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初晓

▪本文可衔接番外《双核时代》,第一次写喻黄,作为原作向衍生会尽量不OOC,不足之处希望能得到建议>3<

▪大概是讲【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我们队长的厉害你是知道的】的演变过程,啰里啰嗦的挺老长还没啥剧情,看成友情向大概也没问题QwQ

▪保证甜!嘎嘎甜!不甜不要钱!ヾ( ゚∀゚)ノ゙

 

 

  事情要从喻文州队内练习赛三次打败魏琛之后说起。

 

  第一次令训练营里的其他少年刮目相看的喻文州此刻还并不知晓魏琛已经在心里默默将蓝雨队长的重任托付给了他。蛰伏了一年多努力钻研荣耀,论对各职业属性和全技能衔接的熟悉程度他有信心能在整个训练营里拔头筹,但这却是他第一次在训练营里受到重视。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八方不动的样子,但说之前没有没有丝毫愤懑和不甘心那是骗人,说现在不开心不兴奋更是糊弄鬼呢。

  

  尤其看着一旁也吵吵着要和他PKPK的黄少天,心里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爽快感。

  

  倒也不是因为黄少天之前挤兑过他几句所以记他仇还是怎样,喻文州本身并不怎么在意他人的眼光,但受到强者的认同总归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他本身也对黄少天没什么恶感,毕竟又不是黄少天一个人,整个训练营的人之前都或多或少的对他的表现有些不以为意;而黄少天只是毛头小子心性有些口无遮拦罢了,并不是出于怎样的恶意想要排挤他。

 

  况且如果自己能顺利成为职业选手,是一定会和黄少天成为队友的,而以黄少天这样早已经被锁定为战队王牌的技术操作,未来几年的蓝雨都将会以他为核心;第二赛季中繁花血景的出色配合也第一次让他对双核作战方式产生了一些期待。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要得到更多的认可,顺利进入职业战队,甚至成为整个战队的战术核心……

 

  喻文州此刻颇有些脑洞大开,脑补出一连串类似于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画面。以前的他虽然也会想想这些,但都是作为理想和目标的蓝图,远没有今天来的更有真实感——比起“有野心”也许更该说他是个很有上进心的人。他熟悉荣耀的每一个职业,可能更适合接替方世镜的自由人角色,但他已经预见到“自由人”将不再被竞争逐渐激烈的职业联赛所需要,而这次特意选择术士与魏琛对战,其用意不言而喻。

 

  虽然脑内活动很丰富,但他面上仍是挂着微笑,被其他少年簇拥着也不显局促,更看不出三连败战队队长后应有的一些谦虚或是自得的情绪。

 

  黄少天之前只是隐隐觉得喻文州这人虽然手速不行但实力可能并不差,毕竟训练营中已经过几次筛选,手速垫底的他一直之所以能留下来,兴许在他提过几次的所谓“战术”上真有点能耐?

 

  此时“战术”这一概念在整个荣耀圈子也鲜少被提及,大多数比赛都是两队各自直冲中路,靠着纸面实力的硬碰硬进行的。在看嘉世与百花的团队赛时,受到喻文州与王杰希对话的启发,之后又仔细研究过叶秋在赛场上的一些表现后,黄少天也逐渐有意识的去探究荣耀比赛中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但战术对他来说仍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所以他只能猜测喻文州可能精于此道,并且能一定程度上弥补他在手速上的劣势,才没有在训练营的多次筛选中被淘汰。

 

  等到这个猜测变成事实的时候,黄少天发现自己对喻文州的惊喜甚至胜过了对魏琛输掉的惊吓。意识到这并不对劲的他只能宽慰自己道:“去去去那个老鬼只是打累了没劲了根本显示不出真正水平。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喻文州果然不简单……啊啊对了魏老大也一定是发现了这一点想培养他做索克萨尔的继承人才故意输给他也说不定?呸呸呸什么继承不继承的魏老大还能再战二十年才对……”

 

   他这一连串的絮絮叨叨难得的都是在脑内运作,喻文州这边已将众人的约战都一一应允了下来;结果发现一对一打下去实在是要打到天黑的节奏,便主动开口说:“不如大家来场团队赛吧。”

  

  黄少天似乎犹豫了一下想继续抗争求PK,不过团队赛虽然有违他想通过单挑仔细研究下喻文州手段的初衷,但看看这小子能在混战中能搞出些什么名堂也不错,便也答应了。于是一群小伙子闹哄哄的去搞了八个纸团抓阄来分组——说好了是喻文州黄少天各自带一队。

 

  ……

  

  这一局喻文州输了。黄少天在其他少年的吹捧叫好下难得的没有像之前一样嘲讽两句吊车尾不愧是吊车尾之前果然超长发挥了之类的,而是冒出一句:“再来一局再来一局,这次让我和喻文州一队试试看。”

 

  这一句说完,不仅是刚才一起比赛的其他人,喻文州也难免有些诧异。刚才他们一队输的很快。由于地图属于开阔型的,配置也是很不合理,黄少天一上来的目标又是他,根本没什么还手之力就直接被手速碾压了。而黄少天平日里也是更爱单独PK,没见他对团队赛产生过多大的兴趣,主动提出和谁一队一起打团队赛更是闻所未闻。

 

  尽管一反常态,但谁也不会违了训练营天才、未来战队王牌的意,立刻重新抓阄再来一局。

 

  ……

 

  这一局不用说,自然是是喻文州黄少天这一队赢了。大家也都不以为然,大部分人仍没发现喻文州有什么过人之处;和他一队的只是觉得这人也没有想象中的会跟不上大家的节奏,配合黄少天放的几个技能也都恰到好处,偶尔报出的敌方坐标也都算有价值,除此之外实在没什么太特别的地方。至于会赢?这不理所应当的嘛,黄少天在哪边哪边就会赢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一群少年对喻文州的好奇不过是一脑子热,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谁再深究喻文州是怎样赢了魏琛三局。快到晚饭时间了大家就也就一哄而散的吃饭去了。

 

  除了黄少天。

 

  大家都察觉出他稍微有些不对劲。魏琛和喻文州打之前他还念叨着“魏老大干掉吊车尾还不分分钟的事”,但眼睁睁看着魏琛输了一次、两次、三次,他就渐渐不开口了;刚才的两局团队赛更是反常的话少——当然游戏里还是垃圾话没停过的。

 

  ……看这架势不是要来一架吧?都知道他和队长虽然没大没小但关系好的很,虽然是队内练习赛但喻文州这3HIT也够打脸的了。不过看刚才要和喻文州一组的样子又不像是看他不爽……毕竟当事人就在眼前也不好开口问,平时跟黄少天混得比较好的几个也都很有眼色的打个招呼就先走了。

 

  喻文州好像也知道黄少天有话要和他说的样子,并没有要走的意思,顺便把刚才其他人撞乱的椅子一一摆了回去。其实他也有话想和他说,但他们之前实在谈不上熟悉,这一时也摸不准黄少天到底怎么想,便也没先开腔。

 

  而黄少天此时只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策应的满足感和配合作战的乐趣,还有些沉浸其中没缓过来。

 

  进训练营之前打网游的时候他就仰仗个人水平高,喜欢独来独往,和一群人抢BOSS也能屡屡得手;碰到群殴的时候也只是大家一起上,根本谈不上什么配合。他也一直觉得没有什么比以一胜多来得更爽快更有成就感了。然而刚才喻文州的几个小技能,时机、位置,全都那么合他的心意,仿佛知道他的每一步打算一样。名为默契的喜悦在心中悄然滋生,而给他带来这样惊喜的却是长久以来都被他轻视的人。他看着喻文州,竟有些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的茫然。

 

  ……一阵谜の沉默。就在喻文州盘算着摆完椅子之后就去问问黄少天要不要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抬眼就看见黄少天目光炯炯的望着他。

 

  目光相对,喻文州莫名觉得心里有根弦被拨楞了一下,眼前少年安静的样子和喋喋不休的时候竟有几分说不出的不同。但其实这只是一瞬间——

 

  “你刚才在给我创造机会对不对对不对?就是那个混乱之雨接着的幽魂缠绕还有之后的束缚术和切割术,不过你的死亡之门也是多亏我才没有被打断啦!对了之前那局你也是故意卖破绽给我对吧?哎你这简直用心良苦啊可惜你那几个猪队友都没看出来,不像我总能在第一时间里察觉到机会……”

 

 

  被这一串连珠炮正面击中的喻文州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应付。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和他说这么长的话,更别说还是用这样充满着难以言喻的光彩的眼神。

 

  黄少天意识到了他的配合在他意料之中,但他却没想到黄少天还能看出自己卖了破绽给他。毕竟他手速的缺陷整个训练营人人皆知,招架不住黄少天的攻击只会被当成跟不上节奏被碾压。而他这次锋芒初露已够出风头,也不好真去指挥队友什么,这种隐晦的策应没被人发现实属正常。

 

  而黄少天却懂了。

 

  “嗯,你的洞察力和操作一样厉害,和你一起打比赛很痛快。”摆完了最后一个椅子,喻文州顺着他话头笑着说道。

 

  “哈哈你也很厉害啊,之前也太深藏不露了,连我都打不过魏老大呢!”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赞扬,本该对这种话听到腻的黄少天却有种浑身毛都被顺了一遍的舒爽,也毫不吝啬的夸起了一个小时之前还是他口中“吊车尾”的人。

 

  “一起去吃饭吧?”喻文州仍是笑着问道。也不能说完全不在意黄少天之前对他的态度,但眼前少年还不懂得收敛锋芒掩藏情绪,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之前的看不起是真心看不起,现在的欣赏甚至还带着点崇拜也都发自内心,这般真性情实在让人记恨不起来。

 

  “好啊,一起一起!”黄少天也笑,眼睛都眯了起来。

 

  由于两人仅有过的几次交集实在谈不上愉快,所以就算现在他对喻文州的好感度可谓直线上升,但终究还是有几分顾忌,不好意思太过亲近。但看对方是真的并不介意自己之前的几番嘲讽和轻视的态度,更是心有戚戚,原本就所剩不多的一点小别扭也在喻文州的微笑里灰飞烟灭,一把搭上喻文州的肩,边往外走边说道:“哎你有没有吃过食堂拐角那家的奶黄包?简直好吃到飞起!……什么?秋葵鸡肉沙拉?快饶了我吧……那个,文州,可以这样叫你吧?等晚上回去再和我来两盘呗还是单独PK来劲啊哈哈……”

 

  “好的,少天。”喻文州说。

 

  黄少天被攻略,共计用时36分22秒,两场比赛,三句话。

 

  俩人晚上也真的又打了几局,各有输赢。黄少天一直以为自己在训练营里再无敌手,此刻真是心情复杂;尤其看到喻文州还有一打各职业账号卡可以轮番上阵的时候简直要当场给跪。

 

  有时候,路人黑转脑残粉只需要一个契机。

 

  没过两天,所有人就都知道现在和天才黄少天关系最好的是手残喻文州,除了训练时间俩人几乎形影不离。喻文州的室友不久之前刚退出训练营,黄少天更是直接偷摸搬去他寝室方便晚上切磋。

 

  实际上喻文州由于三胜魏琛一事,比起之前已经获得了相当多的关注,再有黄少天这么一加成,一时好似处在风口浪尖,甚至有流言放出他已被内定为下一任队长。

 

  喻文州本人倒是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为人谦和有礼,让人讨厌不起来。其他人多少都有点嫌弃黄少天废话多没个重点,喻文州对他却有着一百二十分的耐心,总能抓住他话里的关键,交流起来甚是和谐;在荣耀里的配合也越发默契,两人在练习赛里甚至能多次击败战队选手。

 

  而当训练营里还有人有意无意的嘲讽喻文州的手速的时候,就会发现,黄少天在静静的看着你,不言不语。

 

  ……妈妈啊这太可怕了我想回家。

 

 

 

  十六七岁的时光过的飞快,四个月过去,第二赛季结束。

 

  蓝雨成绩不佳,魏琛更是首当其冲受到多方谴责。其实之前接连败给喻文州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几个少年身上的巨大潜能,便存了离开的心思,现在更是对自己日渐下滑的状态心灰意冷。虽然仍心有不甘,但还是与方世镜草草交接了战队工作,没有举行记者会便不声不响的离开了。

 

  都知道黄少天是魏琛带入训练营的,魏琛对他的重要性无需多言。两人关系也素来亲近,这都没支会他一声就这么走了,大家都觉得黄少天多少会受一些打击,然而并没有。

 

  训练营里的其他少年都有些不习惯突然没了像大哥一样能和大家打成一片的队长,但黄少天表现的好像就从来没有过魏琛这个人一样。

 

  对于这种反常的现象喻文州表示心很累。黄少天白天是装的挺有人样,结果攒了一天的哀怨全都释放在晚上了。他已经被叨叨了好几天,虽然他并不烦黄少天话多,但差不多的话叨咕来叨咕去的简直要被洗脑了。

 

  又是一天晚上——

 

  “文州啊你说说你说说,魏老大还有人性吗?把我拐进训练营,不等我正式出道就这么撒手人寰了啊啊……走就走吧,亲口和我说一声不成吗?交代一下去哪了不好吗?我说前几天怎么还摸上我脑袋了,你是没看着他那表情,简直惊悚!哎我之前还觉得挺了解魏老大这人的,你说说他……”

 

  “少天,成语用的不对。”喻文州努力克制了一下,没把“魏琛是不是你爸爸”说出口。

 

  “……那不是重点好吗!你就对他跑路这事没什么想法吗?”

 

  被你说中了,还真没什么想法。喻文州能猜到几天前方世镜找他谈第四赛季出道并出任队长的事一定有魏琛的授意在里面,尽管如此,魏琛对他来说可实在谈不上有什么知遇之恩。他对魏琛这一赛季以来心态的变化也有所察觉,最后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也不算特别意外。

 

  “魏队有自己的选择,你还是多想想自己吧,过了夏休期就要进战队了,调整好心态啊。”

 

  “……谁和你说我下个赛季出道的?”黄少天愣了一下。

 

  “难道不是比较久之前就有这种说法了吗?”喻文州诧异道。

 

  “所以你那时才会说应该站在场上的人是我?”黄少天突然想起了两人还没交好之前的对话。

 

  “你之后不也和微草那位相约下赛季场上见了吗?”喻文州笑着说。

 

  “……我现在改主意了行不行?方……嗯现在该叫方队了吧,前两天也和我提过出道的事不过我拒绝了。”

 

  黄少天看起来并不是太想说原因,不然他自己就接着说下去了。喻文州一向不是刨根问底的人,这时也忍不住追问道:“为什么?”

 

  “我还没准备好。”这话说的难得的简洁。

 

  “……”喻文州一时没接话,他看得出黄少天真的在迅速的蜕变。

 

  虽然每天依然和人笑笑闹闹的满嘴跑火车,但他却渐渐懂得收敛自己的锋芒,不再是那个一点就炸的小狮子,变得更加冷静沉稳;褪去了网游里的随性,他的技术风格也已基本成型,将在网游的时候就擅长出其不意捕捉对手破绽的机会主义演变得更加成熟。近几个月更是受到叶秋的刺激和喻文州的熏陶,对战术的理解也逐渐成型。

 

  真是个再理想不过的战友了。喻文州心想。

 

  “那正好啊,我们一起。”他起身走过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嘿嘿,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觉得我们俩的配合也不会比那什么什么繁花血景的差啊!方队和我说了,到时候就让你做队长。哎我也觉得文州你特别适合,比那压根不敢露面的叶秋啊吓哭小孩儿的韩文清啊一脸屌样的孙哲平啊猥琐没下限还当了逃兵的魏老大啊……对了还有微草那个大小眼,据说下个赛季也是队长了,比他们都像样多了嘛!”黄少天笑嘻嘻的双手揽住喻文州。

 

  “我怎么觉得这听着不像什么好话呢。”喻文州对这有些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顺势笑着坐到了黄少天床上。

 

  “我去去去去,夸你长得帅还听不出来了你!”黄少天想推他一把,结果床比较小施展不开,一个不稳整个人都压了上去。

 

  “……”没等人喻文州有什么反应,始作俑者反倒红起了脸,干脆一头埋在人胸口不起来了。

 

  “少天……?”喻文州倒是脸不红心……还是有些跳的。

 

  过了半晌,黄少天终于把头抬起来,缓缓道:“文州,到时候我们一起拿个冠军吧。”

 

  喻文州觉得心里那根弦又被拨楞了一下。

 

  “好。”他听到自己说。

 

  微风拂过,窗帘被微微吹开;月光溶溶,温柔的铺洒了一室,却看不到几颗星星。

 

  大概都跑到黄少天眼睛里去了吧。喻文州心想。

 

  少年温热的呼吸就在耳畔,长长的睫毛触手可及,浅浅的酒窝甚至脸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他莫名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有了重量,正带着自己往下坠,几乎不经思考就起身紧紧拥住了对方。

 

  “一定会的。”仿佛在加重着某个誓言。

 

  被抱着的那个居然也丝毫不破坏气氛的一声不吭。

 

  毕竟荣耀里再怎么威风八面大杀四方,黄少天也不过是个十四岁离家,现在还不满十七岁的孩子。最初带他进入陌生环境的最熟悉的人就这么离开,难免还是会流露出几分脆弱的情绪。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只肯让喻文州看到自己的这一面。

 

  而此刻他只觉得这样很好,被喻文州抱着很好,他身上的味道让人觉得很安心,什么不开心的事都想不起来了。喻文州当然也很好,不,是最最好的人,不仅对他比任何人都要好,还能和他一起打最最喜欢的荣耀。

 

  黄少天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这么晚才和他成为朋友。不过还好他们还有很多很长的未来,这么想想,整个人都好起来了。

 

  ……

 

  “少天,睡觉吧?”

 

  “嗯。”

 

 

 

  第二天早上。

 

  ——笃笃笃。

 

  “唔……好像有人敲门?”黄少天迷迷糊糊道。

 

  “……哪有人会来。”喻文州也不吝啬在假期睡个懒觉。

 

  然而确实有人敲门,是刚进训练营不久的郑轩。已经到了夏休期,还在训练营的人的确寥寥无几,他就想着找仍在训练营的喻文州黄少天两人一起吃个饭。

 

  屋里好像有动静,门也没锁,于是他推开门一看——

 

  “卧——槽——!”郑轩捂着眼睛飞速逃离了画面太美的现场,“压力山大压力山大……怎么没人告诉过我这茬啊啊!”

 

  虽然这一番着实是误会了两位关系仍然很纯情的队友,不过这一从郑轩口中流传出去的历史性“谣言”也为两人日后修成正果打了不少助攻。

 

  不过这都是后话。

 

  此时,在蓝雨训练营的某个寝室里的一张床上,黄少天梦到和喻文州一起捧着冠军奖杯,两人还都带着冠军戒指——咦怎么在无名指上?算了这都不重要他已经要幸福到飞起了,虽然现实表现是他笑得口水都要流到喻文州嘴边去了。喻文州却做了个毫不相干的梦:邻居家一直爱对他炸毛的小黄猫突然对他撒起娇来,各种喵喵叫着打滚求爱抚,他一边不明所以的给猫顺着毛一边想着,这猫的配色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Fin-

  

非常感谢您看到结尾❤【鞠躬

看了番外《双核时代》之后觉得太萌于是正式入了喻黄坑。主要想还原下两人由互相不对付到成为最亲密的朋友的过程。其实也看过几篇类似时间线的喻黄,但通常都会描写少天在老魏走之后受了很大的刺激什么甚至还大哭一场什么的……但从原文中看我实在想象不出他会有这样的表现,就按照自己的想法补全了一下在老魏走后少天的反应。这两点大概算是写这篇文的初衷【啊当然还有给喻总庆生(づ ̄3 ̄)づ╭❤~

然后文中少天延迟一个赛季出道的设定,也是来源于《双核》↓

感觉这个番外在年龄设定上的BUG有些颠覆了我们过往对喻黄年龄的认识?毕竟少天在第二赛季的时候信心满满的和大眼说了下赛季场上见,众所周知大眼是第三赛季出道,而喻黄都是黄金一代。也就是少天本身是打算第三赛季出道的,可能受到了种种因素影响才晚了一赛季出道。所以少天在第三赛季时就满了十八岁?但是又有明确说法是少天在14岁的时候被老魏带进蓝雨训练营,real醉,我也不太想颠覆对喻黄既有的年上认识,只好默认联盟那个时候就已经修改规定不限制满18岁才能打职业了_(:з」∠)_【但要是这样的话沐橙肯定不会等到第四赛季才出道【……就不能考据(手动再见

文州生日正日子那天再来补个小剧场吧QwQ暂定为俩人已经在一起之后的事,至于具体怎么在一起有机会也会写哒╰(*°▽°*)╯


评论(17)
热度(264)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