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八)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想不出广告词了……快五万字了养肥党的宝贝们不来看看吗【挥手绢~

·恶趣味女装预警23333以前妄想能八万左右完结掉这篇的我简直太天真QAQ目前连三分之一剧情都没跑到,要加快点节奏了【远目……

·初章:(一),上一章:(七),全文TAG:


  “……”喻文州稍微愣了下,才答道:“能。”

 

  剧组又一次集体笑喷,黄少天还在一旁补刀:“我觉得喻老师已经笑得很变态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还要怎么更变态啊画面太美不敢看啊哈哈哈哈哈!”

 

  戴妍琦也笑得不行:“我也觉得……够变态了,男神我没别的意思,你演得实在太好了……噗,我怕我晚上做噩梦啊导演,考虑下直面变态的少女心情可以吗?”

 

  “好了好了啊,主要咱们拍的不是特写,全景侧脸就显得没那么变态了……”导演清了清嗓子,“辛苦了喻老师,各就各位,再来一遍。”

 

  由女主客串的受害人一的这一条在戴妍琦真情实感的尖叫声中顺利过了,接下来的受害人二原定是让化妆小妹客串,奈何她几次都表现得不够夸张,在第五次NG后,喻文州默默揉着有点笑僵的脸,编剧则凑到导演耳边嘀咕了起来。在一旁看好戏的黄少天见两人有意无意地往自己这边瞟,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个,黄少。”导演冲他招手,语重心长道:“到了你为艺术献身的时候了。”

 

  “……其它什么都好说,我不穿女装。”黄少天已经机智地看穿了一切,“不要企图用我男神来绑架我,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导演被他这么一提醒,立刻转过头用眼神向喻文州求助,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朝黄少天走了过去——

 

  五分钟后,黄少天头戴一顶酒红大波浪卷假发,脸上抹了层很敷衍以及浮夸的妆,身着一条宝蓝色深V连衣裙——强吸一口气才勉强拉上的拉链。

 

  “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眼神空洞地说,“各种层面上的。”

 

  剧组众人这次很有良心,都在捂着嘴偷笑,虽然有好几个都把自己笑到地上去了,而让这位当红偶像瞬间把原则扔到冥王星上去的男神也毫无心理负担地笑得直掩嘴,还不忘点评道:“拍出来的效果一定好,人民群众会记住你为表演艺术所做出的巨大奉献的……咳,少天身材不错。”

 

  “……你不用笑,喻老师,我和你说苍天饶过谁,呆会就到了考验你专业素质的时候了,这你要是能不笑场一条过,我连着请你吃一个月蓝溪阁。”

 

  “嗯,换一家行不行?”实在是吃腻了,你们到底多爱这家啊,是知道我占股吗?

 

  “……行。”这是重点吗?话说原来男神这么好约,我突然期待你一条过了怎么破?

 

  每一集推理过程中男主的脑洞配合画外音都是个笑点,整个过程采用全景快剪,需要演员极尽夸张搞笑的表现,尽管现在黄少天往那儿一站就已经很有效果了,但这一场也算是临时改了下剧本,导演正简要地和两人说戏。

 

  “喻老师还是尽可能变态地笑,嘴上随便说点什么,拿着这块怀表来回晃,做给人催眠的动作,气势上要有压迫感。”

 

  “黄少你就……噗,不好意思,你随意发挥就可以了,很外放地去表达情绪,崩溃的痛苦的恐惧的,都可以。”

 

  “Action!”

 

  喻文州缓慢地迈着步子将黄少天逼入花坛之间的缝隙,近距离观察着喻文州这能吓哭小孩的表情,黄少天有点肝颤的同时,又情不自禁地研究起他是怎么笑得这么变态的起来——眼神要专注而狂热,笑得弧度要大但是尽量不露齿,哦哦学习了……

 

  “少天,”喻文州一边晃怀表一边说,“我觉得水岛家日料蛮好吃的,不知道你吃过没,不然火锅也行,好久没吃有点想吃了,蓝溪阁虽然也好吃,但是我去的次数太多了。”  

 

  “……”黄少天的专业素养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不仅是在这样的台词下还需要表现出惊恐的状态,主要是喻文州在完全没入戏的情况下还能笑得这么逼真,这控制力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他决定从此再也不自诩擅长表现派,太打脸。

 

  但并不代表他服输了,他夸张地捂起耳朵用力摇着头,脸上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那家日料我一直想去诶,但被你一说我也想吃火锅了,干脆我们约两顿吧,吃火锅的话多叫上几个人。”

 

  “好是好,不过说好的连着请一个月呢?”喻文州猛地朝前凑了下,怀表摇晃的幅度小了些,扭曲的笑意中更透出了几分邪气,“缩水成两顿不合适吧。”

 

  “其实男神,你应该造的,”黄少天在喻文州逼近时瑟缩了一下,随即面露崩溃之色,抱着头仰面朝天,眼圈竟有些发红,“你愿意赏脸和我吃饭,随时随地我都……别说一个月了,我愿意当你终身饭票啊啊啊啊!”

 

  “卡!”导演表情有些呆滞,“非常好,嗯,太厉害了……”

 

  全体演职人员都被这两人别样的飚戏惊得目瞪口呆,戴妍琦已经无声尖叫到上不来气了,其余几名妹子也被萌得飞起,在昨天玩壁咚的时候更多的还是起哄的性质,这一场下来,不论从前萌的是什么CP都纷纷倒戈喻黄,要不是和剧组有协议在,恨不得立马就PO照上微博疯狂推销喻黄安利。

 

  黄少天飞快地和喻文州眨了眨眼,不顾起哄声四起先跑去换下了这条差点勒死他的裙子,心说编剧这么给强行加基情戏莫非也是喻黄,啊呸,差点被微博评论洗脑,黄喻党不成?之前他多少有些在意喻文州会不会对这种性质的卖腐心生反感,经过这么一场恶搞的女装戏倒是坦然了不少,看来自家男神属于完全无所谓怎么被拉CP的那一种。

 

  “文州你太会玩了,感觉自己粉了个蛇精病男神。”黄少天一边让化妆师卸妆一边感叹,“所以我们到底怎么约?练完歌那天去吃日料吗?”

 

  “我看你不是也玩得挺开心的吗?”喻文州笑笑,随手帮他理了下刚刚匆忙套上衣服时没弄好的领子,“我都没问题,时间看你,你也知道我最近比较闲。”

 

  喻文州的戏份到此全部结束,剧组成员本来就都很喜欢他,通过两天的接触更是对这位平易近人、温和有趣的男神的好感度刷到了顶点,导演拉着他的手千恩万谢地慨叹了半天什么受益匪浅此生圆满的,其他人也同他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好一会,在喻文州再三保证以后一定会来探黄少天的班之后才把人给放走。

 

  刚一上车,喻文州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人,稍微有些惊讶——方世镜通常不会在他工作时间打过来的,可能是有什么要紧事。

 

  “文州在忙吗?不好意思,我这儿有个急事要和你商量。昨天给你看的剧本还有印象吧,五十万一集的那个……嗯对,就是《尘归处》,制片方刚才挺急的给我来了个电话,说男二已经敲定张新杰了,片酬答应给你涨到五十五万一集,但是要提前开机一周,《纸爱》预计也是七月末杀青吧,应该不会有冲突,如果需要配合宣传之类的,大不了咱就晚几天再进组,怎么样,接下来吗?”

 

  一集五十五万……同样拿过金影最佳男配的张新杰……

 

  “接了。”

 

  “哈哈,不用再看看剧本了是吧,我觉得是挺好的,从投资和阵容上看基本上是今年最大制作的了,你要考虑一下带资进组吗?再者就算是叶修来演电视剧,也够呛能有这个价吧。”喻文州和蓝雨是业界常见的二八抽成,几百万稳稳到手,方世镜自然心情不错,“对了,少天和你在一起吗?”

 

  “没,我刚从剧组出来。”喻文州想到昨晚黄少天本来是和他吐槽剧情,后来不知不觉就转变成了真情实感的带入状态,不禁笑道:“呵呵,他肯定愿意接,昨天晚上兴致勃勃地和我讨论了一晚上原作,而且听你的意思,他也不在乎片酬的样子。”

 

  “唔……”方世镜似乎有点诧异,“你不知道他……啊没什么,我还是给他打个电话确认下,正好也快到剧组午休时间了,应该不会打扰到他……好的,不过这两部戏紧连着,从下个月起就要连续好几个月没什么假期了,最近还是注意多休息,养好精神……嗯好,挂了。”

 

  喻文州当天晚上不出意料地收到了接着上一天的直播,黄少天本来就在带入着看小说,在确定两人接下了这部戏之后,这下为了图打字方便,干脆连人称都不换了,导致今天的直播画风诡异非常——

 

  “还是前面的剧情比较有意思,后面全都是在虐,你虐完你妹子就虐我,然后男二虐你,这酸爽……的确很适合改编电视剧,主线很明晰,情节狗血但扣人心弦,以现在每人都插了一身flag的状况来看,我觉得结局不大乐观,不过剧本最后好像是开放式结局来着?”

  

  “我和女主的这点暧昧完全可以归结成,这是你爱的女人所以我要对她好一点……我勒个去又要虐了,我靠靠靠靠直接打吐血湿胸你好狠的心……啊最后给抱回去了,勉强原谅作者了,只是……你能抱得动我吗?我还满重的诶。”

 

  “后期加特效的那种倒是还好,我回想了一下,前面还有你赏我大耳刮子的桥段T^T我好像是能作了点,其实也没你能作,再拿到剧本我应该数数总共跪了你多少次,这未免也太苦逼了_(:з」∠)_哎也就是跪我男神,不然……好吧,该跪也得跪就是心里犯点别扭。”

  

  喻文州依然穿插着回他几句,几次想让他换回“男主”和“男三”的称谓,但还是……算了你开心就好。这部作品让黄少天形容得整个一篇渣攻贱受的耽美雷文,显然是因为他在阅读过程中有所偏重的缘故,实际上原作能备受追捧必然是有一定道理的。

 

  受到这样的强力安利,喻文州忍不住去豆瓣翻了翻原作的书评,有很多萌男一男二相爱相杀的,男一和男三这对师兄弟情深也很受欢迎。不过客观来看,男角色之间的纠葛属于腐女能嗅出基情的味道,普通读者读起来也不觉得有什么的程度,而男女主角之间的相处模式也比较不落俗套,从不腻腻歪歪却始终情比金坚,没有过什么海誓山盟,全以关键时刻毫无保留的信任与不求对方任何回报的付出这一类细节之处打动人心,类似于“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式柏拉图恋情。

 

  亲密戏少,我甚喜。

 

  喻文州早些年的时候接拍过一部偶像剧,几乎是从第一集亲到最后一集,他当年还是个孩子,一部戏拍下来都快对接吻产生心理阴影了,从此对偶像剧避之不及。而一年份的电影拍下来通常也不会有几场吻戏,这次下决心接电视剧,他本来已经做足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此时却来了个惊喜反转,顿时心情大好,连回微信的语气都是“那过两天让师兄抱抱试试?[黄少天抛媚眼.gif]”,吓得黄少天刷了一屏的方锐吞手吃惊表情。

 

  最后又拿自己演古装片的经历安慰了两句还在纠结跪戏的黄少天,他打开微博搜了下《尘归处》的官微,制片方这么急着敲定几位主演,估计已经在准备造势了,但微博上只公布了一部分无关紧要的配角和女主角的人选,评论大多是原著党们在喷——见怪不怪了,改编作品的必经之路。

 

  他们这些公认颜好演技佳的,也一样符合不了原著党心目中谁也演不出的天人之姿,只不过不会被喷得太惨,新人才是更容易被集火的对象。他随手点开了出演女主的那位新人的资料,只有寥寥数语,看不出家世背景,在国外读的钢琴专业,看照片是个没得挑的冷美人,很符合人物设定,但没有任何表演方面的经验,也不知道叶修是从哪给挖出来的。  

 

  正在心里犯嘀咕呢,这嘀咕的对象就来了电话——

 

  “喻老师,大忙人儿,最近忙什么呢?”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从另一端传了过来。

 

  “呵呵,叶老师快别折煞我了,哪有您忙,最近人在北京吗?出来聚聚?”

 

  两人虽然相熟,但平时交流并不频繁,颇有几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味,而喻文州对于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倒谈不上意外,这部戏一接下来,他怎么也算是帮叶修捧了把新人,于情于理对方都该主动表示下。

 

  “不在,下个月回去。你那部倪姐的片子大部分都要在北京取景吧,得空了去探你班。”叶修的声音里带了点笑意,“哎文州,和哥透露一下,最后片方砸了多少才把你拿下的?”

 

  “……”敢情拿钱砸我是你出的主意是吧,“五十五万,叶哥是不是也该和我透露下这项目你工作室投了多少进去啊?”

 

  “啧啧啧,五十五万一集啊,这万恶的资本主义……我都想演电视剧了,喻老师拿了视帝回头可得罩着点我啊。”叶修咂舌道,“没投多少,凑个彩头而已,还是不说了,太寒碜了,都没我们小唐自己带资进组的多。”

 

  新人自己带资进组,不用说了又是个自带金手指的,喻文州没再多问,叶修却毫不避讳地主动爆起了料:“唐书森听说过吗?……没听过自己百度去,对,他闺女,倔脾气不想靠家里,自己跑出去试镜,被我无意中捡着了……嗯,有天赋,没经验,第一部戏还靠你多指点了……欸这可不是我的指示,我哪有那么大能耐,当初立项的时候,推荐演员表里第一位就是你。”

 

  两人又聊了几句圈内事,喻文州惊讶地得知黄少天居然和叶修在小时候就认识,不过不太熟,属于父辈之间的交情,反倒是苏沐橙和黄少天一个中音系花一个中戏系草,还是同届生,自学生时代就有交集,要更熟悉一些,两人又是一个演戏出道一个唱歌出道,正好和念的专业相反,也是趣事一桩。

 

  “哦对了金棕榈那事还没来得及恭喜你,下次见面是不是得请个客啊?……呵呵,行了,等你拿了影帝再请吧,趁着哥这两年醉心于执导事业,没作品和你争……嗯,成,下个月见吧,挂了。”

 

  这边挂了电话,黄少天在微信上的直播也已经要进行到尾声了,不知怎么,喻文州发现他的语言好像越来越简练了,最后黄少天表示已被结局虐哭,番外的糖也没能给甜回来,想一个人静静。喻文州估摸着情感一向很丰富的这位是真哭了,大概自己又死了……啊不对,是角色又死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哪里气场不太对,经常会接到领便当的角色,拿了最佳新人的处女作《旅途中的故乡》,以及蝉联最佳男配的《千机》和《昼与夜》这两部最有名的,三个角色全都死了。

 

  不过他对这种事倒是不甚在意,特地发了两条语音安抚了下黄少天,转移话题和他聊起了叶修和苏沐橙,见他又能爆手速刷屏了才安心道了晚安。

 

 

  这一周的周末,也是两人相约为黄少天演唱会上的那首歌排练的一天,正好公司也让他们俩这一天来把《尘归处》的合同签了,喻文州瞄了一眼,黄少天的片酬是十八万一集——作为影视圈刚出道不久的新人,这个价位已经相当可观了,比他拍网络剧肯定翻了一番不止,而《推理时间》剧组最大牌的肖时钦拍一集也就这个价,当然他拍正常的电视剧肯定要更高一些。

 

  两人和制片方寒暄了一会,就把人甩给了魏琛来应酬,直接去了蓝雨培训包装未出道新人的训练营练歌房。黄少天还自己背了把吉他来,在干正事之前先献宝似的和喻文州唱起了他串烧的第一首歌,《誓约之夏》——如此玛丽苏的歌名自然来自喻总的十六岁黑历史单曲。


  -Tbc-  →(九)

评论(81)
热度(907)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