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一)

·娱乐圈背景,双艺人设定,欢乐甜爽逗【咳咳还是有正经剧情的啦=w=

·部分涉及地名电台奖项学校一类实在编不出来就偷懒直接套用三次元的了,与现实毫不相干,金手指非常严重,架空纯扯淡向。

·自断后路,少天生日前完结(已打脸),日更可能,绝对不坑(这个保证),请放心大胆的跳ヾ(◍°∇°◍)ノ゙

❤对了明天我的无料《有一位话很多的伴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会出现在喻黄ONLY官方无料交换区,希望不要剩回来啊啊大家来和我换吧❤

 

  时针指向凌晨三点,已经躺下一个多小时的喻文州睁开了眼睛,确认自己头脑清明、毫无睡意,他轻叹了口气,没再继续挣扎,果断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客厅窝到沙发里,随手按开了电视。

 

  前一天刚从法国飞回来,眼下的状况勉强可以解释成倒时差,其实入行这么多年他早已练就了随时随地想睡就睡的神技,而戛纳电影节一结束,他的日程也没前些日子那么紧张,总算可以放松精神休养生息一阵子,这莫名的失眠实在来得没什么道理。

 

  这个时间段也只有音乐台还能看看,他换好台后拿手机刷起了微博。尽管已经过去了几天,铺天盖地的仍是电影节红毯图和他主演的《念念不忘》斩获金棕榈奖的消息在刷屏,这是国内影片第二次获封这一至高荣誉,距离第一次已有十余年,整个圈子都在沸腾。

 

  《念念不忘》是部少见的喜剧结尾的文艺片,主体框架是个平淡无奇的双向暗恋故事,却由于阵容强大、时代感强、情感细腻,结局又皆大欢喜温暖人心,难得的叫好又叫座,整个剧组各类演职人员包括配乐主题曲在内,去年在国内就大奖小奖拿到手软。导演是当初发掘他的名导汪启,时隔八年与恩师再度合作,着实令他受益匪浅,不仅对表演一道有了更深刻的属于自己的认识,更是因此第三次提名两岸三地最具影响力的金影奖最佳男主角。

 

  可惜依旧只是提名。

 

  少年出道,第一部电影就拿了最佳新人奖,之后更是蝉联金影最佳男配角,如果不是影帝之称始终有实无名,喻文州的星途可谓是一路顺风顺水。由于初始起点高,他甚至没有过几乎所有艺人都曾有过的花式试镜被拒、天南海北跑龙套的苦逼经历,从没为片约犯过愁不说,经常合作的还都是那几位上数的大导演,咖位十分稳固;这些年间即便出镜率不算太高、没什么爆红的人气,也始终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和稳定的受众,如今正是他事业蒸蒸日上的时期,可以说就差这么个有份量的奖就能顺利登上人生巅峰了。而在他还刚出道时,老东家蓝雨也不过是个没多大名气的演员隐退转幕后成立的小工作室,正是极有眼光的签下了当时还未显山露水的他,走鸿运押中了宝,才一步一步有了现在堪称豪门的规模。

 

  忆及一路走来的往事,喻文州有些放空地放下了手机,半出神地盯着电视屏幕。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光影斑斓明灭,映照在他轮廓柔和而不失英气的面庞上,恍惚间仿佛能看到从未停下脚步的光阴化作实体在流转——对比当年打着纯真校园派标签的青涩稚嫩面容,他出落得越发俊逸有气场了,是影迷和媒体都公认的有颜有演技,只是最佳男主角的评判标准很复杂,演技这东西又没有具体的衡量尺度,作品类型、定位乃至运气和评委的心情都很重要。每一次与最高荣誉失之交臂,评论也全是一水的“大家都感到惋惜,但毕竟他还年轻,以后还有很多机会”之类云云。

 

  没错,出道八年的他今年不过二十四岁,要是真在去年拿了金影奖,赫然就是继叶修之后最年轻的影帝。过早地接触这样错综复杂的圈子,沉浮多年的经历造就了他沉静如水、荣辱不惊的性格,而最初对表演的那份热忱和喜爱却没有被削减半分;可要说没有不甘心那也不现实,只是他已过了浮躁地渴求名利的阶段,从近几年重心明显倾向大荧幕开始,就更加专心钻研起了演技,因而接的都是一些不太吸睛但比较考验表演功底的角色,导致某家毒舌媒体嘲讽说他费劲心力地演些除了评奖什么卵用都没有的片子,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人气、钱、奖一样没捞着。

 

  但这其实只是个别现象,各类媒体无论影响力大小,简直像是遍布了他的隐藏粉,对他的言论称得上非常温柔友善,像这样的挖苦已经算是最刻薄的了。实际上喻文州也确实人缘极好,平日里待人随和、工作时认真敬业,不借绯闻炒作,更是与负面新闻绝缘,不仅是艺人同行,在经济公司、制片方等圈内人士那里也是有口皆碑。

 

  早些年忙于刚起步的事业,他整个大学时期相当于就挂了个名,因而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科班出身,有赖于几位名导精心打磨和个人天赋卓越,自然也少不了每位成功艺人必不可少的不懈努力,才有了今时今日的成就;他毫无圈内背景,一切全凭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打拼出来——一部部形式多样的出色作品见证着他的成长、所饰演的形形色色的纷繁角色同样演绎了他的蜕变,即便在现在的小生圈堪称演技派的翘楚,他对自己依然有着很清醒的认识,尽管比下是绰绰有余,却还有着不小的进步空间。

 

  被媒体喊了这么多年“准影帝”,一开始对于还是新人的他是莫大的褒奖,如今却已显得有些讽刺,然而再多次失利也从未让他失去信心和冲劲。

 

  既然迟早都是囊中物,等到达到自我极限的那一天,再接受那当之无愧的加冕也不迟。

 

  喻文州从短暂的失神中找回了自己,无声地笑了笑,再次拿起手机刷起了热门话题。本来只是随便关心下八卦,但一条正经新闻很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黄少天转投新东 高价签约蓝雨#

 

  这条话题热度不低,评论也是五花八门:“又是男艺人,你庙药丸。”、“我庙已彻底弃疗,从我喻身上捞的那点油水全拿来买这小子了吧。”、“黄少天正当红,蓝雨必然会用心捧,恭喜你喻要有新CP了。”、“黄少果然有眼光,你喻多少年不接电视剧,活脱脱一朵高岭之花,你庙,哦不现在也是我庙了,常年资源溢出,肯定不会亏待他的。”

 

  “庙”是对喻文州所属的蓝雨影视传媒的戏称,顾名思义,蓝雨旗下没有一位女艺人。据内部人士爆料,就连其训练营中都没有女学员,自然不是不收,是真没有能通过筛选的,天意如此,犹如命运〇之门的指引一般。哦对了其实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黑的说法——都是被蓝雨一哥那绯闻绝缘体一般的特殊体质给拐的。

 

  看了一连串的“你庙我庙你喻我喻”,喻文州都快要不认识这几个字了,不过黄少天是何许人也,他自然早就有所耳闻——去年在国内影响力最大的歌唱类选秀节目中拿了亚军,气质形象又很不错,在一群奇形怪状的参赛选手中本就鹤立鸡群,于是顺理成章地一炮走红。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他没安安分分地出个唱片来稳固人气,竟转而演戏去了,而这一不按套路出牌的展开反倒让他收获了更多的关注,如今正是红得发紫的话题人物之一,点进他微博首页,条条上万的转发评论。

 

  再来看看喻文州自己的,能上千就不错了。这点也不怪他粉丝不给力,实在是他微博太无聊了,连个日常和自拍都没有,全都是配合片方和代言的宣传,一眼望去,俨然一只低端营销狗。

 

  本该有点“但见新人笑”伤怀情绪的准影帝对这种事倒是不甚在意,只是在反思最近果然跑国外跑得太勤了,居然连这事的一点风头都没听说,自己好歹是蓝雨一哥,心情难免有些微妙。

 

  他倒不是担心黄少天抢他资源,毕竟两人咖位相差太远。而站在公司的立场客观地说,他也认为挖黄少天过来的决定非常明智;蓝雨纵然规模十分可观,旗下艺人却有着明显的断层,喻文州肩扛大旗站得太高,下面则都是些游离在二三线的艺人,不论是偶像剧、唱片业还是一些中端代言,蓝雨的资源都多到没地方用,正缺这么一位炙手可热又能够承上启下的存在。而黄少天在这个时间点签约蓝雨,显然走的不是与上家合约到期的正常程序,只能是不惜毁约被蓝雨强行挖来的,所以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如同评论里有人提到的那样,公司很可能需要他额外付出精力来捧这位八抬大轿迎来的公子哥。

 

  并不是对黄少天有偏见,选秀节目是怎么个流程,大家都心知肚明,实力自然还是要有的,但没钱没背景就想拿名次,未免太甜了点。为了更有力地证实自己的猜测,喻文州在搜索栏输入了他的名字,进入了百科词条。

 

  嗯,原来和自己同岁,之前看照片的感觉要更小一些的……啊,居然是中戏表演系毕业,不能更正统的科班出身,这个可真有些意外,敢情人家不是剑走偏锋,是巧借东风走回了正路……这演艺经历,多年话剧、舞台剧经验,各种平面模特,原来唱歌只是兴趣爱好……等等,还当过一阵少儿节目主持人是什么鬼啊?得,还是中央台的,这要是没点门路,他们全都不用混了。

 

  喻文州大略地翻了一遍,很敏锐地发现整个词条中没有一星半点提及他家庭的内容,这是很反常的,连叶修是红三代这种敏感身份都被扒出来挂在词条里了,想来这位黄家少爷必然有背景不用说,还是很不简单的背景。结合他极其丰富的演艺经历总结一下,感想就一个——少爷您纯属来我圈玩票的吧?

 

  没等他为完全可以预见的给二世祖铺路的悲惨未来叹口气,就被电视里的歌声吸引了注意力。这是首传唱很广的老歌,喻文州却是第一次听到男声版本,他虽然不太擅长唱歌,但好歹受过专业训练,基本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演唱者低音很稳、高音功底了得,音域很广;主歌部分嗓音清亮、极富感染力,而到了副歌高潮处竟又带了些许沙哑,相当攫人心神,他立刻将目光移向了屏幕。

 

  ……好嘛,自带BGM的男人说的就是这位了。

 

  音乐台在播的正是黄少天在选秀节目的决赛里唱的最后一首歌,这档节目举办多届,反响一直不错,近几年更是自己打起了国民类选秀的招牌,推出去的歌手目前也大多活跃在一二线,是块很好的跳板。喻文州稍稍坐直了身子,心道他还挺谦虚低调,没直接弄个冠军来玩玩,这样的实力,明明历届冠军也不遑多让。不过也是,选秀类节目出身的冠军一向没有下面几个名次的发展得好,不知道是什么玄学。

 

  最后的尾音缱绻得恰到好处又让人意犹未尽,听完整首歌,喻文州对黄少天的整体印象连升了好几档,果然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爆红,他对于有实力的艺人向来不吝于欣赏和肯定,心底微小的不快也瞬间消弭无踪,甚至隐隐期待起这个在舞台上散发出让人炫目的神采的人演起戏来会是怎样的路数。

 

  黄少天的一首歌很快过去,电视中已换成了女声的低吟浅唱,喻文州揉了两下额角,倦意终于姗姗来迟,他蓦地生出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场失眠就是为了让他提前认识下这位素昧谋面的同门师弟一样——现在你知道他有多牛逼了吧,那好了你可以去睡了。

 

  ……大概最近无厘头电影看得有点多,脑回路都跟着跑偏了。

 

  等到他又躺回床上,刚才的旋律却依然在脑海中盘桓不去。他无奈地勾了勾唇角,在手机音乐播放器里再次输入了黄少天的名字,调成了最小音量,然后按下了列表循环。

 

  窗外晨光熹微,一夜安然无梦。

 

  直到正午的阳光轻抚脸庞之时,耳边仍响着那人柔情的低声哼唱,喻文州在床上来回滚了两圈,随手把手机音量调大,神清气爽地起了床——工作时间固然要严于律己,休息日也没必要折腾自己,在这方面他从不委屈自己,随性得很。久违地睡了个自然醒,连日以来的颠簸劳顿也一扫而空,助理昨天都被他打发回去放假了,他很有兴致的自己做了顿简单的午餐,这才开车去了公司。

 

  刚走到大门口,身后就传来一句用气声说出来的但实际分贝并不算小又恰好被他收入耳中的“卧槽卧槽你看那是喻文州吗?背影都美如画啊,我肯定不会认错我男神的,没错就是他对吧?”。

 

  他寻思着这大概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新员工,正想着要不要主动转身给签个名合个影之类的——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也算深谙吸粉揽粉收买人心之道,蓝雨上下全体工作人员,除了和他相熟的助理、经纪人和几个高层,简直集体被洗脑,见到他那表情全跟见了上帝似的。

 

  还没等他把脑内想法付诸实践,就听那声音接着说道:“我靠靠靠上你妹啊!You can you up啊!不过你说他真的认识我吗?要不认识岂不是很尴尬?不然还是等等让魏老大给引见下比较好吧,我在我男神心目中的第一印象一定要睿智稳重成熟可靠才行……”

 

  声音越来越近,刚拿他当了一晚上的安眠乐,喻文州自然已经听出这是哪位来了,只是委实没料到真人是这么个清奇的画风,而且也真心纳闷到底是哪里让这人产生了自己是个耳背的错觉。

 

  他停下了脚步,听到身后那位有些夸张地倒抽了一口气,忍不住扬了扬唇角——

 

  “黄少是吧?幸会。”

 

  黄少天看着突然朝自己转过身伸出手笑得温和的人,愣了至少得有五秒钟以上的神。

 

  原因无他,他当时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在咆哮——妈蛋的之前谁和我喻文州特别上镜来着?!上镜个屁!这尼玛真人分明帅裂苍穹了好吗!

 

  好不容易半缓过神来的他急忙顺拐着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一把握住喻文州的手,用力摇了摇,在一旁小助理期待的目光下,不负所托地……卡壳了。

 

  喻文州其实有点被shock到,黄少天现在的神情他很熟悉,低龄迷妹见到他什么样,眼前这位就什么样,那魔性的表情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偏偏放在这张英俊有棱角又带着点大男孩的稚气的脸上还毫无违和感。圈内也不乏一些崇拜喜爱他的同行,可无论咖位高低,总是要端着点的,哪有这么……姑且称之为真性情吧。

 

  “你也是去见魏总吧,我们边走边聊?”就算面部表情可以控制,这一手的汗总不是演出来的,喻文州很好心地再次主动开了口,把台阶铺得顺顺当当。

 

  “啊、啊……好好好边走边聊,不好意思我太失态了哈哈哈。”黄少天松开了手,有些尴尬地笑着挠了挠后脑勺,很有礼貌地落后了喻文州小半步,边走边说道:“第一次见到偶像真人没控制住,你比镜头里还要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美颜盛世,男神我是你多年真爱粉啊!而且你还真的认识我,我已经激动到飞起了……啊对了,那个,这么说你也应该知道我签了蓝雨的事对吧?以后还请多指教啦师兄!”

 

  第一次见着刚一上来就花式谄媚奉承套近乎——还是比较肤浅的赞美长相的那种,也能一点都不招人烦的,果然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喻文州很受用地点头应道:“谢谢,谈不上指教,很期待今后和你共事。”他顿了一下,稍缓了脚步,不易察觉地和黄少天并肩而行,继续笑着说:“说起来要不是恰好昨天一晚上都在听你的歌,又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你真人这么帅,我还真的不敢认。”

 

  不得不说,虽然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但喻文州的好人缘并不是靠脸碾出来的,面对初次见面、咖位至少和他差出一个叶修的黄少天,还能这么唠家常似的互捧,的确不是一般的会聊天。

 

  “……你听、我……一晚上?!”平时不论是即兴演讲还是单口相声都张口就能来的黄少天可悲地发现,自己在喻文州面前根本就丧失了一切语言能力,他使劲抹了把脸,才表情有些呆滞地补了一句:“男神你让我冷静一下。”

 

  目睹了全过程的小助理在一旁笑得不行:“黄少你……哈哈哈!之前不就和你说了我们喻总人特别好,别紧张啦,把他当普通人就行的。”

 

  喻文州挑了挑眉,打趣道:“我不是普通人,难道还有异能什么的吗?”

 

  小助理笑得更厉害了:“哈哈哈哈哈,我们喻总不仅没架子,说话也可有意思了,哎哎黄少……”他同情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别一脸见了圣母玛利亚的表情了,虽然我们一开始也都是这样的,看来同样是明星也抵挡不了我们喻总的人格魅力啊,啧啧。”

 

  小助理一口一个的“喻总”,一方面是粉丝爱称,喻文州的表情包有一套就是配的霸道总裁台词,相性程度MAX,在网上使用率很高;另一方面,喻文州签约蓝雨很早,更是初期投资人之一,虽然股份后期被稀释了不少,名义上仍是有重大决策投票权的董事会成员,只不过他基本没什么空操心这些,公司内部的工作人员这么称呼也不算错。

 

  几人此时已经进了电梯,电梯里的其他人纷纷和喻文州打招呼的同时,也没忘了友善地欢迎黄少天加入蓝雨,两人都笑着应和着,黄少天抽空飞快地瞄了一眼身旁人温柔可亲的招牌笑容,瞬间脑补出周围开了一圈少女漫画风的鲜花,他再次抹了把脸,小声和身边助理嘀咕道:“不行,我一想到我男神居然听我歌听了一晚上,我就完全冷静不下来,我现在就想绕着蓝雨大楼跑几圈,怎么破?”

 

  “……这点出息。”助理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事实上黄少天也毫无偶像包袱,不然公司新派给他的小助理不可能和他在短时间内混得这么熟,“呆会我陪你跑?正好今天的例行锻炼时间就省了。”

 

  “而且他还夸我帅啊——!”黄少天沉浸在炸裂的状态中,完全听不见助理回答了些什么,继续小声咆哮道:“你造我的心情吗?我需要唱一首歌来表达——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爹妈相遇~♪我真的从来没这么感激过他们给了我这张脸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黄少天立刻反应过来把脸给捂上了。此时电梯也已经升到了顶层,小助理跟在两人后面,边往外走边满脸无语地吐槽他:“我记得之前有个人说,在他男神心目中的第一印象一定要睿智稳重成熟可靠来着,现在大概只剩下逗比和有病了,意思意思怜惜一下。”

 

  “之前的确没想到黄少——我这么说应该不会介意吧,这么可爱,呵呵。”喻文州笑完稍微掩了下嘴——黄少天本来觉得这个动作有点娘炮,但让他一做,完全就是那种中世纪的优雅绅士范儿啊啊啊啊啊——!而且那低声一笑也太犯规了吧?!娱评诚不我欺,喻文州真心男女老少通杀啊……他内心持续炸裂中。

 

  “男神,你可别这么叫我,我受不住啊……话说我怎么称呼你比较好一些?喻师兄?文州哥?”黄少天在满脑子炸得都是一朵朵烟花的情况下竟还空出了一部分考虑起了这个问题。

 

  “不用这么客气,我记得我们应该同岁吧,叫名字就好。”两人已经走到了魏琛的办公室门口,喻文州停下了脚步,微微偏过头看着他,先开了头:“少天。”

 

  -Tbc-  →(二)


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鞠躬❤

我觉得我既然写了连载就应该改改这个爱在文后面逼逼叨的毛病,然而毕竟是第一次还是容我叨叨两句_(:з」∠)_

首先很多电影都是先送审国外电影节的,这里为了叙述通畅才反过来说了,不过也只是借了个奖项名,不算BUG,就这么地了吧QAQ

然后由于停下来的位置有点那啥,本文并非黄追喻啊……其实又名《双向痴汉》来着←你走 

最后,作为一个写了20多万字短篇才终于敢开连载的人,内心肥肠忐忑,本章又大部分都是设定内容,希望反响不会太惨烈,总之我不会坑哒w觉得还算有趣的话请放心来追啊=3=

评论(104)
热度(2090)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