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在另一头已经不吐不快了,原本不想联动的,想了想还是过来交代一番。

在此先概括一下我微博的黑泥,就是承认了是因为之前的事才导致我无法正常产出,不是时间精力上的客观原因,其它CP或者原创我都写得六得飞起,就是喻黄,始终克服不了阴影创伤,认输了。

不过承诺过的番外还是会努力写,再痛苦我也给它们憋出来。我真的很爱各位读者小天使,非常感激你们给我带来的一切善意鼓舞,真心的,多的煽情的也不说了,慢慢把番外都填出来就是我唯一能做的了。不是封笔的意思,别人要开除我喻黄粉籍也一律不好使,就是告知各位,我确实由于心理上的原因,没法按照原定设想为他们写很多故事了。

近期发的双重这个sp番外的(上)和(中)是两年前就写好的,(下)的那个肉,就是我活生生和阴影创伤抗争了两个月的产物。写得如何不说了,毕竟我本身不擅长开车,只是无数个盯着文档发呆的深夜,我就在琢磨,我还是那么喜欢他俩,怎么就会写不出来了呢。

也不止是产出,几个月以来我连自己LOF的首页都不敢刷,生怕看着哪位带头踩我的太太,上来那股恶心劲儿约莫一整天都缓不过来。有位我自认她是朋友的画手,当时立场还算中立吧,她和我说的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大意是说我既然是杂食属性,根本就不该和纯食有所交集才是关键,我尊重对方的CP洁癖,不和他们提及拆逆的事,在人家看来就是一种欺骗。

这已经不是清真了,绿绿都没这么严格,人家无非是不让通婚。不说啥了,这事儿我后悔也来不及么不是。


人有时候会逃避面对自己的矫情和脆弱,从而树立一个比较酷的人设。就像我当时一直和亲友说,我觉得自己情绪没怎么受到影响,平时上学出去玩还是该说说该笑笑,但就是吃不下去饭,也是奇了怪了哈。

其实一点都不奇怪,情绪受了多大的损伤,我心知肚明,出于“不能向恶势力低头”的中二心态,以及“还有那么多人爱我支持我”的心理包袱,不愿示弱而已。

为了调节好情绪,我也企图通过这套逻辑自我催眠,有人黑证明我火啊我写的文有名啊,实际并不能真正说服自己——我既有人气还没人黑岂不是美滋滋?主要吧,要是真有什么黑点能让我安静如鸡我也认了,吵吵了小半年,还是“黑称”、“圈钱”、“私货”那么几句口号,跟让传销洗了脑似的,任你解释得如何头头是道也都白扯。

后两条解释得我都腻歪了,我就再明确表示一下我对所谓“黑称”的看法,那是您们自个儿取or认领的,和我这种不混圈人士没有任何关系,我不认为“大帝”一词带有任何贬损因素,还觉得挺萌的,您们背地里巴不得我去死,我凭啥要尊重您们的语言习俗,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还能唱,大帝大帝大帝大帝超牛逼的大帝~♪(舒克贝塔ver.),然后我就是贼喜欢喻黄,略略略。

也不得不说我国在网络平台言论监管方面的缺陷,不该管的瞎瘠薄404,该管的干脆两眼一闭,这要是搁十一区,别说私信来喷的了,微博轮我那几百条,带了侮辱、诅咒、威胁性的恶言恶语的都得被请去喝茶,过年那两天都还有私信来骂我的可还行,真是比爱我的都深沉。

法律规则的不健全导致了很多人都对网络暴力习以为常,当时我跟我妈轻描淡写地提了两句,她的观念就是在网上被人骂骂很正常,明星不是天天挨骂……且不说明星本身不应该无缘无故遭受攻击,人家也时常挂出来反击了,至少明星被黑能带动流量吧,我一个靠爱发电写同人的,倒搭好几千出无料,一分钱没赚过,被黑除了自己憋屈还有啥?

最可怕的是这招真的狠,也有效,能切实抹杀一个作者的产出热情,同时也剥夺了我日常生活中的一大乐趣。

反正这种时候倒是庆幸自己杂食了,写不了喻黄还不耽误写别的。我写其它CP的文没在LOF上发,今后如果发了也不会在这个号上说,不知道是什么的朋友也不用再私信询问了,有朝一日能在另外一个江湖再相逢也是缘分嘛。


另则,豆荚张太太被他人销号的事,真真震慑到了我。我这个人,本来就戏超多,被黑过一轮之后更是满脑子的被害妄想。LOF不存在登陆保护,删除账号即再也无法复原,无论我做什么都保不了平安,只能战战兢兢地下好XML备份,顺便告知诸位一声,我不会改ID,如果有一天我这个号不在了,那绝不会是我自己的操作。


【上篇评论区抽奖的几位的奖品,本周内会寄出,开学了需要改地址的记得私信我哈=3=】

评论(132)
热度(82)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