的程度,连拍个几分钟的MV都无法迅速出戏,他甚至不敢细想在这轻描淡写、玩笑话一般的“像是真的死过两次一样”之下究竟隐藏着怎样沉重哀恸的过往,连带着对这两部喻文州最负盛名的作品的感受都微妙了起来,不知该更爱还是该恨好。

 

  《昼与夜》这部作品对喻文州来说的确意义非凡,拍摄时间正处于他出道后的第四年末尾,也恰好成了他八年演艺生涯的一道分水岭。前四年除了处女作《旅途中的故乡》和那部提起来都是泪的偶像剧,不论角色是否吸睛,他也一直是在给人作配;后四年则全然颠倒了过来,他的实力彻底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每部戏几乎都在独挑大梁演主角。虽然没再拿到奖,却也不失成绩斐然——平心而论,金影评审组还是很青睐于他的,三次影帝提名已经是莫大的肯定。

 

  如果这部戏对他来说真是死过一次,那也无疑是一次绚烂的涅槃重生。黄少天固然揪心他那些日子的沉寂,却不得不承认过去的每一步都是他迈向巅峰的积淀,从前他只觉能够有机会见证他登顶的未来已是何其有幸,现在却无比抱憾为什么不能再早些认识他。

 

  我做不了什么,能和你说说话就够了,哪怕是杯水车薪,能让你好过一星半点也好。

 

  倪雯丽也不知是被他这番话勾起了什么回忆,停顿了片刻,又见他眼里一片清明,没有半点阴霾未消的样子,这才打趣道:“哈哈哈,蝉联两次大奖还不能治愈你心灵的创伤啊?”

 

  “能啊,拿了奖就地就活过来了。”喻文州点头道,“虽然和那两位导演真的学到很多,但从个人喜好上说,我还是最爱拍汪老师的片子,进得去出得来,死也死得很释然……您这部感觉也特别好,装嫩装得我感觉自己真年轻了好几岁一样。”

 

  “你那叫什么装嫩,长得本来就嫩。多亏当初听了制片那边的建议,找了个这么省心的男主角,要都是新人,可得焦头烂额够呛。不过请你也够贵的,可得把票房给姐赚回来啊。”倪雯丽促狭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片酬还不到你一个零头,演得也没有你好就是了……”

 

  这边正聊着,统筹突然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导演,刚才齐冉的经纪人给我来电话,说他急性阑尾炎住院了,最快也要一周多点才能出院。咱要是换人的话,违约的相关事宜我会处理的,但下午就有他的戏了,不能因为这一个人耽误拍摄进度,咱们得重新安排下午的拍摄任务,如果要找人救场……”

 

  喻文州刚听到第一句话就刷了满脑袋的方锐吃惊吞手表情,听到一半更是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拽了拽黄少天衣角。按说人家那边不幸住院了,这反应着实不大地道,但大喜临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什么叫天助我也——这片子男角色本来就少,干脆都不用分什么男二男三,除了喻文州全是没几场戏的酱油男配,而齐冉的这个角色是出场最早的男配,基本可以算是存在感最强的一个了。

 

  除了我们男一号,和剧组正式签合同了的只有这倒霉孩子,因此喻文州也没急着帮黄少天争取角色,感觉他多来探几次班混熟了,没准倪雯丽就会主动提出来。齐冉是投资方那边塞过来的新人,平模出身,外形不错,人有点傲,但也算不得不招人待见。演技他没见过,不敢说,但他一开始就相中了齐冉的角色,甚至还动过截胡的心思,默认设定就是他不可能比黄少天演得好。眼下显然是再理想不过的情况,而且以救场的名义进组也很名正言顺,简直是天意如此。

 

  倪雯丽本来半皱着眉头犯着愁,喻文州的动作很快提醒了她——这不就有个现成的?气质形象也很契合,仔细想想甚至比原本的演员还对头。她立刻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黄少天:“小黄同学,怎么样,愿不愿意试个镜?没什么问题能救场的话,下午的安排都不用变了。当然这不是件小事,戏没几场也要拍一阵子,后期还要配合宣传之类的,片酬也要谈,还是要和你经纪人商量一下……”没等当事人做什么反应,喻文州已经干脆利落一个电话给方世镜打了过去,简要说明情况后就把手机递给了黄少天。

 

  “你们俩共用一个方世镜?哟,小黄背景真不简单。”倪雯丽咂舌道,“打包有没有优惠价啊?干脆买一送一算了。”

 

  “这事我说了不算啊,都已经被卖给您了。”喻文州很清楚这种亟待救场的试镜就相当于走个过场,倪雯丽都那么说了,这角色必然跑不了了,不然他也不能给方世镜打电话。看着刚才还有点不在状况内的黄少天一接过电话就条理清晰地和方世镜商量起日程来,他又笑着补充道:“买一送一不大现实,不过这个打包保证超值。”

 

  黄少天挂了电话先是和喻文州眉开眼笑地点了个头,又郑重其事地给他童年女神鞠了一躬,正色道:“谢谢导演给我这个宝贵的机会,方哥说他下午就过来。如果试镜没问题,后续日程有什么冲突也都优先咱剧组这边,您放心。”

 

  “行了行了哈,不用来这套虚的,好好表现着,也不枉你男神这么捧你。我看他让你来探班就是冲着帮你谋个角色来的,没想到还给我们救了个急,要不是小齐得的是那毛病,我都得寻思寻思是不文州给他下药了。”倪导不愧是过来人,一针见血。喻文州的心思被她这么直白地揭出来,难得露出了不太自然的表情,稍稍别过了脸。她又拍了拍黄少天脑袋,笑道:“这一脑袋小狮子似的毛得染回来一阵子了,不影响你跑专辑宣传吧?”

 

  黄少天忙不迭摇头道:“不影响不影响,剃秃瓢我都干啊!肯定不给我男神丢脸,嘿嘿。”

 

  “那我去看看外面群演那边拍怎么样了,你让统筹姐姐给你拿剧本看看,稍微准备一下,等我回来咱就试镜吧。”倪雯丽说完就摆摆手潇洒走人了,留下收敛了半天情绪、已然到了临界点的黄少天眼冒蓝光、目不转睛盯着他亲男神。

 

  “男神你真是我亲男神我真的好爱你啊啊啊——!”黄少天欢呼一声扑到了喻文州身上,顿时引来了周围几个女工作人员的嬉笑声,“倪姐说的是真的吗?你最开始要我来探班就是为了帮我争取角色?”

 

  喻文州险些被他扑得一趔趄,下意识用双臂环住了他,不自觉间完成了他们之间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拥抱,心里却在不着边际地想着这位总算有点身为迷妹的实际表现了,不禁露出了一个谜之欣慰的笑容:“算是吧,这么开心?”

 

  “只是这个角色的话倒不至于,自然是因为你给争取的机会,又能和你演对手戏啊!”黄少天狂喜之下说的全是掏心掏肺的真心话,感受到身后双臂的力量,又用力回抱了他一下,这才松开了手,“你对我这么好,我是不是只能肉偿了?”

 

  “嗯,看来只能这样了,晚上开好房洗干净等我吧。”喻文州作深沉状点头。

 

  “卧槽男神你的节操呢?!”黄少天笑着推他,“别和我装总裁了,刚才你演戏的时候,汪老他们聊天,我不小心听到几句,说你连恋爱都没谈过。哎哎,可怜见儿的,说实话,我不带告诉别人的,戏里的不算,你自己的初吻是不是还在呢?”

 

  “不在了。”喻文州见黄少天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自己没忍住先笑出了声:“呵呵,给晴晴了。”

 

  “……”黄少天一秒面瘫脸,义正言辞道:“喻老师,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幼女你都不放过,你能体会我身为一名真爱粉痛心无比的心情吗,我恨不能以身代之啊——”

 

  “咳……我是被强吻的。”喻文州无辜道。

 

 

  两人闹了好一通,喻文州终于想起催黄少天去看剧本了,好在黄少天对原作内容很熟悉,记一下台词就可以。他拿到的这个角色叫曲盛,和学生时代的宁颂是两种风格的大众情人,运动万能,尤其篮球打得好,家庭条件也不错,属于一呼百应的那种男生头头类型。他喜欢上了性格同样开朗的林澜清,于是和男主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但他本性又很善良,干不出码人把宁颂堵在厕所教训一顿的那种事,只是很中二地和人放过几次话,什么“有本事我们来平等竞争”之类的。等到高三的时候,宁颂的母亲病重,需要大笔钱手术,又是他默默组织同学们捐款,总体来说是个很可爱的角色,也很适合黄少天。

 

  果然黄少天瞟了两眼台词之后,感觉毫无压力,继续亢奋地和喻文州东扯西拉起来。过了拿到角色后狂喜的劲头,他还是很在意喻文州拍完《昼与夜》之后的心理状态,便试探着提了一句。

 

  喻文州一看他那忧心忡忡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到哪去了,连忙摆手道:“我说的夸张了点,没什么大事,也没抑郁,就是那段时间没法顺利进入到其他角色中去,所以才缓了一阵子没接戏,也是给自己放个假。”到底夸没夸张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从撞上黄少天不掺任何杂质的关切眼神开始,他就感觉被前所未有却很熟悉的暖意环绕了起来,说不出的安心熨帖,他想了想,微笑补充道:“如果那时候就认识你的话,说不定没两天就缓过来了,比拿奖还好使。”

 

  来了,又来了,像是他们在《指纹》的MV片场相视一笑,又像是在演唱会的舞台上轻轻击掌,又或许,每一次都有所不同,总之不外乎一句正中红心。黄少天久违地在他面前短暂失去了思考能力,还好远处一阵比汪启出现时还要明显的骚动声解救了他,他半呆滞着和喻文州一起循声望了过去——

 

  “哟呵,喻老师这逆生长的,我差点儿没敢认。”


  -Tbc-  →(十九)


咳咳话说大家为啥最后还要猜23333明明我在开头就剧透婆家大亲友上线了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评论的“吃吃吃”重现了“眼宝哈哈哈哈”时的盛况23333恕我偷懒没一一回复【鞠躬,其实我经常能翻着评论傻笑好几分钟,最爱评论的小天使们啦(づ ̄3 ̄)づ╭❤~

趁着破了10W字感慨两句,这文比我最初写的时候平均热度高了50左右,我真是,非常非常的感动【抹泪词穷中,也是想借此机会感激一路以来默默无语支持我的小天使们,包括后来追上来点了一溜小心心的大家,每次看到这种我都特别开心,本来因为我从来没写过长篇连载嘛,喻黄也是我第一次动笔去写的CP,最开始真有点忐忑,现在则不管是写的时候还是写完看大家评论的时候都心情都特别愉快,真的太感谢你们的鼓励,我会保持这种状态好好完成这篇文的,希望后续的发展也不会让你们失望,也希望大家能继续多多和我交流【深鞠躬

最后那什么23333这几天目测现充状态,所以这可能是长假期间的唯一一更啦实在抱歉qwq宝贝们我们假期后再见嗷【剧透一句要写四人火锅副本了好愉悦啊////w////

评论(123)
热度(894)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