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十三)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每更五千已经满足不了我了……又是6000+,然而我低估了自己的啰嗦程度,还没写到那个特别想写的梗,我选择狗带【x

·一个很(O)健(O)谈(C)的眼帝,下章正式开启感情副本【有脸说,走过路过的宝宝们不来跳个坑吗(づ ̄3 ̄)づ╭❤~

·初章:(一),上一章:(十二),全文TAG:,订阅方便追更哦=3=


  不料王杰希面上居然闪过了一丝惊奇的神色,像是在消化他刚才的话一样停顿了两秒,才笑着说:“实在太荣幸了……黄少天人呢?就这么把我们俩晾后台?”

 

  “我也刚到不久,没见到他……怎么少天没和你说过我也是你歌迷吗?”喻文州自然不会漏看这个表情。

 

  “没,他和我提起你从来都是咆哮体的好帅和演技好屌。”王杰希扶额道,看着喻文州一直带着温和笑意、认真倾听的神态,又笑了笑说:“不过我现在多少能理解他的心情了。”

 

  好了果然还是要进入互相吹捧环节,这个喻文州还是很擅长的,只是王杰希和他笑得这么亲切……他有点不大适应。虽说以前没有交流过,不过至少这位在公众面前绝对不是什么很爱笑的人,不知道是私下里就这样,还是“互粉”的特殊待遇,总之一点也不像是难相处的人嘛。

 

  “街上随便抓过来三个人问问,至少有两个是你的粉,我是‘西米’完全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吧?”这倒是实话。

 

  “那可不一定,去问问下棋老大爷,三十个也没两个知道我是哪根葱的。你就不一样了,就说我们家吧,以我妈为主力军的一家子女眷可以炖一大锅‘鱼粉’,她在家看电视,播到你广告都不让换台的,呵呵。”王杰希说的也是真事,“《清末风云》不是经常赶在过年的时候重播嘛,我奶奶记性不大好,每次看到少年溥仪出场,都要拉着我感叹‘哎哟这孩儿长得可真俊啊,叫什么名儿来着?’”这话用京腔说出来格外有画面感,把长得俊的孩儿听得直接乐出了声。

 

  “这剧播了得有四五年了吧,年年都要上演一次,听多了我都觉得有点恐怖,像进入了什么时间循环一样。”王杰希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转而道:“对了,说到这个,方不方便给我几张签名照,最帅的我自留,剩下的拿回去哄哄我妈。”

 

  喻文州内心顿时一阵风起云涌,心道这可是棋逢对手了,他还是第一次在“会聊天”这项技能比拼上遇到如此实力相当的同年龄段选手,面上却不动声色地接道:“强烈要求对换,我三个表妹都迷你迷得要死要活。前年你上春晚那次我记忆犹新,她们尖叫三重奏实力碾压外面爆竹声,看重播我才知道你唱了什么歌。最要命的是,每年还都要先一脸期待地围过来问我有没有见到你,真人是不是更帅,我说我和你们杰希欧巴真的不熟,也没什么机会接触,立马收获白眼三连击,就是‘要你何用’的那种……还是挺受伤的,今年终于可以找回点为人兄长的尊严了。”

 

  王杰希听着也笑得不行,喻文州性情好、易相处是他早就知道的,但这具体表现方式还是有些出乎他意料,“黄少天前两天和我说,你最近发的几条微博,除了表情都是你平时画风的真实写照,我还有点想象不出来,见了面才终于明白了……哎那椰奶真的好喝吗?你转完那条微博我就上网订了一箱,今天刚到,还没来得及喝。”

 

  “嗯……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爱喝。”喻文州眨了眨眼,讲了句粤语:“我喺广东人嚟架嘛,钟意甜嘅。(我是广东人嘛,比较喜欢甜的。)”

 

  “哈哈哈,你普通话讲得太标准了,要是不提完全想不起来这一茬……那能吃辣的吗?”

 

  “可以吃,但不是特别能吃,晚上将就一下我,点个鸳鸯锅行吗?”之前他和黄少天说好的想吃火锅一直拖着没付诸行动,前两天俩人一合计,正好安排在今晚和王杰希一起吃。

 

  “这是自然的,那家伙也不怎么能吃辣的……这么一说,他好像也是广东人来着?但不会讲粤语?”英雄不问出处,因音乐而互相赏识的两人还真没怎么聊过这类话题。

 

  “嗯,少天说他只是小时候在广东呆了几年,后来就全国四处跑了,能听懂但不太会讲。”你们俩都认识多少年了,怎么好像我和他更熟一样……

 

  黄少天忙活得一脑门汗,在后台溜了一大圈才找着隐匿在角落里相谈甚欢的两人,一瞬间有种穿越到其它世界线上的即视感——这两个人才是基友,自己和大眼是宿敌,和男神是一对……等等这都是哪来的奇怪设定?!

 

  “你们俩怎么猫这旮旯……妈呀!!!文州你这样就不厚道了,用颜值打我们俩的脸真的好吗?这样合适吗?不过你穿这个果然帅出银河系了……哦哦眼宝今天也很帅嘛——”

 

  喻文州目睹了王杰希在黄少天说出“眼宝”两个字后,由面带笑容一秒切换成他表情包中使用率最高的“冷漠”表情的完整过程,憋笑憋得差点窒息,同时还要压抑着内心强烈的渴望——好想拍下这张高清独家颜值加成版的“冷漠”来充实一下表情包啊!

 

  “快开场了吧?”喻文州借着回身飞快地笑了一下,拿过一旁桌上的纸抽递给黄少天,看到他一身嘻哈风格的服装,有些疑惑地问道:“时间安排得这么紧,中途有空下来换吗?”

 

  “有的,放心。因为前面几首我还要蹦跶两下,不然就不这么麻烦了,嘿嘿。我和大眼一起唱完一首之后是他独唱,我就趁机下来换衣服,然后就轮到我们上台啦。”

 

  ……正面一波直观对比式打脸,妙极。不过都到了这个关头了,再发表异议也来不及了,还是让主角保持心情愉悦比较重要,喻文州只好点头应了一声,见黄少天的刘海被他粗暴的擦汗方式弄乱了些,起身和他招了下手,示意他靠过来点。

 

  黄少天不明所以地凑近了些,额上随即传来了温润的触感,刹那间神经中枢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全部功能中止,唯有触觉还在照常工作,不,大概是超额运转——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感知过另一个人的体温,每一寸神经末梢都在拼命往那指尖上凑似的,身体的其它部位随之失去了掌控力,一动也不能动。

 

  喻文州一手扶着他肩膀,另一手来回捋顺了好几下,才帮他把这几绺不听话的毛打理好,又见他眼神发直,视线驻留在自己脸上半天没动地方,和之前受宠若惊的那种还不大一样,一脸呆萌有趣得很,便顺手用两指轻轻捏了下他脸颊,笑问道:“发什么愣呢?和以往差别很大吗?那就看个够吧,呆会如果在台上还这样……是在给咱们俩卖出去的腐做售后吗?”

 

  “噗……分明是进行第二轮销售好吧?”黄少天这次回神回得倒快,话也接得挺溜,实际上他自己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帮着整理下头发算不得什么亲昵的动作,何况还是同性之间,要是每次都这么个反应,那他早就和小助理天雷勾地火了。

 

  看来这件事充分说明了像喻文州这种大帅比的存在,本身就是个BUG。

 

  黄少天下意识地揉了揉被捏过的脸,又拨弄了两下刘海,才朝他咧嘴一笑:“谢啦,那我先过去了。来来,眼宝你也和我一起过去一下——卧槽君子动口不动腿!显你腿长呢……好好好我错了,不闹还不行吗?哎说真的,你御用的这个乐队,我心里还是不太踏实,尤其是那鼓手大哥,我一和他说话就肝颤,总感觉下一秒就要被干掉了……”

 

  对于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喻文州从黄少天的只言片语中就可窥得一二,亲眼所见果然更觉有爱。趁着这个工夫,他顺便交代了自己的助理和王杰希的助理交换签名照一事——这种东西助理们一般会随身携带一些的,他想好好过个年发自真心。

 

  王杰希那边陪着去和乐队交涉了几句,也很快折返回来,招呼他转移到一个能看得到前台的位置,两人继续畅谈起来。不过毕竟身处的圈子不同,共同话题也比较有限,家常话完了,作品聊过了,说着说着就会绕回到两人最大的交集上面。

 

  “狮子座典型,慕强更好强,不过最初见识到他对你的狂热程度还是吃了一惊。”前台的灯光一关,喧闹的现场终于安静了下来,黄少天临上台前还冲着两人的方向比了个V,王杰希一边和喻文州说着,罕见地和黄少天矜持地扯了下嘴角,勉强算是个带有鼓励之意的笑,“后来发现就不能在他面前主动提你的名,不然他那嘴你也知道,根本停不下来。早些年在表现上充其量是去电影院多刷几遍,后期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念念不忘》首映那天,他干脆包了个放映厅请了好几拨朋友来看,自己跟着一场不落的看了一整天。我和他看的那场已经是午夜场了,全程还看得津津有味的,演到你一边笑一边含着泪说那段经典台词的时候,他也跟着热泪盈眶的,据说前几场都是泪流满面的状态——那段确实很感人,演得太好了。”

 

  “……”喻文州这回是真被震惊到了,这么值得“邀功”的事也从没听黄少天提起过,“真的吗?什么片子连着看那么多遍也腻了吧,这是怎样的精神啊,我也要热泪盈眶了……”

 

  “真爱的力量。”王杰希露出了“就知道他不可能和你说这事”的洞察一切表情,调侃完还不忘补充道:“也不枉你这么力捧他。“

 

  此时喻文州客串《推理时间》的消息还未放出,《尘归处》的宣传也没有正式开启,王杰希了解更多没有暴露在公众眼前的关于这两人的“秘闻”。在见面之前,他有想过喻文州所做所为多少有些互利互益的意味——他实在没能料到喻文州尚且对黄少天的家庭背景一无所知,但都在两人刚才的那一段小互动中打消了,喻文州眼里那种再自然不过的善意关切做不了假。

 

  并非要图点什么,只是单纯对这个人有好感,愿意同他有更多的合作与接触罢了,很好理解的一种心态。他面上总嫌弃,心里倒服气,不得不承认,黄少天哪怕絮叨了点,也丝毫不妨碍他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人——狭义和广义的喜欢都算上。除此之外,另一种层面上,他同样十分理解喻文州的感受——这个人值得拥有更高更广阔的舞台,明知道他无论身处何处都不会被埋没,也还是忍不住推上一把。

  

  “其实我没有额外为他做过什么,”前台的黄少天正在调戏粉丝问是来看他的还是来看王杰希的,在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又得寸进尺地要歌迷在王杰希出场的时候不准尖叫,顿时引得一片嘘声,喻文州忍不住笑了笑,“何况我已经被揽粉了。少天真的是很有实力的艺人,潜能也很大,发展顺利的话,用不了几年就是继叶哥之后的下一位两栖天王——精力够用的话,三栖大概也没问题,他主持的少儿节目很有风格,呵呵。”

 

  “嗯,他并不是徒有一副好嗓子,在音乐的感知力上也很有天赋,只可惜志不在此。”王杰希对此还是颇为惋惜的,“不过有个发展重心也是好事,叶修这两年也不怎么唱歌了吧。他这么久不露面,到底忙什么去了?”

 

  “据说是自导自演一部巨作,在山沟沟里一呆就是好几个月,让透露一下阵容就告诉我全是新人,也不知道靠不靠谱。”喻文州面露无奈地摇摇头,忽然想到叶修曾经友情出演过王杰希的MV,应该也算相熟,于是话赶话地问道:“他说下个月回一趟北京,到时候一起出来聚聚?”

 

  “好啊,都要忘了上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了。”王杰希很爽快地一口应下,“我手头正有个作品想约对唱,他声线很适合,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请得动日理万机的叶导。”

 

  基情对唱吗……?喻文州刚想问他怎么不找黄少天,转念想到叶修的嗓音条件很特殊,是带着点小烟嗓的低沉中音,完全和黄少天不是一个路子,便把话咽了回去。与此同时,前台也正式开唱了,两人很有默契地暂停了话题,专心听歌。

 

  黄少天开场就是一首嗨爆全场的劲歌热舞,两人所在的位置大多数时候只能看到他半个身子,但不妨碍喻文州看出那句“蹦跶两下”着实是自谦之词。他之前不知道黄少天居然还擅长跳舞,盯着那个动作流畅步法利落的背影,只有暗自惊叹的份——说这人蕴藏着无尽的宝藏没有任何夸张;Hip-hop类舞蹈动作可不算小,黄少天的气息却始终很稳很足,唱段的稳定发挥让人全然感觉不到他在跳舞,大段的rap念下来也绝不带喘气的,喻文州都要怀疑他平时的语言风格实际旨在锻炼肺活量了。

 

  一曲唱罢,小礼堂内气氛全部被点燃,呼声堪比万人体育场,久久不歇,后台的工作人员们也齐齐鼓掌叫好,纷纷喜出望外地低声议论着。喻文州突然特别想从正面看看黄少天是什么表情,是否能与他不由自主在脑海中描摹出的模样重合——那带着点小得意的灿烂笑容,闪烁着惊喜与感动的双眼,一定比他想象中还要耀眼吧。

 

  迎面走过来的笑容同样很耀眼的方世镜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还记得当年自己拿最佳男配的时候,坐在后排的这位王牌经纪人也是这样与有荣焉的欣喜外露,心中莫名一暖。

 

  方世镜自然是真心实意为他们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和骄傲,因着魏琛的关系,他早些年就认识黄少天,一直对他印象很好,全权接管黄少天的一切事宜也是他自己的意思;喻文州就更不用说了,刚出道就签了还未成气候的蓝雨,这么多年来风雨同舟,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弟弟,感情更是非同寻常。

 

  三人对着捧了几句黄少天,就渐渐演变成方世镜和王杰希谈公事,喻文州偶尔礼貌地搭个腔,主要听歌的状态了。两位在谈公事的显然早有沟通,王杰希对方世镜的态度不比对喻文州热络,但这就要分和谁比,和其它他不感兴趣的圈内人比,也称得上很重视了。


  微草传媒的主要创收来源并不在唱片业,而在大型节目制作上——黄少天参加的那档著名选秀节目就是微草和一家卫视台联合制作的。近期则有涉足影视圈的倾向,不声不响地签下了好几位新人演员;蓝雨也正有意把手伸向唱片市场这一块,两家业界巨头刚刚摸到对方地盘的边缘,尚且产生不了什么竞争关系,反而都想要借对方一分力,近期交流合作愈发频繁起来。

 

  王杰希在微草的地位按说和喻文州在蓝雨差不多,只是喻文州不太把精力放在这方面上,更专注于个人发展。与许多艺人从年轻时就开始掏空心思为吃光了青春饭的后路做谋划,上了年纪就顺理成章地转为幕后工作者或是进公司做高层不同,他意外的是个理想主义者,对自己的定位基本是活到老演到老,况且公司也没什么需要他操心的,在他过气之前蓝雨必然不会倒,还不如专心做好摇钱树本职。

 

  另一边,黄少天连唱了几首他在参赛时反响较好的曲目——也是喻文州失眠那一晚列表循环的几首,熟悉得很,要不是碍着身边有人,他大概已经在跟着哼哼了。观众热情一直高涨不减,而接下来的串烧更是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五首风格迥异的歌,首首有爆点。第一首喻文州的《誓约之夏》算是个冷门,他还特意自己报了下幕,顿时引起了一波新任CP粉的嚎叫。第二首是叶修的《烟灰》,这是首爵士风格的慢歌,他没有用惯常的清亮声线去演绎,而是选择效仿原唱压低了嗓音,微微低哑忧郁的唱腔苏力爆表,比开场那一首的反响还要激烈。第三首是王杰希的《第一眼》,喻文州一听前奏就笑了起来,旁边的两人都用眼神询问了过来,他才发现这话说出来好像不太妥,但这种时候笑而不语怎么看都更奇怪一点,两相对比,他还是缓缓地吐露了原因——

 

  “少天之前问过我,最喜欢你哪首歌。”他望着王杰希说,又看了方世镜一眼,“当然很可能和这没什么关系,方哥也知道……那个,我比较容易自行脑补。”

 

  两人笑而不语地回了他一个“不用解释,我懂,我们都懂”的眼神。

 

  等到第四首戴妍琦的《推理什么的最讨厌了》,三个人都忍不住乐了。不用说也能看出这是《推理时间》的主题曲,而且是首卖萌的口水歌,黄少天即兴恶搞了几句词,配上几个蠢萌的动作,更引得台下爆笑连连。第五首则是《念念不忘》的同名主题曲,这一首的原唱是极为高亢悠远的女高声,选这样高难度的歌,喻文州不禁默默为他捏了把汗,但很快,他无暇再顾及其它情绪了,不知不觉竟被歌声带了回去——没错,是被带回到当初拍这部电影的情绪中去。他不再怀疑王杰希的描述有夸张的成分,他甚至觉得黄少天爱这部电影比他还要深。

 

  这一首唱完,台下静默了半晌,才响起了如潮的掌声,连绵不绝。

 

  后台众人也都在大力鼓着掌,方世镜见喻文州还在出神地望着前台的方向,发自内心地感叹道:“这五首有三首都是为了文州选的,还唱得这么好,要是我估计都要感动哭了,头号真爱粉当之无愧啊。”

 

  王杰希冲着镜子理了理头发,附和道:“我就说真爱的力量不可小觑,绝对的超水平发挥,这是我见过他唱得最好的live,感觉要被打脸的是我了。”

 

  他话音刚落,前台就传来了戏谑的笑声——

 

  “诶嘿嘿,我知道你们眼巴巴地看着我是期待什么呢。眼宝,别羞射了,上来吧!”


  -Tbc-  →(十四)

评论(72)
热度(826)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