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四)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依然持续粗长更新,坑品嗷嗷有保障【拍胸脯

·迷妹们期待的喻总演变态,抱歉食言了迟了一天才发【跪

·前文:(一)(二)(三),全文TAG:,直接订阅不错过更新哦~


  平常无论圈内还是圈外都没有什么联系特别密切的朋友,这几天突然多了这么个好像永远有说不完的话的新伙伴,喻文州还觉得挺新奇的。他无意用话去套黄少天的身世背景,只是很放松地陪着他东拉西扯,但从一些涉及圈内秘辛之类的八卦话题中,多少能推测出黄少天家里一定是有圈内背景的,他下意识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全部黄姓的圈内前辈,转念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是名人,好事的粉丝肯定扒得比他全面彻底。虽然清楚如果自己开口问的话,对方就算不情愿也一定会告诉他,但不太礼貌是一方面,不想利用黄少天的欣赏崇拜的情绪也完全压过了好奇心,最终他对黄少天的个人信息是一字未提,倒把自己的经历和喜好抖露了个七七八八。

 

  三天时间一晃过去,黄少天除了刚开始时会偶尔暴露一点紧张情绪,交流过程中显得有些颠三倒四的,后期很快就展现出他参加选秀时把评委全部唠蒙圈,导致对话环节大多被剪——极其健谈的强劲实力;圈内圈外、天文地理,乃至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同时也见识了他男神闷声吐大槽的高深功力和表情包的正确使用方法。

 

  聊多了他才发现喻文州简直是表情包狂魔,叶修标志性的嘲讽表情、王杰希魔性的大小眼、韩文清散发着王霸之气的钱包脸,以及黄少天在《推理时间》里每次到了破案关键时就会做的一个假装扶眼镜的动作然后眼神瞬间变犀利的动图,当然还少不了他自己那一套谜之微笑的霸道总裁系列,都是他使用率最高的几套表情,最主要的是人家用得非常恰到好处,有画龙点睛的奇效,黄少天几乎次次笑喷,又被萌得不行。他揣摩着喻文州一定是个脑内弹幕特别丰富的人,前两天俩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自己那神奇的表现,估计他脑子里闪过的弹幕都能挡住自己脸了。

 

  这两天他和喻文州自然是混熟了些,被调侃也敢回击了,只看聊天内容,不知道的还得以为俩人是多年好哥们呢。临进组的前一天晚上,他翻来覆去地叮嘱自己明天一定要控制,绝对不能再和第一次见面时一个状态,在蓝雨内部丢丢脸也就算了,丢脸丢到剧组去实在不太好看。

 

  然而愿望通常是美好的,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进组当天,黄少天奉命在外接应大家的男神,喻文州提前十分钟就到了——还好他提前了十五分钟出来等。喻文州穿了件卡其色交叉V领薄毛衫,既修身又很休闲的感觉,很低调的就带了一个助理来。在下车摘了墨镜朝他微微一笑的那个瞬间,被他魔性的总裁表情包洗脑了好几天的黄少天依然没受到丝毫负面影响,被秒杀了好几个来回才回过神和他打招呼。

 

  暗自唾弃自己也就这点出息了,黄少天一路上都在煞有介事地邓摇,而带人进了内景摄影棚后,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挺有出息的。

 

  喻文州在经历了一波“妈呀——文州欧巴啊啊啊啊!”、“喻总真人怎么这么帅嗷嗷嗷还要什么我!!!”、“我靠你们……剧组爱呢?我都要被帅晕了没个来扶的?”、“喻老师您别见怪啊哈哈哈大家都特别喜欢你盼了太久了实在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交织的音浪攻击后,心情略微有点复杂。

 

  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这种满眼都是迷妹、其中还有好几位男性的情形倒是不算什么,虽然他还真是第一次在剧组内部遇到这样的架势。

 

  他只是觉得黄少天之前在驴他。

 

  嗯,人是都炸了没错,演女主的那个眼睛也的确是绿的,但是什么叫上到导演下到打杂的?现在跟着摄影一起调整打光板的这位——他对自己的瞬间记忆力还是挺有自信的,就是刚才唯一一个比较内敛地自我介绍说是导演的吧。

 

  这干的不就是打杂的活吗?算上演员,整个剧组总共就这么十来个人,还分什么从上到下啊?这回喻文州脑子里的弹幕才真是都要飞出来了,但他还是满脸淡定地维持着男神范儿,挂着自带开花背景效果的微笑轮流和人握手拥抱了一遍,这才见着了一直隐匿在人群后方的一位熟人——出品方雷霆影视的当家一哥肖时钦。

 

  说是熟人,也只是相对而言的,由于并没有过合作,两人不过点头之交,一定要说的话,其实还没有刚认识三天的黄少天熟。肖时钦和他同岁,比他晚出道了两年,科班出身的普通背景,是几位当红小生中为数不多的电视咖——听说最初本来是因为资源有限,后来倒是真在电视圈找准了定位。他人气很稳定,但从来没有大爆过,中规中矩的颜值和演技,也拿过不少奖,只是个人特点不太鲜明,又演多了中央空调类型的男二,戏路有点局限住了。

 

  他在《推理时间》中饰演的角色,是个存在感薄弱但戏份仅次于两位主角的配角,类似于《名侦探柯南》中的目暮警官,就是每集都要出来混个脸熟,然而并没有人会太在意的酱油警察——明摆着就是来捧新人的,也是喻文州最担心的那种公司要他捧人的方式。

 

  不管他再怎么对黄少天有好感,肖时钦的这个角色如果问到他头上,他是绝对不会接的——白开水一样谁来演都没差的角色,却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全程跟着剧组跑。不过《推理时间》最终意外爆红,本是秉承着奉献精神来参演的肖时钦倒是阴差阳错地借上了这剧的势,涨了不少人气;作为戏份最多的男配,他饰演的小警察和黄少天饰演的男主配成的CP也是最火的,着实小爆了一把。

 

  肖时钦一见喻文州朝他这边看了过来,立刻笑着走上前和他握了手,两人寒暄了几句,发现对方看着自己的表情都带了点同情和理解,顿时一同笑了起来。

 

  “黄少真的很不错,我都要甘拜下风。”肖时钦谦虚道,“绝对是大荧幕的料,如今签了蓝雨更是要一路水涨船高。刚听说你接了这个角色,我本来还怪诧异的,再一想想倒也挺合情合理。”

 

  “那女孩各方面条件也都很好,”喻文州很自然地接受了黄少天已经是自己人的设定,笑着点了头,礼尚往来地客观评价了一下,转而打趣道:“你这一下肯定不白捧。”

 

  “可不是吗?”肖时钦心说连你都来了,我哪还敢说自己是在奉献了,他朝那两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半真半假地笑着自嘲道:“我现在觉得是他们俩捧了我才对。”

 

  “其实我也是来借你们东风的。”把自谦说得跟真事儿似的,喻文州顿了顿,斟酌了一下才试探着问道:“以这剧现在的话题度,按理说应该不愁赞助了,怎么剧组还走这么艰苦朴素的路线?”

 

  像是事先料到他会有这么一问,肖时钦很快解释道:“第一季本来已经拍完了,当初压根没想到能爆,公司签的都是独家赞助和网络播放权,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但也没什么办法,赞助商那边也都巴巴地等着第二季开拍呢,可惜剧本还没写好。最近正在拍的几集属于类似一点五季的特别篇,故事无关主线,长度也长于之前的单集,都是公司为了保持话题度额外拿出来的预算……哎你也知道雷霆的那个资金运转,我都心累到麻木了。”说着说着肖时钦忍不住吐起了苦水,喻文州赶紧提起蓝雨又签了几个新人,全都是男的——至少你们还有萌妹,成功安抚了肖时钦千疮百孔的心。

 

  这边心甘情愿自降格调的两位大咖愉快畅谈的同时,剧组的男女主角则保持着戏里戏外同样相看两厌的状态,进行着不大友好的交流——

 

  “哎我说你个小姑娘家家的,能不能矜持一点、内敛一点?盯着我男神看个没完也就算了,别一副要饿虎扑食的表情成吗?”黄少天满脸嫌弃。

 

  “关你什么事啊,那也是我男神好吗?”戴妍琦白了他一眼,继续作迷妹状捧脸,“文州哥真人比镜头里还帅!而且好有气质啊!”

 

  “啧啧啧,叫我师兄叫那么亲干嘛,真是要替你钦哥哥鞠一把辛酸泪,看准了那才是你大腿,‘文州哥’是我的大腿好吗?”他边说边用力拍了身旁小助理的大腿一下,酝酿出一句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中式英语,还夸张地拖起了长音:“My——big——leg——,do you understand?”

 

  “……黄少,”小助理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操着一口标准的美式口语字正腔圆地说:“Your big leg is watching you……”

 

  还好化妆小妹——今天也临时负责服装,及时出场拯救了中了瞬发僵直BUFF的黄少天。她手里拿了一件白大褂和一副金丝眼镜,满脸堆着笑朝喻文州走了过去:“那个,喻老师,我觉得剧组给您准备的服装还没有您自己穿来的这身合适,您还需要看看吗?不然直接套上这个就可以了。眼镜的话,本来是为不太能驾驭这个角色的演员准备的,通过摘眼镜来营造那种反差感,您的话肯定不需要这种额外道具辅助了,戴不戴就随意啦,看您的意思。”

 

  “……”这个剧组寒碜的程度已经要刷新喻文州的三观了,他扫了一圈,后知后觉地发现,除了已经换上了警官制服的肖时钦,其他人好像也都是穿的自己的衣服……他认命地把东西接了过来,当场就套上了还带着点消毒水气息的白大褂,试着戴了下眼镜,“我也随意,看导演的意思吧。”

 

  他这边刚一戴上,就从两个方向传来了相同的一声爆喝——“戴着!!!”

 

  一个是导演,一个是黄少天。

 

  导演刚从摄影脚架底下爬起来,边拍身上的灰边莫名其妙地看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正在装作四处看风景。

 

  “喻老师不好意思啊哈哈哈,我实在太激动了,您这个……我已经词穷到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您快看看大家的表情感受一下。太对劲了,怎么就能这么符合呢,像从剧本里走出来的一样。哎那谁,来来,赶紧给喻老师拍个定妆照……什么?这还没化妆呢?我看不用了都,啊不行,人设是三十岁左右的是吧,喻老师皮肤状态太好了,你看看再怎么调整下。”

 

  黄少天的想法和导演差不多,实际上无论是医生还是戴眼镜的角色,喻文州过去都有演过,但到底比不上亲眼所见来得刺激。比起初次见到偶像时单纯的头脑炸裂,他现在明显能感受到自己血流在上涌、心跳在加速。之前最大的梦想就是让喻文州在他的演唱会上唱他的歌,紧接着排到第二位的就是和喻文州演对手戏,虽然已经做了充足的心理建设,而等真到眼巴前儿了,尽管更多的还是渴望与迫不及待,他仍不免有些紧张和不真实感。

 

  喻文州自然也听到了黄少天那一声喊,一边忍俊不禁一边默默腹诽怎么客串个角色还要拍定妆照,为了造势简直物尽其用啊。不过他向来谨遵五好演员守则,十分配合剧组工作,让干嘛就干嘛——整个拍照过程中都伴随着导演亢奋的大喊:“特写——!快推特写,大特写!喻老师那个表情,特别到位,真没话说……侧脸也要!多来几张!”

 

  而黄少天不过是在一旁远远地看着,便暗自吃了一惊,立即从热血上头的状态中冷静了下来——都说对戏如同交锋,他的好胜心这下彻底被激了起来。如同喻文州之前夸他的那一句,表演艺术的三大流派,他最擅长表现派,也算是他们科班出身的一大共同点,当然,一个成熟的表演者通常是三种混用的。喻文州的每部作品他都看过不止一遍,他一直以为喻文州要偏向体验派和方法派一些,可只看他刚才戴着眼镜和摘下眼镜之间表情调整,分明是一次技巧堪称炉火纯青的表现派标准示范,黄少天甚至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如此快速且精准地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唇角的弧度没有丝毫变化,眼里的笑意却在瞬间转为了冷意。

 

  为了节约大家的男神的宝贵时间,喻文州的戏份又基本都在内景,全部要在第一天拍完,第二天只有很小一部分作案的外景以及视情况安排的一些补拍,因而当天的拍摄任务很紧,也容不得黄少天再想东想西了,上来第一场就是两人接到委托,初遇喻文州所饰演的心理医生,通过装病来试探他,但很快被识破的一场戏。

 

  这场戏没什么难度,对三个人来说差不多都是本色出演,戴妍琦是风格奔放的迷妹,黄少天是表面淡然内心炸裂的迷妹,喻文州则保持平日里那种令人如沐春风的温柔可亲状态就可以。

 

  开头看起来很轻松,实际上这一集的整体基调很沉重,虽然还是穿插着不少有趣的梗和男女主角惯常的插科打诨,但都不用去和之前的那些探究灵异超自然现象的欢乐剧情比,哪怕和之前的几起血腥的命案相比,都足够致郁,却也推动了男女主角的重要成长。

 

  喻文州所饰演的心理医生在儿时曾受精神状态不稳定的单身母亲虐待多年,而他的母亲在他十二岁时死于煤气中毒,剧中没有明确交代是否是他所杀,但以他双商极高、心狠手辣的设定来说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但这却是他直接杀害的唯一一个人,还是在无法追究法律责任的年纪。

 

  心理医生和心理咨询师还有所不同,简单的说就是一个是学医的一个是学心理学的,一个能下处方而另一个只能口头上给建议。这位医生在专业方面堪称天才,二十五岁博士毕业,交际方面也很有能力,毕业后就在导师保荐下进了当地最大的医院,工作五年已是主任医师。在从业之后,所有他经手的单身母亲或是未婚先孕的女性患者,全部在病情有所好转后突然精神崩溃,结局或死或残,形状凄惨,无一幸免。偏偏他又在业界又享有极高的名声和口碑,经手的病人之多,发生意外的不过占了极小的比率。特征如此鲜明的受害人群,又直指他童年阴影,警方怀疑他已久,但不仅始终没有掌握到关键性的证据,就算掌握到了,唆使自杀的主观性也极难进行界定,因而多年来一直任他逍遥法外。

 

  这是个真正的变态,作案手段高超,伪装能力一流,可以说是男主所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最终还是老套路,一筹莫展之际通过女主的无心之言找到了一个直接证据,人归案了,邪不胜正,本该是圆满结局,然而在这一集末尾,警方把人带走的时候,医生最后望向男主的一眼却昭示着当代少年儿童最熟悉的反派著名台词——我还会回来的。

 

  男主首次被迫直面了他一直不想面对的残酷现实——总有法律也无法彻底惩治的犯罪者。虽然这个案件是独立的,并没有和男主身世相关的主线串联起来,但这个隐形炸弹埋得不要太明显,黄少天前两天就是根据这一集的剧本和喻文州探讨结局男主是不是会黑化。

 

  回到片场,眼下开始有挑战性的就是在第二场。整个故事中,男主的心理状态与之前经手的每一个案子都有所不同,由于心理医生出众的外表、完全无懈可击的表现,以及尚未知晓对方身份时,无意中看到他在喂一群野猫时无形中积累的好感,一直对自己的推理信心百倍的他第一次产生了动摇,在一切蛛丝马迹都指向这个人的时候,他潜意识里也不愿承认这个人是犯人,还是医生在第二次见面时就厌倦了他的试探,以轻视他的姿态默认了自己的罪行。

 

  “劝你不要再白费功夫了,小朋友。”喻文州起身从书架上拿了本书,又坐回到转椅上,双手交叠,随意地搭在桌面上,维持着一贯温和的笑,甚至带了点怜爱地望着黄少天,“过去的五年里,我被警方传讯八次,每次都不超过十二小时就要放我回来——当然这也是他们的规定所限……”

 

  “没有直接证据,我知道。”黄少天直接打断了他,缓缓吸了口气,才重新挂上了平日里游刃有余的笑:“如果我说我会找到呢?”

 

  “卡!”


  -Tbc-  →(五)

评论(39)
热度(837)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