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十六)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真心要跪了,flag就是不能先立,依然没写到那个梗,动辄六千来字我到底说了些啥……

·本章出场的原创配角有点多,有名字的都是以后派的上用场的=w=配角的存在意义永远都是助攻,不会喧宾夺主哒w

·初章:(一),上一章:(十五),全文TAG:


  “好好好,停。”监控器一侧传来了悦耳的女声,黄少天闻声望去,一位五官精致、气质干练的中年女性正笑着和喻文州招手。见到这张记忆中熟悉的面庞,他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一开始就被喻文州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他差点忘了这部片子的导演是他们这一代人的童年女神,他们父辈的梦中情人——影后倪雯丽。

 

  这位十年前的影后在得奖后的第二年便嫁为人妇,毅然选择将生活重心转为照料家庭,在自己的事业高峰期淡出影视圈,在当年引得不少人扼腕,直到近两年才重新回归,低调出演了两部作品后,意识到再难复年轻时盛况,又摇身一变做起了导演。

 

  此时已年过不惑的她一身轻便的运动装,只着淡妆,头发也随意地挽着,纵然韶华不再,风韵仍不减当年,同时年轻时积攒的圈内人脉也尚存——作为她执导的处女作,《纸爱》剧组除了有刚拿了金棕榈奖的汪启导演的老搭档,金牌编剧姚昇重量加盟外,监制、副导演、摄影组、美工组无一不是圈内顶尖配置,而演员方面却反其道而行之,大胆选用了几乎全新人阵容——听说男主最初也想用新人,还是听取了制片方的建议,主演中要有个能扛得起票房的,这才选了喻文州。

 

  影片主要讲述了一对性格截然相反的双胞胎姐妹林澜清、林澜澈在学生时代恋上了同一个少年,由最开始一张画纸的阴差阳错,以致后续三人产生了一系列长达八年的爱恨纠葛。小说原作侧重于刻画青春期女孩真实而细腻的情感以及成长过程中对爱情的认知改变,在女性阅读群体中很容易产生共鸣,反响良好。而男主角宁颂的存在意义则更接近于一个承载少女心事的象征物,即使改编成电影,喻文州的戏份比之一般爱情电影的男主角也较为有限,拥有相同外貌的双胞胎女主角所呈现出的心理状态反差才是这部作品设置的主要看点。

 

  原著版权售出已有多时,苦于没有合适的双胞胎女演员一直被搁置。直到烟雨传媒,也是黄金一代两小花旦之一的楚云秀所在的经纪公司,推荐了他们新发掘的一对外形条件上佳的双胞胎姐妹花舒可怡、舒可欣,这个项目才正式运作起来。

 

  小说原作固然是一部优秀的青春文学作品,但说白了这东西就不是写给男人看的,所以黄少天才会嫌这部作品拖沓无聊。尽管他在看的时候全程把男主代入了喻文州,也觉得他男神在形象气质上和这种画得一手好画的清爽文艺少年很契合,然而客观地讲,他还是觉得男主又怂又渣,明明清楚自己爱的是哪个,还一直在两姐妹之间摇摆不定的,把反派全算上,宁颂也是喻文州所饰演的角色中比较不讨喜的一个了。

 

  当然这已经是过去式了,在看过喻文州的高中生扮相后,别说是客观了,黄少天的三观都一并喂了狗——我颂颂宝贝爱跟谁好就跟谁好,3P都成,能带我一个就更好了……

 

  倪雯丽那边把喻文州叫过去说了两句戏,黄少天听不太清具体内容,但他觉得以刚才那条喻文州的表现来看,应该不是NG后指导的性质。毕竟电影不比电视剧,一部两小时左右电影的拍摄时长几乎和一部四五十集的电视剧等同,尤其是这种慢节奏的爱情电影,抠的就是细节,就算演员表现得没什么瑕疵,一个镜头也经常要拍上好几次,以便后期剪辑时精心筛选。

 

  果不其然,摄影仪器复位后,刚才那段戏又重复了一遍。黄少天没看出有什么大差别,感想除了想泡他还是想泡他……好吧,其实他隐约觉得喻文州那种怕被人发现自己小秘密的慌乱情绪展现得更真实了一些——如果不是心理作用,从这一点上看,就能够窥见到两人所采用表演方式的本质区别;针对单一片段的重复拍摄,黄少天纯属于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喻文州则可以越演越有状态,体验越久入戏越深。

 

  不止是喻文州,拿过金影最佳男主男配的,和他同年龄段的比如叶修、张新杰等,基本都是这个路子,让自己彻底成为角色或是与角色融合成一个新的整体。黄少天深知想要在大荧幕上真正立足,还是要朝他们这个方向靠拢,前两天和方世镜求片约练手的时候也是要求尽量不要电视剧,只有电影的拍摄条件才能够仔细打磨一个人物。不过比起大多数拿艺人当摇钱树使的经纪人,方世镜这个经纪人当得堪称如兄如父,认为他上个月又是演戏又是录歌又是拍MV又是筹备演唱会已经很透支身体了,这个月中就要开始跑EP的宣传,要是还跟着个剧组,两头跑怕他折腾不起,而且手头也没有太合适的,要他再等等,会帮忙留意着的。

 

  面对父爱如山,黄少天也不好再提出强烈要求,只是看着喻文州演得这么带感,越发心痒痒了起来,只能拿两个月之后的虐心师兄弟大戏聊以自我安慰。

 

  “我觉得非常好啊,谁说你不擅长感情戏的?回头我非得找他们理论理论去不可。”倪导倒是个心直口快的性子,和小辈交流起来更是有一说一,“那边拍群演的过渡镜头,咱们可以稍微歇会儿……哎那不是黄少天吗?来探你班的吧,原来你们关系真不错啊?我还以为是炒作。”蓝雨这次宣传成效显著,黄少天微博粉丝翻了一番的同时,知名度也上了一个新台阶。

 

  “我确实不擅长感情戏,这种暗恋的状态还不能算吧,到动真格的对手戏还麻烦倪姐多批评指教,我接这片子主要就是冲着和您取经来的。”喻文州应付这种场合游刃有余,忽悠女性不分年龄段。说完他转身和黄少天招了下手,示意他过来见人,又笑道:“可不就是炒作,拿我们关系好炒作嘛。”

 

  “哈哈哈,那我得问问他爱的到底是你还是王杰希。”倪影后不仅性子爽,还很玩得开,心态和年轻小姑娘没什么两样。

 

  黄少天在蹿过来的过程中恰好听清了这段对话,被童年女神的开放程度震了一下,但要比嘴甜,他也不落下风:“嘿嘿,见过倪老师,探我师兄的班真是好福利,还能瞻仰到我们从小到大的女神。女神你实在太美了,不化妆皮肤都和小姑娘一样好,怎么能这么美,那十年都上哪去了,分明比从前还有魅力啊……”黄少天作倾倒状捧脸。

 

  “去去去,我这把年纪不化妆还能看?裸妆懂不懂?不用一口一个女神的了,叫姐就行。”倪雯丽边说边掩着嘴乐,没有女人不吃这套肤浅的奉承,女神也不能免俗。她笑完转向了喻文州,促狭地问道:“小黄同学平时嘴就这么贫吗?”

 

  “比这还贫。”喻文州毫不留情地实话实说,“到您这儿明显比较诚心,词汇都匮乏了。第一次见我那话一套一套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还有个什么来着?帅裂苍穹?”

 

  “美颜盛世。”黄少天鼓着脸补充道,心说你怎么连我内心OS都给说出来了,而且我这是忽悠她,对你那套话才是诚心的好不好。

 

  喻文州被他这吃了瘪拼命腹诽的模样狠狠萌了一把,笑着揉了揉他发旋。

 

  “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你们俩。”倪雯丽乐不可支道,上下打量了黄少天一番,又颇为感慨地说:“我真是生不逢时,你们这一代不愧是黄金一代,小伙一个赛一个的精神,我们那个年代,哎……白瞎我们那么多漂亮姑娘没人搭得上戏,也就老庞——就这两年总给文州演爹的那个,还能看看。还好我功成名退得早,不然估计就得给你当妈。”

 

  这下轮到一个赛一个精神的小伙笑喷了,倪影后口中的“老庞”是和她因同一部经典故事片获封影帝的有着偶像脸的中年实力派演员庞泽祎。尽管两人早已各自成家,由于共同出演过许多让人印象深刻的欢喜冤家形象,时至今日也依然是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一对荧幕情侣。

 

  喻文州长得和庞泽祎年轻时候有那么两三分像,主要是那种沉静自若的气质很相似,早些年还有一些类似于“小泽祎”的称号,不过没多久他就凭着实力走出了自己的戏路,甩脱了那些帽子。有着这么一层微妙的关系,两人都曾都被媒体问及过关于对方的看法,得到的回应却都是没有丝毫火药味的尊敬、肯定与欣赏,因而《昼与夜》剧组干脆大胆邀请了两人演了回父子,早有心结识的两人自然欣然应允,协力完成了这部悲情催泪巨作。

 

  这部庞泽祎有意再次冲击影帝的作品无心插柳成就了喻文州蝉联金影最佳男配的空前荣誉,也让观众对高颜值父子档久久难忘,后来几乎演变成只要喻文州在戏里有爸或者庞泽祎在戏里有儿子,片方就会请另一方来演。庞泽祎比倪雯丽还要大上四五岁,若是普通人身份,估计孩子也快有喻文州这么大了,戏里戏外都对他很照顾;本就相互欣赏的一老一小在一次次密切合作中愈发默契,私下里的情谊更是如同真正的亲人一样。

 

  “单是演庞哥儿子还勉强说得过去,再加上您,我就要被喷死了,肯定会被说‘这孩子怎么长的,挑缺点也不至于长成这样吧’。”喻文州奉承的人方式显然比黄少天高明了不少。

 

  “哈哈,快别介,你都这么说,我儿子还不得羞愤而死了。说真的,他能有你一半招人喜欢我就此生无憾了。”倪雯丽笑着摇头,眼里却是藏不住那种母亲提及孩子时特有的自豪与欣慰,通过她当年做出的决定也不难想象她对家庭与孩子的爱。

 

  “倪姐,你们俩当初为什么没在一起啊?”黄少天看人下菜碟儿的功夫一流,见倪雯丽是这种聊得开的性格,又刚被她调侃过,索性一个直球抛出了童年最大的疑问。

 

  “这问题我都快被问恶心了,估计老庞也是,小朋友谈过恋爱没?这种事哪有为什么。哦,大家看着配就要在一起啊?”倪雯丽翻了个白眼,“那我看你们俩也挺配的。”

 

  被反将一军的黄少天大窘,应和也不是,反驳也不对,只好干笑着瞟向喻文州。结果人家压根没什么反应,依旧一脸云淡风轻,仿佛刚才只是听到了一句“今天天气不错”,看他的表情才回了一个“你每天都在说爱我,还怕人说这个,是在逗我吗?”的疑问眼神。

 

  倪雯丽神奇地把这段眼神交流看懂了七七八八,顿时扑哧笑出了声,拍了拍喻文州肩膀道:“你们年轻人好好聊吧,老人家去他们那边看看,等我回来咱就拍下一条。”

 

  等她走远了,黄少天才肆无忌惮地以视奸般的眼神嫖了喻文州一遍:“帅死了你!刚才那段我在门外看着都要喷鼻血了。哦对了,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有十遍了吗?”

 

  喻文州被机关枪似的表白突突得呆滞了两秒才想起来这是哪一出,哭笑不得道:“好像还差两遍,要是我们分隔两地工作,你不得攒个几十上百遍的啊?托你那铃声的福,我这两天早上都是笑醒的。”

 

  “哈哈哈哈哈哈!还真用了啊,我以为你就听个乐子,不会被你助理之类的听到吗?要不我再录个正常点的,我还想在公司好好做人发自真心。”不知怎么,一想到喻文州早上是被他那个有病的铃声叫醒的,他就很想笑,不是好笑的笑,而是类似于,在看到喻文州出演的作品中精彩的地方或是发现了一些不引人注目的细节处理时,那种隐秘的喜悦感。

 

  于是他低下头笑了笑,补充道:“我爱你爱死你了,表白也发自真心。”

 

  辨析这种笑和他平时面对喻文州的痴汉笑的区别大概可以做成一道三十分的分析大题。

 

  “发自真心还不看着我说?”喻文州心情很好地逗了他一句,随后听到另一边传来小小的骚乱声,不禁轻“咦”了一声。

 

  “是谁来了啊?这剧组的演员除了你全是新人,只能是来探你班的吧?”黄少天也好奇地望了过去,他来的时候,还没摘墨镜就有不少工作人员认出了他,不过见过世面的大剧组就是不一样,大多数只是礼貌地和他笑笑,有想要签名照之类的也直接去找他助理了。能引起这种程度的骚动,必然是大咖。

 

  “老汪!哈哈哈,才多久没见就想我啦,怎么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编剧姚昇朗声笑道。

 

  黄少天惊奇地瞪大了眼,这边刚唠完喻文州戏里的爹,现实里的爹就来了?——汪启对喻文州在演艺道路上的助力之大,说是再生父母也不为过。这位在文艺片和故事片上造诣极高的导演上个月在戛纳载誉归来后,俨然是国内导演中独占鳌头的存在,只有武打、动作片大师褚衡——也是《千机》的导演,还能与之一较。

 

  “老姚你这个人真是……我来看看丽丽和文州,关你什么事呀?”汪启和喻文州是老乡,只是老一辈人讲普通话没那么标准,广东腔比较重。

 

  汪启已年过半百,近三十年的执导生涯里所获荣誉光环无数,有他参与导演的几十部作品中没有一部烂作,受到国内外电影人的广泛认可。他尤为善于挖掘新人,捧红了各个年龄段、风格多样的十余名活跃于影坛的巨星——倪雯丽也在其中。有趣的是,他捧人几乎毫无原则,出身、年龄、外观条件乃至表演方面的天赋一概不论,只看眼缘,准确地说是与他片中人物的契合度;至于以后能否有机会再合作,也随缘。

 

  不得不说喻文州非常幸运,当年作为汪启采用的年纪最小的新人,他在汪导捧出来的一众巨星大咖中的地位也相当于最受宠的小儿子,从出道的那部《旅途中的故乡》再到去年的《念念不忘》,一部金影最佳影片,一部金棕榈奖,汪启本人也曾亲口承认这是他最喜爱的两部作品。两部佳作的诞生,导演的心血浇灌与主演出色表现自然是相辅相成的,但从根本上说,开拍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汪导一开始就把他最用心的两部片子交付给了喻文州来发挥,而喻文州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最受宠的小王子听到那边的动静眼睛亮了亮,低声嘀咕道:“不会吧,居然是汪老师?”他当即就要过去,走了两步回头看到黄少天还傻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便又回来拉了拉他胳膊,“少天?一起过去。”

 

  黄少天跟着他一路小跑着冲向人群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好像有哪里不对——喻文州怎么还小跑上了?包括之前那个男孩子间玩闹的揉脑袋的动作,刚才还拉他胳膊来着?都让他联想到中学时代被哥们拽着一起去嘘嘘了……不,这没什么不对,刚才说话时被短暂蒙蔽了一下,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喻文州举手投足间其实一直是那个十七岁的翩翩少年。但这也太牛逼了,什么神技啊?只要不完全出戏,潜意识里的动作都是戏中人的状态,怎么做到的啊……?

 

  等等,现在这个不是重点!倪影后那里引见一下倒没什么,她复出后咖位不比从前,还能平等地聊上两句。但你去见你恩师叫上我作甚啊?那可是泰斗级导演啊——!我一个三线小网红还要去和人家唠家常吗?

 

  “算了……我站后面不吱声还不行吗?”黄少天在心里犯嘀咕的工夫,喻文州那边已经和汪启热络地聊过几句了,他正思量着要不要再往后退退,陡然听到一句“汪老师,你认识他吗?”,整个人瞬间从天灵盖麻到了脚后跟。

 

  导演作为一个艺术行业,不乏一些脾气古怪、怪癖一箩筐的天赋型人才,而汪启看起来只是位很普通又和蔼的中年长辈,黄少天被他投过来的温和视线安抚了下,竟忍不住有些期待起了答案。

 

  “啊……”汪启突然激动地指了他一下,“这不就是晴晴最近特别喜欢的那个少天哥哥吗?”

 

  “晴晴”这小名一听便是汪导的掌上明珠。汪启老来得子,还特别有福气,是对龙凤胎。要说这人越有文化,给孩子取名就越质朴,因为孩子出生那天天气好,这对小姐弟就叫作汪晴和汪朗。

 

  黄少天微张着嘴,对这样的超展开一时不知做什么反应好,围着的一圈剧组成员集体笑翻,喻文州也边笑边说道:“少天哥哥魅力不一般啊,晴晴从小就说要嫁给我的,居然就这么移情别恋了,哎……”

 

  “是的呀,我还逗她说,‘那文州哥哥怎么办呐?’,晴晴特别认真地和我讲,‘可是少天哥哥比较帅呀。’”

 

  喻文州被他这后爹出其不意的打脸给打懵了,一时没接上话,和黄少天双双僵直在原地。剧组人员又是一阵爆笑,倪雯丽揉着他脑袋,笑得喘不上来气还安慰道:“没事儿……她文州哥哥,小女孩的审美还没长成呢,你倪姐就觉得你更帅,至少你还是符合广大中老年妇女审美的。”

 

  虽然怎么听着都像是补刀。

 

  “汪老师,晴晴还这么小,你得和她讲道理,看人不能只看表面。”缓过劲来的喻文州一本正经道,“少天哥哥不仅长得比较帅,唱歌也能把文州哥哥秒得渣都不剩。”


  -Tbc-  →(十七)  17章因不明原因无法在主页显示,先走:

 

要不是岁数大的没法用原作人物起名废才不这么自我折磨qwq

这部电影肯定有天哥的份啦,不然也不啰啰嗦嗦交代这么多,下章除了那个梗以外【。差不多能有真·婆家人上线~这一更拖得有点久,下一更会比较快奉上~

评论(88)
热度(895)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