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 番外:爱以为戒(上)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想来真是好久没发变态文学了,好些朋友都不知道我好这一口吧,忐忑脸。

·本文系《双重回响》SP番外,emmmm虽然可以理解成special但实际上是spanking,性质特殊,必定OOC,高亮注意,请务必了解训诫文性质再进行食用。个人建议看作相同背景、另一AU下发生的故事,时间线位于正文完结点两年后左右,全文TAG:

·没来得及把新番外憋出来,为了达成一年一度蹭祝福成就,先把两年前刚开连载时写的这篇小修一下混个更,其实文可以不看【x评论区的活动宝贝们都来玩吧,详情参见末尾=3=


  “好了别的都不用说,我就问你,像今天晚上这种情况,是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黄少天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地问道。

 

  “可以避免,但是没有充足的理由避免。”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心平气和地答道。

 

  “为了不让我不开心这个理由还不够充分吗?”

 

  ……这什么小公举台词,受刚接下来的新戏角色影响吗?喻文州暗自叹了口气,心知黄少天大约是喝了点酒情绪上来了,加之前阵子探自己班时正好目睹了一个新人女演员疑似故意在吻戏中反复NG,却始终没理由发作,今天算是借着这个由头发泄一下,但也不好一味地哄着,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发生这一类争执了。

 

  “你心情不好的理由也不够充分。”喻文州就事论事地说。

 

  “那行,咱换位思考总可以吧?今晚要是有个女的二话不说上来就挽我胳膊,还用眼神挑逗,你看着心情好?”

 

  在一起这么久,难免有几次小吵小闹。两人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失去理智口不择言,这已经可以算是黄少天态度最为咄咄逼人的一次了。

 

  “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而且将心比心,同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做?我觉得你在对待陌生女士的风度上一向比我要到位。”喻文州不愿进一步上升矛盾,有心缓和气氛,起身走过去想要搂搂他,却被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就这么做。”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微佂的样子,有点懊悔失了分寸,但他终究只是抿了下唇,没有流露出一丝软化态度的意思。

 

  “……好吧。”喻文州坐了回去,有些头疼地耸了下肩,“我没有你那么快的反应速度,没法保证在每次发生这种事之前先来个神走位。”

 

  气氛僵持不下,两人沉默半晌,喻文州竟先一步失去了对峙的耐心,主动开诚布公道:“少天,今天晚上在场的,恐怕大多数都对我们俩的关系心知肚明,你就真的这么在意这种……连逢场作戏都算不上的事吗?那我们还怎么正常工作,我以后是不是只能去拍纪录片了?”

 

  这一段也算是喻文州口中罕见的重话了。黄少天咬咬牙,明知无法占据理论高地,仍是坚持道:“我确实很在意,只是一直在妥协,实际心里边甚至巴不得你干脆不要接任何亲密戏,吻戏能借位就借位……难道你看我和人拍那种戏就一点都不别扭?”

 

  果然是记着吻戏那一茬呢,喻文州也不恼他这番不依不饶,仍是平心静气地望着他:“一点也不别扭自然不可能,但也没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份上。”

 

  ——我们谁也不会因为对方微小的不快就放弃掉一直以来最为热爱的事业不是吗?

 

  看懂了喻文州的眼神并且无法反驳的黄少天更加焦躁了起来,他拧着眉头盯着喻文州看了半晌,恍然间get到了今天自己前所未有被激怒的点——

 

  “我觉得你就是脾气太好了,就说之前那不断NG的,你可不可以稍微有点影帝架子?但凡表现出来点不耐烦的情绪,我就不信她还敢……”

 

  “我觉得她不是有意的,”喻文州不得不打断了他越跑越偏的慷慨陈词,“真的,怎么可能在你来探班的情况下故意NG,除非双商都是负的。对方本来就紧张,如果我还表现出负面情绪,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那今天呢?你那种态度分明是在暗示人家再近一步也无妨吧?礼貌归礼貌,就算我不躲开,也可以做到在不拂人面子的情况下让她再也不敢近我的身。”

 

  “……少天,”喻文州很是无奈地看着他,“你我为人处世方式有所不同,把你的强加于我身上,不说我能不能做到,真的有这个必要吗?这样无足轻重的事……”

 

  “算了算了。”黄少天突然觉得无趣得很,不耐地摆了下手,“没意思,不争了,我永远拗不过你,更别说妄图改变你什么了——我自己出去冷静一下。”

 

  黄少天说罢转身就走,喻文州仿佛被毫不留情关上的门狠狠掩了一下,他反复说服着自己这样也好,才没脑子一热直接追出去。

 

  然而缓了半天,他心里还是不大舒服,两人纵使争执也从来没有过隔夜仇,因为工作原因又是聚少离多,一年到头难得有这么几天腻歪在一起的日子。等黄少天消消气,喻文州便想着还是打个电话过去,问问他回了哪个家,自己过去一趟就是了。

 

  考虑好了处理方式,喻文州仍莫名有些心神不宁的,做什么都定不下心来,只好继续在沙发上静坐,任纷乱的思绪来回纠缠。不知道坐了多久——可能只是他觉得久,而几次抓过来手机又觉得不够久。

 

  又枯坐了一会儿,连倦意都悄然来袭,他刚想把自己放倒在沙发上,就在仰头的一个瞬间,脑海中的杂念骤然拧成了一股清晰而可怖的线,“嗡”地一声炸了开来。

 

  指尖都跟着发起了麻,他怔愣了几秒,霍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门口——

 

  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前柜,明明还没入秋,整个人却瞬间被彻骨的寒意包裹了起来。他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连外衣都没穿,抄起手机就出了门。

 

  黄少天是拿着车钥匙走的。

 

 

  喻文州在出门的过程中打了几次黄少天电话,不出意料的关机了。他只好破天荒地在这个时间段打了助理的电话来接自己,顺便交代助理联系一位代驾随时待命。他自己也喝了点酒,还没黄少天多,体感上其实与没喝无异,但身为艺人也绝不能冒这种险。

 

  助理家离喻文州名下这所外环别墅很近,不到五分钟就赶来了,喻文州直觉黄少天应该不会回娘家——是说他爸留给他的那套房子,毕竟他爸这几天也在北京。除了他自己那套公寓,其余两处住所是他们俩在一起之后的投资产物,那就都要走五环,不过黄大少爷这车都开上了,也不见得就会老老实实回家,很有可能去找朋友喝第二悠。

 

  叶修和方锐现在不在北京,王杰希他刚刚联系过……或许在两人感情方面的问题上,黄少天并不愿意和人圈内友人倾诉,但他也不是会自己喝闷酒的人。喻文州思来想去,还是让助理上了五环,798附近有家小酒吧是黄少天一个圈外朋友开的——就是那位个人爱好很丰富的兄弟,辉辉和小朗的Q版手办正是此君的手笔,两人有一处住所距那里不远。

 

  还好这个时段不会堵车,车程大约二十来分钟,只是这个位置临近机场高速,又正逢公休,或许会有交警夜查点。车窗两侧灯火斑斓不停飞逝而过,喻文州无心去瞟上一眼,只是半出神地盯着车前窗,助理见他面色镇定便没多嘴出言安慰,殊不知他在不知不觉间已满手都是冷汗。

 

  手机忽然震了一下,是黄少天的信息,喻文州匆匆瞟上一眼就立即打了回去,可惜那边已经手速超群地再次关了机。信息的内容很简洁,只有一句道歉并告知他自己明天就回去。

 

  喻文州看着那句“抱歉”,一时五味杂陈。看似包容忍让的人是自己,哪一次不是黄少天在主动道歉。他闭了闭眼,手指缓慢而有力地摩挲过屏幕上爱人的侧脸——上次被叶修无意中瞥到还嘲了他半天,说俩大老爷们在一起这么久居然还互相用对方照片做锁屏,是一种怎样的精神,简直可怕。

 

  他没有回信息,把手机揣回了兜里,按开了车窗,夏末的深夜已沾染上了几分秋意,凉风习习,顺着他解开了两颗扣子的衣领灌进了胸膛,他也正需要迅速冷静下来。

 

  偶有争吵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他从不认为两人有什么不合适,事业上相互扶持促进,感情上没有任何裂痕,俨然是演艺圈最模范伴侣之一。只是天生性情再怎么契合的人,相处中也需要耐心磨合与悉心经营,在这样焦躁难安的当下,他仍是仔细回顾了一遍同黄少天相识以来的点滴。

 

  向来通透又明事理的爱人哪怕借着酒劲,也不尽然是在无理取闹,再三因为类似情况起争执必定有矛盾根源存在,他却一直当成小打小闹没有认真往心里去过,此时内心除了焦心与愤怒外,也升腾起了几分自责。

 

  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刚确认关系时,黄少天的崇拜仰慕心理扎根太深,两人的关系难免有些不平衡,才造成他在特定情况下会产生一部分安全感的缺失。与喻文州所演绎的许多深入人心的形象不同,他本人并不怎么“苏”,也不算嘴很甜的类型,更没什么额外的花花肠子;倒是黄少天还满有情趣的,时不常会玩个浪漫惊喜给他。总的来说,两人交往两年有余,除开该有的亲密行径,平日里的相处方式和最初作为朋友时并没有太大区别。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有些话不必说出口,用行动、用时间就足够让对方知晓,现在看来,语言沟通永远是感情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原来是我亏欠了你一个重要的承诺,少天。



  “哟,稀客,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就来了?”酒吧老板乍一见黄少天推门而进,赶紧招呼起他来:“……娘欸,您也不说戴个墨镜口罩的,低调点成吗?这怎么了?你家那位呢?吵架了一个人来喝闷酒?哎算了算了本来也没两个客人,等着,我去给你清场。”

 

  黄少天默默坐到了吧台前,双手用力捋了下额发,掏出黑着屏的手机愣起了神。

 

  “成了,为情所困的小同志,要喝点什么?推荐一下新品,‘大梦初醒’,啊好像有点不应景,还是算了……欸?你喝过一悠了?还自己开车来的?!卧槽你家那位也没拦着你?这出什么事了到底?”

 

  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黄少天开了机,憋着口气飞快地发了条短信又秒关了机,这才松了那口气,随手把手机拍在吧台上。

 

  “你可别吓我,天大的事你也不能连话都不说了啊,黄少?少天?天天?”

 

  “我靠靠靠靠,你够了好不好!”黄少天炸毛道,“让我安静会儿,来杯Aquarius,你可以闭嘴了。”

 

  “这不您先生的最爱,每次必点吗?怎么还玩上睹物思人了……”酒吧老板边调酒边小声嘀咕道。

 

  “……”黄少天无语地看着他,“说真的,我平时也像你这么烦人吗?”

 

  “哎哟这可折煞我了,您那功力哪是我能媲美的?”老板打着趣,把调好的酒摆在了他面前,“来说说呗,因为什么闹别扭了?我喻可不像会主动挑刺的人,肯定是你又作妖了吧?”

 

  “嗯,必须是我作的啊。”黄少天来回转着酒杯,专注地盯着转出了层层漩涡的冰蓝色液体,自嘲地笑了一声,“我觉得自己有时候是真他妈烦人,也不知道文州到底喜欢我什么,这都能忍,也不发火。”

 

  “俩人处得好好的总想作妖,纯是给你闲的。”老板用小葵花妈妈课堂的语气客观评价道,“你可真是不懂珍惜,外貌才华身家一概不论——毕竟这些你也都有,像喻文州这么专情的水瓶座,绝对的独一份,反正我是没见过第二个,连点酒都是认准了一种之后就不带换样的。”

 

  “如果他有一天突发奇想点了个新品种,发现比原本的好喝呢。”黄少天意有所指地说。

 

  “……我以为你早就过了那个少女心患得患失的阶段了,怎么还越处越回去了?”老板翻了他个白眼,又递给他一杯冰水,“这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好吧,你们俩一起演过那么多戏,朝夕相处了那么多日子,滚过那么多宿床单……你瞪我干嘛,实话不让说?性也是爱情的重要组成部分好不好。欸他什么样人你不比我清楚多了?你居然怀疑他可能是当代陈世美?你还不如让韩文清去反串呆萌小萝莉呢。”

 

  “噗……”黄少天差点一口冰水喷出来,“能不能说点正经的了,我怎么可能怀疑他啊?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文州自然是哪里都没得挑,真对我始乱终弃那也永远是我男神,我就是……已经有点恶性循环了,越和他挑事儿越觉着自己烦,过了劲儿就越不懂他喜欢我什么,然后又开始作下一轮。想想那些作天作地的雷剧女主……啊,艺术果然来源于生活。”黄少天满脸生无可恋。

 

  “艾玛,我说天儿啊,你也算是久经情场的人,怎么当局者迷到这种程度。”老板三倍速邓摇中,“喜欢一个人需要因为什么啊?他喜欢你不就因为你是你吗?照你说的,你这么闹腾他都一点不生你气,估计也当成情趣一样喜欢呢。”

 

  黄少天似乎没怎么听进去,仍是没精打采地半趴在吧台上,直到挂在门口的门铃传来了一连串的清脆声响,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再熟悉不过的人正望着他笑了一下,却令他一阵不寒而栗。

 

  这个奇妙的笑法让他想起了他们俩第一次合作时喻文州演的那个角色——只有嘴在笑,眼神是冷的。

 

  “……!”黄少天蓦地有种小时候逃课去网吧被家长抓现行的感觉,就算没真干过这档子事,现在也完全可以感同身受了,他底气不足地问道:“怎么找到这儿来了?不是说了明天就回去嘛……”

 

  “我还以为你知道我会来。”喻文州快步走了过来,瞟了一眼吧台上没动过的酒就转过头定定地看着他,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黄少天被他盯得直发毛,默默咽了两口吐沫,正要开口解释,喻文州却转而和老板寒暄了起来。

 

  “你们俩这一前一后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在我这儿上演狗血八点档呢。”老板很是开朗随性,对只有几面之缘的喻影帝也一样敢开玩笑,顺嘴就跑起了拖拉机:“我和你说,天天就是抖M,你不生他气他反倒要生自己闷气的,下次他再作,别对他太温柔就好了。”

 

  “不不,是我有问题,”喻文州苦笑着摆手,“给你添麻烦了。”

 

  “哪的话,黄少心情不好来我这儿喝一杯不是正常的嘛。哎男神,你身边还有没有你这型的,给我介绍一个呗,也不用像你这么帅,真心羡慕哭了。”老板作凄凉咬手绢状。

 

  喻文州离着老远一眼看见自己送的那辆颇为招风的车就停在酒吧门口时,心总算是咽回了肚里,火却嗖地拱了上来,奈何总不能在人朋友面前发作,他现在只想把人带回家好好解决问题,暗自思忖着如何迅速脱身,随手拿过酒杯一口就尽数灌了进去。

 

  虽然鸡尾酒本身没多少,但黄少天哪里见过他这种喝法,登时吓了一跳,手也下意识覆了上去。

 

  肌肤相触的瞬间,黄少天立马顿住了。向来温暖宽厚的手掌此时冰得他一激灵,指缝间还有未干的冰凉汗迹。他垂下眼,哪怕用脚趾头也能想象出喻文州是怎样外衣都没穿就匆忙出了门,期间打了他多少电话都打不通,一路上会是怎样的提心吊胆。

 

  “我们回去吧。”他轻声说,站起身却没有松开手,转过头冲基友笑了下:“谢了,今儿耽误了你生意不好意思哈,回头请你吃饭。”

 

  酒吧老板每天迎来送往,做的就是与人打交道这一行,心思敏锐得很,打第一眼就看出喻文州情绪不对,脑筋稍微一转便知其中缘由,没再多话,只朝黄少天眨了眨眼,祝他好运。

 

  喻文州轻轻抽回了自己的手,同老板点了下头,转身先出了门。

  

  

  车上。

 

  从刚才喻文州的几个眼神,包括那个很轻却很坚决地抽回手的动作,黄少天就觉得不太妙——是生气了吗?没错,这种情况下生气再正常不过了,但说实在的,他从来没见过喻文州戏外和人生气是什么样,更别说是和自个儿了,此时多少有点不敢确认。

 

  他偷偷瞄了半天,从脸上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看来男神生气的标志是面瘫,只有胸膛起伏比较明显,似乎在努力平复着呼吸。

 

  “唔——!!!”

  

  这回黄少天是真心被吓到了,喻文州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地整个人压过来扯住了他衣领,喉结来回滚动了数次,方才艰难地开了口——

 

  “黄少天,你是不是疯了?”他依旧没什么表情,语气很淡,咬字却很重,“没懂事的孩子都知道的道理你不懂?还是你们家只手遮天到连影帝酒驾这样的丑闻都能压下来?”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喻文州还是第一次这样连名带姓地喊他,黄少天彻底懵逼了,残存的一丁点小情绪在这样几乎可以看到实体的滔天怒火中瞬间灰飞烟灭,满脑子都是“救命我好方男神第一次生我气了样子超可pia的我特别想当场给跪然而又怕跪的不标准到底怎么破急在线等”的弹幕在飞。

 

  “不是……”他想去抓喻文州的手,而话一说完,那双手就立刻松开了他的衣领,人也转瞬归了位。就算被如此不留情面地晾在一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主动凑得近了些,满眼尽是歉然地连声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只是我担不担心的问题吗?”喻文州感觉额角都在跳,理智上可以判断出黄少天这是十分诚心的道歉,但依然激得他火气猛蹿。

 

  他从不认为自己脾气好,尽管很多人都这么说。真正好脾气的人是心里边冒起火来也可以很快自行平复下来,他大概只是怒点高罢了。

 

  “不是不是!”黄少天又急又悔,特别想抱他一下又不敢,只好轻轻晃了晃他胳膊,“你别气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今天从头到尾都是我不好,脑子一热就开出去了,在路上的时候我也挺后怕的,真是一时没想那么多,绝对没有下次了,我保证。”

 

  助理已经战战兢兢地盯着车前镜看了半天了,喻文州也觉得在外人面前这样不大好看,对他满心焦急的解释也不置可否,只甩给他一句“回家再说”。

 

  

  两人回到了距离酒吧最近的那处住所,这是套高档小区内的豪华复式,喻文州进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反锁上门,接着又去确认了所有的窗户和通风口是不是都关好了。黄少天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心里不禁突突得更厉害了——这是要干嘛?怕我喊得太大声?要干死我的节奏吗……

 

  喻文州检查完回到客厅后,他急忙一把从身后把人给抱住了——不管喻文州再怎么生气,他也有自信不会被推开。

 

  “诶嘿嘿,敬爱的喻老师,亲爱的男神,文州宝贝儿,别生气啦,我知道错了,你别冷暴力啊,我们好好聊聊呗?”黄少天没太敢使劲抱,轻揽着腰又有意无意地在他耳旁吹了口气,怎么看都像是一种暧昧的邀请。

 

  “嗯,我是准备好好和你聊聊,但要在解决完问题之后——先松手,嗯?”

 

  黄少天不情不愿地放开了手,作可怜状扁着嘴望着他,很有觉悟地说:“要解决什么问题啊?生理问题吗……那你温柔点可以吗?”

 

  “……”喻文州看他这副德行,哭笑不得的同时也真熄了不少火,颇为玩味地说:“嗯,也解决,放到最后解决。”

 

  “那是要干嘛?哎只要你别生气了怎么都好,我去跪个CPU?”黄老师这个察言观色的功夫也不是盖的,看出喻文州似乎过了气头上的劲,也敢嬉皮笑脸地逗他了。

 

  “那倒不用——裤子脱了,腰带给我,趴那儿去。”喻文州以目示意沙发扶手,很简洁地下达了指令。

 

  黄少天足足愣了快十秒,脑袋在喻文州和沙发之间转了好几圈,才不可置信道:“你、你你这是要家暴啊?!”


  -Tbc-


这个位置卡得不错,因为好奇看到这里感觉接受不了的朋友就不要看下篇了,SP文的重点就是以很大篇幅来描写这个“家暴”的具体情节【。我很真诚地恳求各位千万不要强吃这篇,完全不影响整个文章的剧情。

然后今儿我过生日嘛,惯例搞个活动,下篇发出来后(预计下周发),在本篇评论区抽五位包邮送淩浊太太绘制的双重戏中戏Q版人物吧唧(一套四个,下个月发),CP21也会有相关无料。

说来已经第三年了,真是十分感慨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双重的二十六章和六十章应该是我去年和前年的生日发的=w=三年以来真是非常感谢大家啦,新番外一定会抓紧写的【鞠躬——


评论(105)
热度(550)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