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五)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粗长is my风格,不坑is my原则【严肃←用中文比较押韵23333

·之前居然敢放话说要在少天生日之前完结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扶……少天生日当天双更,这次要是再打脸我就……嗯,任观众老爷们蹂躏【躺平

·前文:(一)(二)(三)(四),方便追文可以订阅全文TAG:


  导演刚想说话,就被黄少天前所未有的迫切又渴求的求教眼神看得噎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才道:“刚才的感觉挺好的,就是那口气抽得明显了点也长了点,再自然一些就OK……喻老师辛苦了,我们再来一遍。”

 

  第二遍很顺利地过了,黄少天稍微松了口气,站在原地放空了几秒才发现自己满手心是汗,指尖都在微微发麻——这是个好现象,他刚刚很入戏,剧中设定他在心理医生面前就应该是有些紧张甚至是被压制的状态,喻文州也朝他赞许地笑了下。

 

  但他现在的感受真是,百感交集。他很清楚自己这种比较依赖表现派手法的表演者,如果想要进入身心都入戏的状态,通常需要经过诸多心理暗示才能逐渐沉浸其中,过去的他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而刚才显然不是,也根本不需要。

 

  喻文州不仅整体气质形象掌握得准,细节之处也非常活,这正是表现派一流最推崇的方式——某个一闪而逝的眼神或是哪个不显眼的小动作,都将人物特点、年龄状态乃至当前情景下的情绪变化表现得极其到位,甚至可以说是推上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也同时让和他演对手戏的演员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情境中去,从而自然而然地表现出人物应有的心理状态。

 

  这无疑是在带他,却又不是刻意为之。

 

  感激与感动不必说,他也早就了解喻文州的实力,否则不会多年来发自内心地把他当成唯一的偶像崇拜;这一路走得太顺,尽管他为人好学又上进,仍难免会有“老子就随便演了个网络剧都能红”的自满情绪,因而这一次比起圆梦更有意义的是,他非常清醒地意识到了差距。

 

  这些年他也跟过一些剧组,见识过不少大咖对戏,那是真正的交锋、对垒,尤其在双方都采用单纯的表现派时,“飚戏”无非就是这么回事。他原本也做好了气场上被压一头的心理准备,但是——完全没有,和喻文州演对手戏根本感受不到一丁点压迫感,很容易就能接住戏,哪怕在这样角色气场本就相差一截的戏里,他也只感受到一股近乎柔和的力量在促使着自己迅速进入最佳状态。

 

  无需营造任何压制对手的氛围以凸显自己的存在感,反而能够在不经意间引导对方入戏,这已是非常高的境界,更是通过无数角色打磨的丰富经验造就的彻彻底底的硬实力差距。

 

  这样想着,他并没有丝毫气馁,很快回了喻文州一个感激外加痴汉的笑容。再转过头时,微微垂下的眸中满是尚未来得及收起的温暖笑意与星星点点的火光连成的昂扬斗志。

 

  由于是在同一场景下,接下来就要跳着拍临近结尾的推理部分和嫌疑人归案那一场戏。又是高语速的大量台词,黄少天一边瞄台词本一边灌了半瓶水进肚,就听见刚才还在和导演探讨着什么的喻文州突然唤了他一声。

 

  “欸——喻老师有什么指教?”黄少天笑嘻嘻地凑了过去,学着剧组的人的叫法逗他。

 

  喻文州身上还套着白大褂,鼻梁上的平光镜也没摘,但完全和戏里是另外一个人了。他扬了扬眉,故作一本正经地扶了扶眼镜,说:“的确有指教。”

 

  “!!!”黄少天立马摆出一副小学生上课认真听讲的模样,就差把手背到身后去了,“你说你说,我保证当成人生格言,每天回家沐浴焚香默念三十遍,子子孙孙流传千秋万代……”

 

  “……”喻文州觉得从打认识了这人,笑点都被拉低了,抬手一个爆栗打断了他,同时自己也破了功,笑着说:“别贫,说正经的。”

 

  “哦……”黄少天扁着嘴揉了揉额头,其实一点都不疼,只是为了掩饰炸得五光十色的内心状态——男神敲我额头了啊!!!这特么和损友往脑门儿上砸完全不是一个feeling啊!!!来套护士服再玩个性转,这莫非、莫非是要展开什么霸道医生爱上我的情节了吗!!!话说还能再来一下不?整个人都荡漾惹……我靠我就抖M怎么着了别说是M就算要我献出——算了还是留着点节操以后再掉。

 

  以黄少天超群的脑内语速,以上内心戏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等到喻文州再次开口,他已经迅速切换回了虚心求教脸。

 

  “怎么说,刚才的感觉很好,但还是稍微有点绷着了?”喻文州随手拿过他手里的台本翻了翻,“拿出最放松的状态就好,下一场最后那里,更需要你贴近真实的表现。”

 

  “嗯,好的好的,第一次和男神搭戏难免有点小激动,哈哈。”黄少天忙不迭点头,顺势抓住机会就着台本和喻文州讨教起几处细节部分的处理来,殊不知这一段小小的互动竟无意中激发出了两人早期CP粉的中坚力量——

 

  “我的天了噜,我本来以为是个单箭头……钦哥哥,对不起,我要叛变了。”戴妍琦眼神发直地捅了捅身旁的肖时钦,“萌了这么久肖黄完全没糖吃,现在还在我眼前出现了这么一个挂满了糖的新墙头,诱惑力太强,我要过去了,你不要拦着我。”

 

  认识这位小师妹几个月以来的耳濡目染让肖时钦毫无障碍地理解了她话里的含义,他心说我还拦着你,用不用我助你一臂之力翻过去啊?不过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一对,好像是有点萌啊……卧槽等等,这个思想不太好,要及时打住,嗯打住……都是被小戴给洗脑了。

 

  正直而善良的青年男演员缓慢而坚定地甩了甩头,却还是忍不住又朝两人的方向看了一眼。

 

  接下来是一场全员戏,导演已经喊了各就各位,而临近打板之前,黄少天满脑子转着的都是刚才喻文州把目光从台本上移开时看他的那一眼,实在有些耐人寻味——大概类似一种,“咱哥俩谁跟谁啊你和我紧张个什么劲儿呢乖啦等下好好演”的,自带台词的奇妙眼神。

 

  实际上喻文州想表达的就是“没必要紧张,加油”,意思也差不多,只能说,这十分有力地证明了人在翻译的时候都是遵循着自己的语言风格的。

 

  “Action!”

 

  “竟然真的是你……”戴妍琦喃喃道,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还夹带着小女生特有的受到欺骗后的委屈与愤怒。

 

  之前的一部分推理是男主作为画外音解说的,故而这场戏一开始就是女主的这么一句。黄少天被她这情感十分充沛的一声给喊回了神,一秒进入状态,眼里亮起了自信而耀眼的光:“而且,上次传讯你的时候,是不是自以为表现得很天衣无缝啊?你的人的确是毫无破绽没错,露出马脚的是——你的手机。哎哟真难得,终于露出了点我最熟悉的那种做坏事被揭露的表情,我还以为没机会在你脸上看到了呢。说回你的手机,内容都清理得非常干净不用担心,但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喻文州面上挂着陪小孩过家家的慈爱微笑,轻呷了口茶,正要开口就被打断了——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就不劳你开口解说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黄少天满脸自豪,煞有介事地按上了自己的胸口,随后在耳边比了个电话的手势:“我用你的手机给自己打了个电话,然后又给你打了回去——说起来我忘清通话记录了,你可不要骚扰我。好了,问题就出在这儿了,你向来习惯开震动,而当我给调成了铃声的时候,在一旁围观了全过程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李警官(肖时钦饰)表示,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未见过如此丧心病狂之人,拿小孩子的凄厉哭号当铃声啊,这安的什么心,啧啧啧……”

 

  喻文州不以为意地垂眸笑了笑,摘了眼镜放在桌上,显得略微有些不耐烦地揉了两下太阳穴:“个人爱好有些奇特,让李警官受惊了,实在很抱歉。”

 

  “卡!”

 

  这一声不是导演喊的,而是编剧,但正常编剧哪有这个权力,喻文州有点不在状况内地朝导演那边望了过去,倒是黄少天见怪不怪地撇了撇嘴,小声和他解释道:“编剧大大又要临场发力了,他就这样,你不要在意啊,经常现场改剧本的,不过他人确实很有才就是了。”

 

  编剧和导演嘀嘀咕咕了片刻,就把两人叫了过去,果然如黄少天所说,是要临时改剧本。

 

  “刚才的长台词,黄少这里改成一边说一边慢慢走过去,喻老师一摘眼镜,你就顺手把眼镜拿走,给自己戴上,然后在紧接着的揭露破案的关键证据的那一段,就可以真的推一下眼镜来做你的招牌动作了。”

 

  “喻老师的部分没什么变动,对黄少拿你眼镜的行为视若无睹就好了,后面也都正常走,没有影响的。”

 

  这段戏改得的确好,既巧妙地添加了一处笑点,也增强了有些生硬的强行推理过程中两个角色的互动感。两人各自应了后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笑,一旁刚爬墙过来的CP粉顿时被喂了一嘴的糖。

 

  刚改的这一段戏异常顺利地一次过了,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的“指教”真的起了作用,黄少天真的处于很入戏又很放松的状态,而其它几位演员不知道是不是也因为有男神镇场的缘故,都一个赛一个的状态绝佳,如果保持下去,今天比较繁重的拍摄任务甚至可能会提前结束。

 

  之所以说是“可能”,是因为接下来的一场重头戏还没拍完,谁都不敢提前泄劲。

 

  “顾医生,以你的阅历和层次,难道心里不明白那些人都是无辜的吗?不管你母亲的死是否与你有关,你的噩梦也早就在那时就结束了……我真的想不通,到底有什么必要去做这样的事。”肖时钦痛心疾首道。

 

  听完了黄少天推理始终淡笑垂眸不语的喻文州终于肯抬眼施舍给警官一个眼神——来了来了来了!导演和一众工作人员都在心里呐喊,就是刚才拍定妆照时展现了片刻的那个只有下半张脸在笑的神表情!

 

  “李警官自认为比我还要了解我的病人吗?其实刚才小朋友只拿出了其中一位的直接证据,虽然这已经超乎我的想象了,你真的很有趣。”喻文州很真诚地朝黄少天露出赞赏的神色,但在下个瞬间就被凛冽的寒意所替代:“不过说了也无妨,之后会有我的律师去和你们谈。她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全部都是潜在犯。”

 

  “没有人会去救受难的孩子,他们只能自救,”说着他短暂地闭了闭眼,似是自嘲地勾了勾唇角,“而自救的成功率显然小的可怜。我以我的判定去做我认为有必要的事,却不得不费尽心思去规避这世间的条条框框——这倒是没什么,毕竟不存在绝对合理的规则。而这一次也不过是我棋差一着,输得心服口服。”

 

  说罢他站起来脱去了白大褂,在场所有人都惊得朝后退了半步——即便不是直接杀人,这也是个身负多条人命的重案犯。

 

  “……嗯?”喻文州微讶地扫视了一圈,轻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随后便朝肖时钦走了过去,很平常地伸出了双手:“按照你们的说法,应该属于犯罪重大嫌疑人对吗?本来也得上铐子了是吧,来吧,省着大家担惊受怕的。”

 

  “……”被嫌犯牵着鼻子走显然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肖时钦不爽地从嗓子眼里哼了一声,动作利落地给人拷上了,上下打量了他一遍,才道:“事到如今,相信顾医生也没什么花样可以耍了,走吧。”

 

  喻文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在走到黄少天身边时,突然停下了脚步,偏过头颇为玩味地望着他:“破案辛苦了,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我会记得你的,祁逍。”

 

  这是医生第一次没有用“小朋友”来称呼男主,剧本在这里只写了男主面露不甘,望着医生的背影远去,直到他彻底消失在视线里。而导演则在之前说戏时特意强调了这里的眼神除了不甘之外,还需要掺杂着痛心、无奈及畏惧等等复杂的情绪。

 

  “你……”黄少天握紧了拳,摄像机推上来给他特写,导演都不禁屏住了呼吸,这条能不能过,全看黄少天这个表情到不到位了。

 

  一名出色的演员,眼睛必须是会说话的。短短几秒间,只见他眼中的不甘先是被极为真实的惧色所取代,紧接着交替闪过了愠怒和无奈,随后却仿若陷入了某种回忆里一样怔愣了一瞬间,最后则定格在黯淡下去的痛心与苦涩。

 

  “卡!好好好,特别好!又是一条过,大家辛苦了!喻老师和肖老师不用说了,我的语言在你们面前从来都极度匮乏,黄少今天也特别在状态,最后那几秒简直是你拍戏以来的巅峰时刻啊哈哈哈!”导演抚掌大笑。

 

  一旁的编剧都眼含热泪了,用力握着喻文州的手摇了半天不肯松,连声感叹说笔下的人物有机会让他来演绎简直三生有幸祖坟冒青烟——没有人比编剧更热爱自己创造的人物,他无法为每个角色书写完整的一生,只能用平板的设定尽量描绘出一个个生动的存在,是演员通过自己的理解给予了角色立体的形象,一个鲜活生命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乃至一个真实灵魂的深度与广度。

 

  这位年轻而有潜力的编剧现在只觉得自己对于这个角色的设定过于肤浅,配不上表演者极富有张力的表演,中二度爆表的台词从喻文州口中说出来甚至有了撼动人心的力量,他赌五毛这一集播出来之后肯定会有许多人真情实感地喜欢上这个三观扭曲的反派——哪怕是在不看脸的情况下。

 

  黄少天却还有些没缓过劲来,他出神地望着喻文州与人谈笑风生的身影,脑海里不断浮现的还是那人隐露阴鸷之色的最后一眼,他甚至觉得镜头可能并没有捕捉到这个眼神,但一直同他对视的自己却不会看漏他任何一个眼神,被那样的眼神看上一眼,该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真的有个穷凶极恶的犯人站在了手无寸铁的自己面前,恐惧笼罩着四肢百骸,从头冷到了脚,一动也不能动——在结尾处,他眼中十分有真实感的畏惧之色自然是来源于此。

 

  眼下他并不是被吓狠了没从戏里出来,他只是在想,一个网络剧而已,自己作为主演都没有特别放在心上,没说额外去做什么功课,和喻文州同等咖位的演员根本瞟都不屑于瞟一眼的这样一集就过的小角色,他究竟下了多大功夫去钻研、花了多少心思去揣摩。

 

  不比体验派要求的是表演者的天赋与敏感,单纯的表现派更考验一个演员的功底和专业素养,对于陌生的从未接触过的角色类型,必然要通过观摩学习大量案例以及不断比照练习才能窥得其中神韵;退一步说,如果收放自如的情绪表达都是靠着过硬的演技碾压,但那么多细节之处的小动作分明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再怎么有经验有天赋也做不到全部灵机一动地临场发挥。

 

  而从喻文州拿到剧本到人进组,总共三天时间,先是花了一天来补剧,每天晚上还在陪自己闲扯……他对导演的说法深有同感,在这个人面前,语言完全是匮乏的状态。

 

  最大的感想是,简直分分钟想找金影奖评委组谈人生,带着大砍刀的那种。

 

  多年后的一场访谈中,黄少天坦言最初涉足娱乐圈纯是在玩票,在签约蓝雨后才开始认真谋划自己的演艺生涯,而决心专注于表演一途发展、想学着去做个好演员,则是在初次和喻文州演过对手戏之后。

 

  但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也不会说,回头看看实在太蠢了,不过每次回想起来又都忍不住笑意。他清楚地记得在那个实在算不得宽敞的摄影棚内,十几个人忙前忙后都显得人头攒动,一片人声嘈杂中,来自心底的声音却清晰的不得了。

 

  ——哎男神,文州,我有没有和你说过要粉你一辈子来着?忘了是不是顺嘴说出来过了,反正我这几天是天天在脑内咆哮,但这句绝对不是满嘴跑火车的产物;像你这样的,真正的演员,七老八十满脸褶子了我也乐意一遍遍地看。

 

  ——我和自己拉过勾了,说一辈子就一辈子,少一分一秒都算我食言。


  -Tbc-  →(六)


艾玛要准备爆肝了,除了这篇双更,还有篇特地准备的短篇生贺……毕竟喻总生日的时候给写了三篇,俩人都是我心肝,不能偏心是不www

有关表演艺术的方面全都是我随口胡扯_(:з」∠)_大家看个热闹就好哈,如果有专业的盆友实在见笑了【掩面

少天这边铺垫的差不多了,《双向痴汉》绝对名副其实,信我,马上要轮到喻总了=w=

评论(49)
热度(903)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