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六)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少天宝贝生日快乐!说好的双更第一更~惯例粗长,坑品好,放心跳!

·感觉大家都在写高上大&感人至深的故事,只有我在写逗比连载【扶……算了都是爱,本章好大一个翻糖蛋糕送天天,我和喻总一样爱你=3=

·标号越来越多了,以后只放初章:(一)和上一章:(五)啦,每章后面会添加下章传送门方便阅读,全文TAG:,欢迎订阅(づ ̄3 ̄)づ╭❤~


 刚在心里许了个不为人知的诺言的黄少天此时心情莫名很愉悦,见喻文州还在和导演一起看小监测屏上的回放,也乐颠颠地跑过去跟着一起看。果然不出他所料,摄像机当时已经推上去拍他面部特写了,并没有把喻文州转身前的最后一个眼神收入镜头,尽管有些可惜,但自己的表现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对方的出色演绎吧。

 

  “少天最后这里可以拿去评个国际艾美奖了。”喻文州和导演笑着说,又朝黄少天点点头,示意他去一边说话,边走边说道:“真的演得很好,回头方不方便给我看看你下半年的计划?”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吐槽“那你最后那里就可以直接拿奥斯卡了”,就被他后面那句震住了,吭哧了半天才不可置信地问道:“……你的意思是?”

 

  “黄少这么有实力,现在就够火了,今后必然要大爆啊。”喻文州语气十分诚恳地说,“我想沾个光你看行吗?看在我们好歹是……”

 

  “我靠靠靠靠,男神你就别玩我了!”黄少天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你也真忍心,你看看我,刚才眼角都要有翔划过了,你造不造我巴不得每部戏都和你演啊——!”

 

  “呵呵,还是要看档期的,也要和方哥那边商量,你先别太放心上,有合适的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喻文州抬手看了看表,“你今天还有几场?等下也要回公司吧,我们一起?”

 

  他内景的戏份至此就结束了,剧组安排拍摄任务的时候也是本着少耽误他时间,让他最先走的意思。黄少天没想到喻文州居然要等自己一起走,不过也有点习惯了,毕竟自从接触这个人开始,他就从来没按套路出过牌,时时刻刻惊喜不停。 

 

  “还有三场,”亲眼见识了男神零NG的本事,黄少天正处于满心不甘示弱的劲头上,便没客气,干脆应下了:“那你等我一下,很快的,和男神搭过戏现在整个人都神清气爽圣光附体打了鸡血似的,嘿嘿。”

 

  和喻文州同框好像真的能获得某种鸡血BUFF,几位主演不用说,连群众演员都非常配合黄少天的心情,又是连续三条一遍过,然而本该喜出望外的导演此时的表情却不知为什么有些沉痛。

 

  “筒子们——大家辛苦了,休息一下,我来和你们讲一个悲伤的故事。”导演沉稳地扫了面前人一圈,双手用力抹了把脸,“由于大家今天的表现太给力,咱们这集片尾的花絮马上就要没着落了。”

 

  整个剧组顿时笑成了一团,统筹小声说了句“还有明天呢”,立刻被导演用眼神杀死了;摄影师一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一边建议道:“没事……噗……我可以抓拍一些日常片段嘛,哈哈哈,尤其还有我们大家的男神在。”

 

  剧组一众人纷纷响应,再次集体化身迷妹,围绕着喻文州展开了第二轮求握手求合影。一旁的戴妍琦和黄少天的戏份基本是绑定的,也完成任务准备回去了,她想着摄影师刚才的话,滴溜溜地转起了眼珠,瞄着围着喻文州的人没有那么紧凑了,脆生生地开了口:“男神!能不能满足我一个小心愿啊?拜托你啦文州哥,我也特别特别喜欢你啊,不比你旁边那个痴汉粉差!”

 

  她年纪最小,还在上学,人长得可爱嘴又甜,本就讨人喜欢,黄少天自然也不是真的看她不顺眼,只是已经熟到了忽视性别差异的程度,而喻文州更是待人和善的业界典范,当即主动走了过去,很绅士地问道:“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躺着中了一枪的“痴汉粉”好像嘴角抽搐着想说什么,但到底碍于喻文州的态度,硬生生给憋了回去,只能在边上默默磨牙,脑门上缓慢轮播着一行字幕——我看你能玩些什么花样呵呵哒。

 

  男神微笑着一步步靠近自己,还配上这么苏的台词……平时再怎么大胆生猛,她也还是个小姑娘,这时终于显露出本性来,微红着脸小声说:“呃……就是最近,很火的那个,壁咚啦——肯定有万千少女都YY过被你壁咚的情形,哈哈……”

 

  喻文州了然地点点头,戴妍琦本来就站在墙边,他毫无高能预警地就直接执行了指令,顿时引得尖叫声四起。手臂撑在墙上的时候他还稍微想了想,觉得好像差了点什么,于是居高临下地低下了头,凑得更近了些。

 

  周围已经炸成一片了,只剩下导演还保留着少许理智,当即踹了摄影师屁股一脚——这么好的花絮不拍还等什么。

 

  “这样就可以了吗?”喻文州温柔而专注地注视着对方,其实他有点想笑场,怎么有种抢了兄弟媳妇儿的感觉呢,“还是需要配合点台词什么的?”

 

  “……就、就那个,你那个总裁表情包里的就行……”戴妍琦以教科书般的少女漫女主星星眼掩着嘴说。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这么会玩,黄少天设身处地地想想,表示真心服。

 

  喻文州并没有真的演过那一类角色,都是网友恶搞的产物,如果不配字也没有很强的总裁即视感。然而只见他眼都没眨地突然变了脸,勾起一边唇角邪魅狂狷地笑了一下,低哑着嗓子说:“呵,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这回整个剧组在静默了一秒之后全都笑疯了,连平时不太跟着闹的肖时钦也几乎笑得直不起腰来,黄少天在快要笑劈叉的同时还不忘暗自惊叹喻文州无CD切换人物属性的神演技。短短几天的接触,他发现喻文州不仅温和有礼、谈吐有度,也真的是个很有意思又挺爱玩的人,怪不得不怎么见他忙于应酬人缘还能这么好,完全和部分媒体塑造出来的高岭之花现代男版小龙女形象风马牛不相及嘛——虽然不排除这是蓝雨的一种包装策略。

 

  戴妍琦爽够了直接掩面奔逃满棚乱跑去了,摄影助理是个年纪不大的有些腼腆的小男生,弱弱地举了下手问道:“男神,我也想感受一下行吗?”

 

  其他人赶忙起哄推着他上去,喻文州微笑点头示意没问题,于是接下来有一就有二,差不多所有工作人员都轮了个遍,场面一片混乱,连想要保留着点威严的导演都满脸僵硬的就给推了上去,最后欢天喜地的捧着脸下来了。黄少天怨念地看着沉浸在一片欢乐海洋中的男男女女,在心里默默对手指,妈蛋,人家才是最想感受男神壁咚的好吗?

 

  和周围人气场截然相反的这位很快引起了跑过几圈终于冷静下来的戴妍琦的注意,她一秒由苏粉切换成CP粉属性,眨巴着眼睛满脸天真地提示道:“文州哥,你头号痴汉粉散发的怨念都要冲出天花板了,快抽空临幸一下他吧。”

 

  喻文州闻言望过来的时候,黄少天还没回过神,真有几分被打入冷宫后的凄凉幽怨模样,剧组人员又陷入了新一轮的喷笑状态。在喻文州进组之前,所有人就都知道黄少天是他的真爱粉,两人又刚上演完比较基情的戏码,这下哄得更厉害了。

 

  “我……不用了,我靠别这样!”黄少天满脸窘迫,“你们行行好成吗,我还想在我男神面前好好做人,真的。我说那谁,小戴,我看你是彻底不想混了是吧……”反抗无果的他急忙求助地朝喻文州使眼色。

 

  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被推到自己面前的人,对他的求救信号熟视无睹,满脸都是“我懂的来来来不要羞涩快让朕好好临幸一下my心肝黄贵妃”。

 

  当然这依然来自黄少天格调清奇的解读。

 

  见喻文州和剧组统一了战线齐心协力要玩死他,他只好破罐子破摔地自己靠上了墙——算了,“小妖精”也好、“爱妃”也罢,男神咚下死,更上一层楼。

 

  喻文州大概是一直单手撑墙有点累,这次换了另一只手来咚,有些挡住了众人的视线,而两人身高相若,又有手臂作遮挡,逐渐逼近后看上去简直是要亲上了的节奏,妹子们的尖叫声都要把棚顶掀了。

 

  但喻文州这一次既没有换上总裁脸,也没用苏破天际的柔情眼神,只是很平常地望着他。

 

  ——卧槽,太近了,卧槽卧槽,男神你闹哪样,真的太近了……咦这洗发水什么牌子的,回头得想着问一下,好好闻啊。

 

  “不好意思,少天。”喻文州强忍着笑意说,“我实在没台词了。”

 

  “……”没事,你的脸比台词好用多了,我已经飞起了。

 

  “厚此薄彼好像不大好,不然多咚一会作为补偿?”说着他戏谑地眨了眨眼。

 

  就算黄少天明知道他是在跟自己闹着玩,但那近在咫尺的卷翘睫毛飞快地扑扇了两下,瞬间就在心里掀起了中心风力十七级的台风。

 

  “……噗。”喻文州终于撑不住笑场了,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黄少天表情的魔性程度,比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有过之无不及,不过一会儿的工夫,他都在脑内做出三套表情包了。在一片善意的欢笑和起哄声中,他放下了手臂,导演也总算想起宣布休息时间结束,轰着众人继续开工了。

 

  两人的助理看够了热闹就收拾好东西先出去了,喻文州正要回头叫他一声,就见他还僵直在墙上,忍不住走回去小声逗他说:“不用这么受宠若惊吧,你想玩什么我都可以配合的,头号痴汉粉幸福吗?”

 

  “……咳,不闹不闹,刚才那段拍没拍下来?”黄少天正有些尴尬地摸着鼻子,喻文州刚才低下头一笑,额发轻轻扫过了他的鼻梁,不知怎么到现在还是有些痒,“我去和导演说一声花絮别播我们俩这段吧,你来演就已经够……”

 

  “少天,”喻文州义正言辞地打断了他,“不是说好了做彼此的big leg吗?”

 

  嗝儿——黄少天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厥过去,他心说夭寿啦男神你谁啊之前没人找你演喜剧角色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就没发掘出你这项点到最高的技能点呢。

 

  喻文州见他微启着唇,一脸石化了的样子,不禁笑弯了眼。他想了想,又福至心灵地补充了一句黄少天在微信里经常和他说的:“么么哒。”

 

  黄少天,萌卒,享年二十四岁。

 

  到了回公司的车上——自然是坐的同一辆,黄少天的小助理正自己开着车,寒叶飘逸了一脸,而两人都回归了正常状态,讨论着一些正常话题。

 

  “你觉得这个剧组怎么样,是不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寒碜的小剧组啊,哈哈哈。”黄少天受命而来,正帮着导演试探喻文州的态度,不知道方世镜之前有没有和他提起过《推理时间》有立项搬上大荧幕的打算,如果还能请到他来客串,以喻文州的票房号召力,哪怕就是去露个脸也是极好的。但他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尽管两人已经算得上比较熟悉了,那也不能喻文州意思意思说大腿随便给抱,他真就恬不知耻地抱着不撒手了。

 

  寒碜归寒碜,喻文州对这个剧组的整体印象还是不错的,这个全员都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班底不仅有活力,也很有能力。一开始花痴的劲头过了,真到正经工作的时候,顿时全员摇身一变,忙而不乱、效率极高,而且个个身怀十八般武艺,听说导演还负责一部分美工和剪辑,之前负责化妆和服装的姑娘居然要兼任场记,货真价实的一个能顶仨。

 

  “挺好的,这样的小剧组人员之间关系亲密、凝聚力强,有时候反倒要比浩浩荡荡百十来人的那种更有工作效率。”喻文州中肯地评价道,“我之前听方哥说《推理时间》明年有立项拍电影的打算,蓝雨也打算投一部分,到时候这个班底必然要进行一次大换水——嗯,这样一来也算有利有弊吧。”

 

  没料到他直接说到了这么远,黄少天迟疑地问道:“那你……?”

 

  “肯定跑不了的,”喻文州笑道,“不过估计是很酱油的那种,一方面是档期原因吧,再者我不是刚演完这个医生,再去演个存在感强的角色,观众的违和感都要冲出放映厅了。”

 

  吃了一剂定心丸的黄少天整个人都好起来了,连忙卖起了乖:“诶嘿嘿男神说的是,我就这么一问,我是真的巴不得每部戏都和你演啊你造不造!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我本质是个痴汉粉的残忍事实,我以后也不收敛了,喏——在你面前玩手机总怕被看到,还是直接坦白从宽了吧。”

 

  “造,我真的造。”喻文州沉稳地答道,又看着黄少天举到他面前的手机,不禁失笑,“我还以为是多大尺度的呢,少天喜欢这部?”

 

  锁屏上是一张他灰白色调的侧颜,微微翘起的唇角却含着一丝苦涩,比现在看起来要嫩一些——这是他在电影《千机》中的单人海报。

 

  “嗯嗯嗯,最喜欢的几部之一,不过《千机》是我看的遍数最多的。”黄少天用力点着头。

 

  “我也很喜欢这部,别说,我好像也是看这部的遍数最多。”喻文州笑着应和,眼中现出怀念之色,嘴上却打趣道:“现在想要把我们几个凑到一起,片酬方面的投入,保守估计就得两个……三个亿?”

 

  说到《千机》这部电影,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不仅一举捧红了近几年最为活跃的几位影坛小生,还历史性地打破了长久以来内地拍不出优秀警匪片的偏见。影片时间线跨越十年,几个主要角色却大胆地全部选用了年轻演员,平均年龄不足22岁,却个个演技爆发,将复杂纠缠的人物关系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当年送选各大电影节、各家颁奖晚会时,《千机》风卷残云般横扫了各类奖项,由于没有女主角,两个最重头的也没落下——叶修因此获封影帝桂冠,喻文州也首次斩获金影最佳男配角,可以说是他众多优秀作品中一部很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噗,你们几个随便出一个票房就有保障了,谁那么想不开还要凑齐你们几个啊,召唤神龙吗?其实你的每部电影我都喜欢,你下个月要拍的那个《纸爱》,我还特意去补了下原作呢,怎么样是真爱吧?”

 

  “嗯,真爱不掺水,我都只是大略看了看剧本,怎么样,好看吗?”

 

  “哎青春题材的你懂,磨磨唧唧的,也就那么回事,我全程把男主代入你才看到了结尾。”黄少天实话实说,“我都没太想到你会接这种商业片,不过没堕胎没出国没死人,男主也确实挺适合你的,导演是前影后名气够响,编剧也是很厉害的那位?还是很让人期待的啦。”

 

  “我虽然想拿奖,但也要赚钱的啊……”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你男神最近都要吃土了,我下半年档期挺多空闲的,如果有合适的电视剧我也想接。”

 

  “……”据黄少天所知,喻文州完全没什么烧钱的嗜好,估计是投资了什么大项目,他也没多嘴问,“演电视剧跪求打包带走我啊,我也吃土……对了刚才就想说来着,我这不是刚签了咱们公司嘛,又一上来就忙活EP的策划,实际下半年也没出什么具体安排,就这个月折腾了点,等你下个月进组了,就轮到我休息了,嘿嘿。”

 

  “是吗?”喻文州抬眼看了看他,“我看未必,要是真那么闲,记得来探班。”

 

  “真的吗!!!我可以去探你的班吗!!!”黄少天咆哮脸,“我天天去!真的!这可是你自己说让我来的,不带后悔嫌烦的啊!”


  -Tbc-  → (七)

评论(52)
热度(867)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