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喻黄】双重回响 番外:歌为心声

·娱乐圈,双艺人,欢乐甜~一发完结小甜饼如约而至。

·带了正文中没正面出场过的虚空组合和小周一起玩,涉及的节目形式有参考江苏卫视《蒙面唱将猜猜猜》。写着玩的,不收入本子。

·没看过正文应该也可以无障碍食用,不过番外的使命之一就是安利正文嘛=w=全文TAG:,本子初宣:

 

“亲爱的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由白桃卫视与微草传媒联合制作,666布丁独家冠名的《闻其声》节目。我是主持人励成昱,现在正在第五期节目的录制现场为您进行直播。”

 

主持人小伙儿声音明朗、语调欢快,长相也十分迎合该节目组主旨——闻其声,见其人。其人也正是该卫士近两年的新台柱,一位实力偶像派年轻主持。励成昱推了推复古圆框眼镜,张扬一笑,还带了点恰到好处的“坏”,伴随着自家迷妹团的尖叫,冲着扫过来的镜头放了个电。

 

“看来刚才‘水果摊上卖瓜子儿的热心女士’太过不可貌相,一首高难度歌剧片段唱罢,彻底让我们猜评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该说披着这种民间高手马甲的神秘嘉宾注定是扫地僧等级的BOSS吗?”他一伸手,镜头便转向了一旁的评审席——

 

“好的,我们可以看到,本场特约评审周泽楷先生始终一言不发,认真履行着以颜值镇场的本职工作,即使一脸茫然也帅气逼人啊。虚空组合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哎李轩你这个人要不得,这么多年搭档了,就不能让着点人家……哦?我们杰希大神又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该不会又是你的熟人吧?”

 

……可不是吗?上周某人新戏杀青,刚撺掇几个朋友一起嗨了一通。KTV里输了游戏的歌王大大和“热心女士”俩人按照惩罚规则还深情对唱了一首喊麦神曲来着。

 

实际上都不用说熟人了,但凡稍有名气的现役歌手,在其大小慧眼之下都形同裸奔。但也不得不说,此番王氏神技并非人人皆备,节目本身的设置还是很有难度的。

 

上场嘉宾尽数全副武装,难以辨识年龄和体态,更要命的是,几期下来,来参与节目的其他领域的名人至少占了一半,连运动员和作家都上过场,其中不乏五音不全的选手,明摆着就是从未在公众场合开过嗓的,没有提示根本没个猜。而专业歌手们也多少会伪装下声线,或是避开最常用的音域,连续几首唱下来,让大伙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也大有人在。

 

“不确定,但大概有人选。”好歹是自家节目,王总也不好砸场子,要把他的表情定格下来,整个儿一“[我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jpg]”。

 

“先过吧,第一轮还是别浪费机会了,等她和下一位唱完对唱再说?”李轩提出了较为保守的提议——三次猜错身份,将会把嘉宾送向终极场。

 

每期节目固定共有六位嘉宾出场,每人一首独唱,两两一首对唱,独唱后猜评团可以选择PASS,对唱后则必须选一位进行揭面。不过这里面玄机颇多,一部分嘉宾是真正置身于一场娱乐性比赛,进了下一期就准备新歌,一切随缘即可;有些歌手则是签了一路唱到终极场的合约,需要评审们手下留情;还有些嘉宾的合同上是限定仅出场一期,为了保证节目的真实效果,这就大大增加了直播的难度,导演需要进行现场调度,通过增大提示强度或是示意杰希大神出马之类的方式,让嘉宾唱完最底限的两首歌后,直接公布身份出局,最后露面唱一首与观众告别。

 

目前猜评团没有收到来自场下工作人员的任何讯号,除了王杰希外,其他人也真的毫无头绪。在每位评审可以向嘉宾提一个用“是否”来回答的问题环节,吴羽策都和人确认起国籍来了,足见诸君已然放弃治疗。

 

“这么快就集体投降了?好吧好吧,那么就请‘水果摊上卖瓜子儿的热心女士’先回到休息区,让我们有请下一位嘉宾——‘爱喝甜牛奶的吸血鬼伯爵’。”

 

“嘿,这个造型炫酷啊,而且能看出身材,对我们很友好,感觉是个年轻小伙儿吧?”说话的是猜评团最年长的一位名嘴——关兆新老师,以冷幽默和内涵污而闻名于众。

 

他这边话音未落,台上的“吸血鬼伯爵”就朝着他的方向行了个像模像样的摘帽礼,一举逗乐了台下观众。

 

“呦,这么有礼貌啊,你好你好。你们看没看着,人家上台走那两步都是有‘身段’的,依我看,不是专业的就是演艺圈的——我们认识吗?”

 

“关老师,您现在这个问题算在每人限定的一个问题里哈,等我们吸血鬼先生唱完就不能再问了。”主持人及时提醒道。

 

“没事,这种问题唱前唱后问都没差。”关兆新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没有过工作上的合作,私下和您有过两次接触。”低沉的机械音通过变声器传了出来。

 

王杰希闻言却是坐直了些,这个回答未免严谨了点,正常来讲是没必要说这么详细的,除非……他正琢磨着,台下的工作人员就打出了在本期节目直接揭晓此人身份的指示。

 

“……”如果不是专业歌手,他也不可能一下就猜到的好吗?王杰希上了点心,审视起这位吸血鬼先生来。

 

和其他嘉宾相比,此君的装扮确实要“暴露”一些。收腰的燕尾立领黑色长风衣,血红内衬,内里则是中世纪贵族风格的繁复衬衣;雪白的面罩开了两条狭长的缝,将将露出了双眼,为了现场收音效果,嘴的位置以铁丝网开了个形状诡异的“笑容”,下颌的线条若隐若现。

 

说不上什么地方怪眼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吸血鬼先生察觉到王杰希的目光后,好像还和他笑了一下。

 

电光火石间,歌王大大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当即抬了下手,示意主持人有话要说。

 

“咦,太难得了,杰希大神也要在嘉宾开唱前就提问吗?快请讲。”

 

“和关老师的问题一样,我们认识吗?”

 

这一次,特写镜头之下,所有人有目共睹,面罩下的眼睛弯了弯,连同冰冷的机械音都染上了笑意:“当然。”

 

台上台下评审席一片哗然。坐在歌王大大身旁的是咖位相当的天后级女歌星沈添嫒,年近不惑而面容靓丽依旧,她拍了王杰希一把,压着音量说:“有没有可能是误导,真是你熟人?是专业歌手吗?”

 

“还不确定,待会儿一听便知。”王杰希半抱着胳膊道。

 

吸血鬼先生话不多,没人提问便不开腔。现场灯光转暗,前奏响起,他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肢体动作,只是静静站着,直到开始演唱的前一刻才举起话筒。

 

“这什么歌,你听过吗?”听过前两句,吴羽策偏了下头,低声询问搭档。

 

过往参与节目的嘉宾,选歌口味偏向热门金曲或是名家遗珠,还从没出现过评审席的专业歌手们谁都听不出的大冷门。李轩又听了两句,也皱起了眉头,望向另一边:“不知道,杰希大神听过吗?也不说什么歌了,这是谁的歌?”

 

王杰希此时彻底坐直了,身子还往前倾了些许。听主歌偏向明快的风格,应该可以归类为一首轻摇滚流行歌曲。歌王大大内心大略有了判断,面上仅是微微摇头,示意大家先听完。

 

吸血鬼先生唱完带有大段说唱的副歌部分,评审席几人纷纷点头赞许,沈添嫒分析道:“这位明摆着是不想让我们从他的选歌入手。从演唱水平来说,我倾向于不是专业歌手。”

 

“不过唱得很不错,开头两句我都有点被唬住了,你们发没发现他一开口那种‘压嗓’,很像是选秀的技巧,该是有高人指点过。”关兆新说。

 

“最难办的就是这种,唱得好,还不属于专业歌手的跨界人士,怎么猜?”李轩头大道。

 

一首歌唱到尾,吸血鬼先生都没怎么在台上挪地方。唱罢后,还分别朝评审席和台下观众来了俩超九十度鞠躬,惊得几位年轻的都跟着起了立,也哄得关、沈老师两位长辈直呼“别别别不敢当”。

 

励成昱重新回到台上,惯例先“调戏”了一下镇场“吉祥物”:“小周啊,你觉得吸血鬼先生的表现如何?”

 

“……”周泽楷酝酿片刻,说道:“都好听。”

 

“……”励成昱也理解了两秒,临时充当翻译说:“姑且让我帮着扩个句,小周的意思应该是,唱得好听,歌也好听,是吧?”

 

周泽楷点点头,吸血鬼先生朝他脱帽致意,依旧言简意赅:“谢谢。”

 

“我看评审席的几位大神都听得一头雾水,我也没听过。其实据我所知,吸血鬼先生演唱的这首歌,应该是首尚未发行的原创新曲,选择我们节目进行首次演唱,节目组也深感荣幸,不知能否透露一下其创作者?”

 

“抱歉,暂时需要保密。”吸血鬼先生歉然欠身。

 

“欸,你们发没发现,台上这位虽然跟我们客气得很,但完全不是新人们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是个游刃有余的老油条啊。”关兆新老师再次发话,“我提问的机会用完了,你们再问一问,我觉得还是有希望在对唱之后拿下他的。”

 

“不管了不管了,先猜黄少天。”沈添嫒笑道,“大家都拿不准的时候,男声就先猜黄少天,不都是惯例了吗?”

 

“哎哟我的姐姐诶,能不能放过这个梗了。说真的,要是黄少真来上我们节目,杰希大神能听不出来吗?”励成昱无奈道。

 

“不好说,他开个黑嗓或者唱段黄梅戏,我也听不出来。”王杰希淡然道。

 

歌王大大出其不意的冷幽默向来是节目收视率的一大保障,台下观众快要笑断气了,连吸血鬼先生都笑出了声。

 

“我们给黄少这么高的提名率,等到终极场的时候,他是不是应该来无偿献唱一首啊?”李轩大大十分厚道地给节目拉起了赞助。

 

“我之前都不好意思说,你们每期节目都这么把黄少挂在嘴边,我的心,一直在隐隐作痛。”励成昱举着话筒怼着心口,满脸欲哭无泪,“我们俩是同届的嘛,还都是帝都圈的艺术类高校,又都这么的——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是吧?在坊间难免会被人拿来作比较。”

 

“我觉着你和黄少天最大的共同点其实是停不住嘴。”吴羽策评价道。

 

“行了别的都不用说,就说坊间的结论是什么吧!”沈添嫒拍桌。

 

“哎,你们说呢?生活已经如此艰难,每天都能听到有个人压在自己头上你说烦不烦?但必须得说,我对这一结论是持保留态度的,觉得昱哥我更帅的明眼人也不是没有嘛,是不是啊我的小仙女们!”此人臭屁地朝台下吹起了口哨。

 

粉丝们不约而同地笑闹着嘘了他一脸的同时,刚才一直没吱声的吸血鬼先生突然发话道:“嗯,这事我也听说过。”

 

评委团、台下观众再次齐齐炸锅,励成昱忙摆手:“各位,冷静啊,这次可是明晃晃的误导,可别中招了!不过真没看出来,我们这位嘉宾台上唱歌的时候一本正经的架势,实际心很脏嘛,那话怎么说的来着,是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吸血鬼先生默默看了他一眼。

 

“小励啊,你这嘴炮一时爽,等人家之后公布身份了,不得悔断肠啊。”关兆新意味深长。

 

王杰希同沈添嫒耳语了一句,天后大大便率先开口:“我就不客气了,请问这位嘉宾,你来上我们节目是为了宣传电影吗?”

 

“是,但不完全是。”吸血鬼先生沉稳应答。

 

“还真是演员吗?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又觉得不太可能……”李轩沉吟着。

 

“从张佳乐都能选择来我们节目复出,我现在觉得没有不可能的人选,谁来都不意外。”吴羽策说。

 

“你们这一次猜黄少天,也不算彻头彻尾的瞎猜。”王杰希提示道,“他唱rap部分的flow很独特,很接近于黄少天惯用的,如果是有意模仿,大概是黄少天的粉。”

 

“行,那我就偷懒问这个了。”李轩拍大腿,“请问您是黄少天的粉丝吗?”

 

“是。”吸血鬼先生一笑起来,机械音都能透露出鲜明的暖意,“我非常喜欢黄老师。”

 

“哇——”沈添嫒和台下观众一起起哄,显然很懂,内心也有了答案,不过还是和歌王大大一起为节目效果努力装傻,“但要说起来,和黄少交好的男演员还是很多的哈。”

 

“……”吴羽策听出了这段对话的机锋,刚才还说着谁来都不意外,此时也不禁犹豫道:“不会吧,是我想的那位吗?”

 

“阿策你不是还没提问吗?干脆问出来算了。”李轩撺掇道。

 

“不行,我越琢磨越觉得是刻意误导,真的不可能吧,人家那么大的咖……”吴羽策想了想,退了一步问道:“请问您拿过影帝吗?”

 

“是的,拿过。”吸血鬼先生沉稳如旧。

 

“那个……”励成昱试图稳定一下现场观众的情绪,没什么说服力地劝导着:“其实很多奖项都可以称之为‘影帝’,不知道今天我们台上这位大咖拿的是什么奖的影帝……”

 

“喻文州。”周泽楷突然开口。

 

“……”场面凝滞中,吸血鬼先生只好摸了摸面具——给他安排的节目流程是在对唱后再揭面,而如今的状况显然是周泽楷没按套路出牌。他见主持人没有圆场的意思,只好先帮着铺垫一下:“我是不是可以摘掉面具了?戴着有点难受。”

 

励成昱一个头顶两个大,“麻烦您再稍微忍耐一下……嗨呀是就走个过场的意思,但是揭面环节总不能直接取消吧?来来来,既然我们T台之王一击必杀了,评审席其他几位老师是不是也得发表点感言?”

 

“一开始也差点把我唬住。”早就有数的王杰希也不再藏着掖着,干脆和人唠起了家常:“你回北京了怎么都没吱一声?”

 

“这不是惊喜吗?”喻文州没摘面具,但自行关闭了变声器,恢复了本音,登时又引来一阵尖叫。

 

“没想到我们新晋影帝还这么会唱歌。”关兆新比了个拇指,“不过话说回来,提到双黄影帝,你们就没觉着,他这个‘马甲’听起来有点污吗?‘爱喝甜牛奶’是个什……”

 

“关老师,关老师,求求您,停一下,我们要下车。”沈添嫒立马一个尔康手,“您再这么突然飙车,我们节目真的会停播的!”

 

“既然关老师提到了,我也不妨直说了。这次来《闻其声》节目,确实是想宣传一下我们这部‘双影帝’电影。”喻文州波澜不惊地转移了话题,“《江东双雄》目前已经登陆全国院线,希望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支持一下。”

 

“喂喂喻老师,您这个环节等唱完最后一首再进行好吗?”励成昱在观众欢呼的海洋中,深感心很累,“虽然我们节目在打广告方面的简单粗暴是出了名的,但也不带这么猴急的啊!”

 

“我就是为了不显得太简单粗暴,把广告分散一下。”喻文州笑道,“这不是还没帮黄老师的新专辑做宣传呢。”

 

“嚯,这波血赚啊。”李轩说,“一个人上节目打俩人的广告,像我们这种多年组合,怎么都没想到还有这么划算的操作。”

 

“黄少真是最大赢家。”吴羽策笑着摇头,“喻总刚才唱的八成就是他新专辑的新曲吧,也是够大方,自己的新歌居然让别人先唱。”

 

“看你这话说的,人俩什么关系,小喻影帝能叫‘别人’吗?”关老师依然不肯松开方向盘。

 

喻文州对此类调侃向来是笑而不语的,不接茬亦不否认。尽管提前揭晓了嘉宾身份,节目流程还是要照旧走,“爱喝甜牛奶的吸血鬼伯爵”还是与“水果摊上卖瓜子儿的热心女士”对唱了一首经典情歌,期间两人多次携手,显得默契十足,稍稍挽回了适才“GAY里GAY气”的节目氛围。

 

“‘热心女士’是真的厉害,我服气了。”沈天后给予了高度评价,“尽管实际唱功压了我们这非专业的喻影帝一头,但一点都显不出来,配合上非常和谐,太难得了,可不是每位高水平的歌手都擅长给人‘打辅助’的。”

 

“也因为和吸血鬼先生是熟人了。”热心女士的声音透过变声器传出来是萌萌的萝莉音,“要不是因为各位猜不出我是谁,今天他可以打三个广告,才真是血赚。”

 

“……”唯一知情的王杰希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再过一阵他也要进这两位主演的贺岁档剧组了。

 

众人插科打诨了一通,便集体给影帝大大鼓起了劲。连着上台唱三首歌对非专业歌手来说其实是相当大的挑战,喻文州能决定上这个节目,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们家那位再三怂恿的结果——毕竟他真的对唱歌兴趣不大。

 

最后一首歌的前奏响起,歌王大大无语地按了按额角:这叫哪门子的惊喜,还不又是一盆狗粮。

 

这一次的选曲不算出乎意料,正是黄少天今年的原创单曲,《只为你唱的歌》,你给我唱完我给你唱,人家小两口多会玩啊,唯有叶氏“呵呵”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不过喻文州在这儿就把这首给唱了,到时候给黄少天演唱会当嘉宾的时候唱什么去啊?

 

此时歌王大大嚼着新到货的狗粮,尚未料到届时会用自己的歌与叶影帝携手为这两位创造虐狗佳境。

 

“很荣幸今天能参与《闻其声》节目,感谢主持人和观众朋友,谢谢现场的乐队老师,也要感谢评委组老师包容我不成熟的演唱。”喻老师预定的打广告时间如约开始,“之前唱的第一首歌叫做《雨夜成诗》,是少天原创新专辑的主打之一,专辑新歌将于下个月开始陆续发行,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关注和支持。”

 

“哎,小姑娘们那话怎么说的来着,你看看人俩,多甜。”李轩大力搭了把吴羽策的肩膀。

 

“也是奇了怪。”吴羽策面无表情地扒拉开了他的手,“人家说这话就一点都不肉麻,我一代换成你在台上来这套,鸡皮疙瘩碎一地。”

 

“今天真的很尽兴,也进一步感受到了歌唱的魅力。有机会的话,我会建议提名率超高的黄老师来参加节目的终极场的。”

 

喻文州下了台先掏出手机汇报了一句“圆满完成任务,没辜负黄老师悉心教导”,不过黄少天应该在工作中,没能看到直播节目,晚上回去怕是要强行拖着他一起看视频,然而他并不是很想听自己唱歌……

 

“——Suprise!”熟悉的车自动弹开了门,里面全副武装的司机正朝他招手,“宝贝儿快点,这人不少搞不好要被拍!诶嘿嘿来接你回家是不是很惊喜了,但不如你给我的惊喜大——何止是‘圆满完成任务’啊,简直想帮你包装包装二次出道,和你老公一起全栖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哎你自己感想怎么样,唱歌好玩吗?”

 

“……”没办法,人正在开车,不能直接上嘴封口,喻文州无奈道:“快饶了我吧,唱你的歌还是很有意思的。”

 

“咳咳……”黄少天突然清了下嗓子,“其实那首不完全算是我的歌,就是按照最佳音域,为我们家男神量身打造的。”

 

“嗯,能看出来是早有预谋,就想着坑我这么一遭。”喻文州笑道。

 

似乎在不自觉中被宠了一下,有求必应的男神显然只此一家。让喻文州唱自己写的歌这一成就达成,又一次夙愿得偿,别提有多爽,黄少天得了便宜也没继续卖乖,乐呵呵地问:“晚上想吃什么,今儿太晚了就不做了,外面吃还是点外卖?” 

 

“‘今儿太晚就不做了’?”喻老师可以说是一位语言艺术大师了,“我表示抗议。”

 

正在开车的黄老师不禁红了耳根子:“文州你怎么……关兆新那个飙车帝传染的吧!”

 

“你别说,他今天不是说我那个马甲来着吗?还真就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不要说了——”黄少天尽量目不斜视地看着车前。

 

“少天,你想什么呢?”喻文州看起来一副很不解的样子,“我就是说你代言的那个牛奶啊。”

 

……鬼才信!黄少天在无数次开黄腔斗争中总结了吃瘪的经验教训,秘诀就是不要怂,不要臊,时刻保持心如止水!

 

“当然,代言人的更甜。”

 

“啊啊啊啊你再这样就自己跑回去吧这车我不开了!”黄少天抓狂捂脸。

 

“没事儿,我继续开。”喻文州安然道。

 

-Fin-


评论(51)
热度(456)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