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十四)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不知不觉又六千,依然没写到那个梗救命23333why me so啰嗦……

·这章写得莫名好愉悦www下章必然能到那个梗了我好兴奋啊!!!!

·初章:(一),上一章:(十三),全文TAG:


  这称呼一出,前台场面直奔着失控去了,有笑得人仰马翻的,有嚎得声嘶力竭的——估计是眼黄CP粉;后台这边倒是有碍于正主在场,都在努力克制着自己,只零星蹦出了几声“噗”。

 

  王杰希接过了工作人员递过来的麦克,眼睛比较大的那半边脸整个都在抽搐着,一边往前台走一边冷冷地说道:“黄少天,别以为这是你演唱会我就不会打你。”

 

  不愧是歌王巨巨,居然玩梗反将了一军,不过最终效果倒是遂了黄少天的意,王杰希基本是伴着笑声登台的,尖叫声被生生分散成了好几波,没有抢了他这个主角的风头。

 

  “别介别介,好歹唱完再打,再爱我一次吧!杰希欧巴——”黄少天拖了个九转十八弯的长音。

 

  “……呆会散场了别走。”王杰希掰了掰手指头。

 

  笑声、起哄声交汇成一片欢乐的海洋,喻文州内心:“这是打算先讲一段相声的节奏吗?”

 

  还好王杰希的御用乐队十分上道,强行插入前奏,打断了逗哏正在蓄力中的大招。

 

  黄少天默默看了身后的乐队一眼,似乎在酝酿着吐个槽,但由于受到鼓手大哥被动技眼神震慑攻击,他很识相地回过了头,清了清嗓子,转而在轻巧的鼓点中抑扬顿挫地说:“接下来我们为大家带来一首我国新生代流行音乐之父,摇滚乐小教父,集无数流派风格为一身、不走寻常路的创作之父,著名歌唱艺术家王大眼同志中二时期的巅峰巨作——《荒诞剧院》。”

 

  王杰希漠然道:“我不介意你叫我爸爸。”

 

  说罢他看也不看自己先笑了场的黄少天,前奏一结束直接开了嗓。可怜台下观众,还没等笑完就愣是给憋了回去,当然也有一部分身怀绝技的女歌迷无缝衔接上了尖叫。

 

  王杰希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很少说话,也不跳舞,更不会做把话筒交给歌迷来唱的这一类互动,微笑挥手致意已经是极致了,而且也没怎么听说过他作为嘉宾出席别人的演唱会。暗自把王杰希的台风研究得很透彻并准备有所借鉴的喻文州此时的感想是——他还是很惯着黄少天的,不过这嗑唠的,兴许有一颗相声演员的心也没准。客观地说,他能带来的话题度才更大,自己则更偏向于来给黄少天圆梦的。

 

  但这一次的宣传就成功在王杰希的出席是提前曝出来的,等到演唱会结束之后才把喻文州搬出来,话题持久性非凡,最后再来一锅花式翻炒,真正的物尽其用,堪称圈内炒作典范。喻文州有预感黄少天这张EP肯定是妥了,同时也拥有了在歌坛站稳脚的基础,而在影视界,他还需要更上台面的作品,电视剧由拍摄到播出的整个制作周期过长,如果想要趁热打铁,最有“性价比”的方式是……

 

  全程高能、高潮迭起的基情对唱结束,宣告着演唱会已近尾声,热情丝毫未减的掌声与欢呼声稍稍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不过倒不碍事,他早有这方面的打算,具体怎样操作还要视情况而定,现在考虑多了估计也派不上用场。

 

  “我了个去,我就不应该受这货蛊惑和他唱这首,要了老命了嗓子要冒烟了……”黄少天风风火火地跑回了后台,接过助理递来的水“敦敦敦”灌了大半瓶,不甚讲究地拿袖子抹了把脸上的薄汗,在进更衣室的路上就脱下了套头的上衣,嘴上也没停:“为什么就是不懂,和大眼飚高音,还是他写的鬼东西,只有死路一条……文州你等等我啊!马上就好。”

 

  喻文州受到呼唤,索性跟着一起进了更衣室,把裤子脱到一半的黄少天吓了一跳:“……!你还要换什么衣服吗?”

 

  “没,来欣赏下我男神更衣的英姿。”喻文州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真就是一副“你快换,等着呢”的模样。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动作僵硬地脱完了裤子,咽了口口水,才慢吞吞地说:“那个,你刚才说什么?外面太吵没听清,能再说一遍吗?”

 

  “好话不说二遍。”喻文州微笑着残忍拒绝,“快换吧,你只有一首歌的时间,上台前还得再让人好好弄弄你那头发。”

 

  要不是碍于身上就剩一条短裤着实不大雅观,黄少天已经扑上去闹他了。再多狂热的呐喊竟也比不上这一句玩笑似的认可有份量,哪怕喻文州纯是在逗趣,他也欢喜得连话都不想说了,心里扑簌簌地不停往外冒着小花。

 

  “刚才那首怎么样,没比他差太远吧?”黄少天深知自己不怎么擅长把情绪藏着掖着,一想到自己脸上大概也笑开了一朵花,顿时一阵恶寒,只好低着头飞速套上了裤子,装作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套衣服上,只是随口一问的样子。

 

  “我觉得很旗鼓相当啊,而且我更喜欢你的嗓音。”喻文州坦诚道,“听起来很舒服,一听心情都会变好的感觉。”

 

  “啊哈哈……有那么神奇吗?”黄少天穿衬衫的动作顿了一下,他觉得走矜持路线实在太苛求自己了,天知道他现在只想抱住喻文州啃上一口。

 

  “你们两个声音契合度也很棒,副歌和声那里……”喻文州一时有些词穷,“怎么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是在听live,天籁。”

 

  “好了好了快别夸了,我要就地升天了都……”黄少天到底还是没绷住,抬起了喜笑颜开的脸和他对视。同时心里感觉很矛盾,一直以来他都很渴望得到喻文州的赞扬,等人家真夸起来又总是会这样无所适从,身上的每个零件都不知往哪放好了似的。他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大着一张脸建议道:“先攒着,等圆满结束了再一起夸怎么样?”

 

  “就剩一句了,让我夸完吧,憋着影响一会发挥。”

 

  “……好好好,你说,洗耳恭听。”

 

  “《念念不忘》,”喻文州说着弯了弯嘴角,眼里渐渐显出几经岁月碾磨所剩不多的锐气与执拗——还是同一张脸,同样是笑,却分明是影片中男主人公任羿惯常的雅痞笑容,也正是黄少天在唱这首歌时脑海中不断映出的模样,“真是太让人念念不忘了。”

 

  “……”被这一笑杀了个猝不及防的黄少天再次陷入失语状态,怔怔地盯着他看了几秒才猛低下头系起了衬衣扣,半真半假地抱怨道:“喂,突然就进入角色也太犯规了吧,血槽空了呆会还怎么唱压轴曲啊……反正你喜欢就好,本来也是为这个角色唱的,你每个角色我都爱得死去活来可没夸张吧?”

 

  “嗯。”喻文州很受用地点了点头,视线扫过黄少天没系完扣子而袒露着的胸口……他稍稍睁大了眼,哑然失笑道:“少天……”

 

  “啊?笑什么?怎么了吗?”

 

  “扣子系串了。”

 

 

  王杰希下场后,随着汹涌的掌声浪潮平息,前台的灯也由前到后逐一熄灭了。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该轮到被拿来大作噱头的那位神秘嘉宾登场了,观众们不禁窃窃私语起来,都在猜测到底会是何方神圣。

 

  咖位和王杰希等同的,忙于执导事业的叶修或是宣布暂别歌坛的张佳乐?估计都不太可能。唱过歌的演员,比如方锐或是肖时钦,可能性比较大一些,但分量和上一位嘉宾比起来又显得差了那么一小档。难不成还是哪位忘年交?毕竟纵观整个歌坛的青年歌手,也没有比王杰希更大牌的了。

 

  没过多久,现场已经开始有零零散散的声音提及喻文州的名字了,但很快就被歌迷们自己否掉了——这位压根不唱歌的啊。要不是黄少天刚才唱了一首他的歌,在场的恐怕没多少人知道准影帝巨巨原来还有自己的歌……等等,这么一想又不是不可能了,既然歌也唱过,MV都友情参演了,从微博上短短一句互动也能看出这两位关系还是不错的,所以……

 

  不等种种猜测进行到底,“咚”地一声鼓点响起,舞台正中骤然亮起了一盏聚光灯,黄少天身着一袭珍珠白短燕尾小西装正垂眸端立于灯下,在莹白灯光的映照下,周身仿佛笼罩着一层温柔的光晕;同喻文州领口刺绣如出一辙的灰蓝色刺绣由左侧肩头蜿蜒至心脏的位置,他将手放在那一处,微微一躬身,抢在尖叫声爆发之前先抬起了头,笑嘻嘻地问道:“帅不帅?快齐声回答我!”

 

  尽管在场的真心都是他的粉——少数冲着王杰希来的也无一例外地尽数被吸纳进死忠粉行列,然而就这么不到一个小时的小型演唱会,全程饱受调戏的观众们哪里还会卖他的面子,在满场善意的哄笑中,只有少部分迷妹呼喊了“帅啊啊啊啊——”,大部分都是东一句西一句含着爱意的吐槽,中心思想倒是很明确——“就不能安静地做个美男子吗?不说话会死吗?”

 

  黄少天把手放在耳边沿着舞台边缘走了一圈,将所有声音照单全收,露出了一脸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容:“嘿嘿,故意不让你们喊的,都喊了这么久了,把嗓子喊坏了可不值当。想不想看更帅的?还有力气喊的也把尖叫留给我八抬大轿请来的嘉宾好不好?”

 

  后台的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磨着后槽牙,黄少天的这种恶劣行径已经不是“差别待遇”可以形容的了,等到自己再开演唱会的时候……算了,不论作主作宾,只要和这货同台就不是什么理智的决定。

 

  “那么,有请我的神秘嘉宾——”黄少天瞬间切换主持腔,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唯一一盏聚光灯随着他压低的声音暗了下去,“登场。”

 

  黑暗中蓦地响起了一段激昂的钢琴旋律,正在大家纷纷恍然这应该是请来了某位演奏家的时候,所有灯光一齐亮了起来——

 

  坐在琴凳上的赫然是今天的主角,舞台中央则像是变魔术似的换了一个人微笑端立。全场静默三秒钟,这才爆发出一波前所未有的欢呼呐喊声。

 

  时隔六七年再登台,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喻文州也难免有一刹那的晃神。做演员的经常需要大量独处的时间来体会角色的另一种人生,因而大多乐意享受孤独,喜静不喜闹,这也是在开场前他感到些许不适的原因。而此时台下观众澎湃的情绪几乎要化作实体的浪潮涌到台上来,经过了最初的冲击感后,他心中却只余安心与平静。

 

  在演唱会之前,他就从不认为王杰希或是自己,抑或是其他什么大咖有在黄少天的主场喧宾夺主的能耐。现在他就亲自站在这里,更是感受得再清楚不过,这一切不加掩饰的喜爱、即将满溢的热情,从始至终都属于这个舞台上的主角——其实本就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他的琴声,而自己,本质上不过是他带给大家的惊喜礼物。

 

  虽然这位主角正十分没正形地拧歪着身子双手作喇叭状和台下粉丝一起嚎“男神我爱你!”——离着这么近,不对着麦克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好吗?

 

  “大家好。”喻文州鞠了一躬,毫无新意地打了个招呼,照样换来了热烈无比的回应。

 

  “哎……你们这样厚此薄彼真的不好,怜惜一下我眼,估计已经哭晕在厕所了吧。”标准损友黄少天促狭道。

 

  多年前交友不慎、脑门上标着一个大写的“躺枪”的王杰希正预谋着把他打晕在厕所。

 

  “好了好了哈。”黄少天也觉得再拿王杰希开涮,一会吃饭非得被他涮锅里不可,于是努力肃容道:“今天特别有幸请来了我男神喻师兄协力完成新曲披露这一环节,一首《剑定天下》带给大家,谢谢。”

 

  随着柔情的钢琴伴奏在礼堂中荡开,喻文州刚一开腔又迎来了一波迷妹的高呼。两人的粉丝群体本就有重合的集合,无论是喻文州唱歌还是黄少天伴奏,在粉丝眼里都无疑是件新鲜事,哪怕俩人水平都不怎么地,也要给面子鼓励一下,何况——

 

  “我要死了wuli天天弹钢琴怎么可以这么帅啊啊啊啊啊——”、“喻总唱歌居然这么好听!!!他以前为什么不唱啊?!”、“这就是爱,等着吧,一个公司的以后有的是糖吃,这CP必然齁甜,我站了,卧槽卧槽说着还回眸相视一笑了!”、“和刚才较劲似的基情对唱画风都不一样了,快看黄少那小眼神,这是少女漫吧哈哈哈哈哈!”、“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你们都没发现他们俩的衣服暗藏玄机吗……”

 

  一小段slow version很快唱完,喻文州深得王杰希台风精髓,唱完也不多话,鞠躬道谢后便转身欲下台,正好和刚起身拔下了钢琴旁麦克的黄少天目光相遇。他一眼看出了对方抬眼间不经意闪过的一抹疲色,脚步顿了顿,临时决定稍微绕个远,半抬起手笑着迎了过去。黄少天反应了半秒,这才福至心灵地抬起了同一只手。

 

  手掌相击的声音在人声鼎沸的礼堂中轻不可闻,微汗的掌心传来的灼热温度却沿着大动脉径直流向了心里。时至此刻他才终于有了半生梦想已然实现的真实感,为他二人响起的掌声喝彩比之为他自己的欢呼呐喊动听何止百倍。他没有侧头去看与他错身而过的人,重新回到了舞台中央。不言而喻的默契感是如此美妙,难以言表的喜悦感动与悄然滋生的无名情愫尽数化作了崭新的能量,因为疲惫而有些沉重的身躯都奇迹般变得轻盈起来。

 

  如同喻文州所期望的那样——尽管他现在没办法看到,获得了和外挂没两差的“男神的激励”BUFF的黄少天眼中重新焕发出了炫目的神采——一如那个凌晨的音乐台,他与他的“初见”。

 

  就这样,黄金一代最后发力的未来小天王在这个并不宽敞的舞台上,以他最完美的状态,首次唱响了他整个演艺生涯中最广为传唱的代表作之一,为他人生第一场演唱会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黄少天刚一回到后台就被抱了个满怀,还没等他看清人是谁,就被陆续扑上来的围着抱了一圈。他下意识地将视线扫向一旁搜寻最想见的人,一直注视着他的喻文州见他看了过来,立刻笑着冲他比了个拇指;旁边被他涮了一路的王杰希也破天荒地没和他摆臭脸,还和他点了点头;就挤在他身边的小助理念念叨叨的都带了哭腔:“卧槽黄少你这次牛逼大发了,这阵子累死累活的总算没白费,所有来看的媒体都赞不绝口的你造吗?你要是大红大紫了我是不是也能升职加薪走向人生巅峰了?我跟你说你要是敢始乱终弃我绝对扒你没商量……”

 

  他也被带得莫名有点鼻酸,赶紧抹了把脸,嘿嘿一笑让大家散开来。先是被第一个抱住他的方世镜拉过去表扬和叮嘱了几句,又嫌弃地安抚了一下小助理,随后就有媒体围了上来,好不容易都招呼完了,他又连忙跑去和乐队以及后台的工作人员们道谢,签名合影忙活了一溜十三招,正要松口气的时候,鼓手大哥突然径直朝他走了过来,顿时吓得他虎躯一震。

 

  结果人家根本不是冲他来的——他正后方的喻文州也是刚结束了最后一轮签名合影活动,正后知后觉地为“居然没太被打脸”一事额手称庆,迎面就来了个横眉立眼的彪形大汉。他倒是心理承受能力强得很,没有被吓到,反倒还不着边际地想着这位兄台自带的无形杀气完全可以和他韩哥一较高下了。

 

  黄少天一见是冲喻文州去的,更不得了了,愣是壮着胆上前拦了一步,赔笑道:“那个,哥你有什么事?”

 

  鼓手大哥看了他一眼,没鸟他,走到喻文州跟前,掏出来一个萌萌的小本本,双手递了过去,一开口居然是一口台湾腔:“州州,我非常喜欢你的作品,没想到你唱歌也这么好听,可以给我签个名吗?”语气还很温柔。

 

  对自己男粉的生态种群见怪不怪的喻文州很自然地接过来签了,鼓手大哥满面桃花乐颠颠地走远后,留下了半哭不笑的黄少天僵直在原地。

 

  喻文州又被他神奇的表情戳中了笑点,走过去揽了他一把,笑道:“走走吃饭去,我早上起晚了,随便垫了一口就去弄造型了,一直饿到现在,就指着黑你这一顿呢。”

 

  “我去,你助理干什么吃的?”黄少天不满地皱眉,“啊,今天常跟着你的那个没来?那也太过分了……好好好现在就去,我也饿了,给你拿块巧克力垫一下先?”

 

  喻文州摇了摇头,说:“我最近得控制下身材,宁颂学生时代是身量比较单薄的那种,现在这个状态都怕导演不满意。”

 

  宁颂是《纸爱》的男主角,喻文州要从他的十七岁演到二十五六岁。看过原作的黄少天了然地点了点头,尽管他认为喻文州的身材已经完美得不能更完美了,这还要刻意去减未免太过犹不及,而且他心底多少也觉得这种大家都是冲着拿了钱就走人的商业片没必要太认真,只是他不想在喻文州面前表现出这种态度,便没再多话。

 

  由于喻文州后天就要进组了,方世镜这几天都在忙着和剧组的人应酬,只好婉拒了几人的邀请,并抢先堵住了喻文州的客套话:“哎哎这都是我本职工作,你们吃好玩好,别喝太多。少天这几天累坏了,好好休息吧,明天一睁眼估计你就能看到自己微博粉丝翻一番了,哈哈。”

 

  根据人品守恒定律,大概是因为这句预言成了真,三人前往火锅店的路况十分不如意,步行也就二十分钟的路,已经堵了快半个小时了。

 

  “呵呵,我这个水平还是远离歌坛比较好吧,一次两次的看不出来,多了就要出车祸现场了。”喻文州在回应黄少天的力劝。

 

  “那都是正常的,夜路走多了难免见鬼,你看看那些个天王,哪个没唱过车祸现场,就说大眼吧……”

 

  “我没有过。”王杰希再次拿出了招牌“冷漠”脸,当机立断打断了自己的资深黑。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扯了扯喻文州胳膊,没羞没臊地说:“男神你看我上半生最大的梦想你都替我实现了,我现在决定我下半生梦想就是和你在万人体育场唱对唱,你考虑考虑也顺手圆了我这个梦呗。”

 

  喻文州拍了拍他手背,揶揄道:“是不是先有了万人体育场的演唱会再来邀你男神比较好啊?”

 

  车载广播正唱着“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到……”,王杰希胃疼地换了台。


  -Tbc-  →(十五)


宝贝们上一章针对眼宝的纯哈哈哈哈哈的我偷懒了没回,不是刻意冷落谁嗷【群抱~主要是我除了对着哈也不造回点啥,然而一个作者在自己的文下面怒刷十来条哈哈哈哈哈实在太像没吃药的了233333不过我特别喜欢大家在评论里哈哈哈哈真的!这个文的定位就是轻松欢乐向的嘛,能博大家一笑我超有成就感的~欢迎宝贝们在评论里哈哈哈哈哈啊!当然有内容我更开心啦www没啥说的就来哈哈哈哈吧!【你走233333

评论(101)
热度(922)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