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只关注产出的朋友了,以下狗屁倒灶内容无关CP,可以不必点开,双重番外我一会儿就发。】


从昨天到今天,不止一位亲友劝说我做个正式回应,以免节奏完全被垃圾场的恶臭选手带着走。说起来,我这人除了记性好,还有个显著优点,就是好奇心不强,哪边的评论我都一眼没看,而且光看挂人的长图,我是真的嫌掉价,也心怀怜惜,在对方只会强调“阅读理解”这一我早已远离的玩意儿后,我深刻了解到了对方所处年龄层,更是认为没必要与其进行任何正面对话了。

——大字挂着《双重回响》,高喊着“不要给抄袭垃圾送钱”,如此低劣手段、恶毒用意的污蔑主旨,是但凡不瞎的正常人类就能看出来的事,哪里需要动用阅读理解这种技能呢?


至于对方挂出的画手问题和我个人喜好问题,该说的话我已经都在本宣下回复过了,在此仅对不了解任何前情的路人朋友,针对我微博(ID:鱼味儿灵灵子)在第一时间做出的所谓“炮轰清真党”回应进行一些补充解释。

首先抱歉,要先污染一下各位视线,当初我挂在完结感言里的嘴脏小号并未显示其攻击我的具体内容,那么就先见识一下所谓“清真喻黄党”是怎么攻击我的。



我这人确实戏不少,至今还在演一刀枪不入的铁血战士,和所有关心我的朋友都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俨然是戏精本精了。今天我也不演了,索性豁出脸面来大大方方卖一回惨。

我也就是一还在念书的小姑娘,不见得比蹦跶正欢的您圈捍卫者年长多少,更是没混过任何圈,未曾见过啥大世面,当初收到这么吓人的玩意儿时,我好不容易完结了连载两年多的大长篇和一些琐事,终于倒出空闲来,打算查一查胸里的肿瘤,正在异国他乡语言不太通的医院里候诊(我当天微博都有写),当场吓得我手机都没握住,捡了好几次才捡起来。

【啊,这段被亲友说没有渲染显得不够惨了,那我再加一句背景补充。我家族两代直系乳腺癌,即我妈我姥都是乳腺癌患者,遗传概率极大,我在看这个病的时候,亦是抱着恶性的心理准备的,这条私信来的时机真的很寸,我简直佩服得不得了。不过已经确定是良性的了,感谢各位关心=3=】

在这之后,估计是“不清真”一事逐渐暴露并发酵,我还陆陆续续收到过几次RS和冷嘲热讽,无一不是为了捍卫“喻黄圈”的口吻。见过一次世面的我就没再污染亲友视线,自己鸟悄儿拉黑删了拉倒,只求眼不见心不烦,如今倒少了些有力证据,颇为残念。

我从未在LOF提及我有创作其它CP之事,这也是“聆雪”这一账号自有第一个粉开始我做出的承诺,哪怕几次三番被人身攻击,我也不曾撤下签名的“喻黄不拆”,今后也将一直信守着这一承诺,更从未想冠上“喻黄写手”这一称号,究竟何罪之有?

也有过几位好心姑娘私信过我,说这种嘴脏小号未必是真正的喻黄粉,很可能是拆家或是单纯的神经病,单纯想逼走产出太太的,我也姑且信了。

然而再看一看这次除了用心险恶外一无是处的“挂人”,可拉倒吧,必须承认,哪圈都有抱团取暖的蛆虫,它们需要一个可以集中火力的目标来维持自身“团结”,且俱是垃圾场里摸爬滚打出的经验战士,论散发恶臭的影响力我只能望洋兴叹,除了点点举报,啥也做不了,被不了解情况的同好误解也只能无奈和血吞。

也没什么别的要说的了,我写文是因为我爱喻文州和黄少天,就这一个动机,和“您圈”热度如何无关,我正经是耐得住寂寞、可以写硬盘文的选手。我始终深爱着为我带来惊喜感动的读者,真心感谢着支持鼓励过我的同好,至于其他闲杂人等,爱谁谁。

评论(265)
热度(137)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