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雪

喻黄主,不拆,本性杂食w
《双重回响》正文已完结,出本企划取消,未来将开放自印=3=

《双重回响》完结感言

 *虽说是完结感言,但本篇实际都是些胡扯瞎侃闲磕牙,顺便煽两句情,和《双重回响》正文没啥关系,真正和文章内容以及设定相关的一些想法,我会放在本子FT里说的,出本的信息也会另发本宣(很多朋友问起,这里干脆提前说一句,如无意外,11月左右会开预售),末尾还有些让人不适的内容,只对文章和CP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不用往下看啦=3=

 

  之所以发这种闲篇,开头还要来上一段“食用提示”,实是因为我作为读者属于情感比较淡漠的那种,不大在意作者无关的想法,包括其三次元生活之类的,文写得合胃口我就喜欢,其余方面爱咋咋地。以己度人,随手帮和我心态类似的读者过滤一下无用信息。

 

  说真的我觉得这种关系挺让人舒适的,在身为作者的情况下,我十分乐于和只喜欢看文的朋友们保持这种关系,比心。另外这也是其它社交软件上满是暴露个人信息的日常、本性极爱臭嘚瑟的选手如我,在LOF上蹦跶了这么久,尽管文前文后也没少夹带废话,但基本不会特意叨逼叨其它话题的原因。

 

  之前在微博上吐黑泥的时候,我曾经说过“聆雪”只是我的一部分,但这话其实还有后半句——“她”已经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借由这个账号认识的大家,真的带给我许许多多愉快而新奇的经历,是两年多以前,未曾正经动过笔写过什么的我无从预料到的惊喜收获,基于这份特别的感激和跨越空间的亲近感,我也同样乐于和各位聊两句现实位面的情绪。

 

  2015.7.18-2017.8.12,《双重回响》陪伴我度过了有生以来最为跌宕的一段宝贵时光。从实习、毕业,在陌生的城市找第一份工作,结束一段三年多的感情,辞职回家筹备留学,再到只身出国,又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文艺点讲,每迈出一步都像是在开启一场未知的冒险;粗俗地说,是挺有意思,但也折腾得一比。

 

  大约能看出我是个没什么计划性的人,老大不小的了还成天想一出是一出的,在大多数事上也没什么常性,能以这样的时间跨度完成这个篇幅的同人作品,各位评论区的常客和点了一路热度的朋友是真的功不可没。

 

  每次回的“爱你们”,或许各位看多了觉得有点廉价,但对我而言,绝没有一句是场面话。在本文的创作过程中,所有相关的、不相关的,但凡称得上负面的想法,一旦遭遇宝贝们的打call现场,立马连个影儿都没了。

 

  我本人其实和我在社交网络上卖的人设差不多,啥时候都顶着张笑脸,嘿嘿嘿么么哒,多少有点没心没肺,还颇为自恋,不过倒是不缺自知之明。

 

  频繁地抖包袱,玩一些极具时效性的梗,虽然是个人语言习惯如此,谈不上拾人牙慧、哗众取宠,但同人文本就小众,我文风还整一天然的网络快餐,速食而速朽,估计打包进哪个全职txt文包的话,大伙看过笑过了,都不带记得我姓甚名谁的。所以偶尔遇到点瓶颈,感觉这一章发出去都没什么笑点爆点的低迷期,我也会十分苦情地扪心自问——你一天天吭哧瘪肚的,是习也不学,连游戏都没心思打,想写的真就是以让人“哈哈哈哈哈”为终极目标的东西吗?

 

  然后第二天打开文档的时候,某个小细节把自己看乐了,再翻翻过去的评论,笑得牙花子都出来了,遂猛一拍大腿:没错呗,不然呢?

 

  这倒不是情怀发电还是怎样,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多数同人创作者的初衷——自我满足。

 

  单纯地谈及写这两个人的故事的感受,那真的太开心了,构思、写作与回顾都是不同口味的糕杏。这也导致第一次写长篇的我非常放飞,全程无纲裸奔,不仅节奏和构架上的毛病一堆,还犯了个“大忌”,我完整的感情观以及一部分人生观、价值观,都借以抒发其中。

 

  这就完蛋啦,人是矛盾的生物,哪怕我始终正视着自己的格局狭隘、笔力疏浅,整日吐魂犯愁不知前文从何修起,我也无法对《双重回响》做出任何客观的评价,这就像是一种近似于自我认同感的“视如己出”——我很喜欢我自己,因此很喜欢它。

 

  我有万分的自信可以创作出比双重更加优秀而完善的作品,唯独担心再也写不出让自己这么喜欢的感觉,毕竟因为这部作品结识了大家,这是独一无二的。

 

  前几天写颁奖高潮那一段,我脑内的场景是,无数卫星信号、无线电波形成了夺目的光线与光点,从天南海北各个方向投射到晚会会场中央,与最好的那两个人同在。实际上,每当我编辑好更新,点击“发布”的时候,中二的内心也是类似的感觉——按下这个按钮,我就又可以与你们相连了。

 

  很多可爱的人会在离我很远的地方,可能是在深夜或清晨温暖的被窝里,也可能在早晚高峰拥挤的地铁上,还可能是上班间隙摸鱼打开了网页,甚至是课桌下面偷摸点开了APP,看着我写的东西,不知不觉露出笑容。

 

  七十三次与你相遇,是我无可替代的幸福。

 

 

  [难得前阵子截到了个整数,自己一肚子梗没写也从没搞过点文,心拙口夯,只有说成了车轱辘的这么几句感谢了。]

 

  谢谢每一位看过拙作的朋友,谢谢你们带给我美好的一切;感谢《全职高手》让我们在这偌大世界有了奇迹般的交集,愿今后也常能博诸君一笑,和我一起露个牙花。

 

*

*

*

*

*下方一口黑泥,友军注意闪避

*

*

*本来不想放这里破坏气氛的

*但又实在不想为它单开一篇

*狗屁倒灶的破烂事真不用看

*可这么磨叽肯定会引人好奇

*

*

*总之对不住各位了_(:з」∠)_

*

*

*

*

 

[仅展示对方ID和我的回复,以免过于污染无辜群众视线]

 

  讲真,我一直很畏惧贵坛,也向来眼不见心不烦,偶尔听闻点风声也没那个闲工夫搞隔空喊话的高端操作。但贵坛这么个物种混居的复杂生态环境,还不做好防疫工作,嘎嘣就疯了一个,跑我地盘上一通狂吠,我就不得不在门前立块牌子了。

 

  我尊重很多读者有洁癖,因此即使我杂食得一比,什么贵乱和ALL都能吃个愉快,“聆雪”也永远不拆不逆。但还是有人手伸得老长,要求我本人必须“清真”,也不劳您高喊“安[这]拉[都]胡[和]阿[谐]克巴”了,我和您本就不是一个“信仰”,谁创的邪教谁自己嗨去。

 

  还有TAG方面的老生常谈,经过深刻反思,我觉着我两年前唯一的毛病就是太讲道理了,今日不妨浓缩精炼一下:约束每个人在互联网公开平台上发表言论的规则只有相关法律条文,哪家垃圾场私下协定的潜规则都不算数,何况“文章标签”这一功能首先是为作者服务的,借着光成天白嫖的不仅心里没点B数,还把仅有的搅屎棍技能发挥到了极致,怕是烂到根里去了。

 

  我的文,哪俩是CB、哪对是CP自然由我来定夺,我觉得该打什么TAG就打什么TAG,改天我兴起写它一部叶和喻为主角的友情向大长篇,只要哪章带着我CP露脸了,我照样在【叶/喻】标题下打喻黄TAG,如果不幸碍着了哪位圈管的眼,艾玛那可真是正合我意,想想都忍不住抚掌称快。

 

  在下定当笔耕不辍,能恶心到您们,怎么想都更有动力辣(<ゝω·)☆


评论(63)
热度(202)

© 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