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十五)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我,还是,没写到,那个梗……请叫我,聆·啰死嗦罗夫斯基·雪。

·可以尽情嘲笑不用怜惜我_(:з」∠)_不过这章的几个梗我也都好喜欢23333

·初章:(一),上一章:(十四),全文TAG:


  等到车终于蹭到了火锅店,喻文州倒真饿得有点胃疼了。王杰希作为本地土著来的次数比较多,黄少天习惯性地把菜单丢给他来点,结果账单一上来差点没当桌喷出一口老血。

 

  仨人吃顿火锅三千八什么水平?!小爷当年出卖肉体拍个内裤广告才给三千六啊!!!黄大少爷活了二十多年,什么山珍海味没入过肚,但吃火锅还是走平民路线的,当真没见识过点三只澳洲岩龙虾来涮的架势。不过在看到刚才号称要控制身材的人从开始动筷就再没抬过头后,他顿时释然了……而且这个霜降牛肉真是好吃得一逼,果然贵有贵的道理。

 

  王杰希点菜非常溜,跟报菜名似的,等菜上齐了黄少天才严重怀疑他根本就是照着菜单读下来的——除了高尖端的生鲜类,各种必点的平民类涮品也一应俱全。在目睹了喻文州夹个肥羊粉连续三次没夹上来后,他默默夹了一小盘递了过去,但深藏功与名显然不是他的性格,献完殷勤还不忘嘴欠道:“用不用管服务员要个漏勺?”

 

  喻文州无语凝噎了半晌,用筷子指了指在锅里翻腾的圆滚滚的蟹籽包,表情平静地说:“我想要那个。”

 

  “哈哈哈哈哈哈!好的男神,我就是你的小漏勺,保证指啥捞啥。”黄少天当即展示了超凡的筷功,三下五除二地把两人清锅这边的蟹籽包全都夹给了他,转而杀向辣锅大战王杰希了。

 

  这还不算完,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给人夹菜快感的黄大少爷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自己都没顾上再吃两口,花样翻新地递过去了一碟又一碟——后来也干脆不管好夹不好夹了,反正他男神看起来也不像挑食的。

 

  于是没用多久,喻文州手边就垒起了好几碟小山。他倒是乐得省事,也不推拒,还礼尚往来地给黄少天夹了些容易夹的象拔蚌、蟹柳一类,见他菜吃的少,又给他添了一筷子绿叶菜。

 

  王杰希眼睁睁看着平时几乎一口菜不动的黄少天吃草跟吃了满汉全席似的幸福满足表情,险些掉了筷子。

 

  我应该在桌底,不,应该在锅里。

 

  玩笑话,实际上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三人的心态都很轻松随意。过了一开始大家毫不客气各自埋头奋战的阶段,黄少天不必再刻意充当活跃气氛的角色,一心饶有兴致地涮和捞,最终完成了一个起初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成功把三千八都下进了锅。喻文州偶尔动动筷捧个场,余下时间和王杰希一路从圈内八卦聊到了品茶养生,酒都不用喝就已经是哥俩好的状态了。

 

  黄少天对于这样的结果自然十分乐见其成。出于私心,他希望能和喻文州的交际圈子有更多交集,这两人不仅咖位相当、互相欣赏,经历又有相似之处,连间歇性的脑回路出人意表都如出一辙,他都替他们俩感到相见恨晚;而出于为男神的未来发展考虑,他直觉这两位今后也许会有合作的契机,尽管王杰希只给微草旗下的歌手写歌是众所周知的,但这也是因为他没什么演员的人脉。当年因着欣赏叶修,从没唱过别人作品的王杰希还是倾情献唱了《千机》的主题曲,如今说不定也肯为喻文州破个例,给他主演的影视作品写首歌什么的,毕竟就算不论交情,以他二人的影响力,这怎么看都会是件互利共赢的事。

 

  最主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哪怕聊得再欢,再怎么合得来,他也没有后院起火的感觉——闺蜜有了“新欢”,女孩子通常会吃醋,兄弟如果“被抢”,男生其实也会不爽。

 

  彼时他还没有察觉,有个人从一开始就被他放在了不同的位置上。那是无条件优先为对方考虑,愿与之分享一切的特殊存在。

 

  情之所以不知所起,只因人往往无从知晓自己无意识的付出。

 

 

  三人吃饱喝足出门一看,外面居然还在堵车。交代助理一定把两人送到家门口后,王杰希果断选择了自己溜达回去——这里距离他住所也就步行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同时也远离了损友的语言荼毒。黄少天黑他的境界堪称出神入化、返璞归真,平时随口就来不说,不论是和人聊好莱坞大片还是乡村爱情喜剧,也都能见缝插针地黑上他一句。说来他还要感谢喻文州筷子不好使一事分散了黄少天的注意力,省着他吃顿饭还要精神高度集中,提防着隐藏在喋喋不休中的冷枪暗箭,时刻准备着斗智斗勇。

 

  “地主家的王大眼丧尽天良啊,残酷剥削三线小网红人性何在?”王杰希这边刚道了别转过身的工夫,黄少天就唱戏似的控诉了起来。王杰希的助理刚把车钥匙插进去,手一抖没打着火,没忍住回头瞄了他一眼,他瞬间换了张脸和喻文州飞起了眼,“不过男神吃爽了就好,今天……嗯,真是圆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念想,大恩不言谢啦。万人体育场那个我和你开玩笑的,勉强你一次就已经够一说的了,哈哈……”

 

  “怎么还说勉强,难道我表现得很勉强?”喻文州一脸不解,随即轻叹了口气,垂眸道:“其实黄少能在万人体育场开演唱会的时候,嫌弃我这个不会唱歌的小演员也是情理……”

 

  “哎哎哎你怎么又来!”黄少天笑着地推了他一把,“我懂了,你每次一玩这套就是想听我和你表白了是吧?看不出来你还挺没安全感的,太不科学了,你身边还有比我更真爱的粉吗?等我有了那个能耐,只要你愿意,我恨不得从第一首到最后一首都和你唱对唱。”他转了转眼珠,突然握住了喻文州的手,学着鼓手大哥嗲萌的台湾腔深情道:“州州,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请不要再时不常就考验我一下了好吗?”

 

  “……哈哈哈,好。”喻文州笑得直掩嘴,“不过,说好的起床铃呢?”他估摸着黄少天最近这么忙可能是给忘了,故意提起来逗他一下。

 

  “啊!”黄少天一拍大腿,把手机掏了出来,“我说怎么一见着你就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事,我早就录好了,这两天忙活得忘发给你了,来来来,我们对面传,保证醒神功能一流,嘿嘿。”

 

  喻文州的那份也是早就录好的,两人顺利交换后都很好奇,黄少天见喻文州一个手快就要按下播放键,赶忙拦住了他,以眼神示意让王杰希的助理听到不太好,神秘兮兮道:“这样吧,我们都先不要听,直接设成闹铃,需要早起的时候来个惊喜,效果肯定好。”

 

  喻文州本来想说助理小哥的表情在你和我真情告白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精彩了,也不差再多一个惊喜,之后听了他这个主意觉得也不错,便笑着应了。他顺便刷了刷微博,虽然门户网站的新闻稿都定在明天发,但他们三人的名字已然高悬在热搜榜首,话题榜上的“#黄少天演唱会屌炸天#”也是粉丝们自发刷起来的。由于演唱会的高清视频还没放出,都是现场观众拍的一些片段在被疯狂转发着,另外黄少天在吃饭时发的那条微博转发量同样十分惊人——他似乎很热衷于搞这种“亮点自寻”的玩法,这一次特意让作为自拍背景的喻文州和王杰希只露出了胳膊。

 

  “演唱会圆满结束,谢谢今天到场的大家,你们的爱我都感受到啦[爱你]神秘嘉宾够分量吧?哈哈,大声告诉我,我男神是不是very的帅!歌声是不是extremely苏![鼓掌][鼓掌][鼓掌]正在宴请两位大功臣,眼哥哥宰我根本不眨眼,下次真心请不起这么大的腕儿了[再见]这辈子第一次吃涮龙虾,倒是挺好吃的[笑cry]”

 

  王杰希在两分钟前还转了一下:“[微笑]不用客气,我已经很仁慈了。”

 

  看这熟悉程度就知道两人在微博上常有互动,而且早在王杰希出任黄少天参加的选秀节目决赛的嘉宾评委时便大方承认两人早有交情,还毫不避讳地投了他一票。认真说来,眼黄才是黄少天的第一个CP,不过这两个人损友感太强,萌他们俩的也都是看乐子心态的居多。

 

  喻文州想了想,输入了一个短句,接着王杰希那条点了转发。虽然知道黄少天不是真有多肉疼,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安抚道:“下次我来请,让你点菜,怎么样?”

 

  “下次是什么时候?哦哦,老叶快要回来了对吧,好啊!我欠你的那一个月慢慢还咯。”黄少天打了个哈欠,头往后一仰,闭上眼揉了揉眉心。手机上弹出了特别关注的提示,他却没有立刻划开看,懒洋洋拧了个身子,背对着喻文州说:“我稍微眯一会,你快下车的时候叫我一下。”

 

  他刚才也在刷微博,上头条的感觉还是喜忧参半的。之前他凭着选秀节目和《推理时间》走红,虽然有一部分背后运作,但主要靠的还是自己的实力,自然没怎么被黑过;而这一次的演唱会尽管很有含金量,却明摆着是要通过炒作上位,王杰希和喻文州的唯粉必然会有不爽自家偶像被捆绑炒作的,奈何两位主子都甘之如饴,做粉的也不好做得太过火,只好跑来他评论下面不痛不痒地酸上两句。可惜我们黄少不仅不玻璃心,恐怕心还比常人大出那么一丢丢,这种程度的黑过眼就忘了,反倒是自家脑残粉掐回去的话对他来说有些刺眼。

 

  他还是没能避免给喻文州带来麻烦,纵然这在喻文州眼里根本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不会受到丝毫负面影响,粉丝行为也不该由他来买单,但这都不能成为他说服自己的借口——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成绩,两人所处的位置遥遥隔着一条鸿沟,才会造成这种对方粉丝看不上他、自家粉丝跳着脚回护的局面。其实在他刚开始和王杰希在微博上有互动的时候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不过王杰希除了外形上的小缺陷,事业成就上着实没什么可以嚼舌根的点,喻文州虽也有诸多光环加身,影帝却是永远的痛,随便哪个不了解的路人都能酸上一句。

 

  即使不看这个,那时他的心境也与此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王杰希对他而言从来不是什么偶像明星,他当时又纯是打算玩一票走人,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而现在的他已经把这个繁复冗杂、有着阴暗面却也不失温暖的圈子当做奋斗终生的战场,喻文州除了朋友的身份,在他心里的重量无需言说,面对这样时间与经历构筑起的差距,他第一次产生了些许焦躁的情绪。

 

  他向来对自己信心十足,哪怕是接触喻文州之前也不觉得那是什么遥不可及的存在,王杰希的概括很精准,他慕强更好强;在签约蓝雨之时,他就有在这条路上闯出名堂来的把握,如今只是想快点,再快点……不行明天就得和方哥说说,看看下个月除了跑EP的宣传能不能接个角色,酱油龙套都无所谓,就像他自己曾经说过的,只要出镜就是机会。

 

  火烧火燎的心急与铺天盖地的疲惫一同侵袭,他闭上眼没多久就被一股力量拉着向下坠,又隐隐约约听到车窗上升,感官渐渐与外界的喧嚣隔绝,时间的流逝在混沌的头脑中被急剧压缩,似乎刚过去没两秒,喻文州放低了的声音就在响在耳畔:“少天,我快到了,你也稍微醒醒,刚睡醒就见风容易着凉,回去再好好睡,嗯?”

 

  “唔……”他含糊地应了一声,揉揉眼睛翻过了身,差点一头扎进喻文州怀里,一身火锅味也没遮能住那人身上沐浴露和体香混合的好闻味道,温柔又让人眷恋,他借着半清醒的迷糊劲极其痴汉地用力吸了一鼻子,这才笑眯眯地抬起了头:“那个,我大后天再去探班可以吗?你进组第一天我就过去,好像显得有点那个什么……哈哈。”

 

  “好啊,什么时候来都欢迎。”喻文州明白他指的是有点像去抢角色的意思,暗道黄少天在涉及人情世故的事情上真是与外表反差巨大的细心谨慎,那么自己想帮他争取机会的算盘也该打得更不着痕迹一些才是,“这几天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到时候见。”

 

  “嗯,男神么么哒,今天真是太谢谢你啦,到时候见!”黄少天扒在车窗上挥手道,目送喻文州进了门才再次把自己放倒在车座上。他按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自己居然睡了快一个小时,随后看到睡前弹出的那条消息居然是喻文州转发的提示,急忙点了开来——

 

  “[太开心]多谢款待,蟹籽包特别好吃。”跟王杰希的连上念,整个一首打油诗。

 

  黄少天盯着这句话愣了好一会的神,方才不可自抑地笑出了声。

 

 

  “咳咳……少天,起床了,再不起来的话,我就……呵呵,够不着你不能拿你怎么样,不过我来叫都不管用……唔开心,唔信爱情啦。(不开心,不相信爱情了。)在我这句话说完之前还不起来的话,见面表白十遍谢罪吧。(伴随着明显的笑意)好了快起来,新的一天工作顺利,加油!”

 

  黄少天在听到那声清嗓子的轻咳时就已经彻底清醒了,喻文州的起床铃简直治好了他多年沉疴——起床气。但不知道是不是附加功效,他今天早上的生理反应格外猛烈,和平日里可以自行消退的那种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而且喻文州的声音一点都不色气,也没有刻意压着嗓子用比较苏的声线,只是很正常的在说话,单纯听男神的声音听到硬什么的……太污了吧啊啊啊啊啊!他满心羞愧地解决了一下问题,严肃思考起今后一直用这个闹铃造成肾虚的可能性。

 

  小助理按响他家门铃的时候,他还在穿着睡衣翻箱倒柜,当场把人鼻子都给气歪了:“再三叮嘱我第一天去探你男神的班不要迟到,你自个儿就这尿性?!到底穿哪件?我帮你找,洗漱了没呢?早饭在车上吃吧。”

 

  黄少天没法交待自己静坐在床上想七想八想了快半个小时的实情,只能摸着鼻子赔笑。经过一个兵荒马乱的早上,路上又有点堵,他们最终还是晚了些才到,喻文州的一个助理早就在外面等着接应了。

 

  《纸爱》前期的拍摄地点主要集中在北京一所高中未建成的新校区。说是未建成,实际只有一小部分室内装修还没完成,完全不会影响到拍摄;整个校区都不会有路人经过,僻静且少了很多麻烦,是个十分理想的拍摄地。

 

  黄少天轻手轻脚地摸进那栋大概是教学楼的建筑后,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片吵嚷的校园景象,群演不知是哪里找来的一群不用上课的高中生,三三两两穿梭在走廊里打闹说笑,校服看着还怪眼熟的,真实感强到他都有种穿越了的感觉。

 

  ……等等,如果不是摄影轨道和镜头的存在感实在无法忽略,他大概真的会以为自己穿越了。他摘下墨镜定睛看了半天,对周围认出他的几个工作人员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迅速蹿到了教室门口,这才敢真正确认他离着老远就瞄到的那个小帅哥真的是喻文州。

 

  喻文州身上穿着和群演们一样的宽大校服,半敞着怀露出了里面的男主标配白衬衫;他两鬓的头发修剪得短了些,额发也打成了一层薄薄的碎刘海,修长好看的手指灵巧地转了两下笔,继而在笔记本上飞快地画着什么。他正前方的摄像机正在拍他半身特写,侧面还有架摄影机对着的角度应该是他的手,黄少天这才发觉喻文州好像真的会画画,尽管离着远看不太清楚,也大概能看出那是个逐渐成型的女孩的速写。

 

  但他已经顾不上惊叹这一点了,喻文州一路走来几乎都在演大于他本身年龄的角色,上一次演这么嫩的小男生大概是他自己也十七岁的时候,黄少天盯着他看得眼都不舍得眨。

 

  门外有个脆生生的女声喊道:“宁颂——”,喻文州立刻撂下了笔,有些慌张地合上了本子,却又割舍不下似的飞快打开本子最后瞄了一眼自己的大作,唇角弯出了一个青涩腼腆的弧度。

 

  完了完了完了弯了弯了弯了彻底玩完了真心要弯了……黄少天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心说之前看他半裸也不是这个feel啊,果然小鲜肉才是杀伤力最大的人形武器。如果老天现在给他一次穿越的机会,那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穿回喻文州的这个年纪去泡他。

 

  门外的声音催促道:“磨蹭什么呢?快出来呀!”他才把小心翼翼地把本子收回了桌格,站起身来。黄少天终于得以看清他完整的面貌——一言以蔽之,从头到脚、由内而外的少年感,可以印在招生宣传手册封面上的十七岁。喻文州同样看到了他,朝他的方向特别纯情地展颜一笑,应道:“来啦。”

 

  黄少天喉头一甜,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萌出血——来来来快到你少天哥哥怀里来啊啊啊啊啊啊!


 -Tbc-  → (十六)

评论(100)
热度(94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