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透过岁月的眼

·暮年设定注意,但保证是篇温馨治愈的甜文,信我。

·脱离了变态和逗比,也是想写点正经东西,这是我心中对HE的终极定义。

·本篇需要BGM配合催情,哦不,煽情。看不到播放器走这里

 

  天色临近破晓,还未完全睡醒的太阳困倦地眨了眨眼,微光就透过窗帘的缝隙挤进了进来,满室漂浮的微尘仿佛笼上了一层银灰色的轻纱。

 

  黄少天坐在看似是床实则是多功能医疗仪器的边缘,缓慢地掰着手指——一、二、三,中指扣在手心,他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不自觉地攥紧了拳。

 

  距离喻文州上次醒来,已经过了三天。

 

  早在几十年前就被规整过来的作息时间,在近些日子里乱成了一团。醒着的时候就这么守在一旁,守到困了才去睡,睡不了几个小时又继续恶性循环。若不是有全智能机器人把饭做好送到跟前,恐怕他连饭也要懒得吃。

 

  就是这样,也没把你气醒啊?想到这里,他露出了一个与年纪颇为不符的孩子气的笑容,心里却更苦了一分。

 

  其实是没有必要这样枯守着的,喻文州一旦醒来他手上的手环会立刻响铃和震动,只是一方面没有喻文州在旁,他做些什么都觉索然无味、心里也不踏实,另一方面他固执地坚持那人醒来第一眼就应当看到自己,如同他们度过的漫长时光中的大部分日子里那样。

 

  在喻文州还没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他偶尔也会反思,都老两口了怎么反倒比年轻时候还腻歪了点?——这自然是指心理上的,毕竟这把年纪再搞得卿卿我我的也是有些可怕。

 

  自从步入暮年,两人没有分开过哪怕一时一刻,有些时候会窝在沙发里看一部他们都喜欢的老电影,或是一起翻一本很有年代感的画册,还有些时候一个看书,另一个则鼓捣些旧时的收藏品之类的,但也一定会在同一个房间里;甚至大多数时候他都忘了自己做了些什么事,只记得和对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不觉就是一整天,临睡前竟也还觉得挺有意义挺充实的。

 

  这种可以归结成依赖的心理,来源大概是他们谁都不愿承认的潜藏于心底的恐惧感。害怕太久以来的习惯被迫改变,畏惧相伴多年的另一半由于不可抗力无法陪伴自己走完最后一段路。生性再怎么洒脱的人到了这样的年纪也总是会避免谈及生老病死一类沉重的字眼,年轻时候只觉得这些离他们都太过遥远,岂不闻光阴如过隙白驹,大半生走过去,才真正体会到总有一个人要先走是怎样残酷。

 

  在他们还是小小少年的时候,虽然已彼此表明了心迹,有些话说出口却仍嫌太矫情,只好暗自在心里许下一辈子的诺言,但又迫切地想让对方知晓这份心意,便话赶话地讨论起这个在当时还完全没有概念的话题来。黄少天以为以喻文州一向爆表的男友力,一定是“让我死在后面,如果我先走了的话留你一个人多不放心”之类的标准答案脱口而出,没想到还一下子把他给问住了,喻文州看起来真的很认真地考量了半晌,才郑重道:“我比较希望能在你之前走。”

 

  漫长的记忆洪流里,除了一些浓墨重彩的重要时刻会让人印象格外深刻,也会有些无足轻重的瞬间像是沾染了颜色般显眼,尤其越到老了就会有越多这样的瞬间突然涌现出来。突然跳出来的这段回忆清晰得恍若昨日,他不记得自己之后是追问了原因还是调侃了句什么,只记得面庞仍有些稚气未脱的喻文州在说这句话时眼里满是真诚的期盼。

 

  也不知道这倒霉事有什么可盼的。

 

  ……好吧,站在他的角度,这不是一语成谶,该叫得偿夙愿才对。黄少天苦笑了下,缓缓站起了身,准备出去活动一下不大灵便的腿脚。枯坐三天基本没动过地方,他估摸着自己的脸色可能还不如躺着的那位,还是稍微放放风晒晒太阳吧,不然等到人醒了又该皱眉头喽。

 

  慢悠悠地走出房间,他不知怎么驻足看起了客厅中央的结婚照来,那是一张在塞纳河畔两人相拥而吻的剪影远景照,并没有使用现今普遍的电子相框。由于年头久远,几经翻新重印,看起来还是和新的一样。他们早些年在国外定居,到了晚年才落叶归根,期间自然搬过好几次家,而最醒目的地方挂着的一直是这张——两人一致认为看不清脸没那么晒,虽然每有客人到访都纷纷表示受到了会心一击。

 

  比起刚才回忆起少年时代的细枝末节,蜜月旅行和拍婚照的过程显然属于浓墨重彩的那一类。两人当时并没有举办婚礼,因而在其它方面分外用心,蜜月旅行周游欧洲六国,请了一位据说给不少明星和大人物拍过婚照的知名摄影师带着造型团队全程跟拍——要说人在年轻的时候就不差钱也是件很幸运的事。

 

  现在回想起这段往事黄少天依然有些忍俊不禁,按说两人常年面对媒体和镜头,都应该表现得很自然才对,可每次一要摆拍他都笑场笑到不能自理,包括墙上的这张,还好在黄昏的光影效果下看不清表情,看起来还挺唯美的,实际情况是他乐得嘴都要咧到耳根子上去了,喻文州十分配合摄影师工作的一脸深情,同时还不忘小声吐槽说“少天你笑得内敛一点可以吗,嘴都能碰到你牙了”,拍完这张黄少天就笑得直不起身来了。

 

  他觉得自己总笑场只有很小一部分是因为羞耻感,主要是被喻文州给逗的。从视觉角度上说,两人身高相若,又是他长得更有男子气概一些,不用他主动要求,摄影师在拍一些有偏向性的姿势就偏好让他做主动方。喻文州在这些不关乎“原则”的问题上也都很让着他,从善如流地给搂给抱,但嘴上却一点不吃亏,全程都像是进入了什么模式一样地调戏他或者吐槽姿势,而且还完全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造成的后果就是拍摄的花絮里全都是黄少天在“哈哈哈哈哈哈队长你够!”、“我靠喻文州你能不能行了噗……”,喻文州则一脸“他犯病了我还没带药”的无奈表情冲着镜头笑。这个形容还是出自当年来访的叶修之口,和他当了几年的对手,换来了一辈子的朋友,黄少天在前两天还接到他信息问喻文州情况如何,还说什么时候方便要来看看。说到这个老烟枪,生活习惯一团糟,身子骨却比谁都硬朗,用传奇的一生演绎了一个“屌”字,别的不论,黄少天觉得自己是肯定活不过他了。

 

  话题差点被叶修带跑,说回婚照。拍摄到了尾声,黄少天记得很清楚,摄影师特别感慨地说:“我给不知道多少人拍过婚照,看着你们,还是第一次动了想找个男朋友安顿下来的念头。”没错,这人是个GAY,“到了最后,感觉都完全不需要祝你们幸福一生、白头偕老之类的啦,对吧?”

 

  “话是没错,”喻文州挑了下眉,“不过你说出来我们也很乐意听就是了。”反正多羞耻PLAY的姿势都在摄影师面前都摆过了,他也没什么好避讳的,随手一搭,十分自然地搂过自家恋人,寻求认同地侧过头看了他一眼。

 

  “就是,吉祥话怎么能不说,多多益善好吗?这么高水平的团队,怎么不得给我们来十句八句不重样又有新意的!快说快说,不然给差评了啊!”黄少天配合着打助攻,大家边祝福他们边笑成一团,他实在没好记性到记清楚那些祝福的具体内容,只对让自己几乎晃了神的那双笑眼里漾着的柔光记忆犹新,浑然不觉两人堪称蜜月期典范的相视一笑对在场单身狗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而那时他们已在一起十年有余。

 

  黄少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艰难地将自己从回忆里拔出来,走到阳台,完成任务般食不知味地吃起了早餐。

 

  其实是早有心理准备的,从喻文州检查出病症开始,最初只是偶尔会陷入昏迷,到后来一天当中醒着的时候占了少数,现在则是三天都没睁过一次眼。然而比起大多数痛苦到把人折磨得不成人形的病症,喻文州只是躺在床上像睡着了一样,这已经算是一种幸运,他不该是这样茫然无措的状态,应该在那人顾不上自己时更让他放心才对。

 

  道理都很清楚地摆在面前,他的人生也并非没了另一半就失去了全部意义,可四肢百骸却无一不在叫嚣着难过,整颗心并非一下子被掏空,而是在这一天天等待的消磨中被啃噬殆尽。

 

  他微眯着眼,缓缓靠在藤椅背上,清晨的阳光温和不刺眼,轻轻柔柔地铺洒在他身上,恍惚间他几乎要以为是谁的手抚上了脸庞。

 

  不同于大多数伴侣,他们在尚未知晓情为何物时就遇见了命中注定之人,浑然不觉中就收获了一份最好的爱情,在对方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成为了更好的自己,因而不曾浪费一分一秒在互相追逐的路上;无论是少年时电竞职业生涯为了同一个目标共同拼搏,还是中年时有了自己的事业历经浮沉各自奋斗,在人生的轨道上,他们始终并肩而行。

 

  早些年间,黄少天不说理所应当,也没觉得这有多难能可贵。随着年龄阅历见长,见过了人情冷暖,也听多了悲欢离合,才体会到未曾经历过尽千帆皆不是,始终得一人情有独钟是多大的福分。

 

  尤其还是喻文州这样的人。

 

  从少年时代起就与他相恋,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很难完全客观地去评价这个人。漫长的同居生活中,他了解喻文州许多不为人知的缺点和外人绝对看不出的毛病,而时至今日,真要让他来说说喻文州好在哪里,他依然能发挥几十年前的实力说上个一天一夜。

 

  自己无疑是他大半段人生中最有力的见证人,与他一同走过了成长、成熟乃至衰老的每一个转折,仿若天性般的沉静如水、不骄不躁伴随了他几十年,但这与他是个有激情、有热情,又极有生活情趣的人并不冲突,同他在一起从不会感到无聊无趣,对黄少天而言,他远不止是个倾听者;而在他个人的事情上,目标与规划十分明确,又能勇于改变,抓住机遇、敢想敢做——这一点上很明显是受了另一半的影响。引用一句古老的鸡汤,喻文州很好地诠释了什么是“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兼而有之。

 

  两人性格看似南辕北辙互相补充,此时回头看看,黄少天才发觉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就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似之处,因而才能相互吸引,进而相知相爱。

 

  喻文州在他一生之中所扮演的角色繁多,是他迈步向前时最坚强的壁垒,也是他累了倦了时最温暖的避风港;亦师亦友,是爱人更是亲人,到了最后,还多了层世上只剩下彼此相依为命的意味,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也是人之常情;听说有些感情不算好的老夫妻,一旦一方走了,另一方都会迅速衰竭。

 

  但总不能人还没走,自己就在精神上就先垮了。

 

  这三天里他想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这一次没有人能在他踯躅时耐心帮他理清思绪,想要改变现状,只能靠自己。

 

  他坐直了身子,按出手环的光屏,前两天收到叶修的消息时他就看了一眼没心思回,要装成才看到来回复。他仍是习惯性地先噼里啪啦地打了一堆没什么意义的招呼,接着尽可能轻描淡写地说道:“虽然我觉得你也一把老胳膊老腿的还是别折腾的好,不过真要来的话就尽快吧,时间不多了。”

 

  发出去了,并没有发生什么一口气没上来、一阵剧痛捂心口倒地之类的情况,所以,这不是挺能认清现实的吗?

 

  本来问题的症结也不在这里,他轻叹了口气,起身朝书房走去。

 

  不止是这三天,从喻文州多数时间都陷入昏迷开始,他就没太走出过那个房间,此时对自己家里都蓦地生出了一丝陌生感来。书房里倒是摆着一个电子相框,他们一起出行过太多次,照片多到几秒一张轮播也能播上大半天不重复,不过合照并不多,大多是他们互相拍的对方。相框中随机闪过一张年轻得耀眼的自己,黄少天不由自主地被那笑容带动,也勾了勾唇角。

 

  照片是最鲜活的回忆,记忆中本已褪色的影像重新焕发出生机,还多了一分时光给予的温柔——他们一同在乡间卧看炊烟袅袅而升,也一同登上峰顶遥望极光铺洒天际,探访过古城的巷口和老店,也流连在异国的广场与宫殿,美景驻留在脑海,感情沉淀在心田;旷野中不倦对视的眼眸,星空下彻夜不眠的情话,高塔上紧紧交握的双手,教堂里缱绻绵长的亲吻……每一次旅行的风光总有对方的身影,有如他们不曾缺席彼此人生中每一个转弯。

 

  在过去的日子里他们也曾无数次一同追忆这些过往,而在他焦虑难安的当下,这些点滴正闪烁着微光飞向他心间,凝结成一股奇异的温暖力量,填补了那些被蚕食的空缺。

 

  不是不怀念风华正茂的时候,只是要让他再回到过去,他还真不愿意。记得喻文州他们一起退役的新闻发布会的最后,玩了一个在那个时候都显得非常怀旧的梗——“我们的荣耀生涯,一片无悔。”他铿锵有力地说。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还挺唬人的,在场记者都没回过劲来,黄少天在一旁憋着笑,并没有事先商量过就十分自然地接了下去:“我想起那天剑与诅咒第一次站在联盟的赛场上,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

 

  台下这才哄堂大笑,随后笑声减弱,渐渐有零落的掌声响起,继而连成一片。

 

  他们飞快地交换了一个默契又了然的目光,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荣耀落幕却依然熠熠生辉的自己,双双起身,向所有见证了他们十年荣耀路的人深鞠一躬。

 

  没有人看到蓝雨战队历任最杰出的队长在桌下用小手指轻轻地勾住了他的副队长的手指,像是个认真而隐秘的承诺——喻文州特别偏爱这个有点孩子气的动作,在一些可以光明正大牵手的场合也喜欢这样勾着。

 

  隔着时光的长河与那一年的自己对视,黄少天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走到今天,他终于也可以说,这几十年的漫漫人生路,全然无憾无悔。每一个分岔路口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最好的,如果再给他重新走过的机会,也不会有一点改变。

 

  他抬手轻触相框里爱人的侧脸,每次陷入回忆时都会有的一点刺痛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时光流转,岁月变迁,他们都不复翩翩少年的模样,看着对方同样垂垂老矣的脸庞却依然能够相视一笑。

 

  这大半生能让他情不自禁微笑起来的回忆,似乎都和这个人密不可分,即便有一天带给他这一切的人不在了,这些美好与温存仍会留在他身旁。

 

  他又回到了医疗仪器旁,床头小小的体征显示仪曲线平稳,想到这东西会有一天归于直线、发出尖锐的警报声,还是不免有些胸口发闷。这些日子他虽然日夜守着,但一直担心自己情绪失控,不太敢看躺着的人的样子,此时却坦然俯下了身与他额头相抵,缓慢地呼吸着最能让他安定下来的气息。

 

  最初的欣赏和崇拜,渐渐而生的爱慕与渴望,再到激情和热血的碰撞、灵魂与肉体的契合,最终归于平淡的习惯与本能,剥离这一切,不,又或者是将这一切叠加——

 

  这可真好,他想。

 

  我深爱着这个人,从头到尾,从始至终。

 

  ……啊哈哈哈,的确,都是老头子了,还谈些情情爱爱的也真是够呛。

 

  他用力眨了眨眼,坐回床边,搭上了爱人的手。

 

  不如我们谈点符合现状的,我最亲爱的,喻文州先生。这辈子没和你过够,下辈子先让我提前预定了怎么样?做不做人都看你喜欢,虽然我觉得还是做人最有趣啦。好像是有那么一点贪得无厌,反正你不吭声我就当你答应了,说话不算数的话——

 

  腕上的手环嗡嗡震响,他呼吸一窒,没等大脑反应过来,手指就先被意识还没清醒的人精准地勾住了。

 

  黄少天被这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动作勾得鼻子泛酸,却“嘿嘿”地笑出了声。

 

  浅金色的阳光一寸一寸倾泻而下,随着睁开的双眼充满爱意地流过他的面庞。时光在他清隽的眉宇间刻下不可磨灭的痕迹,病痛令他深邃的双眼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却无法抹去他在望向一生挚爱之时瞳仁中蕴藏的浩瀚星海。

 

  这世上总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透过岁月的眼,我望向你,一如当年。

 

  黄少天被他这久别重逢般的一眼看得一时怔住了,鬼迷心窍地突然想要扑到人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或是好好控诉一下他这“不辞而别”的三天里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地过来的。

 

  ……那也太吓人啦,又不是年轻时候了。这样想着——

 

  “睡醒啦?”他笑着说,眼里分明带着少年时狡黠的光,“就等你吃午饭呢。”

 

 

                                                                -Fin-

 

非常感谢您看到结尾【鞠躬❤希望能感受到治愈////w////

说两句没用的2333这文难产了好几天,我在写的时候中间把《我我他他》给补了导致差点写不下去,看过这篇可以体会我那种微妙的感受吗_(:з」∠)_不过这文的确不错啦,如果不洁癖的话值得一看【我看文不洁癖但写文只写喻黄请放心=w=

这个暮年设定真的是我一直以来都特别特别想写的,担心写不好是一方面,再者有青山为雪女神《梦见黄昏》那样的珠玉在前【什么你没看过!不看不是人好吗!?我觉得自己写出花来也就是块砖头,谈不上满意但总算圆了这个念想,可以安心……筹备连载了23333是个很俗的娱乐圈PARO,到时候希望大家多支持嗷w

最重要的是有了这篇不论我以后写出多变态的东西我也敢说我是真心爱着喻黄的!【不要打我我自己走T^T对了我还是第一次写没超过6000字的文你们造吗!历史性的突破!

 

评论(51)
热度(269)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