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配合[长条诸君]食用的《双重回响》作品及其作者安利向2.0版

哎,我宝整理论证辛苦,对于事件本身我没什么要补充的,只剩一声长叹。

“这个破事儿怎么还没完?”——近来我和吃瓜路人的共同感想。

整件事从何说起呢。自今年年中我第一次收到嘲讽私信(第一次收到赤裸的人身攻击则是在双重完结后),即精确到叶修生日当天,我在其它平台发表其它CP的文章连载开始,他坛就无比NB地听闻了风声,以致于期间有读者给截给我看该CP的百度搜索联想,都是我那篇文的题目。

一篇发布于小众平台、刚开始连载的文,何至于被人频繁搜索?的确是您们给我提供了不少热度,感激不尽。而贵坛一路韬光养晦,谋划至我出本发宣才大动干戈,也实在是特别不易,不服不行。

我这几天一点开微博提示,每每看见自己的ID,后面基本都跟着各式各样的生[和]殖[谐]器和花样的“婊”,一度搞得我都快不认识这个字儿了。对于您们无比长情这一点,我是非常敬佩的,另外对于见不得光的渣滓们来说,“婊”这一词汇应该就是您们对于有颜有本事的女性的最高褒奖了,对此我也表示欣然接受。我在任何平台都不会关私信评论,来骚扰的尽管继续,爸爸是个怎样的硬茬子您们自然得碰过才知道。

真不能怪我膨胀,这不就是典型的娱乐圈式待遇吗?感恩清真老师们送我出道。不过也别再每天视奸我了,我负责任地提示您们,很容易爱上的23333以及不要以为我说您们垃圾是在撕逼骂人,真不是,我情真意切地认为您们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垃圾,没有资格也没那个功能和我用人类语言进行交流的那种:)这么跨着物种和我搞虐恋情深就很让我为难了。

我承诺这是我最后一次对本次抹黑风波公开发表观点,旨在捋顺一下清真老师们对我深沉的爱的起点,顺便调侃两句作罢。各位朋友也不必和那些玩意儿浪费时间消耗情绪了,双重原计划中收录本子的番外下个月会开始连载,评论区等你们来玩(づ ̄3 ̄)づ╭❤~

xtw:

食用指南:不打tag不抽奖。此文旨在为不知于何时何地读到一个粉嫩嫩的长条君 @说给七曜聚聚和聆雪聚聚 ,或是听到一言对于《双重回响》作者 @聆雪 “装纯食,写叶喻打喻黄tag,夹带私货,叫cp黑称”这样干瘪却恶意十足的虚假黑料的各位朋友,提供一份与之视角截然不同只看出了聆雪[磊落体贴坚韧美好]的事件围观记档和对《双重》此文情不自禁的再次诚心安利。摆在这里静待智慧理性的各位来采撷和评判。

也从挂一张评论回复开始。摘自 @琢雀 《说给某批判聆雪的长条君》的续篇:《一些回应》的评论区。
“逻辑上我们是辩不过也说不通,也承认长条君确实有这么多的细节是断章取义的片面的,但还是要公然挂给[圈子]来流量担当乌烟瘴气误导瓜路,因为中心思想从一开始就在于两方三观不同,看不惯你恶心你所以诋毁你不辨是非理所当然。”我觉得这位朋友说的特别好。能看到这样逻辑水平的评论,我替这位不惜把己方智商拉低到一定水准来心平气和的理解长条诸君思路并不急不躁摆事实讲道理的琢雀姑娘感到无比欣慰,她这两篇文的笔墨确实没有白费。

所以,我决定攻坚克难向她学习。虽然阅读理解和对话长条君令我深感智商受到了成吨的侮辱,但为了所喜爱的值得心疼和维护的作品和作者,我选择收敛开腔不自控毒舌的洪荒之力,尽量好说好话着梳理一发我所亲见和理解的真相,给后来的瓜路们。

关于[装]纯食和[不拆逆]。

首先,来说我的观点。loft作为非三次非强制实名非平台唯一性质的网络社交账号,且发表文章并未署皮下本名的前提下,其账号简介仅代表本账号皮上属性及发布内容的不拆逆。我认为以上逻辑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因此,我始终是支持作者皮下的任何杂食行为都不构成[装]纯食或者[欺骗],而是已超出了作者承诺[不拆逆]属性并对其负责的适用范围这一观点的。

接下来,我退一步。开篇挂图里的这位朋友提到[如果作者一开始就在lo上表示自己是杂食并不难接受],似乎有理哦?那就借坡下驴来说说这个[一开始]。据我阅读作者文字两年的经历和长条君挂图所示可知,《双重》作者2015年[一开始]发文时确实皮下如假包换的喻黄纯食,当然不可能在[一开始]就lof自证杂食。顺说,长条君无视时间轴挂出的很多作者以[我本人]这类皮下声称的纯食言论,恰好都是作者在纯食的这个时期发表的,皮下诚信同样童叟无欺。只不过,在两年之后的2017年,喜闻乐见的×,作者皮下cp喜好已有所演进,并用同一贴吧号在新发文首楼坦率打脸预警过她爬墙了(长条君挂出图中又恰好并未体现这一预警)。所以想请问长条君,给这两张时隔两年的贴吧同账号发布不同cp文的截图标注着[写杂食却自称洁癖错在欺骗]的挂点逻辑究竟在哪里?这哪里[欺骗]了?这反而是坦荡磊落预警骑墙的很实诚好嘛?感谢您的自我打脸。设想若是作者真的旨在[刻意遮掩欺瞒]而另外开个小号搞起,还轮得到如此逻辑死早的长条君扒出所谓的[把柄]来?

扯远了。了解到长条君挂出的贴吧图中所谓的[欺骗]是无视时间轴的打脸特效之后,我们再说回这个[一开始]。那么如果是在以上[爬墙的一开始]作者就在loft上自认杂食呢?于是让我们来模拟一下在这一时间段作者可以在loft上所做出的事情。首先,重申我的观点,作者此时在loft不采取任何行动亦是正当的,这本就与她完美履行loft皮上不拆逆的承诺无任何冲突。然后,我退一步。如果需要从回应和照顾那些姑且算是善意提出的[不欺瞒]诉求出发呢?一个极端粗暴的选择可以是,作者把loft账号就地人号合一改弦更张,宣布从此杂食,搬运和产出杂粮与君共赏,[纯食]们可以设身处地感受一下,喜不喜欢这么个待遇。另一个更加温和妥帖而被作者相中的选择是,再次明确和示警loft此号皮上不拆逆的承诺和适用范围,善意提醒皮下[纯食洁癖]自行选择和避雷。而这一点,作者恰恰做的很好啊,反正围观过全程的我是挺佩服的。

早在长条君挂人的两个月之前,在lof“《双重回响》完结感言”一文中,作者这样写道“我尊重很多读者有洁癖,因此即使我杂食的一比,‘聆雪’(即作者lof账号名)也永远不拆不逆。”这一声明,发表在其贴吧爬墙的两月余内,又在《双重》商业本宣之前,在lof上再次明确了账号皮上不拆逆的承诺和适用范围,又公开示警了自己皮下杂食,可谓兼具时效性和实用性。作者此举做的很是光明磊落,大方得体,敢问何来的欺骗隐瞒又如何担得起长条君[蹭热度讨饭]这样的恶言恶语?若有比之更好的选择和处理建议,长条君请给我明示。顺说一句,作者的这一段声明,恰好就在长条君挂出的[写叶喻打喻黄tag]论据的前一段话里,长条君大概是因为管状视野得太厉害又high点清奇而没有读到,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从始至终的被[欺骗]了过去。

说到这里我……是真的词穷啊,真的不知该[夸]点儿啥好了。长条诸君如此强行把作者的实锤优点当作黑点来挂,是真的自信满满诸君自己个个选择性失明,就同理可证广大瓜路也能被诸君当睁眼瞎子般耍着玩儿了?莫不是一种传说中的色厉内荏又满心期待含羞带怨扬脸待打的不可言喻抖M情怀?何苦来的。

如上所述,全面解决完挂人[欺骗]反被打脸的问题,我们再来聊一聊在上述背景和时点下,作者选择了不对[账号标注喻黄不拆]进行变更,还出于什么其他的考量呢?这里倒是要感谢长条君挂出了作者说这段话时的完整版本:[如果说聆雪这个账号标注喻黄不拆有什么是为我自己着想的,那就是减少KY。一篇涉及人物众多的娱乐圈文必然有供杂食朋友YY其它CP的余地,我虽然也杂食,但也不愿自己的喻黄文下出现拆逆言论。]这一段话的逻辑本来相当的浅显易懂。作者是在说,[为了预防性避免杂食朋友可能会对《双重》娱圈群戏尤其是戏中戏的对手戏产生YY而发散提及本尊cp这种误操作,所以标注预警这号这文纯喻黄,请大家不要在文评里KY其他cp]。

因此,当我读到长条君挂出作者此段话时的标注是[在标明喻黄向且只打了喻黄单tag的情况提供拆逆内容yy空间,这个操作令人窒息],同时评论区还出现了大批量选择性管状视野,仿佛只看得见作者整段话其中一个短句[必然有供杂食朋友YY其它CP的余地]而就地断章取义逻辑死早的开始抨击甚或RS作者的回复时,我的智商是真的窒息了。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吧,长条诸君这里的作为呢,就好比是作者说了一句[谁在这边提猪肉不行哦],诸君忙不迭的在人家脑门上糊张大字报,上书[在这边提猪肉!],并手舞足蹈大肆宣扬着[听到了吧提猪肉呢快来骂他!]而一路跑远……emmm瞧把诸君的智商或/和人品下限给牛叉的也是很心疼了(对不起我的毒舌实在憋坏了,就放它透这一口气儿)。

到此为止。回看开篇挂图里[如果作者(爬墙)一开始就在lo上表示自己是杂食并不难接受]的诉求,请教诸君,作者对此是有哪一个字没践行得体,哪一个词没照拂周到么?可你们如今还不是一样的难以接受啊?!既然如此,就不得不请长条诸君正经思索一个问题了,各位的[不适感],到底是来源于以上己方各种无视事实肖想污蔑出来的作者杂食却[装纯食欺瞒]于诸君的假象呢,还是本质上单纯的来源于作者皮下磊落着从[纯食]演进为[杂食]不符[清真]教条这一“令人不悦”的既定事实和背叛体验呢?其中的因果关系,到这里怕是就不言自明了。进下一段。

关于[写叶喻打喻黄tag]。

必须先槽儿一句,看到长条君在转发琢雀gn反驳其[写叶喻打喻黄tag]的观点时,在开篇显眼处这样回复道:[你既吃喻黄又吃叶喻当然看不出夹带]。对于这个逻辑我是肥肠震惊的。首先,是否能看出[夹带]是要靠脑子判断的而不是靠戴上萌哪个cp的有色眼镜;其次,如果有[叶喻]夹带而读者恰好萌[叶喻],按常理不是应该能够更敏锐的看懂么?不禁为长条诸君的智商感到了深深的忧虑。好吧,无论如何就如长条君所愿,我读《双重》那会儿还真就不吃[叶喻],不知道这样的属性您还满意不?

出于对上述逻辑水准的震惊和怜惜,我决定把本应该更多的从[素质欠佳与有意污蔑]角度着手的反驳,变换成另外一种大概仍能拯救长条诸君少许智商的形式,也就是再来愉快的安利一发《双重》其文的糖海泼天及其中喻黄cp的天作之合哈哈哈。说实话,长条诸君对于《双重》里喻黄不纯不only的污蔑是真真切切的逗笑我了,这真的是万分的对不起并让我一度回想起当初搜肠刮肚四五千字的长评主旨却愣是自始至终被[喻黄俩人正反面翻个儿烙饼秀秀秀]这样肤浅没层次感的黑历史读后感所支配的恐惧,连吹毛求疵着提《双重》的[不足]时我都在抗议反派恶势力太过划水被喻黄虐狗闪瞎得毫无悬念哈哈哈哈哈。

于是偷懒的引用几段自己长评中的原文如下:

【段一】而逻辑死早的我选择仅在最肤浅的表层重申如痴如醉面目全非的嫉妒。一辈子当几辈子过,还是跟处得格外舒心顺眼的爱人一起试水,入戏能甜能虐天马行空,出戏情分日笃全面双赢,妈蛋这赚得也忒钵满盆肥作弊开挂了啊。

【段二】于是在五百天之前和之后,我有幸见证了这一双男主,他们戏里秀,他们戏外秀,他们秀瞎粉丝接着秀亲友秀反派,他们床上秀完,哦不,是秀个没完翻个面儿继续秀。十年起秀,一如既往。看得想瞎,却不忍移开眼。正是这同一双人,他们以互抱大腿的姿势相知相缠,他们有爱互投喂有难交给我,他庙的水瓶脑狮子座俩蓝精灵齐心合力斗败了emmm……与隔壁格格巫×2愉快联谊顺手平A路人甲乙丙丁相携问鼎虐狗之巅。哦买噶,不得不说眼哥哥和脸T修修随时随地的帅呆了好嘛,充分支持他俩把自己牛叉坏掉。至少他俩不秀啊,要珍惜

【段三】需要着重鸣谢太太对【终级副本】的高潮演绎,带我重温了爱过经年的策瑜。某种意义而言,《双重》的喻黄恰如策瑜现世安稳而幸得长久的版本,平等开化又坦诚无拘的模式。那有多美(虐)好(狗),实在是不一而足的。

【段四】我披荆斩棘,我韬光砥砺,只是为了遇见你,为了和你在一起,一起变成更好的【我们】。且蔽之一言。【近可并肩而立,远可各自为王。】双王梗,双向痴汉着无视副本难度顺理成章脱缰狂狗直奔HE的双王梗。那么大萌点,我戳定你了。

【段五】纵观(反派暗流埋线)尤在后程的三两句惜墨着笔,倒时常如蓦然撩拨起几响忧思心弦,力道讨巧波澜不惊,不动声色不扰画风。然而,若要正面PK【日常主线】徜徉糖海高甜致盲的波澜壮阔祸害泼天太太的偏心,怕只一些瀚海余波也够把暗流君稀稀松松攒起的小心慌们拍平在糖滩上摩擦百十次了。

【段六】论养成类游戏官方强制捆绑作弊神器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官方:职业虐狗天下无狗就你事多下一个。简直初生气场分分钟碾压终极副本的错觉好嘛。请问你们为何这么熟练啊?明明是我先认领男神的,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男神分分钟互粉还跟我抢最佳痴汉宝座这样啊?你们对得起观众席刷满一屏[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墨镜都闪碎了能不能留下一丝悬(活)念(路)啊.JPG]的翘首以盼么?说到底大家都是理性温柔的cp粉,就算惨遭天下无狗糖海埋粉连击combo,难道还能迁怒辣——么厚滤镜下两枚宝贝儿双棒合璧开闸泄糖么?这口【棒棒糖海屠粉】大锅太太亟需安详的背稳,,来直面正(爱)义(戴)的裁(吐)决(槽)吧!

Over。随手黏了几段短小(?),刷屏太过和剧透太多的部分我都略过了。可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人家《双重》里喻黄小两口这恩爱秀的就是字里行间溢出屏幕啊就是严丝合缝身心合一啊就是仇者痛亲者也瞎啊(?)就是[爱情殿堂级柏拉图永恒理念世界]啊还真就是嫉妒不来啊。虽说我自认原装心笨口拙评论水平有限,学舌精彩之处不及《双重》原文的十一吧,但相较于长条诸君连原文都[恶心来恶心去]着扭扭捏捏没看过没看全就敢于妄下结论的勇气而言,可信度还是杠杠的。来来来,咱们来者都是客,口嫌体正欢迎来蹭,诸君若是听着听着馋上了呢不如就地来口肉尝个鲜儿嘞,勾引勾引。

咳咳扯回来。说到这里想必诸君又要发问了:你不要转移话题,[喻黄]再甜也掩饰不了[喻叶]夹带的事实!啊那我们说回长条君好了。这里长条君挂着作者原句“改天我兴起写它一部叶和喻为主角的友情向大长篇,只要哪章带着我(喻黄)cp露脸了,我照样在【叶/喻】标题下打喻黄tag”,并为其标注了“罪状”:[写叶喻打喻黄tag]。我……真的是懒得解读如此明晃晃的曲解和自我打脸。作者原话里,【叶/喻】标题明显是代表叶和喻两人为主的互动,两人的关系是友情,喻黄的关系是cp,所以tag当然能打【喻黄】,打【叶喻】才是要招黑。但其实挂的这一段也并非毫无看点,我关注的重点在于,联系上下文语境来看,作者说这段话的背景和主诉对象,恰好是[主动找上门对作者出口RS/恶意污蔑]这样欺人太甚的群体[圈]子,而长条君如此省略前因断章取义着挂出来挑唆瓜路的背后恶意,我们下一节的[地图炮]部分再来聊过吧。

以及,我也很知道诸君还想掐(or已掐过?)哪个点嘻嘻,这就来说明示范一下正确的理解姿势。在《双重》位面,叶和喻作为演员,曾在多部影视剧中有所交集,其戏份有主角和配角,也有主要角色和路人。方锐大大作为演员不务正业偷摸儿操刀过一个他俩的[娱圈合作角色cp群像MV(或者还有不同剧里拉郎来的角色?)]受到粉丝追捧。在《双重》设定中无论喻和叶本尊,还是喻和叶在影视剧中所扮演的角色,都不是cp,纯属他们的演员本尊粉儿和影视角色粉儿在拉郎YY。(写到这里我想起个[例外],严谨补遗。就叶被他家老头逼拍的那则公益广告,把哭戏道具[情书]搞成笑话集锦坑文州特别666估计长条君也不知道我在说哪里,权作是剧透安利了。)作者在贴吧解释过《双重》里方锐对这个MV的构思和设定,也在贴吧发表过一篇[喻意外梦穿戏中戏与叶所扮演的角色相遇接触而试图尽力改写戏中戏悲剧结局]的cross番外。完毕。

于是呢?诸君对着这么个《双重》位面娱乐圈粉丝制MV中的戏中戏非官配即本质拉郎cp设定,也能捕风捉影以讹传讹成[夹带叶喻私货]啦?如此强行放置作者提供的[喻黄本尊暴风虐狗]上帝视角不入眼,强行宛若不明真相的瓜路真情实感着自行入戏到《双重》位面,身临其境着为方锐大手的影视cpMV倾情奉献撕逼弹幕的假脑子,着实是逗得我一阵乐呵。合着上一部分里被诸君挂起的作者[预防杂食朋友在喻黄文里KY其他cp]的一番苦心,杂食朋友们倒是都能尊重领会得,偏是被各位薛定谔的[纯食]给辜负和糟蹋了,诸君真是以KY的实际行动力证了作者账号签名[不拆逆]的必要性啊。对此,我寄语诸君的委婉评价是[现实与艺术的边界于您而言形同虚设],耿直版本是[肥肠抱歉您与娱圈文阅读的智商要求低限不能匹配正在断开链接哔———]。

这里我还是再次不要脸的偷懒(和安利)着引用一段自己长评里评述《双重》人物的原文如下吧:

[当然,文州的韧性气质同样一百分的诱人,他的软实力登峰造极,成功也更值称颂。我敬佩他将自己历练成明知不是无所不能,却仍有本事从容成竹和相护所爱的样子,敬佩他在台本琢磨伤病无阻隐忍口欲独宠便当看得出来太太很爱他没少折腾他的“平凡”敬业里点滴默化的“戏疯”精神。同时他足够幸运,虽蹊径波折终把命中贵人爱侣接连遇成了“清风自来”的姿势。很多人能在他的初始设定和进退合宜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于常人而言,他或是比少天更加真实的完美榜样。]

划重点,[命中贵人]和[清风自来]。《双重》是一篇[娱乐圈]paro,作者又喜欢写群戏。作者笔下的文州毕竟这般好,从“半路出家”到“问鼎影帝”的蹊径波折里,命中“清风自来”的相吸着许多贵人相助这种操作本就顺理成章,比如发掘赏识和磨砺他潜能才华的名导们,比如亦师亦友仗义也互坑(?)的前辈同僚老叶老韩等人,以及“贵中之贵”他命定的爱侣少天,这才是合情合理血肉丰满精彩纷呈的长篇群戏架构啊。爱情固然可贵,文州生命里同样同时有幸收获着名为亲情和友情的可以铭刻一生的感情,这总没毛病吧。作者给《双重》文中老叶的定位是[少天的发小,文州方的大亲友],与喻黄双方均未涉及分毫的暧昧和贵乱。我便是不懂诸君对于[大亲友]的概念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理解障碍?除却眼睛不好和不读只喷的客观原因之外,剩下的莫不是骨子里对[自家]喻黄cp感萌点缺失信心全无信仰崩塌的心虚和自卑?或是主张在爱情之外cp双方的感情世界务必一无所有荒凉寂寞,唯有[不和陌生人说话]模式的简明关系才算真正清白的肤浅偏执?

呃,敲黑板……敢问一句长条诸君还跟得上我的思路不?毕竟惯常性不怎么看文就突出个凭空尴喷的话,我就算再迁就和讲解也是白搭。毕竟《双重》原文摆在那里,就是最好的证据。所以继续勾引诸君,咱们来摒弃杂念平心静气认认真真的看文好不好?然后呢,欢迎有所异议,但请携带《双重》文中具体[叶喻私货]的原文证据过来理论。看好诸君哦,比心。

关于[地图炮cp,一口一个你坛,强行不知黑称]。

对于这一条我就着实比较苦手了,因着皮下一向温婉随和,实在是欠缺吵黑架的天赋和经验哎。为了省事我直接推荐前文提到的琢雀gn《说给某批判聆雪的长条君》一文中的相关反驳好了。可以说很好的还原和考古出了长条诸君反复横跳百玩儿不腻的[作者本宣评论区KY尴聊怄火挑衅再来断章取义管中窥豹着意渲染升华高潮虚实混搭时空错乱讥诮尖酸恶语相污引领风向虽无新意却能流量担当]此梗的原始风貌和险恶用心。简单来说,被挂出的所谓[地图炮],作者说话的语境并非是评论cp或者[纯食],而多是在针对性回复一些不适宜/过激言论和真·搅屎棍儿。看到长条诸君这部分挂图只敢截回复,不敢截上下文,我也就放心了。

不过以上画风也确实残羹冷炙的相当眼熟。实在是在这个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年月里,就算没吃过[腐肉],总也难免吃着瓜就无意中撞见过几次[蛆变]而被动的涨过姿势开过眼界。这就跟说起[你坛]这个词,我虽然不混但也吃着瓜看过笑话,所以知道还是知道的,不但知道,还能不由得联想到长条君小粉红背景色的运用端的是清新脱俗表里如一,是一样的道理。可惜没记错的话,[你坛]的惯例是[不给科普潜水三月自学成才]对吧?所以没心没闲的我也是真的至今不懂[黑称]的渊源,只得暂且听信了作者[戏谑调侃/文章标题/cp圈网友圈名]诸如此类的纯良且正常的解释,当然也很期待明显很懂的长条君给出准确的科普。毕竟是多义词,大抵也是清者见清,浊者见浊的节奏?


最后,我也来应景的玩儿个[地图炮]梗精确制导三连发好了。

【一发】对于画风正常的纯食党和喻黄爱好者朋友们我想这样子来交流。

各位啊,我们的聆雪宝贝真的是非常的温柔坦率文美人美啊,这里卖个她和她文的安利给大家吃好喝好呗。自古唯有产出和脸是永恒不变的王道,文字和字里行间的情感是骗不了人的,《双重》美味又禁吃。闲话不叙,咱们心明眼亮,以文会友,文里相知吧。比心。

当然啦,有一些纯食朋友乍见长条诸君[揭发真相]时,为作者皮下不声不响不纯食而有所不适和欺骗感都是可以理解的,而一旦冷静下来,大概也就多能理解,双方也许只是在对loft账号的皮上皮下属性定位啦,被忽略的作者的皮下爬墙时间轴啦,作者对恶意骚扰群体激烈驳斥时被断章取义啦,诸如这样一些问题的理解方面似乎有所偏差误会或是受到误导的可能性吧,而这些问题在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的画风和前提下基本是能够互谅互敬坦率交流完满化解的吧。当然啦万事也不能强求,能够求同存异大家固然乐见,而实在存异无法求同的部分虽然很是遗憾,还是可以好聚好散互不干涉的。愿此间江湖安好,丰年和乐,清风朗月,怡然自得。

【二发】而对于画风清奇的[薛定谔纯食]们我只想说:如下图所示。


诸君可还记得上一部分作者提到[叶/喻]友情向长篇打喻黄tag的话题么。这边拎出来问一句,诸君挂作者那段话的时候咋就不把作者提起此话题的前因亦是主诉对象,即与这里挂起的这个作者lof评论区里如出一辙[开口诅咒人身伤残和对方家谱]的两位[圈管]截图也一起挂出来呢?看到作者能对找上门来出口RS者磨着性子只是说出被挂的那一段话,我都想夸她一句端的是好修养了。

要知道双方好言好语好交流的前提,首先是对方的所言所为起码要显得安全无害不似坏人吧?当然,诸君的恶意污蔑和上挂病患的无端诅咒,在我看来是同样卑劣而不可原谅的行为,待遇理应等同。对于长条君挂出的[对纯食粉两幅面孔],我想说,如果以上这几位和长条诸君一定要自诩[纯食粉]的话,那么为诸位另备上一副痛斥还击的[面孔],来区别与[画风正常纯食党]的友善交流,才是理应如此理所当然的事吧。毕竟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呢?

且我觉得,也并没有哪个正常的[圈]子真心想要认领以上这几位吧。如果有且放任,我倒是万分的不介意[恶心]和地图炮您整一个[圈]子的。突兀想起长条君的[聆言聆语],虽说没交版权费就自行脑内有一补十很不对,但留给诸君梦里画饼的你[圈]自用也算意外的量体裁衣自知之明了。

【三发】投喂我灵子宝贝食用的[夹带私货]。

宝贝爱你。我又擅作主张日常性破坏你文字阅读群体普遍的大气稳重宠辱不惊画风了,猪队友的都不好意思请你原谅了。对不起。眼瘸误读之处敬请指正。但还是求赞求推。

赞美你的话儿我放最后给大家看去,咱们先说几句[教训]。看到琢雀gn的文里提到过[在此事件中并不是说作者做的就毫无瑕疵,辩驳只为还原真相]的意思。我亦是部分赞同的。我写出这九千字来,首要目标百分百是为了挺你护着你,次要结论是,站在我们[交浅言深&君子之交]的立场上,我又十分冒昧越矩吹毛求疵的想要再[敲打]已然做的很好的宝贝一句,就像你说的,[吃一堑长一智]真的很必要。个人觉得,[自控]这个堑,咱们还是得记下来。有时咱们回复和发言时被尴挑得带上了气性,确实容易在称呼和措辞上不够完整和严谨,虽然以直报怨没毛病,但也容易被别有用心者抓了断章取义的空子,往后咱们引以为戒,磨练修养再接再厉着。么么哒。

差不多这就结语吧。

说实话,关于画手事件的定论反而让我决定撒开花儿来写这篇(顺说灵子为此事的wb说明和歉意也是一贯的磊落风格心疼你拍拍你)。我超级害怕遭受到诸如[你看你啥都敢洗就是不敢洗抄袭]or[抄袭相关罪大恶极其他小小污蔑连带背锅理所当然]此类对智商造成第二吨侮辱的[回文式撕逼]。一码归一码,我从事件起始未曾评论画手事件一句话,因为压根儿不相识不了解。对于不熟悉的领域不妄议,这算基本礼仪吧,反正是如何都学不来也忍不了那些个连《双重》都没自己读过反就勇于舔起张[圈]脸正气凛然着以讹传讹恶语相污的“范儿”。

于是,这次事件在我眼里整个读下来,只是越发看见作者聆雪的大方磊落,温柔体贴,爱憎分明,坚韧可贵,勇于承担,文美人美了。艾玛真是洗的一手好地自我点赞来一发。想来作者倒是[钦点]过我每次对她和她文,包括缺点的夸都是酸倒牙没眼看,我也干脆不避嫌滤镜厚坦然吹。没办法,实乃这世上能让我随便路过就有缘好运的遇上了顺眼了喜欢上了的东西太稀罕。

我始终觉得,美好温柔平等尊重包容互谅互为动力这些德行,在作者和读者之间本就理应是相互给予的。这无关[圈子]和[cp]。眼睁睁的旁观和漠视,曾予自己感动鼓舞的其人其文被如此泼脏抹黑含冤蒙尘而熟视无睹,任光黯淡任热冷却,老娘十分的不乐意,也没理由纵容。

顺手送灵宝贝两句歌词。《闪光少女》的[生命被你照亮],又是那个杨宗纬。

[哪怕世界未必会更漂亮,燃烧自己给你温暖。]

[让所有伤感都得以回甘,谢谢你爱的好理所当然。]

谢谢你予我的温暖,谢谢你爱的理所当然。

 

一向埋头吃粮,若非天上掉锅瘴气盈门,只怕懒得抬头。眼里本无[圈],路过皆是缘。若说此(系列)文恰是没合上长条诸君万籁俱寂唯您独尊单方尴演的龌龊心意,肥肠荣幸不服憋着。

就这样。

评论(8)
热度(87)
  1. 聆雪xtw 转载了此文字
    哎,我宝整理论证辛苦,对于事件本身我没什么要补充的,只剩一声长叹。 “这个破事儿怎么还没完?”——近...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