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九)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虽然总爱瞎立flag不过依然持续粗长更新中,欢迎来跳保证不坑www

·说着要加快剧情进展然而又是一章过去啥也没说……大概是两个单身男人的约会甜瞎情侣的故事【你走23333迟到的七夕快乐=3=

·初章:(一)、上一章:(八)←结尾处稍有改动,直接放在这章开头了。全文TAG:


  墙壁材质经过特殊处理的练歌房内,吉他弦轻轻一扫都自带着混响效果,黄少天半垂着头拨了两个音,再抬起头时,俨然就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在心爱女孩面前的青涩模样,他抿嘴一乐开了腔,微微笑弯的眼里却闪着炙热而耀眼的光,喻文州仿佛看到了无数颗少女心被biubiubiu一箭射穿的壮观景象,实际上他感觉自己也快要额外长出一颗少女心来了,连带着采用这首歌作为插曲的那部偶像剧都变得没那么不堪回首起来。

 

  “……与你在那个夏天许下的誓言/我一定会慢慢实现/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个夏天/永远并不会太遥远~♪”

 

  黄少天一曲唱毕,难得没先说话,只是眨着期待的眼睛望着喻文州,神情激似刚捡了个球回来的人类好朋友,整体中心思想很明确——“求爱抚”、“求表扬”、“什么都憋说,夸我”。

 

  “脸疼。”喻文州深沉而简洁地发表了感言。

 

  “哈哈哈哈哈,男神么么哒!我绝对不是有意要打你脸的,而且你夸我可以不要这么含蓄委婉吗?”黄少天亲热地搭了把他肩膀,把吉他立在一旁,坐到了琴凳上。

 

  黄少天的这版翻唱,几处尾音俏皮的改编特别可爱,他一身白T恤牛仔裤的模样也非常适合这首歌纯纯的学生时代的感觉。喻文州在还没真正认识他之前就很喜欢他唱的歌,前几天观摩学习王杰希在演唱会上的台风的同时,也顺便把黄少天的参赛视频补了一遍,当时就很欣赏他每首歌都十分投入感情的表现,这回第一次听到现场版,还是自己黑历史的翻唱,要说化身花季少女瞬间怦然心动总归夸张了点,当然更不会是真感觉被打了脸,只觉得很有趣又暖心,甚至还有点点荣幸——入行多年的准影帝就这么在不知不觉间被揽了粉。

 

  “其实你潜意识里一直很渴望打你男神的脸,只是你自己还没有发觉而已。”喻文州继续作深沉状,黄少天听了这话急忙扑过来闹他,他才又笑道:“你唱得好还用我夸吗?我今天可是来求黄老师指教的。”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还真有板有眼地坐回了钢琴前,一本正经地说:“喻文州同学,要先开开嗓吗?唱个音阶我看看音域?”

 

  “不用了,直接进正题吧。我纯业余的,您多担待啊老师。”喻文州忍笑答道。

 

  “唔。”黄老师无可无不可地应了声,随手弹了一串音阶,很进入角色地说道:“就按照我发你的那段伴奏的调子来可以吗?来顺一遍吧,先听一下效果,再看看还需不需要调整。”

 

  喻文州认真地点了点头,也迅速进入了学生角色——配合出演是一方面,也是真心想和黄少天取点经。虽然没有特意问起过,不过以他小半个内行的眼光来看,黄少天不仅天生嗓音条件好,在声乐方面也一定有受过正规专业训练,和他们这种经纪公司拉去培训两天就敢往录音棚里扔的绝对不在一个等级水平。

 

  这首《剑定天下》是黄少天刚刚接下代言的一款当红网游为在公测在即之际宣传造势,并为同时推出的新职业剑客量身打造的主题曲,喻文州听过demo后就明白为什么EP要选这首作为主打了——恰到好处地融合了古风和现代元素,快节奏却不是念念叨叨的平板饶舌,又燃又上口,妥妥的能爆。而专门为他改编的这一版slow version显然也非常用心,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凝聚我半生梦想之力,唱完之后保证从此我的粉就是你的粉”。

 

  “……待到天下大定/守得河清海晏/我愿以身为剑/护你一世周全~♪”

 

  黄少天按下了最后一个音,面部表情纠结,似乎想精分一下回到迷妹状态,但最终还是端住了老师的架子,侧过身严肃点评道:“挺好的,大体上音准气息都OK,细节的部分一会再说,能再带上点感情就更好了。怎么讲,不是那种流于表面的深情——我知道你爱玩这个。其实你应该比我更擅长进入角色嘛,想象一下,那个你想护她一世周全的人就在你面前……”

 

  这话说的容易,有道是“隔行如隔山”,黄少天倒是成功把两种艺术表演形式融会贯通了,喻文州就觉得这完全是两码事,用演戏的状态去唱歌简直太扯了,就像他无法理解怎么在上厕所的过程中打音游一样,都是值得膜拜的神技。

 

  但对于黄老师中肯的建议,他只能选择虚心接受并努力改进,如果不能达到神似,至少要在形似上再下点功夫……终于在第三次练习结束后,黄少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再也端不下去了,用一脸用快哭了的表情声讨道:“文州,我都不用直视你,也要沦陷在你的眼神里了,你这严重犯规啊!咱唱歌不玩眼神交流,玩心好吗男神?哎不过你唱歌的声音真的好好听啊,比说话还磁性,我可以录一份回去当起床铃吗?”

 

  “我真的投入不进去,就像你说的,只能流于表面。”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铃声等你演唱会结束肯定会有粉丝截高品质的,放心。”

 

  “我想要独家版的行吗?头号真爱粉给个福利呗,嘿嘿。”黄少天和他混得越来越熟,话也越来越敢说了。

 

  “就唱这首歌吗?那也不算独家吧,我印象中的起床铃,一般不都是‘少天,起床了,再不起床我就……’这种吗?”

 

  ……我靠靠靠靠就怎么样你倒是说完啊!!!没有一点点防备,黄少天被他这突发性杀必死秒得差点吐血三升,颤着嗓子说:“就这种!要要要!回去给我录一个啊说好了的!妈蛋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幸福的喻粉吗!!!虽说耻度好像大了点吧,没关系反正我一个人住……”

 

  见喻文州又被自己逗得忍俊不禁,黄老师一时颜面有些挂不住,试图找回一下暂为人师表的尊严,把话题拉回了正轨——

 

  “那个,咳咳……唱歌的同时投入感情这种事,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培养出感觉的,你无意于这方面的发展也不用刻意去花心思啦,已经很不错了,比你刚出道的时候唱得好了不少呢,这些年真的一点没练过吗?”

 

  “没,偶尔和朋友唱个K什么的不算吧。”喻文州心说这两天随手抱了下佛脚居然能有成效,太神奇,不过脑残粉的说法还是有选择性地听听好了,他准备先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转而问道:“少天这方面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吗?”

 

  “嗯……勉强算是吧,小时候学过两年民族,后来就是自己组乐队玩的野路子了,肯定比不了苏妹子唱了十来年美声的好底子,更比不了大眼儿那种纯天赋型选手,高音能爆我十条街。”黄少天在喻文州面前还是比较谦虚的,谈到这位老熟人身上立刻打开了话匣子,“其实他还是屌在创作上,真到唱的时候也很少见他特别走心。不过唱流行嘛,最主要的是唱出自己的风格让人能记住,像他那样已经成流行的代名词了,就没人在乎走不走心了,所以这种真情实感的路线算是我个人风格啦,我是觉得你也比较适合走心的路子来着,而且老师们一般都会这么教的,哈哈。”

 

  “作为一名鉴赏能力很大众的歌迷,你们这种唱得好到一定程度的,在我心里都一样好听,根本分不出高下。”喻文州说的是心里话。

 

  “也是,”黄少天欣然接受了这个隐晦的夸奖,“不比演技,就算外行也一样能看出门道。说起来,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唱歌,属于很狂热的兴趣爱好,每天不嚎两嗓子不舒服斯基那种,但要说作为一辈子的职业、一生的追求,果然还是想认认真真做个好演员,尤其在亲眼看过你塑造角色时的那种态度之后……嗯?怎么这么看着我?”

 

  “……我提议换个BGM。”喻文州有些僵硬地微笑着说。

 

  本来挺温馨有爱的两人独处时间,与男神谈谈人生谈谈理想实乃一大乐事,然而黄少天一直在断断续续地用单手弹着《猪八戒背媳妇》。

 

  “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总爱用这个给人洗脑,习惯了,随手就溜出来了。”黄少天挠了挠后脑勺,赔笑道:“男神想听点什么?我钢琴是童子功来着,可比正经学唱歌的年头长多了,还算拿得出手,给我个机会显摆一下呗?”

 

  “《野蜂飞舞》?”见他如此夸口,喻文州心安理得地出了道难题。

 

  “哈哈哈,这首不都变成叶修成名曲了吗?好吧,既然你想听,看我实力碾压他。”黄少天说完一挑眉,即刻毫无滞涩地弹起了一段。

 

  密集而流畅的音符从他指间倾泻而出,诙谐灵动的旋律汇聚成上下翻滚的音流,喻文州不禁把椅子凑得更近了一些,表情也由惊叹转为毫不掩饰的激赏;一般人在观看演奏时都倾向将目光聚焦于演奏者的双手,此时他却完全无法将视线从黄少天那神采奕奕又专注投入的眼中移开。

 

  他从未接触过这样的人,年轻的生命仿佛蕴藏着一个巨大的宝藏,不断地吸引人去深入挖掘,惊喜连连;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醒目而不刺眼的光,无声而张扬地宣告着他的独一无二,犹如生来就该作为被簇拥、被环绕的光源,注定会是屹立于中央顶点的存在。

 

  于是不可自抑地想探寻至宝藏的最深处,无法控制地渴望目睹光源最大程度的发光发热、期待亲眼见证他登上本该属于他的位置。

 

  黄少天弹罢潇洒地一收手,邀功似的转向喻文州,不乏自得地总结道:“其实只是看着唬人而已,曲子又很有名,能刷一把时髦值,实际不算难的。不得不说,老叶的确装逼有方。”

 

  “少天真是全能偶像、优质男神,不红不爆天理难容。”喻文州边鼓掌边赞道,见黄少天瞬间一脸得了小红花的童真笑容,忍不住逗起了他:“嗯,我也想要独家起床铃。”

 

  “……喂!”黄少天哭笑不得,“这是在挖苦我吧?我说男神你不能这样糟蹋你真爱粉的真心……”

 

  “怎么会,你才是在践踏我的真心啊。”喻文州黯然垂眸,“不愿意录也没关系,我还是会继续……”

 

  “录录录怎么不录!录十份你看够不够?就是我这个风格的起床铃,一份就够你喝一壶的了。”黄少天很有自知之明地说。见喻文州还要作忧郁捂心口状,终于忍不住笑着捶了他一下,“喂喂不要演了,能不能行!我真是特别想发个长微博八一八你,以前上学的时候总被哥们说爱演,这么一看那纯是因为他们都不认识你……不对,不认识真正的你啊!”

 

  “演员不爱演怎么能行,彼此彼此,共同进步。”喻文州笑眯眯道,“再练两遍我们吃饭去?已经订好包间了吗?”

 

  “当然,第一次请男神吃饭必须安排妥当,放心吧。”黄少天拍胸脯。

 

  最后又拆解着练了两遍,黄老师很尽职地提出了一些关于细节部分的建议,又闹着玩了一轮才艺展示,两人才像来时一样有说有笑地出了蓝雨大门——

 

  “不知不觉就是一下午啊,和你在一起时间过得好快。不过还真要我录啊?不是为了消遣我?我怎么觉得有点谜之羞耻呢……文州起床了?我靠靠靠靠这不行,实在太要命了……”黄少天捂着脸猛甩头。

 

  “你的耻度怎么总是在莫名的点上特别低呢?”喻文州目不斜视地犀利吐槽道,“公平起见,你给我发完我再给你发——本来是逗你的,不过现在是真的想拿来用用看,感觉肯定特别提神。”

 

  “……男神,曾经我天真的以为你是一个非典型水瓶座,现在你告诉告诉我,你还能更典型一点吗?”黄少天忽然气沉丹田,做了一个复古革命表情包中的标志手势,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神坚毅,“啊~!为什么,我爱上的,是这样一个,风一样,不可捉摸的,美篮子……”

 

  “咳……说到星座,这个,”喻文州在笑喷之前机智地打断了这段画风异变过的豪放派即兴诗朗诵,状若无意指了指黄少天T恤上的小狮子图案,“是粉丝送的吗?”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毕竟很少有明星会在平常用粉丝送的礼物,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能见到粉的时候为了收买人心才会在身上穿戴个小物件。

 

  “是啊,还有点历史了,去年参加选秀的时候,有个来看现场的小姑娘当面送的,说是她自己画的,印了套七色战队给我,每一件上面狮子的表情都不一样,萌吧?哈哈,很多粉真是好有心,刚开始除了感动还觉得挺受之有愧的,后来就觉得,哎反正也拦不住人家喜欢我,不如借机鞭策自己变得更好,才配得上这样的喜欢,唔……你也会有这种感觉吗?”

 

  “会啊,比如每次看着你的时候。”喻文州边帮他开车门边半打趣道,趁着黄少天掩面之际,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只调皮放电的小狮子——

 

  的确是很用心的礼物,寥寥几笔的卡通形象居然这么神似正主,灵魂画手无误。

 

  两人上了车便开始稍作武装,由于特地避开了下班高峰期,一路异常畅通无堵地到达了目的地日料店,没什么波折地度过了愉快的晚餐时间。吃完饭时间还早,黄少天便带着喻文州去他和王杰希都唱过歌的那家酒吧溜了一圈。由于王杰希就是在这里唱出的名,后续还有几位歌坛小将也都在这里当过驻唱,这家酒吧已经逐渐成了“朝圣地”,不仅规模越做越大、常年人气爆棚,也时常会有一些音乐人光顾。

 

  “大眼现在算是这家店的半个老板,”大隐隐于市,两人干脆很随意地坐在了一层卡座的一侧。虽然这是家偏向安静的音乐酒吧,但人多还有驻唱难免有些喧闹,黄少天在说圈内事,又需要压低音量,此时几乎是贴在喻文州耳边说话的,“一直这么火是因为他偶尔还会来,媒体被授意过不会报这个,都是熟客们口耳相传。”

 

  “不会这么巧来个偶遇吧?”喻文州饶有兴致地四下打量了一圈,即将被打脸的事另说,他对这位音乐方面成就很高的年轻歌王还是既敬佩又好奇的。

 

  “不会啦,你还挺期待的?”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自己的吸管插到喻文州杯里喝了一口,“刚才吃饭的时候我们决定要来之后,我就发微信问他了,他今晚有饭局,不然肯定来了,还怪惋惜的。听说我和你勾搭上……啊呸,听说我们认识了以后,他就一直说有机会想见见你,一起出来吃个饭什么的,他也是你的粉。”

 

  “真的吗?不是你给人家洗的脑吧?”喻文州掩盖在墨镜之下的眼神促狭,不着痕迹地把杯子挪得离黄少天近了一些,尽管他不懂橙汁和西瓜汁有什么好换着尝的。

 

  “……什么话,对自己魅力这么没信心啊?好吧我承认是我安利的,但可没洗脑啊!哎你刚刚是偷笑了一下吧,别以为戴上墨镜我就看不出来。”黄少天撇了撇嘴。

 

  “呵呵,我不是笑你,就是想象了一下你和王杰希安利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不如就演唱会结束之后出来吃个饭?”

 

  “这个可以有,回头我问问他去,啊我干脆现在就问一下好了。”

 

  正在他低头发微信之时,离着不远的斜对过一桌有个男人起身朝两人走了过来,喻文州比较敏锐,之前就察觉到那一桌已经看了他们好多眼了,他也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都不是他认识的人,不禁微微皱了下眉——这种场所就算是有人认出来,通常也不会不知趣地来搭讪。他轻轻拍了下黄少天,示意他看看是不是熟人。

 

  还没等黄少天抬头,男人已经不客气地直接坐在了两人对面,笑着开了口:“黄少,是你吧?”


  -Tbc-  →(十)


咳咳不是啥重要人物不用猜233333周末还有一更,真不是flag了【抹着泪说

评论(78)
热度(82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